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二十六章 怀疑
    在陈默被摔断腿的这段时间内,傻蛋儿按照木清风的指示,并没有放松对陈默的暗中调查。更新最快最稳定

    但也是通过长时间的这样调查,傻蛋儿反倒是越来越觉得,陈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疑点。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竟然已经悄然过去十五天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陈默每天基本上,只是呆在王奶奶家里,鲜少出门。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腿伤也稍微好些,渐渐的也喜爱在院子里晒太阳。

    傻蛋儿和大海两人一直坚持的蹲守在,距离王奶奶家不远的废弃房屋内。

    如此只是为了,能够按照木清风所指示,完成任务。

    傻蛋儿眼睛略微酸疼,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长时间在外面,眼睛不眨的盯梢,显得他整个人的精神都特别的疲惫。

    “这些日子的观察,陈默倒是没有别的什么行为。”

    傻蛋儿一直盯着视线内的王奶奶家院子,一边跟在自己身边稍微休息一会儿的大海。

    因为长时间的在外面蹲守,如果两个人同时一起蹲守,会照成更多的疲倦,所以变成了轮番蹲守,这样也能够稍微有些时间休息。

    “我倒是觉得镇长,这么一直坚持认定陈默有疑点,有些多虑了。时间都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可是陈默一点点的疑点都没有。”

    大海靠在墙壁上,双眸紧闭着休息,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疲倦感。

    傻蛋儿对此无奈,也无能为力,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也没办法啊!!镇长交代给我们的事情,就只能够按照他的吩咐来办。”

    “唉!!”

    大海也只能够接着无奈的摇头叹气。

    傻蛋儿从来未曾对木清风的判断,有过任何的怀疑。可是这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却越来越多的不解。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清风哥一直怀疑着陈默呢?!!

    傻蛋儿这些日子的调查,让他从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相信陈默并无别的目的。傻蛋儿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两者相互矛盾,充斥在傻蛋儿的心里,让傻蛋儿心里毛糙至极。

    “但愿镇长能够早些放弃把!!”

    傻蛋儿也十分的无奈,可以像现在这样调查一次两次,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是大家这样继续下去,毫无结果不说还让大家都显得特别的疲惫。

    “傻蛋儿、大海!!”

    傻蛋儿和大海两个人在破屋内,都在长吁短叹,为这些日子的风餐露宿,苦不堪言。却未曾想到。傻蛋儿刚刚话音落下,老李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有些特意的压低,因为害怕被其他的人给听见。

    傻蛋儿处于观察的状态,不能够随便的抽身,将视线投放到别的地方。害怕稍微的疏忽,便会错过一些重要的线索。虽然傻蛋儿的心里都已经不再怀疑陈默,但是既然自己在调查,那就不能够有半点松懈。

    大海现在处于休息的状态,傻蛋儿不方便,所以大海便将自己刚刚闭上的双眸睁开。正好见到老李出现在破屋内。

    “现在还不是接班的时间啊?!!”

    对于在这个时间点,见到老李。大海表示有些不解。

    “我哪里是来接班的!!我是来通知你们,刚刚镇长下达命令,说取消了调查陈默的任务。从今天起我们每个人放两天的假好好休息。”

    老李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便第一时间前来通知傻蛋儿和大海。他与傻蛋和大海一样,每天也要经历这样的时光,所以特别能够理解。这个消息如果能够早些告诉给傻蛋儿和大海,是件多么棒的事情。

    大海前一秒还神情很是疲倦,睁着双眸都显得快要再次紧闭,可是却听见老李的话后,立刻像是满血复活。精神百倍,“真的吗?!!哈哈!!我就说镇长是个开明的镇长,怎么能够让我们继续调查这种毫无结果的事情。”

    已经酸涩的傻蛋儿,揉着眼睛,终于将自己的视线抽离了远处的王奶奶家。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离开吧!我现在要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

    ……

    “傻蛋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温柔坐在院子里闲情逸致的晒着太阳,却未曾预料到,竟然会见到傻蛋儿揉着眼睛,特别疲倦的踏步回来。

    这十几天里,傻蛋儿每天的生活规律都特别的准确,基本上不可能有太大的差错。可是今天,却让温柔有些不解,怎么比平时提早了不少。

    对于傻蛋儿这些天的日渐疲倦,温柔是有目共睹。就因为如此,差点儿温柔便要去镇长府找木清风理论理论,可是每一次自己准备这么做的时候,都会被傻蛋儿阻止。温柔也害怕因为自己,带给傻蛋儿太多的麻烦,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傻蛋儿压根儿就连话都难得说,点了点头,轻轻的“恩”了一句,之后直径来到院子里的长椅上,便是躺在上面,动都赖得动一下。

    “瞧你给累的,这木清风究竟想要干嘛啊?!!”

    温柔见到傻蛋儿这幅疲倦的摸样,便忍不住想要唠叨几句。

    傻蛋儿的声音里带着一股疲倦感,他身体并没有任何的移动,说:“清风哥已经放给我们两天的假期,让我们好好的休息休息。其实清风哥也不容易,别看这镇长的位置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可是每天需要处理、担心的事情比比皆是。”

    “就你才如此信服木清风的话!!”

    温柔多么想要告诉傻蛋儿,你眼里的大神木清风,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把木清风放在整个仙魔大陆之中,简直就是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了。随便一个修士,都能够捏死他跟蚂蚁似的。

    当然,温柔不能够否认,木清风的确有他的能耐,甚至有些地方显得颇为神秘,直到现在温柔、桃李师姐还有帝凤都还不能够解答出一二来。

    对于此。温柔也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叹气。

    “你还是进屋休息去吧!”

    温柔见到傻蛋儿就这么一直躺在长椅上,害怕他被阳光晒得久了,更加不舒服,所以立即劝说他回到屋内。

    ……

    “听你温姐姐说。这两天傻蛋儿你都会在家里休息?!!”

    晚饭中,傻蛋儿爷爷见到已经稍微恢复点的傻蛋儿,于是便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对于傻蛋儿这些日子,明显一天比一天还要憔悴、疲倦,傻蛋儿爷爷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自己又不好说些什么,当初不也是自己让傻蛋儿进入镇长府内的吗?!!

    傻蛋儿点了点头,“对啊!!清风哥放给我们两天假期,让我们好好休息。”

    难得的假期,傻蛋儿已经打算好要好好的在家里休息。

    “你凤姐姐每天都有给你做补身体的汤。你要多喝点,瞧你最近都瘦了。”

    傻蛋儿爷爷只能够一次次的嘱咐着傻蛋儿,每一次见到傻蛋儿越发的疲倦、憔悴,傻蛋儿爷爷的心里便宛如针扎似的难受。

    帝凤连忙指着已经摆放在傻蛋儿面前的一碗汤,解释道:“这些药材都是我准备的。可却是傻蛋儿爷爷亲自为你熬煮的,傻蛋儿你可不能够浪费,要全部吃掉。”

    傻蛋儿爷爷在其他事情上,帮助不了傻蛋儿,所以只能够拜托帝凤去找些药材来,给傻蛋儿滋补滋补,每一次都是他亲自为傻蛋儿熬煮的。帝凤看在眼里。十分的感动。她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必要被傻蛋儿知道。

    傻蛋儿立刻感动的双眸里满含泪珠,望着傻蛋儿爷爷,声音就稍微有些嘶哑,“谢谢爷爷!!爷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它们统统吃光。不会留下任何一点儿的。”

    这些天傻蛋儿的目光都在调查陈默的事情上,每一次回到家里的时候,都已经累得只能够直接休息,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没有办法理会。

    可是傻蛋儿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竟然亲自给自己熬煮汤。

    “好好好!!只要你好。爷爷自然也就好了。”

    爷孙俩儿此时此刻,已经全部满含泪水。

    小磨磨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笑容满面的看着傻蛋儿和傻蛋儿爷爷两个人现在的感动瞬间。心里不自觉的便想起了自己的爷爷,眼眶内便也涌现出一些晶莹剔透的泪珠。

    不知道爷爷现在过得好吗?!!肯定每天都在思念我吧?!!

    希望爷爷能够每天吃饱穿暖。

    温柔一直注视着傻蛋儿和傻蛋儿爷爷俩爷孙,稍微回过视线的时候,却见到小磨磨眼眶内的晶莹泪珠。刹那间,温柔能够明白此时此刻小磨磨的心情。

    想必现在小磨磨的心里定时在思念她的爷爷吧?!!

    也难怪!!她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家乡,离开自己的爷爷身边。这一别,恍然间竟然已经如此长的时光。那一天,小磨磨与自己爷爷离别的场景,似乎还留在昨天,可是却早就已经逝去。

    晚饭过后,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爷孙儿俩,在院子里数星星、讲故事。

    小磨磨则是半扶着门框,有些羡慕的望着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爷孙儿俩。打坐修炼完毕的温柔,悄无声息的朝着小磨磨身边踏步而去。她将一只手臂放在小磨磨的肩膀上,拥紧她,看似无意的说道:“等我们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而且你的表现也非常好的话,我就带你回去看看你的爷爷,如何?!!”

    温柔的声音很淡,如果不死心现在周围的环境很安静,小磨磨都会完全听不见。

    小磨磨刚刚还在羡慕着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之前的温馨相处,心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到自己家里,与自己的爷爷团聚。却未曾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够听见温柔的如此话语。

    高兴的事情,似乎是来得太快,小磨磨只是翘着头,望着温柔,却什么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师父她说什么了?!!

    好像是说如果离开这里之后。我的表现很好,就要带我回家与爷爷团聚!!

    这是真的吗?!!

    还是我的幻听?!!

    好消息来的实在是太过快速,小磨磨完全就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好像刚刚听见的都是一场幻觉。

    见到小磨磨满脸的疑惑。温柔又伸手捏了捏小磨磨扬起的脸睱,温和的笑道:“你没有听错,师父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

    小磨磨还是稍微的迟钝了一两秒钟的时间,然后刚刚一脸呆滞的脸庞上,瞬间暂放出快乐的笑容。差一点就要尖叫出声,恨不得立刻抱住温柔说声太好了。

    可是小磨磨却没有这些看似特别高兴的举动,她完全能够明白温柔为什么要如此做,感动的直接抱住温柔的大腿,将头埋了起来。

    “师父!!”

    “可别感动!!带你回去看你爷爷,可是有前提条件的。就是你必须表现很好,练功不能够偷懒!如果这些都做不到,那就趁早死了心。”

    温柔突然声音变得有些严厉。

    不过温柔此时此刻的心里,却是笑容满满的。

    温柔相信因为如此,小磨磨必定会更加刻苦修炼的。

    小磨磨将自己埋下的头。微微翘起,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师父您就放心好了!!徒儿肯定不会再有一点点偷懒的。以后师父让我休息我就休息,师父让我练功我二话不说,绝对不偷懒。”

    日后,也正如同小磨磨今日若言,温柔让她修炼的时候。她再也不会嫌弃太累,只要温柔不让她休息,她便绝对不会擅自休息。

    ……

    第二天,清晨。

    傻蛋儿爷爷一早便准备自己亲自给傻蛋儿熬煮些,傻蛋儿平日里爱吃的饭菜。却未曾想到,刚刚推开大门。便瞧见小墨的身影出现在自己家院子内。

    傻蛋儿爷爷见过小墨,所以自然是认识。于是傻蛋儿爷爷便上前走到小墨身边。

    此时此刻的小墨正趴在院子内的石桌上休息,突然听见有细碎的脚步声,小墨立刻被惊醒。

    刚刚还一副眼神认真的摸样,却再见到傻蛋儿爷爷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稍微松了口气。

    “傻蛋儿爷爷您好!!没有想到还是打扰到您了!!”

    “你这姑娘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啊!!瞧你在外面,小心夜里着凉。”

    傻蛋儿爷爷见到小墨竟然在院子里过夜,便担心的说道。

    “这不是怕给您带来不便嘛!当初被您和傻蛋儿相救,我就觉得太过打扰了。”

    小墨有些不太好意思,知道自己这样贸然的前来傻蛋儿家,可能会给傻蛋儿一家带来麻烦。但是小墨却有觉得自己是逼不得已的。

    “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听傻蛋儿说以前在被焚毁区域内,小墨姑娘你也帮助了他们不少,所以这点事情哪里跟打扰有关系。”

    傻蛋儿爷爷见到小墨如此客气,于是便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希望小墨不必如此客气。

    “爷爷你在跟谁说话呢?!!”

    傻蛋儿听见屋外有人与自己爷爷谈话,于是便起身跨步出门。

    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傻蛋儿,却在自己还没有踏步出自己家大门的时候,便见到此时此刻,正在自己家院子里与自己爷爷谈话的人,正是小墨姑娘。

    傻蛋儿立刻清醒过来,于是便立刻快速踏步而出,“小墨姑娘你怎么来了?!!”

    傻蛋儿心里有些着急,所以左后的张望四周,害怕小墨姑娘的到来会被其他人给瞧见。如果这件事情传扬了出去,自己该如何解释小墨姑娘的来历?

    小墨将傻蛋儿的紧张感,尽收眼底,她说:“不用四处打量的,我已经查探过了四周没有什么人。我也不想要给傻蛋儿,还是傻蛋儿爷爷带来麻烦的,但是我真的是遇到了麻烦。”

    小墨无奈之际的摸样,傻蛋儿哪里还能够说些什么。

    “有什么事情进屋谈吧!!”

    ……

    “原来是小墨姑娘到访啊!!”

    当傻蛋儿、傻蛋儿爷爷还有小墨踏步进屋的时候,正巧温柔、桃李师姐还有帝凤也已经踏步从自己房间内来到大厅。

    小墨不管如何对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的感觉都不太好,始终认为自己看不透她们。正是因为如此,小墨根本直接忽视掉温柔的话。

    “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小墨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就尽管直说!”

    虽然傻蛋儿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能力。能够帮助小墨姑娘去解决她的难题,但是小墨能够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恐怕是真的只有自己等人能够帮助她了。

    小墨环视四周,心里上还是有些排斥温柔等人的。

    察觉到小墨的排斥。傻蛋儿立刻解释道:“没关系的,她们是我的几位姐姐,所以都是自己人,不用担心。”

    傻蛋儿知道小墨与温柔她们相视,但是见到两者之间,好像颇为有矛盾,至于矛盾究竟是什么傻蛋儿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傻蛋儿都如此说,小墨也不好再继续顾虑着这些,“我好像找到了毁掉我家乡的凶手了!!”

    温柔首先便警觉了起来,“他是谁?!!”

    温柔一直怀疑。这毁掉小墨家园的人,也同为修士。所以小墨一直想要找到这个修士。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夸张了,所以温柔又耸耸肩,“我只是为小墨姑娘的遭遇表示同情。所以特别想要见到小墨姑娘找到凶手。”

    “既然小墨姑娘你找到了这个凶手,那么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傻蛋儿不明白,如果小墨真的找到了这个毁掉自己家园的凶手,为什么又要来自己家找自己帮忙呢?!!

    莫非,小墨姑娘是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帮助她,将这个凶手抓住?!!

    傻蛋儿觉得这个理由,或许还有些靠谱。

    “这件事情是好事啊!!”

    傻蛋儿爷爷对小墨的事情。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点,所以小墨能够找到这个凶手,傻蛋儿爷爷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

    “可是这个人现在在小镇。”

    小墨直接扔给大家一个不敢相信的答案。

    这毁掉小墨家园的人,怎么就会在小镇了呢?!!

    傻蛋儿安全不敢相信,疑惑的问道:“小墨姑娘你能够确定吗?!!”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真的是小镇中人所为。那就是一件特别大的事情。

    究竟小镇内,谁有这个能力如此做呢?!!

    可是却出乎了傻蛋儿的意料之外,小墨竟然摇摇头,说:“我只是能够大概的确定,因为他所居住的地方有比较淡的气息。我能够感觉到。但至于完全的确定,我现在还不能够完全肯定。”

    小墨实话实话。她四处寻找这个毁掉自己家园、还将自己打伤的凶手,偶然之间发现了一丝轻微的气息,然后一路断断续续的寻找,最后竟然再次返回小镇。

    面对这样的结果时,小墨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不能够完全的确定,或许还有变故也说不定。”

    见到小墨都点头表示自己不能够完全的确定,傻蛋儿的心里总是稍微的松了口气。

    但是心里却不经疑惑了起来,究竟是谁如此做?!1、

    “你说的该不会是小镇新来的陈默吧?!!”

    听见小墨如此所言,温柔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人便是陈默。

    对!

    在整个小镇内,除去自己几个人之外,唯一一位修士便是前不久方才来到小镇的陈默。

    到此,温柔不得不说这木清风,虽然不是修士,但是却观察力超级无敌的精准。他怀疑陈默进入小镇内,其实是另有目的。如果现在能够证明,陈默就是当初毁掉小墨家园的凶手,那就可以推断他来到小镇,恐怕也是别有居心。

    其实温柔她们也不是没有怀疑过陈默,只不过觉得陈默的实力太弱,因该不至于能够快速的办妥这件事情。不过事到如今,或许陈默的背后还有别人。

    “小镇最近也的确是只有陈默是新来的,这样看来,陈默还真的很有可疑。”

    桃李师姐也点点头,她第一时间想法与温柔所差无几。

    “好像听他家的老奶奶,的确是叫他什么陈什么来着。”

    小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原本对温柔她们毫无好感。竟然在这个时候是她们的话,将这件事情变得稍微详细了点。

    听见温柔和桃李师姐怀疑陈默的时候,傻蛋儿尚还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大不了的。毕竟陈默是新来小镇的,被大家所怀疑也是正常的事情。这不。昨天我们都还在盯梢陈默。英明神武的清风哥不也曾经怀疑过陈默吗?!!

    可是当小墨的回答落下之后,傻蛋儿整个人都不能够安静下来了。

    怎么就会是陈默呢?!!

    傻蛋儿不经开始在心里怀疑:

    难道这些天,我们大家没日没夜的盯梢,完全都是浪费了?!!其实陈默根本就是有问题?!!

    “现在就连小墨姑娘都还不能够确定,凶手就是陈默,所以我看不一定就是他。”

    因为傻蛋儿,这些日子对陈默的调查,他个人觉得陈默没有什么问题,根本就是普通的百姓罢了。可是如今,小墨的话。让傻蛋儿整个人的思绪都开始混乱了。

    “正是因为如此,我希望傻蛋儿你能够帮我都留意这个人。”

    小墨之所以要来找傻蛋儿他们帮忙,主要是希望傻蛋儿能够帮助自己,知道陈默平日里的生活情况。小墨想要找准机会,一定要确定是否。自己找寻的人就是陈默。

    “行,我会帮你留意的。不过最近陈默的腿摔断了,所以可能短时间内,他都不会离开他家,而且他平日里的生活情况,也挺简单的。”

    让傻蛋儿没有想到,木清风撤销了对陈默的继续观察。可是却有来了小墨的怀疑。

    ……

    “那位小墨姑娘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小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给傻蛋儿之后,小墨便匆匆离去,并未停留太久的时间。

    但是因为小墨的突然到来,大家的情绪似乎都变得有些诡异。

    傻蛋儿爷爷见到傻蛋儿一直保持着沉默,于是便开口询问道。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调查着陈默,可是真的没有发现他有任何的问题。现在就连清风哥,也打消了对陈默的怀疑,可是却突然出现了小墨这件事情。”

    傻蛋儿真的觉得特别的头疼,因为刚来不久的陈默。似乎自己整个生活都快围绕着他来转动了。

    另外,傻蛋儿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何这件事情,小墨竟然会怀疑陈默。

    温柔在一旁见到傻蛋儿为难的摸样,于是便开口说:“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等小墨姑娘能够确定事实的时候再来说不是很好。”

    因为小墨的怀疑,让温柔更加的肯定陈默的别有居心。

    这个陈默,进入小墨所在的地下世界之后,又将其毁掉,最后又来到了小镇,他究竟想要寻找什么呢?!!

    温柔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东西,便是巨坑内的石壁通道。想想最近陈默也的确是去过几次巨坑旁,所以温柔更加的怀疑了起来。

    会不会是在整个被仙魔大陆内,石壁通道的事情,已经被泄露出了?!

    但是很快,又会被温柔自己否定掉这个猜想。

    如果石壁通道的事情,真的在整个仙魔大陆内已经泄露而出,那么不可能只有陈默这么一位修士赶来才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些修士们不可能放在自己知道宝贝,而不去过问。

    而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唯一能够解释陈默为何会来到这里,就只能够说陈默可能是误打误撞或者他发现了什么古籍上的记载,所以来试一试运气。

    温柔又忍不住的叹了叹气,这个陈默还不明白吗?!!

    怀璧其罪!!

    如果你没有能力去保护好自己,那么你有了旷世其宝,那只能够是一件特别倒霉的事情。

    温柔的脑海内一下子联想到了自己,自己不就是怀璧其罪的典范吗?!!

    温柔只能够期盼,在自己羽翼尚未丰满之前,有关于《长生图》的事情,千万不要泄露出去一丝一毫。否则自己恐怕会成为整个仙魔大陆的公敌。

    面对如此**,仙魔大陆内的修士们,又有多少人能够抵达住。

    “如果小墨姑娘真的确定。凶手正是陈默,那又该如何是好?!!”

    傻蛋儿不是为陈默担心,只是王奶奶和老爷爷两位老人,好不容易才能够找到一位能够照顾他们安享晚年的人。如果陈默真的发生这种事情,不知道王奶奶和老爷爷的心里该有多么的难受。

    “事情毕竟还未发生,现在小墨姑娘不是还没有确定吗?!!”

    见到傻蛋儿这样一直情绪有些低落,傻蛋儿爷爷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来安慰。

    ……

    “什么?!!小墨姑娘竟然怀疑毁掉她家园的人是陈默?!!”

    当大海从傻蛋儿口中得知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忍不住的震惊不已。

    木清风身为小镇镇长,他怀疑陈默这位突然来到小镇的人,也属于正常范围内,大家也无话可说。可是,现在怎么连小墨都开始怀疑起陈默了?

    可是以自己对陈默这段日子里的观察,陈默并不像是这样的人。

    正是因为前段时间有了一段调查后陈默的时间。所以当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大海的情绪才会表现的如此震惊。

    因为实在也难以让人不震惊。

    “太夸张了吧?!!陈默看起来除了气质有些让人觉得惊讶之外,好像其他的全部都很平常,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老李虽然没有大海情绪波动的那么夸张,但是心里也着实被震惊了一下。

    简直就是重磅炸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在最后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白添拧着眉头,说道“该不会是小墨姑娘怀疑错了对象吧?!!”

    白添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可能是陈默做的,甚至白添开始怀疑,是不是小墨姑娘最近接连寻找毁掉自己家园的人,所以情绪上有些变动,才会觉得陈默是凶手。

    “或许这个陈默真的有问题,只不过我们没有发现。”

    木头呆头呆脑的说道。

    毕竟大家也只是在一旁静静的观察陈默的所有行为。并没有深入的去了解这个人,而且对与他来到小镇之外的过往,大家没有人知道的特别的清楚。在他来到小镇之前,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谁也没有办法肯定。

    老李点点头,“木头这一次倒是说的在理。既然小墨姑娘如此怀疑,那便一定有她的理由。”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办,所以开口询问道。

    “等等看小墨姑娘会不会有其他新的发现吧,不过这段时间如果可以,大家还是多多注意陈默一些。”

    傻蛋儿之所以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老李他们。主要十因为对于小墨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很清楚,所以也没有必要要隐瞒。

    “现在也只能够这么办了!!”

    大海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有想到大家刚刚结束了调查陈默,却又听闻小墨姑娘说,她怀疑毁掉她家园的凶手就是陈默。

    ……

    “你去将小墨的事情告诉给了老李他们吗?!!”

    温柔在院子里见到,在外面与老李他们聚会完毕的傻蛋儿,满怀心事儿的回来,所以开口询问道。

    虽然傻蛋儿外出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要去做什么,但是温柔还是能够瞬间猜到。

    温柔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等人离开的岁月里,傻蛋儿能够找到这么几位共同经历生死的好兄弟,虽然他们年纪差距甚大。

    傻蛋儿对温柔能够猜到自己,外出做什么,并没有感到很奇怪,他点了点头,“是啊!!”

    然后,傻蛋儿来到温柔身边,坐下,“我知道温姐姐肯定也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大家,而且温姐姐你们有种气质,让人觉得不似一般的普通人。所以我想听听温姐姐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虽然从未听温柔她们将其过她们的身世,和其他的一些事情。也或许因为自己认识温柔她们的时候还较为幼稚,但是现在的傻蛋儿已经开始渐渐的觉得,自己家里的这几位姐姐,恐怕真的不是那么的普通。所以在面对让自己为难的事情时。傻蛋儿突然想要听一听温柔的意见。

    对于傻蛋儿对自己身份的怀疑,温柔并没有觉得太大的吃惊,只是心里默默的赞叹道:“看来傻蛋儿这些日子果然成熟了不好,就连观察力也变得那么强悍了。恐怕我们之所以会被他怀疑。也是因为我们宣布自己离开小镇,却一直留在附近吧”

    温柔微笑道:“你真的想要知道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吗?!!”

    傻蛋儿点了点头,认真的回答道:“当然!!”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小墨姑娘的猜测恐怕是正确的,这个陈默是新来小镇的,他的过去我们大家完全都不知道,谁知道他曾经是否是坏人,又或者是什么劫匪之类的。”

    “既然如此那陈默为何要留在小镇内?!!”

    “他或许是想要从此过上平静的生活,又或者是有别的目的喽。”

    温柔并没有直白的告诉傻蛋儿,这个陈默就是修士。他很厉害的,他来到小镇里肯定是有所图的。

    温柔觉得如果自己这样直白的告诉傻蛋儿,傻蛋儿是否能够接受的了,还不确定。反倒是会将自己陷入尴尬之中,傻蛋儿一定会问。修士是什么?为什么温姐姐你会知道修士,难道你也是修士?!!

    面对这些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温柔自然是选着不直白的告诉傻蛋儿。

    “温姐姐说的是。”

    ……

    休整了两日之后,傻蛋儿他们又再次投入镇长府内工作。

    当他们回到镇长府内的第一时间,便被木清风召唤到议事厅内。

    镇长府内每天都会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傻蛋儿他们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需要交给自己。

    “你们这些天对陈默的调查如何?!!”

    没有想到木清风首先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询问起陈默的这件事情。

    傻蛋儿也实话实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陈默每天的日常生活过的都非常平淡,甚至连变动都少。”

    老李也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陈默的确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既然你们的调查结果如此,那有关于陈默的这件事情,你们以后就不需要再调查了。”

    木清风并没有对此次的调查结果。有任何的表情。他高坐与议事厅内的高位,俯视一切。

    “是!!”

    大家只能够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你们继续去跟进以前一直由你们调查的廖无事件吧,这件事情拖了这么久,我希望能够有个结果。”

    木清风并没有给傻蛋儿他们指派全新的任务,。而是希望傻蛋儿他们,能够继续将前段时间暂停的廖无事件继续调查下去。

    木清风安排的任务,就算是傻蛋儿他们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们也只能够点头领命。

    每一次面对木清风的时候,木头都觉得自己的心脏特别特别的紧张,简直就要被跳出来的节奏。

    刚刚走出议事厅,木头终于松了口气,“终于自在多了。”

    木清风平日里都带着笑容,看起来和蔼可亲,小镇的百姓们都特别的喜欢他,可是木头却有些害怕他,对于自己的这种奇怪反应,就连他自己都不太能够清楚。

    傻蛋儿见到木头那如释重负的摸样,不经笑了起来,“镇长哪里有那么可怕,瞧你每一次见到镇长之后,都好像如释重负的摸样。”

    傻蛋儿从来都是特别特别的崇拜木清风,绝对不会觉得木清风有可怕的一面,所以自然不太能够明白木头为何会有如此的反应。

    “傻蛋儿你就别再取笑我了!!还是想想该如何去调查廖无的事情吧!!”

    木头一脸的苦恼。

    对于廖无的时间,大家调查了也已经不止一次了,可是每一次都没有任何的收获。根本就是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这要让我们该如何调查下去?!!

    提起要调查廖无的事情,木头就觉得自己这两天放松的感觉,瞬间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还能够怎么办呢?只能够该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呗!!”

    傻蛋儿突然情绪与木头所差无几,对廖无的这件事情要调查后出结果,傻蛋儿真的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根本就没有线索,这件事情要让我们怎么调查?难道又要让我们去被焚毁区域调查不成?!!”

    白添心里微微有些不满。虽说几次前往被焚毁区域,最后大家都是毫发无伤的平安回来了。但是,就算是现在,白添想起当初大家。一直都在被焚毁区域内穿梭,心里便觉得特别特别的不舒服。

    被焚毁区域在土生土长的小镇百姓心目中的危险程度,根本就不亚于木质村落。

    对于傻蛋儿希望继续由自己等人调查廖无失踪之谜,白添表示特别的无奈。

    就算是当初自己等人没有守护好廖无,失职了,但是也不用这样来惩罚吧!!

    难道镇长府内就没有更有能耐的人了?

    听见白添忍不住的抱怨,老李严肃的呵斥道:“白添别胡说!!这里是镇长府,你在这里就必须按照镇长的指示来办。”

    不是因为老李,心里不觉得木清风突然又将这件事情交给大家来调查,有多么的妥当。但是老李非常清楚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这里是镇长府,还是刚刚出议事厅。有一句话叫做,祸从口出,谁知道自己的话,会不会被好事儿的人给听见。然后迅速添油加醋的传播开来。这到时候,对谁都不太好。

    ……

    回到专属于自己等人的议事厅内,傻蛋儿首先清了清嗓子,然后说:“我知道大家对镇长,让我们接着调查廖无失踪之谜的事情,有些不舒服。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够调查出结果来。我都知道”

    不是大家觉得这件事情调查不出结果来。而是。事实上大家从一开始接手,开始调查廖无事件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获得过一丝一毫的线索。直到现在情况都是如此。面对如此现状,还要继续调查下去,大家都表示心有力而力不足。

    “傻蛋儿你也别这么说,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你也为难!!但是我们该怎么调查啊?!!”

    白添一脸不知所措。被焚毁区域也去了不止一次,可是也毫无所获,那么现在大家还能够去哪里找线索呢?事情都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件事情镇长已经批复下来,我们也只能够照办。”

    老李突然也开口说道。

    木清风吩咐了要调查这件事情,那么大家就只能够去调查。

    ……

    第一次大家的会议里。气氛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大家经过二十分钟讨论之后,什么结果都没有。

    只能够再去当初廖无失踪的地方,再继续探查,看看能否发现一些当初自己等人遗落掉的线索。

    小磨磨在院子里玩耍,傻蛋儿留在家里的玩具,笑得特别特别的高兴,却未曾想到会见到傻蛋儿微微低着头,看起来像是有心事儿一样的回来。

    小磨磨放将自己手中的小木偶放在院子里的石桌子上,然后大步跑到傻蛋儿的跟前儿,“傻蛋儿哥哥你怎么了?!1是不是那个王草草又欺负你了?!!”

    “只有我欺负王草草,什么时候你见过王草草欺负过我?!!”

    傻蛋儿刚刚还特别糟糕的情绪,突然听见小磨磨的问话,不经心情好转了起来。

    小磨磨撇撇嘴,“我怎么每一次都见到是王草草欺负你?!!”

    “现在你傻蛋儿哥哥特别的强,不会别任何人欺负,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磨磨妹妹。”

    傻蛋儿微笑道。

    突然傻蛋儿才意识到,自从小磨磨归来后,似乎自己根本就没有时间去陪伴她去玩耍。心里瞬间有些抱歉的感觉。

    “等我有空了,你带你去河里抓鱼如何?!!”

    小磨磨更加是撇嘴,说道:“傻蛋儿哥哥你就骗人吧!!你现在那么忙,就算是有空,你都只是在忙着这个、那个的,哪里有时间去陪磨磨玩耍啊!!”

    小磨磨的话语里有些不满,嘟着嘴巴,心里继续嘀咕着:“哼!!还说要等有空的时候带我去河里抓鱼,昨天休息的时候,为何没有想起来?傻蛋儿哥哥现在最会骗人了。

    “这一次傻蛋儿哥哥,保证一定会完成答应过磨磨妹妹的事情。”

    傻蛋儿立刻保证道。同时,傻蛋儿也突然意识到,为何小磨磨会如此说。

    前两天,自己不是正休息吗?结果却根本就没有闲情逸致陪着小磨磨去玩耍,反倒是被小墨突然带来的消息,更震惊的焦头烂额。

    “好吧!!暂时我就相信你!!现在傻蛋儿哥哥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何不高兴了吗?!!”

    “我没有不高兴啊!!”傻蛋儿狡辩道。

    “傻蛋儿哥哥你不诚实,我刚刚可都见到了!!你的不高兴都写在脸上呢!!”

    小磨磨微微带着一点怒气,双手叉腰。

    “都是些镇长府内的事情罢了。”傻蛋儿没有想到刚刚自己的情绪,竟然那么明显。就连小磨磨也能够轻易捕捉到。

    “那个木清风是不是又为难傻蛋儿哥哥你了?”

    小磨磨心里无论如何都不喜欢木清风,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何。

    听见傻蛋儿说自己是因为镇长府内的事情,心情不太好,小磨磨心里立刻吧唧吧唧的把木清风给数落了一片。

    小磨磨实在是不懂,为何傻蛋儿还如此喜欢跟在木清风身边做事儿。

    “清风哥他怎么会为难我呢!!磨磨妹妹为何如此不喜欢清风哥呢?!”

    “就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佛系玄师的日常〕〔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武御万界〕〔诸天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