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一十九章 怀疑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

    花城近郊,一名白衣道袍、头发花白的男子负手而立,面色严肃,纵使如此仙风道骨之气质,仍然难以掩饰。

    而他一米之外,看似二十岁左右、身穿白衣白衣道袍的陈默则是一脸认真,恭恭敬敬的给头发花白的老道行礼之后,方才悠悠道来,“那地下世界内,并未发现我们需要的东西。”

    “既然如此,继续寻找,势必要将其找到。”

    头发花白的老道,略微有些失望。

    计谋了这么久的时间,想不到竟然还是毫无收获。

    我派古卷中记载,存在于这方土地之下的地下世界有千年难遇的宝贝,难道真的只是传说而已吗?!!

    头发花白的老道人已经抵达这里,并且已经开始行动,既然如此那便不会轻易的说放弃。

    年轻的白衣出陈默,立刻恭敬的点头,随之便凭空消失。

    头发花白的老道见陈默已经离去,这才用手顺了顺自己已经花白的胡须,眼里满满的都是期望,“你是我的孙子,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找到了这件宝贝,我们爷孙儿俩才能够在我派中站稳脚步。以后,放眼整个门派,谁还敢藐视我们爷孙儿俩!!”

    说道最后,头发花白的老道眼里从满满的都是期望,变成了一些迫不及待。

    头发花白的老道并未停留在原地太长的时间,大概在陈默离开一分钟后,便也沿着近郊的路线,重新返回花城内。

    花城虽然热闹,但是近郊却鲜有人到此,所以陈默与白衣老道刚刚的身姿,根本没有被任何人收入眼底。

    ……

    陈默此时此刻一身破烂,脸上甚至有些脏兮兮的泥土,看上去整个人就像是落魄的乞丐。他以这副尊荣站在小镇镇口。视线投放在镇口内的村子,心里喃喃的说道:

    “这里是距离地下世界最近的镇子,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是荒无人烟,或许在这里能够打听些线索。”

    决定好之后。陈默便一身乞丐造型直接踏步进入了小镇内。

    小镇虽然地处偏远,条件也不是特别的好,但是却从来没有乞丐的出现。

    当陈默一身乞丐的摸样踏步进入小镇的集市内时,立刻引来了大家的目光,甚至有些小镇百姓忍不住的小声嘀嘀咕咕起来。

    “天啦!!这个人看起来怎么脏兮兮的,看样子根本就不是我们小镇中人!!”

    “看这副打扮,肯定就是乞丐,怪可怜的!!”

    “这么年轻,还有胳膊有腿的,竟然就成了乞丐。真是够丢脸的。”

    ……

    小镇百姓们虽然觉得乞丐沉默的的突然到来,很是意外,但是善良的他们却根本没有要将陈默赶出去的意思,虽然其中也有不少的百姓很是不喜欢像是陈默这种脏兮兮的乞丐。

    陈默也不主动开口与任何人说话,他只是默默的感受着大家向自己投来的不解目光。然后继续埋头踏步。

    终于在陈默以这样造型出现在集市内足足十分钟之后,有些小镇百姓们开始沉不住气了,有些大胆的开始迈开步伐朝着陈默靠近,希望看看有没有自己可以帮助到他的地方。

    “小伙子你是从哪里来?!!”

    一位大概七十岁左右的老奶奶最先主动开口询问陈默。

    见已经有人开始忍不住的主动询问自己,陈默于是便停住脚步。整张脸都显得特别的憔悴、饱经风霜,难受的望着老奶奶,说:“我家住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原本是想要来投靠亲戚的,可谁知道亲戚早就已经不其踪影,我的盘缠又已经华花光,所以才变成了现在的摸样!!”

    听陈默的声音,你就会不自觉的觉得陈默特别的可怜,这么年轻的年纪。竟然流落在外。

    老奶奶听了陈默的话,心里一阵难受,“那你现在可有什么打算?!!”

    现在盘缠都已经花光,这接下来又该如何返回家乡呢?!!老奶奶替陈默担心着。

    “小伙子你这么年轻,打工赚些工钱再赶路回家不行吗?为何非要让自己落得如此狼狈不堪的处境!!”

    一些渐渐开始围观。年纪大概也就是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妇女,也纷纷开口议论起来。

    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总是觉得陈默看上去年纪轻轻,右胳膊有腿的,再怎么不济,也不因该落得如此狼狈不堪。

    陈默无奈的叹了叹气,“起先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方圆百里根本就渺无人烟,我想要打工赚些工钱也没有办法!!”

    老奶奶那里看得下去陈默的可怜摸样,旋即立刻说:“我给你盘缠,你赶紧赶路回家去吧!!”

    老奶奶将自己手中刚刚买好的馍馍和一些闲碎银子,递给陈默。

    希望陈默能够拿着这些东西,顺利平安的回归自己的家中。

    陈默怎么可能接受老奶奶的东西,急忙推脱道:“不行不行!!无功不受禄,我无缘无故怎么能够收下奶奶您的这些东西呢!!”

    老奶奶见陈默根本就不肯收下自己的东西,立刻有些着急了,“没有这些东西你要如何回去?!!收下吧!!”

    “既然如此,奶奶您看这样怎么样?!!您收留我让我帮你做什么苦力的活儿都可以,我要走的时候您在给我这些,您看行吗?!!”

    老奶奶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旋即便立刻点头,连声说:“好好好!!既然你要用劳力来抵这些碎银子,那奶奶我也不勉强你。”

    如果刚刚陈默直接就接受了自己的赠予,自己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现在陈默直接拒绝之后,提出自己愿意用劳力来换取这些碎银子,立刻边让老奶奶新生感动。

    心里甚至暗暗夸奖陈默,道:“没有想到这孩子如此懂事儿,我给他碎银子都不肯直接收下,竟然主动要求要用劳力来换取,果然是个好孩子啊!!”

    周围围观的小镇百姓们也都不全部都是闲着无聊的人。所以见到老奶奶答应了陈默的请求之后,便纷纷散去,各自忙乎自己的去,似乎刚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在原地老奶奶和陈默并没有立即离开。老奶奶笑容满面的看着陈默,问道:“孩子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回奶奶,晚辈叫陈默,今年刚刚二十。”

    见到老奶奶笑容满面,陈默自然也笑容满面的回答。

    ……

    跟随着老奶奶回到了家中,陈默洗净了自己脸上自己故意摸上去的泥土,将自己看起来脏兮兮的乞丐造型,重新收拾干净整齐。

    老奶奶将自己老伴儿的衣服送给陈默一件,虽然略微有些不合身,而且也不符合他的年纪。但是好歹也比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乞丐装好的多。

    老奶奶和自己的老伴儿在院子里坐着喝茶,等候着陈默梳洗完毕,

    老爷爷看上去比老奶奶更加苍老许多,背已经变成了驼,整个人都有一种风霜的摸样。“那小伙子看上去不像是我们小镇中人啊!!老婆子你是从哪里捡来的?!!”

    老奶奶笑眯眯的回答道:“这孩子怪可怜的,自己一个人流落至此,身上也没有了银子,所以我便收留他在家里做些活儿。”

    家里多了一个人感觉便热闹了许多,老奶奶心情也自然高兴极了。

    老奶奶和老爷爷膝下无子,家里难免冷清。而且很多粗活儿爷根本没有办法做,所以家里突然能够到来一名年轻人。老奶奶自然是将对方当做是自己儿子来对待。

    老奶奶和老爷爷在院子聊着陈默的时候,陈默已经洗漱完毕,换好了老爷爷的衣衫,踏步来到院子内。

    “老奶奶、老爷爷您们看怎么样?!!”

    陈默精神抖擞的站在老爷爷和老奶奶面前,看起来的确活力十足,完全与之前的乞丐造型。判若两人。

    这样的变化,已经超脱了老奶奶的意料,连连点头,赞叹道:“不错不错!!比老头子年轻的时候还要精神!!”

    老爷爷听老奶奶讲起陈默的事情,也已经表示了赞同。如今见到陈默挺精神的摸样,也算是觉得不错。

    “老奶奶、老爷爷您们有什么吩咐尽管直说,我一定照办不误!!”

    “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交给你做,你肯定饿了吧!!屋子里还有些冷馒头,你若不介意就去吃了吧!!”

    老奶奶笑眯眯的,心里是越发的觉得陈默不错。

    “当然不介意!!有馒头吃就已经非常棒了,哪里还能够嫌弃!!”

    陈默见老奶奶和老爷爷没有什么事情吩咐给自己做,旋即便按照老奶奶的话,朝着屋内的馒头踏步而去。

    陈默进屋后,老奶奶看着老爷爷,说道:“这孩子不错吧?!!虽然落难,但是却挺有礼貌。”

    老爷爷轻轻的点了点头,“现在看上去是挺不错的!!不过我看这孩子眉宇之间却仿佛不像是普通的百姓,或许日后他还有可能有出人头地的那么一天。”

    老爷爷活到现在这把年纪,虽然不能够说是阅人无数,但是在小镇内也算是见识了不少的人。刚开始的时候陈默一脸泥土,看上去狼狈不堪,倒是没有过多的注意。但是眼下他洗去身上的泥土,却将他的光芒万丈初步展现。

    老爷爷有那么一刹那觉得这么带着光芒万丈的小子,怎么就会流落至此呢?!!

    老爷爷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高看陈默,就觉得此子将来必定成就非凡。这种感觉就连现在小镇的天之骄子木清风,也完全没有给予过自己这样的感觉。

    难道老婆子这么凑巧的就捡到了一个宝?!!

    ……

    陈默进屋之后,在桌子上拿起已经冷却的馒头,然后另外一只手在冷却的馒头上轻轻一扫,刚刚还冷却的馒头便已经变得热气腾腾。

    希望我以这种方式来到这里,能够在此地收获一些需要的线索吧!!

    陈默之所以会选择用这种方式进入小镇之后,主要的目的便是调查地下世界的事情。

    ……

    老奶奶和老爷爷很快便将陈默收为义子,如此一来他们膝下也算再也不是无子女。

    这件事情在小镇内很快便传播开来,大家纷纷的都开始议论起来。

    “听说王家竟然收下了一位外来的乞丐当义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奇怪刚刚来到小镇的时候,我们还集市上见到过呢!!浑身脏兮兮,落魄来到这里的。”

    “王家两外老人膝下无子女,现在年迈能够收下一名义子尽孝。也算是不错!!”

    ……

    这件事情竟然在小镇内传播开来,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会被传入木清风的耳朵内。

    “听说近日王爷爷和王奶奶两人收养了一名落难至此的义子,这件事情你们去查查看!!”

    一名完全陌生的人,突如其来落难的来到小镇,不管如何木清风都必须要好好的调查一番,不能够让毫无身份的人以后生活在小镇内。

    ……

    经过一段时间没日没夜的在巨坑旁守护,虽然毫无结果,但是所幸现在小镇的百姓们也再也没有想要去探访的人,所以傻蛋儿他们每天白天寸步不离的守护日子总算是到头了。

    “傻蛋儿你听说王家收养了一名义子的事情了吗?!!”

    刚刚回到家中,傻蛋儿爷爷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傻蛋儿。

    傻蛋儿坐在椅子上。这些天每日白天不管多累多辛苦都要坚守在巨坑旁,身体自然而然的也开始出现了疲惫感。

    傻蛋儿有些略微的吃惊,摇摇头,“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巨坑旁守护着,鲜少有时间去听说这些事情。还真的不知道。不过王爷爷他们收养的是谁啊?小镇内好像没有孤儿吧?!!”

    这个消息对于傻蛋儿来说还是有些略带吃惊的,傻蛋儿脑袋转动也未曾想到小镇内什么时候出现了孤儿。

    “那义子根本就不是小镇中人,听说是前些天落难至此,才被王家收留的。”

    “原来如此啊!!王爷爷他们一直膝下无子女,能够收养一名义子其实也不错,至少以后可以老有所依!!”

    是否是小镇原住民根本不是最重要的,老奶奶和老爷爷两人的生活状况。傻蛋儿是知道的,如今能够有一位年轻人愿意照顾他们、奉养他们,这不是很好吗?!!

    “的确如此,这件事情可是一件喜事儿!!我就在想等你回来了,我们去他们家道贺!!随便也看看你王奶奶家的义子为人如此!!”

    原来傻蛋儿爷爷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傻蛋儿立刻从椅子上起身,身体的疲惫感似乎也瞬间的消散掉。“行!!我们现在就去吗?!!”

    傻蛋儿爷爷将自己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些礼物带上,然后便和傻蛋儿踏步离开家门,往老奶奶和老爷爷家踏步而去。

    平日里两家的交情也算是不错,这种时候傻蛋儿爷爷自然是必须要前往道贺的。

    ……

    “呀!这不是傻蛋儿吗?!!好些日子没有见,都长高了不少!!”

    王家老奶奶见到傻蛋儿和傻蛋儿爷爷这么晚了竟然还特意前来道贺。心乐滋滋的。特别是见到傻蛋儿,更加是高兴极了。

    “王奶奶近来可好?最近镇长府内有些忙,所以鲜少有机会来看望二位!!”

    因为两人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傻蛋儿在位进入镇长府内的时候,也没有少来老奶奶家蹭饭吃。

    ……

    器宇不凡!!

    这两个字是傻蛋儿第一眼见到陈默的时候,心里毫无思考的直接出现的印象。

    从陈默的行为举止,还有那纵使是身上裹着粗布麻衣也难以掩饰的气质。

    怎么说呢,傻蛋儿在见到陈默的时候,忽然就觉得他身上的气质,偶然间有那么两次仿佛在温柔她们身上也见识到过。

    见到陈默的时候,傻蛋儿就像是老爷爷第一次见到陈默的时候一样,竟然会觉得他有种毕竟万丈光芒的感觉,那股气势丝毫不会输给木清风镇长。

    “听说傻蛋儿是跟在镇长身边做事儿的,日后或需要仰仗。”

    陈默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但是他如同傻蛋儿见到他的时候会与一种觉得对方不凡的感觉。而陈默见到傻蛋儿的时候。竟然敏锐的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虽然气息已经渐渐的淡去,如果不是自己对这种气息特别的敏锐,否则也不可能轻易的感觉到。

    这种气息来自于地下世界,还有那逃脱掉的女子的气息。

    正是因为这第一次见面便感觉到的微弱气息。陈默将仔细的打量起了傻蛋儿来。

    在陈默的眼里,傻蛋儿很是普通,甚至连天赋都根本不曾拥有。但是在他的身上竟然会有这种气息,说明了什么呢?!!

    陈默的心里不经暗暗说道:“看来这傻蛋儿一定曾经进入过地下世界,而且还与那名逃脱掉的女子遇到过!!看来我选着进入这个小镇的决定是正确的,竟然才没过多长的时间便开始有了收获。”

    “说笑了!!我不过也只是普通做事儿的罢了。”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虽然彼此感受不同,但是都对对方有着刮目相看的感觉。

    ……

    告别了老奶奶和老爷爷的家中,踏着月色爷孙儿俩漫步着朝着自己家走去。

    在路上傻蛋儿整个人都微微拧着眉头,在想着见天见到陈默的事情。

    傻蛋儿爷爷见到平日里好像话唠般的傻蛋儿。竟然奇迹般的停止了说话,独自沉默着,于是便好奇的开口询问道:“是否有什么事情?!!”

    听见自己爷爷的声音,傻蛋儿才微微的勾起嘴角,笑了笑。“爷爷您是否觉得王奶奶家的这位义子陈默,看上去有些器宇不凡?!!”

    “看来这些日子你跟在小木镇长身边,倒是学习里不少,竟然能够学会了观察!!”

    对于傻蛋儿的观察,傻蛋儿爷爷倒是未曾预想到,接着他又继续说道:“你的感觉,我也有所察觉。这位陈默虽然身着粗布麻衣。但是却难以掩饰他身上的夺目光彩,甚至会让人觉得他比起我们的小木镇长更加的有能力。”

    有那么一瞬间,傻蛋儿爷爷觉得这种感觉特别的不可思议。第一次见面,竟然就会莫名其妙的这样认为。

    “他的到来会不会别有目的?!!”

    正是因为陈默给傻蛋儿的器宇不凡的气质,反倒是让傻蛋儿觉得陈默的到来是否别有用心。

    最近宛如多事儿之秋,围绕在小镇周边已经发生了越来越多的难以让人想象的事情。傻蛋儿不得不去怀疑。

    特别是在被焚毁区域地下世界内见到小墨之所以的一切事情,傻蛋儿更是觉得这个师姐还有许多自己根本就不曾见识过的事情,让人根本无法去想象。还有那名进入地下世界破坏了小墨家园的人,更加是让傻蛋儿担心。

    如今小镇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到来了一名流落至此的人。而且虽然粗布麻衣,但是却器宇不凡,更加让傻蛋儿不得不去防备。

    ……

    第二日清晨,傻蛋儿刚刚进入镇长府内,便被木清风派来的人直接唤去了议事厅内。

    在这么早的时候便召唤自己,恐怕是有什么事情要询问我的。

    傻蛋儿不敢怠慢。

    整个议事厅内只有木清风独自一人独坐在高位之上,见傻蛋儿进入议事厅,木清风便开口说:“随便坐吧!!”

    傻蛋儿猜不透木清风为何这么早便召唤自己来议事厅内,而且现在整议事厅内就只有自己和他。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傻蛋儿显得有些小心谨慎,轻轻的坐下。

    “昨晚你因该去见过王奶奶家的那位义子了吧?对其有何感觉?!!”

    对于木清风会开口询问自己这件事情,傻蛋儿首先还是觉得有些未曾想到。但是木清风能够知晓自己昨晚去过往奶奶家,傻蛋儿倒是表现的不那么吃惊。

    想必在整个小镇内,只要是木清风在乎的事情,恐怕就会没有他不知道的。所以现在木清风会知道自己昨晚已经去王奶奶家拜访过,也不足为奇。

    “不知道清风哥是想要听真话,还是客气的话?!!”

    在私下的时候,傻蛋儿一直都称呼木清风为清风哥,而非镇长。

    傻蛋儿不想要对木清风隐瞒自己的感觉。但是却又不好直截了当的开口直说。

    “当然是真话!!”

    “我觉得此人器宇不凡,虽然粗布麻衣披身,但是却难以掩饰他身上的光芒。而且我个人认为,在他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连清风哥你都无法比拟。”

    如此说来,傻蛋儿也不知道是否木清风会生气,但是傻蛋儿只按照木清风的要求,实话实话。

    “连你都能够感觉得到,我又怎会没有察觉。傻蛋儿你可觉得此人突然来到小镇,有些奇怪?!!”

    对于傻蛋儿的实话,木清风并没有认为有任何不妥之处,甚至非常赞同傻蛋儿的认知。

    因为自己只是好奇这位被王奶奶收留的义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却未曾想到只是偶然的一面。便让木清风有了与傻蛋儿几乎像是的感觉。

    “这我不敢判定。”

    傻蛋儿自己都未曾想到竟然木清风已经见到过陈默,而且还与自己有着相同的感受。

    “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密切注意,最近这段时间小镇遭受的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再也经受不了任何的磨难。”

    木清风将这件事情的重磅交给傻蛋儿。因为傻蛋儿与王奶奶家关系也算不错,所以经常走动也不会令人产生怀疑,所以木清风才会如此做。

    “明白!!我一定会多多注意的。”

    “这件事情你可以跟老李他们多多配合,势必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木清风直接嘱托道。

    ……

    傻蛋儿离开议事厅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连木清风也觉得陈默的到来有些古怪,难道这个陈默真的另有目的吗?!!

    傻蛋儿认为自己必须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否则就算不会发生任何有损小镇百姓利益的事情。也很有可能会让王奶奶他们付出的感情付诸东流。

    “听说刚刚镇长将你单独叫到议事厅内,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交代给你了?!!”

    自己刚刚远离议事厅没有多远的距离,得知傻蛋儿刚刚来到镇长府便单独的被木清风叫到议事厅内,白天他们便好奇的来到距离议事厅不远的地方,等候傻蛋儿的归来。

    结果还隔着一段距离,便见到傻蛋儿带着心事儿。慢吞吞的踏步过来,白添实在是忍不住在原地等候着傻蛋儿的龟速,所以特意上前朝着傻蛋儿他们过去询问。其他的人也因为白添的行为,而直接跟上去。

    大家的突然出现,傻蛋儿倒是完全没有预料到。

    回过神来的傻蛋儿笑道:“的确是有事情交代。但是不是交代给我,是交代给我们大家!!”

    这件事情既然木清风都准许可以告诉白添他们,那么傻蛋儿便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们才刚刚完成了守护巨坑的事情,现在又有事情交代给我们,看来镇长是准备把我们给累死。”木头忍不住的抱怨了两声,现在自己还感觉特别的疲惫呢。

    “这就叫做信任!!因为镇长他信任我们,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事情交给我们来办!!”白添鄙视了一眼木头。

    “究竟镇长有什么事情交代给我们大家来做?!!”

    老李直截了当的询问傻蛋儿,木清风交代的事情。

    大家只要在镇长府一日,那么木清风交代的事情便必须要办好,不管自己是否是特别的疲惫。

    在院子里和大家谈起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妥,所以傻蛋儿和大家一同返回了专属于自己等人的小型议事厅。

    “你们是否知道王奶奶家新来了一位义子?!!”

    这件事情虽然现在在整个小镇内都被传的沸沸扬扬,但是因为大家这些天一直都白天守在巨坑旁,鲜少有机会能够得知小镇的新闻。如果不是昨晚自己爷爷告诉自己,恐怕就连自己都毫无耳闻。自己尚且如此,所以傻蛋儿才会开口询问大家。

    白添摇摇头,“没听说!!!”

    “我也没有听说!!这些天我们每天白天都守候在巨坑旁,夜晚才会归来,哪里有时间去知道这些事情。”木头也摇头,如果不是傻蛋儿突然询问起大家来。木头完全就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我倒是有所耳闻,听说是前几天一名流落至此的乞丐来到小镇,王奶奶心地特别的善良,所以将其收留。最后还让他做自己的义子。不过这件事情与镇长交代给我们的事情有和关系?!!”

    老李就有些不明白了,这王奶奶家收留义子,跟大家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我也略微有所耳闻。是否这位突如其来的乞丐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大海也是今早无意之间听自己家人说起的,但是并没有深究。谁知道今天刚刚来到镇长府内,便听见傻蛋儿提起此事儿。

    “镇长是怀疑此人来到小镇另有目的,所以希望我们暗中调查!!”

    “一个乞丐,来到小镇能够有什么目的?!!我们小镇根本就不富裕,如果想要钱财也因该是去花城吧?!!”

    白添就不明白了,不过就是一个乞丐吗?至于要这么重视,还让让自己等人全部去暗中调查这件事情?!!

    “镇长之所以会这么做。恐怕是因为这名流落至此的乞丐,略微有些不同之处吧!!”大海明白,木清风不可能是那种没事儿让大家去调查的人。

    “不瞒大家,昨晚我已经去王奶奶家拜访过!!也亲眼见到过这名大家口中的乞丐。我相信如果你们见到他的时候,肯定不会觉得他会是一名乞丐。虽然他身穿粗布麻衣,但是那气质根本就掩盖不住。并且,小镇虽然并不富裕,但是这些日子发生的各种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便必须让人警觉起来。”

    傻蛋儿一一为大家解惑。

    如果是自己,在从未见到过陈默之前,恐怕也会有着和大家相同的感觉。但是自己亲眼见到过。这种感觉便不会再有。

    “真的有这么夸张吗?!!”

    听傻蛋儿这么认真的说起,而且木清风还将调查的这件事情交给大家来办,木头开始有些相信了。

    “所以大家不要将这件事情想象的有多么的简单,恐怕难度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大!!”

    对于要调查陈默,傻蛋儿心里完全没有底。

    ……

    既然木清风决定要调查陈默这个人,而且傻蛋儿也将陈默说的特别的传奇。所以白添他们认定必须要去亲眼见识见识这位新来小镇的人。

    既然要调查对方,总不能够连对方张什么摸样都不知道吧?!!

    傻蛋儿几人便当即决定,立刻启程去王奶奶家,希望能够见一见陈默。

    “傻蛋儿你们怎么来了?!!”

    王奶奶和老爷爷在家里的院子坐着喝茶,没有想到傻蛋儿他们却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前来。

    王奶奶招呼着傻蛋儿他们坐下喝茶。

    “是这样的。王奶奶!!我们其实是代表镇长府前来的,因为您家里突然多出一个人,而且还是您们的义子,所以我们需要进行登记。”

    傻蛋儿与王奶奶家最熟悉,所以自然而然的开场白便只能够有傻蛋儿来说。

    王奶奶立刻明白,点了点头,“陈默他去田里种菜了,一会儿就回来,要不你们等等他?!!”

    陈默到来后,每天都准时去田里务农,家里的粗重活儿全部交给了陈默,对此王奶奶是更加对陈默满意了。

    甚至觉得自己年迈之时,能够遇到陈默,真的就是自己的福气。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去田里找他吧!!镇长府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回去呢!!”

    白添立刻回答道。

    谁知道这个陈默什么时候会回来,难不成他一直不回来,大家就这么一直在这里等候他吗?!!

    “行行行!傻蛋儿你知道王奶奶家的田地在哪里,我就不陪你们去了!!”

    “好!!王奶奶你们就在家里好好的歇息吧!!”

    傻蛋儿当然不可能让王奶奶他们陪伴自己前去田地里寻找陈默,他们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能够不去田地里便不去。

    和王奶奶、老爷爷告别之后,傻蛋儿便带领着大家前往王奶奶家的田地里去寻找陈默。

    “看来这陈默倒是不错嘛!!这才没有来几天,便帮着王奶奶家里做农活了!!”

    木头倒是有些赞许陈默,如此看来,觉得陈默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行。

    “那只是表现,你都还没有见到过,你怎么知道就不错!!”

    白添倒是不以为然,坚决的觉得就连木清风都要主动去调查的人,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斗鱼之死亡主播〕〔乡村暧昧高手〕〔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高维穿梭者〕〔天价娇妻:撒旦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