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五百九十七章 变动
    一路前行,却一直未曾发生,大家都顾虑重重的危险。

    见到一直都未曾发生任何的事情,白添开始觉得该不会是自己顾虑太多,压根儿就没有自己所担心的事情?!!

    “没有想到这一路都这么顺利,看来因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白添心里终于稍微放松,这一路上心里都在担心,害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墨裂开嘴,眯着眼睛,嘿嘿笑道,“当然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些事情啊!!白添你就别在担心了,那些都是多余的。”

    小墨自信满满的。

    木头也开始如此认为,毕竟行走了这么长的时间,连一点点的危险都没有发生过,所以自然也稍微放松了起来,“这一次白添你可能真的说对了!!”

    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被木头随便挖苦的人?

    白添直接送给木头一记白眼,并不插话。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需不需要加快脚步,早点立刻这里呢?!”小墨拍手叫好,因为心里一直念叨着想要快点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心里更加的着急起来。觉得大家现在前进的步伐实在是太慢了,按照这样的速度,要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呢?!!

    白添将视线投放在傻蛋儿和老李身上,就算自己想要加快步伐前进,但是也必须要看看傻蛋儿和老李的意思。毕竟傻蛋儿是大家的队长,一切的决定便因该有队长来最终裁决。而老李又是整个队伍里年纪最长的,经验丰富,有些时候需要听取他的意见。

    小墨见到白添不回答,反而是将视线投放在傻蛋儿和老李的身上,然后便疑惑的问道:“难道需要他们点头同意吗?!!”

    “傻蛋儿、老李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白添见到两人都不说话,于是便直接开口问道。

    傻蛋儿摇摇头,长叹一声,“我们就按照现在的速度前进。以免中途发生不可预测的事情。”

    傻蛋儿的心里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赶路,却一点危险都没有发生,便放松警惕的觉得大家就能够绝对的安全离开这里。

    如今大家还在小通道内行走,也尚还不知道需要行走多长的时间才能够离开这里。或者说进入下一个阶段。如果在小通道内发生什么危险,那大家丧命的几率将会非常大。

    作为大家的队长傻蛋儿不得不谨慎。

    “一直都没有发生危险,我看我们就是想得太多了。”白添想要加快步伐前进,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下世界,但是却被傻蛋儿否定,白添的心情自然有些不太好,说话也有些语气过重。

    “白添!!”老李呵斥道!!

    “难道我说的错了吗?!!我们可能就是因为来到了陌生的地方,然后便担心着。但是现在事实已经告诉我们,是我们担心的太多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危险。”白添觉得自己的想法才是正确的。

    小墨连连点头。“对啊!!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根本就没有见到这里有什么危险的。”

    虽然吧,我没有来到过这里,但是我想大概都是一样的,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发生。

    “傻蛋儿说的话。很有道理。你凭什么能够认为就绝对不会发生危险?如果真的发生了大家该怎么办?!!”老李见到白添这副态度,表情严肃的直接呵斥着他。

    “行行行,你们说什么都是对的。”白添心情不好的直接白眼相对,才想要继续和老李争持下去。

    大海一直都将大家的情况看在眼里,一直未曾开口,他在傻蛋儿身边瞧瞧的说了一句话,然后两人便停下了步伐。不再继续跟着大家前进。

    木头见到大海和傻蛋儿两个人突然停止了脚步,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看这两人,“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停下啊?!!”

    傻蛋儿站在原地,“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当着大家的面说吗?!!”

    “不是不能够当着大家的面说,只不过我现在只是怀疑,尚无法确定。所以不想给大家带来更多的烦恼。”大海表情严肃。

    看到大海表情如此严肃,想必一定是什么非常严重的事情。

    “什么事情你但说无妨!!”

    “难道傻蛋儿你没有发现刚刚白添说话的态度有些不对劲儿吗?!!”大海看了看已经停下脚步,在距离大家十几米的地方等待着自己二人中的白添。

    此时此刻的白添心情依旧不好,板着一张脸,简直就像是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傻蛋儿也随着大海的视线。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投放到此时此刻在队伍内的白添,然后有些略带不解的说:“白添有什么不对劲儿?!!大海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大海不会无缘无故的特意将自己叫住,然后跟自己说这些话。现在之所以会这样,恐怕真的是大海察觉到了什么。

    白添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好像他的脾气突然变得有些坏了!!

    这难道能够说明什么吗?!!

    “难道傻蛋儿就没有发现白添的脾气突然来了三百六十度的改变吗?!!什么时候见到过白添会用刚刚的态度和大家说话?!!”

    “也能够解释为他的心情不好。”傻蛋儿觉得就凭借着脾气上的稍微变化,似乎根本就不能够说明什么。

    “我倒是觉得,是我们所认为的危险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侵入了我们之间。但是这种危险却不是我们大家原本以为的会发生什么特别重大的时间,而是激发了大家心里的恶念。”大海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傻蛋儿,当务之急也唯有希望傻蛋儿能够相信自己所言。

    “如果真的如此,那为何我们大家会没事儿?!!”傻蛋儿依然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够解释。

    “我们都距离小墨姑娘相对有些距离,而白添却与小墨姑娘相隔较近,所以我认为小墨因该便是媒介,与她想接近的人,时间久了便会变成白添那样,而且情况可能更糟糕。”大海微微眯着眼睛。这件事情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

    如果不是刚刚白添开口表达自己的意思,恐怕到最后大家都不会发现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小墨姑娘看起来那么善良,不像是坏人。”大海所言,虽然傻蛋儿不能够全部相信。但是却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小墨姑娘看起来那么善良,难道真的如大海所言,她便是媒介?!!我们与她无冤无仇,她也没有要害我们的理由啊?!!

    “我没有否定小墨姑娘的善良,她的确挺天真烂漫的。但是你们也知道小墨姑娘并未离开过这里,而且在这里的生活之中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人,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靠近她太长时间,会导致别人丧失自我吧!!”

    “现在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解释这件事情,多多注意与防护。尽量的减少白添与小墨姑娘的接触吧!!”傻蛋儿最后也只能够做出这样的行动。

    毕竟现在大家根本就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证据,一切都还真是推测。但是傻蛋儿却觉得既然这件事情发生了,那么就不得不防护。

    ……

    大家发现傻蛋儿和大海脱离队伍,竟然停顿了下来,所以便纷纷停下脚步等待着二人归队。

    白添一脸恼意。不屑的瞧了一眼傻蛋儿和大海两个人,然后便阴阳怪气的说:“有什么秘密是大家都不能听的,竟然还要刻意的避开我们大家,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木头也开始觉得现在的白添,怎么哪里都觉得有些奇奇怪怪的,“白添你吃错药了吧?!傻蛋儿和大海有话要说,那就等他们说完了再继续前进嘛!!难道大海和傻蛋儿还会害我们不成?!!”

    木头觉得等一等也无所谓。大海和傻蛋儿之所以不愿意直接告诉给大家,恐怕有他们的顾虑或者原因。如果傻蛋儿和大海愿意告诉给大家,那么不用自己在这里抱怨什么,他们都会主动的告诉给大家的。

    白添依旧那副不满的样子,“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害你啊!!让我们这么龟速的前进,难道不是希望我们遇到危险吗?!!我看他们就是希望我们大家都遇到危险。再也无法回去,这样找到这里的功劳便全部都归功于他们了,然后他们就能够荣华富贵享受一生。”

    如果不是自己亲耳听见,亲眼看到这些话是从白添口中所出来的,木头简直无法相信。

    白添这是怎么了?!!竟然会从他的口中说出这些话?!!

    小墨姑娘的确与白添相隔的最近。小墨姑娘看着大海和傻蛋儿依然没有立刻结束谈话的准备,然后叹了口气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够谈完啊?!!”

    白添立即回答:“不用等他们,小墨姑娘我们快点走吧!!让他们在后面慢慢追赶我们吧。”

    说完,白添把带着小墨姑娘,竟然就真的踏步离开。虽然步伐不算太快,但是确实已经脱离了大家。

    木头傻眼了,没有想到白添竟然真的离开了,就这么抛下大家离开了?!!

    “老李你看!!!”木头实在是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白添了。

    就连木头也隐约之间发生了白添的反常,老李自然也不是傻子,“别管!!等傻蛋儿和大海过来再说。”

    白添的反常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大海和傻蛋儿停在那里谈话,莫非就是在谈论有关于白添的这件事情?!!

    还是等傻蛋儿和大海回来之后,大家再好好的商量商量吧。

    ……

    原本在谈论着如何预防白添和小墨姑娘再接触的这么近的办法时,傻蛋儿突然发现前方停顿下来等待着自己和大海的队伍之中,竟然少了白添和小墨姑娘两个人。

    不好!!白添和小墨姑娘竟然不见了!!

    那里还能够继续留在原地谈论这些啊,傻蛋儿和大海立即快步上前与老李、木头汇合。

    “白添和小墨姑娘呢?!!”傻蛋儿有些担心,如今白添的情况都已经这样了,如果再继续下去,谁都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说起白添来,木头便很生气,“白添那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小墨姑娘先行一步了,说什么让我们在后面追赶他们。”

    老李敏锐的发现了傻蛋儿所表现出来的一丝担心,旋即便问道:“你们是发现了什么吗?!!”

    事到如今,不管自己和大海的猜测是否真的属实。那也只能够预防着来。如果不告诉老李和木头,说不定他们就会成为下一位白添。所以傻蛋儿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白添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大海怀疑现在危险其实已经悄然降临我们大家的身边,只不过我们大家还没有察觉。而白添突然态度发生的一百八十度大改变,便是危险降临的提醒。”

    “危险降临跟白添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因为白添从刚刚开始便情绪有些不对劲儿吗?!!”

    木头觉得也就只有白添的情绪和态度突然变得不太一样了,难道这就是傻蛋儿口中的危险降临?!!

    傻蛋儿点点头,“而且之所以只有白添变成了现在这样,而我们大家都相安无事,恐怕原因就出在小墨姑娘的身上。”

    大海接着说:“我怀疑小墨姑娘其实就是导致这样情绪上的变化的媒介。之所以我们大家会没事儿,只因为我们大家与她相聚的距离有些远,而白添却与我们不同。”

    木头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你是说小墨姑娘要害我们?!!”

    木头觉得如果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墨姑娘,竟然是要害大家的人。那么还真的有些让人吃惊。

    小墨姑娘看起来那么善良,怎么看都觉得她不像是要伤害大家的人。

    “我们的都相信小墨姑娘其实根本不坏,只不过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在不经意之间害人吧!!”大海的情绪不太好,如果事情真的如同自己猜想的一样,那么又该如何摆脱小墨姑娘呢?!!

    这个问题现在在大海的心中,还没有办法给出准确的解决办法。

    小墨姑娘对大家不错,也没有做出任何要害大家的表现。而且还挺可怜的,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待在这个地下世界里,从未离开过。正是因为如此,大海更不想要伤害这么一位可爱的姑娘。

    傻蛋儿接着说:“所以一会儿再次与他们相遇的时候,大家尽量不要靠小墨姑娘太近,以免发生白添那种事情。”

    木头连连点头。现在傻蛋儿和大海都这么说,自己不害怕也不可能了。

    没有想到小墨姑娘竟然是导致白添情绪突然变化的这么巨大的罪魁祸首,这件事情小墨姑娘真的不知道吗?!!

    老李也点点头,没有想到大海和傻蛋儿的察觉比起自己还要谨慎严密的多,看来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几人在交谈之后。立刻便出发想要赶上白添和小墨姑娘两个人。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按照白添现在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大家却依然觉得不安。

    ……

    白添虽然先行一步,但是他一路上心情都特别的糟糕。

    “还说大家是一个队伍,既然大家是一个队伍里的人,为什么要瞒着大家开小灶谈话?!!真的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他傻蛋儿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啊?!!如果不是大家一致觉得当初是他救了我们,他何德何能能够成为我们的队长?!!老李也真是白痴,年纪一大把了,被一个小孩子给踩在头上,也不觉得难受。”

    一路前行,白添都在骂骂咧咧的,好像永无止尽似的。

    小墨姑娘开始还没有察觉的,觉得傻蛋儿只不过是心情不太好,所以随便说说气话,但是没有想到这一路上他都在骂骂咧咧,好像越说还越生气了。

    小墨姑娘非常不解,心里不经想道:“白添最开始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样的啊?!!他怎么了?!!怎么会情绪突然变得这么狂躁?!!”

    看着白添变成现在这样样子,小墨姑娘想要停下来,看卷内是否有所记载。

    “白添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好吗?我好累啊!!”

    刚刚还在骂骂咧咧的白添,情绪依然不太好,白了一眼小墨姑娘。然后便停顿下来,“真是够麻烦的!!!”

    自己竟然还被白添给训斥了一句话,让小墨姑娘更加吃惊。

    小墨姑娘席地而坐,还不理会地上是否干净。她坐在地上。将书卷拿出来,想要看卷内是否有记载白添这种突然情绪变动的情况。

    小墨姑娘可不想要一直看到白添就这么骂骂咧咧的,这样的白添,小墨姑娘非常不喜欢。

    在自己的仔细寻找之中,小墨姑娘始终未曾发现书卷内有所记载。

    白添原本就对小墨姑娘的突然感动疲惫要休息,不是特别的高兴。结果一等便是好几分钟的时间,白添的情绪更加的糟糕起来。

    一只手直接狠狠的抓住小墨姑娘手中的书卷,然后用力一扯,“有完没完啊!!破书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书卷年代久远,虽然保存完好但是也不比现在的纸张来的结实。所以经过白添刚刚那么用力的一扯,书卷直接便被车成了三四份儿。

    书卷上有记载如何离开这里的线路,当大家行走完这条小通道之后,还需要书卷来指引道路。而且书卷还不仅仅之所有线路,还有许许多多有关于这里的事情。这么宝贝的书卷竟然就这么被白添给毁掉。小墨姑娘彻底傻眼。

    “什么破书,这么容易就坏掉了。”白添还颇为不满,自己就这么轻轻的一扯,竟然就坏掉了。

    小墨姑娘眼泪婆娑,看着白添,愤怒的说道:“白添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够把书卷给损坏掉呢?!!难道你不想要离开这里了吗?!!现在书卷被你毁掉了,那我们大家都永远的留在这里好了!!”

    特别特别的愤怒。书卷是小墨姑娘一直的宝贝,是她唯一能够离开这里的法宝,没有想到现在还未曾离开,尚还不知道还有多少的路程要走,就已经被白添给毁掉。

    看着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书卷,小墨心里非常心疼。

    看见小墨如此难过于愤怒。白添竟然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都抵挡不住我的步伐,没有了书卷又能够怎么样?!!哭哭啼啼的,看起来真是够讨厌的。刚开始还想要带着你一切走,现在看着你这样子就觉得讨厌。你还是留在这里抱着你的书卷哭吧。”

    白添丢下这句话,便抛下小墨,自己独自一个人继续迈步。

    小墨现在的心情都因为自己的书卷被毁掉,所以特别的难过,视线也一直看着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书卷碎片,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的白添,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那双双眸竟然泛起了一丝幽绿色的光芒。

    小墨心里很伤心,嘴里喃喃念道:“这白添究竟是骨子里就这么坏,还是因为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为什么他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呢?!!”

    小墨不解,她没有回过头去找傻蛋儿他们,只是坐在地上慢慢的将书卷的碎片捡起来。

    书卷是小墨的宝贝,自己独自一个人待在地下世界的时候,自己只有靠着书卷才觉得生活还有希望。自己还有希望能够离开这里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可是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能够达成心愿了,却依旧还是被阻拦着。

    书卷被毁,是否意味着我永远都不能够离开这里呢?!!

    脑海里一想到这些,小墨心里就特别的难过。

    但是对于白添这位始作俑者,小墨虽然不恨,但是也难免会有讨厌的情绪。

    这个人毁掉了自己的书卷,竟然还抛下自己独自离开了,怎么能够不让人觉得讨厌呢!!甚至小墨觉得自己要是见到他,肯定想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傻蛋儿他们一路追赶过来时,却见到小墨一个人坐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大家都有些不解,白添不是和小墨一起走的吗?!!为什么现在却只有小墨独自一个人留在这里?!!

    大家踏步上前,但是碍于现在是否是因为小墨的关系才导致了白添变成现在这副摸样,还没有办法确定,所以大家也不敢太过靠近小墨。

    “小墨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里?!!白添人呢?!!”

    如果不是碍于傻蛋儿他们的警告,木头恐怕现在靠近小墨。现在他只能够距离小墨大概两米的位置便停顿下来。然后问道。

    小墨心里很难过,自己的书卷被毁掉,抬起头来见到傻蛋儿他们已经赶过来,但是小墨却没有开口说话。

    傻蛋儿见到小墨手中的书卷已经破碎。而且现在小墨整个人的脸上都显露着自己的难过。傻蛋儿大致便能够猜到小墨之所以会独自一个人留在这里的原因。

    “小墨姑娘你没事儿吧?!!”

    小墨摇摇头,“白添把我的书卷给毁掉了,我想我们恐怕是离开不了这里了。”

    小墨的心愿在即将可能实现的时候,竟然破碎掉,这种难过是任何的时候都无法比拟的。

    小墨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的书卷碎片,心里便更加涌现出一股难受。

    “书卷虽然已经变成碎片,但是不代表就不能够修补。我们先去找到白添,然后再将其修补,你看如何?!!”老李见到小墨如此难过,而且书卷也的确是大家离开的一种法宝。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够抛弃掉的。

    “真的吗?!!真的能够修补?!!”小墨的心里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

    “当然是真的,只要碎片齐全就一定能够办到的。”老李点点头。

    “该不会这书卷是白添撕毁的吧?!!”木头看到小墨因为书卷变成了碎片而难过,想必这毁坏书卷的人便只有白添了。

    木头忍不住的在心里埋怨了几句,还真是够希望惹麻烦的。感情你白添不希望离开这里了,竟然把唯一能够离开这里路线的地图都给撕毁掉。

    白添你可真够白痴的。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白添现在情况有些不对劲。恐怕自己现在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他的意思,木头早就快步去赶上白添,然后将他狠狠的揍一顿。

    如果大家都因为你白添的举动,而无法离开这里,那么整件事情就都只能够怪罪在你的身上了,看你恢复到属于自己的意识时会不会难过死。

    小墨点点头,“我也不知道白添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好像整个人都变了似的。”

    小墨对白添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感到很奇怪,但是却没有办法得出一个结果。

    “难道小墨姑娘不知道白添是怎么回事儿?!!”

    小墨的反应让傻蛋儿感到不解,难不成白添的突然变化根本就不是因为小墨姑娘而起?!!

    “我当然不知道!!我也正为白添的反应而感到奇怪呢!!”

    小墨觉得莫名其妙,好像自己必须要知道白添为什么会有这么突然的变化似的。

    小墨的不知情倒是稍微有些让傻蛋儿开始怀疑,是不是大家的想法都错误了,所以才会误解小墨。其实这件事情根本就跟小墨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现在还没有一个最具体的结论,所以傻蛋儿也不敢贸然做出决定,依旧保持着与小墨两米的距离。

    现在已经完全情绪变化的白添现在独自一个人,不知道还会不会发生其他的事情。所以傻蛋儿他们便没有继续在原地停留。小墨将书卷碎片收拾好之后,便正式启程准备去追上白添。

    ……

    温柔和桃李师姐一直都在傻蛋儿他们的身后不算特别远的距离慢慢行动,如果傻蛋儿他们是一名修士的话,就会比较轻易的反应她们的存在,可惜根本不是。

    正是因为温柔和桃李师姐都身为修士,所以她们俩才能够长距离听到傻蛋儿他们的谈话。

    “从现在来看,这位小墨姑娘果然不简单。”

    温柔若有所思,虽然大家现在的存在还没有被大家发现,但是温柔也渐渐的开始对这位小墨姑娘感到好奇。

    她会不会有察觉到我们的一刻呢?!!

    如果说在整支队伍内,谁更加有可能察觉到两人的存在,那么最先有可能的便是小墨。毕竟她的来历不是那么简单。

    “我倒是想要知道这位小墨姑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桃李师姐饶有兴致的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温柔和桃李师姐虽然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内,或者想要帮助傻蛋儿他们度过此难关,但是她们俩却一直都留在傻蛋儿他们的身后,为的就是在傻蛋儿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够及时出手。但是不可能一点点小事儿。就要自己出手,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成长。

    “我觉得我们才离开没有多长的时间,现在的傻蛋儿越来越有能耐了!!变成熟了不少,至少从他能够成为这些比他年纪长的队长。就已经足以证明了。”

    温柔觉得傻蛋儿成长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成长起来或许有一天能够脱离这个并不算太大的树林,到更宽广的世界里去瞧一瞧。

    “是啊!!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事情,傻蛋儿又准备如何面对!!”桃李师姐微笑着,也非常认同傻蛋儿现在的成长。

    不可能有谁一辈子都生活在象牙塔里,永远长不大,该学会面对、学会如此成熟的时候,就绝对因该要成熟起来,如此才能够更好的去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温柔和桃李师姐继续跟在傻蛋儿他们的身后,希望能够见证到傻蛋儿的成长。

    ……

    小墨觉得很诧异。虽然大家一起去追上白添的步伐,但是傻蛋儿他们却好像始终都不肯靠近自己。

    始终都在有意的保持着大概两米的距离,绝对不会超过。就算是真的稍微不小心超过了这个两米范围内,那么他们也绝对会第一时间内将距离再一次的拉开。

    刚开始的时候小墨还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了,可是越是往前行走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便越来越强悍。

    他们是在害怕我吗?!!!

    虽然现在还不能够确定,但是小墨却觉得心里很委屈。

    我那么好心的想要跟你们做朋友,还找出了我的书卷想要带你们离开这里。虽然我是有私心,希望借助你们也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要害你们的意思,为什么他们要害怕我?!!都要躲开我,好像我是瘟神似的。

    小墨想要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想是否是真实的。所以便突然停顿下来。

    傻蛋儿他们原本在小墨的身后,未曾料想到小墨竟然会突然停顿下来。木头稍微反应慢了点,所以直接跨过两米范围内,现在距离小墨不过一米的距离。

    看着自己与小墨的距离这么近,木头的脑海内想起来现在已经变得不再像是白添的白添,心里便顿时感到了害怕的味道。

    小墨的双眸注视着木头。她要看看接下来木头要准备如何去做。

    木头很尴尬啊,为什么小墨要一直看着我呢?!!别看着我啊?!!别看着我!!!

    大家一直没有直接对小墨质疑,是因为大家都相信小墨自己都不知道,而且现在还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白添这件事情真的就与小墨有关系。

    木头有什么好害怕的啊!!!人家小墨姑娘肯定不会害我们的。而且现在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与小墨姑娘有关系,还不太清楚呢,何必要这么做。

    木头心里在给自己催眠,希望自己能够勇敢点,迈开步伐朝前靠近点,让小墨不再那么觉得大家都有意的避开她。

    咬牙,鼓起勇气,木头迈开步伐,朝着小墨跨了过去。

    小墨心里扬起了快乐,看着木头勇敢的朝着自己跨步过来,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多想了。

    “看来真的是我多想了,他们哪里有害怕我,故意疏远啊的意思啊!!”

    小墨的心里美滋滋的,可是这种高兴却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

    木头刚刚迈开的步伐,却在单脚跨步到地面上的时候,木头突然猛地一收回,直接从刚刚两人的一米距离跨度到稍微安全点的两米距离。

    木头看着小墨突然阴沉下来的脸,嘿嘿的笑道:“男孩子不能够和女孩子靠的太近,嘿嘿!!”

    现在除去这个理由,木头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想出什么样的理由来。

    “小墨姑娘你突然停顿下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傻蛋儿不解为什么小墨会突然停顿下来。而且从刚刚停顿下来到现在少说也有一分钟的时间吧,可是小墨却从头到尾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我想歇歇,你们先去追白添吧!我稍后再来追赶你们。”

    小墨面无表情,看起来不悲不喜。

    “这不好吧?!!将小墨你一个姑娘留在这里。实在是不妥。”傻蛋儿觉得有些不妥。

    虽然大家对小墨并不太了解,但是让小墨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真的遇到什么事情该怎么办?!!而且记载着离开这里的书卷碎片还在小墨的手里,如果小墨一会儿迷路了或者其他的什么,那大家不是就被困在了这里吗?!!

    “放心吧,我没事儿的!!一会儿我就能够追上你们的。”

    小墨坚持着,绝对要自己单独的留在这里。

    木头可不想要继续耽搁时间在这里,谁知道白添那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情绪的人,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万一这出格的事情,偏偏就破坏掉了大家唯一离开这里的道路怎么办?!!想想看。大家就是晚了一会儿,白添便已经直接毁掉了书卷,也不知道待会儿在晚到,会不会毁坏掉其他的东西。

    “既然小墨姑娘想要在原地歇息,那就随她吧!!”木头建议道。

    傻蛋儿其实特别为难。真心觉得让一位姑娘留在这里有些不妥,但是也实属无奈。现在小墨不肯再继续前进了,大家也不可能因为小墨的原因,继续留在这里等候着她吧。

    所以最后,傻蛋儿还是艰难的决定,“行!!那小墨姑娘你自己小心点,我们找到白添之后就在原地等你。你被耽搁太长的时间。”

    小墨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傻蛋儿四人继续前行,留下小墨独自一个人留在原地。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小墨心里特别的难过,喃喃自语道:“你们既然这么害怕我,为什么又要说带着我一起出去玩耍呢?!!是不是就是因为我有离开这里的书卷?!!”

    小墨觉得甚是好笑。没有想到自己将他们当做朋友,可是别人却害怕自己到不敢靠近自己。

    “现在唯一能够记载离开这里的书卷都已经被你们的同伴毁掉了,那就只能够你们自己怪罪自己,怪不得我了。”

    小墨说完,便想要将书卷碎片毁掉。

    温柔在远处早就已经看到了这一幕。瞬间施展法术,一道璀璨夺目的光芒直接阻拦小墨的双手。

    “什么人?!!”

    小墨压根儿就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出手阻拦,而且使用的方法竟然如此独特。

    温柔和桃李师姐也不再需要继续隐瞒自己的行踪,方方的踏步而出,来到小墨的身后。

    小墨转身却见到温柔和桃李师姐这两位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她们能够及时出手阻拦我,难道一直都在我的身后?!!我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察觉到,真是奇怪了。

    “你为什么要将书卷碎片毁掉呢?!!书卷碎片毁掉了你不是就再也无法离开这里了吗?!!”温柔好奇的问道。

    “他们根本就不想要跟我做朋友,他们只不过是想要利用我离开这里,竟然这样,我索性就成全了他们。”

    小墨心里很愤怒,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交朋友,竟然便交到了只会利用自己的朋友。

    温柔早就已经料想到是这个原因,但是当这个原因从小墨这位看起来天真烂漫的女子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温柔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并没有想要利用你离开这里,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与你接触吗?!!我猜想你的书卷里因该会有些记载的,只不过恐怕你自己已经在潜意识内自觉地将之抹去。”

    温柔也是大概的猜想,具体是不是这样子,还需要看看接下来小墨的反应。

    “他们不是利用我?我自己因该知道他们为何害怕我的原因?!!”

    小墨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我自己就一定知道如此做的原因呢?!!

    “你们再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小墨坚持的认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样一意孤行,什么都刻意的去不记得。只会到最后害了傻蛋儿他们。你自己都没有将他们视为自己的朋友,又为什么要奢求他们将你当成是自己的朋友呢?!!”

    温柔摇摇头,也不再继续理会小墨,然后踏着步伐。继续追上傻蛋儿他们的踪迹。

    你自己不愿意去思考、面对这个问题,连你自己都在心里根本就不将他们当做是自己的朋友,他们为什么就要一定视你为朋友呢?!!

    温柔和桃李师姐的步伐消失的很快,根本就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小墨再次抬头想要看看这二人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她们两人的踪迹。

    我没有把他们当成是朋友?!!

    小墨竟然落泪了,她自己喃喃说道:“我只不过是想要离开这里罢了,没有想过要害任何一个人!!!白添这个样子,也是我无能为力的。”

    ……

    “我怎么觉得小墨姑娘奇奇怪怪的,无缘无故的她为什么要突然留在来啊?!!!”

    木头觉得简直不能够理解小墨的行为。不明白小墨要主动要求自己留在来,一会儿来追赶大家,难道真的有那么累吗?!!

    “可能是我们刻意与她保持距离的行为,被小墨姑娘察觉到了,心里觉得很不能够理解我们这样做的原因吧!!”

    傻蛋儿也只能够这样来解释小墨这样行为的原因。

    但是傻蛋儿也只能够说抱歉。虽然自己知道这样刻意的疏远,会让小墨心里很难过。但是傻蛋儿更加不可能让大家一起去冒险,谁知道会不会有一下位白添的诞生?!!

    现在一个情绪完全改变的白添便已经让大家更加的觉得太难办,要是再加上两外一个,恐怕大家就只能够哭了。

    “唉!!”木头也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叹气,“可能是因为我刚才的表现实在是让小墨姑娘难过了吧?!!等她平复了心情,估计就能够重新回到大家的队伍中来。”

    老李望了望前方。依然没有见到白添的身影,便不自觉的叹了叹气,“这白添的速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速了?!!我们加快步伐的赶路,竟然还没有追上他!!”

    从来没有发现白添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就算大家在路途中耽搁了不少的时间,但是也不至于怎么加快步伐都无法超越他吧?!!连身影都看不到。

    “那位我们继续加快步伐吧!!别一会儿找到白添的时候又晚了。他已经破坏了我们大家离开这里的道路。”傻蛋儿也赶紧催促着大家,不要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要将白添找到。

    “等把白添找到了,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木头这么想象着,因为如果不是白添这样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大家带来了麻烦。或许现在大家还好好的在继续前进,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担心。

    ……

    “温师妹你认为那位小墨姑娘还会继续毁掉已经变成碎片的书卷吗?!!”

    桃李师姐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谁知道这位小墨姑娘会不会压根儿就听不进去大家的话?!!

    温柔摇摇头,“因该不会的吧!!再说了,没有了书卷我们也有办法离开这里。”温柔却是自信满满。

    “恐怕这位小墨姑娘已经到待在这里太长久的时间,她恐怕连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都已经忘记了。”桃李师姐挺无奈的。

    面对小墨,桃李师姐其实是非常同情她的。

    明明就已经死去,偏偏却用这种方式活着。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竟然长久到她自己都忘记了自己是谁。

    当然桃李师姐和温柔也不知道小墨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是相比因该其来历也不简单,否则怎么会长久的居住在地下世界里,而且这里的布局如此巧妙。

    当然最为特别的还属小墨的身份,能够让小墨一直长久活在这里,那位帮助小墨的人恐怕不简单啊。

    温柔和桃李师姐倒是想要见识见识这位能人,但是却依旧无缘。

    “我倒是真的想要知道小墨的来历,想要知道她为何能够一直生活在这里。”

    桃李师姐一直都觉得这里能够让她叹为观止,这里的一切都那么让人觉得鬼斧神工。

    谁都没有想到,自己无意来到的地方,竟然能够带给大家这么多神奇。

    从一开始到现在,无时无刻不再演绎着这片土地的神秘。

    最为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们竟然完全不知道修仙。

    不知修炼为何物的地方,竟然存在这么多出现在仙魔大陆,恐怕会掀起一场空前争夺的事件。

    “或许我们会有缘知道呢?!!”温柔温和的笑着。

    这里的神奇因该不知这些,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

    温柔和桃李师姐都觉得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斗鱼之死亡主播〕〔乡村暧昧高手〕〔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高维穿梭者〕〔天价娇妻:撒旦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