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六百章 看不见的障碍
    因为大海的话,大家再次将视投放在白添身上。

    此时此刻的白添早已经直接步行到小墨的身边,低着头跟小墨,说:“他们就是一群不会考虑到别人感受的人,小墨姑娘你可别生气。”

    大家已经将原因告诉给小墨,虽然觉得有些荒唐,因为连自己都不对此毫不知情。但是见到白添这样不管不顾,另可跟傻蛋儿他们吵起来,也要来到自己身边,反倒是让小墨觉得有些疑惑。

    这白添究竟是怎么了?!!

    小墨一脸疑惑的将视线从书卷上抽离,投放在白添的脸上,摇摇头。

    “不生气就好!!”白添微笑着。

    小墨没有再继续与白添谈话,继续埋头查卷。纵使现在书卷已经被修补,但是却依旧难以抹去它曾经被毁坏的事实,所以纵使已经修补完毕,也依然有痕迹,查看起来便更加的有些难度,有些记载的字,压根儿就已经不太看得清楚。

    小墨再继续理会他,白添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自顾自的坐在小墨身边,瞧视线投放在傻蛋儿等人身上,然后撇嘴。

    这样的白添让大家觉得很是陌生。

    傻蛋儿几人将一直投放在白添身上的视线收回,然后大家围绕在一起,小声的嘀咕起来。

    “现在看起来好像白添真的是有些突然的改变!!”傻蛋儿拧着眉头,就连自己也完全没有预料到白添竟然会再度在情绪上发生改变。大家明明已经没有靠近小墨,为何还会出现这种状况?

    而且大家一直都待在一起,如果情绪会突然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那么也不应该只有白添一人啊?!!

    难道大家的估算都错误了,这件事情压根儿就与小墨姑娘没有任何的关系?!!

    傻蛋儿百思不得其解。

    大海拧着眉头,不由的叹了口气,“我倒是觉得可能是因为白添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而他的身体里那种能够改变他情绪的东西还未完全消除掉。然后却又在这个时候长时间的接触到了书卷。”

    “这跟书卷有什么关系?!!难道破损的书卷也能够引发白添情绪发生巨大的改变吗?!!”木头十分不解,如果真的是按照大海的说法,是因为白添长时间接触到了书卷,所以情绪才发生失控的话。那么大家刚刚都长时间接触到书卷了,为什么却偏偏只有白添呢?!!

    老李倒是并没有直接质疑大海,“既然大海你如此说,肯定就有一定的猜测,不妨告诉大家,解开大家心中的疑惑,也以免白添一会儿情绪暴躁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对啊!!快告诉大家吧。”傻蛋儿也催促道。

    “书卷一直都是小墨姑娘的东西,能够引发情绪变动也不足为奇!!之所以我们大家会没事儿,原因可能就是我们从未像白添那样发生情绪上的巨大变动。”

    “现在白添待在小墨姑娘身边,该不会一会儿他就突然情绪一发不可控制了吧?!!”木头看了看一直待在小墨身边的白添。脑海内想着如果待会儿白添真的情绪突然爆发,你该怎么办呢?!

    结果,木头的话刚刚说完,另外一边待在小墨身边的白添便突然情绪爆发。只见他突然站起来,看着一直在研究书卷的小墨便是直接爆喝道:“看什么看啊?一个破书!!”

    小墨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白添竟然就已经情绪突然改变,而且这副样子像极了最开始的时候他将自己的书卷给毁坏。

    书卷已经被毁坏过一次,如果再接着被毁坏,恐怕以后就算是修补好,也已经无法再继续查看了。那么自己想要离开这里的梦,就真的碎了!!

    以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小墨连忙将书卷放在自己身后保护它。她绝对不允许书卷再在自己手中被毁坏。

    白添突然的情绪失控。让小墨突然想起了刚刚傻蛋儿他们对之所以与自己保持两米距离的解释。小墨心里不经的疑惑起来。

    难道白添的情绪突然变得这么暴躁,真的是与我有关系吗?!!

    小墨觉得自己不敢相信,但是又觉得不得不相信。因为在自己实现内的东西,已经不能够让自己不再去不相信。

    是因为我,白添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白添的情绪突然爆发,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严重的事情时。白添便已经突然倒地不醒。

    这样子完全就像是傻蛋儿他们发现白添的时候一样,大家都非常不明白白添会什么会突然这样。

    小墨回过神来时已经见到白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好像睡着了似的。

    小墨往后再次退后几步,“你们快将他扶过去吧!!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因为我才导致的,但是你们放心吧。我会自觉地与你们保持距离的。”

    见到小墨这样为大家着想,傻蛋儿他们心里顿时都觉得不好受。

    这样善良的姑娘去要被大家都可以的疏远,而且她却没有要怪罪大家的意思。

    傻蛋儿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白添给扶过来。

    大家就好像根本不熟悉的人,小墨也一直与大家保持着大概五米的距离。

    白添整个人再次如同第一次发生情绪失控之后,莫名其妙的晕倒在地。

    ……

    时间飞快的流逝,小墨一直在研究着书卷,突然她扬起微笑,直接站起来,跟大家说:“我明白了!!我们越过这个绿色的屏障就能够直接进入下一个阶段,我们如果能够穿越哪里,便能够直接抵达外面的天地。”

    小墨的心情特别特别的好,能够离开已经近在咫尺。自己多年的心愿就要能够实现,怎么能够不兴奋呢!!

    原来大家看到的那片温度颇高的地方,穿越它便能够抵达外面的事情啊!!

    傻蛋儿他们听见小墨的话,也纷纷扬起了微笑。

    终于能够离开了!!

    但是大家现在都不能够立刻启程,白添还在昏迷不醒之中,大家只好等待着他苏醒过来之后再行离去。

    世界仿佛很安静,安静的彼此都能够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小墨心里很纠结。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家谈论起有关于白添的事情。但是对于白添的时候,小墨又十分想要了解。

    “其实、其实白添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小墨无心害人,却没有想到真的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因为自己。才会导致白添变成现在这种情绪的。

    老李面带笑容,温和的说:“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连小墨姑娘你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大家也不会责怪你的。”

    “是啊!!小墨姑娘你那么善良,我们大家当然是不会责怪你!!”木头也带着笑容安慰着小墨。

    “谢谢你们!!!”

    小墨的心里很温暖,这件事情都是因为我,可是大家去没有要责怪的意思。

    大家再次陷入到沉默之中,小墨很想要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他们靠近自己竟然会发生这种情绪上的改变,但是无论如何去想,却始终无法想的清楚。

    想到自己头痛。还是没有丝毫头绪。小墨自己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

    “唔!!”

    白添觉得自己很头疼,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缓的睁开双眸,却发现自己是躺在地上的。

    难道我因为等待小墨姑娘研究完书卷。时间太长我睡着了?!!

    白添坐了起来,头依旧还有些疼痛,整个身体也觉得特别的乏力。

    大家见到白添醒过来,并没有觉得特别的惊奇,也没有直接开始巴拉巴拉的问白添问题。

    白添觉得大家都好奇怪,“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

    我莫名其妙的躺在地上,莫名其妙的醒来之后大家都这么直愣愣的望着我。

    白添心里突然想到大家跟自己说过。情绪突然特别的狂暴之后的情况。我因该不会那么倒霉又再一次的情绪发生了特别的变化,然后我又失去了一段记忆吧?!!

    我不会那么倒霉的吧?!!

    白添整张脸都欲哭无泪的,觉得自己委屈死了。

    “白添你不记得了?!!”傻蛋儿拧着眉头,一脸认着的问道。

    完了完了。

    白添一听到傻蛋儿的话,便知道肯定自己又是发生了那种情况。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我把小墨姑娘的书卷给毁坏了,这一次因该没有吧?!!

    白添不确定的看着距离自己有足足五米距离的小墨人。然后问道:“我该不会又把小墨姑娘你的书卷给毁掉了吧?!!”

    完了完了,要是书卷真的被我毁掉了,那我们岂不是只能够待在这里,很难出去了吗?!!

    小墨微笑着,觉得这个时候的白添还真可爱。与他突然脾气发生巨大改变的时候,简直就是差距太大。

    “没有啊!!”

    小墨觉得不必要继续折腾白添了,看他那张害怕的脸就够了。

    “唔!!没有被毁掉就好,就好啊!!”

    白添终于能够松了一口气了,自己没有将大家唯一能够依靠着离开这里的书卷给毁掉,自己没有变成千古罪人,万幸。

    可是为什么我会再次突然发生这种情绪上的波动呢?!!我明明就没有去接近小墨姑娘啊?!!难不成其实是大家推测错误,这件事情压根儿就不是因为小墨姑娘?!!

    “是不是能够从我这件事情证明,这件事情真的与小墨姑娘无关?!!”

    白添可是一直都相信小墨姑娘是不会伤害大家的,她那么善良怎么会以能够导致自己情绪突发发生巨大改变的人呢?!!

    白添表示自己很难以理解。

    大海一脸无奈,“很抱歉,可能你的期待不会成真了!!”

    “什么?!”白添一脸吃惊,“不会吧?!!我刚刚一直都与小墨姑娘保持着两米安全距离,然后我又再次情绪发生变动了,这还要怪罪在小墨姑娘身上?!!”

    白添在为小墨姑娘极力的摆脱嫌疑,这件事情连自己都能够看得明白,为什么大家就还是觉得这件事情与小墨姑娘有关系呢?!!

    “你虽然没有与小墨姑娘接触,但是你与书卷接触。也能够激发你身体内可能还残余的让你突然情绪失控的东西。”大海继续解释给白添听。

    “这样的解释也能够行?!!”白添觉得太不可思议。

    ……

    大家在争论过后,白添终于还能够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每当见到小墨特意的远离大家五米的距离时,白添心里都会觉得特别的不舒服。他看着小墨,说:“小墨姑娘真的很抱歉。”

    小墨微笑着。摇头,“没关系的!!只要大家能够平安就好了啊!!”

    小墨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因为发现了大家刻意的与自己保持距离时,便冲动的做出不好的事情,这一切都多谢那两名白衣姑娘。

    见到大家都是真心将自己当做朋友,小墨觉得自己特别的高兴。

    ……

    白添如今也已经苏醒过来,大家也准备再次穿越这这道绿色屏障,好早些能够离开这里。

    小通道如今已经温度适宜,不知道在绿色屏障的另外一边温度会不会如同刚开始大家进入其中的炎热高温呢?!!

    因为白添他们已经进入过这地,所以对这里的情况已经没有太多的好奇,反倒是小墨再她进入其中之后。双眉便微微拧起。

    “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如此荒芜的地方!!”

    一直都生活在宛如人间仙境的地方,却因为从未四处转转,所以都不知道原来同一片天空之下,不仅仅有自己所在的人间仙境,还有这一片荒芜的存在。

    另大家都没有想到。小通道内温度已经改变的适宜,这里的温度竟然也没有了之前的高温,虽然不能够与小通道内的清爽舒适相比,但是也算不错。

    书卷上说要穿越这里,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道路,那该从何开始穿越呢?!!

    木头拧着眉头,不知所措的将视线投放在一直与大家保持着五米或者四米距离的小墨身上。小墨是唯一能够看明白书卷的人。自然也是唯一可能知道该如何离开这里的人。

    紧跟着木头的视线,大家也齐刷刷的将视线投放在小墨的身上。

    小墨突然被大家的视线盯着,有些觉得不自在,“你们不要这样注视着我,我再看卷上是怎么说的!!”

    正是因为如今的书卷是毁坏之后重新拼凑而成的,所以有些字体已经被毁坏。再也无法拼凑,所以更加费时间。

    小墨既然如此说,大家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能够在原地等候小墨的好消息。

    木头瞪了一眼白添,然后说:“看吧!!如果不是你将书卷毁坏。现在可能根本就不会耽误这么长的时间!!”

    的确是自己的错,白添没有要否认的意思,但是他就是不喜欢木头这么等着自己说话。然后白添昂首挺胸的,说:“是我的错怎么样?!!有本事儿你让我不要情绪突然发生变化啊?!!没有那个能耐就直接给我闭嘴!!”

    白添自己心里本来就为了这件事情很难过,最最最关键的是,这件事情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可是偏偏自己的记忆里就根本没有这件事情。

    如此一来,白添心里便更加的难过。

    如果可以选择,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可是偏偏这件事情就没得选着。

    傻蛋儿见到这两个人好像活宝似的,为了这件事情还要大吵起来,便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行啦!!你们两个人就不要再因为这件事情而吵架了。这件事情白添也不希望发生的,大家也都不希望发生。”

    能够怎么办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大家也已经尽自己的努力,将书卷拼凑完整,至于那些细节,也是大家无能为力之事。

    白添没有说话,表示沉默。

    木头也只能够撇撇嘴。

    大家都没事儿,偏偏就只有白添会发生这种怪事情。从被焚毁区域开始,便一直都是这样。

    木头心里也忍不住埋怨了两句。

    小墨一直都在仔细的研究,但是好像却没有太多的结果。傻蛋儿他们一直等候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愈发的着急起来。

    大家在此耽误的时间的确有些多,但是也完全没有办法。

    这里不像小通道,唯有一条路可以走。这里完全就是一片荒芜,准确的来说,根本就没有路,所以要怎么走就必须要将希望寄托在书卷上,希望书卷能够给大家带来希望。

    毕竟这里没有路,如果想要不依靠书卷在这里穿越,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连一个准确的方向都没有。

    相对于小通道,这里对于大家来说,意味着可能会有更多的危险。

    无可奈何。大家也只能够继续的等待着小墨。希望小墨能够顺利的找到离开这里的道路,哪怕是只有一个准确的方向也不错。至少这样,大家也能够朝着一个准确的方向前行,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的走错路。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都变得越发的着急。

    小墨依旧还在研究着书卷。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会傻蛋儿他们此时此刻的着急。

    木头开始坐立难安,来回的在大家身边窜来窜去。

    老李见到木头坐立难安的摸样,旋即便说道:“木头你别在继续窜来窜去的,害得大家都跟着你一起更加的紧张。”

    大家的视线内木头的焦急是会影响大家的,害得大家也愈发的着急。

    木头也想要停下脚步,跟傻蛋儿他们一样安安静静的待在原地,可是他只能够表示自己很无奈。

    “我想要安静点。可是小墨姑娘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找到准确的方位,有这么难吗?!!”

    在这地下世界里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分,大家只能够感觉自己困的时候,选着休息,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就算是出现了困了大状态。也不可能就这么随心所欲的停下来休息。正是因为如此,小墨的时间耽搁的越长,木头就越害怕大家迟迟未归,家里的人会因此担心。

    被焚毁区域是什么地方,小镇里的百姓无人不知无人晓的。如果真的久久未归,恐怕真的会认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书卷你又看不懂,当然无法知晓是否很难。”白添白了一眼木头。

    “木头你坐下来休息,别胡思乱想的。”老李接着又劝说几句木头。

    木头这样来来去去的踱步,不仅仅会影响大家还会消耗体力,这样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不好的事情。

    见木头依然没有反应,傻蛋儿也开口,“你若是不想要离开这里,那就继续浪费你的体力在这里。相反若是想要离开,就算再怎么枯燥、令你坐立难安,都给我好好的休息,养精蓄锐!!”

    傻蛋儿的话一出,木头实在是找不到话来拒绝。

    再继续这么折腾就是不想要离开了,木头能够有什么办法,傻蛋儿说的话在理,不能够继续浪费体力在这些根本就必须要消耗太多体力的地方,那样可不划算了。

    木头刚刚停顿下来,坐在老李身边,虽然觉得这样很煎熬,但是为了保存实力,也是没有办法的举动。

    小墨乐呵呵的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将自己的宝贝书卷收了起来,对着大家嘿嘿笑道:“我找到了准确的方位,如果沿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估计就能够抵达外面的世界了。”

    用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要离开了,小墨心里特别的高兴。

    傻蛋儿他们也轻松了不少,和小墨相隔四米的距离,便开始确定了方位。

    虽然傻蛋儿他们希望小墨只保持两米的距离便可,但是小墨害怕两米的距离也能够给大家带来麻烦,所以便一直固执的保持着四米或者五米的距离。

    按照小墨所言书卷上记载,大家需要朝着东方前进才能够离开这里。

    既然已经确定好了方位,那么大家也不再继续疑惑下去,索性就开始出发。

    日出东方。

    虽然在这里根本就见不到太阳或者感受到阳光照射在皮肤上的那种感觉,但是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一年四季都有着亘古不变的明亮。待在这里会让你不知不觉之间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的更多。

    木头觉得挺好奇的,“小墨姑娘你知道为什么这里能够有着亘古不变的光芒吗?!!”

    一个地下世界怎么可能一直都保持着亘古不变的光芒?!!如果说这里通体明亮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那么这里的光芒从来没有黑暗过,便让人觉得奇怪了。

    虽然身在此地。无法知晓究竟已经过去多少时间,但是从大家刚刚停顿下来时的困意,便能够知道从来到这里,大概已经过去一日的时间。

    小墨摇摇头。“外面的世界里难道与这里不相同吗?!!”

    虽然很向外外面的世界,但是小墨却从未见识过,更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

    小墨的回答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她真的从来没有离开过吗?!!

    “当然不想通过,外面的世界有光芒亮眼的白天,那就会有黑暗恐惧的黑夜,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你待在这无法体会的东西。”木头给小墨讲述着自己所见识到的外面世界。

    越是听木头说起,小墨越发的觉得自己更加向往外面的师姐,她双眸里闪烁着向往的光芒,“想不到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见识见识。”

    一路上都非常的平静,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各种危险场景出现,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虽说这条路行走起来比大家想象中的要顺利很多,但是前途茫茫始终见不到终点。最为重要的是,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如果要离开这里不是要往上前行吗?!!毕竟这里是地下世界,可是为什么现在大家却只觉得一直都在走平路?!!难道要想离开这里,还需要走过一段平坦的路?!!

    “大家原地歇息一会儿吧!!”

    大家已经一同步行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老李当机立断直接吩咐大家开始休息,以免太过消耗体力。

    老李这句话一处,大家便已经纷纷听从了老李的安排。

    原地休息,虽然这里的温度已经再没有当初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的炎热。但是长时间的步行前进,也让大家的身体感受到一个闷热。

    如果长时间这样不休息,还没有走出去,便已经累倒了或者中暑。

    ……

    “不知道书卷上是否有记载这条道路有多长?!!”老李开口问小墨,如果能够知道还有多长的时间就能够离开这里,那么如何合理的安排自己的体能也比较有利。

    但是老李没有得到他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只见小墨摇摇头,“书卷上只记载了方向,然后便没有了关于这条道路的任何信息。”

    小墨也很想要知道,但是没有办法。

    “书卷上那么文字地图什么的,怎么就只有这么一点点有关于这条道路的记载?!!”白添十分不解。觉得有些奇怪。

    小墨的书卷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特别的薄,而且大家也都看到过,上面文字密密麻麻还有一些有关于路线的图案。可是为什么好像从书卷上得到的线索是那么的少?!!

    “因为书卷上不仅仅是记载了离开的道路啊!!”小墨无奈的摊了摊手。

    竟然大家都不知道,书卷上怎么可能有详细记载如何离开呢!!只不过是有两页提起来了罢了。

    “还有其他的记载?!!”白添整个人都吃惊着,完全的意想不到。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两次的情绪突然好像变得不像是自己,恐怕白添会立刻到小墨的身边,然后仔细的观察书卷,虽然自己完全看不懂。这个消息不仅仅白添在震惊,就连傻蛋儿他们也全部都震惊着。谁能够想得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现在的摸样。

    “请问还有其他的什么记载呢?!!”大海突然好奇的主动开口问小墨。

    原来书卷上不仅仅有离开这里的道路记载,还有其他的记载,会不会有能够解释白添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的记载或者有关联的记载呢?!!

    大海一直想要解开这个谜底,眼看着离开这里是越来越有望,所以大海更加想要能够在离开之前解开这个谜团。

    就算白添会突然情绪爆发的特别严重,就算是因为小墨作为导体而引发的,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老李是看明白大海想要知道有关于这件事情的书卷记载,所以也好奇的问了起来,“是啊!!不知道书卷里是否有记载!!”

    可是小墨给予大家的答案依旧让人觉得失望。

    小墨摇摇头。“我明白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如果书卷上真的有记载,那么我肯定早就会知道白添会发生这种事情,也就能够避免。但是书卷上确确实实的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记载。”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小墨已经不知一次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自己所带来的书卷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载。

    小墨心里觉得这件事情的责任都要怪罪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平日里肯多多看看这里一直留在这里的书籍,或许就能够提早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

    白添无所谓的耸耸肩,“没关系的!!我除去失去了情绪失控后的记忆之外,又没有什么不好的。”

    大海表示着沉默,看来自己想要从书卷上找到答案,是已经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说这个时候的大海不会觉得沮丧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白添拍了拍大海的肩膀,说:“没关系的。没有办法解开这件事情的秘密,就不解开好了!!反正以后这件事情都不会再发生,知道了秘密也没有什么用处。”

    大海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

    休整之后,大家继续赶路。这条路不知道终点在什么地方。索性直到现在唯一让人兴奋的就是,大家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危险。

    “砰!!”

    白添原本走在大家的前面,但是突然他的额头传来了与什么东西相互碰撞之后的疼痛感。

    木头紧随其后,见到白添突然的停止脚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与白添一样传来了额头的碰触感,很疼痛。

    这种感觉非常真实。我们刚刚碰触到了什么东西。

    因为这两个人的先后停顿,大家都发现了不对劲儿,纷纷停顿了脚步,

    白添和木头一样两个人都分别的将自己的额头死死捂住,可是疼痛感却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消散。

    小墨因为一直走在大家的身后,所以不明白大家为什么突然就停止了前进。然后着急的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才是最无奈的,自己明明很担心,很想要上前去,但是却碍于这个原因只能够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着大家的回答。

    傻蛋儿见到白添和木头两个人都已经死死的捂住自己的额头。而且刚刚好像听到了两声清脆的声响,于是便问道:“你们两个人把额头捂住作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木头缓缓的将自己捂住额头的挪开,然后一脸苦相的看着大家,“我哪里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好像与什么东西相撞了,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挪开捂住额头的手,众人彻底的傻眼。只见此时此刻的木头,整个额头都红肿一片,鼓鼓的看起来挺严重的。

    木头都已经挪开了自己捂住额头的手,白添索性也直接放开。因为他最先撞击,所以额头的红肿掀起来更加的厉害。原本好好的两个人,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里便都变成了额头红肿。

    额头如此红肿,肯定是与什么东西发生了碰撞。傻蛋儿等人将视线投放在前方刚刚木头和白添撞击的地方。可是从肉眼所见,完全没有任何东西阻拦着大家前行的步伐。可是偏偏就这样的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阻拦,却发生了碰撞的事件,而且碰撞的严重性还非常厉害。

    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儿啊?!!

    木头和白添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刚刚究竟是与什么东西相互撞击了,竟然这么惨烈的差点破了头。

    两人也紧随其后的将视线投放过去,可是也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视线里没有任何的东西阻拦了自己前行的道路,可是偏偏就是因为这样还被碰撞道了。

    白添不能够理解了,然后大步就想要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不可能自己被无缘无故的撞击了。自己还不知道原因。

    砰!!

    白添刚刚跨开两小步,他的整个额头再次发生碰撞的声音。

    疼死了!!

    白添整个人都欲哭无泪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刚刚才步行了两小步而已。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

    白添转过身来面对大家,整张脸都变成苦瓜相。

    只见现在的白添整个额头就好像是被一块大面包给撑了起来,红肿着,有些地方还依稀能够见到小血丝。

    因为白添同学的亲自演练,所以傻蛋儿他们终于能够明白,恐怕刚刚白添之所以会被碰撞到,是因为那个地方存在着无颜色的物体。

    傻蛋儿拿着自己随身带着的药,分别给白添和木头擦拭。

    如果不是因为白添和木头走在最前方的位置,那么发生这种状况的人可能是自己。

    木头难过着一张脸,直摆手。说:“我以后再也不要走在最前面了!!在这样接二连三的碰撞下去,还没有离开这里,我就先被碰撞死!!”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以后一定要远离白添这位灾星,跟他靠太近果然都会变成像他那么倒霉。

    小墨因为自身原因,所以一直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你们没事儿吧?!!”

    大海直接代替白添和木头,回答小墨,“前面因该是有透明的东西阻拦了道路,所以才会发生这种状况。”

    “那该怎么办?!!”小墨一时间不知所措。

    完全都看不见的存在,那不是很容易就直接被撞,发生像刚刚木头和白添的状况吗?!!

    因为这透明到完全看不见的东西突然横空出世,大家暂时也不敢轻举妄动。害怕稍微不小心便再次发生碰撞的事情。

    谁知道除去宛如墙面的阻拦之外,还会不会有什么其他更加危险的存在。

    一瞬间大家仿佛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之中,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危险。一直都在觉得庆幸,因为这一路走来也没有发生太多能够阻拦住大家的危险事情,可是却没有想到唉大家心里了都比较高兴的时候,竟然就真的发生了这件事情。

    接下来大家该如何前行呢?!!

    这些看不见的危险谁也不知道究竟存在在何地。正是因为完全看不见,所以想要破除掉也非常难。

    白添和木头这两名伤员没有休息,顶着自己已经红肿不堪的额头,依然想要和大家一同商量办法。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方,或许还有不远的路程。便能够离开这里,大家是不可能因为这么一点点挫折,便轻言放弃。

    “你们有什么想法?!!”

    傻蛋儿沉默了一会儿,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够开口问大家,看看大家没有其他的什么办法。

    老李看着白添和木头两名伤员,然后问:“你们俩在与之碰撞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或者能够感觉到是什么东西与你们发生的碰触?!!”

    目前唯一与这完全看不见的阻拦物,亲密接触过的便唯有白添和木头两人。老李认为如果想要破除掉这个阻拦着大家的东西,那么就必须先要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话题的焦点突然转换到白添和木头身上,大家所有的视线也全部集中在白添和木头身上。这样也间接的证明了大家都同意老李的看法。

    老李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木头沉默着,因为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他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便已经与之碰撞上,然后瞬间便额头传来疼痛的感觉。

    “因为发生的太过意外,我真的没有太多的感受。”

    木头沉思之后,表示很无奈。因为他除了记得自己感觉到额头疼痛之外便只有惊慌知错,完全没有让他想象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老李所问的却完全没有记忆。

    木头也想要通过自己将这件事情解除掉,但是他也只能有心无力。

    现在木头已经表明了自己告诉不了大家老李的问题,所以大家现在只能够将希望寄托在白添身上。

    “第一次的感觉肯定跟木头差不多,但是我不是还有第二次的碰撞吗?!第二次的碰撞虽然说也满震惊的,但是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暖和的感觉。但是至于那是什么东西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能够确定那东西不是特别的硬。”

    白添告诉给了大家自己第二次碰触到的时候的感受,让大家想不通的是,白添竟然觉得那东西不是特别的硬。

    不是特别的硬,却能够撞击成现在额头红肿的效果。倒是有些意思。

    “看来这个办法是想不通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傻蛋儿只能够无奈的叹口气。

    白添的这些线索虽然说让大家能够全新的认识认识这看不见的东西,但是能够给大家俩开这里的方法却没有太多的用处。

    该怎么样才能够离开这里呢?!!

    老李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朝着刚刚白添和木头被碰撞的地方。因为看不见,视线内的场景与其他的地方完全相同,压根儿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住大家的东西。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必须要小心翼翼的。

    木头和白添虽然不知道老李要做什么,但是却也没有开口。害怕因为自己的突然开口,而让老李直接就给碰触到。

    正是因为有了木头和白添的教训,老李这一次缓慢前行,并没有什么直接便大摇大摆的走过去。而是先伸出自己的双手探路,希望能够发现它的存在。

    在老李前行四步的时候,老李的双手明显的感觉到了被什么东西给阻拦住。如同白添的感觉,有些温暖却又不像墙壁那么坚硬。

    见到老李停止住缓慢前行的脚步,大家知道老李此时此刻已经碰触到了无形的墙壁。

    “怎么样?能够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傻蛋儿因为害怕惊扰到老李。所以说话的声音很轻。

    老李摇摇头,“除去和白添的感觉一样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老李你稍微用力的推一推,看看能否发现点蛛丝马迹。”大海开口指挥老李。

    老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旋即便按照大海的话,用力推了推这看不见的墙。

    纹丝不动。没有任何被移动的感觉。

    老李却没有因此立即放弃掉,而是接着再用力的推了推,结果还是坚定不移。

    “傻蛋儿你看见了吗?!!!”

    在尝试了好几次之后,老李准备放弃了,这样浪费自己的体力,可是却纹丝不动。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无奈。

    可是在老李刚刚收手的时候,大海却开口问起了傻蛋儿来。

    傻蛋儿此时此刻正目瞪口呆的望着老李的前方,虽然看着已经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奇怪地方,但是却掩盖不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傻蛋儿回过神来,却依旧呆呆的点了点头。“好像画面一闪而过!!那的确十一堵墙,但是好像有一个地方有缺口。如果是真的,我们因该能够从缺口的位置离开。”

    “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听到傻蛋儿的描述,木头觉得很疑惑,自己刚刚明明也一直眼睛不眨的盯着看啊,为什么只有傻蛋儿和大海看见了,而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也什么都没有看到,哪里出现傻蛋儿你说的画面了?!”白添也没有看到。

    大海无语的看着白添和木头,说:“你们两个人虽然一直都在看,但是却没有特别的专心,自然是错过了。”

    “……”

    “……”

    就这么赤。裸。裸。的被大海给打击到了,白添和木头觉得很受伤。

    “你们别说木头和白添,连我自己都没有看到。”

    如果不是听到大海和傻蛋儿的对话,老李了也会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们想要按照刚刚所看到的空白洞穿越过去?!!可是在这堵阻拦我们大家的透明墙另外一侧,会不会有其他的危险,我们大家都根本不知道不是吗?!!”

    小墨虽然距离相隔与大家有好几米的距离,但是她却依然不忘记给出自己的质疑。

    “请问小墨姑娘有什么好办法?!!”

    既然小墨能够质疑,那么她会不会也有着好办法呢?!!傻蛋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口问道。

    “我也是因为刚刚见到忽然一闪而过的场景才想起来,在我家里的书籍内曾经有过一篇记载如何克服这种现象的方法!!只不过我没有实践过,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什么办法不妨先告诉给我们,有没有用需要试一试才知道!!”

    傻蛋儿心里难免的会有些激动,小墨既然说是书籍内记载的方法,那么就算是没有用,因该也不会伤害自己本身。

    “是啊!小墨姑娘你就别犹豫了!!”白添也赶紧催促道。

    现在大家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继续前行,总不能够一直被困在这里吧?!!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

    “我们都相信你的!!”木头见到小墨依然有些犹豫,所以又再一次的请求。

    小墨的办法因该要比大家的靠谱吧?!!所以还犹豫什么呢?!!

    “小墨姑娘有什么你就直接告诉给我们吧!!大家都非常期待着!!”老李也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佛系玄师的日常〕〔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武御万界〕〔诸天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