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一十七章 惑
    小墨不明白为何会突入出现这种感觉,正是因为如此突如其来,所以才会想要去探究原因。

    白添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小墨独自去冒险,连忙摇头,“不行不行!!巨坑之下究竟是如何的场景,都无法预料,怎么能够说自己就一定能能保证生命安全呢!!”

    早就已经将小墨当成是自己的好友,现在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去冒险。

    绝对不能够同意。

    “白添说的对!!小墨姑娘你不能够冲动的行动!!”

    老李点了点头,对于小墨的想法也直接给予了否定。

    这个巨坑由来便有些诡秘,至今无人能够进入其中一探究竟。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如果贸然行动,很有可能将会有不可预料的危险发生。如果在此时此刻,小墨决定要贸然进入其中,可能就再也无法归来。

    “小墨姑娘你不是还想要找到毁掉你家园的凶手吗?!!你现在怎么能够进入其中冒险呢!!”

    傻蛋儿见到小墨似乎还没有打消此念头,故此立刻开口劝说小墨。

    面对大家的极力劝说,小墨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如果不是有一种宛如在召唤自己的感觉突然出现,小墨断然也不会想要进入其中一探究竟的。

    白添见到小墨略带有些沉思,似乎是在考虑着大家的反对。就在此时,白添直接将小墨拉住,往后一拉。整个人随之也脱离了幽绿色屏障。

    也在白添行动的同时,傻蛋儿等人似乎早就与白添商量好似的,竟然在同一时间全部撤出幽绿色屏障外。

    事出突然,小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怎么都没有想到,白添竟然会趁着自己还在权衡的时候,将自己拉着自己远离了幽绿色屏障。

    小墨反应过来,虽然知道白添这样的举动。完全都是为了自己着想,但却还是忍不住的生气,“白添你做什么啊?!!我自己还没有决定好!!你怎么能够擅自做主的拉我过来呢!!”

    “我还不是害怕小墨你突然便直接跃入巨坑内,到时候我们就算是想要挽回一切也毫无办法了。”

    见到小墨为这件事情生气。甚至声音有些恼怒,但是白添却并没有特别的生气。

    他知道小墨之所以会突如其来情绪有些激动,是因为自己在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之下,竟然就直接将她拖离了幽绿色屏障内。但是白添并不为此感到后悔,他可不希望会见到小墨突然跃入巨坑内的情况发生。

    小墨哭笑不得,白添这么着急的将自己拖离开巨坑周边,竟然是害怕自己不管不顾的直接跃入巨坑内。

    “你们放心吧!!在我没有完全把握自己能够平安的从里面归来的时候,我是不会擅自去冒险的。”

    在这个时候,小墨竟然奇迹般的发现,自己刚开始感觉到的巨坑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再召唤自己的那种感觉。竟然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了。

    小墨站在幽绿色屏障外两米的地方,望着与自己已经有些距离的巨坑,心里感到非常奇怪,“刚刚的那种召唤的感觉,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了?难道是因为我远离了巨坑吗?!!”

    小墨认为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你们刚刚站在巨坑旁的时候。是否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呢?!!”

    小墨不确定这种感觉是否只有自己有,而其他人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呢?!!

    “我唯一觉得异样,就是小墨姑娘你竟然想要擅自进入巨坑内探索,实在是让我有些吃惊。”

    白添不明白小墨为何会突然如此询问大家,但是确实他也没有任何的异样感觉,唯一觉得让自己有些吃惊的便是小墨竟然突然想要进入巨坑内,而且看那摸样。仿佛是必须要进入的样子。

    “小墨姑娘为何突然如此问,难道是在巨坑周边的时候发现了什么吗?!!”

    小墨姑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这样问大家呢?!!

    傻蛋儿觉得小墨之所以会突如其来的询问大家有何异样的感觉,恐怕她在巨坑周边便有所发现。如此一来,联想起刚刚小墨一心一意的想要不管不顾进入巨坑内一探究竟,就觉得有迹可循。

    “你们不是说这里有幽绿色屏障吗?我们压根儿都没有遇到,我就想说你们是否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小墨连忙解释自己的问话意思。

    看到傻蛋儿他们的反应。小墨能够基本上断定,大家根本就没有与自己相同的感觉。

    看来那种站在巨坑边,突如其来的那种仿佛是在召唤自己的感觉只有自己有。为什么这种感觉只有我有呢?!!

    小墨完全不明白究竟是为何,可是正如同傻蛋儿他们所言,巨坑实在是太过诡秘。究竟在深处有着什么样的危险,还不能够确定,是否进入之后便再也无法出来也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小墨才想要说继续观察这个充满着诡异的巨坑。

    “没有什么异样,小墨姑娘你就别多想了!!”

    老李和大家一样完全没有小墨的那种感觉。

    ……

    被小墨打晕的几人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不怎么看得见四周的环境。

    “唔!我的头好痛!!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清楚,整个脑袋都觉得昏昏沉沉的。”

    整个人的脑袋都觉得昏昏沉沉的,就连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自己醒来竟然已经完全的太黑了?!!

    “我们该不会是被什么人偷袭了吧?!!”

    怎么都觉得自己像是被偷袭了似的,哪里有醒来之后天色都已经变得无比暗沉,而且自己整个脑袋还非常的头痛的。

    “难道是傻蛋儿他们偷袭的我们?!!不对不对!!我记得我明明看到他们几个人都在巨坑周围守护着,哪里有分身乏术来偷袭我们啊?!!”

    怎么都想不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罢了,想想都觉得头更加的疼了!!”

    怎么去思考,想要想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无论如何也都想不起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索性他们也难得去理会。

    现在天色已经暗沉。巨坑周边还有更多的几名镇长府守卫来此守护。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在天色如此暗沉的时候,如果自己继续在此贸然行动的话,很有可能会不小心受伤或者发生更加严重的事情。

    他们只是来此监视傻蛋儿他们的一切行为。又不是来此冒险的。要是自己不小心变成跟朱三的状况差不多了,那可如何是好。

    ……

    朱三的受伤和傻蛋儿他们接下来用石头做的实验,就已经足够说明幽绿色的屏障是富有威力的,所以大家一直都敢有自己血肉之躯去与幽绿色屏障相互碰撞。但是大家没有料到,今天因为小墨的突然出现,竟然打破了大家一直以来对幽绿色屏障的认知。

    完全没有任何影响的穿过了有绿色屏障!!

    这感觉就像是在做梦,完全的颠覆了大家的认知。

    为了确定自己刚刚穿过幽绿色屏障是真实的,并不是偶然行为,大家之后实验了几次。每一次都成功的穿越幽绿色屏障。就是因为这样,大家似乎更加认为幽绿色屏障竟然能够穿越过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傻蛋儿他们兴奋不已。

    因为木清风将白天守护巨坑的任务交给傻蛋儿他们之后,特许他们从巨坑归来的时候,还能够不通报进入镇长府内,像自己禀告白天的所有情况。

    这件事情的突如其来发生,傻蛋儿他们必定要告诉给木清风。

    如果能够穿透幽绿色屏障。是不是就能够从中更加的了解幽绿色屏障,究竟如何会突然的出现在巨坑周边呢?!!

    “你们是说那道突然出现的幽绿色屏障,竟然能够穿透而过了?!!”

    在议事厅内,木清风悠闲而随意的坐在案几旁边,听见傻蛋儿他们特意归来的禀告,不经也有些震惊。

    幽绿色屏障将所有人阻隔在还未靠近巨坑周边的位置,并且威力足以让人认真的对待。可是却突如其来的宣告能够穿透了?!!是不是一切的改变都太快了?!!

    前几天傻蛋儿他们用石头演示幽绿色屏障的威力,还历历在目,可是今天他们却又告诉自己这道幽绿色屏障,能够穿透了。

    傻蛋儿点点头,非常认真的回答,“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幽绿色屏障能够穿透。也是我们无意之间不小心接触到了幽绿色屏障,可是却没有任何如同最开始的那种强烈反应。所以我们又反复的实验了好几次,最终才得到了这个准确的答案。”

    傻蛋儿他们再一次自觉地将小墨姑娘遗忘掉,因为如果大家在这个时候提起小墨姑娘来,无疑没有办法解释小墨姑娘的来历。接下来就会将小墨姑娘的一切事情曝光而出。这样一来,大家这么长久的良苦用心,不就全部白费了吗?!!

    “这一切真的是发生的太快速了,连我们都差点没有反应过来呢!!”

    白添立刻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木清风。

    “既然如此神奇,我明日定要去好好一探究竟。”

    木清风没有去过多的询问傻蛋儿他们究竟为何会突然接触到巨坑周边的幽绿色屏障。既然一切都如同傻蛋儿他们所言,那么木清风就绝对要进入去看看穿透幽绿色屏障会是如何的感觉,这样一来也能够好好调查调查幽绿色屏障为何会突然的出现在巨坑周边。

    ……

    第二天,木清风如他自己所言,一大早便与傻蛋儿他们一同前来接班。

    昨晚听傻蛋儿他们讲起,巨坑周边所突然出现的幽绿色屏障虽然依然存在的,但是已经能够穿透而入,所以木清风必须要来亲自一探究竟。

    木清风站在距离幽绿色屏障两米的距离,仔仔细细目不转睛的看着幽绿色屏障。的确见到幽绿色屏障完好无损的存在于自己与巨坑的中间。

    “你们说幽绿色屏障真的能够随便穿透?!!”

    木清风指着现在依然还存在与两者之间的幽绿色屏障。实话实说,今日所见的幽绿色屏障与第一次在此地所见到的幽绿色屏障,完全没有任何的区别。怎么看都不会觉得,会像傻蛋儿他们所言。能够穿越而去。

    “对!!虽然幽绿色屏障依然存在,但是我们昨天是真真实实的穿透好好几次。”

    对于自己已经试验过好几次的幽绿色屏障,傻蛋儿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就是因为担心大家能够穿透幽绿色屏障,是因为偶然事件。根本就只能够有碰巧的一次,不能够每一次都成功,所以傻蛋儿他们还特意的试验了好几次。可是事实却向他们证明了,他们的每一次的穿透幽绿色屏障都成功了。

    “我们昨天已经试验过好几次了,每一次都成功的穿透而过,完全没有任何一次有被阻拦的情况出现。”

    大海见到木清风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可能,故此也开口的证实了。

    即便是得到了大家的一直点头肯定,可是木清风脑海内一闪而过朱三,因为不小心碰触到幽绿色屏障之后,直到现在还伤重的躺在家里。不免就不会让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冒险试验。

    “我来给镇长你演示演示!!”

    白添见到木清风似乎还是没有完全的相信大家的话,所以便自告奋勇的站出来想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试验。

    如果自己能够在木清风的面前直接以血肉之躯,穿透幽绿色屏障,不就能够直接让木清风相信了吗?!!所以白添没有丝毫犹豫。

    谁知道白添没有等来木清风的同意,反倒是听见木清风突然的极力否定。“这件事情是能够随便儿戏的吗?!!你的血肉之躯能够随随便便的去冒险试验吗?!!万一不小心就成为了第二个朱三。”

    木清风不会让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做这个试验,更加不会让傻蛋儿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血肉之躯去做试验。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小镇是无比需要这些镇长府内的守卫们,所以绝对不允许他们任何一个人会在这个关键需要他们的时刻受伤。

    因为木清风的突然喝止,大家都变得鸦雀无声。木清风又继续眼熟的说道:“想要试验还不简单,何必要让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随便冒险呢!!”

    话刚刚说完,木清风随意的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不起眼的黑乎乎巴掌大石头。随之臂力拉扯。直接将手中的黑乎乎大石头,朝着幽绿色屏障仍了过去。

    谁说必须要靠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才能够去证明这道幽绿色屏障,是否还有着厉害的力量呢!!一块石头,便已经足够能够给大家试验出结果。

    砰!!

    一声足以将大家都从期待中震醒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家想象中的场景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内,只见黑乎乎的石头从木清风的手中飞跃而去之后与幽绿色的屏障接触。然后两者之间相互碰撞,发出了一声声响。随之黑乎乎的石头便直接被仍出去上百米的距离。

    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家都未曾预料到。

    傻蛋儿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刚刚所发生的事情,觉得有些不太敢相信,“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昨天的实验里,每一次大家都成功的穿透过了幽绿色屏障,怎么现在却没有办法穿透。直接被阻拦了回来呢?!!

    傻蛋儿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竟然会导致昨天和今天完全两种天差地别的截然两种不同效果。

    白添整个人彻底傻眼儿,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所见到的场景,该不会是自己的幻觉吧!!

    事情明明只是相隔了一夜来做,怎么就会发生这么大的区别呢!!

    “这不因该啊!!”

    “昨天我们的实验里还能够穿透而过,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木头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望着已经恢复如常的幽绿色屏障。

    对于这样的场景,木清风倒是没有太多的吃惊。面无表情的说:“如果刚刚的石头是你们自己的血肉之躯,你们因该能够想象得到,你们现在已经有了怎么样的结果。”

    刚刚还在自告奋勇要亲自上场做实验的白添,整个人都觉得后怕。

    幸好,刚刚镇长拒绝了我去做实验的请求。否则我现在肯定比朱三更加严重,估计以后就要躺在生活好几个月。

    现在想想,白添心里还觉得有些后怕。

    “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前后会有如此大的变故。”

    老李整个人也完全没有想象到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只是相隔一夜罢了,竟然会有如此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

    “没关系的,大家没事儿就好!!可能是你们昨天凑巧遇到了它薄弱的时候,也有可能是昨天的情况与今天的情况略带有些不同,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如果说自己心里完全不失望,那是假的。

    木清风在听傻蛋儿他们讲起幽绿色屏障已经能够穿越而入的时候,心里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却依然难以掩饰自己的高兴。

    如果能够接触到幽绿色屏障,就能够更加近距离的查看幽绿色屏障是如何形成的。

    可惜这些美好的想法,在现在是没有办法能够实现的。

    ……

    木清风带着略微的失望离开。巨坑这里只留下傻蛋儿他们几个人。

    不死心的木头竟然再次弯腰从地上随意捡起一块比刚刚略小的石头,然后拿着石头的手猛然一用力,便直接将石头朝着幽绿色屏障仍了过去。

    “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不能够穿透而入了!!”

    砰!!

    如刚刚木清风亲自试验的结果相同,只是因为木头的石头略小、力度也没有木清风刚刚的大,所以石头并没有因为与幽绿色屏障相互碰撞。发生太大的声响,甚至连飞出去的距离也远远不能够与刚刚木清风的那块石头相提并论。

    就这样不死心的木头连续试验了好几次,可是每一次结果都与木清风亲自试验的结果相同。

    “明明昨天的时候,我们大家都能够顺利的穿透而入幽绿色屏障,为什么今天却无论如何都不行了呢?!!”

    木头完全想不明白究竟是这两者之间发生了什么改变,才能够造成这样两种不同的结果。

    “不知道你们是否有注意到,昨天我们之所以能够直接顺利的穿透进入幽绿色屏障。是因为小墨姑娘率先没有任何观念的直接踏步而入,所以紧接着我们才也学着尝试穿透而入幽绿色屏障。会不会昨天与今天会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关键因素就是因为小墨姑娘呢!!”

    傻蛋儿因为木清风临走前跟大家说的话,而突然想到了这个看似不太可能的原因。

    真的会是因为小墨姑娘的原因,所以才会让昨天和今天发生两种不同的结果吗?!!

    “不会吧?!!这件事情怎么会跟小墨姑娘有关系呢!!”

    白添说什么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竟然会与小墨姑娘有关系。

    当然傻蛋儿说的也都是事实,昨天大家进入幽绿色屏障之前。是因为小墨首先无意识的闯入了其中。但是之后的实验,小墨并没有参加,为何大家也能够随意的穿透而入幽绿色屏障呢?!!

    “我倒是觉得傻蛋儿的预想有些道理,昨天的时候小墨姑娘的确有些反常,竟然想要跃入巨坑内。而且事后还问了大家许多不解的问题。”

    大海却与白添不同,他依据傻蛋儿刚刚提出来的疑惑点,继续延长。却觉得自己发现了更多的疑惑之处。

    总体的来说,小墨昨天在不小心穿透而过幽绿色屏障之后,似乎整个人都有些反常。

    “你们被胡说八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跟小墨姑娘有关系的。”

    无论大家是否都有这样的认为,但是白添就是完全不会相信,坚定的认为小墨绝对不可能是导致这两日的实验结果截然不同的原因。

    “你们大家就不要为了这件事情争执不休!!想要知道是否能够穿透幽绿色屏障是不是因为小墨的缘故还不简单吗?!!我们让小墨姑娘再次穿越看看不就知道吗?!!”

    老李见到大家竟然有要因为这件事情而争论起来的节奏,于是立即出言阻止。

    “老李的办法的确好!!”

    傻蛋儿不经都未老李的办法赞许起来。其实这么简单的办法,就是因为刚刚大家都将视线的焦点集中在是否是因为小墨的缘故导致了两次实验的结果不相同上,所以忽略掉了这个办法。

    “可是我们现在去哪里找小墨姑娘?!!”

    刚刚才有了办法,但是大家忽然又陷入了难点。

    昨日与小墨姑娘分别之后。并没有询问小墨姑娘有何打算,或者说要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小墨姑娘之类的。现在树林如此之大,想要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

    ……

    暂时无法找到小墨姑娘,所以大家也将此事儿暂时的放心。暂时不再去继续为这件事情争论不休。但是前后的实验结果的确反差太大,而且大家又时刻守护在旁,所以傻蛋儿他们每个人的心里或多或少都会为此事儿密切注意幽绿色屏障的细微变化。

    自此木头似乎有了隔一段时间便要随意的在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朝着幽绿色屏障用力的扔过去。他就不相信这块幽绿色的屏障,就真的再也无法穿透。

    时间总是在飞快流逝,昨天在暗中观察大家的那些人也今天却奇迹般的没有再出现过一次,倒是让大家有些略微的不解。

    难道小墨姑娘昨天出手太重,将他们打晕的时候不小心伤的严重了点儿?!!

    转眼之间已经快要临近夕阳时刻,小墨姑娘突然一身白衣再次凌空直接飞跃而来。

    因为傻蛋儿他们并没有排斥或者害怕自己能够飞行,所以小墨从此之后竟然乐此不疲。每一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都要用直接飞跃而来的方法。

    但是与小墨完全不相同,傻蛋儿他们每一次见到小墨如此飞跃而来的时候,都会觉得小墨与自己等人截然不同。

    若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直接飞跃而来的呢?!!

    这样的能力,已经超脱了大家对人的认知。

    “你们怎么看起来都闷闷不乐的呢?!!”

    小墨刚刚双脚落地,见到大家并没有因为见到自己而有太多的情绪波动。毕竟有些疑惑。

    “小墨姑娘你能不能在给我们大家演示演示你穿越幽绿色屏障到巨坑周边的行为呢?!!”

    傻蛋儿见到大家都没有开口的打算,但是好不容易才能够等到见到小墨,傻蛋儿又怎么能够放弃探查前后实验结局截然不同的事实。

    “喔!!可以啊!!”

    小墨虽然心里很不明白,傻蛋儿为什么会有如此要求,但是却也没有去质疑什么,旋即便按照傻蛋儿的话,直接踏步穿透而入幽绿色屏障内。

    小墨步履轻松自如。完全就好似毫无阻挡一般的直径踏步跨过幽绿色屏障。

    刚刚还会瞬间将飞来的石头弹飞的幽绿色屏障,似乎在面对小墨的时候,完全没有了任何的作用,竟然就这么轻松自如的让小墨直接踏步穿过了幽绿色屏障。

    如此事实摆在眼前,轻松的证明了。穿透幽绿色屏障真的与小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没有什么阻拦啊?!!为什么你们一直要强调着这里有什么阻拦呢?!”

    小墨不敢一直待在巨坑周边太近的地方,她害怕会像坐昨天的情况一样。突然之间感觉到巨坑内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自己,然后自己又会想要不管不顾的跃入巨坑内。现在毁掉自己家园的凶手,还没有找到,小墨觉得自己还不能够这样不管不顾的进入巨坑内。

    小墨一直都觉得很好奇,为什么傻蛋儿他们从昨天开始便一直强调这里有什么阻拦。可是自己明明轻松自如的踏步来回。也没有遇到什么阻拦,真是奇怪了。

    “你真的什么被阻拦的感觉都没有吗?!!”

    傻蛋儿不经为自己眼前所见到场景感到好奇,心里更是好奇的嘀咕道:“难不成这巨坑周边突如其来出现的幽绿色屏障还有小墨姑娘有些什么渊源不成?!!又或者说是小墨姑娘有什么地方能够威慑到它?!!”

    从小墨的态度上来看,她似乎完全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幽绿色的屏障。

    小墨不解的摇摇头,“没有!!”

    白添见此情况,不经想要趁着这段时间试一试,是否因为小墨的参与。原本阻拦一切的幽绿色屏障,又会再次让大家进入其中。

    白添非常随意的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然后猛然用力直接朝着幽绿色屏障仍了过去。

    白添的心里有些紧张,带着点期待。也带着点忐忑。

    不知道因为小墨姑娘的参与,是否这块石头会带来与刚刚截然不同的结果。

    果然如同傻蛋儿所猜测的那样,因为小墨的突然参与,刚刚还阻拦着任何东西靠近的幽绿色屏障,竟然瞬间好像是失去效果一般。刚刚被白添用力仍过去的石头,竟然毫无阻拦直径穿越过幽绿色屏障,直接落入了巨坑内。

    因为巨坑深不见底,所以连回声都没有。

    大家此时此刻心情有些复杂,这件事情果然与小墨姑娘有关系,可是他们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的关系呢?!!

    “竟然真的穿透而去了!!!”

    白添整张脸几乎有些呆滞。在傻蛋儿提出这个可能性的时候,唯有白添极力反对,认为这件事情与小墨怎么可能会有关系。但是眼前的一切,又不得不让白添相信傻蛋儿的推测。

    这件事情怎么就会与小墨姑娘有关系呢?!!为什么幽绿色屏障会因为小墨姑娘的出现,而变得没有任何的阻拦能力呢?!!

    太多太多的不解。骤然之间竟然云集在脑袋内,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出反应。

    小墨不明白白添为何会突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巨坑内扔过去,也不明白大家为何见到这样的场景之后,会纷纷都有些愣住。

    难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都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说,在巨坑周边有什么幽绿色的屏障阻拦着一切的事物接触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我能够随意的接触呢?!!

    小墨现在竟然整个人都有些不明白了。

    难道我与这些大家口中的幽绿色屏障有什么渊源或者其他什么吗?!!

    小墨尝试着仔细的去观察巨坑周边,希望自己也能够发现傻蛋儿口中所说的幽绿色屏障。

    大概观察两三分钟之后。小墨的视线内果然出现了一道并不算特别明显的幽绿色屏障。看似很普通,完全没有任何威力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傻蛋儿他们口中所说的幽绿色屏障了吧?!!

    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能够成功穿透而入幽绿色屏障内,如今自己能够看见幽绿色屏障的存在,小墨于是便伸出自己的小手,想要解除幽绿色屏障看看。

    从肉眼上,自己的接触到幽绿色屏障的时候。小墨自己觉得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如果不是自己现在的视线里,已经能够见到这道幽绿色屏障,恐怕小墨自己会觉得根本就不存在着什么幽绿色屏障只说。

    明明存在,自己去毫无感觉。不经让小墨感到好奇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与这道幽绿色的屏障有些渊源或者其他什么的?!!”

    现在的小墨想要听听傻蛋儿他们的想法,或许从中还真的能够找到些什么线索之类的。

    大家也与小墨相同。肉眼上见到小墨的手与幽绿色屏障接触,可是却真的完全没有发生任何幽绿色屏障要将小墨直接弹开的现象。

    如此看来,小墨果然与幽绿色屏障有些关系,或者说能够克制住幽绿色屏障。

    大家习惯了,也不再觉得惊叹。

    原本在小墨身上直到现在都存在着许许多多大家无法解开的疑惑,比如说为何小墨能够与大家截然不相同,能够直接飞行。还比如,刚开始从被焚毁区域地下世界来到外面的世界时,小墨为何会如此惧怕阳光,甚至被阳光直接灼伤脸。

    着一些至今都无法解开的疑惑,哪一点不必现在的更让大家感到惊奇。

    从如此看来,大家似乎已经有些习惯从小墨身上见到另大家无法想象的事情。

    或许正是因为小墨的不同于大家,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小墨的身上。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小墨姑娘能够根本不受到幽绿色屏障的攻击,但是我想对于我们想要调查幽绿色屏障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巨坑,还是很有帮助的。”傻蛋儿直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娇妻狠大牌:别闹〕〔傲娇邪帝:绝宠爆〕〔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总裁爹地霸道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