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七十六章 解决
    帝凤自己何尝,又不想要将黑色羽毛的奥秘,解答出来。可是,现实却是自己苦思如此长的时间,却还是没能够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结果。

    温柔原本以为,帝凤之所以会突然收回一直投放在黑色羽毛上的视线,原因都是因为她已经观察到黑色羽毛的奥秘,却未曾想到,原来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

    温柔苦笑一声,“别着急!!现在还没有解答出来,不代表会一直如此!!”

    从得到这根黑色羽毛,到现在经过去了好些日子,可是却依然没有任何的进展。

    真的能够如愿以偿的得知到黑色羽毛背后的奥秘吗?!!

    其实就连温柔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太敢肯定。但是,再见到帝凤一脸失落的表情时,温柔便也只能够如此安慰帝凤。

    桃李师姐也随后附和道:“是啊!!黑色羽毛在我们手上,解答黑色羽毛的奥秘,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桃李师姐这些天,大多的时候都在屋子里陪着帝凤。所以帝凤对于这根黑色羽毛的重视,她是有目共睹。

    帝凤脸色依然不太好看,连连点头,“我知道你们俩担心我!!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我一定不会丧失信心的。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这根黑色羽毛所隐藏的奥秘!!”

    听到帝凤略带信心的话语,桃李师姐和温柔的心里也稍微的松了口气。自己两人一直担心着她,却没有想到,原来帝凤的内心里也如此的强大。

    帝风随后又开口。拧着眉头说:“这件事情已经被泄露出来。也不知道小镇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帝凤倒是对于这件事情。略带有些担心。

    在帝凤看来,镇长木清风因该没有必要,在这个根本不利于自己的时候,将这件事情的消息公布出去。如此一来,对他自己能够有什么好处?!!

    ……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情在小镇内不仅仅没有被暂时的压制下来,反倒是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镇长到现在都不肯正面的给予我们大家,有关于这件事情的交代。究竟镇长是如此打算的?难不成这件事情就想要这么拖延下去吧?!!”

    “镇长因该正在为这件事情。正焦头烂额呢!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来顾虑到我们大家的心情!!”

    “这么大的事情,镇长也不准备给我们一个交代,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

    整个小镇内,出现了不少埋怨镇长木清风,对于这件事情处理不妥当的声音。他们纷纷认为,镇长木清风在这件事情已经在小镇内闹的沸沸扬扬,却一直不肯给出任何官方的回答,感到不满意。

    傻蛋儿现在根本就没有得到过镇长木清风的召唤,所以他依然无法回到镇长府内。只是在外面,听到这些小镇百姓们的议论声。傻蛋儿整个人就无法坐得住。

    身为镇长府内人,虽然现在自己正在执行惩罚期间。不能够过问镇长府内的事情,但是傻蛋儿心里却依然惦记着镇长府。

    傻蛋儿整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冷静的做在椅子上,他来回不断的踱步着,心里着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奇怪了,镇长怎么会对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呢?!!越是没有任何的回应,百姓们的心里便更加的觉得不安!!”

    傻蛋儿现在没有办法进入镇长府内,去面见镇长木清风。好几次在镇长府外,要求见镇长木清风,到最后也别推脱掉。

    如此发展下去,傻蛋儿怎么可能不会担心。

    对于镇长木清风这一次的处理,傻蛋儿显得十分不能够理解。以前,只要是有什么事情,在小镇内引发了轰动,镇长木清风肯定都会站出来,给予大家答复。可是这一次,偏偏却例外了。

    正因为这一次的例外,傻蛋儿的心里便更加的显得焦急起来。

    针对这件事情,傻蛋儿几人相约在小镇内一处较为安静的凉亭内聚会。

    老李坐在凉亭内,见到傻蛋儿根本停不下来的来回不断的踱步。原本自己心里还挺平和的,可是却因为傻蛋儿如此停不下来,所以自己的心里也渐渐的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傻蛋儿,你停下来坐着,可以吗?!!你这样来回不断的踱步,自己心里倒是舒服了,可是我们却跟着你的来回不断踱步,变得心里十分不安!!”

    老李觉得自己如果再不阻拦傻蛋儿,一会儿自己也该坐不住,去来回不断的踱步了。

    傻蛋儿的担心,老李不是不明白。难道自己就真的不担心吗?!!

    傻蛋儿哪里肯停下来,直接解释道:“老李啊老李,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么的着急,哪里还能够安静的坐着!!”

    老李拧了拧眉头,“我哪里能够不明白你心里的着急,可是你这样着急下去,也不能够有任何用处,不是吗?!!还是稍微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安静的坐下来我们大家一起商量、分析一下!!”

    木头嘟囔着,说:“其实我们现在根本就不用这么着急这件事情!!镇长又没有将这件事情交给我们,也没有让我们知道这件事情的其他详细!!”

    木头觉得,大家现在根本就不再镇长府内,那么也不需要如此的去担心。如果镇长木清风真的需要大家的话,肯定会直接让大家回去的。

    大海却是摇了摇头,“木头你的话就有些不对了!!我们虽然现在不再镇长府内,但是不代表我们就不是镇长府内的人。再说了,这件事情有关于整个小镇,我们怎么可能坐视不理?!!我们早先做好准备。或许在镇长突然召唤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比较有优势的去过问这件事情!!”

    现在这件事情在小镇内。闹的可谓是沸沸扬扬。谁也不敢保证,镇长木清风会不会主动邀请大家临时回到镇长府内。

    “……”木头不语,当然也不敢再擅自说话了。要不然,稍微有一句话是错误的,就能够直接让让大家纷纷指责自己的不是。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话都不说。

    老李实在是有些被傻蛋儿这依旧不停歇的来回踱步,害得心里越来越不平静。老李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说:“傻蛋儿,你停下来!!你再继续这样来回踱步。接下来我就要跟你一样了!!”

    再这样被傻蛋儿来回踱步下去,自己还真的就快要跟傻蛋儿一样了。

    在场的大家,有谁不是和傻蛋儿一样担心着这件事情。

    傻蛋儿终究还是停顿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便开始说:“你们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我们亲自去镇长府毛遂自荐,开始连镇长都见不到!!要不然,我们自己私自去调查,怎么样?!!”

    唯有尽快将这件事情查探清楚,还能够解决小镇百姓们人心惶惶的根本问题。但是。自己亲自去镇长府毛遂自荐,却根本连镇长府的大门都没有办法买进去。更加别说要见到镇长木清风。如此一来,似乎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帮助镇长木清风分担烦恼。索性,傻蛋儿觉得,还不如大家私自去调查。如果自己能够有所发现,那就能够直接解决问题了。

    老李却是立刻否决,“不行不行!!我们怎么能够私自去调查这件事情呢?!!先不要说,我们是否能够接近那个所谓出现黑团的位置。我们这样贸然的去调查,难道就能够比镇长派过去调查的人厉害?!!”

    那些现在负责调查这件事情的人,可都是镇长木清风指派的。如果他们都不能够调查出丝毫线索,老李觉得自己又凭什么说自己能够行呢?!!

    不是老李对自己的能力不够自信,而是觉得连镇长木清风现在也没有丝毫进展,就别说自己等人了。

    大海也随后点了点头,表示支持老李的看法,“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担心着这件事情!!但是老李的话,说的没有错。傻蛋儿你就冷静点儿,别这么冲动。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见到镇长,所以也不知道镇长是否对这件事情另有打算。如果我们贸然的就这么去私自调查,说不定回坏了镇长的事情!!”

    大家现在根本就不在镇长府内,也没有办法见到镇长木清风,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保证,镇长木清风对于这件事情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这件事情整个小镇闹得沸沸扬扬,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相信镇长木清风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接下来的打算。

    不仅仅是大海同意老李的看法,就连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白添也瞬间点了点头,“傻蛋儿你就听老李的!!我们大家的心情都跟你一样,有谁不担心啊!!”

    “那你们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自己说出来的办法,又被大家集体给否决掉了。傻蛋儿心里的担心与着急,却根本就没有因为老李几人的劝说,便消散掉。

    “等!!”老李说。

    “等?!!”傻蛋儿不解。

    “这件事情在小镇内,闹得沸沸扬扬,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镇长不可能还没有应对这件事情的准备,我们不能够在在这个时候贸然的去行动。再等等看,或许过两天,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这是老李觉得现在唯一能够有用的做法。

    傻蛋儿拧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行吧!!那我们就在等等,如果这件事情在小镇内还是如此,我们就去镇长府求见镇长!!能够帮助的就帮助!!”

    虽然傻蛋儿也没有觉得,有了自己的帮助之后,这件事情就能够多么多么顺利的解决掉。但是,傻蛋儿却依然觉得多一个人的帮忙,这件事情总算还是可能会有更多一份完成的可能性。再说了,自己还是首先发现这黑团的人。

    ……

    帝凤在视线脱离开那根黑色羽毛之后。便没有再继续沉迷其中。她看起来好像是放弃了要继续参透这根黑色羽毛似的。

    傻蛋儿与老李几人的谈话。最后却只换回来一个“等”字。虽然。傻蛋儿同意了老李的看法,但是傻蛋儿的心里却依然的闷闷不乐。

    只要这件事情一直没有解决的办法,傻蛋儿觉得自己闷闷不乐也一定是在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刚刚回到家里,出奇的见到帝凤坐在院子里。傻蛋儿整个人都微微的愣了愣。

    这些天,根本就不见帝凤的身影。只知道她每日都将自己关在房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正是因为如此,当傻蛋儿见到帝凤坐在院子里的时候,才会觉得有些诧异。

    帝凤也见到傻蛋儿归来。“你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摸样?!!”

    原来自己的闷闷不乐,那么明显了!!

    傻蛋儿无奈的摊了摊手,“还不是因为最近整个小镇内都因为黑团事件,变得议论纷纷!!”

    “你现在不是已经不再镇长府了吗?!!还如此关心这件事情?!!”帝凤挑眉。

    傻蛋儿已经不再镇长府内,这件事情帝凤是知道的。就连小镇内黑团的这件事情,被泄露出去,帝凤也是知道的特别的清楚。

    听到帝凤的话,傻蛋儿立刻纠正,道:“凤姐姐,你说错了!!我不是不再镇长府内了。是暂时不再而已!!我还是会回去的!!”

    只不过是因为上一次调查陈默的事情,一直没能够有任何的结果。所以才有了暂别一个月的处罚罢了。待一个月期限圆满之后。还是会回去的。

    “至少你现在不再镇长府内,这件事情就算你再怎么担心、着急,不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吗?!!再说了,木清风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看着这件事情一直这样持发展下去!!”

    帝凤却依然没有去理会傻蛋儿的纠正,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这件事情一直没能够得到解决,所以才会一直这样担心罢了!!”

    傻蛋儿又何尝不知道呢!!木清风身为镇长,他怎么可能会任由这件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他肯定会有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只不过,傻蛋儿总是觉得这件事情没能够解决完毕之前,自己的心里都不会特别的放心。

    特别是,傻蛋儿至今都不知道,究竟是谁讲这件事情的消息泄露出去的。

    ……

    镇长府议事厅内,气氛有些沉重。

    镇长木清风坐在高位,面无表情的将视线投放到在下面的中年男子,“是谁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

    “回禀镇长,根据调查这件事情,因该是有草草姑娘的父亲泄露出去的!!不过,究竟是谁人将这件事情的消息泄露给他的,暂时还不得而知!!”中年男子恭敬的回答道。

    “草妹的父亲?!!”

    镇长木清风眯着眼睛,有这一丝危险的感觉。

    自己怀疑过无数人,但是惟独就没有想到过,这件事情竟然会是王草草的父亲泄露出去的。虽然,镇长木清风早就知道王草草的父亲,想要夺去自己的镇长之外。但是,这件事情镇长木清风确确实实没有想到会是他。

    “是的!!”

    “具体是谁,将这件事情的消息泄露给王草草的父亲,必须要给我查的水落石出!!”木清风严厉的声音直接响彻在议事厅内。

    如果这个泄露消息的人找不到,那么就不能够更加有效的去控制。以后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事情,被泄露出去。

    这样防不胜防的日子,镇长木清风绝对不能够忍受。

    “遵命!!”中年男子得命儿之后,立刻便退了出去。

    议事厅内的气氛依然有些沉重,镇长木清风一直都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一直保持着笑容满面。但是,此时此刻的木清风,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保持笑容。

    看来这件事情必须要处理了!!我一直对你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道你就当我是病猫了吗?!!

    ……

    “木哥哥。你怎么会约我过来喝茶?!!”

    王草草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木清风。原本还以为。如果自己不主动去找木清风。以后也都不可能再有机会见到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却就这么突然发生了。木清风竟然主动邀约自己来镇长府喝茶。

    这件事情是王草草意想不到的。

    木清风不会知道,王草草在听到这个邀约的时候,心里有多么的高兴。

    木清风早就已经在凉亭内等候,见到王草草身影,便是轻微一笑,“这段时间挺忙碌的。所以没有时间让草妹你过来喝茶,可有责怪我?!!”

    “当然没有!草草又怎么会责怪木哥哥呢!!!”

    王草草怎么可能会责怪木清风。两人的关系一度陷入冰冷的状况,如今还能够和气的坐在一起喝茶,王草草已经觉得特别的高兴了,哪里还能够责怪木清风。

    王草草也没有再继续拘泥,直径踏步过去坐下。

    王草草虽然这段时间,一直都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但是多少还是对小镇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有所耳闻。

    王草草的心里实在是为这件事情感到担心,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

    王草草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询问了起来。“我听说最近整个小镇,因为什么黑团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不知道怎么样了?!!”

    王草草知道有这件事情,自己也曾经偶然之间耳闻过几句。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是欧服解决掉了,王草草直到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是,王草草见到木清风已经能够主动邀请自己过来喝茶,恐怕因该已经解决掉了。如若不然,又怎么会有闲时间来邀请自己喝茶呢?!!

    可是木清风却是让王草草失望了,他摇摇头,说:“还没有!!”

    木清风看似云淡风轻的回答,却着实让王草草吃惊住了,“怎么会还没有解决掉呢?!!听说这件事情已经有几日了,木哥哥难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暂时还不能够解决掉?!!”

    王草草的心里忍不住的担心着木清风。

    这件事情就连自己深居简出,都已经有所耳闻,而且已经过去了好几日的时间。可是,这件事情竟然还没能够解决掉,难道木哥哥心里就不着急吗?!!

    正是因为,在自己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木清风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的平和,根本就不像是有所担心的摸样。如此,才更加的让王草草的心里担心。

    只不过是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为何却突然觉得,只是分别了一些日子,却好像再也看不透木哥哥了呢?!!

    王草草的心里突然闪过不安。

    “对于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草妹又何须担心呢?!!”

    木清风在面对王草草的担心时,却依然表现的特别的平静。

    “木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草草?!!为何我觉得,我们明明才有些日子没见面而已,却好像分开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长的草草似乎都有些不认识木哥哥你了!!”

    此时此刻做在自己眼前的木清风,虽然还是以前的那个木清风。容貌、说话的声音,这些一一都没有改变,可是却让王草草觉得有些陌生。

    这莫非就是距离感吗?!!

    我和木哥哥已经有了距离感了?!!

    王草草自己突然意识到距离感的时候,有些诧异,却又有些苦涩。

    自己从未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与木清风产生了距离感。

    “草妹,何出此言?!!我们只不过是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而已,怎么就让草妹你觉得不认识我了?!!难道是觉得我的摸样儿变了?!!”

    木清风却是对于王草草的话,含笑着回应。

    “……”王草草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是一种陌生感,王草草突然面对这样强烈的陌生感时,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说话。

    面前的这个人,明明就是我的木哥哥,为何却让我觉得如此陌生?!!难道我们之间的距离。就真的没有办法迈过去了吗?!!

    王草草在心里泛起一丝苦笑。脑海内想起自己的父亲。王草草的心里便觉得更加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木清风。

    自己没有办法说服父亲。但是却又不能够将自己父亲的计划,直截了当的告诉给木清风。两者自己都是十分的在乎,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让夹在中间的王草草,心里更加的难过。

    ……

    “草草,木清风那小子叫你过去做什么?!!”

    王草草一脸心事儿的从镇长府内回到家中,还来不及坐下。王大嫂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来到王草草身边,开始询问起来。

    也难免王大嫂会担心王草草。毕竟现在情况有些复杂。

    王草草平静的说,“娘,为何要这么担心呢?!!木哥哥邀我去喝茶,还能够伤害我不成?!!”

    虽然时至今日,王草草也渐渐的开始察觉到自己与木清风的关系,已经变得不复从前。但是,王草草心里可是依然觉得,还是能够改善关系的。

    面对着自己娘亲的担心,王草草心里实在是有些无奈。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王草草不能够去批判自己娘亲和父亲的所作所为。是否是正确的。但是,却也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让自己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自己明明知道,自己的父亲想要取代木清风成为镇长。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王草草做不出来伤害自己父亲的事情。所以也只能够将这件事情隐瞒着,然后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事情到最后能够双方都不伤害。

    听见王草草的回答,王大嫂心里瞬间有些不悦,“草草,你就是这样对为娘说话的吗?!为娘还不是担心你的安全!!”

    王大嫂何尝不知道王草草心里的艰难。

    “女儿当然知道,娘都是在为我担心!!”

    “你去见木清风,怎么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摸样儿?是不是木清风欺负你了?!!”

    虽然这些日子里,王草草整天待在家里,也很少露出笑容。但是,情绪也似乎比现在要好上许多。当即,王大嫂便认为肯定是木清风说了什么话,或者做了什么让自己宝贝女儿难过的事情。

    刚刚想到这里,王大嫂的心里便特别的不愉快。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冲到镇长府内,好好的问个清楚。

    “娘,您就别胡思乱想了!!女儿哪里有心事儿重重啊?!!”

    王草草连忙不承认了起来。

    因为王草草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说任何木清风的不是,那么自己的娘亲都有可能会去找木清风的麻烦。

    “真的?!!”

    “当然是真的!!娘,您还不相信女儿吗?!!”王草草勾起嘴角,嘿嘿的笑了起来。

    既然王草草自己都说没事儿了,王大嫂也不想要再继续追问下去。就算自己继续追问下去,也不一定会有所线索。

    ……

    时间悄然流逝掉整整十天的时间,在这十天的时间里,整个小镇并没有如同以往一样,因为时间的流逝,渐渐的那些曾经被大家争相议论的事件,就会随之淡化。有关于黑团的事情,却事到如今还在小镇内被流传着。

    对于小镇百姓们的议论纷纷,镇长木清风却也超脱了大家的意料。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做出过任何的解释。

    黑团事件在小镇内,并不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事件。在此之间,曾经经历过巨坑事件、被焚毁区域事件、还要木质村落的事件!这几件事情,哪一件比起如今的黑团事件,都要让人觉得可怕的多。但是,却惟独只有黑团事件,时至今日镇长木清风竟然没有公开做出过任何的解释。就连公开提及此事儿,也是没有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小镇的百姓们才纷纷的觉得这件事情太过于不解。镇长木清风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真是够奇怪的!!这件事情在小镇内已经流传了不止一两天的时间了,可是偏偏镇长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不是吗?!!镇长这样什么反应都没有,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啊?!!真是越来越觉得让人感到不解了!!”

    “连镇长都对于这件事情不屑于做出任何的解释。会不会这件事情根本就是误传?!!”

    “我看误传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不是误传。而是真有此事儿。镇长怎么可能不做任何的解释?!!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嘛!!”

    “对对对!!肯定是误传!!这口耳相传,最容易失误了!!”

    ……

    渐渐的,在镇长木清风没有做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竟然开始出现一些百姓觉得这件事情是误传。因为他们觉得,如果这件事情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身为镇长的木清风,又怎么可能对于这件事情连一点解释都没有呢?!!

    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镇长木清风压根儿就不在意这件事情。因为根本就压根儿就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

    听见小镇里,渐渐的已经开始有人在觉得这个消息是误传的时候,傻蛋儿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原本傻蛋儿还一直觉得镇长木清风,为何一直对这件事情都没有任何的处理。自己心里还一直因为这件事情,焦急不安。却未曾想到,突然之间峰回路转,竟然在镇长木清风没有做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渐渐的已经开始有小镇的百姓们认为这件事情是误传。

    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任何的结论,傻蛋儿觉得小镇的百姓们相信这件事情是误传,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情。才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这件事情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线索,如果小镇的百姓们知道了。这件事情是真实的,肯定心里会或多或少的有些不安。

    傻蛋儿忍不住扬起了笑容,这些天自己的担心,看来也有些不必再继续了。

    温柔站在自己屋子门前,便已经瞧见了傻蛋儿脸上扬起的笑容。旋即,便一边打趣儿的说道,一边朝着傻蛋儿踏步过去。

    “怎么现在就不担心了?!!刚开始的时候不是一直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冲到木清风的面前,毛遂自荐吗?!!”

    此时此刻温柔已经来到了傻蛋儿的身边,自顾自的便坐了下来。傻蛋儿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温姐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还不是因为担心吗?!!听到这件事情,已经渐渐的有了些好转的迹象,我自己心里也高兴啊!!”

    “那你现在不是也可以去毛遂自荐吗?!!去吧去吧,我支持你!!”

    继续被温柔这么打趣儿,傻蛋儿便更加的不好意思了,“温姐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要是现在去毛遂自荐,恐怕还会给清风哥带来些麻烦呢!!”

    事实似乎在证明,自己当初没有去毛遂自荐,是一件特别明智之举。当初自己没有私自去调查黑团的事情,是一件特别的明智之举。

    傻蛋儿很难以想象,如果自己当初擅自做主。私自去调查黑团的事情。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的麻烦起来。

    索性,索性最后自己还是没有去私自调查。

    “行了!!我就不继续说你了!!这件事情暂时你也就不需要再继续的去担心了!!你的清风哥又不是傻子,他怎么会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呢?!!恐怕他早就已经有所打算了!!还害得你这些日子如此的担心。”温柔含笑着说。

    傻蛋儿依旧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对了,凤姐姐怎么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了?!!温姐姐,你可要劝劝凤姐姐,怎么能够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呢?!!”

    傻蛋儿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又有两天的时间,没有见到凤姐姐了。

    前些日子,因为黑团事件在小镇内闹得沸沸扬扬。而且还有一种愈演愈烈的痕迹,所以傻蛋儿的心思便一直放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太多的去关心帝凤。如今这件事情,至少暂时传来了利好的消息,傻蛋儿的心里也没有之前那么的担心,所以才特意的询问了起来。

    “你凤姐姐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温柔哪里想得到,傻蛋儿会突然询问起帝凤来。

    原本以为帝凤不会再继续观察黑色羽毛了,结果刚刚休息一天之后,帝凤便立刻再次进入废寝忘食的地步。似乎,帝凤不把那根黑色羽毛的出处找到,自己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我怎么能够不管呢?!!凤姐姐好歹也是我姐姐啊!!”傻蛋儿非常认真的眨巴眨巴眼睛。

    别说,自己不将心思全部放在黑团事件上的时候,竟然瞬间觉得帝凤有些神秘了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呢?平日里傻蛋儿也没有察觉到帝凤又如此癖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娇妻狠大牌:别闹〕〔傲娇邪帝:绝宠爆〕〔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总裁爹地霸道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