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二十二章 再见
    ads_wz_;

    “事情调查的如何?!!”

    距离巨坑不过百米的距离,白衣老道负手而立,丝毫没有害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

    在他身边保持着一米距离的陈默,恭敬的回禀道:“暂时现在还没有任何线索!!”

    陈默也想要抓紧时间调查,也试探过王奶奶一家,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有用的收获,反倒是自己现在已经被傻蛋儿他们所注意到。

    对于这一点,陈默表示很无奈。

    陈默始终觉得自己的表现,并没有太多破绽,怎么就会这么轻易的被傻蛋儿他们所察觉到呢?!!直到现在陈默都还没有找到具体的原因。

    “没有多少时间给你慢慢查探,再过不久,就算是你找到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得到!!”

    白衣老道异常的严厉,对陈默已经调查了好几天的事情,竟然还依然毫无所获,感到特别的不满。

    “明白!!我会加快调查的。”

    陈默也不想要继续耽搁时间,但是自己也无能为力。

    “距离这里不过一百米的地方,有个巨坑,不妨你可以从这里开始查找,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白衣老道已然知道巨坑的存在,但是他没有自己主动的进入巨坑查探,反倒是将这个线索告诉给陈默,随之便匆匆离去。

    白衣老道离开后,陈默稍微松了松气。

    “距离这里不过一百米的地方,有个巨坑?!!”

    陈默尚还未听说过这件事情,如此奇怪的现象,必定要亲自去查探一番。

    当自己缓慢的靠近巨坑的时候,陈默竟然发现在靠近巨坑边缘的地方,竟然有两名镇长府内的侍卫看守。正是因为这样的现象,反倒是让陈默更加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但是碍于,现在自己距离巨坑尚有些距离,所以没有办法准确的判断出。这个巨坑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能够被小镇如此看重的地方,想必必定其中有什么隐秘之事儿。

    陈默双手捏印,不停的变化,让人眼花缭乱。完全看不清楚。

    印记直接跃入巨坑周边的两名镇长府看守跟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幻化为人形。

    突然出现的人,镇长府两名看守稍微有些意想不到。

    “来者何人?!!”

    其中一名镇长府守卫,面无表情的喊道。

    如果是小镇中人,自己好歹也因该见过,但是眼前突如其来出现的这位板着脸的男子,却丝毫没有印象。正是因为如此,让两人都格外的警觉。

    手印变化而出的男子,并未回答镇长府守卫的问话,而是立刻双手捏印。与刚刚陈默所捏的手印有些类似。

    镇长府守卫见到面前的男子,不回答自己的问话,反倒是板着脸不知道双手再捏什么,于是又开口问道:“你哑巴吗?!!问你话呢!!”

    两名守卫之所以一直守护在此,主要是为了保证想要靠近巨坑的百姓。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因为靠近巨坑所受伤。原本因为时间的平复,而且也并没有发生任何伤亡,或者有损大家利益的事情,所以大家索性也没有再继续在意巨坑的事情。没有想到,竟然在此时突然出现一名男子,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要靠近巨坑。

    “我警告你,闲杂人等不许靠近巨坑。否则后果自负!!”

    男子双手捏印完毕,随之从他的手印之中,一个巨形宛如透明泡泡的东西,从他的手掌中直接飞跃而出。两名镇长府守卫,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便直接被透明泡泡包裹在其中。瞬间伤势了一切的感官,完全与外界绝缘。

    事情办妥之后,刚刚被沉默捏印而出的男子也随之消散在这片空气中。

    现在两名守护在巨坑旁的镇长府守卫,已经完全的进入了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但是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陈默之所以要这么做。也是不想要让他们坏了自己的事情。无辜的人,陈默没有想过要伤害他们。

    陈默大摇大摆的直接踏步而去,现在自己与巨坑相隔较劲,竟然完全未曾想到这个巨坑竟然会如此之大。

    双眉打成结,仿佛怎么都解不开似的,“想不到这个巨坑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这里的土地并不稀松,为何会出现这么巨大的巨坑?!!”

    唯一能够迅速将这个赫然出现在自己视线内的巨坑调查清楚的办法,便是直接进入巨坑之中。

    陈默没有丝毫犹豫,旋即踏步便想要朝着巨坑靠近。

    砰!!

    陈默重重的被摔在距离巨坑一百米外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修士,恐怕自己会直接丧命。

    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陈默从泥地里爬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完全的超出自己的预料。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突然的改变。

    自己只不过是想要靠近巨坑,然后才能够更加有效的调查巨坑内,究竟是否隐藏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可是完全未曾想到,自己还未靠近巨坑边缘,便直接被重力弹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让陈默,重新审视自己眼前看似普通的巨坑。

    “没有想到这个巨坑果然是有古怪!!竟然连我都直接被弹开了!!”

    但正是因为如此,陈默更加能够肯定这个巨坑的非凡。

    陈默从自己的储物袋内取出一粒丹药,毫不犹豫迅速的给自己服下,稍微减轻自己身体上的疼痛。

    再一次靠近巨坑,陈默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每走一步都比较谨慎,细细的在脑海内回想,刚刚突然被弹开的具体位置。

    从自己的视角内看,巨坑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东西,但是自己刚刚的亲身经历,已经不能够让陈默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刚刚究竟是什么东西将我瞬间弹开的?!!”

    因为刚刚的速度太快,而且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便直接被一股强而有力的力量直接弹开。所以陈默没有特别详细的感触。

    陈默围绕着巨坑绕了一圈,可是却丝毫没有发现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自己刚刚将两名镇长府守卫与世隔绝的办法,并不能够维持太长的时间。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自己却还是毫无收获。而与世隔绝的办法也也即将失效。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陈默只能够暂时先离开这里,反正巨坑就在这里,不可能会突然之间的消失不见。只要在这里,就有的是机会来此好好的调查。

    更何况,既然巨坑周边会有镇长府的守卫看守,那么小镇中的百姓自然也是多多少少有多了解,所以陈默也希望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能够在小镇百姓口中得到一些线索。

    ……

    “唔!!”

    刚刚与世隔绝的透明色泡泡瞬间破碎掉,与空气相溶。两名镇长府内的守卫。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脸慵懒的苏醒过来。

    “奇怪了!!我怎么就突然睡着了?!!”

    醒来过后的两名镇长府守卫,首先便是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可是自己刚刚明明还记得自己没有睡觉的意思,怎么突然就睡着了呢?!!

    “估计是我们最近一直守候在此。所以给累着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恐怕再过不久,就不需要继续守候在此,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不用像现在这样了。”

    对于刚刚的那段记忆,在他们醒来的时候,便已经自动被抹去,完完全全记不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还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因为太累。所以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陈默站在暗处,见到两人果然已经完全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方才踏步回去。

    ……

    陈默回到田地里将自己放在这里的锄头拿起,旋即便踏步准备回到王奶奶家里。

    因为自己服下的丹药对治疗伤势特别有效,所以现在的陈默已经完全没有再感觉到全身的疼痛。不过在巨坑旁边的所有遭遇,至今傻蛋儿还记得格外的清楚。

    “对于这件事情或许王奶奶知道一些详细的事情。”

    陈默现在对于巨坑还不是特别的了解。所以他需要从王奶奶他们的身上着手,或许能够得到突破。

    刚刚回到王奶奶家,王奶奶便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等候着陈默的归来。

    “陈默快把锄头放下,可以开饭了!!”

    王奶奶和老爷爷已经坐在了饭桌旁。现在因为陈默的到来,他将家里的所有农活以及粗重活儿,全部都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所以王奶奶和老爷爷瞬间落得清闲。每天没事儿就做做饭,好让在外劳作了一天的陈默,回家就能够有口热饭吃。

    “好嘞!!”

    对于这样温暖的家庭,陈默是越来越喜欢。

    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来到这里,竟然还能够感受到难得的这种家人的温暖。正是因为难得,所以陈默特别珍惜自己与王奶奶一家的相处时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难得的温暖,便会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默犹豫了几秒钟之后,终于还是开口询问道:“我当初流浪来小镇的时候,偶然间发现距离小镇不远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

    王奶奶没有想到陈默竟然会突然提起巨坑来,而且陈默竟然还见到过巨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王奶奶实话实说,“那巨坑是有一天突然就出现的,最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围绕着巨坑周围有着一道阻拦的保护屏障。小镇里的朱三便因为此受伤了,现在镇长每天都有派人守候在哪里。陈默你可别好奇的去一探究竟,要是丢了性命可就不好了。”

    陈默突然提起巨坑的事情来,王奶奶害怕陈默会好奇的跑去巨坑周边,万一镇长派去守候在哪里的人,稍微没有发现他,丢了性命可如何是好。

    王奶奶现在是真心的将陈默当成是自己的家人,见不得他受伤,或者有任何的危险。

    老爷爷平日里话也不多,竟然也随后开口道:“这巨坑可是深不可测。至今都没有人下去过,别图一时的好奇,毁掉自己的性命。”

    陈默微笑着点点头,“我只是刚刚突然想起来。随便问问的。这种可能会丢掉性命的事情,我可不会去做。”

    被王奶奶和老爷爷如此关心,陈默心里又是一暖。

    虽然从王奶奶他们这里,并没有知道太过有关于巨坑的具体事情,但是陈默却也算是大概的了解了巨坑的来历。

    突然就出现的巨坑?!!

    突然出现在巨坑周边的保护屏障?!!

    这些突然出现的事情,让陈默感到好奇。这个巨坑似乎,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能够突然就出现这种甚至能够将自己弹开的保护屏障,便已经足够证明了。

    看来对于在这个巨坑,我必须要多多调查才好。

    正是因为这个巨坑的神秘。所以让陈默觉得这个巨坑内,或许有自己所需要的找到的东西。

    ……

    “陈默的这件事情你们调查的如何?!!”

    木清风来到镇长府内专属于傻蛋儿他们的议事厅内,想要听听看有关于他们调查陈默的事情,有何发现。

    傻蛋儿认真的回答,“暂时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陈默的突然来到是别有居心。”

    就算是傻蛋儿心里也对陈默有所怀疑。但是碍于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而且所有的怀疑也都是自己的猜测,所以根本就不可能作为证据。

    “这个陈默看起来挺简单的,每天都帮助王奶奶家做农活,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或许最开始接触陈默的时候,你会被他那种掩饰不了的气质所吸引,然后去怀疑他。但是陈默却是每天都去王奶奶家的田地里帮忙种植。甚至连王奶奶家已经废弃的荒地也被陈默开垦出来,所以从这里看,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多的疑点。

    “他是否是别有居心的来到小镇,暂时还不能够完全的肯定。也不是说他就一定有问题,只不过我们必须要在现在这个多事之秋,确保在小镇中的人都不是别有居心。”木清风听了大家的感想之后。也发现了自己的意见。他顿了顿,然后又继续说道:“对于陈默你们还是需要多多注意,但是密度可以不用那么强,以免被发现你们的目的。这种注意持续到能够初步确定他对小镇没有害处之后。”

    现在小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特别的平静,但是木清风却觉得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安静。如果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陈默来此的目的突然暴露在大家还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那破坏力是木清风自己也无法估量的。

    “我们明白!!”

    傻蛋儿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他们身为镇长府内的工作人员,做什么事情都只需要听从木清风的指挥便可。如果木清风说调查下去,那么自然是一直调查下去,绝对不偷懒。相反,如果木清风说不再继续调查,那么大家也就拍拍手不再继续调查下去。

    “镇长不知道对于小镇里存在的那些有私心的人,有何打算?!!”

    似乎是感觉到了木清风对于现在小镇的担心,所以才大胆的开口问道。

    小镇里已经出现于木清风唱反调的人,这一点傻蛋儿早就已经注意到,但是却始终迟迟未见木清风对此有所作为。傻蛋儿不经好奇,难道木清风完全不知道情况吗?!!

    木清风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想到傻蛋儿会突然开口询问这件事情,他声音很平静,没有过多的思考,便回答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如果有需要你们的自然会告诉给你们。”

    ……

    “看来傻蛋儿你是知道了些什么,可是却不告诉我们!!”

    木清风离开之后,针对刚刚傻蛋儿突然开口询问木清风的问题,白添声音里略有意思的说。

    “大家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情,想必到傻蛋儿你竟然还隐瞒着我们。”木头也叹了叹气,好像自己特别的失望似的。

    “你们又何必为难傻蛋儿,这件事情你们不知道,只能够怪你们丝毫都没有察觉到。”

    傻蛋儿刚刚的问题,其实老李已然注意到,倒是却始终未曾像傻蛋儿那样直言开口跟木清风说。现在白添和木头那故意想要用这种方式。让傻蛋儿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大家,老李便立即出言阻拦。

    对于这件事情,现在就连木清风都没有直截了当的来做出任何的回应,实在是不适合太多人知道。

    刚刚傻蛋儿一直都在想。该如何跟白添和木头解释这件事情,就在自己特别为难的适合,老李的主动开口解难,让傻蛋儿很感动。

    “是啊!!这件事情也是我自己观察得来的。你们不知道,也只能够怪你们自己毫无察觉罢了。”傻蛋儿立刻顺着老李的话,说下去。

    “……”

    白添和木头直接无话可说。如果傻蛋儿和老李他们铁了心,暂时不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大家,那他们也完全没有办法。

    ……

    王草草自从被自己父亲软禁在家中之后,她便一直闷闷不乐。似乎连笑容的能力都已经退化掉,变成了一位不会笑的木偶。

    王大嫂见到自己宝贝女儿从开朗。变成了现在这样一直坐在窗边发呆、不会笑的女子,心里便特别的疼。

    王大嫂坐在王草草的身边,想要安慰她,“草草你就理解理解你爹爹的心情吧!!等过了这段时间之后,你想要去哪里都可以。就算你想要去花城住这都是可以的。”

    “……”

    王草草没有任何的反应,双眸呆滞的望着窗外。

    见王草草依然没有反应,王大嫂又说:“草草你这样又是何苦呢?!!你现在或许还不知道,隔壁傻蛋儿家的那几位远房亲戚现在已经回来了!!你心心念念的木哥哥,他还会记挂着你吗?!!我的傻女儿!!”

    王草草呆滞的双眸里突然泛起了涟漪,王草草缓缓的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望着自己娘王大嫂。“娘您刚刚说什么?!!”

    见到自己女儿王草草,再也不是用自己的沉默来回应自己,她终于开口说话了,王大嫂心里便安奈不住高兴。

    “隔壁傻蛋儿家的那几位远房亲戚回来了,这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不可能的!!她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又会突然回来?!!”

    王草草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她不喜欢温柔她们。所以更加不希望在小镇内在出现她们的身影。可是偏偏事情不如自己所愿,她们还是在自己被禁足之后归来的。

    “为娘的跟你说的话,全部都是事实,这件事情整个小镇的百姓都知道了!!”

    王草草突然从刚刚的激动,瞬间变得特别的委屈。双眸含着泪珠,“娘,女儿求求您跟爹爹说说,女儿定不会将爹爹的计划告诉给任何人,包括木哥哥。女儿只是希望能够有活动的自由!!”

    “你爹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王大嫂也特别的为难,自己的宝贝女儿好不容易才肯开口跟自己说话,她可不希望王草草再次变得如刚刚那样呆滞着面孔,好像行尸走肉般。

    “娘您就替女儿求求爹爹吧!女儿真的保证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给木哥哥的!!”

    王草草其实当真是绝对不会置自己爹爹于险境之中,她当时的那种情绪,只是一时之间特别不能够理解自己的爹爹。虽然现在她也无法理解,但是她不会出卖自己的爹,只想要在这段时间里好好的生活。

    见到自己女儿苦苦哀求,王大嫂就算是一颗石头心,现在也该被自己女儿给融化了。

    她心疼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连连点头,“行行行!!草草你别再哭了!!为娘的这就去求求你爹。”

    “谢谢娘!!”

    得到了自己娘的回答,王草草心里总算是高兴了起来。可是王大嫂心里却叹息了起来,自己丈夫的脾气,自己难道还不了解吗!!他真的会让草草重新获得自由吗?!!

    ……

    王大嫂刚刚从自己女儿王草草的屋内出来,便直径去里屋跟自己丈夫好好谈谈。毕竟一直将自己女儿软禁在家中,也不是办法。

    “你就让草草恢复自由吧!!我相信她一定不会胡乱将你的这些事情告诉给木清风的!!”

    王大嫂自己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为了不再见到王草草那呆滞的面孔,毫无生机的摸样,王大嫂还是鼓起勇气求情自己的丈夫。虽然知道被拒绝的可能性会很大。

    “你我夫妻这么多年。难道觉得我会那么狠心的一直将我们的宝贝女儿草草软禁在家中吗?!!”王草草的爹叹了叹气,又接着说道:“草草是我的宝贝女儿,她的脾气我自然是清楚。她是绝对不可能出卖我这个做爹的。之所以这段时间将她软禁,只是希望这种态度会更加坚定。否则草草很容易便会说出一些不该说出的话来。”

    “这么说你肯恢复草草的自由?!!”

    自己丈夫的态度,竟然让王大嫂都始料未及。甚至一度,王大嫂觉得自己是不是刚刚产生了幻觉,或者自己听过了。

    “当然可以!!不过你告诉她,我要与她约法三章!!如果她肯同意,自由便属于她。”

    ……

    王草草一直在屋里等候着自己娘亲的归来,心里特别的忐忑,不知道这一次是否能够同意。

    从来没有那一次的等候让自己感觉到那么的焦急,王草草一直不安的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希望能够减轻自己心里的焦急。

    王大嫂得到了自己丈夫的首肯之后。便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件事情告诉给自己的宝贝女儿。

    “咯吱!!”

    因为周围悄无声息,所以开门的声音显得特别的大。

    王草草听见门被打开地声音,心里更加显得焦急了起来。见到王大嫂踏步进屋,更加是焦急的双手都在发抖。“娘,爹爹他肯同意吗?!!”

    王大嫂含笑道:“你爹他那么疼你,自然是答应了!!”

    “真的吗?!!”

    王草草简直是没有想象,竟然真的同意了!!

    我竟然再次恢复自由了!!我能够外出去呼吸外面的空气了,我还能够去镇长府内见木哥哥了!!

    王草草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已经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她的心里高兴的哭了起来。

    “不过你爹说了,你必须要答应他三个要求才可以。”

    “别说是三个要求。就算是三百个要求,我也一定会答应的!!”

    自己终于就要能够外出了,王草草高兴的现在就算是要她答应三百个要求,也会点头同意的。

    “第一对于你爹的事情你不能够管,也不能够告诉任何只言片语给木清风或者其他人。”

    王大嫂倒是觉得这三个要求都没有什么特别难的,首先便将第一点告诉给王草草。

    王草草点了点头。“我同意!!我自然是不会让我爹深陷于危难之中。”

    这件事情似乎注定是不能够两全的,王草草刚刚还高兴的心情,因为这第一个要求,便开始出现了阴霾。

    “第二,这段时间的事情你也不能够提起。”

    “同意!!”

    “第三。绝对不能够帮助木清风!!”

    “…我同意!!”

    ……

    重见天日!!

    王草草在同意了自己爹爹提出的三个条件之后,顺利的获得了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的自由。

    这段时间自己一直被软禁在家中,见不到外面的人、见不到外面的阳光,甚至连听见别人的声音都是那么难的事情。

    如今自己重获自己,感觉这个世界竟然是那么美妙。这是在以前都没有发现过的。

    王草草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前往镇长府,想要见一见久别的木清风。

    王草草进出镇长府依旧还是那么的顺利,根本就没有人拦住她。她因该是进出镇长府里的一个特殊存在吧!!

    “清风哥!”

    王草草像是知道木清风在镇长府的那个角落似的,直径的便快步跑到位于镇长府内的小凉亭内。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木清风此时此刻竟然悠闲自得的坐在小凉亭内休息。

    听见王草草的声音,木清风刚刚紧闭的双眸,骤然之间便睁开。

    此时此刻,王草草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并且毫不客气的坐在自己身边,自顾自己的拿着一块摆放在八仙桌上的桂花糕,放入自己口中。一脸的陶醉,会让你觉得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桂花糕似的。

    “草妹你怎么突然来镇长府找我?!!”

    对于突然见到王草草,木清风还是有些觉得突然。

    “草草很想念木哥哥,所以便来看望木哥哥。木哥哥一点都关心草草。许久不见竟然都不问问我最近的状况?!!”

    王草草略有些失望,瞬间觉得这刚刚还觉得异常可口的桂花糕,现在味道也不怎么美味儿了。

    “我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吗!!的确这段时间是没有见到草妹,去做什么了?!!”

    木清风不开口询问,是因为他知道王草草为何这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自己身边。所以他才会对突然见到王草草,感到略微的有些震惊。

    想不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让草妹自由,看来是对草妹绝对不会将那些事情告诉给我有了一定的信心!!

    “我最近生病了,一直在家里休养。可是呢,木哥哥你却一次都没有来探望过我!!”

    王草草提起这件事情来,心里真的瞬间觉得特别的失落。

    木清风不知道。王草草在失去自由的这段时间里,每一天都有多么的渴望她的木哥哥能够来看望自己,这样自己或许就能够早些得到自由。

    木清风不知道,王草草之所以这么坚持的想要获得自由,甚至不惜答应自己爹爹的要求。都是为了想要在或许是有限的时间里,好好的与木清风相处。

    木清风不知道……

    “这段时间小镇有特别多的事情忙碌,我哪里有时间啊!!”

    “听说傻蛋儿家的那几位远房亲戚回来了,木哥哥你去看望过吗?!!”

    这件事情在自己来镇长府的路上,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虽然自己家距离傻蛋儿家不远,但是王草草却眉宇第一时间去傻蛋儿家验证。

    “她们的确是回来了,也就是前几天的事情!!如果草妹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去看望看望,毕竟也曾经在小镇内居住过一些日子,也算是半个小镇百姓。”

    “我就不去看望了,木哥哥如果想去,就自己去吧!!”

    王草草可不想要去傻蛋儿家,让自己心情再次难受。

    ……

    木清风带着一些礼品。来到傻蛋儿家做客。

    如果不是王草草突然提起来,木清风甚至差点忘记,自己也因该来傻蛋儿家拜访拜访。

    “木镇长倒是挺悠闲的嘛!!傻蛋儿他们还在镇长府内忙碌着,可是你竟然已经悠闲的来到了这里。”

    温柔瞧了一眼木清风,继续在做自己手中的事情。

    今天温柔她们谁都没有离开傻蛋儿家。大家都在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大家离开后,因为傻蛋儿平日里都很忙碌,傻蛋儿爷爷年纪又大,有些体力活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故此,温柔她们便自告奋勇的帮忙。

    温柔此时此刻正坐在院子里,维修那些有些坏掉的椅子。如果任由这些椅子这样坏下去,恐怕有一天谁倒霉直接坐下去,便摔倒在地。如果坐下去的人是傻蛋儿爷爷,那就不好了。

    而桃李师姐和帝凤此时此刻正在劈材,小磨磨则是在帮忙将劈好的材那会厨房内。

    “我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当然可以悠闲的去做我自己的事情!!”

    木清风不请自来,直径便踏步进院子。

    对于傻蛋儿家,木清风也算是熟悉,毕竟自己曾经也经常来这里。

    许久不见温柔她们,却突然觉得大家显得都特别的陌生。当然,他们曾经也没有多么的熟悉过。

    “我知道大家肯定还在为当初的事情生气,我为我当初的行为道歉!!”

    正是因为自己的当初对温柔她们的不信任,所以才导致了温柔她们离开小镇的时候,自己完全都不知情。现在她们就算是回来了,依然对自己态度不是特别的好,木清风觉得也算是能够理解。

    事情都已经过去,也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

    “木清风木镇长不必跟我们道歉,我们受不起。再说了,你其实也没有什么错!!”

    木清风恐怕怎么都没有想到,温柔她们离开小镇之后,一直都栖居在木质村落内,甚至不止一次见在木质村落内见到过自己。

    现在的木清风在温柔她们的眼里,无疑更加的有嫌疑,让人捉摸不透,特别是但是在木质村落内,那神秘的消失,至今温柔她们都没有找到其中的奥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