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一十五章 泄露
    “这……”

    被木清风这么直接质问,老吴发现自己根本就回答不上木清风的质问,只能够尴尬的脑袋飞速运转,想想改如何解释这个问题。

    “你不用想了,恐怕连老吴你自己都不知道傻蛋儿他们究竟是如何知道的吧!!”

    木清风刚开始还觉得老吴处理这件事情做的不错,可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去表扬他,便发现了他的疏忽。

    “镇长您可别生气!!这件事情我一定调查清楚!!”

    木清风平日里总是微笑挂在脸上,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让老吴无法猜透他的心思。

    刚刚木清风的态度,让老吴心里泛起了涟漪,额头上已经汗水密布。

    小木镇长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这怎么都让人看不透,要是他在这样吓唬我,恐怕我就要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喽。

    “这件事情不用你来调查,现在就带我去看看那名受伤的百姓。”

    木清风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儿跟老吴计较,毕竟这件事情他处理的也算是得当,在自己回来之前没有发生更多的危险事件。

    ……

    在此次事件之中受伤的百姓家距离巨坑并不算太远。

    因为木清风的亲自到来,让整个家庭内充满了惊喜。

    受伤的朱三还躺在家里好生休养,他的媳妇儿朱林氏已经率先的在家门口来接待木清风的大驾光临。

    “镇长您亲自过来探望我家老朱,可是我老朱家的荣幸啊!嘿嘿!!”

    木清风是小镇的镇长,能够亲自前来自己家,在朱林氏的心里,简直就是要给自己家长面子了。估摸着日后,左邻右舍的也不敢再瞧不起自己家了。

    木清风一贯的温文尔雅微笑挂在脸上,“老朱受伤,理所应当过来看望。这些天被事情给耽误了,现在才来。可别见怪。”

    “不会不会去!!镇长您能够来探望我家老朱,已经是我家老朱的荣幸了。没有因为我家老朱耽误到镇长您的事情就好!!”

    朱林氏含笑着,热情的招呼着木清风到家里坐下。

    “朱嫂,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见一见老朱?!!”

    木清风之所以会立刻要求让老吴带自己过来见一见老朱。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要听一听老朱的口述。

    除去他这位当事人之外,恐怕没有谁能够比他自己更加了解当时发生了什么没事情。

    木清风对于这件事情并无太多的了解,所以异常的需要老朱的亲口口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被木清风这位镇长亲口唤朱嫂,朱林氏更加笑容洋溢,立刻说:“当然当然!!”

    于是,朱林氏便打帘子进入内屋,去将朱三唤起。

    大概等候了五分钟的时间,朱三穿戴整齐,被朱林氏搀扶着从内屋踏步而出。

    朱三见到木清风和老吴都已经大驾光临,脸上的伤疤还很明显。强忍着因为笑容所带来的脸部拉扯疼痛,“镇长、老吴,我这点小伤,怎么还劳烦你们过来看望呢!!”

    这需要多大的面子啊,朱三自己都觉得心里特别的暖。

    见到朱三一直都站在。腿脚也因为受伤有些不太方便。于是木清风便微笑着,说:“坐下吧!!这里是你家,你这位主人都不肯坐下,难道是希望我这位做客的也陪着你们站着?!!”

    “哎!!我坐下我坐下,镇长您可千万不能够跟我一样站着。”

    朱三哪里敢让木清风陪着自己站着,于是旋即便立刻让自己妻子朱林氏,将自己扶到一旁坐下。

    原本朱三是觉得。木清风身为镇长,自己总不可能在镇长面前直接就坐下,所以才选择一直站立,却没有想到如此一来反倒是让木清风镇长有些不太习惯。

    “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探望你的伤势,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大可以直接跟我提。”

    木清风看了一眼老吴,然后老吴心领神会的将自己从镇长府内一路带过来的两包东西交给朱林氏。“这些都是镇长从花城带回来地滋补品,对于有伤势的人可是大补。”

    老吴说完,然后又从自己兜里拿出一个小巧的蓝色袋子,也顺便交给朱林氏,“这里都是镇长的一点心意。你们收下。”

    这又是送补品,又是送银两的,让朱三和朱林氏心里都特别特别的感激。

    朱三受伤在家的时候,有多人愿意来看望一眼?几乎都是特别的少,更被说在这段时间里慷慨解囊的。

    “真的是让镇长您破费了!!”

    朱三并没有推三阻四,直接吩咐自己媳妇儿朱林氏将木清风送来的礼物都收下。

    既然是木清风镇长的一片心意,自己再继续哪里假心心的推三阻四也没有任何的意思,还不如直接收下。

    自己受伤这段时间耽误了家里的生计,这些送来的银子都是雪中送炭。

    “唯有你受伤,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可还曾记得?!!”

    对方如此豪爽的收下,木清风索性也直接开口表达自己想要询问的事情。

    “因为墨绿色的屏障突然出现,我也没有太过注意,结果不小心的便解除到,随之便直接被一股特别强劲的力量直接弹了出来。有些地方甚至好像有刀的存在,事后我的身上也的确出现了很多被利器割伤的痕迹。这一幕幕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忘记,镇长请一定要找出原因来!!”

    朱三回忆当日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然后再全部告诉给木清风。

    木清风微微拧着眉头,点头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的水落石出的。”

    竟然会有如此奇怪的事情发生,明明是特别不容易被发现的墨绿色屏障竟然会有一股特别的力量,而且还好像有刀地存在?!!这一幕幕似乎都表明了,围绕在巨坑周边突如其来出现的墨绿色屏障来历不简单。

    ……

    从朱三家出来,木清风便一直保持着沉默,老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于是便开口问道:“镇长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当日是现场看看!!”

    这些都只是听大家口述,自己却完全没有见到过,对于木清风来说。必须要自己亲眼见识过之后才能够分析。

    “那个地方现在可有些危险,镇长您可要小心点儿!!’

    老吴知道自己的话,是不可能让木清风就此打消去巨坑周围查看的决定,索性便嘱咐几声木清风。希望他能够注意自身的安全。

    如果木清风跟着自己一起出来,遇到什么危险,那么倒霉的人就只有自己了。

    ……

    果然如同老吴所说,只是远远的看到巨坑周围,就已经见到傻蛋儿他们几个人的身影。

    木清风特别的不能够理解,为何在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被曝光之前,傻蛋儿他们却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会不会与傻蛋儿他们有什么关联呢?!

    或许是我想的太多,傻蛋儿他们怎么可能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呢!!

    木清风轻声叹了口气,随即便继续踏着步伐朝着巨坑前进。

    ……

    “你们说镇长为什么在这件事情发生了这么长的时间内,还没有来查看过现场的情况呢?!!听说就连老朱家也从未去探望过!!”

    白添一脸疑惑。觉得自从在被焚毁区域与木清风关系僵硬之后,似乎自己就越来越看不懂木清风。

    当然白添也从未看懂过木清风。

    “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镇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老李出声想要让白添闭上嘴巴不要再议论这件事情了。大家现在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都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给小镇带来更多的麻烦。

    当然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木清风能够取消他自己的决定。让大家重返镇长府内,大家也觉得会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

    “我觉得白添说的挺有道理的,镇长现在肯定压根儿都已经不相信我们了,连镇长府都不许我们进入,我们现在是属于休假阶段,为什么必须要在这里守候呢?!!”

    在这里守候了这么长的时间,可是从未见过谁来关心过自己或者见到过木清风的出现。让木头多多少少心里会有些不平衡。

    你说,我们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够让镇长如此对待我们?!!

    “木头你也少说两句吧!!”

    大海见到木头和白添似乎越说越有劲儿了,于是也开口呵斥。

    “大家的心情我能够明白,不过我们之所以要待在这里守候着这里,不是因为我们需要像谁去证明什么。也不是我们需要镇长府内的谁谁谁关心。我们只是想要保证小镇的百姓们都安全,没有任何的意外,没有人会再因为这里受伤。”

    傻蛋儿将自己之所以会一直留在这里的原因告诉给大家,不希望大家都如自己所想一样,但是至少也不能够再继续去抱怨。

    傻蛋儿却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的话。已经被木清风一字不落的听见了。

    听见傻蛋儿的话语,木清风首先是稍微有些愣了愣,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会从傻蛋儿的口中说出,倒是有些倍感意外。

    “镇、镇长!!!”

    傻蛋儿的话刚刚落下,木头的视线内竟然出现了木清风的身影。首先木头便是狠狠的愣住,心里忍不住的嘀咕起来:“镇长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们刚刚的谈话该不会被镇长听见了吧?完了完了,要是要被镇长听见了,恐怕又要误会我们了。”

    木头觉得超级后悔,早知道会突然出现木清风,就不该去说出刚刚的那些话语。

    大家纷纷随着木头一脸吃惊的方向,将视线投放过去,只见木清风和老吴两个人赫然出现在视线内。

    “镇长!!”

    大家异口同声与木清风打招呼。

    木清风面无表情的朝着傻蛋儿他们踏步而去,老吴也紧紧跟随在其身后。

    “你们是如何知道巨坑这件事情的?!!”

    木清风直截了当的开口询问,也省的与大家在这里猜字谜。

    “回禀镇长,我们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知道的。”白添恭敬的回答道。

    “机缘巧合?究竟是如何的机缘?如何的巧合?!!”

    对于傻蛋儿他们竟然能够在整个小镇都没有将此消息泄露出去的情况之下,而知道了有关于巨坑这件事情,所以木清风不得不去怀疑他们究竟是如何知晓的。

    “我家与老朱家时亲戚,我最近不是闲置在家吗。所以就去拜访,结果巧合的见到老朱遇到的这件事情,之后我便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傻蛋儿他们。”

    木头站出来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给木清风。

    从刚刚的情况上来看,木清风对这件事情已经非常生气。如果再有所隐瞒他的话,恐怕大家就真的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听见木头的解释之后,木清风并没有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谈话。

    “最近几天你们一直坚守在此,可有什么发现?!!”

    木清风相信木头在这个时候不敢对自己有所隐瞒,也不再继续追问。既然傻蛋儿他们一直留守在此,那么肯定会有所发现。现在木清风已经迫在眉睫的想要知道有关于巨坑的所有事情。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完全让木清风有些始料未及。

    傻蛋儿摇头,“暂时没有任何的发现。”

    傻蛋儿一直想要找到些蛛丝马迹,可是事情偏偏就不如自己所料想的那样发展。最终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

    ……

    木清风来到巨坑旁边,恍然一看根本没有任何的发现。反倒是仔细一瞧。便会发现那非常薄弱的幽绿色屏障。

    看似普通、薄弱的幽绿色屏障,竟然能够有朱三说的那种效果吗?!!

    木清风表示有些质疑。

    正欲亲自试验,想要看看威力是否如同朱三所言那般。还未来得及出手,傻蛋儿便已经急忙阻止,道:“镇长。危险!”

    木清风的行为直接被傻蛋儿突如其来的话所阻拦。

    “这到幽绿色屏障看似非常薄弱,但实际上威力的确非常厉害。”

    傻蛋儿害怕木清风还会接续尝试着自己去试探幽绿色屏障的威力,所以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直接朝着幽绿色屏障,用力一仍。结果,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刚刚被傻蛋儿用力一仍的石头,不仅没有直接冲入幽绿色屏障内。反倒是被直接震慑而出。

    如果不是傻蛋儿机灵的用身边的石头给木清风做演示,现在木清风恐怕已经和朱三的后果所差无几。

    “就没有别的办法能够靠近幽绿色屏障吗?!!”

    木清风见到这样的场景之后,依然不再敢放肆的以自己去做实验。但是心里却依然没有妥协,希望能够有其他的办法了解这块突然出现在此的幽绿色屏障。

    傻蛋儿摇头,“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办法。”

    ……

    因为傻蛋儿他们在这次事件里。竟然主动站出来保护巨坑现场,所以木清风特许他们重返镇长府内。

    对于傻蛋儿他们来说,能够重返镇长府,是一件特别值得兴奋的事情。

    傻蛋儿他们几人原本负责的调查廖无时间,被暂时的搁置。现在傻蛋儿他们必须要守护好巨坑周边,不允许有任何的百姓因傻蛋儿他们的疏忽,而受到任何的伤害。

    木清风并没有继续留在巨坑周边,而是带着老吴返回镇长府内。

    今日所见的一切,的确很特别。

    这有如此威力的幽绿色光芒,总不可能是忽然出现在巨坑周边的吧?!!既然不是突然出现,那么就肯定有别的原因。

    “太好了!!没有想到我们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得以重返镇长府内!!”

    木头基本上都快要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原本这只是个人的期望,希望自己能够因为良好的表现,得到重返镇长府内的机会,可是没有想到事情真的如自己所愿。

    “大家以后回到镇长府内,好好做事儿。”

    傻蛋儿也微笑着,但是同样他的心里也有些忧虑。

    现在清风哥同意我们重返镇长府内,是因为我们对于这件事情的表现吧?!!他还能够一如既往的信任我们吗?!!

    大海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反倒是冷言,说道:“镇长现在是同意我们重返镇长府了,可是他的心里真的就没有继续的在意那件事情了吗?!!或许在他的心里我们已经不被信任了也有可能。”

    “大海你就不要泼冷水了好不好?!!镇长现在同意我们重返镇长府就已经说明他已经不生我们的气了。”

    木头不服气,觉得大海简直就是在杞人忧天。明明这件事情都已经在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怎么在大海的口中反倒是没有多么了不起了。

    “我也只是实话实说。”大海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很赞同大海的话,现在镇长的确是让我们重返镇长府内,但是不代表真的就已经恢复到以往的信任。”

    老李表示赞同,他的想法与大海的大致相同。

    “是啊!!不仅仅是老李赞同,就连我也是赞同。”傻蛋儿也表达出自己的观念。

    一时间傻蛋儿、大海、老李的观点竟然相同。

    “如果镇长真的不信任我们,那他何必将巨坑事件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们来负责。你们的观点根本就说不过去。”

    白添坚决的反对傻蛋儿他们的观点。

    虽然白添并不算特别的了解木清风,但是却依然觉得木清风身为镇长,根本就不像是那么小气的人。怎么可能还在为那件事情一直跟我们生气呢。

    “我们就不必再继续为这件事情争论不休,究竟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就交给时间来证明。现在镇长将这件事情交给我们,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做好。”

    傻蛋儿不希望大家为了这件事情观点的不统一,而继续争论的喋喋不休。所以便开口阻拦大家继续争论。

    “对!!现在镇长好不容易才信任我们,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要办好,不能够让镇长失望。”

    木头点点头,一脸的认真。

    经过了前几天木清风的冷淡,木头更加珍惜自己在镇长府内工作的生活。

    ……

    傻蛋儿回到家中,已经迫不及待的将自己重新又回到镇长府内的好消息与傻蛋儿爷爷分享。

    “爷爷您猜猜我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给您!!”

    傻蛋儿爷爷正在张罗着家里的晚餐。微笑着说:“猜不到,还是直接告诉给爷爷吧!!”

    “我又重新回到镇长府内了,以后还会继续跟在清风哥身边做事儿!!”

    不管木清风是否还会继续信任自己,傻蛋儿都觉得目前为止自己能够再次回到镇长府内,已经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情。

    傻蛋儿爷爷听见傻蛋儿的好消息,微笑着说:“那就要恭喜你了!!以后要好好的做。别让小木镇长对你失望。”

    傻蛋儿爷爷并不是特别的希望傻蛋儿能够重返镇长府内,毕竟在镇长府内那一件事情不是特别的危险,傻蛋儿爷爷自认为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尝试一次失去傻蛋儿消息的事情。但是,傻蛋儿这些天闲置在家的时候,情绪十分低落。如今能够见到傻蛋儿如此高兴。傻蛋儿爷爷也只能够为傻蛋儿祝福。

    “在院子内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可否与我分享呢?!!”

    爷孙儿俩笑容满面,正在为傻蛋儿能够重返镇长府的事情庆祝,却未曾料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够见到木清风的身影。

    “清风哥!!”

    最吃惊的人莫过于傻蛋儿,他整个人都略带呆滞,所有的行动都减慢了一些。

    木清风毫不客气的进入,然后与傻蛋儿他们一同坐在饭桌旁。

    “不用那么吃惊吧?!!难道我很久未曾来造访,所以傻蛋儿都已经生疏了?!!”

    “清风哥你不生气了?!!”

    傻蛋儿虽然觉得自己这样问,有些不妥当,但是请原谅他真的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我从未生气。”

    “小木镇长好不容易来做客,就谈论你们平日里在镇长府内的话题,这里可不是镇长府。”

    傻蛋儿爷爷见到气氛慢慢的开始有些尴尬,于是便主动开口招呼木清风。

    ……

    木清风留在傻蛋儿家用完晚餐,但是并未打算就此立刻离去。

    “谢谢清风哥肯再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能够尽自己的力量替整个小镇做些事情。”

    对于自己将小墨以及被焚毁区域地下世界的隐瞒。傻蛋儿在面对木清风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心里有些不妥。

    “不必道谢,是你们做的不错!!”

    木清风始终带着微微的笑容。

    “清风哥你真的不生气了?!!”

    傻蛋儿觉得自己真实够别扭的,木清风都已经说过自己不生气,为何自己还是觉得不放心。需要再次开口询问呢?!!

    “原本并没有生气,如果你再继续这样询问那就真的要生气了。”

    傻蛋儿这样的小心翼翼,反倒是让木清风觉得傻蛋儿真的有什么事情故意隐瞒着自己。

    不过对于现在的木清风来说,什么事情都比不上有突如其来的巨坑事件。所以对于傻蛋儿他们对自己隐瞒事情,木清风可以暂时不追究。

    ……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泄密,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整个小镇的百姓都已经知道巨坑事件。

    对此整个小镇百姓们只能够表示自己很担忧,但是却又无济于事。

    “听说朱三这些天受伤在家,就是因为巨坑突如其来变得特别的诡异,所以受伤在家休养。”

    “你们说这究竟是要闹哪样?!!整个小镇内接二连三的出现这些让人想不通的事情。”

    “大家就别胡思乱想了。小木镇长肯定会给我们大家一个准确的调查结果的。”

    ……

    小镇的百姓们又开始因为这件事情叽叽喳喳的谈论起来,各种意见充斥在整个小镇内。

    索性小镇百姓们虽然好奇巨坑究竟发生何种诡异的事情,但是他们害怕自己成为第二个朱三,所以纷纷只在远观,却不敢靠近半米。

    大家没有蜂拥而至的情况。让傻蛋儿他们稍微松了口气。

    “这件事情怎么会突然被泄露出去?!!”

    大海觉得很不解,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为何会突如其来的被泄露出去。

    在此之前这件事情一直都被隐藏的好好的,可是今天却突如其来的被泄露出去,实在是有些让人不解。

    “是啊!!昨天这件事情都还没有任何人知道,怎么今天就被泄露出去了?!!幸好,小镇百姓们都纷纷有些惧怕,不敢太过靠近。否则句凭借着我们几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拦得住他们,受伤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白添耸耸肩,完全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这件事情知道的就那么多人,如果被泄露,肯定也是在这些知情人之中泄露出去的。”

    傻蛋儿微微拧着眉头。害怕这件事情被泄露出去,会有人借此事儿来攻击自己等人,如果真的会这样那就实在是不妙。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与之前的那件泄露事件有关系呢?!!”

    老李直接联想到上一次木清风不再镇长府内的消息被泄露而出。如果两者之间真的是有人故意泄密,那就必须要将此人找出来,否则可能会引起更大的灾难。

    “我们就不要再继续为这件事情担忧了。还是想想该如何应对眼前的这种情况吧。”

    虽然眼前的这些远处围观的百姓们,还不敢轻易的上前来一探究竟,但是不代表就真的不会有胆子稍微大点的人突然出现带头行动,鼓舞大家的信心。所以党务之前最最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密切注意眼前的各种情况,以免会有百姓因此受伤。

    ……

    “啪!!”

    书案上的各种纸张被木清风怒气腾腾的直接仍在地上。

    老吴见到木清风如此失控的情况,被吓得一个字都不敢说。

    “这件事情是如何被传播出去的?!!不是说过在调查清楚之前不许传播出去的吗?!!”

    木清风整个人都特别的生气,自己千叮咛万嘱咐,让这件事情暂时先不要在小镇被传播开来,以免耽误找到线索。可是没有想到,自己昨日刚刚归来,进入这件事情已经在整个小镇内传播来开,几乎整个小镇内,没有人不知道此事儿。

    “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老吴觉得自己怎么会这么倒霉呢?!!在镇长还没有归来之前。这件事情一直都被隐藏的妥妥当当,怎么会昨天镇长才刚刚归来,接手此事儿,这件事情便立刻被传扬开来了?!!

    “派些人去支援傻蛋儿他们。这件事情一旦传播开来。肯定会有不少百姓前往一探究竟,极为有可能会因此发生受伤事件。”

    这件事情竟然突如其来的被泄露出去,傻蛋儿更为担心的是小镇百姓们会想要一探究竟,所以故意前往巨坑周边。傻蛋儿他们就只有五个人而已,根本就无法阻止大量的百姓。

    “是是是,我这就去做!!”

    老吴立刻领命,下去将这件事情吩咐下去。

    非同小可的事情,老吴可不敢有丝毫耽误,要是因为自己的耽误中间出现任何的差错,那都是自己完全无法负担的。

    老吴离开之后。屋子内只剩下木清风独自一人,他阴暗着一张脸,“用这些手段,以为就能够对付我了吗?!!王叔你想要坐上镇长的位置,还要看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儿。在这个关键时刻托我后腿。你就不怕我木清风对你出手吗?!!”

    ……

    “爹您为何要这样做?!!难道将木哥哥拖下镇长的位置,您高兴了吗?!!”

    王草草真的很不明白,自己尊敬的父亲为何会突然之间变成现在这样让人觉得陌生。

    怎么都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竟然想要成为一镇之长,甚至为此不惜将这些事情泄露出去。

    难道就不害怕因为这件事情,导致整个小镇百姓们的恐慌吗?!!

    王大嫂急急忙忙的拉了拉自己的宝贝女儿,“草草你怎么跟你爹说话呢?!!你爹爹这么做还不是希望我们能够过上好日子?!!你看看平日里木清风那小子究竟是如何对待你的?就你还一副傻兮兮的样子。将他木清风当做是宝。”

    看着自己女儿在这样的时刻,竟然还在想着要帮助木清风,王大嫂心里便特别的气氛。

    “娘您怎么能够也这样想呢?!!现在木哥哥才是镇长,你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见到,自己亲耳听见,王草草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爹。竟然就是幕后操纵的人。这些舆论的压力,竟然是自己爹一手照成的。而目的,便是为了自己能够成为新任镇长。

    什么时候自己的爹爹竟然以后如此野心,王草草表示自己完全不清楚。

    “草草你现在还小,还不能够明白。等你以后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为父的苦心。你放心吧!!等为父成为镇长之后,你便是下一任的镇长。”

    王草草的爹野心勃勃,怎么能够甘心在他眼里的一个小毛孩木清风,成为了小镇的镇长。

    原本木清风是自己未来的女婿,王草草的爹还会考虑是否放弃自己成为镇长的这个想法,毕竟那是自己未来的女婿。可是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让王草草的爹彻底的不再将木清风当做是自己未来的女婿。竟然敢拒绝自己的宝贝女儿,难道你木清风觉得自己是镇长,就特别的了不起了?!!

    不知死活的小毛孩,竟然还敢挑战我的权威!!

    “爹您不能够这样做!!”

    王草草着急了,真的不知道自己爹爹将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从今天起,草草你只能够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

    王草草的爹威严的声音直接决定了王草草的自由。

    自己的宝贝女儿直到现在都不肯支持自己,王草草的爹害怕王草草会捣乱,所以在事成之前决定不许王草草离开家里一步。

    ……

    被限制了自由的王草草特别的郁闷,怎么都觉得这件事情怎么会是自己的爹做出来的呢!!

    “娘,女儿知道您最疼我了,您就放我出去转转好不好?!!”

    王草草央求着王大嫂,知道自己娘疼爱自己,看不得自己受委屈,所以便希望能够从这里突破。

    我必须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不管是否是因为木哥哥和爹,整个小镇也不能够在经历这些事情了。

    王大嫂一脸严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他是你爹,你因该支持他的,怎么能够拖他的后腿呢?!!”

    终究还是自己的女儿,王大嫂怎么能够看不透自己女儿在琢磨着什么呢。

    “娘您真的错了,女儿只是觉得每天在家里闷得慌,想要出去转转。”

    王草草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恐怕是没有办法实现的,但是却还是依然想要再试试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第一宠婚:帝少大〕〔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斗鱼之死亡主播〕〔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