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八十六章 怀疑
    “我们取得这些会发光的泥土,也的确有些太过于顺利!!如果说是有谁故意设计好陷进,等着别人来上钩的话,那个人自然而然的便只可能是木清风!!可是木清风乃是这里的镇长,他从何处得来的发光泥土?!!桃李师姐你和帝凤,不都认为这些会发光的泥土,来自于星空域外吗?!!”

    如果不是今天,自己亲眼所见了这些会发光的泥土,然而桃李师姐和帝凤都认为,这些会发光的泥土来自于星空域外。温柔是断然不可能会认识这些会发光的泥土。

    木清风虽然是小镇的镇长,但是却并非修士。最重要的是,整个小镇内,包括在小镇内赫赫有名的花城,都根本没有过修士!!甚至在这些普通百姓们的感知里,根本就不存在修士!!在如此的环境之下,镇长木清风是如何得来星空域外的会发光泥土?!!

    但如果说如此就能够推翻,桃李师姐的怀疑,自然也是有些牵强!!

    小土坑的事情,在小镇内已经传播了不止一天两的时间。恐怕镇长木清风也将一直看守在小土坑周边的镇长府人员早就已经撤离开。在如今的环境之下,竟然没有人发现过会发光的泥土?!!单单是这一点便有些解释不过去了!!就算是别的百姓们不会发现,一直在负责调查小土坑的镇长木清风,不可能也没有发现过吧?!!

    如此说来,桃李师姐的怀疑,不无道理。

    面对温柔的疑惑。桃李师姐随即便开口解释道:“对于这一点。我也是一直觉得挺不可思议的!!镇长木清风他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些会发光的泥土呢?!!还有。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木清风特意准备好的,那他又有什么目的呢?!!这些问题,我现在都还没有丝毫的头绪!!”

    自己心里只是初步的有些怀疑镇长木清风,但是说起来镇长木清风的动机,或者其他的各种事情,桃李师姐现在也还是毫无头绪。

    听完温柔和桃李师姐的话,就连刚刚一直没有对此作出任何怀疑的帝凤,也渐渐地开始觉得桃李师姐说的话。非常有道理。

    “我看桃李的话,倒是有几分的道理!!我们似乎发现这些会发光的泥土,也太过于顺利了!!我看等明天白天的时候,我再仔细观察观察这些泥土,看看是否能够从这些泥土身上,发现些什么端倪!!”

    桃李师姐的话颇有道理,就意味着大家今晚的努力,将可能够会付诸东流。帝凤无论如何也想要将这些会发光的泥土背后的那些事情,一一的寻找到。

    小磨磨见识过会发光的泥土之后,便一直恋恋不舍的将视线拉近于它!!

    小磨磨完全不在乎温柔她们的交谈。自我陶醉于其中。忽然,她的鼻子微微一皱。瞬间。小磨磨便将自己的身躯,远离会发光的泥土,并且指着会发光的泥土,说:“师父、师父,您看!!这些会发光的泥土,好像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儿!!虽然与我陷入呆滞现象时,所闻到的那股清淡香味儿略有些不同,但是都特别的清淡,如果不仔细去嗅,根本就不会察觉到!!”

    小磨磨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觉得这些会发光的泥土,非常非常的特别,所以自己便一直将视线投放在这些会发光的泥土上。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味儿。如果不是自己今天,仔细的去观察这些会发光的泥土,恐怕还不能够察觉的到。实在是因为这些泥土,都十分的清淡!根本就不那么容易被人察觉到!!

    温柔三人一直都在为桃李师姐所提出来的质疑,所各自思量着,偶尔之间还不忘大家一起商量几句。这种平静,却因为小磨磨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叹,给彻底的打破了!!

    温柔三人纷纷将自己的视线投放在小磨磨的身上,只觉得刚刚小磨磨所说,是否有些太过于让人觉得震惊了。

    因为自己的话,突然之间大家全部都将自己的视线投放在自己的身上,一时之间小磨磨突然之间觉得有些不太习惯。她微微有些缅甸的笑了笑,指着会发光的泥土,说:“这些会发光的泥土,好像有些清淡的香味儿!!!”

    如果不是因为小磨磨的发现,温柔三人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这些会发光的泥土,竟然会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儿!!

    随着小磨磨的话刚刚落下,温柔三人便直接踏步到会发光的泥土身边,然后大家仔细的将鼻子凑过去。她们只是希望看看是否能够嗅到,小磨磨口中所言清淡香味儿。

    经过仔细凝眉,细细感受五分钟的时间之后。温柔的眉头首先微微拧了起来,但是她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在其一旁的小磨磨,心里却是十分的紧张!!!害怕温柔她们仔细去感受、轻嗅,却始终还是不能够嗅到自己所嗅到的清淡香味儿!毕竟自己观察会发光的泥土,也那么长的时间了,才在最后突然嗅到的!!

    温柔就这样拧着眉头继续轻嗅两分钟之后,她终于直起身子,她说:“好像的确是有一股清淡的香味儿!!只不过有些不太明显,需要特别特别的仔细,而且嗅觉有些灵敏的人才能够感受到!!”

    随着温柔已经嗅到清淡的香味儿之后,帝凤、桃李师姐也纷纷嗅到了!!

    这一次大家却是要感谢小磨磨,如果不是因为小磨磨的发现,大家根本就直到现在也不可能回发现这些会发光的泥土,竟然还散发着一些清淡香味儿!

    温柔毫不吝啬的直接夸奖道,“这一次还真的是多亏了我们可爱的小磨磨!!如果不是因为小磨磨,我们现在恐怕还没能够嗅到。这些会发光的泥土上。还会产生一些清淡的香味儿!!!磨磨。你真的能够确定,这些清淡香味儿,与上一次你突然陷入呆滞之前,所嗅到的清淡香味儿不同吗?!!”

    两者都是清淡的香味儿,而且又都是与小土坑周边有关系。正是因为如此,温柔才不得不觉得,这些会发光的泥土上所散发的清淡香味儿,会不会与当日小磨磨在发生呆滞现之前。所嗅到的清淡香味儿。

    小磨磨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还非常非常非常的肯定,这些两者之间的清淡味道儿,是不同的。但是,随着温柔的询问开始,小磨磨反倒是瞬间的不能够肯定了!!

    小磨磨一脸为难的拧着眉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之间觉得不能够确定了!!!两者之间的香味儿,有些像是,但是又有些不像!!”

    这种微妙的变化。就连小磨磨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听见小磨磨的为难回答。温柔将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温和的说:“没关系!!磨磨你已经非常非常棒了!!”

    如果不是因为小磨磨,现在大家还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会发光的泥土,竟然会产生清淡的香味儿呢!!

    帝凤轻轻的嗅了嗅,这些从会发光的泥土之中所散发的清淡香味儿,然后说:“因该有些不太相同!!!如果两者的香味儿完全一致,那刚刚小磨磨就因该已经直接陷入了呆滞状态之中!!而如今,小磨磨还完好无损的站在大家的身边,就足以证明了!!虽然,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解释出,这些会发光的泥土,为何会有一股清淡的香味儿!!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小镇的百姓们大多数的人,已经开始做早餐,准备开始他们忙碌的一天。

    虽然没有镇长府内人员看守的小土坑,却是依然悄无声息。可是,就在这安静的环境内,一身白衣的镇长木清风,却负手漫步而来。

    镇长木清风并没有四处转悠,直径来到小土坑旁边。见到原本平整的小土坑内,竟然已经被破坏掉的那一刻,镇长木清风整个人的眉头便是狠狠一拧。

    “看来已经有人碰触到了这些加入了特殊制粉的泥土!!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夜探小土坑!!”

    说完,镇长木清风眯着双眸,从自己的随身口袋内取出一个白色如雪的小玉瓶。虽然小玉瓶不大,但是看起来却特别的精致,上面更加是被雕刻上了花纹。他随手将小玉瓶的瓶盖掀开,里面一只小蜜蜂便嗡嗡的从小玉瓶内飞了出来。

    “我要看看究竟是谁,背着我夜探小土坑!!恐怕你不知道,那些会发光的泥土,会出卖你们的下落吧?!!”

    这只从镇长木清风手里的小玉瓶内飞出的小蜜蜂,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小蜜蜂。它能够准确的感知到,普通人根本就不会察觉到的香味儿!!!当小蜜蜂感觉到之后,便会沿着香味儿所留下的路线,直接带领着镇长木清风去寻找到那个人。

    镇长木清风刚刚还胸有成竹的摸样,可是眼下却瞬间的拧紧眉头。原因只是因为这只小蜜蜂,自己已经将他从小玉瓶内放了出来。可是它却怎么也不肯飞走!!像是根本就没有查探到香味儿的走向!!

    怎么可能呢?!!会发光的泥土被破坏掉了,难道没有人将它带走吗?!!如果被带走了,又怎么可能小蜜蜂会什么都察觉不到呢?!!

    自己会运用小蜜蜂以来,还是第一次发生如此诡异的现象。这一点是镇长木清风,万万没有预想到的结果。

    自己刚刚还打定主意,要依靠着这只小蜜蜂,去将昨夜夜探小土坑的人找到,结果现在便立刻让自己失望了!!

    镇长木清风拧着眉头,有些愤慨,“那些会发光的泥土,很明显已经被破坏掉了!!怎么就会一点线索都探查不到呢?!!”

    镇长木清风怎么也没有办法想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会导致现在的这种状况。

    那些会发光的泥土。白天看起来与其他的泥土。没有丝毫的差距。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发出光芒,让人将它与普通泥土区分开来。而它的那股清淡香味儿,也唯有这只小蜜蜂才能够准确的查找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回嗅到!!

    可是眼下,自己唯一的希望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在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线索了!!

    想要靠着这些泥土会在天黑发光,从而找到,那更加是天方夜谭!!

    “没有想到,我千算万算。却偏偏没有算到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镇长木清风的心情瞬间变得特别的糟糕,整个人的脸色都黑压压的,像是暴风雨前的摸样!!!

    虽然事已至此,但是镇长木清风却没有轻而易举的便放弃,,而是继续待在原地等待着,希望这只小蜜蜂会突然带给自己一丝希望。

    可是时间恍然流逝掉半个时辰的时间,小蜜蜂依旧在原地飞舞,却丝毫也不离开!!这一刻,镇长木清风是彻底的失望了!!

    自己的布局。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环节出现了差错!!果然是千算万算,却偏偏没有算到会这样!!

    一脸无奈的镇长木清风。最后也只能够将小蜜蜂,重新收回到小玉瓶内。

    “那些会发光的泥土,价值不菲,还是本镇长从花城好不容易才买到的。没有想到,竟然什么用处都没有!!!”

    镇长木清风不是心疼那些钱,而是觉得自己苦心经营,可是最后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收获。

    将小玉瓶收好之后,镇长木清风便直接离开了小土坑。

    镇长木清风根本就不会知道,他的小蜜蜂之所以会找不到清淡香味儿的味道,那是因为帝凤是将那些会发光的泥土,放入了自己的瓶子来,随后再放入自己的储物袋内。一旦东西进入储物袋之中,外界的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会感应到里面的情况。

    正是因为如此原因,小蜜蜂的用处来没能够被显现出来。

    ……

    在镇长木清风黯然离开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就在他不会注意的隐蔽小角落内,陈默的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且,也已经将镇长木清风刚刚所说的所有话,都全部听见。

    在镇长木清风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小土坑之后,陈默的身影方才从暗处,缓缓踏步而出。

    陈默站在刚刚镇长木清风所站的位置上,他将视线投放在看起来已经恢复到非常普通的小土坑内。的确在小土坑内,有着被人挖动过的痕迹。如果不是刚刚听见了镇长木清风的所有自言自语,恐怕就连陈默也不会觉得,这些看起来非常非常普通的泥土,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默蹲下身来,仔细的瞧着这些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泥土,“看起来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因为知道镇长木清风的那只玉瓶内,有一只小蜜蜂。而这只小蜜蜂,则是能够寻找到拿走这些泥土的人。所以陈默并没有着急的直接将泥土带走,而是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储物袋内,取出两个玉瓶。随后方才小心翼翼的将两个玉瓶内都装满泥土。

    将已经装满泥土的玉瓶,放入自己的储物袋内,陈默这才稍微的放心下来。如果不然,恐怕要是镇长木清风再次放出他的小蜜蜂,那小蜜蜂就直接找到自己。

    “既然夜里才能够见到这些泥土的奇异之处,索性就将你们带回去!!”

    陈默将一切都做完之后,旋即便直接离开小土坑。

    ……

    镇长木清风是那么容易便能够放弃的人吗?!!

    他当然是不可能那么容易的便会妥协、会放弃的人!!

    当镇长木清风从小土坑回到镇长府内之后,他的心里依然有些记挂着,小土坑内那些会发光的泥土。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小蜜蜂根本就不能够辨别出方向的呢?!!

    想不到原因的镇长木清风,在自己苦思十几分钟之后,终于再次将自己的小玉瓶拿了出来。他并没有直截了当的将小玉瓶内的小蜜蜂放出来,而是将小玉瓶我在手心里,嘴里喃喃的说道:“小蜜蜂啊小蜜蜂。希望你能够为我找到。那些带走会发光泥土的人们!!”

    虽然镇长木清风不知道。这些将会发光泥土拿走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并且他们夜探小土坑,究竟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镇长木清风都觉得自己应当将这个人找出来。胆敢在小镇内,瞒着自己这位镇长,私自去夜探小土坑的人,就算是没有丝毫的恶意,那么也绝对不能够忽视掉。

    这也是镇长木清风。之所以一直想要将拿走会发光泥土的人找到的原因!!!

    镇长木清风说完之后,缓缓的将小玉瓶再度打开,里面的小蜜蜂再度飞跃而出。只不过,镇长木清风所期盼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小蜜蜂依然停留在原地飞翔,并没有王任何一个地方移动。

    见到小蜜蜂依然如初的待在原地,镇长木清风的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他眉头拧紧,“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是什么原因,能够阻挡小蜜蜂对于会发光泥土的感应?!!”

    如初着急的自问之后。镇长木清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当初自己购置这些会发光的泥土和小蜜蜂的时候,那名售卖给自己的人曾经说过。唯有彻底的密封,才能够阻拦小蜜蜂与会发光泥土之间的感应!!

    如此说来,莫非现在小蜜蜂,之所以不能够感应到会发光的泥土究竟落在何处,原因是因为会发光的泥土已经被密封住了?!!

    瞬间,镇长木清风气氛的牙痒痒。自己怎么就会忽视掉这个问题呢?!!如今正是因为自己的这个疏忽,所以自己的小蜜蜂现在根本就查探不到任何有关于会发光的泥土,任何的一点点下落。

    究竟是谁在得到会发光泥土之后,还能够将其密封住呢?!!

    旧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掉。现在新的问题,又开始困扰着镇长木清风!!

    在小镇内,究竟有谁会有这个本事儿?!!

    镇长木清风的脑海内,瞬间便想到了王草草的爹。但是转念之间,这个想法便又被否定掉了!!王草草的爹,已经突然离奇去世。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原因。既然人都已经不在了,又怎么可能再将会发光的泥土密封住!!!

    随后,镇长木清风再度继续思考着。随后,他的脑海内,瞬间的闪过王奶奶家的陈默。

    没错!!陈默!!!

    镇长木清风瞬间有种,没错就是他的感觉!!陈默原本就来历不明,没有人具体的直到,他究竟来自于何处。就更加别说其他的信息。如此神秘的陈默,一直以来也都是自己怀疑的对象。如果说小镇内,究竟谁会有如此本领,镇长木清风觉得那就是陈默。

    那么问题又来了!!陈默去探查小土坑,究竟是所为何事儿?!!

    他能够将会发光的泥土密封住,他究竟又是什么人?!!

    镇长木清风越来越觉得,陈默这个人非常非常的神秘。越来越觉得陈默这个人自己看不透。

    “真的是陈默你吗?!!你夜探小土坑,究竟是所为何事儿?!!”

    镇长木清风可不会相信,陈默会如同傻蛋儿他们那样。只要是在小镇内发生的事情,不管自己是否是镇长府内的人员,都会挺身而出。陈默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性,他不坐在一旁,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如此一来,镇长木清风当即便决定,自己要去王奶奶家会会陈默。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陈默究竟是何方神圣!!究竟还有多少的东西,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知晓的。

    ……

    “镇长这么忙碌的人,怎么今天这么有闲情逸致,竟然亲自过来!!”

    陈默从小土坑内归来,还没有来得及走进自己家院子大门内,便已经瞧见镇长木清风已经随后而至。

    当陈默见到镇长木清风,随后而至的时候,心里瞬间的觉得有些诧异。

    莫非自己取走那些小土坑内的泥土,被镇长木清风已经发现了?!!

    不因该吧?!!自己已经为了预防让镇长木清风手里的小蜜蜂,查探到泥土的踪迹,故意将泥土全部存放在玉瓶内。然后还放入了储物袋之中。如此一来。镇长木清风的小蜜蜂。不因该还能够找到才是!!

    既然如此,镇长木清风突然到访,又是什么意思呢?!!!

    正是因为自己并不是特别的了解,自己手中的这些泥土与镇长木清风手里的小蜜蜂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所以陈默方才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直到现在,陈默都还不能够肯定,镇长木清风是否知道了自己将那些泥土带走的事情。

    面对着陈默的笑容,镇长木清风倒是一脸的平和。“难道,陈默你还害怕本镇长过来?!!是做了什么不需要本镇长知道的事情?!!”

    与陈默此时此刻,心里没有十足把握,镇长木清风是否已经知道了自己带走了那些泥土的事情一样。镇长木清风此时此刻,心里也不是特别肯定的确定,自己故意放在小土坑内的那些会发光的泥土,就是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带走的!!

    真的是陈默拿走了那些会发光的泥土吗?!!会是他吗?!!

    镇长木清风的手里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毕竟唯一能够感知到会发光泥土的小蜜蜂,如此根本也查探不到任何的线索。不过镇长木清风却觉得,只要是小镇中的人做的。那么非常有可能性的人,便是陈默。只不过自己的这个怀疑。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罢了。

    陈默含笑,“我一个小小的老百姓,能够做什么事情,不需要镇长你知道的?!!我可是安安分分的小老百姓,镇长可千万不要随随便便的污蔑了我!!”停顿了两秒钟,陈默继续面含笑容,说:“镇长这样没有任何证据的时候,随随便便说出这些怀疑人的话,可是会让小镇的百姓们心寒的!!还请镇长你三思!!!”

    镇长木清风也是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本镇长也只不过是随随便便的说说,陈默你怎么能会这样想呢?!!!”

    “那镇长,你觉得我该如何想?!!”

    镇长木清风和陈默一直僵持在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外,谁也不肯有所退让。

    镇长木清风基本上都是在暗指自己,所以陈默很肯定的认为镇长木清风是在怀疑自己。

    当然,只是在怀疑自己的状态之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如果说镇长木清风手中的那些小蜜蜂,已经能够准确的判断出是自己带走了那些泥土。镇长木清风就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跟自己谈话,恐怕已经直截了当的质问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默觉得镇长木清风手里的小蜜蜂,因该依然没有产生丝毫的作用。至于,为何在这种情况之下,镇长木清风还能够第一时间,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来。陈默觉得,因该是出自于镇长木清风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自己吧!!

    因为镇长木清风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自己,所以这件事情他便第一个怀疑在自己身上。

    陈默得出如此结论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也稍微的松了口气!!!毕竟镇长木清风的手里,并没有任何的证据。如此一来,也不能够直接指明,自己拿走了那些泥土!!只要镇长木清风的小蜜蜂不能够将自己找到,那么一切就可以稍微轻松些了。

    镇长木清风此时此刻,虽然自己心里的怀疑更加的浓厚起来,但是却苦于根本就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自己身为小镇的镇长,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自己怀疑,所以就指定陈默,就是拿走泥土的人!!

    该怎么办,才能够找到陈默就是拿走泥土的证据呢?!!

    镇长木清风瞬间也陷入了难处。

    因为陈默的心里已经稍微的轻松了起来,所以陈默继续含笑着,直接对着镇长木清风,说:“镇长,你打算继续站着我家门口多长的时间?!!你镇长这样一直站着我家,会给我们这些无辜的百姓们,带来很多的麻烦!!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请镇长你慢走!!谢谢!!!”

    陈默虽然还没有打算,要立刻开始查探那些从小土坑内,带回来地泥土,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但是。也十分的不希望见到镇长木清风。

    虽然现在镇长木清风还没有实质性的线索。但毕竟也已经怀疑了自己。那些从小土坑内带走的泥土。也是来自于镇长木清风。谁知道镇长木清风,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能够探查到线索呢!!所以,还是赶紧让镇长木清风离开比较好!!

    镇长木清风如此还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来指证陈默。如此一来,他哪里肯立刻毫无收获的离开。面对着陈默直白的赶走自己,镇长木清风倒是丝毫没有放在眼里,直接耸耸肩。“既然陈默你都说,本镇长一直站在门外,会给你们带来诸多不便。那我就进屋喝喝茶吧!!”

    “……”

    陈默直接翻了翻白眼,自己都已经赶镇长木清风了。可是,镇长木清风却好似完全厚脸皮似的,怎么都不肯离开。

    别人听见镇长木清风如此的话,恐怕早就已经笑开了花。可是,这件事情落在了陈默的身上,他可不会乐开花,“没有想到。堂堂镇长的理解能力如此之差,难道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吗?!!”

    “……”

    镇长木清风刚刚准备开口回答。王奶奶的声音便从屋子内传了过来。

    “陈默,是你回来了吗?!!我怎么听见好像有人在跟你说话?!!”

    随着王奶奶的声音落下,王奶奶整个人已经站在了屋子大门外。待王奶奶瞧仔细,院子大门外站着的是谁之后,整个人都有些震惊。

    普通百姓家里,可不是镇长会亲自到访的。

    王奶奶已经立刻朝着院子大门口,踏步而来。一边踏步,嘴里还不忘一边的念叨:“原来是镇长在跟我家陈默讲话啊!!真是贵客临门啊!!”随后,王奶奶将视线投放在陈默身上,“怎么镇长亲自过来,陈默你也不请进来坐坐!!”

    “……”

    如今,已经被王奶奶瞧见镇长木清风,出现在家门口。对此,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呢?!!

    索性,镇长木清风还只是怀疑我罢了!!

    陈默没有对此开口,镇长木清风反倒是含笑着,站出来说道:“这件事情,王奶奶你可误会了陈默!!我们俩刚刚碰见,陈默正主动邀请我来你家里喝茶呢!!”

    镇长木清风来到王奶奶家里,与王奶奶、王爷爷闲聊了许久。陈默也只是一声不吭的坐在一旁,完全不搭理陈默。

    如果陈默对待自己的态度,被整个小镇的百姓们看到,恐怕都会忍不住的去怀疑,究竟谁才是镇长?!!

    一位小小的百姓,竟然见到镇长的时候,还能够如此不搭理!!果真是奇怪。

    陈默对待镇长木清风的态度,王奶奶是全部看在眼里,可是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

    坐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镇长木清风虽然什么线索都没有查探出来。但是却因为自己的这半个时辰观察,反倒是越来越肯定这个人就是陈默。

    至于陈默究竟是如何藏匿那些泥土的,镇长木清风便不得而知了。

    既然自己已经基本上锁定了目标,那就不害怕陈默,永远的将那些泥土藏匿起来。他既然将那些泥土带走了,肯定会拿出来研究研究!!而且,那些突然白天的时候,与寻常的泥土没有任何的差别,只有在夜晚的时候,才能够见到发光的效果。如此一来,陈默如果想要取出那些泥土,必定会在晚上。

    镇长木清风并没有继续在王奶奶家多做打扰。

    待镇长木清风离开之后,王奶奶见到一直坐在大厅内一声不吭的陈默,便是忍不住的说:“镇长是哪里得罪了陈默你吗?!!就算是镇长有些做法,让你不喜欢!!但是只他也是镇长!你也不能够直截了当的完全不搭理他吧!!”

    自从镇长木清风进入自己家之后,陈默的所有态度,都被王奶奶一一看在眼里。

    王奶奶心里就是十分的不明白,陈默究竟是为何,就是特别的不喜欢镇长呢?!!

    虽然也没有人规定,小镇里的百姓们都必须要拥护镇长。但是也不至于,直接完全不搭理吧?!!如此做,也实在是也过将情绪摆在明面上了。

    容易吃亏!!

    王奶奶瞬间想到自己百年之后,以陈默如此的性格,该如何在小镇内生存下去呢?!!

    想到这里,王奶奶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女帝有旨:这个面〕〔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