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四十五章 矛盾
    如果说百添的心里,完全都不忐忑,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从帝凤手里接过白色药瓶,白添整个人心里都觉得特别的忐忑。

    自己已经亲身感受过第二阶段治疗时,带给自己的痛苦。帝凤说第三阶段会比第二阶段还要痛苦,单单是想想,白添就觉得忐忑不安。

    再怎么忐忑,也必须要将它服下。

    白添稍微犹豫了几秒钟,旋即便将白色药瓶内的黑色药丸取出一粒。从表面上看,与第二阶段时,服用的黑色药丸没有任何的区别,如果不是帝凤给自己的,恐怕会完全分辨不清楚两者之间的区别。

    此时此刻,大家都不敢多说一句话,全部屏住呼吸,等待着白添服用下第三阶段治疗的第一粒药丸。

    白添稍微犹豫了几秒钟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的将黑色药丸仿佛口中。这一次没有了难闻的气味儿,但是却其苦无比。

    刚刚放入嘴巴里的那一瞬间,白添觉得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苦地东西,非此时的这颗药丸莫属。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苦的药丸!!

    白添眉头紧锁,一张脸紧紧皱着,看上去特别的难受。

    木头见到白添那张书写着痛苦的脸庞,忍不住的询问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

    白添没有回答木头的话,不是因为他不想要回答。而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回答。

    药丸的苦味儿一直蔓延在自己的嘴巴里,难受的甚至想要将药丸吐出去。

    大海见白添一直没有开口回答木头的话,而脸上却一直书写着难受。于是便开口说:“凤姑娘,现在白添这个样子是正常的吗?!!”

    大海心里在担心白添,虽然自己不能够承受白添现在的感觉,但是见到白添现在将眉头紧锁,便已经觉得这药恐怕现在已经开始给白添带来了痛苦。

    真的会有如此恐怖吗?!!

    大海从未见过,也只是听过傻蛋儿讲起。但是现在见到白添的摸样,便忍不住的拧起了眉头。

    看来傻蛋儿所说的痛苦。竟然真的有那么恐怖。

    老李也忍不住的询问帝凤:“不就是一粒药丸吗?为何白添看起来会如此难受?!!”

    大家生病服用也是常事,可是却从未见过有谁服用治疗病情的药丸之后。会有现在的这种难受的摸样。

    帝凤面无表情,“现在只是开局罢了,如果忍受不了,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们现在在这里担心害怕的摸样。是在给白添加油打气吗?!!在我看来分明就是希望白添治疗失败!!”

    帝凤严厉的声音,加上凌厉的表情,直接扫视在老李、大海还有木头身上。

    木头和大海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老李给打断。

    老李的年纪比起帝凤来还要年长许多,可是现在自己却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怒声呵斥,多多少少老李还是有些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

    老李沉默着,知道帝凤的话也是实话,也是为了白添好,所以也不再继续说什么。

    房间里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因为帝凤刚刚的话,老李、木头还有大海三人都不敢再继续开口说话,不是害怕帝凤会让自己离开。而是真的担心,会因为自己擅自开口说话,而打扰到了白添。

    苦味一直徘徊着,始终不曾散去。渐渐的,自己整个身体都好像进入了冰窟窿似的,让白添整个人都不经瑟瑟发抖起来。

    站立已经再也坚持不住。白添索性直接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身体看上去是那么的单薄。

    白添整张脸惨白一片。看上去就像是突然发作了什么大病,让人忍不住的担心起来。

    见到帝凤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大家也都不敢擅自行动。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飞快流逝掉,可是白添的情况却没有丝毫好转,大家的眉头纷纷的拧紧。

    终于傻蛋儿爷爷还是忍不住的关心询问起来,“白添他这样子究竟要维持多长的时间?!!”

    看着白添挺可怜的,不停的蜷缩在地上哆嗦,谁见到谁都会忍不住的关心起来的。

    傻蛋儿也实在是忍不住,视线投放在帝凤身上,询问:“凤姐姐……”

    傻蛋儿的话还没有说话,帝凤便已经微微有些烦躁的说:“看不下去就出去,没有人会拦着你们的!!你们要清楚,现在白添是在治病!!傻蛋儿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了,怎么还跟老李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情况一摸一样呢?!!”

    帝凤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不要随便开口说话。虽然白添没有回答大家的话,但是不代表他不能够听见。现在大家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让白添辛苦的坚持白白的浪费掉。

    前功尽弃,是大家都不希望见到的事情。

    傻蛋儿欲言又止,原本想要反抗,可是最后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没错!!

    凤姐姐说的没错!!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们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说出这些充满着担心的话语呢?!!

    这样做,不就是在给白添增加心理负担吗?!!

    我不能够这么做!!这样做会害了白添的。

    想清楚的傻蛋儿始终不再胡乱发言。老李、木头还有大海三人因为最开始便被帝凤训斥过,再加上刚刚就连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开口询问,都被她无情的训斥回去,所以他们更加不敢轻易的随便开口。

    大家虽然不忍心见到白添如此受罪。但是却也不放心让白添一个人在此面对。

    留在这里,多多少少也因该能够给白添一点点的鼓励不是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白添依然整个人蜷缩在地上。不停的瑟瑟发抖。任何人见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忍不住的想要关心白添的情况。

    时间大概过去了一个时辰,白添再一次停止了瑟瑟发抖的迹象,反倒是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经过刚刚的折磨,白添整张脸惨白一片,看起来挺吓人的。

    傻蛋儿见到白添已经停止了瑟瑟发抖,于是便开口询问道:“白添。你没事儿吧?!!”

    这个时辰的时间里,不止有白添一个人备受折磨。在场的每一个人。基本上都备受折磨,煎熬不必白添少。

    傻蛋儿爷爷也赶紧紧张兮兮的询问道:“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就赶紧说出来!!”

    老李见到白添整张脸都惨白一片,旋即又将视线投放在帝凤身上。“白添现在脸色惨白一片,真的没有问题吗?!!”

    木头才不敢直接开口询问帝凤,只能够乖乖的将视线投放在白添的身上,“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你总得说出来把?!!”

    木头感觉白添怎么会整个人都感觉特别的不好了呢?!!

    此时此刻的白添虽然整个人都不再继续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好像特别的没有精神。

    该不会是第三阶段的治疗失败,所以把白添害成了现在的这幅摸样吧?!!

    木头觉得特别的不妙。

    面对大家的关心问话,白添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回答。依旧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大海见到这样的情况,忍不住的拧着眉头,担心的心情立刻蜂拥而来。“凤姑娘你真的能够确定,白添他现在没事儿吗?!!”

    大海怎么看都觉得白添像是治疗这种发生了什么差错似的,看上去总觉得白添怪怪的。

    大海的问话刚刚落下,大家的视线便全部齐刷刷的投放到帝凤的身上。

    帝凤治病的方法都太古怪,就连药物也能够让人折磨的半死。之所以,如此情况。还是让帝凤来负责治疗白添,全部都是因为信任。

    帝凤是傻蛋儿的远房亲戚。还是傻蛋儿推荐的,所以大家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帝凤的医术。

    最最重要的是,在前两个阶段里的治疗,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儿。

    可是,为什么偏偏第三阶段,刚刚才开始治疗,便觉得白添整个人都不对劲儿了?!!

    温柔和桃李师姐就像是两个完全的透明人,站在原地连一句话都说不上。

    帝凤并没有开口回答大海的问题,而是直接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品茶。

    见到帝凤这种态度,老李微微有些怒气。

    你的病人,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你连说一声都不行吗?!!

    温柔见大家的气氛都有些紧张,于是便微笑着站出来,“大家都冷静点不行吗?!!白添现在只不过是药力,还没有完全过去,等一会儿他自然就能够恢复到平常的状况!!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

    虽然温柔含笑着如此说,但是大家明显的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大海忍不住的指责道:“我们不知道,你们究竟给白添使用的是什么药物,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白添服用下这些药物,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如果白添真的有什么大碍该怎么办?!!”

    白添的病情是大家发现的,还是大家带着白添过来治疗的,如果白添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大海认为大家都无法负责。

    傻蛋儿眉头紧紧的拧着,虽然自己相信温柔的话,但是如果白添一直都这样,恐怕就算是自己相信,也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傻蛋儿为难的望着帝凤,“凤姐姐……”

    现在帝凤肯站出来,解决大家心中的疑惑,才能够解决大家心里的困扰。可是偏偏,帝凤就是我行我素,独自坐在椅子上,根本就完全没有听到大家的疑惑似的。

    见到帝凤的态度,傻蛋儿也只能够为难的开始宽慰大家。“大家也就不要再继续为难凤姐姐了!!既然温姐姐都说了,这药力一过自然而然的便会恢复,那我们索性就等等呗!!”

    大家之所以会如此认真的刨根问底儿。原本都是因为大家都在乎白添,害怕、担心,白添会出什么事情。

    其实这一次,就连傻蛋儿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安的感觉。

    毕竟这一次白添停止瑟瑟发抖之后,竟然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傻蛋儿忍不住的将视线,再次投放在白添身上。只见,现在的白添仍然没有任何的改变。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脸色更是苍白一片。

    看着这样的白添。忍不住便会让人担心不已。

    自己想要劝说大海他们不要继续纠结这件事情,可是就连自己见到白添的摸样时,都会忍不住的怀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木头撇嘴。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毕竟这里是傻蛋儿的家,开口说话的人还是傻蛋儿,所以怎么也需要给傻蛋儿一点面子。

    木头乖乖的闭上嘴巴,不再继续开口说话。

    大海却还是忍不住的抱怨一句,“我们也是担心白添,所以想要知道白添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罢了!!”

    大海就觉得特别的奇怪,既然是治病,现在病人究竟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也有必要隐瞒住吗?!!

    ……

    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异常的诡异,大海、老李和木头并不打算要离开,大家是跟白添一起来的。自然也要跟白添一起回去。再说现在白添这样的情况,还不知道究竟会怎么样,所以大家根本就不敢离开。

    面对这样的状况,傻蛋儿也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叹气。

    还能够怎么办呢?!!

    凤姐姐不肯开口去跟大家解释,老李他们也是坚决的,不见到白添完全好转。绝对不离开。

    现在大家就僵持在屋子里,最受伤的还是傻蛋儿和傻蛋儿爷爷。

    爷孙儿俩相视一眼。还能够怎么办呢?!!

    就这样尴尬的情况一直保持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可是白添却依然毫无反应。

    老李终究有些忍不住,“白添这样一直维持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难道凤姑娘,你就不想要为这种情况,解释解释吗?!!”

    原谅老李实在是,没有办法像帝凤一样,悠闲自得的坐在椅子上品茶。现在白添的情况不明,别说品茶,就连坐在原地也是坐不住的。

    大家都是生死兄弟,正因为如此,老李才特别的担心白添的安全。

    帝凤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一脸云淡风轻的说:“时间因该差不过了!!药力因该马上就能够过去!!在你们都不知道情况之下,可别胡乱污蔑人!!”

    帝凤的话刚刚落下,刚刚还一直什么表情都没有的白添,竟然奇迹般的突然恢复了过来。

    此时此刻的白添整个人看上去都特别的好,面色红润,完全让人想不到刚刚他那一张惨白的脸,究竟是同一个人。

    大家此时此刻的脸上,都纷纷书写着不可思议,然后大家便朝着白添围绕了过去。

    白添嘿嘿一笑,“让你们久等了吧?!!”

    大海拧着眉头,不可思议的望着白添,“白添,你有没有觉得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快点说出来。”

    大海觉得整个过程实在是太过神奇,刚刚还脸色惨白一片,站在原地动都无法动弹的大海,竟然现在完全看不出来发生过什么事情,脸上红润的根本就不像是刚刚的人。

    不可能我们刚刚的都是幻觉啊?!!

    木头也是赶紧,惊奇的围绕着白添绕了一圈,不可思议的望着白添,“天啊!!这也太神奇了吧?!!竟然完全没有事儿!!”

    刚刚不是蜷缩在地上不停的瑟瑟发抖,就是面色苍白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丢了魂似的。可是,现在却已经完好无损,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老李没有开口感叹,但是却也注视着白添,点了点头。

    白添被大家围绕的有些不太适应。嘿嘿的一笑,“你们别这么夸张!!我现在真的是一点事儿都没有!!感觉自己比起第二阶段治疗的时候,还要好!!”

    从治疗的第一阶段开始。白添便已经慢慢的相信帝凤,直到现在,白添的心里已经完完全全的被折服了。

    虽然治疗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效果却是意想不到的好。

    什么时候,原来治病竟然能够有如此的感觉了。

    傻蛋儿爷爷见到白添生龙活虎的摸样,含笑着点头,“的确是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的生龙活虎!!”

    刚刚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太突然。就连傻蛋儿爷爷也完全没有预料到。

    白添将视线投放到依旧坐在椅子上的帝凤,声音里充满着感谢。“这药的效果,感觉比之前的两次更加的好,虽然过程痛苦了些。谢谢你,凤姑娘!!”

    虽然自己不曾有过自己在发病时的记忆。但是单单只是听傻蛋儿他们说起来,白添还是非常希望能够将病情治疗好的。

    帝凤含笑,“我也只不过是看在,你白添是傻蛋儿的兄弟份上,才帮你治疗的罢了!!如果要谢还是谢谢傻蛋儿吧!!这瓶子里的药丸吃完之后,你就会康复的!!以后也就不用再继续到我这里来拿药!”

    帝凤说完并没有久留,旋即便跟温柔和桃李师姐一块回到自己的屋子内。

    ……

    对于刚刚一直在质疑帝凤这件事情,老李、木头和大海并没有说抱歉的话,但是心里却依然有些过意不去。

    事情发展到现在。却突然意识到帝凤之所以会如此的淡定,其实是因为事情的整个过程都在帝凤的掌握之中。

    正是因为如此,帝凤才会从头到尾都云淡风轻。

    小磨磨并没有跟在温柔的身边回到屋子里去。而是在她们都回去之后,忍不住的板着张脸,对着大家说:“亏我凤姐姐待你们如此好!!你们三个还质疑她,你们都不知道这些治病的药丸,其实挺贵重的,平日里发凤姐姐都舍不得拿出来呢!!”

    小磨磨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直接踏步离开屋子内。

    老李、大海还有木头整个人都愣了愣。

    刚刚大家之所以会那么的激动,其实都是因为担心白添的安全问题。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错怪了帝凤。

    现在想起来。大家的心里都有些愧疚。

    白添有些诧异,看了看老李、大海还有木头,“你们质疑凤姑娘什么了?!!”

    “白添你刚刚没有听见吗?!!”

    傻蛋儿微微有些疑惑,一直以为白添刚刚因该是能够听见大家的对话,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没有。

    白添摇摇头,“我在感觉到像是进入冰窟窿的过程中,还能够听见大家的对话,但是之后却完全没有了听觉!!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究竟跟凤姑娘说了些什么。不过,凤姑娘的药丸真的效果,特别的棒!只不过过程有些痛苦罢了,所以希望你们大家不要太过与纠结这个问题。”

    虽然,白添现在是不知道在自己完全没有意识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见刚刚小磨磨的话,还有大家现在的表情,多多少少也能够猜得到,在刚刚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添也没有继续去过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相信,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因为老李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危。

    ……

    “帝凤,你为何不跟他们解释呢?!!这样冷淡的样子,反倒是会让大家都觉得你特别的不靠谱!!”

    刚刚在大家的面前,温柔没有开口询问帝凤,但是现在已经回到屋子内,所以温柔也没有任何的顾忌。

    帝凤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回答,桃李师姐的话也急忙的开口说:“连我都看不出来,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跟他们解释解释,也不过就两三句话罢了,也不会有什么为难的啊!!”

    温柔和桃李师姐一直都在场,但是却保持着沉默。

    对于帝凤为何在大家都非常担心白添生命安全的时候,帝凤反倒是保持了沉默。这件事情。让温柔和桃李师姐都觉得有些意外。

    帝凤无所谓的耸耸肩,“我这么做,不过也是希望白添生病康复之后。他的这帮兄弟们不会以后有什么伤风感冒的就跑过来找我治病,如此一来我会医术的事情,肯定就会被曝光出去。到时候小镇又会怎么议论纷纷呢?!!再说了,我哪点儿丹药哪里够这么多人来折腾!!肯定会没两天就消耗殆尽的!!至于白添,我要不是看在傻蛋儿的份上,根本就不会救的!!”

    温柔点了点头,含笑:“也对!!你的那些丹药个个都价值不便宜。要是谁都想要过来找你看病,还不会瞬间让你亏死!!”

    桃李师姐虽然早前有猜到过这个可能性。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是这种原因,不经笑了起来,“想不到帝凤也有抠门儿的时候啊!!”

    帝凤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些普通凡人们。如果吃这些丹药多了,对他们来说没有好处的!!现在他们能够感受到丹药带给他们的好处,但是我们离开了以后呢?他们没有了丹药来治病,恐怕以后都会觉得大夫们开的药难以下咽,而且还效果不好!!”

    帝凤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好,自己这些丹药虽然能够救命,但是却不能够随随便便的谁都能够服用的。

    普通凡人的身体,如果服用丹药过多,恐怕早晚有一天会暴体的。

    小磨磨不满的嘟着嘴。刚刚回到屋内便直接扑到温柔的怀里,“他们真过分!!竟然这样怀疑!!”

    温柔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却是努力的将笑容憋了回去。拧着眉头,故意扮作严肃的摸样,“所以,你就故意走在后面,然后跟他们说那些话,是吧?!!”

    小磨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的行为,竟然会被温柔发现。当自己的行为被发现的时候。小磨磨只能够含笑道:“嘿嘿!!这都被师父您给发现了啊!!”

    “以后不要再擅自做主,在别人面前胡说八道,要是被我发现,定娆不了你!!”

    温柔依然特别严肃的瞪着小磨磨。

    今天小磨磨开口说的那些话,倒是无所谓。但是,要是有一天小磨磨突然不小心便说出了一些不该说出的话呢?!!到时候该怎么办?!!

    所以,想要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就必须要在现在开始告诉小磨磨这件事情是不对的。

    ……

    白添拿着自己第三阶段的药之后,并没有继续在傻蛋儿家打扰,选择了与老李、大海还有木头三人离开了傻蛋儿家。

    已经是最后一个阶段的治疗了,虽然这个阶段的治疗有些痛苦,但是所幸也是快要结束了。再加上,现在自己身体上传来的感觉,让人觉得特别的神清气爽,所以白添的心情自然是更加的高兴。

    白添含笑着,“老李、大海,还有木头,你们三个儿就不打算告诉我,刚刚在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听听磨磨姑娘那不满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们要不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就是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情。”

    白添虽然不记得,但是现在已经不再傻蛋儿家,所以心里也难免的有些好奇。

    刚刚在傻蛋儿家,自己也不好继续提起这件事情,以免让傻蛋儿和傻蛋儿爷爷两人尴尬,但是现在却根本就不一样地情况。

    木头尴尬的嘿嘿一笑,却是不语。

    面对白添的追问,大海也不好有什么隐瞒,直接开口说道:“当时你整个人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整张脸惨白一片,我们大家见到你这个样子,自然而然的便非常的担心。正是因为我们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才会开口询问凤姑娘。”

    木头接着嘟囔道:“白添,你是不知道!!刚刚凤姑娘那态度,简直就是特别的差劲儿。我们只是出于关心的询问,却被她无情否定掉。就她那态度,我们也是看在傻蛋儿和傻蛋儿爷爷的面子上,才没有直接翻脸的!”

    木头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喜欢帝凤,虽然帝凤一直以来都很少开口说话,连脸上的笑容都是极少能够见到的,但是木头却一直都觉得帝凤因该是个好姑娘。

    能够跟傻蛋儿还有傻蛋儿爷爷一直生活在一起。因该脾气也不会太差。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帝凤的态度,简直太让人吃惊。

    木头更是在心里暗暗地觉得。以后再也不想要见到帝凤。

    白添对于大海和木头的话,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但是却觉得帝凤并不像是大家口中所说的摸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看凤姑娘根本就不像是那样的人。如果她真的是这样的人,她也不会无偿的治疗我,不是吗?!!你们刚刚又不是没有听见,磨磨姑娘不是说。这些给我治病的药丸其实都挺贵重的,平日里凤姑娘也都是舍不得的。”

    白添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因该谢谢傻蛋儿一家呢。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家,自己现在恐怕还没有机会能够治好病情呢!!

    刚刚小磨磨的话,也让白添有些放心不下。

    如果这些给自己治病的药丸,真的如同小磨磨说的那样。挺贵重的,还是帝凤根本平日里就舍不得用的东西。

    那么就真的太过贵重了!!

    这样还无偿的治疗我,凤姑娘怎么看都不像是大海和木头口中的摸样!!

    看来他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事情。

    木头叹了口气,“完了!!白添,你现在肯定是被那凤姑娘给洗脑了!!她不就是给你免费的看了场病吗?!!可是你,难道都忘记了你被这些所谓治病的药,给折磨的多么难受了吗?!!”

    木头就觉得,白添肯定是因为帝凤给他治病,所以就完全的不相信她是那样的人。

    大海拍了拍木头的肩膀。“行了!!木头,你就别在继续添油加醋了!!”

    木头不服气,“我是实话实说好不好!!白添他是没有见到。刚刚凤姑娘究竟是什么态度。”

    刚刚一直不开口说话的老李,突然之间稍微提高音量,“够了够了!!大家就将这件事情都忘记了吧!!虽然凤姑娘的态度有问题,但是我们的态度呢?!!我们对凤姑娘的态度,不是也有问题!!既然双方都有一定的问题,那索性就不要再继续去计较这件事情了!!”

    “……”

    老李的话一出。大家瞬间都平静了下来。

    白添见到这样的场面,便一直忍不住的含笑着。“看来还是老李,你有本事儿啊!!一说话,便立刻让大海和木头都统统闭嘴!!”

    ……

    大家都离开了,屋子里显得特别的安静。

    傻蛋儿爷爷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没有想到竟然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傻蛋儿夹在两者中间,也是为难,“爷爷,您就别为这件事情而担心了!!我相信过几天之后,大家一定就能够没有任何问题的坐在一起的!!”顿了顿,傻蛋儿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不过,今天凤姐姐的态度,的确好像有些问题!平日里凤姐姐根本就不会这样,就连第二阶段治疗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态度!!”

    傻蛋儿觉得很奇怪,帝凤的脾气怎么会突然变化的这么快呢?!!

    傻蛋儿爷爷回答道:“谁知道呢!!帝凤她们做事情,肯定有她们自己的打算!!不过今天老李他们因为担心白添,也的确是有些激动了!!”

    情况变得这么尴尬,双方都有一定的责任,这让被夹在中间的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都觉得特别的无奈。

    还能够怎么办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爷爷,您见多识广!您说凤姐姐究竟是用的什么药物啊?竟然效果这么好,而且还会让病人这么痛苦,我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胆战心惊!!”

    傻蛋儿一直都觉得自己承受这种事情非常强悍,但是现在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太弱了。

    单单只是看着白添那张痛苦的脸,就已经觉得快要受不了了。

    傻蛋儿爷爷摇了摇头,“都是黑乎乎的药丸,我也看不出来究竟里面是什么成分!!不过,说实话,这种治病的方法,倒不是人人都能够接受的。如果换着做是爷爷的话,就另肯不治病,也不要这么备受折磨!!”

    傻蛋儿爷爷甚至在第一次见到帝凤治疗白添的时候,也忍不住的质疑。这种让病人痛苦的治疗方法,真的是治病,而不是害人吗?!!

    可是每一次,痛苦完毕之后,白添整个人看起来都好像比以前更加的神清气爽。正是因为如此,又不得不让傻蛋儿爷爷去相信,其实这只是自己从未见识过的一种治病方法罢了。

    也不知道为何,傻蛋儿爷爷在心里却是越来越觉得温柔她们的来历有些神秘了!!

    这些药力如此强悍的药物,还有这种治病方法,都是前所未见的。

    她们究竟来自于哪里呢?!!

    傻蛋儿爷爷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继续去思考这件事情。

    每一次去想这件事情,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反倒是会让自己更加的疑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