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三十一章 始料未及
    虽然傻蛋儿如此建议,但是众人的心里还是不由的泛起了嘀咕。

    木清风毕竟是镇长,大家就算平日里与木清风的关系还不错,但是也不至于,能够随便的去提出这种要求。

    傻蛋儿提出建议之后,大家反倒是瞬间的安静下来,再也没有像刚刚那样嘀嘀咕咕。

    傻蛋儿见大家都没有反应,于是开口说:“大家觉得如何?怎么都突然之间变得沉默起来了?!!”

    白添皱皱眉头,为难的说:“大家私底下发发牢骚,要是真的将我们刚刚的话,如实告诉给镇长,那可不是自找麻烦嘛!!”

    白添就算是再如何有胆子,也不敢贸然的让自己去,挑战木清风的威严。

    傻蛋儿却是摇摇头,“镇长又不是老虎,哪里有那么可怕!!他也不是不将理的人,这件事情大家也的确是对的。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根本就很难调查清楚。”

    傻蛋儿又怎么会不知道大家的想法,虽然在私底下,大家都非常抱怨,觉得这件事情一点线索都没有,该如何去调查下去。可是真的要当大家,主动去要求木清风撤销的时候,大家的心里却又泛起了嘀咕。

    老李笑道:“傻蛋儿你就别为难大家了!!镇长虽然平日里与大家的关系看似不错,但是他毕竟是镇长。镇长吩咐让我们做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够因为没有找到线索就推脱!那日后镇长该如何看待我们?还是莫要为难大家了。”

    傻蛋儿摊了摊手,“其实我也不是想要为难大家,既然大家现在都不愿意去要求镇长,撤销让我们调查有关于廖无失踪的事情,那大家就只能够尽心的去继续调查,不管结果如何!!”

    咚咚咚……

    傻蛋儿的话刚刚落下,还来不及有其他人开口,门外便传来了清脆的靠门声。

    傻蛋儿凝眉,心里暗道:“平日里很少有人会来我们这里。究竟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呢?!!”

    “谁啊?!!”傻蛋儿颇为严肃的说。

    “镇长有请!!还请速速前去议事厅内!!”

    门口传话的人,声音落下之后,便踏步离去,没有任何的停留。

    传话的人离去之后。傻蛋儿反倒是紧锁眉头,疑惑的说:“这个时候镇长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木头突然惊呼:“该不会是要询问我们调查廖无失踪的事情的详细结果吧?!!”

    木头心里瞬间掀起千层浪,原本廖无失踪的事情,便一直交给大家来调查的,而且时间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可是大家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被调查出来。对此,木头只觉得心里很无奈。镇长能够将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自己等人来调查,除去这件事情是因为大家职责上的失误,更多的。木头还是相信,是因为木清风信任大家。

    可是此时此刻,木清风的信任,却成为了大家心里的负担。怎么能够忍受自己见到木清风那失望的表情呢!!

    大海凝眉说道:“询问廖无失踪的进展倒是极为有可能,不过我想镇长。大概也能够猜到,我们并没有调查出什么线索,毕竟这件事情他也清楚,有多么的难以调查。”

    傻蛋儿见到大家突然都有些丧气的摸样,然后立即暂放笑颜,说道:“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如果镇长是要询问我们有关于调查廖无失踪事件的进展,那就实话实说。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们已经尽自己所能去调查,结局还是这个样子,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老李点了点头,鼓励大家,“傻蛋儿说的对,我们已经尽力。却始终还是没有办法调查到任何的结果,也不能够完全怪罪于我们,大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

    再三鼓励大家之后,傻蛋儿他们这才出发,去议事厅内会见木清风。

    不知道木清风突然召见大家。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算是给自己再多的鼓励,心里始终还是有些难受。

    咚咚咚……

    议事厅内的大门紧闭,傻蛋儿抬手轻敲木门。

    “进来!!”

    议事厅内,木清风的声音听起来略带疲惫,像是最近没有休息好似的。

    大家推开议事厅大门,随即踏步而进。议事厅内一如既往的空旷,木清风高坐于上位,便已经在位置上,与大家区分。就算大家平日里相处的如何的融洽,他始终是镇长,而自己等人则是镇长府内的一员罢了。

    木清风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疲惫感。也难怪,最近在小镇里有这么多事情在困扰着他,烦心也是正常。

    “你们来了啊!!”

    进入议事厅内,大家都纷纷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在这里,自己只是镇长府内的一员,归镇长木清风所管辖。不再是私底下与傻蛋儿等人相处时的那般轻松自若。大家都在心里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能够失了分寸。

    “不知镇长找我等,有什么事情吩咐?!!”

    就连平日里,将木清风视为自己偶像的傻蛋儿,在此时此刻,也再也没有平日里唤木清风,清风哥时的那份自然,毕恭毕敬的摸样,让木清风心里有些无奈。

    木清风在心里苦笑三声,暗叹:“镇长终归是镇长,高处不胜寒!!难以有人敢于亲近。这就是这个位置上的悲哀。

    木清风越来越发现,自己身在此位置上的孤独。

    心里便不由的觉得难受,到头来这终归还是自己选择的路,苦果自尝。

    当然如果你问木清风可曾后悔,木清风也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他绝对不会后悔。

    将思绪抽离回来,木清风嘴角勾起平日里的笑容,“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只是想要问问尔等调查廖无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果然!!

    木清风此话一次,大家心里纷纷苦笑了起来。

    果然大家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木清风果然就是想要询问这件事情。所以才传唤大家过来的。

    还好傻蛋儿心里早有准备,若不是现在就只能够呆在原地苦笑却答不上话。

    “还请镇长恕罪!!有关于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镇长能够交给我们调查,已经对我们非常非常重视。可是我们却没有能够让镇长你满意。这件事情我们始终没有调查出蛛丝马迹来。”

    傻蛋儿实话实话,没有半分隐瞒。

    自己无法调查出事情的蛛丝马迹,这是事实,根本无需去狡辩。

    “这个结果,其实我并不觉得奇怪!!”

    木清风的脸上完全没有写着愤怒或者其他,反倒是傻蛋儿的回答,好像早就已经在木清风的预料之内似的。

    “……”

    因为木清风的话,大家瞬间又再一次的在原地愣了愣。大家完全就没有想到,木清风竟然能够如此说。

    木清风见到大家都微微有些愣住的感觉,旋即又继续开口说道:“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本来就够神秘的。有很多地方根本就解释不了,在现场找了这么久的证据,都没有找到,有怎么可能很快就找到线索呢!”

    如果傻蛋儿他们告诉木清风,自己已经找些了些蛛丝马迹。但是还需要再进一步的查证,那么木清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不再相信傻蛋儿他们。但是傻蛋儿他们,却没有让自己失望。

    木头听了木清风的话,突然有些不能够理解,毫无顾忌的便直接开口,“既然镇长觉得我们调查不出结果,但是又为什么要一直坚持要我们去调查这件事情呢?!!”

    都知道我们调查不出蛛丝马迹。因为现场干净的,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在这种情况下,早就已经猜到了大致的结果,为何又要一直让大家去调查呢?难道觉得我们没事儿可干,浪费了镇长府的薪水,所以才故意让我们去调查的?

    木头心里微微有些不乐意。

    面对木头的突然实话实话。大海微微有些惊,害怕大家刚刚一直努力,没有让木清风生气的结果,却因为木头的突如其来实话实说,变得满盘皆输。于是。大海便微微的瞪了一眼木头,好像是在告诉木头,以后不许再这么继续谈莽撞下去。

    木头被大海凌厉的目光瞪着,瞬间刚刚的火气便全部消灭掉,脸上只有无限的尴尬。

    木头害怕因为自己刚刚的话,会引来木清风的误会,于是立刻笑着脸解释道:“嘿嘿!!镇长,我刚刚就是胡说八道的,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

    木头还真是害怕,会因为自己的原因,会照成对大家的伤害。

    谁料到,木清风不怒反笑,“你说真话,讲述你的的真实感受!我又为何要责罚于你?难道在你木头眼里,我木清风就是如此不喜欢听别人实话的人吗?!!我当当真如此昏庸?!”

    木头连忙激动的摆手,连说:“不是不是不是!!镇长你可别误会!!镇长你英明神武,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英明神武的镇长了,无人可匹敌!!”

    木头都快哭了,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过今天这般欲哭无泪的感受。就好像自己说什么话,木清风都完全不能够理解,非要把意思屈解的感觉。

    木清风瞬间皱了皱眉头,“拍马屁的话,就留在你心里吧!!这种话在我这儿,多说了反倒是无好处的!!”

    木头立刻点头哈腰,“是是是!!木头一定敬遵镇长的指示。”

    木清风白了一眼木头,见到木头整个人都被自己刚刚的短短几句话,额头上吓出了冷汗,木清风索性也不再继续去为难他。

    “既然大家始终没有调查出,有关于廖无失踪事件的任何结果,所以我决定你们还是暂时歇歇,不必在继续负责继续调查这件事情。”

    “……”

    众人瞬间愣了愣,完全没有从木清风的话语里,缓过神来。

    刚刚镇长在说什么?!!

    我们难不成是在做梦?这不是我们一直想要听到镇长说出的话吗?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美梦成真了呢?!!

    瞬间美梦成真,反倒是让人会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傻蛋儿的心里不可思议的暗叹道:“天啊!!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怎么就觉得这件事情特别的不真实呢?!!刚刚还在跟大家说着,要是清风哥能够取消大家调查这件事情该有多么好,可是眼下,这个心愿。便立刻成为了现实。”

    白添的心里更加觉得有些恍惚,“做梦也没有这么美吧?!!这件事情镇长真的愿意不再继续调查下去了吗?!!”

    “这美梦来的太快了,也太不现实了一点点吧?!!”木头觉得自己今天的心里变化实在是天大,完全超出了自己平日里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就连平日里最为年长。最为冷静的老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镇长一直都坚持要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势要将这件事情调查的水落石出不可,为什么偏偏现在又改变的如此之大?!!

    木清风见到自己此话一出之后,傻蛋儿他们纷纷一脸不可思议,然后全部发呆不语。为此,木清风甚至在怀疑,难道自己刚刚的话有错吗?!!

    “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们还想要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必须要将这件事情调查完毕不可?!!”

    “嘎?!”因为木清风的突然起来开口,傻蛋儿立刻回过神来。连忙错愕的摇摇头,“不不不!!我们当然是非常赞同镇长你的决定。我们刚刚都在感叹,镇长你果然英明神武。:

    “是啊是啊!!镇长英明神武!!威武霸气!!”白添和木头两个人立即,异口同声的点头。

    木清风额头冒出黑线:我让你们不再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就瞬间变得英明神武、威武霸气了。那我让你们继续调查的时候,那成什么了?还有这件事情跟英明神武、威武霸气,有关系吗?!!

    木清风自己彻底的无语。

    “别那么高兴!!这件事情也只是暂时不需要你们调查罢了!!如果以后有了更多的线索之后,还是会要求你们调查下去的。”

    木清风黑着脸,撇嘴说道。

    可是傻蛋儿他们却完全不在于,都说了是以后有了证据以后才会继续开始展开调查。可是已现在自己的调查来看,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可言。那就意味着,根本就不会再继续调查了。

    大家的心情瞬间飞快的好转。

    每个人看木清风,都瞬间的觉得格外顺眼。

    ……

    离开议事厅内,大家瞬间觉得议事厅外的空气都是那么的可爱,就连呼吸都能够那么的顺畅。

    白添还沉寂在刚刚的幸福之中,不由的嘿嘿笑道:“镇长实在是太可爱了。竟然能够体恤我们的心情,撤销了我们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哈哈哈哈!”

    自从再次接手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之后,白添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该调查的大家早就已经调查过了,而且还几次冒着生死深入被焚毁区域内,就差没有直接进入木质村落去调查了。可是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存在过。一直以来将自己投身在完全没有结果的调查之中,白添自然而然的便有些丧气。

    如此,能够暂时告别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白添觉得特别的高兴。

    木头也嘿嘿的笑了起来,“我们刚开始还在想着该如何让镇长取消我们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可谁知道镇长竟然如此懂得我们的心思,在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将这件事情直接宣布了!!嘿嘿,第一好镇长非我们镇长莫属。”

    傻蛋儿在刚刚的高兴之后,反倒是在跨步议事厅后,有些不开心了起来。

    木头说完之后,见到傻蛋儿似乎有些不高兴,于是便好奇的开口询问道:“傻蛋儿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不高兴似的?!!”

    大家一直都在一起,所以木头完全搞不懂,傻蛋儿为什么会突然不高兴。

    似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啊?

    傻蛋儿无奈的叹了叹气,“大家有没有想过,镇长现在让我们不必再继续负责廖无失踪的事情,可是却又没有交代我们去负责新的事情,那我们这段时间岂不是会特别的闲?”

    没有了事情做得镇长府一员。还能够算是镇长府内的一员吗?!!

    而且,傻蛋儿从进入镇长府内之后,便没有过一天在镇长府内,不需要调查事情的日子。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是突然日子会变得有些无聊,所以才会有如此不舒服的感觉。

    木头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这样不是也很好吗?!!我们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去休息休息!!这段时间调查廖无失踪的事情也没有少累着我们。”

    老李却是与木头截然相反的反应,他与傻蛋儿一样,一脸忧愁,“傻蛋儿的感受我能够明白,就好像是我们突然之间又不再得到镇长的信任似的。”

    按照道理,平日里镇长府内的人员根本就是忙都忙不过来,哪里会有给你休息过日的时间。可是,而且现在木清风还在怀疑着陈默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容易的让大家闲置下来?

    大海见到老李和傻蛋儿心情似乎都有些不太好,于是便开口安慰道:“其实这件事情,大家也别想太多。如果镇长真的是不再相信我们,因该是不会如此跟我们说话客气,而没有将我们禁止在镇长府外的。大家因该都还记得。上一次镇长生气时的态度!!”

    那是大家唯一一次,见到木清风那么生气的摸样。完全震慑了大家的心灵。谁能够想到,平日里和蔼可亲,总是挂在笑容的木清风,在生气的时候竟然能够做到如此的冷漠。

    这件事情让大家对木清风的认识仿佛有深了一步,故此,至今难忘。

    听大海一席话。傻蛋儿又似乎想明白了些,点了点头,“也对!!如果真的如我所猜想的那般,镇长因该不会有如此的态度才是!!”

    傻蛋儿的脑海内,瞬间又再次浮现出,那一次木清风生气时做出的冷漠。至今都历历在目。

    “既然如此。我们大家也别继续去猜想下去了!!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们还不如去相信镇长其实有他自己的打算。”白添倒是无所谓。

    ……

    “傻蛋儿哥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小磨磨坐在院子里,玩耍着傻蛋儿小时候的玩具。虽然早已经破旧,但是却因为是傻蛋儿爷爷亲自为傻蛋儿做的木雕小马。所以傻蛋儿一直保留着。直到现在小磨磨的出现,傻蛋儿害怕因为自己的忙碌,没有人去陪小磨磨玩耍,便将自己心爱的玩具借给小磨磨玩耍。

    傻蛋儿点点头,顺势做在小磨磨的身边。见着小磨磨玩耍的非常高兴,他不经也脸上挂起了笑容。

    “磨磨妹妹希望要什么礼物,傻蛋儿哥哥也给你做一个!!”

    小磨磨瞬间来了兴趣,挑眉问道:“真的?!!”

    “趁我还没有反悔之前,快说你想要什么礼物吧!!”

    傻蛋儿觉得自己现在不用继续调查廖无失踪的事情,而木清风暂时也没有给自己派任何的任何,索性就利用这段难得的清闲,不如送给小磨磨一个礼物。这也好表示,自己对小磨磨重新归来的祝贺吧。

    小磨磨翘着头想了想,“我也要一个跟傻蛋儿哥哥,你这个一样的小木马玩具!!”

    “行!!过两天就给你送上!!”

    傻蛋儿毫无反对,直接拍手同意。

    就有那么一瞬间,傻蛋儿觉得,如果小磨磨想要的是天上的星星,恐怕自己也会想办法去给她摘得。

    得到了傻蛋儿的同意之后,小磨磨高兴的嘿嘿笑了起来。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可不可以告诉给我分享分享呢?我在屋里就听见你们俩的笑声了?!”

    温柔端着一盘刚刚烤熟的地瓜,见到两人笑得特别高兴,于是便好奇的开口询问了起来。

    小磨磨脸上挂着笑容,毫不客气的抓起一块地瓜,便开始拨开,准备大口大口的品尝。在拨皮儿的时候,不忘回答温柔,“傻蛋儿哥哥说要送给我,像是他的这个小木马一样的玩具!!”

    温柔见到小磨磨那高兴的摸样。于是又将视线投放在傻蛋儿身上,“最近镇长府内不忙碌吗?你们不是在负责调查有关于廖无失踪的事情吗?难道已经调查完毕了,所以才能够这么悠闲的给磨磨做小木马玩具?!!”

    小木马玩具完全是手工雕刻而成,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手艺才能够做成功的。镇长府内一直以来都特别的忙碌。什么时候能够让傻蛋儿如此清闲了?!!

    傻蛋儿摇摇头,“廖无失踪的事情,暂时还没有线索,不过估计也特别难有线索。镇长让我们不必继续调查下去,所以有一段时间是空闲着的,而这段时间就能够给磨磨没妹i做个小木马玩具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惹恼了木清风,所以他才故意这么做的?!!”

    温柔又不是傻子,怎么都觉得这其中,恐怕还有其他的原因。

    镇长府里一直都是特别特别忙碌的,什么时候能够如此清闲的。让傻蛋儿他们有事情给别人做小木马玩具了?!!

    傻蛋儿摇摇头,“温姐姐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

    温柔没有再继续询问下去,见到傻蛋儿的表情,便已经大致能够猜到。这件事情恐怕连傻蛋儿自己都没有办法说得清楚。

    ……

    镇长府内专属于傻蛋儿他们这个小队的会议室内,虽然最近大家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是每天都来镇长府内,却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白添刚刚踏步进入会议室内,便被眼前的一幕愣了又愣。

    此时此刻的傻蛋儿,正坐在会议室内的椅子上,而桌子上却摆放着各种雕刻工具。而傻蛋儿。却一心一意的雕刻着自己手里的玩具。

    什么时候傻蛋儿还有这等手艺了?!!

    见傻蛋儿太过于专心,就然连自己的到来,完全没有任何的发现。白添不得已的轻声咳嗽两声,以示意自己的到来。

    谁知道,傻蛋儿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白添之后。便继续投入到自己的雕刻事业中来。连一句话都没有,完全藐视了白添的存在。

    原本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咳嗽,傻蛋儿肯定会看见自己,然后便会跟自己主动开口说话。可是前面的都已经统统实现,可是偏偏之后的傻蛋儿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直接藐视了自己的存在,继续低头做自己的雕刻事业。

    你藐视我的存在,可是我却没有藐视掉你的存在啊。

    白添直接毫不顾虑的直接踏步而上,来到傻蛋儿的身边。见到傻蛋儿依然不为所动,继续着他的雕刻事业,白添忍不住的开口:“看出来我们的傻蛋儿队长,竟然手艺如此之好,还能够雕刻,不如你也给我雕刻一个如何?!!”

    “一边安静的去呆着,被妨碍我!!”

    傻蛋儿连头也不抬。

    自己现在的清闲,不知道还能够维持到几时。谁知道什么时候,清风哥又会一声令下,让我们去做许多的事情,到那个时候我恐怕就忙碌的根本没有时间去顾虑雕刻小木马玩具给磨磨妹妹了。

    正因为如此,傻蛋儿才会如此努力的雕刻,希望能够再最快的时间内,将小木马玩具赶工出来,送给小磨磨。

    白添在傻蛋儿这里碰一鼻子灰,大海和木头却是略带玩味儿的笑呵呵的从外面踏步而进会议厅内。

    大海笑呵呵的说道:“白添你就别打扰傻蛋儿了,小心他一会儿揍你!!”

    大海虽然不知道,但是却觉得傻蛋儿如此认真的做一件事情,肯定是有特别深的用意。

    白添瞬间就变得特别的无奈,这件事情怎么偏偏就让自己给遇到了呢?!!

    不服气的白添撇嘴,“我不能够打扰傻蛋儿,难道你还能够打扰傻蛋儿了?!!”

    大海摊了摊手,“我并没有打算要打扰傻蛋儿啊!!”

    说着,大海便走了过去,将白添拖离了傻蛋儿身边。

    从大海和木头进来,到大海来到白添身边,将白添拖走,傻蛋儿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甚至连抬起头来都没有过一次。

    会议厅外,白添特别讨厌自己像是扫帚似的,被大海拖着出来,于是极力反抗,“大海你究竟要做什么啊?!!把我拖出来作甚?!!”

    大海用眼神看了一眼会议厅内,“你们见到傻蛋儿正专心的做事儿吗?!!你还以为就你一个人最早来啊?我和木头早就已经来了,要不是害怕打扰到傻蛋儿的专心致志,我们能够出来吗?!!”

    “我这不是好奇傻蛋儿究竟在雕刻什么吗?!!”白添凝眉继续说:“看那样子,像是玩具什么的。傻蛋儿他都那么大了,还要玩玩具?!啧啧!!”

    白添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怎么都没有想到,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傻蛋儿,竟然还喜欢玩小孩子的玩具。

    白添的后知后觉,就连木头也忍不住的吐槽:“你什么时候见过傻蛋儿喜欢玩玩具?!那玩具肯定是给他家远房亲戚,就是那可爱的磨磨做的。”

    白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还从来没有想到过,傻蛋儿竟然也会有如此专注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而且这种专注简直就是超越了任何一次他在执行任务地时候嘛!!”

    莫非这就是亲情的伟大?!!

    白添虽然好奇,还是想要进会议厅内看着傻蛋儿细心雕刻,但碍于自己身边有大海和木头两个人,只要自己稍微往会议厅内挪动一小步,就会立刻被阻止。

    那速度,比以往任何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要利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娇妻狠大牌:别闹〕〔傲娇邪帝:绝宠爆〕〔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总裁爹地霸道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