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三十四章 猜测
    “陈默,这么晚了你在做什么呢?!!”

    陈默刚刚从距离小镇不远的巨坑赶回来,刚刚回到屋子里将夜行服换了下来,便听见老爷爷在站自己房间门口,询问道。

    陈默迅速将夜行服收进自己的储物袋内,然后轻声回答:“有些口渴,准备找点水喝!!”

    陈默平日里偷偷半夜出去,从来没有被谁撞见过,老爷爷的突然开口,让他有些担心。

    门外,老爷爷听见陈默的回答后,又开口说:“喝了水,就早点休息!!”

    “好嘞!!”

    门外,老爷爷离开的步伐,清晰的响起,很快便消失。陈默总算也是稍微的松了口气。

    “看来我以后要出去,还需要更加的小心翼翼。”

    陈默无奈的摇摇头,心里完全都在想着,巨坑周边的保护屏障是否能够顺利的破解掉。

    ……

    白衣老道并没有留在巨坑太长的时间,他也只是站在保护屏障旁边仔细的观察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然后便悄然离去。

    待整个世界都变得异常平静的时候,温柔和桃李师姐这才慢慢的露出自己的身影。

    温柔和桃李师姐每天都会在巨坑旁边守候着,就是为了等候陈默的到来。

    温柔对今天的收成很是满意,不由的含笑道:“没有想到我们原本只是守株待兔,看看是否有希望能够察觉到陈默的居心,却没有今天竟然在这里发现还发现了陈默的同伙!!”

    这名白衣老道看上去,实力也并不算是特别的好。

    桃李师姐虽然心里也对这次的收成,感到特别的满意,但是心里却有一丝担心,“我们的存在,因该没有被察觉到吧?!!”

    虽然用利用法力掩藏了大家存在的气息,但是却依然害怕被实力更为高强的修士所察觉到。

    温柔拧了拧眉头,“因该没有被察觉到!!虽然白衣老道的实力还不错。但是我们俩联手的掩饰气息,因该是可以瞒住他的。”

    “我们还是不要在继续呆在这里了,赶紧回去吧!!”

    温柔和桃李师姐并没有在原地继续久留,留在原地继续观察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之后。便也悄然离去。

    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傻蛋儿爷爷家里,帝凤一直未曾睡觉,一直在屋子里等候着温柔和桃李师姐的归来。

    帝凤见到温柔和桃李师姐小心翼翼的进屋,旋即便询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每晚都有去巨坑附近探查情况,但是却不是每一晚都能够有实际的发现,所以帝凤其实并不太抱希望。

    温柔裂开嘴巴,嘿嘿的笑道:“收获还是有的!!”

    听见已经好几日未曾听见的话,帝凤刚刚的毫不在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她略带好奇的双眸。“快说!!究竟有何收获!!”

    温柔也不继续隐瞒着帝凤,开口说:“我和桃李师姐见到陈默偷偷来到巨坑的保护屏障旁。”

    “这也不奇怪啊?!!”帝凤觉得温柔还在隐瞒着,如果单单只是遇见陈默,根本就就不算是一件收获。毕竟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巨坑附近见到陈默,也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事情。

    桃李师姐见温柔一直这样。故此便开口接着温柔的话,说了下去,“见到陈默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只不过我们发现有一位白衣老道突然在巨坑附近与陈默相汇合,看上去这名白衣老道因该是陈默的师父之类的。”

    陈默对白衣老道恭恭敬敬的,一眼看过去便知道,白衣老道肯定是陈默的长辈。

    帝凤拧了拧眉头。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发现,“你们可有被那白衣老道所察觉?!!”

    温柔摇摇头,“因该是没有的!!我和桃李师姐联手利用法力将自身的气息掩盖,除非比我二人的实力更为高强的人在,否则很难以察觉到。”

    “万事儿还是因该小心谨慎。以后再次遇到那白衣老道,可就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要因为疏忽被人察觉到了。”帝凤嘱咐着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

    现在虽然能够肯定陈默不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的,身边还有一个白衣老道,可是在白衣老道身后,又会不会还有谁的存在呢?!!

    正是因为如此。做事情才需要万分谨慎小心。

    ……

    镇长府内专属于傻蛋儿他们的会议厅内,五人再次陷入无聊的状态之中。昨天白少特意去王奶奶家,想要再一次邀请陈默跟自己回到花城,但是却再一次被拒绝之后,傻蛋儿他们便一直无所事事。

    白添直接无聊的躺在长椅上,手里摆弄着自己从院子里摘来的大红色娇艳花朵,嘴里不时的叹了口气,“这日子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到头呢?!!以前每天都忙活的连吃饭的事情都特别的赶时,只觉得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苦,想要轻松轻松。可是现在天天都在轻松的时候,却又觉得无事儿可做!!”

    白添都快要无语死了,这人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横竖都觉得不对。

    傻蛋儿靠在逍遥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仔细的阅读着。

    “你因该珍惜这样的日子,或许明天、也或许是后天,可能你想要过这样的悠闲日子都没有可能性了!!”

    傻蛋儿现在倒是不急,如果木清风真的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给大家来做,那么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但是,现在大家继续待在会议厅内无所事事,那肯定就只能够证明现在小镇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需要大家来帮忙调查的。

    傻蛋儿觉得从某一方面来讲,这件事情是好事儿。这不恰好就能够证明,现在的小镇已经渐渐的恢复平静,没有了前段时间每天都闹得鸡飞狗跳的事情发生。

    老李虽然没有与傻蛋儿相同在,但是却手握毛笔,练习写字、修身养性。

    将毛笔放下,老李指着依旧躺在长椅上无聊的白添,说:“你啊你。难道不觉得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偶尔也会是一件特别不错的事情吗?!!至少能够证明,现在小镇非常的平静,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白添囧了。“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现在的小镇比以前更加的平静了?!!唯一能够体现它变得平静的地方,恐怕就是我们现在几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儿做!!”

    虽然傻蛋儿和老李都觉得,如果小镇里的百姓们都没有了特别多的事情忙碌,那么就能够证明现在的小镇比起以往更加的平静,如此甚好。但是白添却完全没有感觉,只要你在小镇的街道上走上一圈,各种传播的消息都聚集在此。毫无消停可言。

    木头耸耸肩,“现在恐怕小镇里,谈论的最为红火的事情,就是昨天白少再次被陈默拒绝吧?!!”

    木头想了想,突然又接着说:“反正我们待在镇长府里。也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做,不如我们去王奶奶家看看吧!!或许还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昨天白少再次被陈默拒绝的事情,恐怕也没有少给王奶奶一家带来麻烦。”

    大海率先点了点头,“我看行!!我们去看看,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就帮忙,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再回来便是!!”

    整天无所事事的待在会议厅内。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的确是让人觉得特别的无言以对。

    因为大海的率先点头,紧跟着大家也都纷纷点了点头。

    ……

    王奶奶家大门紧锁,完全不敢打开门。

    王奶奶站在大门口,从门缝儿里,朝着外面望了望。不由的叹了声,“这些邻里乡亲的,平日里也没有怎么来往,白少邀请陈默的事情发生之后,简直就是接二连三的赶来。从清晨开始已经过了两个时辰。可是这些人怎么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呢?!!”

    王奶奶实在是觉得无奈至极,因为邻里乡亲的将自己家院子大门堵住,所以整个家里的生活都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下去。

    陈默起身,也来到王奶奶身边,透过门缝儿,朝着外面看了看。果然如同王奶奶所言,现在院子门前,已经完全围堵的水泄不通。

    对此,陈默不由的也叹了叹气,甚至无奈,“要不然我出去,一次性将大家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他们,这样可能就不会再继续这样围堵在院子门前,挡住去路了。”

    这些人清晨便开始陆陆续续的抵达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有绝对多数的人,要直到天黑的时候才会离去。

    陈默对此特别的无奈。

    王奶奶连忙阻拦,“不行不行!!就算你出去解答他们想要询问的问题,那有能够解决什么问题?!!他们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的,等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所带来的震撼感,慢慢淡化掉了,到时候就能够恢复正常秩序了。”

    “可是他们一直留在原地,影响了大家的生活!!”

    陈默自己心知肚明,之所以会引来现在的这种状况,事情全部都是因为自己而起。正是因为如此,陈默才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给王奶奶和老爷爷的生活带来不便。

    王奶奶摇摇头,“这种不便也只是暂时的,不用担心的!!如果你真的担心,昨天就不因该接二连三的拒绝白少的邀请。”

    王奶奶知道自己不因该在现在说这些事情,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不得不说,“能够得到白少的邀请,能够进入花城,陈默难道你不知道对于小镇的百姓们来将,这件事情有多么的重要吗?!!小镇的百姓们每一位都特别的希望能够有机会进入花城、能够得到这一次机会,可是偏偏你如此好运,能够得到白少的赏识,但是你却硬生生的拒绝掉。对于渴望依旧的小镇百姓们来说,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所以他们大部分来这里等候的,都不是为了向你讨教什么,而是能够知道你为什么会放弃这一次机会。”

    王奶奶虽然尊重陈默自己的选择,但是却依然难以掩饰自己心里的不解。

    陈默解释过。但是王奶奶却依然感到特别的无奈。

    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够让陈默甘愿放弃了这一次机会呢?!!

    如果说陈默是外来人,不知道花城意味着什么,那么经过自己几番的劝说。难道他还不能够明白吗?!!

    看着陈默,王奶奶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叹气。

    白少接二连三的来家里亲自邀请陈默,然后再次被陈默接二连三的拒绝,就算是白少的脾气再好,恐怕也不会再给陈默机会了。

    想到这里,王奶奶便不自觉的难过了起来。

    多么好的一次机会啊,就这么被放弃掉。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出去解答他们的问题了!!”

    陈默当然看出王奶奶心里的难受,但是却选择了直接忽略掉。

    陈默在面对王奶奶和老爷爷真挚的感情时,甚至也想过要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给他们。但是每一次都是话到嘴边,却始终未曾说出口。

    陈默自己心知肚明,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告诉给王奶奶和老爷爷。

    王奶奶见到陈默刻意避开这件事情,只能够无奈的摇摇头,不再继续说话。

    老爷爷见到二人突然之间停止了对话。于是便开口说:“陈默他都这么大了,而且经历过的事情也比小镇里那些普通孩子们经历的要多,所以我们因该相信他,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傻蛋儿他们还未靠近王奶奶家的院子,便已经被眼前的阵容给惊得目瞪口呆。

    白添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说:“难道现在小镇里的百姓们,都没有了事情可以做?每天就在这里守候着陈默出来?!!”

    这样呆呆的站在原地等候的办法。真的有用处吗?!!

    白添表示怀疑。

    傻蛋儿早就已经知道,因为昨天白少亲自再度亲临王奶奶家,对陈默再次发出邀请,而且还被拒绝之后,会引来大批的小镇百姓们的议论,但是却也难以预料到。竟然会有如此多的小镇百姓们再次拥堵在王奶奶家院子门口。

    这些百姓们并没有要求要见陈默,或者提出其他的要求,只是站在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前,静静的等候着,什么事情都不做。看起来总觉得有些奇怪。

    傻蛋儿皱了皱眉头,“大家怎么都云集在这里,看来王奶奶他们一直待在家里,根本就没有机会外出。”

    这件事情震惊了傻蛋儿他们全部,老李拧着眉头,开口说:“我们想要从院子大门口挤进去,恐怕根本就没有可能性。就算是王奶奶他们想要让我们进去,也不可能出来帮助我们的。”

    犯了难了,原本是想要来看看王奶奶家是否有需要自己等人帮忙的地方,可是现在大家想要挤进去都变得特别的困难。

    大海突然恍然大悟,“上一次我们来到王奶奶家的时候,我好像无意之间见到王奶奶家有一道后门!!不如我们绕到后门去,避开人群高峰吧?!!”

    如果现在想要进入王奶奶家,那么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傻蛋儿拧了拧眉头,“现在就只能够这样做了!!”

    还能够有其他办法吗?!!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傻蛋儿几人说做就做,立即绕开人群,希望能够绕到王奶奶家的后门去。

    ……

    与人流拥堵的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相比较,王奶奶家的后门,根本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傻蛋儿他们悄悄的松了口气。

    傻蛋儿叮嘱道:“大家都小心点,别动静太大,要不然一会儿就被其他人听见,我们就根本没有办法再进去了!!”

    大家一直小心翼翼的来到王奶奶家的后门,此时此刻,后门已经紧锁。

    咚咚咚……

    傻蛋儿抬手便敲了敲已经满是光阴雕琢痕迹的后门。

    后门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王奶奶着实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有想到过,竟然还会有小镇百姓想到了自己家后门。

    王奶奶看了一眼老爷爷,着急的说:“怎么办?!!”

    老爷爷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回答王奶奶,陈默便已经上前踏步到后门,“谁?!!”

    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陈默也完全没有想到。如果真的是已经有小镇的百姓们找到了后门,陈默觉得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自己出去。

    陈默站在后门旁边。就已经有所决定。

    后门外,傻蛋儿整个人的耳朵都贴在后门门板上,听见陈默的声音,于是便开口表明大家的来意:“陈默。我是傻蛋儿!!我们过来看看,你们是否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听见是傻蛋儿的声音,陈默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身跟王奶奶和老爷爷说,“是傻蛋儿他们!!”

    听见是傻蛋儿他们之后,王奶奶的心里也总算是稍微的松了口气,“原来是傻蛋儿他们啊,快让他们进来吧!!再外面久了,一会儿就被发现了。”

    陈默将后门打开,傻蛋儿他们几人顺利的进入到王奶奶家里。

    刚刚进屋。便见到王奶奶和老爷爷都在。

    傻蛋儿急忙表明大家来此的用意,“大家都还好吧?!!我们过来,其实就是想要看看,是否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来帮忙!!”

    王奶奶对傻蛋儿倒是极为喜欢,强行勾起嘴角笑了笑。“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帮忙的地方,虽然大家都云集在我家院子大门口,但是大家都没有特别的情绪激动,所以也只是堵住了我们外出的道路罢了。”

    傻蛋儿听完,宽慰道:“现在大家之所以会如此云集在这里,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大家都特的好奇陈默究竟是如何能够获得白少的青睐。等再过几天,相信就因该没有任何的阻碍。大家就能够顺利的离开家门!!”

    王奶奶叹了叹气,“但愿如此吧!!”

    陈默没有想到傻蛋儿他们竟然此时此刻会来,于是开口:“白少回去之后,可有因为我拒绝他的事情生气?!!”

    大海摊了摊手,“虽然没有表现的特别的生气,但是你觉得可能丝毫都不生气吗?!!白少虽然在小镇没有什么地位。但是好歹也是镇长的朋友,他能够亲自几次来家里登门邀请,就已经表达了足够的诚意。可是计算是如此,却依然还是被你拒绝,任谁都会特别生气的。”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们帮我跟白少说一声抱歉!!他的好意我是领了,但也的确不能够答应他的邀请!!”

    王奶奶他们暂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大家帮忙的事情,傻蛋儿他们便决定不再继续久留。

    王奶奶急忙挽留,“要不然你们多待一会儿再回去吧?!!”

    “我们就不便继续打扰了,我们回去还有事情要做呢!!”

    ……

    傻蛋儿他们的来去,并没有吸引到一直站在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等候的百姓们。

    临走的时候,白添不忘的再瞧了一眼这些等候在院子大门口的百姓们,无奈的摇摇头,“完全不明白,这些百姓们为何要一直站在原地苦苦守候呢?!!如果真的想要见到陈默,完全不必如此做。”

    就感觉大家的行为有些奇怪,怎么会一声不响的站在原地,一等就是一天呢?!!

    老李连忙说:“还是别猜想那么多,赶紧回去吧!!”

    刚刚从王奶奶家回到镇长府内,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回到专属于大家的会议厅的时候,从议事厅方向一名传话人直接跑了过来,“你们可回来了,镇长正在找你们呢!!”

    傻蛋儿微微愣了愣,心里不经暗叹:“清风哥怎么会突然要找我们?难道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安排给我们做吗?!!”

    白添刚刚还在一路上感叹着王奶奶家的所见所闻,却突然听见木清风正在寻找大家,立刻惊呼,“镇长找我们?!!我们快去议事厅吧,要是让镇长等急了,那可就不好了!!”

    白添可害怕得罪木清风了,小镇得罪了木清风,最倒霉的肯定就会是大家。

    白添二话不说,立刻拔腿就开始朝着议事厅踏步而去,就害怕稍微晚了一秒钟,让木清风久等了。

    老李见到白添的着急,只能够无奈的摇摇头。

    根本就不要敲门。议事厅内的大门早早便已经打开,像是早已经等候了傻蛋儿他们多时似的。

    虽然大门是打开的,但是却不能够贸然直接进入。傻蛋儿站在门口,依然特别有礼貌的。说:“镇长!!我等已经来了!!”

    “进来吧!!都说了不必拘礼!!”

    木清风像是特别的忙碌,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连抬头看一眼傻蛋儿等人都没有。

    “你们刚刚去了哪里?为何会议厅内不见你们的踪迹?!!”

    木清风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口便是询问大家。

    自己派人去同传傻蛋儿他们,但是得到的消息,却是傻蛋儿他们根本就不再会议厅内。在镇长府大门守卫的嘴里,才得知傻蛋儿他们已经全部出镇长府。于是,木清风倒是想要听听看,傻蛋儿会如何来回答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傻蛋儿微微低着头,如实道来:“我们几人。见没什么事情可做,于是便自己决定去王奶奶家看看。因为昨天的事情,想必他们家现在有些混乱,就是想要去看看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每一次只要见到木清风,大家都会觉得特别特别的紧张。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木清风脸上看不出是喜还是怒,“结果如何?!!”

    傻蛋儿身为大家的队长,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在回答木清风的问话时,都是由他来代表大家回答。这也是作为一名队长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暂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所以我们便回来!!不过,王奶奶家院子大门口一直云集着不少的小镇百姓。让他们的出入有些困难!!”

    傻蛋儿没有想到木清风会问起这件事情,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打算要将这件事情禀告给木清风。但此时木清风既然询问起来,傻蛋儿便自动的将这件事情告知。

    傻蛋儿希望,木清风能够做出一些措施,这样便可以暂时性的解决王奶奶他们所面对的困境。

    虽然大家都知道,云集在王奶奶院子大门外的小镇百姓们迟早会散去。但是具体的时间,谁也无法说得准确。如果事情被拖沓的太长时间,王奶奶他们一家被困在家里太久,肯定是极为容易出事儿的。

    傻蛋儿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木清风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自会派人去处理!!你们就不用担心!!你们又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办!!”

    “……”

    听见木清风的话。大家的内心里似乎都有些激动。

    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办?!!会是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办呢?!!

    木清风接着开口说:“今日,巨坑周边突然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虽然暂时还没有任何线索,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希望你们能够坚守在巨坑附近,观察巨坑的具体变动。但是,请记住,我不是要让你们去冒险、去把命豁出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不管有没有发现线索,每天从巨坑回来,都必须要来向我禀告事情的详情。”

    “我们明白!!”

    只要是木清风交代的事情,傻蛋儿他们便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拒绝。

    ……

    大家都不必在继续悠闲的无所事事,原本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怎么都提不起高兴的劲儿来。

    回到会议厅内,白添便直接抱怨道:“想不到我们盼望已久,希望不要再继续悠闲、无聊下去,结果竟然会是如此!!”

    巨坑的附近虽然没有发生过太多的失踪事件,但是却也是完全神秘的,谁也不知道在哪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最最最重要的事情是,大家前不久才从巨坑周边回来,现在就要让大家再次回去,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奋感来。

    傻蛋儿轻笑两声,“你不是一直都希望能够有事儿做吗?!!现在好不容易有事情可以做,不用再继续无聊,你因该高兴才是啊!!”

    白添一脸的无奈,“傻蛋儿你就被取笑我了!!”

    老李看着傻蛋儿询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去巨坑周边?!!”

    老李因为年纪最大家之中最大的,所以做事情较为冷静些。木清风会突然着急大家,将这件事情交给大家来办,肯定是因为这件事情可能会照成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才需要提前去观察、预警。

    大家既然在镇长府内,有危险难道就能够说不去了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明天一早!!大家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从明天开始可有我们忙碌的了!!”

    白添特别无奈的叹了叹气,就算是自己有一千个不愿意。现在也没有办法去阻止什么。

    ……

    第二天,清晨。

    傻蛋儿他们早早的便已经集合在巨坑附近,因为巨坑的保护屏障还未消失掉,所以大家根本就不敢去靠近。

    老李拧着眉头,“从四周来看,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异象!!”

    “会不会是镇长的情报失误了?!!”白添见到完全没有任何异象发生的巨坑,不经疑惑了起来。

    镇长的情报从来不会出错,难道这一次例外了?!!

    “现在虽然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异象,但是不代表就真的不会发生,我们耐心的再次等候吧!!”傻蛋儿说。

    大家又开始恢复到。刚开始巨坑周边出现保护屏障的时候的那段日子,每天都要再次守候。

    白添做在地上,脑海内突然想起了小墨的身影,不由的便感叹道:“不知道现在小墨姑娘究竟如何了?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许久未曾相见过。”

    当初在巨坑旁边。因为小墨所给大家带来的丝丝震撼,如今统统变得特别的清晰。

    直到现在,那些震撼根本还没有办法能够解开。

    白添的突然提起,让傻蛋儿也不经想起了小墨。如此一想,这才发现,的确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到过。

    “分别之后,也的确许久没有见到过小墨姑娘的踪迹。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调查出结果没有!!不过小墨姑娘既然觉得陈默。就是当初毁掉地下世界的凶手,那么小墨姑娘怎么会没有出现在陈默周围呢?!!”

    如此一想,傻蛋儿甚至心里有些不安了起来。

    自从那一日,小墨姑娘来自己家,告诉自己陈默可能就是毁掉自己地下世界的凶手之后,小墨便宛如人间蒸发掉。完全没有了踪迹。

    如此一想,傻蛋儿倒是有些不安,“该不会是小墨姑娘遇到了什么麻烦吧?!!”

    “呸呸呸!!”白添情绪有些激动,“傻蛋儿你就别胡说八道,小墨姑娘现在肯定还在什么地方。寻找着证据或者是另外可能是毁掉地下世界的凶手,怎么可能会遇到什么麻烦!!”

    傻蛋儿笑了笑,“对对对!!小墨姑娘肯定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

    大海听见傻蛋儿和白添两个人对小墨姑娘的事情的对话,只能够表示无语,“小墨姑娘究竟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以后等她回来了之后,就能够知道。白添你为什么如此关心小墨姑娘?其实,对于小墨姑娘,我们不是也什么都不清楚吗?!!甚至在小墨姑娘的那些谜底,我们也完全不清楚!!!”

    提起小墨姑娘,站在巨坑周边的大海,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小墨竟然能够异于常人的轻松自如,穿透保护屏障。

    如此,难道不能够说明小墨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吗?!!!

    虽然暂时能够确定小墨并无恶意,但是却不代表她就绝对的安全。

    老李也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大海说的也并全无道理,对于小墨姑娘我们的确还有许多事情,都不是特别的清楚。大家还记得在巨坑的时候,小墨姑娘竟然能够毫无阻拦的穿透保护屏障吗?而且在她穿透的时候,我们竟然也能够随之穿透。”

    老李与大海的脑海里,同时都浮现了当时的场面。虽然至今,没有解答出原因,但是却能够证明小墨的非同寻常。

    从一开始遇见小墨,还有后来遇到阳光便直接被灼伤的事情,一幕幕全部赫然出现在脑海内,像是电影画面似的。

    现在将整件事情,全部在脑海内回想一次之后,更加觉得小墨有很多地方都有让人疑惑的。

    傻蛋儿点了点头,“虽然小墨姑娘有很多疑点,但是同时我们也不能够否认掉,其实她一直以来都没有做出过任何伤害我们的事情。至于,其他的那些事情,我们可以等见到小墨姑娘的时候,再行询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斗鱼之死亡主播〕〔乡村暧昧高手〕〔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高维穿梭者〕〔天价娇妻:撒旦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