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八十章 困
    “温姐姐,可真是威武霸气啊!我白添简直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温姐姐,你能不能够教导教导我?!!让我白添也能够变得威武霸气一些?!!“

    “温姐姐,我真想听你讲讲你的事迹!!“

    “温姐姐……”

    “温姐姐……”

    第二天一早,温柔只觉得自己耳边,实在是太过吵闹了些。老李几人一大早,便已经相约来到傻蛋儿家。但是白添却叽叽喳喳的围着温柔说了好多好多的话。让温柔只觉得有些头疼。

    老李几人见到白添不知道为何,如此殷勤,只觉得甚是好笑。

    什么时候,白添竟然会如此殷勤的对待谁了?!!就连镇长木清风,白添也只有见到他便觉得紧张,从来都不会有殷勤的时候。

    温柔头疼的扶着额头,无奈的打断,白添正滔滔不绝的话语,“我说,白添你能够安静点儿吗?!!”

    温柔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和小磨磨进入镇长府内,指着他鼻子数落的时候,他镇长木清风竟然就敢直接的讲述给傻蛋儿他们听。难道木清风他就不害怕,从此被人看扁吗?!!

    身为镇长,竟然就这么直接的将自己的囧事儿告诉给他人,这样真的好吗?!!

    镇长木清风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是却害苦了温柔。

    一瞬间,温柔在白添的心里,瞬间变成了威武霸气的存在。这让温柔感觉到亚历山大。

    白添却一脸自我良好的姿态。“温姐姐。你就答应我吧!!我对你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转而白添又将视线投放到傻蛋儿身上。然后说:“傻蛋儿你说你自己怎么这么好命呢?!!竟然能够有几位如此让人佩服的姐姐!!上天为何不赐给我几位这样的姐姐呢?!!”

    “……”

    傻蛋儿完全被弹枪,自己坐在院子里陪着大家玩耍,哪里会想到白添竟然会突然将话锋一转,说起了自己来。

    院子里内一阵欢笑声。

    温柔却是一记凌厉的目光,瞪了瞪白添,“行了行了!!见好就收吧!!我这么做还不是不想要见到你们在外面一直受风寒!!感情我这么努力的帮助你们,还有错了似的!!”

    温柔早知道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瞬间就觉得自己该是不要去镇长府内找镇长木清风才是。

    傻蛋儿随后也附和道:“是啊是啊!!白添你就不要再继续谈论这件事情了。这件事情毕竟还是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的!!”

    白添也不是完全不明白是非的人,傻蛋儿如此一说,瞬间便心领神会,乖乖闭嘴,不在继续谈论这件事情。

    白添的突然闭嘴,让了刚刚一直陷入头疼状态的温柔,瞬间觉得舒服多了。

    温柔连忙起身,“你们大家慢慢在院子里玩耍吧!!我就不打扰你们说话了!!”

    说完,也不等傻蛋儿他们表态,旋即温柔便已经直径踏步回屋子去。院子里只留下傻蛋儿几人。

    ……

    温柔离开之后,白添再一次忍不住的感叹起来。“不得不说,我现在越发的觉得温姑娘,还有傻蛋儿你那其他的几位姐姐,都太有个性了!!而且个个了不起啊!!”

    帝凤的医术简直超乎自己的想象,白添自己就曾经轻身感受过。虽然这其中的过程,让人死去活来,但是却不得不说效果超级的棒棒哒。温柔竟敢直接勇闯镇长府内,指着镇长木清风的鼻子,便是一顿数落。简直就是超乎了白添的预料。

    面对白添对自己家各位姐姐们的评价,傻蛋儿实在是也只能够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毕竟就连傻蛋儿,都觉得意想不到。

    在短暂的欢声笑语之后,老李的面色立刻恢复到平静之中,他说:“也不知道为什么镇长突然又不准备将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公布出去!!”

    老李的心里免不了担心。正如同如果王草草父亲的这件事情,真相一直迟迟不肯公布出去,难道真的就不会带来麻烦吗?!!

    整个小镇的百姓们都认为,王草草的父亲是突然去世在黑团事件的小土坑旁边,这样一来大家对于黑团事件,便更加投入了关注度。

    老李实在是不明白,这样做真的会有好处吗?!!

    傻蛋儿见到老李担心的摸样,旋即便劝说道:“老李,你也别担心了!!既然这件事情是镇长亲自决定的,那便肯定是经过镇长反复斟酌过的。我们只需要相信镇长便可!!”

    傻蛋儿虽然也曾有过如同老李一样的担心,但是组后却还是选择了相信镇长木清风。

    傻蛋儿相信,镇长不回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大海随后也劝说道:“是啊!!镇长既然如此决定,自然便已经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得决定,我们选择相信镇长便是。”

    虽然大家都如此劝说着老李,但是老李的心里却依然有些没有把握。

    白添倒是想的比谁都要开,“就算镇长的做法是错误的,那又能够怎么样呢?!!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拦不是吗?!!”

    作为镇长的木清风都已经如此决定了那么大家还能够去反对吗?!!

    根本就不可能了!!

    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默默的希望,镇长所做的这件事情能够是正确的。

    ……

    温柔从院子内,踏步进屋的时候,便察觉到桃李师姐和帝凤投来的目光。

    两人突然都将目光朝着自己投放过来,瞬间让温柔觉得有些不舒服,“你们俩干嘛这样看着我?!!”

    小磨磨坐在一旁。努力的给温柔挤眉弄眼。希望能够提醒点自己的师父。

    温柔见到小磨磨那夸张的挤眉弄眼之后。依然稍微的想到了些端倪。但是,温柔却没有直接的将事情点破。

    帝凤含笑着说,“原来你们俩昨晚是去夜闯镇长府,还把人家木清风给指责了一番!!”

    温柔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帝凤和桃李师姐将目光投放到自己身上,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情。

    温柔嘿嘿一笑,“如果我不这么做,根本就见不到木清风。见不到木清风。那傻蛋儿不是要一直待在巨坑周边嘛!!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

    温柔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有什么错误。

    仔仔细细的想了好长一段时间,始终还是没能够想的明白。

    “这种事情以后记得叫上我和桃李!!”

    在温柔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帝凤的话却差点没有让温柔直接吐血。

    完全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会是从帝凤口中所处。

    愣了愣,温柔才终于开口回答:“……好吧!!!”

    ……

    因为突然发生的王草草父亲的事情,虽然没有将这件事情压制下去,但是却也没有再次掀起更大的风波。王草草和王大嫂也突然之间变得低调做事儿,王父的所以丧事儿,全部特别的低调。再加上。其实王家在整个小镇内,变先后得罪了不少的百姓。所以更加变得有些冷清。

    随着这件事情的过去,转眼之间已经是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或许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小镇也再也没有发生更多让人觉得奇怪的事情,所以王草草父亲的事情,以及黑团事件,也渐渐的不再那么受到大家的关注。

    小镇就是如此,只要时间一长,慢慢的很多东西就会被小镇的百姓们淡忘掉。

    陈默自从上次突然失踪归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的低调。基本上除去家里之外,便只有田地里他会出去,其他的地方统统都绝缘了。

    王奶奶从集市内回家,便忍不住的嘟囔起来,“最近小镇也算是够多事儿的!!现在终于是好转了些,大家也都不再继续去将目光关注到什么黑团事件上了吧!!结果,却又有百姓说什么,在树林内发现了一团黑色的东西,瞬间便不见了踪迹。这不是存心让大家的心里不安生嘛!!”

    整天陷入这种紧张之中,王奶奶是果断的不愿意再回去的。

    可是刚刚平静的小镇内,便又突然传来这种声音,实在是让王奶奶没有办法接受了。

    王爷爷躲在院子里摘菜,听见自己老伴儿的嘟囔,旋即便指责道:“别人想要怎么议论,我们管不着,你也别叽叽喳喳的谈论这件事情,全当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不就好了嘛!!”

    “这哪里能够假装啊!!虽说这件事情至今都还没有个结果,镇长也从来不站出来主动提起这件事情,但是总不可能是子虚乌有吧?!!”

    王奶奶的心里还是挺担心的,虽然说自己并没有亲眼见识过。

    王爷爷翻了翻白眼,“既然连镇长都没有站出来主动谈起这件事情,那便是自动的否定掉了这件事情。你就别一个人胡思乱想了!!”

    “这倒也是!!如果这件事情是真实的,镇长怎么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瞬间,王奶奶又觉得王爷爷的话有些可信。

    王奶奶和王爷爷却没有发现,在他们二人谈话的时候,一直待在大厅内的陈默,已经站在门口,听到了二老的全部谈话。

    听见王奶奶和王爷爷的谈话,陈默并没有主动站出来,表达出自己的看法,反倒是站在大厅门口,嘴角竟然还不自觉的绽放出一抹笑容。

    还真是够沉住气的!!竟然在这个时候,还一直简直不站出来说明这件事情!!难道木清风,你就是打算要以这样的方法来因对这次的风波吗?!!

    可没有那么容易的!!

    王奶奶准备将自己买来的蔬菜放到耳房内,这才见到陈默已经站在大厅的门口。见到陈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时候,出了神儿。于是王奶奶便好奇的询问道:“陈默。你怎么了?”

    陈默愣了愣。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被会王奶奶发现,于是尴尬的笑道:“刚刚听见你们的谈话,所以在想这件事情!!“

    “那陈默你有什么看法?!!”

    听见陈默的话,王奶奶是突然有兴致。

    “我觉得镇长始终不站出来,并不能够代表这件事情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空穴来风,怎么可能一直被流传着呢?!!”陈默断然是不可能会为木清风说话。

    听到陈默的看法,王奶奶也瞬间觉得非常有道理,转而便点着头说:“是啊!!”

    ……

    原本已经渐渐平息的黑团事件。竟然再次因为有人说自己见到了在树林有黑团出现,从而这件事情再度的在小镇内被渲染。

    “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啊?!!镇长一直都对这件事情漠视掉,看起来就像这件事情是假的,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是这件事情却一直流传着,甚至有人说亲眼见到了!!”

    “如今也只能够期盼,镇长能够站出来说明这件事情。不管是真的有这件事情,还是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情,所有的谣传全部都是子虚乌有,总还是要站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比较好吧!!”

    “最近这段时间,可是被这件事情闹得头疼了!!我看大家以后还是尽可能不要去传言这件事情的区域去了。以免真的发生了类似于王草草她爹一样的事情,就不好了!!”

    ……

    一瞬间。小镇内再度点燃了各种谣传。小镇百姓们心里纷纷都有些不解,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否是真实的情况。

    如果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为何又突然会有人说这件事情自己亲眼见到过呢?!!可是,如果这件事情又是真实的,为何镇长木清风却一直迟迟不肯站出来跟大家解释呢?!!

    大家的心里都十分的不能够理解这件事情。

    在小镇百姓们的眼里,所有小镇内发生的事情,真实性都需要由镇长木清风来判定。只要镇长木清风说有发生过,那便是有发生过。

    当这这件事情的谣传,再度在真个小镇内传播来开的时候,傻蛋儿整个人都特别的着急。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这件事情究竟要该怎么办呢?!!原本还以为这件事情就此就已经慢慢的烟消云散,从此因该没有人再提起来,谁会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突然又有人说自己见到了黑团呢?!!”

    傻蛋儿整个人在院子里,已经不知所措起来。

    虽然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归傻蛋儿管,而且自己已经接受惩罚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却一直迟迟未曾接收到镇长木清风的命令再度回到镇长府内。所以,闲置在家的傻蛋儿,更加的对这件事情感到万分的着急。

    温柔见到院子里一直焦急的傻蛋儿,忍不住的拧了拧眉头,随后便朝着傻蛋儿踏步过来,“你在这里就算是把头发都焦急到白,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温柔看来,傻蛋儿这种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镇长木清风现在都还没有主动站出来对这件事情有任何的表态,可是傻蛋儿这个局外人,却已经着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傻蛋儿并没有因为温柔的到来,而暂停自己的着急,他依然如初,“温姐姐,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你因该问木清风这件事情因该要如何的处理!!还有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因该去找到那名散播谣言的人才对!!来询问我能够有什么作用!!”

    温柔无奈的摊了摊手。

    对于黑团事件,别说是镇长木清风现在陷入了焦头烂额的地步。就连温柔自己,也完完全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于黑团事件,总体来说温柔她们了解的更多的细节。毕竟她们得到了一根黑色的羽毛。但是,温柔她们却并没有从这根黑色羽毛之中,获得什么更加有用的线索。直到现在温柔她们也没有完全的解开黑色羽毛之谜。

    至于,有一次桃李师姐和帝凤见到那根黑黑色羽毛突然转变成七彩色,从此之后也再也没有发现过。

    帝凤不眠不休的盯着黑色羽毛。注视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可是最后也没有任何的线索。

    就连自己几人都完全没有任何的线索。温柔就更加不直到镇长木清风是否会有线索。

    至于,为什么镇长木清风一直不肯站出来解释这件事情,温柔觉得这因该就是木清风的一种应对这件事情的方法。

    “……唉……”

    傻蛋儿只能够用自己的一句叹息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正如同温柔所讲,现在傻蛋儿根本就不在镇长府内,而且镇长木清风也并没有要将这件事情交给傻蛋儿来处理的打算,所以傻蛋儿的这些担心在某种意义上来将,完全都是多余的。

    温柔原本想要开口安慰傻蛋儿几句,可是最后却也乖乖的闭上嘴巴。因为此时此刻。温柔已经见到老李他们几个人过来了。

    ……

    “你们怎么来了?!!”

    傻蛋儿见到老李他们纷纷到来,不免的询问起来。

    白添拍了拍傻蛋儿的肩膀,“我们可是一个团队的,我们的心情跟你傻蛋儿可是一样的!!”

    大海点了点头,“虽然现在我们依然还是没有回到镇长府内,但是我们也必经都是镇长府内的人,所以为这件事情感到担心也是正常的嘛!!”

    原本这件事情,慢慢的淡出了大家的视线内。大海的心里也稍微的安心了起来,纵使自己依然没有回到镇长府内,但是也能够少许多的担心。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才刚刚平息下来。却又再一次的被点燃。整个小镇内竟然再次开始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

    大海当即便决定,过来找傻蛋儿商量商量。却未曾想到,在路上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大家。

    傻蛋儿含笑着,“看来大家都跟我一样啊!!”

    老李拧着眉头,“我觉得这件事情,因该是有人故意挑拨的!!若不然这件事情怎么会在刚刚平息下来的时候,突然被人挑起来呢?!!”

    “老李你可有怀疑的人?!!”

    老李说出了傻蛋儿一直都不敢去怀疑的地方,于是他立刻便眯着眼睛,询问起老李来。

    傻蛋儿在想,老李有如此怀疑,因该是有怀疑的对象。

    只不过,老李的表现却让傻蛋儿略带有些失望。只见老李摇了摇头,“小镇这么大,我还真的想不出来,究竟是谁故意想要掀起这场风波。不过,这场风波倒是有些像刻意针对镇长,或许想镇长知道这个人是谁!!”

    “那我们立刻去告诉镇长?!!”

    傻蛋儿恨不得立刻便去将大家的想法,告诉给镇长木清风。如此一来,便好让镇长木清风有个防范。

    老李却是立刻摇摇头,“我们能够想到的,难道镇长那么聪明,就想不到吗?!!恐怕现在镇长的心里早就已经有数了!!”

    “……”

    “……”

    “……”

    老李的话一出,大家都没有立刻发表自己的看法。

    老李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大家都能够想到的事情,镇长木清风肯定也会想得到的。

    一瞬间,院子内的几个人统统陷入了陈默之中。

    ……

    温柔站在屋子内,透过门缝儿见院子内的场景全部都看在眼里。

    “木清风因该觉得特别高兴才是!!虽然傻蛋儿他们并不是特别的能干,不是没一件事情都能够做到面面俱到,但是却也是一直忠心耿耿。有什么事情发生,第一时间都会为木清风考虑!!”

    瞬间,温柔都不知道木清风究竟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福气!!

    这件事情才刚刚在小镇内响彻罢了,傻蛋儿他们几个人便已经不约而同的开始为这件事情商量起来。

    当然,傻蛋儿他们的这些商量,也只不过是白白的害得自己担心罢了。

    且不说,镇长木清风究竟是否能够知道傻蛋儿他们的看法,就算是镇长木清风知道了,也不一定就会采纳。

    温柔相信,这件事情从开始发生。再到现在。木清风不可能都放任不管的。

    帝凤视线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黑色羽毛观察着。虽然她早就已经不像开刚开始那么痴迷于这根黑色羽毛。但是每每空闲下来的时候,帝凤都会拿出这根黑色羽毛来查看。

    只希望,会有那么一瞬间,自己能够发现一些有用的价值。

    温柔的视线投放到帝凤的身上,旋即便询问道:“这根黑色羽毛,还是不能够见到任何的线索吗?!!”

    帝凤摇摇头,“如果这根黑色羽毛再出现一次变色,或许还能够发现。只不过。它一直这样平淡无奇,还真是与普通的什么羽毛,没有太大的差距!!”

    帝凤在跟温柔说话的时候,视线也一直不曾离开过,自己手中的黑色羽毛。

    桃李师姐一直都坐在帝凤的身边,陪伴着帝凤观察着。她抬起头来望着温柔,说:“傻蛋儿他们已经离开了吗?!!怎么都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

    院子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桃李师姐倒是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温柔耸耸肩,无奈的叹息道:“哪里是离开了!!他们全部因为黑团这件事情,都沉默在院子里呢!估计是不想出点儿什么。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桃李师姐拧着眉头,“你们说。这件事情会不会是陈默故意泄露出去的?!!”

    桃李师姐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却觉得这件事情因该跟陈默有些关系。

    “陈默?!!”

    温柔首先是狠狠的诧异着。

    怎么都没有想到,桃李师姐竟然会怀疑到陈默的身上。不过温柔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倒是觉得桃李师姐的这个猜测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说起来这个陈默,只从上次莫名其妙的失踪之后,回来一直都闷在家里,完全的深居简出的姿态!!如果桃李师姐你觉得陈默有可疑的话,那师父我也觉得陈默这个人有些可疑!!”

    毋庸置疑,陈默是除去自己几人之外,在小镇内会法术的人。他想要办到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而且,镇长木清风一直都在调查陈默,所以陈默如此做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

    “你们俩就不要再继续掺和在这件事情上了,我们还是赶快想办法将这根黑色羽毛的事情解决了吧!!”

    帝凤听见桃李师姐和温柔的谈话,旋即便催促着让她们来帮忙查看这根自己已经束手无策的黑色羽毛。

    其实,傻蛋儿他们所担心的这件事情,整个小镇内所谣传的这件事情,都是与帝凤手中的这根黑色羽毛有着密切关系。

    如果能够将这根黑色羽毛的事情解答清楚,那么所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温柔踏步过来,旋即四个人便一起盯着帝凤手里的黑色羽毛观察着。

    ……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温柔四人就这么一直保持着姿势,温柔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嘟囔道:“这根黑色羽毛,我们几个人围着他看啊看的,最后它还是一根羽毛,连颜色都没有改变过!!”

    当初听桃李师姐和帝凤说,这根黑色羽毛会变成七彩色的时候,温柔也一直观察黑色羽毛很长一段时间,可是黑色羽毛还是黑色羽毛,什么颜色都没有改变过分毫。

    桃李师姐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依我看,我们想要一直这样盯着黑色羽毛观察,因该是很难观察到什么蛛丝马迹的。毕竟我们连这根黑色羽毛,究竟是从什么上掉落下来的都不清楚。”

    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小磨磨,也随后点了点头。

    帝凤有些无奈,“那该怎么办?!!”

    “想要找到这根黑色羽毛有关联的东西,不如我们去现场看看!!或许还能够发现些什么端倪!!”

    温柔提议着。

    当初大家也是特意去现场查看过,但是因为刚刚发现这根黑色羽毛之后,木清风他们便随后赶到了,再然后镇长木清风便派人严密看管着现场,所以温柔她们也一直没有再回去看过。

    镇长木清风他们可是不知道有黑色羽毛的存在,所以可能会因此忽略一些细节。如果再次重返的话,或许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现在小土坑附近因该有不少的镇长府人员看守着吧?!!”桃李师姐拧了拧眉头。

    “一些看守的人罢了,难道就能够把我们给阻拦住吗?!!”温柔说。

    帝凤听了温柔的话,旋即将自己的视线,从自己手中的黑色羽毛上收回,“我倒是觉得温柔说的有道理!!如果现在让整个小镇内鸡犬不宁的这件事情,真的是陈默所为,那就代表着陈默也知道黑团事件。他也是修士,或许还知道的不必我们少,所以还是应当尽早!!”

    现在小镇内,可不是只有自己三人会法术,还有一个陈默。虽然他的修为并没有大家高,但是却不代表他懂得的东西会比大家少。

    正如同桃李师姐的怀疑一样,如果陈默真的是这件事情的背后主使,那么这件事情就很有可能会被陈默提前发现。

    “可是……”桃李师姐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桃李师姐你就别担心了!!”

    一直特别乖巧,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的小磨磨,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师父,这一次能不能够带上徒儿啊?!!”

    小磨磨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师父温柔会再一次让自己留在家里。

    每一次这种情况的时候,面对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的询问,小磨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回答给他们。

    正是因为如此,小磨磨才强烈的希望,自己的师父这一次能够带上自己。

    “好啊!!”

    温柔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点头同意了。

    温柔回答的太过爽快,连小磨磨也稍微的愣了愣。

    原本还以为,师父要考虑考虑,却没有想到师父竟然这么爽快的便同意了!!!

    小磨磨嘴角立刻扬起笑容,“谢谢师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奴婢知错:战神王〕〔斗鱼之死亡主播〕〔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乡村暧昧高手〕〔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重生心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