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娇妻,宠你上〕〔伊森的奇幻漂流〕〔我是诸天系统〕〔文圣无双〕〔黑钢之翼〕〔瘟疫加工厂〕〔掌心女皇〕〔错刃〕〔邪道修灵〕〔一本仙经〕〔特效之王〕〔美漫世界恶魔猎人〕〔燕南行〕〔世不言仙〕〔修仙从疯人院开始〕〔情事档案〕〔福运宝珠〕〔一世兵王〕〔继承天劫〕〔假面骑士之空我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七十八章 蝶
    “难道傻蛋儿你就不觉得奇怪吗?!”白添不死心的继续询问着。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白添,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不管这件事情是否有猫腻,大家都无权去过问。当务之急是去做好镇长木清风所交代的事情。

    “……”

    白添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只不过因为傻蛋儿直接的判定,于是所有的话,便又全部的不见了。

    ……

    按照镇长木清风的吩咐,傻蛋儿几人直接来到了巨坑周边。此时此刻的巨坑周边依然平静如初,没有一丝一毫因为王草草父亲的事情,所因该带来的热闹。原因只是因为这件事情,镇长木清风暂时还未直截了当的宣布出去。

    自从上一次执行完毕人任务之后,傻蛋儿便再也没有来到过巨坑周边。首先,傻蛋儿觉得巨坑的出现,直到现在的这些点点奇怪,无疑不都是在述说着巨坑的不简单。既然如初,傻蛋儿也没有必要去冒险。

    这一次来到巨坑周边,虽然一切都还是如初的摸样。但是,傻蛋儿却依然觉得有些地方在改变。至于究竟是什么地方在改变,傻蛋儿暂且还无法说得清楚。

    “没有想到一别多日,巨坑周边竟然依然如初!!”

    老李点了点头,“简单的看了几眼,倒是没有发现巨坑周边究竟有什么异常!!如此一来,反倒是更加的不能够理解,为何王草草的父亲。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白添一直便对这件事情。心存疑惑。现在听见老李的话,旋即便立刻说:“可不是嘛!!巨坑周边本来就很少有人会来,王草草的父亲不可能不知道巨坑周边存在着风险,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来!!我看其中就必定有隐情!!”

    对于老李和白添的质疑,傻蛋儿又何尝不是如此觉得。但是自己又没有任何的权利去处理这件事情。

    “大家的疑惑,我都明白。只不过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归我们管,我们现在也唯有负责好镇长所交代给我们的事情!!其他的事情,相信镇长自有见解!!”

    身为队长的傻蛋儿。已经如此开口说话了。白添和老李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毕竟镇长木清风也的的确确只要求大家来这里看守住这里,不让其他无辜的人再受到伤害。

    说得好听,这个任务非常重要,要保障小镇百姓们的安全。其实,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来这里做看守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镇长木清风迟迟都没有将王草草父亲的事情公布出去,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傻蛋儿几人待在巨坑周边,却一直迟迟未见有人过来。

    没有人到访,就意味着大家会变得特别的无聊。

    时间过去三个时辰,白添有些无聊的叹了口气。情不自禁的便嘟囔起来,“该不会镇长。直到现在还没有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吧?!!如果公布出去,按照咱们小镇百姓们的那些脾气性格,怎么可能坐在原地,什么反应都没有?!!”

    就算是明知道可能会有一些危险,但是小镇百姓们只要不是涉及到木质村落,或者被焚毁区域,他们多多少少的还是会有一两位,愿意过来冒险一探。可是,今天却似乎有些不太正常。小镇百姓们竟然没有一位过来探访的,难道他们都转性了?!

    木头也是非常认同白添的看法,随后也开口,说:“是啊!!我们来到巨坑周边已经过去三个时辰的时间了,可是却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傻蛋儿却没有觉得不正常,反倒是因为一直没有百姓们过来,感到高兴,“没有百姓过来,我们因该高兴才是!!你们想,如果一会儿很多百姓们全部拥挤过来,就凭借着我们几个人,怎么可能阻拦的了?!!所以,如此也是不错的!!”

    ……

    王草草的父亲突然离奇去世,却并没有伸张出去。反而变得极为的低调行事儿,镇长木清风站在王草草家大门前的时候,王草草的家里一片安静,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自己已经许久未曾亲自到王草草家探访过,这一次过来,反倒是有着一股特别的感觉。

    身为镇长的木清风,不可能在王草草家发生这种事情,而不过来探访的。再说了,现在整个小镇内,渐渐地都已经开始在疯传这件事情,各种版本都已经出炉。自己身为镇长,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因为王草草父亲的事情,小镇百姓现在已经渐渐的将目光投放到这件事情上来,所以便忽略了黑团事件。这因该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吧?!!

    王草草家的院子大门,并没有上锁。镇长木清风也没有敲门,旋即便轻轻的推开院子大门,缓缓的踏步进入院子内。

    依然是一片安静,与外面的感觉所差无几。

    王草草一身素服,红着双眸从屋子内踏步而出。两人四目相对,皆没有更进一步的做法。

    镇长木清风的突然出现,让王草草很是一惊。从未想过,木清风再次来到自己家的时候,竟然会是如此局面。

    王草草突然丧父,心里倍感难受,正是脆弱的时候。见到镇长木清风的时候,鼻子微微一酸,眼泪便不受控制的哗啦啦滴落而出。

    镇长木清风连忙上前,关切的说:“草妹,节哀!!”

    镇长木清风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因该如何安慰王草草,自己能够做的也只有过来探望探望,然后说两句安慰的话,仅此而已。

    王草草强行忍住自己的眼泪,然后说:“木哥哥,你怎么会过来?!!”

    “我身为镇长。自然是知道你父亲的事情。虽然太过突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需要过来看望看望!!”

    毕竟。两家人曾经是非常非常要好的关系。虽然现在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但是作为晚辈、作为小镇镇长,木清风都肯定是需要够来看望的。

    王草草嘴角凄凉的一笑。

    如此情况,两人见面,却越发的觉得之间的鸿沟,已经越来越无法跨越。

    从什么时候开始,木哥哥过来看望,也需要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了?!!是不是没有这件事情。木哥哥根本就不会愿意亲自过来呢?!!

    王草草的笑容是凄凉,也是自嘲!!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如此可悲可怜。

    王草草突然扬起笑容,“现在你已经过来看望过了,一切都很好。木哥哥如果有事儿,可以离开了!!”

    在继续这样谈话下去,也只有两人都觉得尴尬罢了。

    故此,王草草另可希望,现在自己身边没有木清风的出现。在自己最为脆弱的时候,不需要你的怜悯。

    王草草主动的要求自己离开。对于如此情况木清风虽然有些意想不到,但是却也能够接受。转而点了点头,“那行!!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告诉给我,我能够帮助你的也一定会帮助你的。那我就先离开了!!”

    “……”

    王草草没有送别,也没有不舍,只是稍微的点了点头,于是便放任镇长木清风离开。

    ……

    镇长木清风刚刚离开王草草家,王草草也亲眼见到镇长木清风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里,就算是现在自己想要在去寻找他的一抹背影,也已经荡然无存。

    王大嫂从屋子内踏步而出,询问道:“草草,你刚刚跟谁在说话呢?!!”

    自己家里已经将事情做得特别的低调,就是不希望小镇里的任何人过来探望。

    来探望做什么?!!是来看望我们一家人,现在有多么的惨烈吗?!!

    王大嫂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人嘲笑。

    王草草脸上云淡风轻,“刚刚木哥哥过来过!!刚刚走!!”

    “木清风他来做什么?!!”王大嫂的声音特别的激动。

    “木哥哥身为小镇镇长,小镇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会不知道吗?!!所以,他只是过来看看我们是否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以后木清风再过来,可不许他进门!!”

    王大嫂听到木清风的大名,便特别的不高兴。

    两家人的关系,也已经早在镇长木清风退婚的那一刻,变得名存实亡。如今,王大嫂还没有觉得自己丈夫的突然去世,跟木清风有关系呢!!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住他过来探望。

    虽然王草草一夜之间,突然明白了自己跟木清风之间的关系,是已经越来越遥远了。但是在王草草的心里,木清风依然是她的木哥哥。

    听见自己娘亲王大嫂数落着木清风的不是,王草草立刻有些不乐意了,“娘,您就不能够不对木哥哥存有偏见吗?!!木哥哥过来看望,也是一片好心,再怎么您也不能够这样说话呀!!”

    “你爹如今突然去世的不明不白,也不知道跟木清风这小子会不会有关系呢!!”

    终究王大嫂还是没有忍住,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最后还是脱口而出了。

    王大嫂自从得知自己的丈夫,突然之间去世在巨坑周边的时候,脑海内立刻浮现出来的凶手,便是镇长木清风。但是自己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自己的宝贝女儿也一直将木清风当做宝一样,自己哪里该随随便便的去说。如果是自己猜测错误,那岂不是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王草草,恨自己一辈子。

    王大嫂按耐不住,脱口而出的话,震惊了王草草。

    王草草实在是无法明白,为何自己的母亲要如此说。

    “娘,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您可不能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时候,胡乱指责木哥哥!!这件事情在草草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草草也权当你是一时着急。才脱口而出的。可是外人或者木哥哥。可一定不会如此认为。”

    王草草虽然不明白自己的娘亲。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但是却还是依然在乎自己王大嫂。这件事情,可不是随便能够说说的。万一要是被有心之人听了过去,然后在小镇内传播开,,那么不仅仅是对于镇长木清风,更还有自己一家,都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更加糟糕的事情便是。如果这件事情直接被木清风听了过去,那他该如何去想?!!

    且不说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跟木清风有关系,至少现在自己手里没有任何证据。

    王大嫂也瞬间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连忙的解释道:“我也只是怀疑罢了,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放弃调查的!!”

    王大嫂心里特别的不甘心。自己的丈夫原本一直都在谋划着,要夺取镇长木清风的镇长之位。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怎么也没有料想到,竟然会突然生出如此的事情。现在别说镇长之位,连自己的丈夫都没了。

    王大嫂想着想着,眼泪便不自觉的哗啦啦落了下来。

    王草草见到自己娘亲王大嫂眼泪婆娑。立刻便安慰,道:“娘。您就别难过了!!爹泉下有知,见到您如此难过,肯定会不好受的!!”

    说着说着,王草草双眸内便立刻满含着泪水。

    但是,王草草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跟自己说:“不能够在娘的面前哭泣!!王草草你要坚强点儿!!以后你再也无法做随意发脾气的孩子了,以后你要担负起照顾娘的重担!!王草草,你不许哭!!”

    不许哭!!王草草!!

    ……

    眼见着天色已经渐渐的暗沉下去,可是却一直不见傻蛋儿归来。温柔忍不住的疑惑道:“木清风突然召唤傻蛋儿他们回到镇长府内,就突然有这么多事情需要处理了吗?!怎么都快天黑了,却还是一直不见人影?!!”

    王草草父亲的事情在小镇内已经迅速的传播开来,温柔见到傻蛋儿直到现在还未曾归来,心里于是便担心着傻蛋儿。

    王草草父亲的事情,未免也太过离奇了!!根本就超出了大家的预料之外。

    傻蛋儿爷爷倒是有些放心,一直含笑着说:“别那么担心!!傻蛋儿是被小木镇长叫过去的,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可能是因为镇长府内,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傻蛋儿他们才一直忙活到现在吧!!”

    最近小镇内也算是非常的热闹,相继出现了各种非议所思的事情。镇长府内有许多事情需要忙碌,也属于正常。若不然,镇长木清风又怎么会突然将傻蛋儿他们提前召唤回去了呢?!!

    不过,你说傻蛋儿爷爷真的是心里一点都不担心,那也绝对不可能。只不过,自从傻蛋儿进入镇长府之后,基本上长时间都是很晚才回来。傻蛋儿爷爷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就连傻蛋儿在被焚毁区域的那段日子,傻蛋儿爷爷都能够过来,现在又怎么不能够了?!!

    难道说现在的状况,比起在被焚毁区域的那段日子,还要危险吗?!!

    “可是……”

    虽然就连傻蛋儿爷爷也如此说,但是温柔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温柔你担心傻蛋儿的心情,我明白!!你们不知道,当初傻蛋儿去被焚毁区域的那段日子里,我每天都有多么多么的担心,恨不得傻蛋儿立刻便回到我的身边来。不过经过一次次傻蛋儿平安归来的经历,我也渐渐的放开了不少!!”傻蛋儿爷爷不辞辛苦的继续劝说着温柔。

    可是傻蛋儿爷爷这些话似乎,对于温柔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重用。在傻蛋儿爷爷一番劝说之后,温柔依然坚持的说:“不行不行,我还是觉得不妥当!!我要去看看傻蛋儿!!”

    说完话,温柔也没有经过傻蛋儿爷爷同意,便已经立刻踏步出去。

    一直坐在门槛上玩耍的小磨磨见到温柔直接飞奔而出,旋即也跟着飞奔而出,“姐姐!!姐姐,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去!!”

    小磨磨虽然没有那么担心傻蛋儿的安全。但是待在家里实在是太过无聊。所以她还是选择跟着温柔踏步而出。

    ……

    “什么?!!傻蛋儿他们根本就不在镇长府内?!!”

    到了现在这个时间。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是不允许进入镇长府内的。温柔被拦在镇长府大门外,她询问了大门守卫们傻蛋儿他们的消息时,却得到了令她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答案。

    傻蛋儿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镇长府内,现在根本就不在镇长府内。

    可是傻蛋儿他们如果早就已经离开了镇长府,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呢?!!

    “傻蛋儿他们早就已经离开镇长府,你可以立刻离开了!”

    镇长府大门守卫,面无表情的直接回到温柔的问话。

    “那你们知不知道。傻蛋儿他们去了哪里?!!”

    小镇面积虽然不算特别的大,但是小镇周边的面积却非常的广阔。镇长府大门守卫说,傻蛋儿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镇长府。可是自己却一直没有见到傻蛋儿他们回家。如今,天色已经渐渐的黑暗,他们会在哪里呢?!!

    “不知道!!”镇长府大门守卫的官方回答,一句不知道直接便已经拒绝了再次回答下去。

    小磨磨对于镇长府大门守卫的态度,特别的不满意,旋即便嘟囔着说:“你们这究竟是什么态度啊!!我们只不过是像你们打探打探!!镇长府内的人,不都是为了小镇百姓们吗?!!”

    “……”

    小磨磨的嘟囔话语,根本就没有能够让镇长府大门守卫开口说话。他们就好像完全听不见小磨磨在说什么。直接选着了无视。

    见到镇长府大门守卫根本就不搭理自己,小磨磨更是生气了。“你们……”

    刚刚开口,却被温柔直接阻拦住。温柔对着小磨磨摇摇头,“磨磨,你别为难他们了!他们只不过是镇长府大门的守卫,他们只负责守卫镇长府,根本就没有过多的理由,要搭理我们!!”

    “可是,姐姐……”

    小磨磨刚开始跟出来的时候,根本就不觉得傻蛋儿他们有危险,所以特别的放松。可是,现在已经证明傻蛋儿他们已经离开了镇长府,可是却一直迟迟没有回家,小磨磨的心里也渐渐的开始出现了一丝担心。

    如今,镇长府的大门守卫们,是唯一可能会知道傻蛋儿他们下落的人,小磨磨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不继续询问下去呢!!

    但是,小磨磨的想法却被温柔给直接阻拦住了。

    温柔继续对着小磨磨摇摇头,然后说:“我们自己去寻找他们的下落吧!!”

    现在天色已经渐渐地更加黑暗,如果再继续在此处浪费时间,还真的有可能会很难找到傻蛋儿他们。与其继续浪费时间,还不如自己去寻找。或许尚还能够有一线希望。

    “好吧!!”

    小磨磨没有反驳,点了点头便同意了。

    可是想要在小镇内,寻找傻蛋儿他们的踪迹,也并不是一件特别轻松的事情。

    如果温柔想要进入镇长府内,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镇长府大门的守卫,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要欺骗自己。所以,他们说的话因该是正确的。也就是说,现在傻蛋儿他们确实已经不再镇长府内。所以,自己就算是现在进入镇长府内,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师父,我们该去什么地方寻找傻蛋儿哥哥呢?!!”

    面对着毫无头绪的寻找,小磨磨不经好奇的询问了起来。

    就连傻蛋儿他们究竟是朝着那个方向离开的,都不知道,又该如何去寻找下去?!!

    “……”

    温柔愣愣了一下。必须在天色完全暗沉下来之前,找到傻蛋儿他们。若不然想要找到他们,就需要一些时间了。可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小镇周围,或者更远的地方去将傻蛋儿他们找到,也的的确确有些难。

    有什么办法能够快速有效呢?!!

    温柔努力的转动自己的脑海,想要想想究竟有没有什么法术,能够帮助自己寻找傻蛋儿他们。

    小磨磨见到温柔出神。原本想要继续询问的。但是也主动自觉地不再继续开口。

    大概站在原地思考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温柔突然灵机一动,“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小磨磨的双眸突然散发出光芒来。

    现在有了办法,就能够尽快的找到傻蛋儿哥哥他们了。

    “……”

    温柔并没有直接回到小磨磨,在她自己这句话之后,旋即便立刻将双眸紧闭。

    “墨!墨!墨,您在吗?!!”

    温柔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墨”,自己的确没有任何法术,能够用来寻找人。但是。这可不代表,“墨”不会。

    听见温柔的呼唤,“墨”的声音这才慵懒的响起,“我还以为你这丫头,已经将我忘记了呢!!没想到,现在还记得我!!”

    “我怎么敢把墨,您忘记呢?!!嘿嘿!!”

    这段时间,温柔的确差点就忽略了“墨”的村在。如果现在不是因为自己需要寻找傻蛋儿他们的下落,温柔也不会突然想起“墨”来。

    “墨”撇撇嘴,然后说:“你想要的寻人法术。我有!!现在就传搜给你!!”

    “墨”将法术传搜给温柔之后,温柔刚刚一直紧闭的双眸。这才睁开。没有任何的停留,温柔旋即双手捏印,嘴里喃喃说道:“追捕术!!”

    一只黑色却带着金边的蝴蝶,旋即出温柔的手心之中突然迸发而出。

    小磨磨目瞪口呆的望着,从温柔手心之中迸发而出的黑色金边蝴蝶,心里一阵阵的惊讶声响起。

    怎么能够不惊讶,小磨磨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法术。

    小磨磨此时此刻,在心里暗暗发誓:我日后一定要苦练师父交给我的,以后我也要像师父那样,能够变出蝴蝶来!!

    黑色金边蝴蝶在空中飞舞着,温柔旋即便踏步跟随,“我们跟着蝴蝶,就能够找到傻蛋儿他们了!!快走!!现在天色马上就要暗沉下来了,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

    有了黑色金边蝴蝶的带领,似乎一切都变得顺利了许多。

    站在巨坑附近,温柔不经的拧了拧眉头,“傻蛋儿他们在巨坑附近?!!”

    怎么都没有想到过,傻蛋儿他们竟然会来到巨坑附近。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温柔才更加的不解,无缘无故的傻蛋儿他们怎么会跑到巨坑附近呢?!!而且,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们竟然还没有离开!!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必须要他们留下来的理由。

    温柔能够想到的理由,便是镇长木清风。

    傻蛋儿几人都是镇长府内的人,听命于镇长木清风。原本,几人都在接受处罚的阶段,却被镇长木清风突然召回。随后,傻蛋儿他们便出现在巨坑周边,就算天色也没有打算要离开。除去镇长木清风的命令之外,还有什么原因能够让傻蛋儿他们如此。

    “师父,傻蛋儿哥哥在这里吗?!!”

    就连小磨磨也觉得有些不解,这里已经离开小镇了,傻蛋儿哥哥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走吧!!我们去看看,他们究竟为何在这里!!”

    ……

    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白添便越来越坐不住了,整个人的心里也变得有些着急,“我们难道要一直待在这里吗?!!现在家里人,肯定在为我们为何还未归去担心着吧?!!这样连一句话都没有,便一直不见了人影,可不是件好事情。”

    白添见到天色越来越黑暗,可是自己却一直没能够回家报备一声,他担心自己家人,一直没有见到自己归去,心里会担心。于是,白添自己便变得坐立不安了。

    木头也随后点了点头,他的情况跟白添所差无几,也是坐立不安的。

    “对啊!!我们难道要一直守在这里,连回家报备一声,都不行吗?!!”

    随后,大家的视线纷纷投放在傻蛋儿的身上。毕竟傻蛋儿才是大家的队长,所以这些决定还是需要由傻蛋儿亲自来决定的。

    傻蛋儿拧了拧眉头,有些为难的说:“不如白添你和木头先回去报备一声,然后再过来。随后老李、大海还有我再回去报备。这样一来。不仅仅不用全部人员都离开这里。还能够各自回家报备一声,以免家里人担心我们的安全!!”

    老李点了点头,“我看可行!!也不知道我们要在这里坚守多长的时间,回去报备一声也是好事儿!!”

    大家都一致点头同意之后,白添和木头旋即便站起身来,准备率先回去跟自己的家人报备一声。可是,刚刚转过身去,两人皆惊。

    白添和木头。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见到温柔和小磨磨的身影。

    白添在愣愣的时候,首先开口说,“温姑娘、磨磨姑娘,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白添怎么都没有想到,来到巨坑周边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会是傻蛋儿家的远房亲戚温柔和小磨磨。

    听见白添的话,傻蛋儿首先是一愣。因为他根本就没哟见到温柔和小磨磨,所以有些诧异。于是,傻蛋儿站起身来。朝着白添他们视线的方向投放过去。

    果然,温柔和小磨磨出现在视线内。

    傻蛋儿突然见到见到温柔和小磨磨。不免有些激动,瞬间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

    “温姐姐、磨磨妹妹,你们俩怎么过来了?!!”

    难道温姐姐和磨磨妹妹,是因为听说王草草的父亲是出事儿在巨坑周边,所以过来探探的吗?!!可是怎么这么长的时间,就只有温姐姐和磨磨妹妹过来了?!!

    傻蛋儿不免觉得有些奇怪。

    当温柔果然见到傻蛋儿他们全部人员坐在巨坑周边的时候,温柔就已经料想到,一定是木清风指派给傻蛋儿他们的任务。

    无缘无故的让傻蛋儿他们连夜都要守候在巨坑周边,究竟是所为何事儿?!!

    温柔面无表情,“你说我们怎么过来的?!!傻蛋儿你在巨坑周边,也不知道跟家里报一声平安。害得我和磨磨担心着,一路跑过来找你。结果却在镇长府大门口,听守卫说你们早就已经离开了镇长府。之后,我和磨磨更是担心你们的安危,找了许久才找到你们!!”

    温柔当然是不能够说自己是靠着黑色金边蝴蝶才能够顺利的找到这里来的。

    对于温柔的话,傻蛋儿实在是不好意思,扰了扰头,“抱歉抱歉!!温姐姐、磨磨妹妹,你们俩就原谅我吧!!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去禀明一声。”

    傻蛋儿何尝不想要,回家去禀明一声。如此一来,还能够免去家人为自己的担心。

    “那你们天黑都还留在这里作甚?!!”

    温柔就不明白了,木清风为何会让傻蛋儿他们,就连天黑都要一直守候在这里。

    难道巨坑周边,跟黑团事件有关系?!!跟王草草父亲的死亡有有关系?!

    听见温柔的话,傻蛋儿不经疑惑了,“难道镇长没有公布出去吗?!!”

    不是说害怕这件事情一旦公布出去,短时间内会有小镇百姓们,会跑到巨坑周边来查探,所以才让大家一直守候在巨坑周边的吗?!!怎么见温姐姐的摸样,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是对的。

    “公布什么?!”温柔听见傻蛋儿的话,疑惑了。

    然后,傻蛋儿疑惑了。最后,连老李几人也纷纷疑惑了起来。

    “公布王草草父亲是在巨坑周边发现的,根本就不是在什么黑团事件的小土坑发现的呀!!”

    “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

    温柔实话实说,的的确确自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小磨磨随后也点了点头,“的确是没有这个消息流传出来,据我所知,镇长府内好像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过任何的解释!!”

    听见温柔和小磨磨的先后回答之后,傻蛋儿几人彻底的傻了。

    镇长还没有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

    难怪!!

    难怪大家过来这么长的时间,竟然连本个人影都没有瞧见到。原来是因为镇长压根儿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可是这件事情既然根本就没有泄露出去,那镇长为何没有派人过来,让我们回去呢?!!

    大概是镇长最近太忙碌了,所以忘记了吧?!!

    傻蛋儿他们也唯有如此来安慰自己。

    温柔见到傻蛋儿他们统统都愣在原地,其实已经猜到了差不多了。她说:“你们要不要现在各自回家,别让你们的家人再继续担心了!!既然木清风压根儿就没有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那你们也不需要再继续守候在此了。”

    “……”

    “……”

    傻蛋儿他们却没有因为温柔的话,而立即有所行动。

    温柔见状,也只能撇撇嘴,“行,你们想要继续留下来,我也不反对!!既然决定傻蛋儿安全着,我和磨磨就告辞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田园蜜宠:神医撩〕〔娇妻狠大牌:别闹〕〔末世胶囊系统〕〔君少心头宝,夫人〕〔真理大帝〕〔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成白莲花女配了〕〔柯南之罪恶值系统〕〔一夜惊喜:萌宝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