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三十二章 无奈
    白添面对大海和木头,像是防贼似的防着自己,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双手叉腰,微怒道:“你们俩究竟想要作甚?!!防着我就好像防着贼似的,我有那么可怕吗?!!”

    大海注视着白添的怒气,撇了撇嘴,“我们还不是害怕你去打扰了傻蛋儿嘛!!”

    “我保证我不会去打扰傻蛋儿的,行不行?!!”

    白添被大海还有木头两个人盯的浑身不自在,彻底的宣布投向了。自己在这么继续被他们两个人,这样像是防贼似的盯着,白添觉得自己恐怕就要彻底的疯掉了。

    “什么事情行不行?!”

    老李姗姗来迟,刚好便听到白添的那句行不行,所以老李便疑惑的问着大家。

    大家这么早的都已经到齐,老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大家平日里偶尔都喜欢比试比试,看看谁比较早来。但是今天,大家虽然都已经早早的到来,却只见他们站在外面,而会议室内却大门紧闭。

    什么时候大家都喜欢在大门口玩耍,不喜欢进会议室了?!!老李表示自己非常疑惑。

    白添见到老李,就宛如自己见到了救星,立刻哭丧着脸朝着老李踏步过去,一边走还不忘记一边可怜巴巴的说道:“老李,你可算是来了!!你就是我的福星,救苦救难的!!”

    见到白添这番摸样,老李更加是傻眼了,“白添,你怎么了吗?!!”

    老李觉得,今天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没错!!大家今天看起来都特别的不对劲儿!!

    白添继续可怜巴巴的望着老李,“老李,你不知道,你没有来之间,大海和木头都对我做了些什么!!唉!!”说完白添还不忘记叹了叹气。

    白添此话一落下。老李还没有来得及去询问什么,木头便已经不乐意了,嘟囔道:“白添你好好说话,不要添油加醋的!!”

    白添立刻指着木头。对老李说:“老李你看,你看看!!你不在的时候他们就像是防贼似的,防着我,好像我要做出什么事情似的。你说,咱们大家都已经同生共死了多长时间,怎么还能够如此不相信我呢?!!”

    老李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疑惑的望着木头和大海,“你们俩说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见白添那副摸样,虽然严重的表演成分,但是因该也不是完全的无中生有。总不可能白添当这件事情是玩笑一样的来看待吧!!

    大海无奈的瞪了一眼白添。明明那么简单的事情,跑到白添的嘴里,却突然之间变了摸样。

    “哪里有白添说的那么夸张,现在傻蛋儿在会议厅内忙活着雕刻呢。白添却硬是要进去打扰傻蛋儿,我和木头就想着阻拦他一会儿喽!!”

    却没有想到。在白添的口里,竟然就变成了自己和木头联合起来欺负他。

    大海还能够说些什么,只能够无奈又再次无奈。

    老李随之也瞪了一眼白添,“既然傻蛋儿在里面专心雕刻,你就忍耐一会儿吧!!又不是以后都不让你进去了!!”

    “……”白添无话可说。

    老李见到白添默认之后,便继续询问大海和木头,“傻蛋儿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做雕刻了?!!而且看你们都不打扰他。像是有些急似的。”

    大海嘴角微微绽放笑容,“我猜吧,因该是傻蛋儿想要趁着这段时间的空闲时间,给他们家那位可爱的磨磨做玩具吧!!”

    老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反正我们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难得清静,就将会议厅腾出来给傻蛋儿吧!!希望他能够早些时候做完雕刻。”

    木头听见老李的话,笑呵呵的说:“果然还是老李你开明些!!根本就不像白添,明知道会打扰到傻蛋儿,却偏偏想要进屋去打扰他。”

    四人就在会议厅门口一坐便是半天的时间。平日里在镇长府内非常忙碌的几人,竟然难得的清闲了起来。

    可是长时间的清闲,却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无聊。

    木头已经坐在门口大半天的时间,显得他特别的无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给自己做,只能够在门口坐一会儿,然后在院子里玩耍一会儿。以前一直会觉得,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速了,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却过得极为的缓慢。

    木头手托着腮,无聊的叹气道:“以前忙碌的时候,特别的渴望能够清闲几天,可是现在清闲下来了,却又觉得还是忙碌的日子稍微好些!!”

    大海瞧了一眼木头现在的情况,“只是因为大家只能够在门口呆着的缘故,等傻蛋儿将雕刻做完之后,就会好了!!”

    “但愿如此吧!!”木头都已经觉得自己不抱希望了。

    谁知道傻蛋儿的雕刻,需要雕刻到什么时候?万一要是今天雕刻不完,明天还要继续雕刻下去呢?!!单单是想一想,就觉得是特别的无奈。

    大家虽然现在突然之间日子过的清闲很多,但是却不能够每天不来镇长府内报到。

    嘎吱!!

    会议室大门突然在大家的一阵无聊之中打开,傻蛋儿一直在会议室内专注的雕刻小木马玩具,根本就没有听见会议室内大家的议论声。

    傻蛋儿略惊,“你们大家怎么在这里坐着啊?!!”

    白添撇撇嘴,“还不是为了给你营造出安静的空间,不能够打扰你雕刻,所以我们大家才从清晨便一直在外面等到现在!!”

    傻蛋儿听见白添的描述,心里瞬间有些难过于感动,“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缘故,却让大家一直在外面等候着。”

    木头突然跑到傻蛋儿身边,笑嘻嘻的说道:“傻蛋儿我可以不可以看一看你雕刻的是什么东西啊?!!我特别好奇!!”

    傻蛋儿却是摇摇头,“这是送给磨磨妹妹的,理应由她第一个打开才是。”

    傻蛋儿手中捧着一个用同样的木料中的小盒子,里面便放着自己要送给她的小木马玩具。

    磨磨看到之后,因该会很高兴的吧?!!

    “我猜得果然没有错。果然是送给那小可爱磨磨的。”大海不经赞叹起自己,竟然能够如此料事如神。

    ……

    小磨磨一直心急如焚的在傻蛋儿家院子门前,默默等候着傻蛋儿归来。

    温柔见到小磨磨,竟然已经在院子门前等候了三个时辰。于是便上前,关心的询问她:“磨磨你到院子里坐会儿呗,现在你傻蛋儿哥哥还不会回来的!!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回来。”

    温柔知道小磨磨,现在肯定是在盼望着,傻蛋儿要送给她自己的礼物,所以才会一直坚持要一直在院子门前等候傻蛋儿。

    小磨磨倔强的摇摇头,“师父,磨磨不累的!!磨磨要第一个见到傻蛋儿哥哥的,还有傻蛋儿哥哥要送给磨磨礼物哟!!”

    提起傻蛋儿要送给自己礼物,小磨磨的心里便特别的高兴。

    温柔无奈的叹了叹气。“哪里有人等候礼物的到来,竟然是跟你一样啊?!!还是去院子里坐一会儿吧!!”

    温柔并不是觉得小磨磨,在院子门前这样等候傻蛋儿归来,有什么问题。只是,温柔知道傻蛋儿答应要送给小磨磨的是自己亲自雕刻成的小木马。在没有法术的帮助下,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随便的雕刻好了?!!更何况,与小磨磨相比,傻蛋儿也并没有大多好。

    小磨磨本来是准备要继续回绝温柔的,可是想一想,还是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听师父的!!”

    小磨磨突然意识到。平日里的苦修之中,温柔从来不会去让自己中途放弃,或者是害怕自己站得特别吃力,而是希望自己全力以赴,抵达巅峰。而如今,自己的师父却一直希望我自己去坐会儿。因该是别有深意的吧?!!

    小磨磨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她同意了温柔的建议。

    小磨磨刚刚准备迈开步伐,朝着院子里踏步过去时,傻蛋儿却已经迫不及待的小跑回来了。

    “磨磨妹妹……”

    小磨磨听见傻蛋儿的声音,立刻停止前进的步伐。直接朝着已经到院子门口的傻蛋儿跑了过去。

    小磨磨笑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是红苹果,可爱极了,“傻蛋儿哥哥!!”

    傻蛋儿将自己抱在怀里的木盒子递给小磨磨,笑了起来,“这个送给磨磨妹妹你的礼物!!”

    “谢谢!!”小磨磨瞬间是笑得更加是何不拢嘴巴。

    小磨磨将木盒子打开,里面一只与傻蛋儿爷爷送给傻蛋儿自己的那只木马摸样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傻蛋儿爷爷送给傻蛋儿的,已经经历了时光的打磨,所以显得有些陈旧。而傻蛋儿送给小磨磨的却是新的,所以看起来是崭新的。

    小磨磨见到小木马,心里顿时特别的高兴,扬起笑容,便开口说道:“谢谢你傻蛋儿哥哥!!”

    见到小磨磨宛如红苹果般的红扑扑小脸蛋,还有甜甜的谢意,傻蛋儿整个人都不好意思了。

    温柔见两人的画面放入自己的眼帘之中,不由的也笑了起来,“想不到傻蛋儿你的速度还真的是特别的快嘛!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小木马给雕刻完毕了。”

    被温柔这么一说,傻蛋儿便更加的不好意思了,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温姐姐你就别损我了!!”

    ……

    傻蛋儿他们这种清闲的生活,飞快的流逝,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在这五天里,大家基本上都是特别闲、特别闲的待在镇长府内,无聊之极。如果换做是平日里,大家恐怕现在已经在拼命的调查这个那个的,哪里还有时间一起窝在专属于大家的会议厅内,无聊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呢。

    大家在这段时间内,并不是放假,所以必须要来镇长府内待够时间,不能够迟到早退。

    五人每个一个慵懒的姿势坐在椅子上,因为无所事事,所以特别的无聊之中。

    白添觉得自己都快受不了了,“你们说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让我们这样过日子。还不如索性就放我们假期好了,这样我还能够在家里陪着我娘呢!!”

    最无语的就是这个原因了,不管你有没有事情忙活,只要没有木清风镇长的批准放假。那么你就必须要来镇长府内报到,否则就直接算是放弃了继续留在镇长府内的资格。

    木头也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特别的难受,“我怎么觉得镇长是有点想要让我们自动退出镇长府的感觉呢?!!你们想象,如果我们坚持不下去的话,那不就是极为容易不来镇长府内吗?而那也是代表着直接放弃待在镇长府内的机会。”

    木头觉得这种感觉特别特别的不好。

    傻蛋儿见到大家的精神都特别的不好,“你们就别胡思乱想了!!镇长不会这么做的。”

    傻蛋儿倒是心里还在一直坚持着。他坚信,如果木清风真的想要大家离开镇长府的话,根本就不用这样浪费时间,他会直接将大家赶走!!

    “但愿真的是我们想得太多了吧?!!”白添无奈的摇摇头。

    这种日子,如果在过去。大家都会觉得快疯掉了。

    大海也忍不住抱怨了两句,“镇长也不知道究竟在盘算着什么,就算是小镇内暂时还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需要我们去调查,但是也不至于让我们大家一直在这里摆着吧?!!”

    大海一直都在揣测木清风的心思。却发现自己怎么如何都无法揣测他的心思。

    老李见到大家情绪状态都特别的不好,也开始开口,“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是福是祸,是躲不掉的。”

    话虽然如此,但是大家一直在等待什么时候木清风能够给大家安排事情做。

    白添忍不住的嘟囔道:“现在突然觉得,就算是让我们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事情也不错。至少我们还能够有事情可以去忙活,不用在这里当个闲人。

    在镇长府内,虽然人数也不算特别的少,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像是傻蛋儿他们这样,有自己的小队伍。而且还有各自需要去忙碌的事情,所以傻蛋儿他们清闲了下来,却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清闲了下来。

    如此一来,傻蛋儿他们想要找到能够聊天的人,自然是非常难办的一件事情。

    咚咚咚……

    会议室外。敲门声再次传来。

    傻蛋儿他们猛然从刚刚的无聊之中苏醒过来。

    莫非是镇长要召见我们了?!!

    大家的心里纷纷的出现了一丝小兴奋。

    傻蛋儿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激动,“谁?!!”

    “镇长在议事厅内召见几位!!”

    一如既往,传话的人传话完毕之后,就会立即离开,不会有任何的逗留。

    听见传话人传来的消息,傻蛋儿几人瞬间沉默了三秒钟,然后大家都特别兴奋的,就差手舞足蹈起来。

    白添更是兴奋的直接站在了桌子上去,这种等待多时,好不容易等待到机会的感觉,是那么的让人觉得激动。

    “太好了太好了!!镇长终于要召见我们了!!看来我们马上就要立刻摆脱掉,这种苦逼生活喽!!”

    傻蛋儿也完全没有预料到,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突然传来好消息,“是啊!这的确是值得庆贺的好消息。不过,大家还是稍微平复一下心情吧!镇长还在等着我们呢!!要是我们迟到了,说不定就要继续这么清闲下去了!!”

    见到大家的情绪似乎,都特别的高兴,像是已经完全将马上要去议事厅内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刚刚高兴的气氛瞬间凝固,木头这才反应过来,“对啊!!我们还要去议事厅内见镇长呢!!还不知道镇长有什么话要说的!!”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一次镇长的召见,估计就是有新的任务要交给大家来办,但是始终还没有听见木清风亲自开口,大家心里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

    五分钟之后,傻蛋儿他们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之后,带着忐忑,步步朝着会议事厅内踏步而去。

    从来未曾发现,原来从自己的会议厅到木清风的议事厅。竟然只有如此短的距离。距离短到,大家的心里还没有完全的平复,竟然已经来到了议事厅的大门外。

    傻蛋儿还未曾来得及敲门,议事厅内木清风依然略带疲惫的声音。已经传来:“进来吧!!”

    傻蛋儿他们纷纷深呼吸一下,缓解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

    推开大门进入其中,木清风依旧如同往日一样,独自坐在高坐,批改一些收集的资料或者汇报过来的一些线索之内的。

    这是自从大家变得特别悠闲以来,第一次来议事厅内见到木清风,傻蛋儿他们都特别的紧张。毕竟自己以后是要还要继续过这种悠闲到乏味儿的日子,现在就需要木清风的一句话。

    傻蛋儿他们连呼吸都变得特别的谨慎,就害怕自己稍微不小心,便惹怒木清风。

    看到大家见到自己都那么害怕。甚至连呼吸都那么的小心翼翼,木清风微微皱了皱鼻子:“我有那么可怕吗?!”

    “嘎?!!”

    傻蛋儿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木清风竟然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句。

    见到他们似乎变得更加的紧张,木清风索性也不再继续与大家探讨。自己是否可怕这件事情。

    “这段时间你们过的还不错吧?!!如此悠闲的日子,也好缓解缓解你们一直以来的疲惫。”木清风说完云淡风轻,完全就好似根本不会明白傻蛋儿他们感受的人。

    傻蛋儿拧了拧眉头,“还不错!!”

    总不能够告诉镇长,这种悠闲的只能够待在镇长府内的生活,一点都过的不舒服,还不如直接索性就放假回家各自玩耍各自的。比较不错。

    “既然不错,要不然就继续放你们过一段这样继续悠闲的时光好了!!”木清风打趣儿说道。

    “……”

    傻蛋儿他们全部都愣了愣,在得到木清风召见大家的时候,大家的那股兴奋儿的感觉竟然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大家现在心里的无奈。

    早知道就因该直接告诉镇长,这种只在镇长府内的悠闲生活一点都不好。我们过的一点都不好,特别希望能够忙碌点儿。

    虽然,现在大家都特别的想要将这句话,告诉给木清风,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既然大家都表示同意。那事情就这样的决定吧!!”木清风见到大家都没有任何的反对声音,于是便直接决定了。

    白添哪里能够忍受的了,立刻紧张的出声阻止,“不不不!!镇长,我们一点都不需要悠闲的生活。”

    白添话落,木头也纷纷点头,“是啊是啊,我们一点都不希望继续悠闲生活下去。”

    突然之间,傻蛋儿有一种,木清风是故意如此做的感觉。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希望你们日后在我面前,有什么话直说,不需要再有什么隐瞒着!!”木清风突然变得特别的认真。

    木清风认真说话的时候,吓死人。所以大家立刻点点头。

    “既然你们都不想要去过悠闲的生活了,那么眼下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去办!!”

    大家瞬间变得极为认真起来,能够不再继续这样悠闲到无聊的在镇长府里待在,对大家来说就已经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我的朋友白少邀请过王奶奶家的陈默,这件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虽然已经被拒绝,奈何白少这个人的脾气就是拗起来,就不会轻言放弃。所以希望你们大家能够陪着白少,再去劝说劝说陈默。当然,我也是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在这件事情期间,仔细观察陈默,看看他有没有其他的疑点。”

    木清风交代的任务,有些让人始料未及。虽然早就已经料想过,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白少还没有放弃,而且木清风还要求大家一同前往。

    虽然觉有些始料未及,但是傻蛋儿他们还是纷纷表示同意。

    “请镇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离开议事厅内后,大海拧着眉头,异常的不解,“陈默究竟有什么地方。竟然能够让白少被拒绝之后,还想要继续邀请陈默?!!”

    白少主动邀请陈默,跟自己回到花城发展,并且提供了丰富的条件。陈默竟依然毫无所动,已经着实让整个小镇都轰动了一番。甚至,直到现在这件事情的还一直不断的在小镇内传播着各种版本。

    不少百姓们都希望,能够向陈默讨教方法,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学着陈默,也得到白少的邀请,可是却每一个人得逞过。

    直到现在,大海甚至都觉得这件事情因该已经告一段落的时候,竟然木清风告诉自己等人,白少根本就没有放弃。反倒是要求自己等人一同前往。

    大海真的是无法理解,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不仅仅是大海,就连木头也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难以让人想得通,“也对啊!!这陈默虽然气质出众。毫不比镇长逊色,但是毕竟也没有镇长那么能干出众,白少怎么就会一直不放弃呢?!!”

    如果说之前,白少会主动邀请陈默,大家还觉得可能理解。毕竟在小镇里,还有几人的气质能够与陈默相比拟的?!!可是已经被拒绝过了,而且整个小镇都知道了。怎么还想要继续邀请呢?!!

    难不成镇长的这位朋友,其实脑子不太好使?!!可是镇长不是在其身边吗?白少的脑袋不好使,不代表镇长的脑袋也不好使了啊?!!

    白添无奈的叹了叹气,“想不到我们悠闲的日子享受过后,竟然是要去帮着白少说服陈默。”

    希望很大吗?!!白添怎么觉得特别特别的渺茫呢?!!

    当初陈默拒绝白少邀请的时候,又不是不知道白少是邀请他自己去花城。而且还有那么好的条件,陈默竟然也能够毫不考虑的直接拒绝掉。恐怕现在就算是三顾茅庐,希望也异常的渺茫。

    “大家就被再继续为这件事情,感到无奈了。既然是镇长要让我们去做的事情,我们便去做好了。”老李开口说道。

    老李的心里。不是完全不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但是这件事情既然让大家去帮着白少,那么大家就只管去帮着白少便可,其他的可以暂时的抛弃掉。

    傻蛋儿心中疑惑特的深,但是也点了点头,认真的劝说道:“大家就别再继续猜测了,这里毕竟是镇长府,你们也不想要祸从口出吧?!!”

    ……

    “不会吧?!难道那白少是特别喜欢被人拒绝的那种人?!!所以被陈默拒绝之后,才会一直不放弃?!!”

    傻蛋儿回答家里,将这件事情如实的告诉给家人。

    温柔就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吐槽了!!虽然温柔大致能够猜得到,白少之所以要邀请陈默,恐怕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欣赏陈默,而是听了木清风的指使。但是木清风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白少去邀请陈默呢?!!

    温柔坚信,现在的木清风和白少,恐怕根本就没有料想过,其实陈默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厉害。甚至捏死他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如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是如此,恐怕就会这么千方百计的想要去算计陈默。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温柔表示依然特别的无语。

    傻蛋儿爷爷叹了叹气,“恐怕这件事情要是传了出去,整个小镇又即将要陷入一片热议之中了!!”

    傻蛋儿点了点头,“热议肯定是难免的,毕竟这件事情直到现在,就已经如此吸引大家不可思议的眼光,更被说这件事情每天一但被传了出去之后的情况了!!”

    “这木清风的朋友,怎么会这么执着呢?!!”

    桃李师姐冷笑一声,大致也已经猜想到,能够让白少如此执着,恐怕根本就不是因为白少觉得陈默是块宝,而是因为木清风怀疑陈默。

    傻蛋儿摆了摆手,“这我就不知道了!!”

    ……

    第二天,清晨。

    傻蛋儿他们早早的便已经出现在木府外。

    傻蛋儿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木府内,而只是在大门外静静的等候着白少从木府内踏步而出。

    “这一次,想不到我们竟然能够成为,见证这小镇议论程度最火爆的事件的始末了!!”

    白添不经又感叹了一声。

    “这白少虽然也见过,但是还从来没有接触过,不知道是不是特别容易相处?!!”

    木头的心里在担心着,平日里大家一般执行木清风安排的任务时。都只有大家几个相熟悉的人在一起罢了。大家可以随便说话,根本不用在意什么。面对离开镇长府内的木清风,大家对他的那种害怕感也会稍微的缓和一点,所以也没有那么担心。但是白少。却是一个全新的人。虽然大家也算是见过几次,但是始终未曾接触过,所以会感到害怕。

    “别担心了!!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便可!!”

    傻蛋儿安慰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一次是要跟白少一起去劝说陈默,所以就感到担心与拘谨。

    越是拘谨反倒是越容易做错事情。

    白少倒是时间不早不晚,刚刚踩点儿的从木府内踏步而出。

    刚刚见到傻蛋儿他们,白少便是温和的一笑,“让大家久等了!!我们即可出发!!”

    瞬间,大家觉得白少。看样子也是满好相处的。竟然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傲气,这一点倒是与木清风有些相似,正因为如此,大家刚刚还紧张的心里,倒是稍微的缓和了过来。

    ……

    这段时间有关于陈默拒绝白少邀请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让整个家里都过的特别的不消停。

    王奶奶刚刚送走几位邻居,站在门口叹了叹气。

    不管陈默是否有过后悔的心态,但是王奶奶都觉得自己觉得特别的遗憾。

    那该是多么好的一次机会,如果就此错过,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在遇见。

    王奶奶恨不得陈默立刻点头,如此一来,自己就算是豁出自己年迈的脸面。也一定要好好的求求镇长,让他帮帮忙,希望这件事情还能够回头。只可惜,王奶奶终究不能够代替陈默,来对陈默的人生做出任何的决定。

    王奶奶正准备从院子门口,返回家中的时候。却见到许久未见的白少正与傻蛋儿他们一同,朝着自己家放心赶过来。

    王奶奶的心里,突然有些惊呆。

    莫非白少现在已经回心转意,想要再来邀请我家陈默?!!

    王奶奶不经对自己的这个大胆的猜想,感到惊讶。

    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人家白少可是镇长的朋友。那肯定也是非常非常有地位的人,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来邀请我家陈默呢?!!

    王奶奶虽然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可能,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猜想能够成为现实。

    如果再给陈默一次选择的机会,或许陈默就不会再如此坚决的拒绝了。

    王奶奶始终觉得,陈默之所以一直说,自己不后悔,其实是因为陈默是个乖孩子,不希望自己因为他的事情,向他人低头。

    就在自己的担心与期盼中,白少与傻蛋儿等人已经缓缓踏步来到王奶奶面前。

    白少面容微笑,和气的开口说:“王奶奶你近日可好?!!”

    “……”

    王奶奶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自己的期盼竟然会成为现实。这现实来的太快,让人有些觉得不真实。

    “王奶奶你别紧张,我们此次前来并无恶意的!!”

    傻蛋儿见到王奶奶一脸的惊讶,也是便开口劝说,希望王奶奶的情绪能够迅速好转起来。

    一直待在屋里的陈默,见王奶奶去送邻居出去,竟然久久未归,于是便也踏步而出家门。却在院子里,见到白少还有傻蛋儿纷纷都在此。

    陈默有些不太耐烦,直接上前踏步而去:“你们来这里作甚?!!”

    陈默真的没有想到过,竟然还会在王奶奶家门前,见到白少。

    难道我的拒绝还没有让他死心吗?!!还想要以此试探我?!!

    陈默话语内,满满的都是不耐烦,与一些敌意。

    王奶奶没有想到自己的欺骗会成为现实,却见到陈默颇为恼怒,害怕因为陈默的冲动,再次将机会错失。王奶奶突然笑道:“白少能够来我们家里,便是我们家里的贵客,陈默你这是在对贵客做什么?!!”

    “……”陈默不语。

    王奶奶的心情,陈默非常能够理解。

    无非就是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这一次就千万不要再继续错过,要好好的把握。

    白少表面上看上去,根本就没有把陈默刚刚的不爽放在眼里似的,温和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王奶奶,我没有生气的!!”

    可是此时此刻,只有白少自己才知道,他的心里早已经产生了怒意:“若不是因为我要帮助清风兄,以为我白某人就这么乐意来请你吗?!!你tmd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别以为自己气质有些不错,就傲气到了骨子里。在我白某人眼里,你陈默tmd算那根葱?!!”

    白少一直锦衣玉食,在花城内的生意做得也不错,从来都是天之骄子般的人物,什么时候要邀请一个人也需要如此的费力了?!!

    在花城只要是自己想要邀请谁跟在自己身边办事儿,那个人都要磕头感谢祖宗保佑了。可是偏偏来到这个小地方,还遇到了这么欠扁的人。

    白少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内心的火气,希望自己不要爆发出来。

    陈默反倒是对此嘲讽道:“既然想要发火,又何必忍着呢?!!在我们大家面前带着假面具,装得跟自己有多么多么脾气好,可是也难以掩盖你真实的摸样。”

    笑话!!

    陈默可是在仙魔大陆的修真门派内成长起来的,虽然他现在只是化丹镜。但是却足以藐视花城的任何人。

    天生的骄傲,白少瞧不上陈默,可是却殊不知,陈默也压根儿就瞧不上白少。

    白少并没有因为陈默的话,直接爆发自己的脾气,而是继续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我白某人真的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得罪了陈默你?!!我如此真心诚意的再次来到你家,只是为了能够再次真诚的向你发出邀请罢了,可是却未曾想到陈默,似乎却对我白某人产生了敌意。”

    听白少的话,王奶奶连忙解释道:“白少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家陈默绝对不是那个意思。白少你因该也知道,最近因为上一次的事情,我们家陈默也受了许多的压力,所以脾气难免差了一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他一般计较了!!”

    听见王奶奶的话,白少微笑道:“放心吧!王奶奶,我白某人从来都不是那么记仇的人!!这件事情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心疼的感觉。

    陈默见到王奶奶,竟然为了替自己说话,低声下气的,就好像自己就被白少矮了一等似的。

    陈默知道这一切王奶奶都是为了自己所谓的未来好。

    有那么一瞬间,陈默甚至想要直接将自己的身份告诉给二老。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原谅,但是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

    “白少果然不愧是来自于花城,就是有一种大气的范儿!!”

    王奶奶倒是挺喜欢白少的,不仅仅是因为白少能够带陈默去花城发展,而是因为白少的不计前嫌。

    面对白少的要求,陈默从未都没有表现出过兴奋的色彩,反倒是屡屡给白少难看,可是白少竟然都没有与陈默计较。

    王奶奶见白少如今前来,想必因该是想要再次邀请陈默。

    王奶奶觉得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不能够随便再让陈默,鲁莽的再次将它错失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闪婚蜜爱:误嫁高〕〔网游之巅峰职业〕〔第一宠婚:帝少大〕〔笑傲长生界〕〔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诸天之主〕〔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