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一十四章 无果
    第二天,傻蛋儿他们整理好心情之后,准备重返镇长府内开始工作。

    大家没有直接进入镇长府内,反倒是在默契的在外面等候着大伙儿全部都到齐。

    傻蛋儿见到老李和大海竟然都已经在非常默契的在外面等待着,便笑着踏步上前,“想不到我们竟然有如此相同的想法。”

    傻蛋儿原本是打算在外面等候大家,然后好好商量之后再行决定,却未曾想到比起自己还要早的大海和老李,竟然已经不约而同的在镇长府外等候。

    大海微笑着说,“早就料想到,傻蛋儿你一定会这么做的。”

    “是啊!!我们和镇长的关系似乎闹得有些僵,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大伙儿合计合计再行动。”

    老李的话音刚落,白添的步伐却也已经踏步至此。见到傻蛋儿、大海还有老李都比自己还要早的在镇长府外等候,便提快自己的步伐,立刻踏步而去,“我还以为我会是第一呢,结果没有想到却从第一直接变成了第四。嘿嘿,好歹还有一位木头垫底!!”

    老李也没有多余的去询问大家为什么一直都站在镇长府外,却迟迟不进入的原因。不用思考也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在白添也抵达五分钟之后,木头这才慌慌张张的从远处跑了过去。或许是因为这些日子自己已经习惯了每日都按照自己的时间来生活,突然之间要回归镇长府了,有些不太习惯,所以特别倒霉的迟到了。

    木头急急忙忙的朝着镇长府奔跑着,却突然在视线内出现了傻蛋儿他们的身影。木头这才稍微将自己紧张的情绪收敛,步伐也随之缓慢了一些。

    “我还在想我肯定是迟到了!没有想到大家这么哥们,竟然留下来等候,陪着我一起受责罚。”

    木头嘿嘿的笑了起来,觉得在这个时候见到傻蛋儿他们。刚刚的那些紧张,竟然全部消散掉。

    镇长府的规矩虽然比较人性化,但是却对时间有准确的规定,谁都不能够随便的破坏。

    没有想到自己复工的第一天竟然就要面临着迟到。

    “你们还站在外面?都快迟到了。难道你们想要被责骂吗?!!”

    自己都已经靠近他们了,可是木头却依然见到傻蛋儿他们好像完全没有要踏步进入镇长府的意思。

    “木头你可是一去被焚毁区域傻三年啊!!负责我们是否迟到的人是傻蛋儿。你看,他现在也跟我们站在一起。”

    白添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都已经看出来大家为什么一直待在镇长府外迟迟不肯进入,怎么换做在木头身上的时候,他就变得这么愚钝了?!!

    “……呃……”

    听见白添的话,木头这才意识到。因为傻蛋儿是负责带领他们调查有关于廖无突然失踪的事情,所以自己等人是否准时,也全部由傻蛋儿来考核。

    “没有人会责怪你迟到的!!我们之所以在这里等候着大家,想要跟大家一起商量商量。”

    傻蛋儿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木头今天这么二的表现。

    听见傻蛋儿的话。大家瞬间一本正经起来。

    “因为在被焚毁区域的时候,我们与镇长的关系,想必你们自己也心知肚明。接下来进入镇长府内也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事情,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做好准备。”

    傻蛋儿自己的心里都在忐忑着,不知道接下里进入镇长府内。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镇长该不会一直将这件事情记挂在心里,到最后不再信任我们了吧?!”

    木头实在是难以明白木清风的想法,心里不免的忐忑起来。

    “大家也别想太多,或许是我们太过担心,其实镇长现在压根儿就没有和我们去计较这件事情。”

    见到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低落,整个人的内心里都在忐忑着,老李便开口安慰着大家。

    大家一起默契的商量过后。便纷纷准备进入镇长府内,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承担。

    “站住!!”

    还没有来得及踏步进入镇长府内,傻蛋儿他们便直接受阻。

    镇长府大门的守门卫士,直接将傻蛋儿一行人拦住,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看着他们。

    白添不明白了,难道我们几日未曾来镇长府。连守门卫士都已经直接忘记了我们的摸样?

    “你们为什么拦住我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镇长府内的人员吗?!!”

    据理力争,白添还不信守门卫士真的会如此不通情达理的将大家拦住在外面。

    “白添你冷静点儿!!”

    大海拍了拍白添的肩膀,希望他不要脾气不好的冲动起来。在镇长府外与守门卫士发生冲突,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傻蛋儿也不明白守门卫士突然这样的行为。究竟是为什么,于是便问道:“请问为何不允许我们进入镇长府内?!!”

    其中一名守门卫士平日里与傻蛋儿也算是有些交情,如今傻蛋儿被阻拦在外,也并没有因此大发脾气,于是他才面无表情的说:“镇长有名,尔等继续休假。无镇长召唤,不得擅自踏入镇长府内。”

    此话一出,就连刚刚还特别不服气的白添也只能够欲言又止。

    这一句话顶得住一切。

    傻蛋儿一行人黯然离开镇长府大门口,在一角落里白添便已经忍不住的嘟囔起来,“想不到镇长竟然会这么做!!”

    “或许等镇长气消之后,一切又会恢复正常。”

    老李也只能够这样默默的安慰着大家,可是心里却依然泛起了嘀咕:镇长真的会有气消的那么一天吗?!!

    如今自己进入镇长府内都不可能,大家的心里都很明白,恐怕木清风镇长已经在间接性的将大家的在镇长府内的权力给取缔。

    还能够在回去吗?!!

    傻蛋儿是大家之中心里最不好受的,他并没有说任何抱怨木清风的话,反倒是注视着大家,然后满怀担心的说:“大家都是靠着在镇长府内赚的钱养家糊口,现在你们有何打算?!!”

    “镇长只是说让我们休假,但是并没有直接说让我们从此远离镇长府。多多少少也因该有些工钱的,所以不担心。”

    老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完全没有确定。现在谁知道木清风镇长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呢!!

    ……

    “傻蛋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傻蛋儿与大家告别之后,带着自己满满的心事儿。慢吞吞的踏步回家。

    却未曾料想到,回家的路在今天变得格外的短暂。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见到在自己家门口种菜的爷爷,一脸关心的问自己。

    傻蛋儿爷爷原本只是在家里种菜,现在傻蛋儿已经平安归来,还准备返回镇长府内,自己整个人都觉得特别的高兴。却未曾想到在这个时候,见到傻蛋儿独自一个人略微带着满腔心事儿的踏步回来。

    呼唤了傻蛋儿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他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傻蛋儿努力的在脸上挤出笑容。虽然略带牵强,但是好歹也算是笑容。

    “爷爷我来帮你种菜!!”

    傻蛋儿没有立即和傻蛋儿爷爷提起在镇长府的事情,而是加快步伐直接跑到菜田里,从傻蛋儿爷爷手里接过锄头,开始锄地。

    今天傻蛋儿怪怪的。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傻蛋儿爷爷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傻蛋儿,而是默默的注视着傻蛋儿,希望能够从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

    “难道你不准备告诉爷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傻蛋儿爷爷一直将视线投放道自己孙子傻蛋儿的身上,却见到傻蛋儿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告诉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故此才开口询问道。

    看到这样的傻蛋儿,傻蛋儿爷爷心里难免会觉得担心。

    这不就是去了一趟镇长府吗?难道在镇长府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傻蛋儿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没有打算要告诉傻蛋儿爷爷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事情让傻蛋儿该如何开口。可是傻蛋儿爷爷的开口询问。傻蛋儿却也只能够停下手中正在奋力锄地的动作。

    就算如此,傻蛋儿也不敢直面看着傻蛋儿爷爷,“清风哥他似乎在生我们的气,所以让我们大家都回家去,以后没有他的允许我们都不能够在踏入镇长府内。”

    “因为小墨姑娘的事情?!”

    傻蛋儿爷爷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木清风之所以会这样生气,恐怕他是发现了什么吧!!

    “清风哥希望我们解释给他听。可是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清风哥究竟知道多少,所以便没有任何解释。”

    直到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傻蛋儿甚至在心里怀疑着,是不是自己做错了呢?!!

    “你们想要保护小墨姑娘的心情爷爷都明白,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傻蛋儿爷爷无奈的叹了口气,傻蛋儿回到家里自己自然是十分高兴的。不再回到镇长府内,就以免再次回到那些听起来就足以让人担心不已的地方去。可是傻蛋儿会因此感到高兴吗?!!

    傻蛋儿爷爷看了看傻蛋儿此时此刻的表情,就已经知道傻蛋儿十分喜欢跟在木清风的身边,如今恐怕心里并不好受。

    ……

    “傻蛋儿你继续锄地,我去集市买点菜回来!!”

    傻蛋儿爷爷趁着傻蛋儿闷闷不乐的在田里锄地的时候,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去找木清风好好谈谈。

    傻蛋儿爷爷不希望傻蛋儿因为这件事情难过,看到他一脸闷闷不乐的摸样,傻蛋儿爷爷心里就特别的担心。

    ……

    出奇的顺利,傻蛋儿爷爷顺利的进入镇长府内。

    亭台中,木清风抚琴。琴声悠扬,让人瞬间陶醉其中。

    傻蛋儿爷爷不懂音律,却也觉得木清风琴艺超赞。

    曲罢,木清风才将实现投放在傻蛋儿爷爷身上,微笑着说道:“不知傻蛋儿爷爷来找清风所谓何事儿?!!”

    如果换做是其他的事情。傻蛋儿爷爷才不会跑来找木清风。但是为了傻蛋儿不再继续闷闷不乐,所以傻蛋儿爷爷也只能够豁出去了。

    “想必小木镇长是知道我的来意,我家傻蛋儿他或许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小木镇长不要与他一个孩子计较。”

    “看来傻蛋儿爷爷你是误会了。清风并没有与傻蛋儿计较啊!!”

    木清风一脸无辜。

    “小木镇长何必这样呢!!”

    傻蛋儿爷爷觉得自己活到现在,竟然完全看不透自己眼前这位年纪并不比自己孙子傻蛋儿大多少的木清风。

    “傻蛋儿爷爷你放心吧!!我只是暂时给傻蛋儿他们放了几天假,希望他们好好休息休息。从被焚毁区域内连续赶路归来,身体肯定疲惫,清风我可不想小镇的百姓说我不会体恤下属。等过段时间,他们想回来,便继续回来。”

    木清风始终都在微笑着,从表面上看起来真的没有在生气。

    ……

    傻蛋儿爷爷告别木清风之后,便直径离开镇长府。

    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傻蛋儿说起这件事情。

    对于木清风,傻蛋儿爷爷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了。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傻蛋儿将小墨姑娘的事情隐瞒着。没有如实禀告给小木镇长,所以他便这样对待傻蛋儿?!!

    ……

    傻蛋儿爷爷告别之后,木清风连桑的笑容全部收敛了起来。

    他自己独自喃喃说道:“我是的确没有再继续生气,不过我倒是想要看看在被焚毁区域内究竟有什么秘密,别刻意的隐瞒着。”

    或许最开始的时候木清风的确是非常非常的恼怒。平日里他非常信任傻蛋儿的,否则不会让他刚刚开始跟随自己没有多长时间,便负责调查廖无这件事情。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件事情之中,发现了傻蛋儿竟然故意隐瞒着一些事情。

    木清风当时真的特别特别的恼怒,恨不得直接让傻蛋儿永远的远离自己。

    但是后来回到小镇之后,木清风的独自沉思。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傻蛋儿他们究竟为何隐瞒着我?那些隐瞒我的事情又是什么?!!

    木清风决定自己亲自去被焚毁区域一探究竟,所以在这段时间内,他并不打算直接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

    傻蛋儿爷爷双手里提着许多傻蛋儿爱吃的菜归来,傻蛋儿立即丢下手里的锄头,上前去帮助傻蛋儿爷爷。

    “爷爷您为孙儿做的事情,孙儿心里都明白。”

    傻蛋儿对着傻蛋儿爷爷微微一笑。

    傻蛋儿爷爷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外出去买菜。身为他孙子的傻蛋儿,心里怎么能够不明白。

    傻蛋儿爷爷笑了起来,“你明白就好!!以后可不要再继续这样了。”

    “那爷爷我们回家做饭吧!!我都已经好久没有再家里陪着您了,特别想念爷爷您做的菜肴!!”

    自从自己进入镇长府跟随在木清风身边之后,似乎变得特别特别的忙碌。陪伴在爷爷身边也成为了一件奢侈品。

    ……

    从表面上来看被焚毁区域并没有与以往任何时刻有和不同,但是木清风却是亲眼见到与傻蛋儿他们一起的那位姑娘,进入了被焚毁区域。

    木清风负手而立与被焚毁区域之外,看着这已经超脱了自己认知的被焚毁区域,心里满满的都是复杂。

    究竟在被焚毁区域内有什么秘密被傻蛋儿他们刻意的隐瞒?!!

    如今木清风觉得傻蛋儿之所以会寻找隐瞒自己,恐怕其中也别有原因。

    但是木清风绝对不会让自己一知半解的人,他必须要知道在被焚毁区域内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还有那名姑娘的来历。

    木清风很清楚,那位姑娘根本就不是小镇的百姓,其他村落的姑娘似乎也不像是,而且她最后和傻蛋儿他们分别之后,是直接进入到被焚毁区域内的,难道她与被焚毁区域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

    没有任何的犹豫木清风直接踏步进入被焚毁区域内。这些问题都必须要靠自己一一解答。

    ……

    然而木清风并不知道,在自己进入被焚毁区域的时候,他想要找到的那位姑娘小墨,竟然就在一旁的树木中俯视着注视着他。

    见到陌生人的到来。小墨嘿嘿一笑,“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喜欢进入这里。可惜,抱歉喽!!你是见不到我的!!”

    说完,小墨便一跃而下,准备离开被焚毁区域。她必须要找到当初毁掉自己家园的人,必须的。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刚刚一跃而下,接触到地面,却见到了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

    “小墨姑娘我们谈谈好吗?!!”

    温柔觉得自己特别特别的客气。小墨一定不会拒绝的。

    小墨黑着一张脸,“不好!!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空理会你们。”

    在小墨的心里只有傻蛋儿他们才不是坏人,其他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坏人,是有可能与毁掉自己家园的人是同盟。

    小墨对温柔和桃李师姐充满敌意。

    温柔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难道你不想要找到毁掉你家园的人?!!”

    温柔一言,便直接说中小墨目前最想要知道的事情。就算是冒着危险重返自己的家园,但是却已然没有了任何的线索可寻。

    眼前的这两人真的可以相信吗?!!

    小墨讥笑两声,“你们从地下世界一路跟着我又来到被焚毁区域,如果你们真的知道毁我家园的人,又怎么会一直跟着我!!不要以为我那么好骗!!”

    “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希望能够调查出幕后的黑手罢了。”

    桃李师姐原本也没有认为小墨会立刻相信自己。但是也未曾料想到会被直接拒绝。

    该如何才能够说服小墨姑娘呢?!!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想要调查就各凭本事儿好了。”

    小墨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两人,冷言冷语说完,便立即腾身飞行。想要就此避开温柔和桃李师姐。

    只可惜让小墨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是,当自己腾身飞行的时候,竟然见到了温柔和桃李师姐竟然也随之踏空而来。

    小墨认识的人甚少。而且傻蛋儿他们根本就不会飞行,所以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外面世界的人都无法飞行。至于自己为何如此与众不同,小墨倒是想过,不过最后却也没有任何的答案。

    可是眼前所见的竟然彻底的打破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小墨悬浮于半空中,双眸里满满的都是震惊。“你、你们竟然也会飞行?!!”

    原来外面世界的人也有会飞行的,原来这并不是只有我自己独有的。

    有时候小墨甚至会觉得自己的与众不同,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让她很是困惑。

    温柔一脸无所谓的摸样,“难道你许你会,我们就不能够会吗?!!”

    小墨会飞行是温柔偶然之间得知的,当然也让温柔觉得很奇怪。

    有关于小墨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玄乎,让人费解。

    “说吧,你们想要从何入手调查幕后黑手?!!”

    小墨开始对温柔和桃李师姐有些兴趣儿,倒是想要听听看她们的意见。

    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帮助我找到毁掉我家园的幕后黑手,不得不说也算是意见美事儿。

    “首先需要你与我们合作!!“”

    温柔也不浪费师姐,直接便开始说出条件来。

    只有小墨知道当时的情况,还有地下世界里的一切情况。纵使温柔和桃李师姐能够从表面上探查出一些有关于小墨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却依然不够详细。

    “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尽管问!!”

    “你平日里是否在其他人前出现过,除去傻蛋儿他们。”

    小墨直接白眼相送,“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进入过地下世界!!”

    小墨现在又开始觉得眼前这两位姑娘真的靠谱吗?!!怎么她们连这些问题都不知道,竟然就想要调查整件事情的幕后黑手。

    “你之所以会遇见他们,更为准确的是因为他们进入了你家园范围内。除去那些范围内,因该绝大多数的地方,你根本就被限制。你怎么知道在你被限制的范围内,曾经没有人进入过呢?!!”

    这也是温柔不明白地地方。小墨竟然能够生活在被焚毁区域的地下世界,为什么又会被限制住自由呢?!!

    “……这……”

    因为温柔的话,小墨开始觉得有些不能够完全确定了。

    在除去我能够活动的范围内,是否早在之前就已经有人进入过呢?!!

    “我又不能够感应到除去我生活的范围之内以外的地方。所以根本没有办法确定。”

    连小墨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因为温柔的一句话,便直接将自己刚刚非常肯定的问题直接否定掉。而且还让自己心里渐渐的开始疑惑起来。

    “既然如此,也没有什么好询问的。你走吧!!”

    在小墨尚还在疑惑的时候,温柔突然选择了放弃继续与小墨的对话。根本没有给小墨留下丝毫反应的机会,便已经直接与桃李师姐一同消失在小墨的视线内。

    见到速度如此之快消失的温柔和桃李师姐,小墨不经将眉头紧紧的拧成结,怎么也打不开似的。

    她们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我竟然都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她们竟然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了。

    小墨完全的被震惊住,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本领。

    自己没有的本领,竟然两位行为举止都颇为怪异的姑娘会。实在是难以想象。

    小墨整个人完全愣在原地好几秒钟的时间,才回过神来。

    ……

    “温师妹为何要突然离开?为何不继续询问下去?!!”

    桃李师姐略带疑惑,好不容易这小墨才答应跟我们合作,为何在询问过一个问题之后,便突然之间的放弃了?

    “桃李师姐难道觉得还有必要继续问下去吗?!!除去她的范围内。她什么都不知道。”

    温柔觉得自己特别特别的倒霉,这好不容易能够从小墨嘴里得到些线索了,可是却败在了第一个问题上。

    “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桃李师姐甚至有一瞬间觉得,现在自己哪里像是作为师姐的摸样,完全都快成为了自己师妹的师妹。

    只能够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又能够怎么样呢?自己身为师姐竟然在实力上已经大不如自己的师妹了。

    “当然是要继续调查,我现在可是越来越对这位隐藏在幕后的人。感兴趣了呢!!不过可能会是一名修士,如果不是实力比我们强悍,那么就是他运用了某种法宝将自己的气息与实力完全的掩盖住,否则不可能我们丝毫都没有察觉的。”

    面对这位躲在暗处不知名的人,温柔是特别的想要将其找到。

    ……

    没有任何结果。

    木清风进入被焚毁区域三天两夜,可是却依然什么都没有查到。

    他不经纳闷了。“难道是我多想了,其实傻蛋儿他们护送的那位姑娘根本就与被焚毁区域没有任何的关系?!!”

    木清风原本是希望从自己的调查中,能够**不离十的猜到,傻蛋儿他们究竟隐瞒了自己什么。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根本就是完全没有希望调查到准确的线索。

    茫茫被焚毁区域。想要找一个人,也不是一件什么特别容易的事情。

    寻找无果之后,木清风也只能够丧气的返回小镇。

    身为镇长,不可能长时间的待在外面,而不回归小镇。

    ……

    也不知道究竟为何,在小镇前往被焚毁区域的主干道上,前段时间突然横生出的裂口竟然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奇迹般的完好无损。

    若不是木清风曾经抵达过此地,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曾经的这片土地究竟现在在何处。

    木清风脚步停留在曾经的裂口附近,看着已经完好无损的土地,似笑非笑的自言自语道:“莫非是上天在跟我开玩笑吗?!!突然出现的裂口竟然也会突然完好无损。”

    自从自己继任镇长之位后,围绕在整个小镇周围的事情就是一件接着一件发生,而且基本上全部都是直到现在毫无头绪的事情。

    面对着小镇百姓们的质疑,木清风实在是有些筋疲力尽。

    他随地坐在附近地一颗小树旁。难得的清净显得如此宝贵。在这里没有人会突然跑过来禀告小镇周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自己一个人。

    “也不知道凤姑娘现在身在何处!!”

    清净的时候,难得脑海内浮现出帝凤的身影。

    她们的不告而别,竟然连最后一面也未曾瞧见。如今细细想来。恐怕再见的机会已经渺茫。

    刷刷刷!!

    天空中,突然传来几声声响。声响虽然不太大,但是却也将木清风难得的清净给打断。

    木清风一声苦笑,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中,却只是见到几名御剑飞行的人飞快离去的背影。

    一眨眼的时间,人已经消失在上空。

    刚刚的一切似乎都发生的太快。

    可是木清风拧着眉头,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御剑飞行出现在上空的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每一次见到木清风都会觉得很难以去理解,竟然有人能够单单凭借着一把剑,而在天空中飞翔。

    可是这样的场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见过了,怎么今天会突然再次出现呢?!!

    木清风觉得此时恐怕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所以当即决定,“看来我必须要快些赶回小镇!!”

    ……

    “镇长您可算是回来了!!”

    刚刚踏步进入镇长府内,还没有来得及再继续前行。已经从上一任镇长一直工作到现在的负责安排镇长时间的老吴。便已经神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我离开的时候,可是小镇发生了什么事情?!!”

    木清风担心那些御剑飞行的人会伤害小镇的百姓,所以一直担心的赶路回来。

    可是眼前见到老吴神色匆匆,难道真的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吗?!!

    “巨坑再现,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正需要镇长您来定夺,可是您一直都不在镇长府内。”

    老吴因为担心着,所以整个人都已经满额头都是汗珠。

    如今能够见到木清风平安归来。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能够稍微的落定。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只要镇长平安归来,就没有他无法解决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你且细细道来!!”

    虽然确定了不是自己担心的那些事情,但是老吴口中的事情,却一点都不能够让木清风放心下来。

    这个巨坑究竟有什么秘密,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频繁再现,而且诡异事件频频出现。

    木清风对于在这个巨坑事件最为头疼。频繁的出现于消失,宛如是在将自己当做是猴子耍似的。而且每一次都会有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让人头疼。

    “在镇长您有事儿暂时离开小镇的第二天,巨坑周边便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道幽绿色屏障。原本再次务农的百姓,想要强行打破。却未曾料想到会因此受伤。”

    老吴不敢有所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前前后后全部告诉给木清风。

    如今木清风的归来,让老吴心里稍微没有那么担心。

    “那名百姓现在情况如何?!!”

    竟然还有百姓受伤,没有想到我才离开不过几日的时间,竟然会发生这些事情。

    以往在巨坑附近出现什么状况都会发生巨响或者异象,让人能够就算隔着有些距离也能够发现,可是这一次偏偏就打破了大家的所有认知。

    “他也就是一些皮外伤,现在已经在家中休养。我每日都派遣镇长府内的大夫前去为其整治。还有目前为止这件事情我已经命令所有知情者,暂时性的闭口,不许提起此事儿,直到镇长您归来。”

    老吴目前也只能够做这些不救,这件事情最终究竟要如何来解决,还需要木清风来判定。

    “现在巨坑又是如何处理的?!!”

    “傻蛋儿他们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已经主动去巨坑守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老吴对傻蛋儿他们的行为倒是大加赞赏,原本镇长已经让他们回家好好休息,可是他们却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主动提出要帮忙。

    果然不愧是镇长府内不错的卫士。

    “傻蛋儿他们?”

    “对!!他们原本还在休假之中,可是却义无反顾的前来帮忙。”

    “你不是说这件事情已经封闭了消息吗?他们是如何知道的?!!”

    木清风眯着眼睛,觉得有些好奇。

    既然消息已经被封闭,那么傻蛋儿他们几位已经不在镇长府内的人,又是如何得知的消息?!!难不成他们还能掐会算,直接算出了这件事情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奴婢知错:战神王〕〔斗鱼之死亡主播〕〔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乡村暧昧高手〕〔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重生心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