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七十九章 归
    温柔见状,也只能撇撇嘴,“行,你们想要继续留下来,我也不反对!!既然决定傻蛋儿安全着,我和磨磨就告辞了!!”

    温柔见傻蛋儿他们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转而便带着小磨磨准备离开巨坑周边。

    傻蛋儿为难的连忙喊道:“等等!!温姐姐!!”

    现在老李他们都希望能够回家去报一声平安,毕竟大家一直迟迟不归,难免会让家人担心。

    温柔和小磨磨,因为傻蛋儿的话,旋即停止前进的脚步。

    温柔将视线投放到傻蛋儿身上,想要看看傻蛋儿是否回心转意了。

    傻蛋儿他们会出现在巨坑周边,已经出乎了温柔的意料之外。怎么都没有想到,傻蛋儿他们竟然会出现在此地。更加让温柔未曾预想到的是,让傻蛋儿他们来巨坑周边的人竟然是镇长木清风。而且王草草的父亲也并非发生意外于黑团事件的小土坑,而是在巨坑周边。

    王草草的父亲为何会突然跑到巨坑周边来?!!

    傻蛋儿非常为难,大家在巨坑周边一直守候着,是镇长木清风吩咐的。虽然,现在这件事情还没有被公布出去,但是没有镇长木清风的吩咐,傻蛋儿也的的确确不敢擅自决定。

    温柔见傻蛋儿久久不曾开口,于是便主动开口说:“行了!!你们就待在这里吧!!”

    见傻蛋儿那么为难的摸样,温柔索性也不想要再继续去让傻蛋儿为难。

    “我们没有镇长的吩咐,肯定是不能够擅自离开的!!只不过。大家跟我的情况的差不多。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通知家人。我真心的恳求温姐姐。你是否能够帮助我们大家?!!”

    傻蛋儿觉得自己是断然不能够离开这里的,但是老李他们几人的家人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或许此时此刻也正焦急着。

    温柔翻了翻白眼,“行!!”

    傻蛋儿立刻高兴起来,“谢谢温姐姐!!”

    老李几人随后也高兴的依依道谢。

    一瞬间,大家都跟自己道谢,温柔尚还有些不习惯。连忙摆手,带着小磨磨赶紧离开了。

    “师父。我们为何不让傻蛋儿哥哥,跟我们回去呢?!!现在天气凉了,待在外面多冷啊!!”

    小磨磨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心里却十分担心傻蛋儿。

    现在天气已经越来越寒冷,如果一直长时间待在户外,肯定会受凉。因为自己在练习武学,所以体质比起一般人要强悍许多。就是如此小磨磨自己都能够感觉到寒冷感,更加别说是没有修炼过武学的傻蛋儿。

    小磨磨的担忧,温柔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她拧了拧眉头。“那我们回去,给他们带点保暖的被褥过来把!!这木清风也真是够了。他一个人在镇长府内温暖如春,却让傻蛋儿他们在外面受寒受凉的。明明这件事情就还没有公布出去,却偏偏要让傻蛋儿他们一直待在巨坑周边!!”

    想起这件事情,温柔便是觉得有些愤愤不平,恨不得立刻去揍一拳在镇长木清风的身上。

    现在就算是傻蛋儿他们明明知道,这件事情镇长木清风还没有公布出去,也断然是不敢随便离开。因为他们是镇长府内的人,只听命镇长木清风的命令。镇长木清风如果一直不让傻蛋儿他们离开,那么傻蛋儿他们就只能够一直待在巨坑周边。

    温柔突然又直摆手,说:“不行不行!!给他们带来被褥,恐怕也会受凉。唯一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去镇长府内,找到木清风!!”

    小磨磨瞬间明白了温柔的意思,旋即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好啊!”

    ……

    “镇长府的墙这么高,师父,我们要如何进入其中呢?!!”

    已经天黑,想要从镇长府的大门进入镇长府内,那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刚开始出来寻找傻蛋儿踪迹的时候,温柔便已经碰钉子了。这一次,温柔也断然不会浪费时间在镇长府大门那些守卫身上。只不过,站在镇长府偏远墙边的小磨磨却犯了难。抬头望着比自己高出许多许多的墙,小磨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温柔撇撇嘴,“还能够怎么办?!直接飞进去不就可以了!!只不过,不管谁询问起来,磨磨你可要记着,我们是从这里翻墙进去地!!”

    小磨磨立刻心领神会,“我们本来就是翻墙进去的!!”

    温柔和小磨磨这对师徒相视一笑,旋即温柔便一手抱住小磨磨,然后直接飞跃而入镇长府的大门。

    对于旁人来说,这镇长府的大门也确实有些高了。但是,它实际上连一个只要特别想要进入镇长府内的凡人都无法阻挡,更被说温柔。

    夜晚的镇长府内,并不是四处光亮,而是一团漆黑。

    “师父,你知道木清风住在哪里吗?!!”

    小磨磨好奇的望着温柔。

    现在师徒二人也的的确确是进入了镇长府内,但是镇长府的面积略大,想要在其中找到木清风这个人,也确实有些难。

    可是,还没等温柔回答,小磨磨便立刻说道:“师父你瞧,徒儿还真是够笨的!!刚刚的蝴蝶不是可以指路嘛!!”

    这个时候,小磨磨才突然想起来,刚刚为自己指引傻蛋儿方向的蝴蝶来。

    跟随着黑色金边的蝴蝶,一直在镇长府内穿梭。索性,最后也直接找到了木清风所在,并没有耽搁太长的时间。

    站在议事厅外,见到屋内还有灯火,温柔哪里还能够等候时间什么的,直接便领着小磨磨,推门而入。

    议事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此时此刻正在案几前坐着的镇长木清风。微微有些诧异。在镇长府内。没有自己的吩咐,谁敢在这个时候,直接推开议事厅的大门?!!而且这推门,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

    镇长木清风放下手中的书,旋即抬起头来,却正巧见到温柔和小磨磨两人的身影。

    在镇长府内,竟然能够见到温柔和小磨磨主动找到自己。镇长木清风瞬间觉得有些不解。

    镇长木清风嘴角含笑,“温姑娘和磨磨小姑娘。为何在这个时候进入镇长府内?!!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镇长府帮忙,也因该明日再来才是!!”

    镇长木清风仔细的去琢磨,却还是不能够明白,温柔和小磨磨为何突然进入镇长府内。

    当然镇长木清风不回去不解温柔和小磨磨是如何进入镇长府内的。因为镇长木清风他自己非常非常的清楚,镇长府的三尺陈墙,如果有心之人想要进入其中,必然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只不过在小镇内,根本就不会有人愿意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去翻墙进入镇长府内。一点不用怀疑。

    温柔不满的挑眉,呵斥道:“木清风,你倒是轻松自在啊!!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又是美酒又是佳肴,还有书给你看!!这日子过得可真是舒服!!”

    温柔特别的气氛。看木清风这摸样,似乎根本就已经忘记了傻蛋儿他们此时此刻,正在巨坑周边,饱受风霜。

    想到刚刚见到傻蛋儿他们摸样时,温柔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将镇长木清风狠狠的揍一顿,然后再让镇长木清风去尝试尝试过傻蛋儿他们刚刚的日子。

    镇长木清风有些傻了,完全不明白为何突然温柔跑过来,然后又将自己狠狠的奚落了一顿。

    镇长木清风仔细在脑海内回想了一下,却依然没有发现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她,“温姑娘,你冷静点儿!!实在是清风不明白姑娘话里的意思,是清风哪里做错了,惹怒姑娘了?!!”

    好像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吧?!!

    既然没有见面,我又能够有什么地方,还能够惹怒温姑娘。

    温柔还没有回答,小磨磨便已经双手叉腰,怒气腾腾的指责道:“自己做的事情,竟然还忘记了!!你怎么做镇长的?!!”

    傻蛋儿微微有些怒了。他觉得温柔跑过来指责自己,还尚且可以理解理解。但是小磨磨却突然如此怒骂自己,实在是有些不能够忍。

    如果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别人,镇长木清风可能早就已经直接怒骂了,可是此时此刻的镇长木清风,却也只是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我实在是不明白,温姑娘话中的意思。还请温姑娘仔细、明白的告诉给清风!!如果确实是清风做错了什么事情,那清风自会道歉!!”

    镇长木清风说话如此客气,如果让那些被镇长木清风痛骂过的镇长府人员所见到,肯定会觉得惊奇。

    什么时候身为镇长的木清风,竟然还需要如此忍耐了?!!

    见到镇长木清风的表情和态度,温柔刚刚一股脑涌现出来的气愤,也瞬间的消失了一些。温柔也渐渐的能够让自己不要那么激动,平静的说:“贵人多忘事儿的镇长大人,难道您老忘记了傻蛋儿他们吗?!!您老在镇长府内享受着的时候,傻蛋儿他们可是还在外面吹着冷风,瑟瑟发抖!!”

    镇长木清风脸上诧异尽显,如果不是因为温柔刚刚提起傻蛋儿他们来,果真是要忘记了!!

    不过,镇长木清风脸上的诧异,也瞬间的消失掉了。

    “原来温姑娘,是为了傻蛋儿他们的事情而来!!清风倒是没有想到!!”

    镇长木清风是的的确确未曾想到,温柔和小磨磨突然到访会是因为傻蛋儿他们的事情。

    温姑娘究竟是如何知道傻蛋儿他们在巨坑周边的?!!

    听温柔的口气,便知道温柔因该是已经见过傻蛋儿他们了。可是,傻蛋儿他们身在何处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像外面透露过分毫。

    镇长木清风略带些疑惑。

    “难道木清风木镇长,还不准备让傻蛋儿他们撤离吗?!!”

    温柔直愣愣的瞪着镇长木清风。

    小磨磨紧随其后,也嘟囔着。“你自己在这里享受着。却让我傻蛋儿哥哥在外面受凉!!哼。你也因该去外面尝试尝试这种感觉!!”

    镇长木清风含笑着点了点头,“既然温姑娘和磨磨小姑娘,都已经亲自过来指责我的不是,那我也是要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的!!还请温姑娘和磨磨小姑娘放心!!”

    “赶紧让傻蛋儿他们回家,我们才能够放心!!再晚下去,傻蛋儿他们就快患上风寒了!!”

    温柔没好气的嘟囔起来。

    镇长木清风听着温柔的话,并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反倒是连连点头。待温柔将话说完。他才开口说:“温姑娘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如果没有了,我便送二位姑娘出去。你们夜闯镇长府,如果被守门的发现了,可是会牵连到傻蛋儿一家的!!”

    “……”

    看镇长木清风说话也不像是会编瞎话来骗人,温柔倒是也真的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关系竟然可能会给傻蛋儿一家带来麻烦。

    既然如此,温柔也只能够点了点头,“好吧!!”

    如果温柔没有直接回答镇长木清风,恐怕小磨磨便已经没好气的数落起镇长木清风了。

    就连小磨磨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何每次见到镇长木清风之后。都会觉得自己特别的讨厌他。

    ……

    有了镇长木清风的亲自相送,镇长府大门守卫虽然觉得不解。为何温柔和小磨磨会突然从镇长府内踏步而出,但是却碍于有镇长木清风的亲自相送,所以纵使有再多的不解,也只能够默默的将其无视掉。

    其实,就算是没有镇长木清风的相送,温柔和小磨磨想要离开镇长府,也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只不过,既然镇长木清风想要相送,温柔也不好再继续拒绝。

    镇长木清风相送在外面之后,便停住脚步,“温姑娘和磨磨小姑娘,如果有什么事情,便来镇长府找清风我吧!!好歹我也是小镇的镇长!!”

    温柔对于镇长木清风的话,感到有些无语,直接翻了翻白眼,“镇长木清风可别忘记了,刚刚我说的事情!!我这就回家去等傻蛋儿!!”

    “……”

    镇长木清风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含笑着。

    温柔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继续跟镇长木清风浪费时间下去。自己该说的也都说了,至于镇长木清风要怎么做,那也由不得温柔自己说了算。

    待温柔和小磨磨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后,镇长木清风也无奈的叹了口气,旋即便踏步离开。他并没有回到镇长府内,反倒是朝着巨坑的方向过去。

    自从黑团事件发生之后,小镇内虽然说并没有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但是每一件事情,都会让傻蛋儿自己觉得特别的疲惫。黑团事件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线索,却又突然发生了王草草的爹离奇死亡在巨坑附近。现在整个小镇内的百姓们都在纷纷议论这件事情,让镇长木清风想起来便觉得头疼。

    镇长木清风所承受的远远不是见到他多么悠闲的姿态。正是因为事情太多,所以撒镇长木清风竟然才将傻蛋儿他们的事情给忘记了。如果不是温柔和小磨磨过来提醒,恐怕自己到明天才会想起来。

    ……

    随着黑幕的降临,天气也越发的寒冷起来。大家待在外面,就算是有着火堆的取暖,也难免会觉得有些寒意。

    白添整个人都蜷缩在火堆旁边不远,整个人都觉得快要被冻僵了,实在是太过寒冷了。

    “在家的时候,完全不会觉得有这么寒冷。结果今天一直待在这里,瞬间觉得冷得快要没法待下去了!!也不知道镇长究竟是怎么想的!!”

    镇长究竟是怎么想的?!!根本就没有将王草草父亲的真相公布出去,却也放任着大家在外面忍受着寒冷,难道他不知道现在的外面,究竟有多么的寒冷吗?!!难道他就不知道,再这样继续待在寒冷的外面,大家每天早上就要全部去看大夫了吗?!!

    白添实在是不能够理解。心里正因为这件事情一阵郁闷。

    老李明显的感觉到白添身上的郁闷。旋即他便挪了挪自己的位置。靠近了些白添,“镇长毕竟是镇长,我们身在镇长府内,就因该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别那么多的埋怨了!!”

    白添还没有安慰好,木头也开始嘟囔起来,“也不知道现在,家里的人是不是还一直担心着我们!!”

    最让木头心里不放心的便是自己的家人。他们只知道自己临时被镇长木清风召唤回了镇长府内,但是却并不知道具体的。自己这么晚了却迟迟不归,他们因该很担心的吧?!!

    如果现在能够立刻回去,那该多好?!!

    傻蛋儿听到木头的话,旋即立刻说:“刚刚我已经嘱咐过温姐姐了,她肯定会将大家的消息带给大家的家人的,就别在继续的担心下去了!!”

    “……唉……”木头也只能够轻轻的叹叹气。虽然知道温柔肯定会将事情办到,但是却依然心里有些担心。

    大海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木头、白添,你们俩跟我去捡东点柴火过来把!!不然一会儿柴火用尽了。我们就真的只能够被冻得风寒了!!”

    白添此时此刻心里正郁闷着,所以直接便拒绝了。“不去!!”

    木头原本已经再起身的过程内,但是听见白添直接便拒绝了大海的提议,然后他的行动便也瞬间僵持住,“那我也不去!!”

    大海略微的有些气急,他指着白添和木头,“你们就在这里埋怨着这个,埋怨着那个,究竟是想要作甚?!!给你们找点事情来做,难道还有错了啊?!!”

    对于现在的大海,就连骂人的心思都有了。

    不用细说,老李也能够瞬间的明白大海这么做的意思,于是老李旋即也劝说道:“白添、木头,你们俩就听大海的!!去跟大海拣点柴火回来!!有点事情给你们做,也好过你们在这里胡思乱想的好!!”

    “……”

    “……”

    就连老李都已经开口如此说了,白添和木头还有拒绝的理由吗?!!没有办法,白添和木头只能够无奈的起身,跟着大海去拣柴火去。

    见到大海、木头还有白添都离开之后,老李才不经叹了口气,跟傻蛋儿说道:“大家的情绪我也都是能够明白的,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还要一直的待在外面,是谁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的!!”

    老李何尝不想要立刻回家去,自己又何尝不想要像白添和木头那样,可以毫不顾忌的直接将自己的不满说出来。

    但是,可能吗?!!

    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老李虽然不是队长,但是确实队伍里年纪最大的人。如果连同自己都如此做法,大家不一块联合起来学着做了吗?!!

    所以,老李不能够这样做,他只能够变成最为理智的那一个人。

    傻蛋儿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别说白添和木头了,就连我自己都有些不乐意继续待在外面了!!以前都不觉得,现在一直待在外面受寒,瞬间的觉得家里的被窝,那是多么温暖的存在啊!!”

    “那也没有办法啊,镇长并没有较大让我们现在回去!!”老李也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口气。除此之外,他真的无能为力。

    正当老李和傻蛋儿在为这件事情感到万分的无奈时,镇长木清风的声音却悠悠传来,“你们还真是在这里!!”

    “……”

    “……”

    傻蛋儿和老李首先是愣了愣。这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就算是曾经也没有听过许多次,但是却也觉得是那么的熟悉。

    傻蛋儿和老李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正在感慨万分的时候,竟然能够听见镇长木清风的声音。

    在愣了将近三秒钟的时间之后,傻蛋儿和老李变成愣,转变成了尴尬。

    刚刚还在感慨着,在这寒风之中,无聊的待在这里,是一件多么无奈的事情。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自己说完之后,竟然会听见镇长木清风的声音。

    刚刚的谈话。镇长听见了吗?!!听见了多少?!!

    一想到这里。傻蛋儿和老李。便只觉得尴尬。

    但是,再如何如何的尴尬,也必须要去面对。

    傻蛋儿和老李将视线朝着镇长木清风说话声音的地方投放过去,然后两人皆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便无言了。

    镇长木清风见到傻蛋儿和老李的尴尬笑容,然后便说:“你们俩也不至于见到我,便这么尴尬吧?!!难道我特别的凶吗?!!”

    傻蛋儿连忙摇头,“镇长怎么会凶呢!!”

    镇长你虽然一点都不凶。但是在这个时候见到你,就算是一直小白兔也会瞬间的觉得有些尴尬的好不好。

    “其他人呢?!!”

    镇长木清风旋即也不再继续跟大家谈论这件事情。只是因为没有见到其他人,好奇的询问了起来。

    老李直接回答道:“他们三个人去拣柴火了!!”

    “也对,没有柴火取暖,你们恐怕每天就要生病了!!”镇长木清风点了点头,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自己的疏忽,竟然差点将傻蛋儿他们遗留在此。

    自己一路从镇长府踏步过来,便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寒冷的气息。如此,可想傻蛋儿他们所承受的寒冷。

    傻蛋儿完全没有想到镇长木清风会突然到来,掩盖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傻蛋儿终究还是开口询问了起来,“镇长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镇长木清风却突然是含笑着,并没有立即回答傻蛋儿的问题,而是直径踏步走到火堆旁边坐下,“傻蛋儿,你可是有个好姐姐啊!!”

    “……”

    镇长木清风的话,更加让傻蛋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温姐姐和磨磨小姑娘,直接翻墙来到镇长府内,找到我,然后便指着鼻子数落着我,说什么让让你们在外面受风寒!!我这不是,受不了她们的指责,所以过来瞧瞧了嘛!!”

    镇长木清风一想到温柔和小磨磨突然来到议事厅的事情,便瞬间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都没有想到过,温柔和小磨磨会来到镇长府内。还真是有些出人意料。

    “……”

    “……”

    不仅仅傻蛋儿是愣住了,就连老李也愣住了。

    刚刚镇长说的人是我温姐姐和磨磨妹妹吗?!!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像呢?!!

    傻蛋儿真的完全没有想到,温柔和小磨磨竟然会去镇长府内找镇长木清风,而且还是翻墙进去的!!

    傻蛋儿当然是明白,温柔和小磨磨之所以要这么做,原因都是不想要再继续看着自己在外面忍受着风寒。

    对于温柔和小磨磨的关心,傻蛋儿瞬间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好意思。

    老李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完全没有想到过,温柔和小磨磨竟然会这么牛逼哄哄。

    竟然跑去镇长府内,而且还是翻墙!!这件简直是做了许多人都万万不敢去做的事情。

    见到傻蛋儿和老李同时愣住了,镇长木清风便瞬间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同时,见到傻蛋儿和老李的震惊,便知道这件事情就连他们俩也完全不之情。

    “你们可因该好好的谢谢温姑娘和磨磨小姑娘!!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俩,突然闯入议事厅内找到我,恐怕你们就必须要在这里待上一夜了!!”

    “……”

    “……”

    此时此刻,傻蛋儿和老李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说些什么。因为他们实在是完完全全被刚刚镇长木清风所说的这件事情震撼着。

    “行了,你们也不需要在继续待在这里了,赶紧回家去!!而且明天也不用过来了!!”

    镇长木清风见到傻蛋儿和老李,依然还沉寂在震惊之中,没有回过神来,于是便说。

    “为什么?!!”

    傻蛋儿瞬间便不解的说道。

    现在镇长木清风让大家各自回去,还能够理解,可是为何明天也不用再继续过来了呢?!

    清风哥该不会是因为温姐姐和磨磨妹妹,翻墙进入镇长府内打扰的事情,不悦吧?!!

    想到这里。傻蛋儿忍不住的将视线投放到镇长木清风的身上去。却没有发现什么。

    “这件事情。暂时不打算公布出去了!!”镇长木清风直接解释道。

    “……”

    “……”

    傻蛋儿和老李瞬间觉得不解了起来。

    这件事情如果不将真实的情况说出去,真的好吗?!!一直这样被胡乱的传言着,难道不会影响到镇长自己吗?!!

    傻蛋儿和老李还在不解之中,大海、白添和木头已经拣柴火归来。

    但是,当大海三人稍微靠近些许火堆的时候,三个人都纷纷愣住了。

    镇长?!!

    镇长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镇长怎么会在这里呢?!!

    大海、白添还有木头,已经完完全全不知道该怎么行动了,只是呆滞的朝着大家踏步过来。

    傻蛋儿和老李刚刚还在觉得不解,察觉到大海他们已经回来,情绪也瞬间变得好转起来。

    “镇长,怎么过来了?!!”

    大海的询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现在见到镇长木清风,自己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压力,但是却比在镇长府议事厅内的强烈。

    镇长木清风蜷缩了一下,旋即便含笑着说:“我是过来通知你们,可以回去了!!”

    当自己一直期盼的好消息,突然之间传到你自己的耳朵内时。你会瞬间觉得有些不太真实,甚至不敢去相信。

    能够离开这里。不必再继续待在这里受风寒,这件事情已经是白添和木头,两个人期盼已久的事情。可是当镇长木清风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白添和木头也是愣愣的最为厉害的。

    怎么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只不过是去拣柴火罢了,回来便能够听见这么好的消息。

    镇长木清风见到大家都愣住的表情,于是拧了拧眉头,“怎么了?你们还舍不得离开?!!”

    “不不不!怎么会舍不得呢!!”

    白添立刻反应过来,连忙的摆手。

    现在镇长木清风都已经亲自过来,让大家离开了!不必再继续待在这里受风寒了,所以这些柴火也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用处,大海、白添还有木头,旋即便将这些柴火全部放在地上。

    镇长木清风见到大家都已经准备就绪,然后便说:“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去去寒!!”

    ……

    在返回各自家的路上,后来回来的大海、白添还有木头,听老李讲起镇长木清风之所以会过来的原因时,不免脸上都写着惊叹。

    完完全全就没有想到过,竟然会是因为温柔和小磨磨两个人。

    大海不经惊叹道,“想不到温姑娘和磨磨姑娘竟然能够如此豪迈!!原本只是希望她们能够帮忙将消息带回家中,好让家人放心。却没有想到,两位姑娘竟然夜闯镇长府内!!”

    大海是不得不佩服温柔和小磨磨。夜闯镇长府内,而且还敢直言指责镇长木清风的所作所为,这样的行为,若是让自己去做,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白添也连连感叹,“既然明天我们也不用继续去巨坑,还不用去镇长府内,不如就去傻蛋儿你家吧?!!我一定要去好好的谢谢温姑娘,还有磨磨姑娘。顺便我要像温姑娘讨教讨教,如何才能够有如此勇气啊!!”

    傻蛋儿头顶乌鸦飞过,“你们可不要将这件事情张扬出去,我怕如果这件事情张扬出去,或多或少都会对我温姐姐和磨磨妹妹不利!!”

    夜闯镇长府,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被大家知道了,以后人人都去相仿,那还得了?!!

    白添瞬间的严肃的连连点头,“尽管放心!!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胡乱说出去的!!”

    ……

    温柔和小磨磨出去查探傻蛋儿的消息,却也一直迟迟不归,傻蛋儿爷爷终于开始在家里坐立不安了起来。

    傻蛋儿一直迟迟未归,尚还可能在镇长府内忙碌着,可是温柔和小磨磨却也一直不归,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傻蛋儿爷爷是不得不担心起来。

    坐立不安的傻蛋儿爷爷来回的踱步。嘴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温柔和磨磨怎么到现在还不归来呢?!!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傻蛋儿爷爷的脑海内瞬间想起来。今天刚刚突然去世的王草草父亲。这不想还可以,一想整个人便不能够安静了。

    王草草父亲去世的非常离奇,这段时间小镇内虽然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发生,但是也先后有了黑团事件和王草草父亲离奇去世的事情。这两件事情加起来,便不得不让傻蛋儿爷爷担心起来。

    温柔和磨磨该不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桃李师姐对于温柔倒是非常放心,至少在小镇内,不是一般人都能够伤害她的。

    桃李师姐劝说道:“傻蛋儿爷爷您就别担心了!!或许温柔和磨磨,她们俩有什么事情所以耽搁了时间!!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傻蛋儿爷爷却没有因为桃李师姐的劝说。而变得瞬间安静下来,他的心里依然的不安定,“这迟迟不见她们归来,我的心里怎么可能安心得了!!”

    怎么可能安心得了嘛!!

    “你们怎么都坐在院子里?!!外面天气这么寒冷,不怕被冻坏了啊!!”

    温柔和小磨磨回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过,傻蛋儿爷爷、桃李师姐还有帝凤,竟然会全部坐在院子里。

    傻蛋儿爷爷刚刚还在来回不断的踱步,如今突然听见温柔的声音,于是便停顿了下来。刚刚还一直担心不已的心情。瞬间便好过了许多。

    “你和磨磨,怎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我们找到傻蛋儿他们。之后又去了镇长府内!!”

    温柔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所花费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但是自己也确实来回奔波了很远的路程。

    又不能够光明正大的飞行,如果不是有了蝴蝶的帮忙指引,恐怕还会耽搁更加长的时间!!

    “傻蛋儿呢?傻蛋儿没有跟你们一块回来吗?!!”

    傻蛋儿爷爷这才发现,根本就没有见到傻蛋儿的身影。

    温柔尴尬的一笑,“傻蛋儿一会儿就回来了!!傻蛋儿爷爷你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温柔可不敢直接将傻蛋儿此时此刻还在巨坑周边吹着冷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的事情,告诉给傻蛋儿爷爷。

    傻蛋儿爷爷就只有傻蛋儿这么一个孙子,如果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心里是断然不会好受的。

    傻蛋儿爷爷听见温柔如此说,心里也瞬间安心下来。

    “原来如此!!”

    温柔和小磨磨归来之后,大家便没有再继续待在院子内等候,而是进屋。

    原本温柔是想要让傻蛋儿爷爷先去休息,可是却无论怎么劝说,都没有办法让傻蛋儿爷爷先回屋子休息。

    温柔对此也只能够无奈的默认了傻蛋儿爷爷继续等候傻蛋儿的归来。

    对于傻蛋儿什么时候才能够归来,温柔对此也不敢保证。

    ……

    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傻蛋儿回到家中,第一时间便见到自己爷爷,还有几位姐姐全部都在大厅内等候着自己。

    傻蛋儿爷爷见到傻蛋儿归来,刚刚还一直担心的心,瞬间便放下了。

    “傻蛋儿,你可回来了!!”

    傻蛋儿点了点头,“都是傻蛋儿的错,让爷爷还有各位姐姐担心了!!”

    温柔见到傻蛋儿平安无事儿的回来,心里也算是放心了起来。

    看来这个木清风还是挺明白的。

    傻蛋儿爷爷点了点头,“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傻蛋儿爷爷已经很就没有如此担心过傻蛋儿的安全了。如今这样一担心,便瞬间觉得自己苍老不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了。

    傻蛋儿见到自己爷爷如此的担心,心里瞬间不好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逆剑武神〕〔六合白水阵〕〔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明天心理诊所〕〔傲娇邪帝:绝宠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