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四十六章 愈演愈烈
    第三阶段的治疗顺利的结束,白添整个人也再无后顾之忧,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

    大海忍不住的含笑着,打趣儿说道:“看起来白添你现在可是容光焕发啊!!”

    虽然自己从未感觉到自己生病的事情,但是经过三个阶段的治疗之后,白添却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比起以前更好。

    对此结果,白添也感觉甚至不错。

    白添含笑着说:“这都是凤姑娘的功劳!!如果没有凤姑娘,还不知道我现在会怎么样呢!!对了,傻蛋儿我今晚去你家,亲自登门道谢!!”

    治疗自己不说,到现在连一粒丹药的钱都没有付过,白添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木头或许还是对于那一日的事情,心里有些根根于怀,到现在始终还是觉得帝凤那天的脾气太过了!!

    “给了你一点好处,白添你就忍不住的要把凤姑娘给捧上天!!”

    木头虽然嘴巴上不饶人,其实心里还是对于帝凤的治疗感到一丝的震撼。

    毕竟大家每天都要跟白添相处,从一开始接受第一次的治疗,到现在三个阶段的治疗全部结束。大家也都纷纷见识到了治疗之后,带给白添的效果。

    不说病情是否真的得到好转,但现在,单单只是看到白添整个人都变得特别的精神,就已经知道,治疗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傻蛋儿瞪了一眼木头。旋即说:“还在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我凤姐姐那天态度,的确不太好,但是也不能够将问题全部都抛掷在她的身上不是吗?!!”

    傻蛋儿几天里。一直不敢自己提起这件事情,就害怕会让大家继续将情绪投放在这件事情上。如今,白添都已经完全的康复了,可是另傻蛋儿却没有预想到,这件事情木头竟然还耿耿于怀。

    都过去了这么多天的事情,该过去的就因该过去不是吗?!!

    木有欲言又止,始终还是未曾开口。

    白添站出来。含笑着劝说着大家,“这件事情就看在我白添的份上。就不要在继续纠结于此了,可以吗?!!”

    白添也觉得挺为难的,完全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偏偏要为这件事情的后果买单。

    最为年长的老李站出来。也劝说道:“这件事情都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要再继续谈话下去了,伤了大家的感情多么的不好!!”

    大家都是生死兄弟,为了这件事情而闹矛盾,是一件多么不好的事情。

    傻蛋儿点了点头,“我们快速收工吧!!镇长还让我们返回镇长府,说是要给我们开会呢!!”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竟然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调查到,而且就连陈默出门。也变得极其的少,让傻蛋儿现在都觉得特别的头疼。

    清风哥现在要见我们,恐怕就是因为大家这段时间调查的问题吧?!!

    想到这里。傻蛋儿整个人都觉得头疼了。

    提起这件事情,大海便忍不住的说:“镇长这一次召见我们,估计就是为了调查陈默的进展吧?!!”

    大海也觉得头疼了起来。主要还是,是在没有办法去跟镇长木清风交代。

    时间都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大家也没有闲着,每天都在调查陈默的一举一动。但是却丝毫没有收获,甚至有些时候一天连见一次陈默的身影。都不太可能。

    如此的调查结果,有何脸面去面见镇长木清风呢?!!

    大海恨不得现在自己的头疼或者各种原因发生,只要能够阻拦去见镇长木清风就行。

    但是自己越是想要发生的事情,可能就越是不想要发生。

    老李无奈的摊了摊手,“大概、也许,因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自从我们开始调查陈默,镇长一直没有召见过我们,这是第一次,估计是想要询问我们的成绩吧?!!”

    不管调查的结果如何,反正事情迟早都是需要去面对的,就算是自己特别不情愿,但是最后也需要去面对。

    木头也是叹了叹气,“那我们见到镇长,该怎么回答啊?!!”

    最无奈的事情就是每一次见到镇长的时候,那种感觉,简直就好像不能够呼吸似的,让人憋得慌。

    镇长木清风虽然平日里跟大家的感情也算是不错,曾经不在镇长府内的时候,也跟大家有说有笑,甚至大家还一起经历过在被焚毁区域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现在都是在镇长府里,没见到镇长木清风的时候,都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着大家,眼前这位是镇长,是需要大家尊重的镇长。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大家在镇长府内见到镇长木清风的时候,都会觉得特别的别扭。

    ……

    自从大家开始调查陈默的事情之后,镇长府对大家来说变得陌生了,因为基本上大家根本就不会回到镇长府内来。

    如果不是今天,镇长木清风亲自发出召唤,让傻蛋儿他们回来一次,恐怕大家在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到镇长府内来。

    镇长府还是曾经的镇长府,但是多多少少的还是出现了一些陌生感。

    刚刚踏步进入镇长府大门,一名同为镇长府内工作,与老李年纪相仿的男子便含笑着朝着老李踏步而来,“老李!!你最近可是大忙人啊!!在镇长府里完全看不见到你的踪迹!!原本还以为你们这一组,依然继续的被冷藏,结果没有想到却是有事儿做!!”

    还以为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可是却没有想到,刚刚一开口,便让大家都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老李却一点都没有在意。含笑着说:“我们在怎么忙,也不会有你们这一组忙活啊!!整个镇长府里的都知道,你的那个组是小镇里最忙活的,那些急忙蒜皮的小事情也的确挺多的,让你们忙活也实在是够累的!不辛苦吧?!”

    那名男子黑着一张脸,微微有些怒气,“什么叫**毛蒜皮的小事情儿?!!你们连负责的事情都没有。还好意思在这里数落别人!!”

    “老李,你就别跟他继续啰嗦下去了!镇长还在等着我们呢!!”

    现在是在镇长府内。而且大家也全部都是镇长府内的人员,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傻蛋儿不希望大家将彼此的关系弄得那么僵硬!

    老李理解傻蛋儿的顾虑,刚刚自己之所以会那么说。也实在是看不惯他的洋洋得意,于是乎才如此开口说话。

    因为老李并没有准备继续为这件事情而吵架,刚刚的那名男子也只是气呼呼的瞪了大家几眼,也不敢继续多嘴。

    毕竟刚刚傻蛋儿说,镇长木清风还在等着大家,要是真的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耽误了时间,自己可是付不起责任的。

    分开之后,木头终于是忍不住的嘟囔道:“我们前段时间。空闲下来没有事情可以做,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被刚刚那个人给嘲笑了一番!!还真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啊!”

    谈起这件事情。木头就觉得特别的愤怒。

    说什么不好,偏偏要说当初他们空闲下来的那段时间。

    傻蛋儿心平气和的拍了拍木头的肩膀,“大家都是镇长府里的人,他喜欢怎么去议论就怎么去议论好了!!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就可以不用去管了!!”

    木头哪里那么能够如此就沉静下来,他依旧不乐意的嘟着嘴巴。说:“难道要我们被他们欺负啊?!!我们出生入死的时候,他们在哪里?!”

    老李严肃的呵斥道:“够了!!这件事情傻蛋儿都说过去了。你还继续愤怒什么?!!刚刚在他的面前,怎么没有见你愤怒?!!傻蛋儿说的没错,大家都是镇长府里的人,其他人根本就不懂得一些事情,所以胡乱议论。那就由着他们好了!!”

    从老李刚刚的表现来看,老李才因该是大家之中最为愤怒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说出刚刚的那句话。只不过,正如同傻蛋儿所言,大家都是镇长府内的人,如果大家有什么摩擦,真的可能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与其如此,还不如大家都冷静点。

    大海也劝说道:“木头,你就别那么大的火气!!刚刚那个人的话,我相信大家的心里其实都不好受的,谁也不必你少!但是大家都要考虑到更多的事情,不能够只看自己的心情来做事儿!”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再说了,镇长还在等着我们呢!要是待会儿让镇长见到你这么火气十足的摸样,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提起镇长木清风,木头立刻乖乖的温顺了起来,不过脸上却依然有些别扭,“算了算了!!既然大家都不去计较了,我还去计较什么呢!!”

    白添立刻含笑,“我们还是快点去议事厅吧!!别让镇长等待的太长的时间!!”

    ……

    木清风依然坐在高位,双眸注视着傻蛋儿等人,“最近的调查可有进展?!!”

    傻蛋儿虽然早就已经猜到木清风会询问这件事情,但是事情真正的发生时,傻蛋儿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他扰了扰头发,“这段时间我们的调查,进展的都不是特别的顺利,基本上没有更新的发现!!最近这段时间里,陈默每天都待在家里,很少有时间外出,所以真的想要调查出线索,特别的难!!”

    并不是为自己找借口,傻蛋儿也只是实话实说。

    陈默每天都待在家里,有些时候甚至连王奶奶家的院子都不会见到他的人影,更何况要让调查又进展!!

    总体而言,这是一件非常有困难的事情。

    老李也连忙说道:“这件事情估计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更详细的进展!!”

    现在大家的心里都非常的忐忑,木清风一直都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谁也无法猜得到他现在究竟是喜还是怒。

    在傻蛋儿和老李都分别将话回答完毕之后。木清风并没有立即开口说话。反倒是这样的沉默,让大家的心里都更加的觉得忐忑。

    现在镇长究竟在想什么呢?!!

    镇长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一直没有任何的详细进展,而责罚我们呢?!!

    议事厅里特别的安静,正是因为这种安静,反倒是让大家觉得更加的紧张。

    周围静悄悄的,让大家都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

    心脏跳动的特别厉害。仿佛都要跃出自己的身体内。

    木清风动了动,随即含笑着说:“我又不是老虎。不必见到我便这么紧张!!”

    话虽然如此,但是木清风的话落下之后,大家不但没有因此不紧张,反倒是变得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木清风轻轻摇头。“我都说了让你们不要那么紧张,可是你们偏偏就越是紧张!这件事情,你们继续调查下去便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尽管开口,不必如此客气!!”

    就连木清风自己都不清楚,为何就连平日里一声声清风哥喊着自己的傻蛋儿,竟然也会如此紧张。

    难道我在镇长府里的时候,就不是木清风了吗?!!

    木清风或多或少的还是能够明白一些,大家之所以会如此紧张。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镇长这样的一个职位。

    木清风是镇长,而且所处的环境还是在镇长府里。大家自然而然的便觉得木清风是镇长,所以心里便会觉得有些担心害怕。

    高处不胜寒。

    木清风的话落下,傻蛋儿他们终究还是稍微的松了口气,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直接宽松了心情。

    傻蛋儿点了点头,“我们一定会认真的调查这件事情的!!”

    木清风含笑。“大家都当做是在平日里不是挺好,何必如此拘谨!!这件事情既然全权交给你们来调查。我也是不会过多的去指手画脚。当然,我也希望你们最后能够调查出蛛丝马迹!!”

    对于调查陈默这件事情,木清风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但是却从来也都没有调查出过所以然来。

    正是因为调查陈默,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疑点,才让木清风更加觉得这个陈默不简单。

    从木清风的议事厅内踏步而出,就感觉整个空气都变得是那么的清新,就连呼吸也顺畅了不少。

    木头忍不住的小声抱怨了起来,“要是天天这样见镇长,估计没多久我就会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我的小心脏啊,到现在还跳动的不停!!”

    傻蛋儿也松了口气,“木头你的想法,估计只要你在镇长府一天,就不可能视线。你在镇长府,见镇长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

    不说木头,就连傻蛋儿这位平日里与木清风接触最多的人,都觉得每一次在议事厅里见到木清风,都会让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老李含笑着,说:“别说是木头了,就连我这么大把年纪的人,在议事厅里见到镇长都会觉得心里紧张!!我倒是觉得,这原因因该是镇长在议事厅内,会自然而然得让我们知道他是镇长,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觉得紧张。”

    每一次在议事厅里见面,都会从各种因素上告诉给大家,自己面前的人是小镇的镇长,我们只是他的收下罢了。

    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暗示,所以才会让傻蛋儿他们每一次在议事厅里见到镇长,都觉得特别的紧张。

    大海说:“好了好了!!既然大家现在都不紧张了,就不要再继续纠结这件事情了!!”

    ……

    傍晚,白添双手各自拎着小小的东西,来到了傻蛋儿家中。

    傻蛋儿见到白添手里拎着这么多东西,旋即便斥责道:“到我家里来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来?别这么客气!!”

    白添翻了翻白眼。连忙解释道:“这些东西都是给凤姑娘还有傻蛋儿爷爷带的,跟你傻蛋儿可没有一点关系!!”

    “……”傻蛋儿当场就囧了。

    小磨磨和傻蛋儿一同来院子大门口迎接白添,当时她就已经笑得灿烂无比。“哈哈哈!!傻蛋儿哥哥你太搞笑了!!太搞笑了!!”

    傻蛋儿翻了翻白眼,“我刚刚的话只是还没有说完罢了!!你们都别误会!!”

    白添和小磨磨两人相视一笑,并没有继续反驳下去。

    小磨磨一直笑容满面,“白添大哥,我们快进去吧!!让傻蛋儿哥哥继续在外面吹吹凉风,以免他一会儿又说出话!!”

    白添含笑:“好啊!!那就让他在外面待着吧!!”

    “……”

    傻蛋儿当时就无语了,自己这是交的什么朋友?!!竟然就真的不敢我了。

    傻蛋儿见到白添和小磨磨有说有笑的朝着屋子内踏步而去。傻蛋儿便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嘴里还不忘唠叨道:“你们俩别想把我丢在外面!!等等我!!”

    刚刚进门。温柔便一脸好奇的将视线投放到傻蛋儿身上,“傻蛋儿你刚刚怎么了?!!谁要把你丢下了?!!”

    在外面的一切对话,温柔都听得清清楚楚,此时此刻也不过是为了逗傻蛋儿。所以故意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傻蛋儿无奈极了,“温姐姐,你就不要再和他们一样取笑我了!!”

    傻蛋儿爷爷这个时候已经将饭菜全部摆放在饭桌上,然后笑呵呵的招呼白添,“白添你来了啊!!快做吧!!你都来了这么多次了,也别客气了!就当做是自己家!!”

    大家的热情洋溢让白添也瞬间的融入了傻蛋儿家的氛围内。

    白添将自己双手里拎着的东西放下,然后说:“这些东西都是一点小心意!!”

    傻蛋儿爷爷含笑,“以后可千万别再带东西过来了,否则以后就不敢让你来家里做客了!!”

    傻蛋儿爷爷并没有直接拒绝。这一次白添主要是来感谢帝凤的治疗,所以这些东西估计也是特意送给帝凤的。既然是帝凤的,那么傻蛋儿爷爷也肯定不会拒收。

    白添点点头。“好的好的!!下一次叫我带东西过来,我肯定会摇头的!!”

    白添将视线环视整件屋子,却为此见到帝凤的身影,有些疑惑的询问道:“凤姑娘,她怎么不在这里啊?!!”

    难道是生病了?或者是遇到了其他的什么事情?!!

    白添有些担心帝凤。

    温柔坐在椅子上,含笑着说:“她有些不舒服。现在在屋子里休息,一会儿就不出来吃饭了!!”

    “不舒服?!!难道是生病了吗?!!要紧吗?服药了吗?!!”

    白添担心的直接从椅子上起身。各种担心的话语噼里啪啦的从白添的嘴巴里说了出来。

    温柔轻挑眉毛,打趣儿的询问道:“好像白添你挺担心她的嘛!”

    白添嘿嘿笑道:“凤姑娘治疗好了我的病情,我关心她自然也是因该的!!”

    “啧啧,我怎么觉得不太像呢?!!”

    “……”白添愣了愣,旋即尴尬的笑道:“温姑娘,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我白添可是句句真话,没有一句话是骗人的!!”

    傻蛋儿见到白添那尴尬的摸样,也是不计前嫌的站出来,替白添解围,“温姐姐,你就别再继续逗白添玩耍了!!”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要不然一会儿你的好兄弟傻蛋儿,就要把我给杀了!!”

    温柔含笑着说。

    ……

    夜深,温柔和桃李师姐还有小磨磨刚刚回到屋子内,便见到帝凤坐在屋子内的长椅上。

    于是温柔便询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出来!人家白添可是带了许多东西,特意来谢谢你治疗他的恩情呢!!”

    温柔含笑着。

    帝凤翻了翻白眼,“就别胡闹了!!我也只不过是刚刚回来,正巧见到白添离开,所以便没有出来罢了!!”

    桃李师姐此时也踏步而来,询问了起来。“怎么样?!!在巨坑附近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帝凤摇了摇头,“哪里有那么容易发现可疑的地方啊!!根本就连人影都没有发现过!!”顿了顿,帝凤又继续说:“不过。陈默这段时间一直都待在王奶奶家里,不肯出门。在外人的眼里,陈默是因为害怕小镇百姓们的那些议论声,所以才一直躲在王奶奶家里,不肯出来。其实,我倒是觉得因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原因。陈默之所以会一直没有外出,估计是因为巨坑这边还没有任何的线索。所以他在等待!!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我们以后也只需要观察陈默何时外出。在他外出的时候监控巨坑周边即可!!”

    这样还能够省时省力,以免浪费太多的时间在完全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的巨坑上。

    温柔对于帝凤的意见,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摇摇头。“恐怕不行!!我们不仅仅要防范的人是陈默,还有小墨姑娘!!我们如果不监控巨坑周边,那么小墨姑娘要是趁着我们根本就不注意的时候,去巨坑内了怎么办?!!”

    大家一直都想要调查清楚,究竟小墨姑娘与巨坑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是要想调查这件事情,就必须要让见到小墨姑娘才行。

    桃李师姐也点了点头,“温师妹说的对!!我们现在还是不能够放弃对巨坑的监控!!毕竟还有一位小墨姑娘需要我们防范!!”

    帝凤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也是,还有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墨姑娘。”

    帝凤就觉得特别的奇怪。距离上一次小墨进入巨坑内部,已经过去了好些天,可是小墨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难道她还在等待时机吗?!!

    自己每一次都隐藏的特别的好。因该不会被小墨姑娘所发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会让小墨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的行动呢?!!

    对于这一点,帝凤还是觉得挺刻意的。

    原本按照自己的猜想,因该在前两天的时候,小墨就因该会重返巨坑内部的。可是事实却往往根本就不如人意,完全的没有按照自己所想象的来发展。

    ……

    “前段时间傻蛋儿他们这一组。不是一直都被冷落了吗?!!大家都忙碌的时候,他们这一组在镇长府里闲的不得了,很明显的就是因为镇长现在不喜欢他们这一组人了!!”

    “不要胡说八道!!傻蛋儿这一组人里面,可是有着一位傻蛋儿!!傻蛋儿平日里跟镇长关系比较好,这件事情在整个小镇里叶不是什么秘密!再说了,傻蛋儿家不是还有他的远房亲戚吗?!!难道你们没有听说,就是因为傻蛋儿家的远房亲戚,所以镇长才和王家那姑娘解除了婚约的!!”

    “你们胆子还真是大,竟然在这里聊镇长的八卦,小心一会儿被有心人给听见了,传播到镇长哪里,就完了!!”

    “根据可靠消息,傻蛋儿他们这一组人其实根本就没有被冷落掉,而是镇长给他们指派了特别的任务!!以后大家见到傻蛋儿他们,绝对不要对别人冷嘲热讽的,以免像老梁一样,结果只能够自己吃哑巴亏!!”

    ……

    在镇长府里,各种有关于傻蛋儿等人的谣言都开始传播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傻蛋儿他们都备受镇长木清风的器重,许多重要的事情也都交给傻蛋儿他们来查办,就比如说廖无失踪这件特别重大的事情,竟然都是交给了傻蛋儿他们。

    有人的地方,就绝对会有是非。

    傻蛋儿他们也不算是资历特别老的人,特别是傻蛋儿不过才是一位刚刚进入镇长府里没有多长时间的新人罢了。

    傻蛋儿他们备受镇长木清风的器重,自然而然的就会让许多镇长府里工作的羡慕不已,从而各种谣言便开始四起。

    什么傻蛋儿这一组人是因为有了傻蛋儿这么一位队长,所以才能够如此顺风顺水,备受器重。

    还有,傻蛋儿这一组人之所以能够成为镇长器重的对象,其实根本就是爱屋及乌。

    ……

    反正针对这件事情各种说法都有,但是傻蛋儿他们却未曾有过多的听说过。

    直到最近一段时间里。傻蛋儿他们这一组属于忙碌的队伍,竟然突然之间连续清闲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大家才开始纷纷猜测,傻蛋儿他们已经被打入了冷宫。以后恐怕再无翻身之地。

    正是因为这些谣传,所以才有了昨天傻蛋儿她刚刚回到镇长府里,便被人嘲讽的事情。

    正是大家都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根本就不是大家所猜测的那样,傻蛋儿他们不仅仅没有被打入冷宫,反倒是一如既往的被受器重。

    如此一来,大家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却还是只能够敢怒不敢言。

    昨天嘲讽傻蛋儿他们的老梁这个时候突然来到了议论的人群之中,脸色铁青。特别的愤怒,“你们什么都不懂,议论什么!!”

    大家虽然都在镇长府内,但是却分各自的队伍。见到老梁的愤怒。大家都立即闭嘴,然后便什么不说。

    老梁昨天冷嘲热讽傻蛋儿他们,最后不仅仅被傻蛋儿他们扬眉吐气了一番,这件事情被被镇长知道,最后老梁因为这件事情被扣掉了一个月的俸钱。

    现在大家一致认为,老梁是得罪了傻蛋儿他们。

    大家还想要好好的在镇长府里做事儿,能够进入镇长府里,大家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可不能够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被赶出镇长府里。

    要是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被赶出镇长府。街坊邻居们知道了那还得了?!!

    所以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远离老梁。

    得罪傻蛋儿他们的人是老梁,我们根本就连话都没有说过。跟老梁也根本就不熟悉,所以因该不会备受牵连了吧?!!

    老梁见大家根本就不理会自己,心里的怒气便更加的严重起来,“你们都特别的害怕是不是?!!现在连话都不敢跟我说一句,就是因为害怕因为跟我说话,会牵连到你们是不是?!!”

    老梁现在特别的厌恶傻蛋儿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被镇长木清风给知晓。

    在老梁的心里,这件事情肯定就是傻蛋儿他们。在见到镇长木清风的时候,故意打小报告。于是,老梁现在有多么的讨厌傻蛋儿他们,就能够有多么的讨厌他们。

    一名平日里与老梁关系还不错的男子有些为难,原本刚开始是一直打算与大家一致,尽可能的去远离老梁。不过,现在见到老梁这副愤怒的摸样,也忍不住的劝说道:“老梁,你冷静点儿!!你也别责怪大家,能够在镇长府里做事儿,大家都不容易,所以大家不想要因为这些事情,而丢了在镇长府里做事儿的机会!!”

    在小镇里的百姓们眼里,能够在镇长府里做事儿,是一件非常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每一位家中有着在镇长府里做事儿的百姓,都会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腰板儿更硬了。对于小镇百姓们来说,能够进入镇长府里工作,就好比能够去花城一样,都是特别难得的事情。

    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进入人人羡慕的镇长府里,还有许多还指望着在镇长府里能够赚钱养家,所以更加不可能冒险。

    老梁嘲讽着说:“哈哈!!你们有你们的担心害怕,我不怪罪你们!!你们就继续在这里闷着头不敢说的待一辈子吧!!”

    老梁气愤的转身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心里满满的都是心酸。

    自己只不过是平日里看不顺眼傻蛋儿他们得势儿的摸样,好不容一见到他们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事情做,像是被镇长木清风打入了冷宫似的,所以才终究忍不住的嘲讽了一句,谁知道竟然会换来这种报复。

    想到这里,老梁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对傻蛋儿他们的愤怒。

    “表面上的仁义君子,其实就是背地里的小人!!你们让我变成现在人人喊打的摸样,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老梁心里实在是压不下这口气。

    刚刚那名开口跟老梁说话的男子,见到老梁离开的背影,也只能够摇摇头,“我们大家不也是无奈嘛!!镇长最不喜欢大家在镇长府里散播谣言,可是你却偏偏要犯!!这不是给机会让镇长来惩罚你吗?!!”

    虽然有很多镇长府里的人,也跟老梁一样,觉得这件事情之所以能够被镇长木清风知道,肯定是因为傻蛋儿他们这几位当事人告得秘。但是他却偏偏不这么认为,镇长真的有那么的傻吗?!!他平日最不喜欢大家在镇长府里造谣生事,恐怕正好老梁你自己碰到了,所以被镇长给发现了,所以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其实老梁现在这副脾气还真的需要该该,镇长也只不过是罚掉了一个月的俸钱。不管这件事情究竟是何人告密,至少都是老梁自己犯错在先!!”男子无奈的摇摇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第一宠婚:帝少大〕〔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斗鱼之死亡主播〕〔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