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二十八章 客人
    小墨自从上次离开傻蛋儿家之后,便再也未曾出现过。

    因为小墨的怀疑,还有直到现在木清风都还一直怀疑,所以原本渐渐开始相信陈默的傻蛋儿他们几位,也渐渐的开始心生怀疑。

    可是陈默这个人,从表面上来看根本没有任何的疑点。

    小墨的踪迹迟迟不见,木清风这里也没有等到进一步的消息,傻蛋儿他们自己调查的廖无失踪,也全然没有任何进展。

    一时间,好像什么烦心的事情都涌了上来。

    傻蛋儿他们整个人都变得郁郁寡欢,刚刚结束接手廖无失踪事情之后的,第二十六次探查。每一次去当初廖无所住的地方,可是都不会有任何的发现。这一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踏步离开现场,所有人的情绪都不高。

    白添更是闷声,说道:“调查了这么多次,根本就没有留下过任何蛛丝马迹,难不成这廖无还真的是凭空消失的不成?!!”

    白添进入镇长府这么多年,廖无这件事情是他自己见过的最为不能够理解的。

    好端端的活人,还脑子有问题,已经痴傻,为何还能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呢?!!

    当初负责保护廖无的人,可没有一位不在自己岗位上的,可是偏偏谁都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突然廖无就不见了踪迹。

    “难道是我们忽略掉了什么?!!”大海将眉头紧紧的拧紧,脑袋里不断的去仔细回想,当日在这里究竟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可疑的事情。

    在廖无失踪的时候,傻蛋儿并不在现场,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办法帮助大家,只能够靠大海他们来仔细回想。

    老李眉头紧锁,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现场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点的线索,可是廖无早就已经痴傻。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不是有什么人接应廖无,那就是廖无其实根本就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痴傻,至少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否则就不会做到,现场任何一丝线索都不留下。”

    老李大胆的猜测着。可能的事情。

    现在不管是在事发地,还是在被焚毁区域,大家都没有找到任何直接的有用价值,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通过观察来暂时性的做出假设。

    “谁来接应廖无?让廖无当年突然失踪的人?!!还有,如果廖无真的没有痴傻的话,那他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家园,为何又要再一次的不辞而别呢?!!这说不通吧?!毕竟小镇是他生活的家园。”

    傻蛋儿手托着腮,摇摇头。觉得老李的猜测虽然大胆,但是却有些说不过去。

    白添彻底的觉得无奈至极。叹气道:“什么线索都没有,我们调查这件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正是因为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太过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所以大家都特别的希望,自己能够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可能性不大。

    傻蛋儿无奈的摊了摊手,“那也没有没办法啊!!目前镇长就让我们负责这件事情,如果镇长不撤回,我们也只能够继续的调查下去。

    再一次的调查宣布无果,傻蛋儿他们每一个人的情绪瞬间都变得不太美丽。

    ……

    巨坑已经许多没有传来过任何的坏箱消息,但是却是让人特别的安心。

    木清风办公的地方,他正在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最近小镇的事情。也可以说特别的多。特别是现在小镇多出来陈默这个人,更是让木清风头疼。

    咚咚咚……

    门口,一名年纪轻轻的白衣书生摸样的男子,抬起自己白如葱段的手,轻轻敲了敲门儿。

    声响不大,但是足以唤醒正在按压自己太阳穴的木清风。

    木清风松开手。将视线投放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说:“进来吧!!什么时候如此在意规矩了!!”

    白衣书生轻笑两声,旋即便踏步进屋,随便将大门合上,不让外面的人能够看清楚里面分毫。

    白衣书生倒是没有镇长府内那些人。见到木清风就自觉地害怕,反倒是一直保持着轻笑,云淡风轻的不请直接坐下。

    “看清风兄最近挺头疼的嘛!!一个小镇的琐碎事情,就能够将你给烦恼住?!还特意飞鸽传书给我,让我快马加鞭的赶过来!”

    木清风对于白衣书生的行为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感,反倒是自嘲的一笑,“如果不是有急事儿,我木清风怎么又敢麻烦白少,千里迢迢、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呢!!”

    “那你清风兄还是快快道来,究竟是什么事情烦恼住了你!!耽搁的太久,我可是会损失不少钱财的!!”

    白衣书生咯咯的笑了起来。

    白衣书生不仅仅是形态,像极了书生,就连他的面容也十分像是文弱的书生态,口齿红润,面色白皙,一看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烟火的富家子弟。

    白衣书生名叫白小林,听起来便十分女性化的名字。倒是让他十分不喜欢,所以大家都称他为白少,渐渐的他也将自己的真实姓名给遗落在记忆的深处,不曾拿起。

    “也不瞒白兄,小镇最近来了一位年轻人,可是我却怎么都觉得此人来历并不如同大家眼睛做见到的,但是我又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的破绽,还请白兄你帮我看看、参谋参谋!!”

    既然是自己将白少叫过来的,那么木清风也断然不会一直瞒着。

    白少听木清风一席话,仿佛觉得是自己耳朵刚刚听错了,轻笑两声,道:“清风兄就别跟白某开玩笑了!!能够让清风兄如此注意的人,而且还找不出任何破绽,因该不存在吧?!”

    “你白少不就是一位嘛!!”木清风无奈的耸耸肩。

    “听清风兄所言,白某我倒是突然感到挺好奇的!!倒是希望见一见这位让清风兄都没有办法的人!!哈哈哈!!”

    白少笑容满面,并没有继续与木清风说笑。

    木清风与白少算是朋友,两人在花城有许多利益是绑架在一起的,密不可分。

    ……

    “白少你看那里!!”

    木清风可不会让白少耽误太过的时间。立即便带着白少来到距离王奶奶家的田地不远的地方。果然不出木清风所料,每日的这个时间点儿,陈默都会准时出现在农田开始,做各种农活儿。

    木清风指着前方农田内的陈默。让白少将视线投放过去看一看。

    白少旋即便听木清风的,将自己的视线朝着农田内的陈默投放过去。

    “怎么样?白少初次见有什么见解?!!”木清风倒是特别喜欢听到白少的看法。如果不是自己在调查陈默的时候,毫无进展。木清风也不会考虑到,要让白少过来帮自己看看,再调查调查。

    白少的目光一直投放在农田内的陈默,点了点头,回答道:“这真的是秦风兄你说的乞儿?!!”

    白少觉得有些不敢相信,所以特别将视线抽离归来,旋即立刻投放在木清风身上。

    此时此刻的木清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白少的目光里有震惊。

    “当然!!难道我还会有其他时间来随便跟你开玩笑吗?!!”

    “看样子清风兄你遇到对手了!!你看那个人,虽然说看起来身着粗布麻衣,但是却气质不凡,看起来不像是个普通的乞儿!!”白少顿了顿,又继续开口说:“就算现在是乞儿。那曾经肯定也是一位地位非凡的少爷之类的!!”

    白少将视线再度投放在木清风身上,然后不经撇嘴说道:“啧啧!!不得不说,一直以来都认为清风兄有着一种飘渺的仙气,可是如今见到这一位乞儿,才发现原来与清风兄相比,这才是所谓的仙气。”

    “就别找机会挖苦我了!!除去气质之外你还能够看得出来什么?!!”木清风有些无语,白了两眼。

    千里迢迢让你赶路过来。还是为了让你帮忙判断这陈默有什么疑点,又不是让你白少来挖苦我的。

    木清风怎么都觉得自己有种,自己没事儿找气给自己受的感觉。

    “还真当我白某无所不能啊!!就这样隔着远远的距离,就能够看得出来别人有什么疑点?!!清风兄你实在是太高看我了!!”

    白少也忍不住的白了两眼,然后他又开口说道:“不过!正因为这个人的气质能够瞬间击败清风兄,所以我似乎有些印象。在哪里见到过他!!”

    “当真?!!白少你在哪里见到过他?!!”木清风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恨不得白少能够立刻马上告诉自己。

    虽然就连白少也忍不住的去赞叹陈默的气质,但是对于自己并相识的人,要完全记得与他在什么地方相见过,还是有些麻烦。

    白少转动脑袋。仔细的回想,突然开口说道:“花城!!对!!就是在花城见到过!!因该是在花城的集市内,当时他并非身着现在的粗布麻衣,所以有些偏差!!”

    白少接着又说,“可是依我当时所见,这位气质出众的男子,便因该不可能是乞丐才对!!虽然看不出来是否是少爷之类的,但是也不可能是乞丐。”

    “能够确定吗?!!”

    “当然能够确定!难道清风兄还不相信我白某人吗?!!”白少忍不住的撇嘴。

    “我当然是因为相信着白少,若不然怎么会让白少亲自过来,助我一臂之力呢!!”木清风笑着继续说道:“现在因该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了,要不然我派人护送白少回去?!!”

    “谁说我现在就要回到花城了?!!清风兄千里迢迢的让白某来帮忙,怎么能够没有用了,就赶我白某走呢?!!”

    白少现在才不想要立即就回到花城内,虽然钱财需要赚,倒是现在白少,更加的想要看看陈默究竟有什么秘密。

    “……”

    木清风早就已经猜到白少会如此,所以早就已经派人在自己家里打理好,只等白少回去住。

    木清风心中不经对白少现在的话语,感到一丝窃喜。如果不给点东西让白少感兴趣。又怎么能够让白少自愿留下来呢?!!

    为了迎接白少这位贵宾,木清风决定设宴,为白少接风。

    这次的宴会规模较为庞大,镇长府内的员工都能够带家属前来。所以自然是热闹非凡。

    这段时间内,整个小镇长期笼罩在一种不安的氛围内,已经许久未曾有过如此热闹的事情,能够前来参加的人自然都十分高兴与荣耀。

    毕竟这次宴会不是镇宴,所以不可能小镇里的每一位百姓都能够来参加,所以能够参加的人,自然是显得荣耀无比。

    因为傻蛋儿与白添等人现在的关系交好,成为了生死兄弟,就连他们的家人们相互之前也比较客气。

    帝凤并没有前来,说是想要去巨坑看看。所以温柔和桃李师姐便带着小磨磨一同前来。

    面对如此热闹的气氛,温柔只是微微撇撇嘴,略带有些不满的说:“什么贵客来了小镇,竟然还要用如此阵仗来欢迎!!”

    小磨磨虽然已经跟随温柔修炼,倒是毕竟年纪尚小。所以在面对此热情洋溢的氛围内时,自然可高兴了,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既然木清风能够这么做,自然是有这个资格让受得起这么浓重,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如此有面子。”

    桃李师姐微微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在这个时间段来了贵客。看样子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指不定又是木清风葫芦里卖着什么药!!”温柔撇嘴说道。

    木清风直到现在还在怀疑陈默的事情,温柔已经从傻蛋儿口中听说了,正是因为如此,温柔才觉得木清风在这个时候,突然有贵客临门。肯定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傻蛋儿爷爷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够因为傻蛋儿的关系,来到这种宴会内。

    简直就是从来未曾想过。

    傻蛋儿和白添等人的家属全部集中坐在一起,倒是显得一点都不生疏。

    白添的母亲脸上一直笑容满面,一刻都未曾听过。“我就是想不到,有一天我也能够靠着我家白添,参加镇长不对外的宴会,哈哈!!真是没有想到啊!!”

    白添母亲的每一个字里,都透露着自己的无比骄傲。

    她始终认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儿子白添能够进入镇长府内,自己现在恐怕根本就不可能来参加这种宴会,因该还在家里做饭呢!!

    木头的爹也一直将笑容挂在脸上,像是什么特别宝贝的东西,一直不肯收起来,“是啊!!我们大家都是有福气的人啊!!”

    白添、大海、木头还有老李的家人,虽然早前听说过温柔和桃李师姐,但是却从未见过。他们不是什么喜欢八卦的人,平日里也都是在自己家里做家务,要不然就是在田里种田,所以从未有机会。

    大家虽然不怎么走动,但是却也彼此相识,面对着温柔和桃李师姐还有一个小磨磨所组成的队伍,大家便感觉到挺陌生的。

    只见,温柔和桃李师姐一直在有一句每一句的探讨着彼此的感受,小磨磨则是坐在温柔的身边,一直好奇的四处打量,偶尔还嘴角浮出笑容。

    大海的娘见到如此情况,不经好奇的开口询问道:“我怎么觉得从来没有在小镇里见到过你们呢?!!难道你们不是小镇百姓?!!”

    突然大海的娘意识到,如果不是小镇的百姓,那会不会是木清风镇长贵客的朋友?

    如此一想,大海的娘心里顿时又更加的感到了荣耀。如果真的是镇长贵客的朋友,那安排跟我们坐在一起,那是不是太给我们面子了?!!

    瞬间,大海的娘便觉得肯定是自己家大海,在小镇内颇为受器重,所以才会有如此的安排。

    温柔原本正在和桃李师姐小声的交谈着,可是却突然听到有人好像在跟自己说话,所以停止谈话,将实现从新拉回在与自己坐在同桌的人们。

    “不好意思,刚刚在跟我说话吗?!!”

    大海的娘笑容不减,点了点头,“对啊!!我觉得姑娘有些面生。好像在小镇内没有见过,难道是今天才从外地赶来的?!!”

    “大娘,我已经在小镇许久了。我们是傻蛋儿爷爷家的远房亲戚,可能是你没有见到过我。所以才会如此说的。”

    温柔对小镇内竟然还有百姓,完全不认识自己等人,倒是没有太多的吃惊。

    温柔觉得,如果自己被许多的人所熟知,反倒是一件特别不太好的事情。

    大海的娘点了点头,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原来如此啊!!”

    原来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什么镇长的贵客带来的朋友。刚刚她说是傻蛋儿爷爷家的远房亲戚?!!

    远房亲戚?!!

    大海的娘突然愣了愣,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又继续打量起温柔和桃李师姐来。

    虽然不曾见过,自己也不怎么喜欢关心八卦的事情。但是大海的娘还是在小镇里生活的,偶尔还是能够知道些八卦的事情。

    傻蛋儿家的远房亲戚不就是以前与镇长传出许多事情的吗?!!

    大海的娘刚刚的失落感瞬间又消失掉了。

    仔细的打量起温柔和桃李师姐,心里还不停的琢磨道:“她们会不会是日后的镇长夫人呢?!!如果是这样,我可就要打好关系,日后也对我家大海有好处!!”

    被大海他娘如此直勾勾的打量着。温柔和桃李师姐都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温柔虽然别扭,但是却没有开口阻拦,她传音给桃李师姐,吐槽道:“我怎么觉得被打量的特别的不舒服呢?!!好像我脸上写着什么字似的。”

    温柔只能够说自己真的是特别的无语,但是大家都是小镇的百姓,而且还是傻蛋儿的小伙伴们的家人,所以温柔也不好说些什么。

    桃李师姐也为难的尴尬起来。传音回答道:“别说是温师妹你了!!就连我都感觉到特别的不舒服。”

    两人快要被大海他娘直勾勾的注视的,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带还他娘突然开口,笑眯眯的说道:“早就听说过傻蛋儿的几位远房亲戚,没有想到竟然在今天有缘一见。我前段时间不是听说,你们离开了吗?!!”

    温柔依然尴尬。“我们前一段时间才刚刚回来。实在是因为挺想念这里的。”

    温柔只能够在心里默默地祈祷道:“千万不要再继续问了,就算要问也别再注视着我了!!”

    “原来如此,这一次回来,就不走了吧?!!改天来我家里做客!!”大海他娘热情洋溢的邀请温柔和桃李师姐,希望她们俩能够来自己家里做客。

    桃李师姐尴尬的笑着。“我们有空,一定来!!”

    傻蛋儿爷爷见到这样的场景只是带着无奈的表情,然后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今天的宴会,也不是傻蛋儿他们几个人在忙些什么,一直不见踪迹。

    桃李师姐刚刚尴尬的说完,傻蛋儿他们便已经来到了大家的身边。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实在是太忙了。”

    傻蛋儿身为镇长,让各自的家人在这里苦苦等候,自然是心里有些抱歉。

    “没有晚,现在宴会不是还没有开始吗?!!”

    “对啊!!不算晚的。”

    傻蛋儿坐在傻蛋儿爷爷的身边,因为他是小跑回来的,所以还略微有些气喘。

    “傻蛋儿你知道木清风的贵客是谁吗?!!”

    温柔对这位贵客挺好奇,所以见到傻蛋儿归来,便开口询问道。

    温柔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包括白添等人的家人却都能够恰好听见。

    也许是跟着傻蛋儿早就已经习惯,白添他们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白添、大海、老李还有木头的各自家人,微微有些震惊。

    就算是真的如同传言里的那样,但是也不能够直接称呼为镇长的大名吧?!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没有一个人敢直接说,自己就敢称呼镇长为木清风。

    就连白添等人都不会感觉到奇怪,傻蛋儿自然也更加不会觉得温柔直接称呼木清风的大名有何不妥。

    傻蛋儿摇摇头,“我怎么可能会见到!!不过听镇长说,是他的一位特别要好的朋友!!”

    ……

    在整个镇长府内的一处幽静的凉亭内,两位今天的主角木清风和白少。却一直未曾有打算动身。两人坐在凉亭内,每个人的手里握着一瓶白酒,是不是的品尝一口。

    “自从清风兄你回到你的家乡,我们许久才能够相聚一次。现在你成为了镇长。更是连花城也难得再去一次,想要见你一面,与你喝一杯酒,都是这么的难啊!!”

    白少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酒瓶,不经坦言道。

    木清风在自己成为小镇的镇长之后,的确更加没有时间能够去花城。对于这一点,木清风表示安全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料。

    就连木清风也没有预料到,会在自己接任镇长之后,围绕在小镇周围,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自己每天都要处理极为多的事情。有数不清楚的事情需要自己烦恼,哪里还有时间去花城。

    “这也没有办法!!等小镇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我定去花城找你喝酒!!”

    希望这一天能够早些的到来吧!!

    “该不会是等到白某我头发花白的时候吧?!!还真的是不明白,区区一个小镇的镇长之位,为何清风兄会如此看重?!!”

    白少觉得木清风这个人。自己看不太透彻。不过是区区的小小镇长之位,为何值得木清风如此做?!!

    白少实在是想不明白。

    “这里是我的根基,是我的家乡,白少你当然不会明白。”顿了顿,木清风又接着说:“不过白少留在小镇里的时候,可是一定要帮我多多调查陈默的事情。”

    面对木清风的再次嘱咐,白少只感觉到特别的无语。“可以不嘱咐这个吗?!!”

    “这不是害怕你忘记了吗?!!”

    “放心不会忘记的!!”

    一名镇长府的侍卫突然赶到凉亭不远处,恭敬的说道:“禀告镇长,时辰差不多了,大伙儿都在等你!!”

    宴会场地现在已经坐满了人,但是没有木清风的到来,大家也只能够继续等着。无法开席,所以侍卫才特意前来请木清风。

    木清风将手中的酒瓶放下,笑道:“走吧!我的贵宾,大家还在等候我们俩呢!!”

    ……

    宴会现场热闹非凡,大家都欢声笑语。相聚在一起。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品尝着木清风特意为迎接白少,做准备的丰富食物。

    大海的娘一直嘴角带笑,怎么都何不拢,“听说这厨子是镇长从花城带过来的,这口味儿的确比咋们镇子里的要美味儿的多!!”

    大海的娘对这些菜肴,可谓是赞不绝口。

    大海也非常高兴,“好像厨子的确是镇长,从花城带回来的!!没有想到我们没有去过花城,还能够吃到花城厨子的手艺!!”

    对于小镇的百姓们来说,没有去过花城,便意味着自己的向往。

    花城是小镇百姓们永远的向往,但是也确实没有多少人去过。

    因为气氛的关系,所以白添也接着说:“傻蛋儿你以前不是跟着镇长去过花城吗?感觉如何啊?!!”

    要知道,木清风带着傻蛋儿他们去花城游玩的这件事情,在整个小镇当时可谓是轰动一时。

    那可是小镇百姓们,都为之向往的地方。

    多少小镇百姓,活到老年,都从未有机会踏足过花城的土地。

    大家不仅仅是震惊当时木清风的做法,还有对傻蛋儿他们的羡慕。

    那么小小的年纪,就能够到花城去,那该是一件多么值得让人羡慕的事情。

    傻蛋儿略微尴尬了一秒钟,没有想到白添竟然会突然想起来问自己这件事情。

    “花城真的很漂亮,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到处都种满了从未见过的漂亮花朵。花城内也可谓是繁华热闹,到处的建筑都没得简直美丽极了。”

    傻蛋儿回想起当初自己在花城内所见所闻,至今心里还觉得意犹未尽。

    傻蛋儿的心愿,就是能够在将来,带上自己的爷爷,也去一次花城。

    大家听着傻蛋儿讲述着花城的繁华,心里更加是羡慕不已。

    “我也想要去看看花城。可是似乎没希望啊!!”白添叹了叹气。

    普通的小镇百姓,想要去花城太难了。

    傻蛋儿还没有开口说,温柔却已经率先开口:“只要心存希望,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能够见识到比花城更为繁华的地方。”

    “更繁华的地方?!!”木头不经的好奇起来。

    在小镇百姓们的世界里。花城就已经是距离自己最远的地方,也是最难以到达的地方,难道在花城之外,还有冰比起花城更为繁华的地方吗?!!

    温柔点了点头,“当然!!比花城更为繁华的地方。”

    白添呵呵一笑,“花城都已经难以抵达,更何况不知名的所谓比花城更繁华的地方,就更加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面对如此,温柔也不好再继续说些什么。

    小镇的百姓们常年都困在小镇,根本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他们如果长此以往。自然是不可能有机会走出更远的地方去。

    信息的封闭,根本不会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繁华。他们曾经眼中的难以抵达的花城,变得那么难以抵达的花城,变得不再那么让人向往。

    木头也点点头。“我的目标就是能够去花城看看,至于什么更远的地方,我觉得实在是太遥远了!!连镇长都没有去过,我们肯定更加不可能了!!”

    就连镇长木清风都从来没有去过比花城更遥远的地方,木头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也断然也不可能有机会去。

    傻蛋儿眼光有些微亮,“难道大家忘记了。当时在我们小镇上空出现过,在剑上飞行的人吗?!!他们肯定就是从比花城更为遥远的地方前来的。”

    傻蛋儿的眼睛里有渴望。是的,因为见到过那些御剑飞行的人,所以傻蛋儿也渐渐的开始想象,如果自己也能够在飞剑上飞行,那天下还有多少地方是自己不能够去见识的。

    傻蛋儿的渴望落在了温柔的眼里。温柔笑道:“傻蛋儿你想要在剑上飞行吗?!!”

    如今的温柔和桃李师姐,不需要依靠着飞剑来飞行。

    傻蛋儿微笑着,却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望,“当然!!如果我也能够学会飞剑,那以后我就能够带着爷爷、磨磨妹妹。还有各位姐姐一起四处去看看。”

    对于傻蛋儿的话,白添他们倒是有些微微的意想不到。

    就连白添他们都觉得太不现实的事情,他们的家人自然也是如此认为。

    磨磨听见傻蛋儿的话,心里美滋滋的,暗想道:“嘿嘿!!就凭借着傻蛋儿哥哥你今天的这句话,日后磨磨若是学会了飞行,必定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曾经小磨磨也是只生活在一片小天地里,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何颜色。但是自从她跟随在温柔的身边后,经历了不少的事情,可谓是眼界大开。见识到了许多曾经连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桃李师姐鼓励傻蛋儿:“只要你敢想,你就有可能去实现你的想法!!别害怕也别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做自己想要做的梦,便可!!”

    得到鼓励的傻蛋儿,心情大好,“我知道了!!”

    傻蛋儿爷爷始终维持开口说话,只是眼里却满满都是对傻蛋儿的赞赏。

    如果这是傻蛋儿的心愿,那么傻蛋儿爷爷绝对不会全力支持。

    老李身为五人之中年纪最大的,虽然早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但是在震惊之后,也不得不点头说:“希望傻蛋儿你能够实现你的愿望,自然,我也希望我能够去看看花城。如果你的愿望实现了,麻烦也带我去看看吧!!”

    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却在多年以后老李想起来的时候,不由的发出了感叹。

    有些东西始终是属于有梦想的人。

    傻蛋儿果断的应道:“行!!我一定答应!!”

    刚刚的略带尴尬气氛,瞬间被大家缓解了过来,大家又开始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傻蛋儿是第一次如此大胆的在众人面前,袒露出自己的原因。虽然大家更多的是不能够理解,但是傻蛋儿却充满着希望。

    自己曾经不也是渴望自己能够去花城吗?可是谁知道有那么一天,自己就突然到了花城。

    当梦实现之后,就一定会有新的梦出现。比之前的更大,更加难以实现。

    正因为如此,努力生活才有了别样的意义。

    不管最后是否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可是我愿意去想,而其他的人根本不敢去想。

    “祝福你傻蛋儿哥哥!!”小磨磨最后也笑着嘱咐傻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君少心头宝,夫人〕〔第一宠婚:帝少大〕〔网游之颠覆三国〕〔逆剑武神〕〔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