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四十章 低调离开
    没有想到自己家门口,竟然会再次云集如此多的街坊邻居们。百度:本名+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而且他们也只是站在自己家院子大门口之外,完全没有要来打扰自己家的意思,王奶奶和老爷爷也不好说什么。

    王奶奶和老爷爷在外面观察片刻之后,便回屋。

    现在街坊邻居们纷纷将围绕在自己家院子门口,任谁都知道是为了陈默。

    至于陈默究竟是否要出去见一见这些街坊邻居,王奶奶和老爷爷商量之后,一致认为还是因该将这件事情交给陈默自己来做决定。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陈默见到王奶奶和老爷爷有些为难的摸样,于是便主动询问道。

    平日里如果王奶奶和老爷爷,有什么想要告诉给自己的,肯定都会直接告诉,不会这样吞吞吐吐的。见到王奶奶和老爷爷如此反常,陈默自然要好好的询问一番。

    王奶奶整张脸都在为难,艰难犹豫了几秒钟,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不过,今天咱们家院子大门前,又聚集了不少的街坊邻居。估计,都是因为白少就要离开小镇的消息传播出去,所以才导致的情况。”

    陈默连连点头,“他们云集在院子门口,我也没有办法帮助他们呀!!”

    白少究竟看中自己哪里,就连陈默自己都要表示完全不知情。就更加别说要如何指点他们。

    如果自己指点的不对,那岂不是害人又害己吗?!!

    见陈默此时此刻的态度,王奶奶没有再继续说话。

    陈默很明显已经拒绝了要去指点这些街坊邻居。自己又何必继续劝说呢!!

    老爷爷拍了拍陈默的肩膀,“你做的是对的!!这些东西哪里是说教就能够教导的,如果自己教导的是错误的,还害人害己!!”

    老爷爷一直就不赞成,陈默去将什么所谓的经验,分享给小镇的各位街坊邻居。

    最重要的当事人,其实是白少。只要白少自己才最清楚。什么要的人才能够被他自己欣赏。但是又因为白少是镇长木清风的朋友,平日里都住在木府。很少会露面。根本就很难以靠近,所以才会将目光全部投放在陈默的身上。

    能够被人理解,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听见老爷爷对自己的理解,陈默微笑着说:“这也是我之所以不去教导大家的原因。我自己都还不清楚,究竟是为何会被白少看中,又哪里有什么资格去指点他们呢?!!而且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性格,如果强硬着让他们去改变,岂不是人人都成为了一摸一样,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吗?!!”

    每一个人都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就算模仿的再如何的想象,也不可能完全成为另外一个人。

    陈默是不希望小镇的百姓们,纷纷因为自己被白少邀请。所以便将自己的孩子打造成另外一个陈默来。

    宛如,这个世界上都只是陈默,那这个世界还有何意思呢?!!

    王奶奶没好气的瞪了陈默和老爷爷一眼。撇嘴道:“你们俩就站在一起吧!!那现在又该怎么办?难道继续几天不出门吗?!”

    虽然这些围绕在自己家院子大门口的街坊邻居们都挺随和的,只是站在院子门外,三五人交头接耳,打探消息的信息。但是无论如何,王奶奶还是觉得有些影响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生活受到了严重的改变。

    “等白少离开了小镇。就算是你想要这些街坊邻居,在咱们家院子门前继续守候。他们也不肯的。”

    ……

    “听说白少要离开小镇了,现在整个小镇的百姓们都在猜测,白少会不会第三次邀请陈默,你们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吗?!!”

    白添的八卦劲儿到访,这件事情早在昨天便已经在小镇里被传扬开来,只不过因为大家一直在废旧的破屋内,观察陈默的一举一动,所以直到回家之后,方才听自己家人议论这件事情。

    白添觉得挺好奇的,白少去第二次邀请陈默的时候,自己也在场。

    白添当时便觉得白少,实在是太奇怪了。身为镇长木清风的好友,在花城想必地位也不算太低。但就是因为如此,白少竟然能够接二连三的在自己被拒绝之后,接着邀请陈默。这样的反常举动,不经让白添自问:陈默真的有这么优秀吗?!!

    陈默真的已经优秀到,可以让白少这种有地位的人,也亲自发出邀请,而且接连被拒绝吗?!!

    简直就太让人大跌眼镜,以至于觉得有些完全不能够理解。

    听白添这么一说起,大家倒是突然都来了兴致。

    傻蛋儿含笑,“看来这件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老李点了点头,“昨晚回去之后,听家人谈起这件事情,才知道原来小镇竟然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没有想到白少竟然突然宣布,说要离开小镇返回花城。看今天有这么多小镇百姓们纷纷带着自己的孩子,云集在王奶奶家院子门前,想必是想要趁着最后的机会,来向陈默讨教讨教的吧!!”

    虽然老李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大的心情,但是却难以理解大家的做法。

    如果真的能够找陈默讨教一二,就能够被白少看中,那岂不是说明白少也太好糊弄了?!!标准就那么低?!!

    身为小镇的百姓,老李自己也能够明白,小镇百姓们之所以那么热情,也是因为花城的缘故。

    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机会去花城发展。但是碍于自己的能力有限,根本就很难以让自己的孩子去花城,所以在得知陈默被白少邀请过之后。大家纷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够得到这个邀请。

    傻蛋儿视线朝着王奶奶家院子门前,已经云集的大批小镇百姓们和他们的孩子,无奈的摇摇头,“没有想到因为这件事情,竟然能够吸引来这么多的百姓。估计只有等待白少离开小镇之后,这件事情才能够完完全全的根治。”

    白少一天没有回到花城,大家都会觉得还有机会。只要自己能够抱把握机会,就一定有可能。如果一旦白少离开小镇之后。大家的这份心思,因该会很快淡化不少。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全部云集在此。

    白添撇嘴,“真得特别的想不通。陈默究竟哪里比大家强?竟然就能够被白少看中。而且,大家现在都在猜测,白少会不会第三次邀请。”

    大海将视线投放在白添身上,询问:“你觉得白少会不会发出第三次邀请?!!”

    除去现在正在观察王奶奶家情况的老李,其他人的视线纷纷都已经投放在白添身上。

    白添摇摇头,“我看没有这个可能性!!上一次的情况,大家也都亲眼看见了,亲耳听见了!!白少不可能会这么无聊,要发出第三次邀请吧?!!”

    说句实在的。白添觉得白少竟然会发出第二次的邀请,已经是让人大跌眼镜,如果再来第三次。那么小镇的百姓们改如何去想?

    陈默有那么好吗?!!

    听完白添的猜测,大海旋即又将视线投放在傻蛋儿的身上,“傻蛋儿你觉得呢?!!”

    傻蛋儿含笑,“既然能够有让人大跌眼镜的第二次,我觉得或许就真的会有第三次!!白少的为人,我们又不是特别的了解。谁知道他的脑袋里在思考些什么呢!!”

    听完傻蛋儿的回答,大海旋即又将视线投放在木头身上。还没等白添开口询问。木头便直接自动的开口回答:“其实我的看法跟傻蛋儿的差不多!白少从一开始邀请陈默去花城发展,就已经开始让人大跌眼镜。能够接受陈默第一次的拒绝,然后再第二次邀请,纵使再被拒绝,也有可能会有第三次的发生。”

    白添见大海是要将大家都询问完,但是唯独却没有告诉给大家,他的看法,于是白添有些不乐意了,“你怎么就问我们的看法,你的看法呢?把你的看法也告诉给我们呀!!”

    大海含笑,“因该会有第三次的吧!!不过至于第三次会什么时候发生,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的罢了。”

    大部分的人都觉得白少会继续发出第三次邀请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白少已经做出了两次让人大跌眼镜的时间,不差这么一次。

    虽然大家完全不能偶理解,陈默究竟有什么地方能够如此吸引白少,但是却也不排除这因该就是一种吸引力。

    一直在仔细观察王奶奶家情况的老李,一直很少恢复发言,全部一心一意的观察着王奶奶家的情况。

    老李头也不抬,视线也不曾移动,只是开口说:“你们大家在这里胡乱猜测,还不如来继续观察!!如果白少真的要再次邀请陈默,我们还能够及时发现,然后去凑个热闹也不说不定。”

    听见老李的话,傻蛋儿首先停止自己刚刚还有说有笑的面孔,立刻投入到工作之中。

    自己身为队长,怎么能够带着大家在这里闲聊,却忽略了正在进行调查的事情呢。

    傻蛋儿在自己心里恨恨的责备了自己一番。

    老李毕竟是整个队伍里,年纪最长的存在,所以老李的话一说出,大家也都纷纷学习傻蛋儿,乖乖的闭嘴,继续投入到调查之中来。

    虽然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围绕了不少的小镇百姓们,但是却怎么也没有看见到王奶奶一家有外出的痕迹。

    恐怕依然还是毫无结果。

    白添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又是白白的忙活了!!什么事情都调查不到!!”

    大家希望能够调查到陈默平日里行动的疑点,可是自从大家都纷纷开始投入调查之中的时候。陈默却整个人基本上都窝在家里,几乎很少会外出。

    从一开始调查陈默到现在,似乎就没有顺利过。

    白添忍不住的抱怨。

    “这才多长的时间白添你就开始忍不住抱怨了。记住你如果输掉了,可是要请客我们的哟!!”

    傻蛋儿贼笑起来。

    大家也不是为了就是要让白添请客,只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件事情,让白添的情绪稍微发生变化一些。不要在调查的过程中,遇到点什么事情,便立刻马上的开始发牢骚。

    在整件事情毫无结果的时候,每一个人的心情都不会特别的好。但是却需要大家坚持下去,而非抱怨。

    大家简直像是抓住了白添的软肋似的。只要大家一提起输掉的人要请客这件事情,白添立刻收起刚刚还一脸无奈的表情,瞬间满血复活。

    “你们别吓唬我!!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输掉的!!”

    白添可可疼自己那些辛苦的俸禄,哪里舍得全部拿出来请客。于是只能够打起精神来。

    “不过,大家有没有想到,有什么办法能够不必这样守株待兔?!!”

    傻蛋儿突然想起来,昨天大家在商量的事情,所以刻意的提起来,就是希望能够看看大家是否有意见。

    傻蛋儿一提起这件事情来,白添立刻摇摇头,“我昨天回去也思考了很久,但是还是没有更好的办法!!”

    现在似乎就只有守株待兔的办法。但是白添自己也知道,这个守株待兔的办法,其实是最无奈的办法。但凡是有点更加好的办法。大家也都是愿意尝试的。

    木头摊了摊手,“我也没有想到。”

    傻蛋儿又将视线投放在大海身上,这段时间大海的表现非常不错,傻蛋儿倒是对大海给予了厚望。

    谁知道,面对自己的疑惑,大海也不好意思的摊了摊手。“这件事情我还真的没有想出来解决的办法。”

    傻蛋儿见到大家都没有更加的办法,只能将唯一的希望投放在老李身上。老李正在仔细观察王奶奶家的情况。感受到傻蛋儿投来的目光,老李轻声说:“这件事情,傻蛋儿你就别勉强大家了。如果大家想到了,肯定已经主动开口告诉给你,根本就不需要你来询问。”

    谁不想要有更好的办法能够替换掉,现在所用的这种守株待兔的办法?!!如果有办法,大家肯定会举双手赞成,更别说主动告诉给傻蛋儿了。

    现在之所以没有任何人主动开口,便是最好的证明,大家根本现在就还没有任何的办法。

    傻蛋儿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情太难,但是为了不让我们继续守株待兔,不知道何年何月,我觉得我们还是该继续努力。”

    努力的在还没有发现陈默的详细事情之前,找到不比需要继续守株待兔的办法来调查这件事情。

    ……

    傻蛋儿他们在破旧屋子内观察着王奶奶家的一切情况,确保自己不放过丝毫线索。而王奶奶则是在家里,观察着自己家院子大门口,久久不肯离去的街坊邻居们。

    无疑,现在自己一家人的生活又被困扰住。

    王奶奶现在都不敢迈出自己家一步,就害怕各位街坊邻居,在自己刚刚跨出家门一步的时候,便已经急急忙忙的拥堵了过来。

    王奶奶焦急着神情,有些为难,“这种日子,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啊?!!”

    被困在自己家里,哪里都不能够去。外出见到各位街坊邻居,就好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债主似的,躲避还来不及。

    老爷爷和陈默倒是完全没有王奶奶的焦急,而且乐得清闲,坐在一起下棋。

    王奶奶抱怨了好几句,却见到自己老伴儿正在和陈默清闲的下棋,便是更加的焦急起来,“你们倒是挺悠闲的,难道就不想想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吗?!!”

    谁知道这些街坊邻居们,会在自己家院子大门口前待多长的时间。

    而且白少要离开的消息里,也只是说明白少准备要离开小镇返回花城。但是却没有具体的时间。谁知道白少会不会因为木清风镇长的邀请,再次留下来几日呢?!!

    这些都不是最最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果白少不肯离开。会不会这些街坊邻居便一直在自己家门口守候着?!!

    单单想想这些,王奶奶都觉得自己特别的头疼。

    老爷爷双眸一直投放在棋局之中,“这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还能够说些什么呢?!!就算你在这里考虑了很多,也没有太多的用处。等白少离开之后,大家自然而然的便会离开的。”

    王奶奶白眼直接朝着老爷爷瞪了过去,“要是他们一直都在我们家大门口等候着呢?我们的生活给怎么过?!!”

    陈默咧开嘴巴。含笑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会主动站出去。劝说他们不要再来咱们家院子大门口围观的!!”

    王奶奶见到自己老伴儿和陈默,完全不着急的摸样,心里是更加的无奈。

    王奶奶自认为自己是完全做不到像陈默和自己老伴儿这样的平静。单单就是想想现在有许多街坊邻居在自己家院子大门前等候着,王奶奶就觉得自己特别的无奈。

    王奶奶始终不放心的将视线投放在屋外。想要看看这些一直停留在自己家的街坊邻居什么时候能够离开。

    越是去查看,越是觉得难受。

    时间稍稍过去半个时辰的时间,王奶奶又叹了叹气,凝眉说:“你们俩倒是挺清闲,这些事情一点都不关心,就只顾着下棋!!”

    自己在这里焦头烂额,结果陈默和自己老伴儿,却乐得自在,下棋为乐。这让王奶奶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太顺眼。

    老爷爷拧了拧眉。这才将视线从棋盘上收了回来,然后投放到王奶奶的身上。见到王奶奶黑着一张脸,眉头还紧紧的拧紧。“不该你去担心的事情,你非要去担心。现在这些街坊邻居的之所以在咱们家门前聚集不都是因为白少即将离开小镇吗?待白少离开小镇之后,事情便会一一解决。”

    “可是……”

    “没有那么多的可是!!与其你现在在这里担心不已,还不如静下来。担心那么多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

    木清风一早,并没有直接去镇长府,反倒是来到白少的小院子里。

    见到白少如昨日一样。在凉亭内独自品茶。于是,木清风便含笑踏步而去。

    “白少倒是清闲。行囊都收拾妥当了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白少含笑:“清风兄有什么话为何不直接说出来呢?何必如此拐弯抹角呢!!”

    白少的话让木清风微微一拧,有些不太明白,“白少这么说是何意思?!!我木清风什么时候说话拐弯抹角了?!”

    “清风兄希望我白某人第三次去邀请陈默,不是吗?!!”白少直言直语。

    去第三次邀请陈默,白少并不是那么的介意,只要能够帮助到木清风,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只不过,木清风不直接说出来,白少便有些不太高兴了。

    木清风含笑,“白少恐怕是误会了,我木清风从来都没有这个意思!!如果白少你想要去邀请陈默第三次,我绝对不会反驳。但是如果白少你不愿意,我木清风也绝对会支持你!!”

    “当真如此?!”

    木清风郑重的点了点头,“当然!!想必白少,之所以会有如此的想法,因该是受了小镇里的那些议论吧!!不过这真的不是我的意思!!”

    “既然不是清风兄的意思,那就当做我没有说过!!”

    “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需要帮忙收拾的,尽快开口!!”

    木清风根本没有继续去计较,反倒是询问起白少行囊准备的是否妥当。

    白少含笑,“行囊这些小事情,就不麻烦清风兄了。”

    ……

    白少即将离开小镇的消息已经传播在小镇整整两天的时间。小镇的百姓们都在等待着,是否能够见到白少第三次邀请陈默去花城。

    虽然直到现在大家也没有见到白少的踪迹,但是这些围绕在王奶奶家附近地街坊邻居们。却始终没有丝毫放弃。

    他们总是觉得,如果现在放弃,可能下一刻就会错过白少的到来。

    如果错过了白少的到来。就可能会错过一次机会。

    虽然不知道是否能够有机会,但是大家却不想要放弃。

    这两天王奶奶一家人都未曾外出,连屋子大门也不曾踏出。

    王奶奶感觉时间实在是过的太过漫长,自己整个人坐在椅子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一看自己老伴儿,这两天他倒是和陈默俩,有些闲情逸致的每日下棋为乐。完全的一脸毫不担心。

    “你们还真的是看得开,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似的!!”

    王奶奶也很想要说服自己。让自己像陈默和自己老伴儿一样,但是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陈默含笑,“这种生活只是暂时的。时间稍微一长自然而然的也就会过去了!!”

    如果说陈默不担心,那也的确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两天,因为街坊邻居们拥堵在院子大门口,让自己根本无法外出,陈默的心里始终有些担心巨坑那边的事情。

    巨坑外面的保护屏障,自己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避开,所以陈默非常担心不已。

    如果巨坑外的保护屏障消失掉的话,那么自己就能够进入巨坑内一探究竟。

    再如果,巨坑内真的有自己需要找到的东西。那么也不用再继续待在小镇里。

    虽然,如果不用继续待在小镇里,陈默也会多多少少觉得难过。但是那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

    王奶奶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比起在一直在屋子里待在的王奶奶一家人,一直在外面守候着的街坊邻居,更加是有些难以忍受,长时间的在外面等候。有许多的街坊邻居甚至带来了椅子,或者直接席地而坐。

    “不知道白少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

    “会不会来还不一定呢!!有可能我们这些天的等待。就是白白的浪费。不过,如果真的来了。那么我们这些天的等待,也算是值得了。”

    ……

    这也算是一场赌。博,大家自然而然都希望能够见到白少过来。

    在破旧的小屋里,一直观察着王奶奶家情况的傻蛋儿他们精神也极为疲倦。这两天的时间,各位街坊邻居们纷纷都云集在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前,给了傻蛋儿他们更为强劲的观察力度。

    白添疲惫的躺在地上,“这些街坊邻居们还真是意志力够强悍的啊!!不来了镇长府里做事儿,简直就是可惜了、浪费了!!”

    傻蛋儿将一直投放在王奶奶家门前的视线收回,转而投放在已经躺在地上,一脸疲惫的白添,“怎么了?想要说认输了?!!”

    每一次只要白添稍微有想要放弃的念头,傻蛋儿他们就会轮番的说这句话,白添觉得自己都快产生抵抗能力了。

    “每一次你们都说这一句话,能不能换一换?!!”白添挑眉。

    傻蛋儿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看来白添你是想要认输了,大海、木头、老李你们都想要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吃什么好吃的呢?!!”

    白添着急了,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不行!!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认输了?!!你们能不能够不要这么折磨人啊!!每一次都说这句话,难道就不能够换新的吗?!!”

    傻蛋儿耸耸肩,“词不再旧,有用就行!!”

    大海含笑,“是啊!!你都知道我们每一次都会说这句话,但是你每一次不都是最后抱头投降了吗?!!”

    白添翻了翻白眼,觉得自己完全的陷入了傻蛋儿他们的陷阱之中。

    可是自己已经跌入陷阱内,白添自己也毫无办法。

    几人谈笑完毕,傻蛋儿将视线投放到老李身上,“老李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我看陈默在王奶奶家院子门前的街坊邻居离开之前,是断然不会离开王奶奶家的。”

    老李松了松口气,眼睛也随之眨巴眨巴。

    一直长时间的盯着王奶奶家,导致了自己眼睛极为的疲倦。

    木头托腮。视线接替老李往了过去。虽然傻蛋儿说,可能在白少离开小镇之前,陈默都不会离开王奶奶家。但是万一呢?!!

    万一是大家都预想不到的事情,所以木头觉得还是盯着点儿的比较好。

    木头视线一直投放在王奶奶家,嘴巴里却说道:“总觉得街坊邻居们也实在是意志力太强悍了,竟然在守在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两天的时间。”

    自己都会觉得特别的疲惫,更何况这些托着孩子的街坊邻居们呢!!

    大家之所以愿意如此辛苦,最重要的原因无非还是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一次机会。一次进入花城的机会罢了。

    傻蛋儿叹了口气,“大家也只是想要让自己的孩子有机会进入花城罢了。虽然这样的做法有些盲目,而且完全不欠妥当。但是也只能够说明可怜天下父母心。”

    白少宣布自己要离开小镇的三日之后,白少并没有大声宣布自己离开,而是极为低调的离开了小镇。

    当个消息传播在整个小镇的时候,大家才突然恍然大悟。白少竟然低调的离开了小镇?!!

    一直守候在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前的街坊邻居们,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瞬间疲惫感便传遍了全身。

    竟然就这么极为低调的离开了?!!

    大家都觉得有些太不可思,竟然会就这么低调的离开。

    大家情绪纷纷都有些低落,抱怨声也渐渐的开始传播出来。

    “我们在这里等待了三天的时间,结果却换来的是这个结果!!白少怎么就会如此低调的离开了呢?!!”

    “估计是大家纷纷到都在揣测,白少是否要第三次来邀请陈默,所以多多少少给了白少一些难堪,索性白少也就难得来邀请。以免在自己将要离开的时候,还要给自己丢脸。”

    “看来我们是白白的浪费了时间,结果却什么都没有等到。”

    ……

    大家的情绪都不高涨。白少都已经离开了小镇,继续等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索性大家也就慢慢的散开,各自回到自己家里休息。毕竟,这么多天的等待,大家也十分的疲惫。在这个时候,最需要休息。

    刚刚还拥挤的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突然之间人们全部都纷纷离开。

    王奶奶在屋子里见到大家纷纷都突然离开,凝眉说:“院子大门口的街坊邻居们纷纷都离开了,难道是白少已经离开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王奶奶的心里也稍微闪过一丝难过。

    终究白少还是没有过来,第三次邀请陈默。

    不过换着来思考,白少就算是来第三次邀请陈默,结果恐怕也显而易见。陈默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白少是否来第三次邀请陈默,又有何关系呢?!!

    老爷爷稍微愣了愣,“街坊邻居们都离开了?!!”

    离开的有些突然。

    王奶奶点了点头,“刚刚离开的,估计是白少已经离开了小镇。他们原本想要在这里等候白少的第三次邀请,结果终究还是失望,所以便回去了吧!!”

    因为王奶奶一家人一直都待在家里,完全没有出过大门,所以完全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够靠着,街坊邻居们的突然离开,才做判断。

    陈默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样子日子总算能够稍微恢复平静了吧?!!

    这些街坊邻居们的围绕,的确是丝毫困不住陈默。但是,屋子里有王奶奶和老爷爷两位老人,陈默也无法离开。

    现在街坊邻居们纷纷都已经离开,生活终于能够恢复正常。

    老爷爷含笑一声,“现在日子终于能够恢复正常了,你该高兴才是,怎么看起来还是一副不太高兴的摸样?!!”

    王奶奶摇摇头,“我原本也以为白少会第三次邀请陈默呢,结果没有想到竟然没有发生!!”

    老爷爷翻了翻白眼,“来邀请又能够说明什么呢?只能够给我们家带来更多的麻烦罢了!!其实本来邀请也挺好的。”

    陈默也含笑着说:“放心吧,在不久之后,我不会靠任何人的力量,也能够去花城的,到时候我就将二老接过去,让您们见识见识花城的风采!!”

    王奶奶觉得陈默的话,想要实现难度实在是太大,但是也不由的抿嘴笑了笑,“就你说话嘴甜!!去花城哪里是你说能够去就能够去的。”

    老爷爷也是含笑,“这可是陈默你说的,可一定要努力做到!!”

    不管陈默说的话,是否是开玩笑的安慰话,老爷爷和王奶奶听了,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一定会实现我的承诺的!!”

    陈默在心底已经暗暗下定决定,等自己将自己的事情做完之后,一定要带着王奶奶和老爷爷去看一看花城。那是他们的心愿,自己如此做,也算是报答他们这段时间照顾的恩情了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闪婚蜜爱:误嫁高〕〔网游之巅峰职业〕〔第一宠婚:帝少大〕〔笑傲长生界〕〔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诸天之主〕〔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