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娇妻,宠你上〕〔伊森的奇幻漂流〕〔我是诸天系统〕〔文圣无双〕〔黑钢之翼〕〔瘟疫加工厂〕〔掌心女皇〕〔错刃〕〔邪道修灵〕〔一本仙经〕〔特效之王〕〔美漫世界恶魔猎人〕〔燕南行〕〔世不言仙〕〔修仙从疯人院开始〕〔情事档案〕〔福运宝珠〕〔一世兵王〕〔继承天劫〕〔假面骑士之空我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六十七章 隐瞒
    温柔三人心里微微都叹了口。

    事情到里这里,竟然就这么的打住了。也别无他法能够继续调查下去。

    帝凤也无能为力,温柔也只能够无奈的说:“也罢!!看来我们想要依仗法宝来找到陈默的踪迹,是不可能的。不如想想看是否还有别的办法?!!”

    只要这陈默未曾离开这里,那便无论如何都要寻得。

    且不说其他,就凭借着陈默失踪,自己三人之力竟然直到现在还一直没有任何的线索,温柔便对这件事情较劲儿了。

    一股势要将陈默找到的心劲儿,正熊熊燃烧着。

    桃李师姐无能为力,只能够叹气着,“还能够有什么办法!!这陈默一直没有任何的异动,却未曾想,竟然会突然不见了踪迹!!这叫人往何处去寻?!!唯独有可能会出现陈默的巨坑,竟然也不见其踪迹。”

    桃李师姐说完,无奈着摇了摇头。

    温柔和帝凤都对这件事情束手无策,自己哪里还能够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

    大家一直都在巨坑周边观察着陈默,却未曾想到陈默竟然根本就在此。除此之外,桃李师姐还真的不知道陈默,究竟还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帝凤也未曾开口,只是拧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温柔突然之间灵机一动,望着桃李师姐和帝凤,“巨坑底部没有陈默,会不会陈默是重返了地下世界?!!你们且想,既然小墨姑娘会一口咬定。地下世界是陈默所毁坏。那肯定也是有些依据的。如今陈默不见了其踪迹。是否会是重返了地下世界?!!”

    听闻温柔的推断之后,桃李师姐仔细一盘算,瞬间觉得有些可能性,“这到是有可能的事情!!如果陈默当初会进入地下世界内,说明地下世界内肯定也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吸引着陈默。如今他再次重返,也未必没有可能性。”

    桃李师姐大加赞同,可是帝凤却并未觉得温柔的推断有用,她开口便是反驳道:“我见未必有这个可能性!!陈默如果当初进入地下世界。是为了什么事情或者东西。那么在上一次他进入的时候,就因该已经得手,何必需要过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再次重返那里!!如果说重返哪里也就罢了,为何还会一直失踪?难道他不准备在回到小镇了?!!如果他真的也不准备回到小镇了,那他当初处心积虑的留在小镇,又是为何?!!”

    温柔刚刚得到桃李师姐的赞同之后,心里还有些激动。觉得自己的推断因该是不会有错了。如今,听闻帝凤的一番言谈之后,瞬间觉得自己刚刚的推断实在是有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

    莫非我的推断是错误的?!!

    温柔拧着眉头。刚刚才稍微松口气儿的心里,立刻又上烦恼了起来。

    如此推断如果也被否定掉。那温柔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推断。

    瞬间,温柔三人便立刻又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陈默的这件事情,如果不尽快解决掉,温柔三人也不能够将心放下。更何况,傻蛋儿负责找到陈默的踪迹,如果到最后还是无果,恐怕这日子也不会好受。如今,每日都会见到傻蛋儿神情愁眉,温柔三人也实在是希望能够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但是如今,事情却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绵薄之力,也是极为艰难。

    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着,温柔三人始终未曾想到更加合理的答案。心里难免的感到一丝烦闷。

    温柔索性说:“现在我们暂时也没有办法确定,陈默究竟身在何处。不如就去地下世界瞧瞧。虽说帝凤你的观点,我非常赞同,但是事情或许也会有例外。”

    桃李师姐沉思片刻,连连点头,“我看温师妹说的,也未尝不能够一试!毕竟我们现在也对这件事情束手无策,不如试一试也无妨!!”

    帝凤尚还有些犹豫不定。自己的对这件事情的观点,已经说明的很明白。在自己明明知道,不可能会出现陈默的地方去查看,难道不是浪费时间吗?!!

    虽然自己的想法有理,但是帝凤也不能够否定掉,其实温柔所言也是有些道理的。

    大家一直在这里,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线索,到不如去看看,或许会有意外的发现。

    反正无论去与不去,都是浪费了时间,索性那就去看看。

    帝凤在心里仔细的斟酌之后,旋即也点头,“那就听温柔你的,去看看吧!!希望能够如你所言,最后还真的会有意外的发现才是!!”

    如果能够有意外的发现,那是好事儿一件。如果没有,其实大家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得到了大家的同意,温柔三人索性也没有耽搁时间,便直径朝着远在被焚毁区域的地下世界而去。

    对于傻蛋儿他们而言,从小镇到被焚毁区域,需要步行很长很长的时间。可是,对于温柔三人而言,也不过弹指之间的事情罢了。

    ……

    傻蛋儿几人这里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办法,几个人也并没有因为料定了田地里发现不了任何的蛛丝马迹,于是便立刻。这几人反倒是直接坐在了田埂之上,对着王奶奶家的田地,发呆。

    虽然已经思索出来一些所谓的线索,但是却对于目前的状况,没有太大的改善。

    傻蛋儿双手托腮,闷闷不乐着一张脸,时不时的便叹几声,“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还是没有办法!!!”

    几人之中就属傻蛋儿的压力最大。这份压力不仅仅来源于镇长木清风和其他静看这件事情最后结果的小镇百姓们,还有王奶奶和王爷爷两人。

    并且,傻蛋儿最为在乎的便是王奶奶和王爷爷两人是否会因为这件事情。从而对自己失望。还有自己也非常在意的镇长木清风。自己的偶像是否会对自己失望。傻蛋儿亦然也是极为在意。

    这些种种压力。纷纷施压而下,傻蛋儿整个人便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所担负的压力有多么的巨大。

    正是因为在这种压力之下,自己却还一直没有任何的突破。如此,傻蛋儿才倍感无奈。

    整个人就差没有直接崩溃了!!

    老李身为队伍里年纪最长的存在,自然而然的压力也比另外几人要大许多。见到傻蛋儿这些天,整个人瘦了不少,心里也是心疼,“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另你压力很大。但是,无论如何也需要照顾好自己。傻蛋儿,你是我们队伍里的队长,我们都需要你的带领。你可千万不要在事情还未结束之前,就先崩溃的倒下了!!”

    大海也紧随其后,开口安慰道:“傻蛋儿,你身为队长,如果最先因为压力巨大,而倒下。恐怕我们几个也会紧紧跟随你的。到时候那就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来挽回了!!”

    虽说不在其职,不谋其事。但是。大家同为一个队伍,荣辱皆在一起。更何况大家还是生死兄弟。

    故此。大海心里也自然而然的非常担心着傻蛋儿。特别是在见到傻蛋儿此时此刻的表情,心里便更加的焦虑。

    傻蛋儿的担心,大家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想要帮忙分担点,却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白添也开口说:“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什么头绪,但是只要是陈默还在小镇附近,我们就能够找到他的!!”

    整个小镇有多大的面积?!整个小镇附近有多么大的面积?!!

    平日里,陈默也并没有离开太长的时间,想必也并没有离开太远的距离。因为范围就在小镇里或者小镇周边不是特别远的地方。

    只要有了具体的范围,还害怕找不到吗?!!

    木头连连点头,“这陈默因该就在小镇周边,不会特别远的,所以我们只要抓紧时间搜查,肯定会有所收获的!!”

    听闻大家每一个人的劝说之后,傻蛋儿脸色却没有因此好看许多。反倒是更加的烦恼了起来。

    大家说的道理和分析,傻蛋儿并不是完全没有想清楚。

    可是,想要在小镇里或者小镇周边搜查,虽然面积不大,但是难度系数却极为的大。更何况,大家并不是完全没有在小镇内搜查过,可是结果呢?!!结果是完全就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也难怪傻蛋儿会担心。

    见到傻蛋儿表情依然如初,老李并没有再次开口劝说,连带着白添、大海、木头也不敢随便的开口劝说傻蛋儿。

    现在的这种情况,不是自己几个人随随便便的几句宽慰的话,便能够直接让傻蛋儿从心烦意乱之中抽离出来。傻蛋儿的压力,是大家谁都无法分担的。老李现在不开口继续劝说,也只是想要留给傻蛋儿有些时间,让他自己仔细的揣摩。

    唯有自己想清楚了,那才算是真正的清楚了。

    时间流逝掉整整二十分钟,在此期间老李几人,一句话都不敢随便开口。而傻蛋儿只是一个人坐着,什么话都不曾开口说。

    突然傻蛋儿轻声的叹了口气,勉强的勾起嘴角,对着大家说:“我知道大家都在为我担心,放心吧!!我傻蛋儿哪里是那么容易有事儿的人!!今儿我们也算是有些小小的收获,今儿就先这样吧,各自回到各自的家中。明天还有更加繁重的事情,还需要我们去处理。”

    见到傻蛋儿突然之间好些了,老李的心里也算是稍微的放松了些。但是,却依旧嘱咐道:“你自己也不要转牛角尖,要相信我们大家一定能够将这件事情处理完善的。”

    ……

    小磨磨自早饭之后,便一直坐在院子里,哪里也不肯去。

    小磨磨的心里一直非常焦急,不知道温柔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万一要是因为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该不会就不回来了吧?!!不回来了,我又该如何跟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哥哥解释呢?!!

    脑海内刚刚开始思索这些问题。便觉得特别的烦躁。甚至觉得头疼。

    小磨磨的心里十分忐忑。不时的需要张望一下院子大门外的场景,就害怕错过了温柔她们归来。

    就算是她们如常的归来,自己也必须要在傻蛋儿爷爷之前,见到她们。将自己在傻蛋儿爷爷面前说的那些话,告诉给她们,否则这说着说着,难免就会穿帮。

    小磨磨自己跟自己说话,“磨磨啊磨磨。你无须那么担心的!!师父不是答应过了吗?师父说她晚上一定会回来,那便是一定会回来。师父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你就别再自己吓唬自己,一会儿因为心里过分紧张,把话给说错了那就不好了!!”

    每个半个时辰,小磨磨就需要自己跟自己说些话,如常才能够让自己稍微的平静些,不必那么的担心。

    “自己还真是够胡思乱想的,不是都说过了吗?师父一定会回来的!!磨磨你怎么能够自己在这里吓唬自己呢!!与其有时间,自己吓唬自己,还不如想想。一会儿师父未曾回来,该如何跟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哥哥。说起这件事情!!”

    小磨磨可谓是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要自我勉励。就害怕自己稍微疏忽,便将事情的真相,直接开口胡乱说了出去。

    小磨磨依然如常的抬头,将视线投放到院子大门外,想要看看是否能够瞧见温柔她们的踪迹。却未曾想到,自己师父温柔的身影,倒是没有瞧见,反倒是看到了从田地里归来的傻蛋儿。

    将视线慢慢的拉近,傻蛋儿并没有继续朝着自己家踏步,反倒是停止了前进。

    傻蛋儿的心里一直都在为寻找陈默踪迹的事情,感到烦心。傻蛋儿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爷爷也过跟着自己担心。

    停止住自己前行的步伐,傻蛋儿深呼一口气,自我勉励道:“傻蛋儿,现在你马上就要回到家里了。可不许再将自己在镇长府内的情绪,带回家中。爷爷见到你这副心事儿重重的摸样之后,肯定也会跟着十分着急的。还有温姐姐她们,谁都会因为你自己的情绪,而变得不高兴的。”

    傻蛋儿在心里自我说服着,希望自己能够将心情迅速的调节过来。

    傻蛋儿停止步伐,这一停止便整整十分钟的时间。在这十分钟的时间内,傻蛋儿不断的在自我勉励着,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将自己的情绪收藏好,不要因为自己而让自己家里的人,也跟着担心。

    在一阵自我勉励之后,傻蛋儿终究还是一扫刚刚的愁眉,展现出一幅轻松自若的摸样来。

    如此,为的只是不让自己爷爷,因为自己的情绪,变得心情不好罢了。

    傻蛋儿却不知道,自己刚刚的所有行为,全部都落入了小磨磨的眼睛内。

    傻蛋儿刚刚踏步到院子大门口的时候,便瞧见小磨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院子里。

    心里稍微有些惊讶。

    不知道磨磨妹妹是什么时候,坐在院子里的?!!也不知道刚刚我的行为,她是否见到了些?!!

    傻蛋儿虽然心里有些忐忑,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见到小磨磨坐在院子里,于是便故作轻松自如的踏步而来,“磨磨妹妹,怎么一个人坐在院子里?!!”

    就是自己刚刚没有见到,傻蛋儿在距离家不远的地方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小磨磨也能够凭借现在傻蛋儿的表情,从而感觉到傻蛋儿心里的烦恼。

    你自己以为自己能够掩饰掉自己的情绪,却不知道其实在别人面前,早就已经穿透你假装的面容之下的真实情绪。这或许就叫做“了解”。

    小磨磨来到傻蛋儿家里,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大家已经很熟悉了,所以傻蛋儿此时此刻是否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小磨磨还是能够轻易看的出来。

    小磨磨并没有打算直接拆穿傻蛋儿,于是望着傻蛋儿,便是含笑着说:“我刚刚过来坐坐,想要看看傻蛋儿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呗!!最近你很忙碌吧?肯定会有很多的烦恼!!”

    傻蛋儿的心里稍微的松了口气,见到小磨磨并没有说自己情绪什么的事情。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最近事情虽然很是忙碌。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些烦恼。磨磨妹妹你看。如果你傻蛋儿哥哥我有那么多的烦恼,怎么还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呢?!!嘿嘿!!”

    小磨磨挑眉,“傻蛋儿哥哥,你真的很轻松吗?!!“

    “当然……当然……”

    小磨磨不知道,傻蛋儿此时此刻手里,已经满是汗珠。

    傻蛋儿也不想要隐瞒着大家,但是如果自己将自己的真实情展露在大家的视线内,或许大家只会为我的事情。感到担心罢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掩饰好自己的情绪。

    这些忧愁,原本就不因该让自己的家人,陪伴着自己去承担。

    小磨磨虽然心里明白傻蛋儿为何要极力掩饰,但是也对自己的问题,傻蛋儿却不诚实,感到有些微微恼意。

    “傻蛋儿哥哥,你是自己觉得自己演技一流是吗?!!“

    “……”傻蛋儿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小磨磨的话语,自己该如何去理解。

    磨磨妹妹为何如此开口说话呢?!!难道是她看出了什么?或者说她猜到了什么?!!

    傻蛋儿整个人的心里,瞬间不知所措了起来。

    见到傻蛋儿保持沉默。小磨磨又继续不依不饶的说:“傻蛋儿哥哥为何要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呢?!!这里不是你自己的家吗?!!在自己家里还需要时时刻刻的去掩饰自己的情绪吗?你不开心、不忧愁,你大可以随心所欲的表现出来。你害怕因为你的情绪。会让我们大家担心。但是却不知道,你这样极力的去掩饰着,反倒是让我们大家更加的担心和紧张!!”

    “……”

    无论如何,傻蛋儿都不相信这些话,竟然是从小磨磨的口中所说出来的。

    原来我的情绪,早就已经被磨磨妹妹看在眼里。我自认为自己已经掩饰的非常好了,却不知道在磨磨妹妹的眼里,这些掩饰,反倒是画蛇添足了!!

    原来磨磨妹妹竟然也一直心如明镜,只是我一直不知道罢了。

    也罢也罢!!

    傻蛋儿一声苦笑,刚刚一直警觉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瞬间傻蛋儿便直接改头换面,恢复了原本自己的一脸忧愁,“想不到磨磨妹妹如此眼力,原本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极为好,却未曾想到还是被磨磨妹妹,一眼看穿!!”

    见到傻蛋儿终于还是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情绪,虽然是愁容,但是却贵在真实。

    “磨磨虽然与傻蛋儿哥哥,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这么长的时间朝夕相处下来。在磨磨的心里早就已经将傻蛋儿哥哥视为自己的亲哥哥。试问,自己的家人有任何一点点的变化,情绪是否是强行的隐瞒,如此还不能够看得出吗?!!刚开始的时候,磨磨原本没有打算要提醒傻蛋儿哥哥。但是,随后磨磨在想,既然我能够看得出来傻蛋儿哥哥,你在尽力的隐瞒着自己的情绪,那么傻蛋儿爷爷这位傻蛋儿哥哥你唯一的亲人,定然也能够看得清楚。与其让傻蛋儿爷爷见到傻蛋儿哥哥你如此辛苦的强行忍住自己的情绪,只为了不让他伤心、难过,还不如直截了当的展现出自己的真实情绪。虽然两者都会让傻蛋儿爷爷心里难受,但是让傻蛋儿爷爷见到傻蛋儿哥哥你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情绪,总会比较好!!”

    小磨磨将自己的想法,全部告诉给傻蛋儿。并且,希望傻蛋儿能够原谅自己如此直白的指出傻蛋儿努力掩饰的成果。

    听完小磨磨的话语之后,傻蛋儿瞬间觉得小磨磨的话非常在理。

    自己爷爷在见到自己一直强行忍住自己的情绪,恐怕会比自己直接释放情绪,来的更加心酸。

    就连磨磨妹妹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看懂自己在掩饰情绪,那一直与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自然也就不用说了。

    幸亏,磨磨妹妹及时的警告我!!否则。待会让爷爷见到我的情绪。恐怕心里难免又要为我的事情感到难过了。

    自己自以为是的演技。原来竟是如此的差劲儿。

    傻蛋儿的心里不经苦笑一声。

    小磨磨听见傻蛋儿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里也算是愉快了不少。

    “傻蛋儿哥哥能够明白,磨磨的一片苦心便好!!”

    刚刚一直都将问题纠结于此,傻蛋儿竟然忽然才想起来,于是立即便开口询问道:“刚刚只顾着说起这件事情,却忘了询问磨磨妹妹你,温姐姐她们人呢?!!怎么一会儿来,却不见到温姐姐她们?!!”

    傻蛋儿从刚刚便一直有些疑惑。只不过因为刚刚与小磨磨谈论起事情,所以忘记了询问。

    小磨磨心里瞬间的尴尬了起来。

    自己怎么就忽视掉了这个问题呢?!!

    “我姐姐她们外出去了,还未回来呢!!”

    “原来如此,我说为何回来,还一直不见温姐姐她们!!”

    傻蛋儿点了点头,并没有对小磨磨的话,感到任何的怀疑。

    毕竟傻蛋儿不是小磨磨,他可没能够像是小磨磨那样,瞬间便能够猜测到对方其实是在掩饰着自己的烦恼。

    为了不让傻蛋儿继续询问这件事情,而自己话说对了。也难免会说漏嘴,于是小磨磨便又开口询问道:“傻蛋儿哥哥之所以心里犯愁。是否是因为这段时间陈默失踪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听说是由傻蛋儿哥哥你来负责调查!!”

    谈起这件事情,傻蛋儿愁眉立刻展现而出。对于这件事情,傻蛋儿始终是有些犯愁,点了点头,“可不是吗?!!这件事情连磨磨妹妹,你都已经知道了,可是我却一直没有任何的线索,陈默的踪迹迟迟未曾找到,我哪里能够不犯愁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手里的线索越来越少,傻蛋儿所承受的压力便越来越大。

    现在,傻蛋儿甚至觉得每一次镇长木清风的召唤,都是一次施压,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虽然,每一次镇长木清风到最后也没有过多的去责怪,但是傻蛋儿心里却不得不觉得自己无能。

    镇长木清风如此信任,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托自己几人办理,可是却依然毫无结果,让镇长木清风大失所望。

    想到这里,傻蛋儿心里便更加的难受起来。

    见到傻蛋儿突然之间,愁眉更加浓厚,想必是因为自己刚刚所提起的问题所导致的,小磨磨虽然很不想要提起这件事情,但是却又担心着傻蛋儿会突然再次说起自己师父。所以也只能够如此。

    “我一直相信傻蛋儿哥哥,你一定能够找到陈默的!!这里的范围那么大,想要找一个人的下落,是有些难度的。可是,傻蛋儿哥哥你可不能够放弃!!”

    听见小磨磨为自己加油打气,傻蛋儿嘴角稍微扬起,含笑着说:“谢谢磨磨妹妹你的鼓励!!傻蛋儿哥哥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便意味着要承受的压力,更加的巨大。

    傻蛋儿只能够在心里默默的叹一口气。

    虽然自己已经愿意,将自己的情绪带回到家中,不隐瞒。但是,却不能够代表傻蛋儿就能够将自己所承受的压力,全部告诉给自己家人。

    镇长木清风一直都在给自己几人机会,希望这一次自己几人能够争气,将交代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

    故此,傻蛋儿他们不能够让镇长木清风,继续对大家失望!!

    陈默因为白少邀请的事情,整个小镇百姓们每一个不认识他的,所以小镇的百姓们都在等着看这件事情。无论最后陈默是否被找到,这些小镇百姓们,都有自己的话要说。傻蛋儿他们找到了陈默,他们便会说还行。如果傻蛋儿他们没有找到陈默,大家肯定就会数落傻蛋儿他们的办事能力。那些自己的孩子或者丈夫在镇长府里做事儿,却一直没有受到过太多重视的家属们,恐怕会因此,弹劾傻蛋儿他们。

    故此,。不管傻蛋儿他们是否能够找到陈默,在小镇百姓这里。自己都不能够让大家有机会数落自己几人。

    王奶奶和王爷爷自自己年幼。便一直对待自己不错。如今陈默不见了踪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王奶奶和王爷爷他们心里难过极了。傻蛋儿也觉得不能够让他们二老,年迈却要承受着如此的伤心难过。

    故此,傻蛋儿不能够让王奶奶和王爷爷两人失望。

    这些不能够让他们失望,不能够让他们失望,叠加在一起,便直接成为了傻蛋儿的压力。

    想要将这些压力,统统抛之脑后。谈何容易。

    傻蛋儿爷爷在屋里听见,院子里有好像有傻蛋儿在说话的声音,于是便踏步出来。

    刚刚踏步出屋子,便瞧见了傻蛋儿一脸愁眉。

    作为傻蛋儿的爷爷,傻蛋儿爷爷心里自然是有些心痛。但是,傻蛋儿爷爷却并没有直接的表露出来,而是直径踏步过去,“我还说怎么听见傻蛋儿你的声音,原来你回来了啊!!今儿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傻蛋儿爷爷身为傻蛋儿的爷爷,自然是明白此时此刻傻蛋儿所承受的压力。但是。却不知道为何傻蛋儿会如此早便回来了。

    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傻蛋儿故作微笑,“我们几个去王奶奶家院子里查探。于是便早早的回来,并没有再回到镇长府里去!!我想最近这段时间大家也都辛苦,不如早些回去休息,还能够养精蓄锐,如此成效放到是能够事半功倍!!”

    傻蛋儿爷爷听完,点了点头,也是认同,“既然如此,那爷爷马上就去做饭。如此,你便能够早些休息!!”

    “如此也好!!有劳爷爷了!!”

    都是爷孙两人,自己家人,也无需说太多的客气话。

    傻蛋儿无奈的看了一眼傻蛋儿,最后便将视线投放在小磨磨身上,却又见不见温柔三人。于是,便询问道:“磨磨,你三位姐姐还未归来?!!”

    傻蛋儿爷爷觉得有些奇怪了,怎么从早上便外出了,直到现在都还未归来?!!

    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外出吗?!!

    小磨磨虽然尴尬,却极力的掩饰着,并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在傻蛋儿爷爷踏步过来的时候,小磨磨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一次是逃脱不掉被询问了。

    自己无论如何躲藏也不是办法,反倒是太过刻意,会让傻蛋儿爷爷心生疑惑。

    小磨磨拧了拧眉头,叹了口气,“是啊!!我也在纳闷呢!!我这三位姐姐也真是让人担心,这一外出就这么长的时间,直到现在还不曾归来,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不过傻蛋儿爷爷您也刻意放心,我想她们三个人为伴,因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兴许一会儿就回来了!!!”

    傻蛋儿爷爷还能够怎么说,虽然自己将温柔三人当做是自己的家人,但是毕竟也不是同一血脉的。

    温柔她们是否有什么事情,也没有谁规定必须要告诉给自己。

    傻蛋儿爷爷也只能够无奈的点了点了点头,“也罢也罢!!她们三个平日里也颇为有自己的想法,或许是自己有什么想法,于是便自己去做了!!在小镇里,因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之类的事情!!”

    这也是傻蛋儿爷爷唯一放心的事情。

    虽然,陈默突然失踪了,但是也改变不了,小镇里的环境,的确要比外面安全了许多。

    如此,温柔三人相伴,只要在小镇里,那也算是安全的。

    正是因为如此,傻蛋儿爷爷才没有继续刨根问底的询问小磨磨。

    傻蛋儿爷爷并没有继续询问下去,小磨磨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

    刚刚没有人知道,小磨磨在回答傻蛋儿爷爷的问题时,有多么的害怕自己会说错话。有多么的害怕,自己稍微不留意,便说出了不该说的事情。

    还好还好,到最后也还是安全的度过了这关。

    现在唯一能够期盼的,也只是希望师父能够早些归来!如此便可。

    傻蛋儿也因为,他自己近日以来一直被陈默失踪的事情,所感到犯愁。所以也并未去过多的注意小磨磨。

    对于如此,小磨磨也甚是感谢。

    如果不是因为傻蛋儿哥哥最近被陈默失踪的事情困扰着,恐怕自己刚刚那点稍微不注意的情绪,很容易便会被傻蛋儿哥哥所察觉到。

    不幸中的万幸!!!

    师父,您可是答应过磨磨的,一定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久久不归。无论如何,您可一定要早些回来。不然徒儿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下去了。

    能够说的话,自己都说了,如果温柔她们依旧是迟迟不归,小磨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田园蜜宠:神医撩〕〔娇妻狠大牌:别闹〕〔末世胶囊系统〕〔君少心头宝,夫人〕〔真理大帝〕〔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成白莲花女配了〕〔柯南之罪恶值系统〕〔一夜惊喜:萌宝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