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龙神诀〕〔恶魔之下〕〔幸孕甜婚:老公,〕〔大神别跑,哥罩你〕〔锦绣良田:山里汉〕〔带着联盟系统穿越〕〔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农家子的发家致富〕〔万古最强宗〕〔我的鬼差朋友〕〔抗日之草根英雄〕〔往往来来又半生〕〔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抠神〕〔人民币玩家系统〕〔网游之九转轮回〕〔埃拉索尔战记〕〔工科小生混大唐〕〔东晋之逆贼〕〔学园都市的替身使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五百九十章 泄露
    原本绿油油的树叶,慢慢的开始泛黄。

    傻蛋儿等人穿过开始泛黄的树林,慢慢继续前行。

    “镇长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未曾留下,该不会是我们找错了方向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但是却依然连一点的线索都没有找到,老李不经怀疑是否是大家的方向找错了。

    因为老李的揣测,傻蛋儿他们再次停止前进的步伐。木头有些傻眼,“方向不会真的搞错了吧?!!围绕在小镇周围的树林面积太广,而且事情已经过去快要两天的时间,再想要找到点儿什么蛛丝马迹因该太难了。”

    对于直到现在大家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傻蛋儿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如果按照自己的推测,木清风因该曾经来到过这里,可是现在还真的不敢确定了。

    “我也不敢完全的确定。”

    白添错愕的说:“不会吧?!那我们现在还是否继续?!!”

    如果方向真的寻找错误,那么继续前行无疑只会将距离拉开的更大,但是如果不继续前进,也很难保证这个方向不是正确的。

    “我个人认为还是按照现在的方向继续寻找吧!!直到现在没有出现任何的蛛丝马迹,也不能够代表这个方向就是完全错误的。”大海冷静的说出自己的意见。

    老李点头,非常认同,“大海说的对,至少现在还没有办法证明这个方向就是错误的,那我们便继续去寻找。”

    “既然大家都认同,那我们便继续前行。”傻蛋儿也和老李一样,认为大海说的意见非常有道理。现在没有找到丝毫蛛丝马迹,但是真的不能够代表这个方向就是完全错误的。

    大家刚刚准备继续出发,还没有来得及迈开步伐,大家便全部愣在原地。

    “清风哥?!!”

    傻蛋儿首先反应过来,但是却依然不敢相信。

    只见此时。木清风正从泛黄的树林内踏步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内。

    老李紧随其后,呆滞的面孔瞬间舒展,首先老李也有些不相信,“镇长?!!”

    木清风见到傻蛋儿他们也同时出现在树林内。不免有些好奇,心里想道:“傻蛋儿他们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来找我的?!!”

    木清风上前走到大家跟前,微笑道:“傻蛋儿你们怎么都来了?!”

    白添错愕的看着木清风,“真的是镇长!!!”

    刚刚还在谈论是否寻找的方向有误,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关于木清风的蛛丝马迹,却未曾料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见到木清风平安归来。

    “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木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都消失了快要两天的人,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了?!!

    “见到我就有那么夸张吗?!!”木清风对他们大家见到自己的表情,实在是无法理解。

    如果是来这里找我的,那见到我平安无事儿因该高兴。怎么会是这副表情?!!

    傻蛋儿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清风哥你别介意!!大家一直都在担心你的安全,找了很久,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能够这么突然的见到你。”

    的确挺突然的,一直以来自己的自责与担心。竟然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傻蛋儿的心里终于不用再保存着那么的自责。

    太好了太好了!!没有找到有关于清风哥的下落,竟然直接将他找到了!!

    傻蛋儿的心里愉悦着。

    因为老李年长,所以也很快便从一直以来的震惊之中苏醒过来,他随之也笑道:“我们听说镇长和傻蛋儿分别之后便一直未归,心里甚感担心。能够见到镇长你平安无事儿,我们也就能够放心了!!”

    木清风微笑,倒是完全不介意他们刚刚那般错愕的摸样。“谢谢大家的关心!!因为我的缘故一定让大家担心了!!抱歉!!”

    木头连忙摆手,“不会不会!!我们关心镇长,那是必须的!嘿嘿!!”

    白添也微笑了起来,刚刚的错愕已经完全的消散掉,“镇长平安归来,简直就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这件事情。小镇可有被传开?!!”

    能够见到傻蛋儿他们一行人前来树林内寻找自己,这便说明他们已经知道自己不见了快要两天的事情,木清风担心这件事情会传播在小镇之中,然后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渐渐步入平和状态的小镇。再次掀起轩然大波,木清风是觉得不想要看到的。

    老李迅速、恭敬的回答道:“这件事情是清晨镇长府内的人员告诉给我们的,所以并没有被传播出去。”

    木清风点头,心里这才稍微有些放松,“没有被传播出去便好。”

    如果因为我自己造成了小镇的混乱,真的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清风哥你这么长时间都在调查,是否有发现什么线索?!!”傻蛋儿好奇的问了起来。

    能够让木清风在树林内待上将近两天的时间,恐怕其中必定哟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木清风的视线。否则木清风怎么可能会不顾及小镇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发生混乱呢。

    但是木清风的回答却让大家瞬间失望。

    木清风摇摇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只不过在树林内偶尔会有几处如同这里相同的树叶泛黄的现象。”

    “树叶泛黄?!!”傻蛋儿凝眉。

    “想不到树叶泛黄竟然已经不止是一处。”老李也未曾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如果真的按照自己等人刚才不就的所猜想,那么事情将真的难以去想象。

    “你们是否觉得树叶泛黄另有其他原因?!!”木清风一眼便看穿大家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所给出的表情,所以他能够肯定大家是因为树叶泛黄的怪异现象便开始怀疑起来。

    “镇长果然料事如神!!这些树叶儿原本在这个季节因该是绿油油的颜色,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片泛黄的树叶儿呢。这其中肯定另有玄机。”大海沉着的说道。

    “是啊!!!在不该泛黄的季节里树叶儿这么大规模的泛黄,肯定是隐藏着什么秘密!!”木头连连点头,非常认同自己的这个观点。

    树林内的树叶都是绿油油的,突然多出来一块地方树叶已经开始出现泛黄,而且其实还不止这一处地方如此。那么肯定是另有原因。

    木清风含笑着摇头,说道:“你们的想法并不是毫无道理,但是恐怕真的要让你们失望了。其实树林内出现这些泛黄树林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好几年前。这些树叶每当这个季节的时候,便会开始泛黄树叶儿,所以大家根本不用为此感到担忧。”

    “原来清风哥你早就知道这里的树叶儿开始泛黄了?!!”傻蛋儿完全没有想到。难道自己等人在这里寻找了半天,都是白忙活了?!!

    “我最先发现的便是这片区域,至于因为这件事情所发现的新的区域,才是现在才发现的。虽然现在还找不出任何树叶而泛黄的原因,但是它绝对不会给小镇带来危机,所以大家可以完全的相信它。”木清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木清风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早前就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在自己见到这一片截然相反的场景时。也断然会感到奇怪。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们多心了。”老李点点头,心里的大石头也总算是放下。

    如此也好,能够证明这片另类的树叶泛黄不会对整个小镇带来任何的麻烦,便已经非常好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因该是你们出发去被焚毁区域调查廖无失踪事件的日子。真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你们的行程。”木清风感到非常抱歉。

    在这里长久逗留的时候,木清风并没有过多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在他现在遇到他们的时候,木清风突然意识到了,今天因该是傻蛋儿他们出发去被焚毁区域的时间。

    傻蛋儿微笑着,“是啊!!既然已经确定清风哥你平安无事儿,那我们也要快点赶路才行了。”

    他们没有赶路去被焚毁区域的原因。就是因为想要找到木清风的踪迹。因为木清风是小镇的镇长,如果连小镇的镇长都消失不见了踪迹,那么小镇的百姓们心里会如何的不安?!!到那个时候就算自己等人找到了有关于廖无失踪的蛛丝马迹,也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然而现在已经确定了木清风的平安,傻蛋儿也决定要立刻出发,前往被焚毁区域。已经被耽搁了太长的时间。不能够再继续被耽搁了。

    傻蛋儿正准备和老李他们离开树林,赶路去被焚毁区域,却被木清风直接叫住,“现在都什么时间了,现在跟我返回小镇休息一夜。明早再赶路吧!!”

    “可是……”傻蛋儿有些犹豫。

    我们已经耽搁了太长的时间,如果再去被焚毁区域时间晚些,不知道还能否找到有关于廖无的蛛丝马迹。

    “没有可是!我是镇长听我的!!就算你们在被焚毁区域内没有找到线索,我也不会责怪你们的。”

    如今的被焚毁区域就连木清风自己也完全琢磨不透,而且白添和大海两人会被倒挂在大树树梢上这件事情,也让木清风想不到原因。所以纵使你们真的在被焚毁区域找不到线索,也真的不会怪罪你们的。

    傻蛋儿还没有做出决定,老李便已经果断的说:“那就谢谢镇长的好意。”

    ……

    木清风他们还在返回小镇的途中,却完全不知道现在整个小镇已经完全因为他而变得人心惶惶。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就在傻蛋儿他们选择了暂时不去被焚毁区域,而去树林内寻找木清风踪迹的时候。木清风离奇消失两天的事情,竟然在小镇内迅速传播出去。

    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小镇,再一次的陷入了恐慌之中。

    木清风虽然年纪轻轻,也是不久前才接任成为小镇的镇长,但是不要小看他在小镇百姓们心中的重要位置。当木清风离奇失踪的事情传播开来,整个小镇都震荡了。

    “天啊!!难道是有大灾祸要降临小镇了吗?!!现在竟然连小木镇长都失踪了!!”

    “不可能不可能!!小木镇长怎么会失踪了呢?!!”

    “我们小镇的守护神都失踪了,我们还能够有什么保障!!”

    “最近小镇周围发生了这么多离奇的事情。再加上现在小木镇长都突然离奇失踪了,看来的确是小镇要发生巨大的危险,难道要沦为木质村落第二吗?!!”

    ……

    整个小镇内的百姓们都人心惶惶,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不已。

    木清风没有离奇失踪之前。大家都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有木清风在,那么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是现在,他们不敢相信,在没有木清风的保护之下,他们的日子还能够过得比以前更好。

    也在木清风离失踪的事情传播在小镇不久,紧随其后在木清风失踪之前曾经傻蛋儿去找过他的事情,也迅速被传播开来。一时间,整个小镇内的百姓们都开始在自己得到的线索之下,揣测了起来。

    “小木镇长失踪之前。傻蛋儿去找过小木镇长,肯定小木镇长的失踪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对!!难不成是傻蛋儿将小木镇长骗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这个傻蛋儿平日里看起来到是不错,可是谁曾经想到过他竟然能够做出这种事情!!”

    “太过分了!傻蛋儿该不会是想要自己成为镇长,所以才将小木镇长骗走。小木镇长对他那么好,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

    小镇百姓们的愤怒全部都投放在傻蛋儿的身上。大家都一致认为木清风的突然离奇失踪肯定跟傻蛋儿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正是因为如此,瞬间大家便将所有的愤怒投放到傻蛋儿的身上。

    王草草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眼眶通红。她站在镇口对着众小镇百姓们,说:“是傻蛋儿害得我木哥哥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小镇百姓们,我们要替我们的镇长讨回公道!!”

    再加上这个时候傻蛋儿也找不到踪迹,所以大家更加的认为这件事情必定跟傻蛋儿有关。

    在自己家中的傻蛋儿爷爷。正在为小镇内传播的沸沸扬扬的木清风突然失踪的事情担心不已。却未曾想到这个时候有几名关系比较好的邻居,快步的跑来自己家中。

    傻蛋儿爷爷站了起来,见到大家都慌慌张张的,便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是小木镇长遇害了?!!”

    邻居连忙摆手,着急的说:“大家平日里都是邻居,我们也都非常了解傻蛋儿的个性。现在整个小镇内都在谣传小木镇长的失踪是你家傻蛋儿一手策划的阴谋。傻蛋儿他爷爷啊你还是感觉离开小镇,避避风头吧!!恐怕马上王家那姑娘就要带着小镇的百姓们,来找你算账了!!”

    傻蛋儿爷爷完全就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还能够演变成现在的摸样。

    小木镇长的失踪是傻蛋儿一手策划的阴谋?!!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怎么可能嘛!!!”傻蛋儿爷爷完全不相信,自己的孙子自己还会不了解吗?!!

    好心邻居连忙说。“我也不相信啊!!可是现在小木镇长离奇失踪了,就连傻蛋儿都不见了踪迹,大家这样推测,我们也没有办法去解释什么。傻蛋儿他爷爷你就快点抓紧时间吧!!我要先回去了,不然一会儿被他们碰见,我们全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邻居好心过来将事情告诉给傻蛋儿爷爷,但是因为害怕因此会被牵连到,所以说完之后便赶紧的离去,以免被小镇的其他百姓们见到自己在给傻蛋儿家通风报信。

    傻蛋儿爷爷并没有按照邻居的好心建议离开小镇。

    “我不能够现在离开小镇,傻蛋儿一定是被大家冤枉的,如果我现在离开,这污名便就真的成真了!!”

    傻蛋儿爷爷坚决的不离开小镇,他也没有找家里等待着大家来兴师问罪,反倒是直接踏步夺门而出。

    不等你们来找我兴师问罪,我先来找你们为我家傻蛋儿澄清事实。

    傻蛋儿怎么可能会害小木镇长?!!他一直都将小木镇长当做是自己的偶像。是自己学习的榜样。如此,怎么还可能会害他。

    究竟是谁故意在污蔑我家傻蛋儿呢?!!

    傻蛋儿爷爷一路愁眉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路朝着小镇百姓现在聚集的镇口赶路过去。

    ……

    王草草此时此刻正在悲愤的煽动着小镇百姓们,“大家随我去傻蛋儿家。讨回公道!!还我们镇长!!”

    原本就处于恐慌与悲愤之中的小镇百姓们,经过王草草简单的煽动便已经完全的相信。

    “驱赶傻蛋儿!!还我们小木镇长!!”

    “驱赶傻蛋儿!!还我们小木镇长!!”

    “驱赶傻蛋儿!!还我们小木镇长!!”

    “驱赶傻蛋儿!!还我们小木镇长!!”

    ……

    小镇百姓浩浩荡荡的准备前往傻蛋儿家,却在刚刚踏出自己脚步的时候,已经见到傻蛋儿爷爷的出现。

    王草草见到傻蛋儿爷爷的到来,手指着傻蛋儿爷爷,怒声道:“快把你孙子交出来!!以为将木哥哥骗失踪了,他就能够成为小镇的镇长了吗?!!痴心妄想!!”

    傻蛋儿爷爷特别的气氛,竟然在这个时候王草草还想着要带着大家来找自己孙子的麻烦。难道你就不想要去找找看你木哥哥的踪迹?!!

    “我家傻蛋儿一直视小木镇长为自己的偶像,试问他又怎么会害他?!!肯定是有什么好事儿之人,故意在此挑拨离间!!”

    王草草愤怒的说:“视我木哥哥为偶像?!!我看他是一直想要坐上我木哥哥的位置吧?!!”

    “王草草你不派人去寻小木镇长的踪迹。到挑拨大家来找我家傻蛋儿麻烦,究竟是何居心?!!”傻蛋儿爷爷也怒了。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在这个时候,王草草还有心思来找傻蛋儿的麻烦。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在意小木镇长吗?!!

    “木哥哥都失踪了,还能够找得到吗?!我王草草是他的未婚妻,现在镇长之位由我暂时代理。必须要先将罪魁祸首傻蛋儿抓住!!”

    “好一个镇长之位由草妹你暂代!!!”

    王草草的话音刚落。便在吵杂的环境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对于这声音,小镇百姓们再熟悉不过。

    小木镇长?!!竟然是小木镇长的声音!!

    一直陷入痛失木清风的悲愤之中,在这个时候能够听到再听到木清风的声音,对于大家来说简直就是一见太兴奋的事情。

    大家都齐刷刷的将视线朝着身后看过去,只见木清风出奇的板着一张脸,在他身后傻蛋儿等人赫然而立。

    傻蛋儿完全没有想到大家归来之时,竟然会发生如此的事情。太让傻蛋儿意想不到。

    傻蛋儿见到自己爷爷,旋即便立刻脱离木清风这里,朝着傻蛋儿爷爷快步而去。

    “爷爷您受委屈了!!”

    刚刚自己爷爷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傻蛋儿都看在眼里。眼眶中眼泪迅速哗啦啦的流落而下。

    都怪自己!!都是我的缘故,才会让爷爷这么为我担心。

    傻蛋儿爷爷能够教案到自己孙儿平安无事儿的归来,也就完全的满足了。他笑道:“都这么大了,还当着整个小镇百姓们的面,就别在流泪了!!让别人笑话!!”

    “小木镇长您没事儿吧?!!”

    “小木镇长我们都在为您担心!!能够见到您没事儿,平安归来真的是太好了!!”

    ……

    刚刚还沉寂的大家,突然之间爆发出了难得的愉悦。能够见到木清风平安无事儿。大家都非常非常的高兴。

    木清风对着大家说:“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只不过带着傻蛋儿他们外出巡查,确保整个小镇的百姓们都能够生活在完全的环境下。却没有想到因为我事先没有将这件事情公告给大家,让有心之人借题发挥,才让大家受惊了!!”

    大家听见木清风的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污蔑了傻蛋儿。

    “原来傻蛋儿是清白的!!都怪我们,竟然误会了傻蛋儿!!”

    “就是啊!!这都怪我们!!”

    小镇的百姓到也不是那种明知道自己犯错误了。还打死都不承认的人。在发现自己错误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便跟傻蛋儿说抱歉。

    “傻蛋儿你别怪我们大家,我们也是因为担心小木镇长,所以才冤枉了你!!”

    “是啊!!傻蛋儿你可别跟我们计较。我们大家还等着你给我们大家带来更多的线索呢!!不要忘记你还是调查廖无失踪这件事情的负责人呢。”

    傻蛋儿自然也并非记仇之人,傻蛋儿面带笑容,对大家说:“我傻蛋儿都明白,大家都是因为担心清风哥,所以才会这样怪罪我傻蛋儿的!!所以我并不怪罪大家!!大家请放心,廖无失踪的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将事情调查的水落石出。”

    王草草整个人都非常的尴尬,朝着木清风踏步而来,“能够见到木哥哥你平安归来,草草真的是太开心了!!”

    可是木清风对待王草草的态度却再也不像从前。木清风板着一张脸,说:“我还以为你会特别的不高兴,心里念着为什么我不死在外面,这样草妹你就能够成为小镇的镇长了!!”

    如果不是自己亲耳听到,亲眼所见。木清风简直不能够相信,刚刚那些咄咄逼人的话竟然会是从自己一直觉得甚是可爱、有些大小姐脾气的草妹口中说出来的话。

    见到木清风对待自己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王草草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让木清风失望了,所以她赶紧的解释道:“难道木哥哥都不能够理解草草这样做的原因吗?!!草草哪里是想要成为镇长,草草这全部都是担心你的安全。”

    “不要再继续说这些假话来骗我!!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去,不然别怪我治你蛊惑人心、煽风点火的罪名!!”

    “木哥哥……”王草草眼眶内眼里开始打转。她心里极为委屈的想要落泪。

    “离开!!”木清风的带着一丝咆哮的味道。

    王草草再也不敢继续说完,连忙的转身离去。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已经再也无法忍住,滴落而下。

    木哥哥你为何就是不能够明白草草呢?!!草草之所以会那样做不也是因为担心你吗?!!我以为如果能够找到傻蛋儿,就能够找到你,这样你就能够安全。

    木清风看着王草草离去的背影,心在痛。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王草草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不稳定小镇百姓们那已经不安的心,反倒是带头煽风点火。

    失望之极!!

    ……

    因为木清风突然失踪的事情,所以引发的小镇百姓不安已经完全的告一段落。

    木清风返回镇长府内,处理这两天来的各种事务。

    小镇百姓们则是各回各家,各忙各的。生活轨迹将要重新恢复正常。

    傻蛋儿他们也纷纷告别,各自回到自己家中。

    刚刚回到自己家院子内,傻蛋儿一脸抱歉的对着傻蛋儿爷爷,说:“真的是非常抱歉,爷爷让您为孙儿我担心了!!”

    傻蛋儿爷爷能够见到自己孙儿平安的归来,已经是非常非常高兴的事情,他微笑着,摇头说:“能够见到你平安无事儿的归来,爷爷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这件事情怎么能够怪罪于你呢!!”

    “王草草没有让您受委屈吧?!!”

    想起王草草的咄咄逼人,傻蛋儿心里便非常非常的愤怒。

    从来王草草和自己的关系就不好,在这件事情上她针对自己也就罢了,可是为何还要牵连到我爷爷呢?!!

    傻蛋儿爷爷依旧笑容挂在脸上,“没有没有!!没有让我受委屈!!”

    “爷爷没有受委屈就好!!”

    既然自己爷爷都已经否认了,那么傻蛋儿也不好继续追究下去。

    现在王草草因为这件事情肯定与清风哥的关系也再也回不到从前,这就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你给爷爷讲讲,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说今天你们要出发去被焚毁区域吗?怎么现在又在家里了?!!”

    傻蛋儿爷爷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像是木清风刚刚说的那么简单,所以现在周围也没有别人,傻蛋儿爷爷便询问了起来。

    傻蛋儿坐在自己家院子内的长椅上。细细说道:“其实吧这些谣言也有一部分是真实的。的确是因为我去找清风哥,告诉他在小镇周围树林内的奇怪现象所以才有了清风哥两天都没有归来。我们大家是因为清晨的时候得知清风哥已经快要两天未曾归来,所以才暂时不去被焚毁区域,而去找清风哥。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是没有隐瞒着。索性没有照成大的危害。”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你再去被焚毁区域了?!!”

    “当然不是!原本我打算在找到清风哥之后便立刻启程去被焚毁区域的,可是清风哥再三挽留,让我们明日再行出发,所以我们大家才跟着回来了。也索性是我们大家都跟着回来了,才能够给我一个清白!!”

    早就料到如果木清风突然不见踪迹这件事情被曝光的话,自己肯定会因为自己主动找木清风的事情,而被牵连其中。但是让傻蛋儿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竟然真的被吧曝光了。

    消息究竟是如何泄露的呢?!!

    傻蛋儿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王草草今天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也让傻蛋儿觉得好奇,难道忘草草就真的不在乎清风哥的安全吗?!!竟然在这件事情的背景之下,还想着要如何的来处理我。而非立刻派人去需找清风哥。

    ……

    因为今天的事情,木清风的情绪完全被影响。他面无表情的回到镇长府内,当即下达命令。

    彻查!!

    对!!木清风要将这件事情彻查到底。

    木清风独自一个人坐在亭子内,微风拂过,点点花香传来。但是却没有一点点让他的心情好转。

    这件事情究竟是谁泄露出去的?!!泄露出去的目的又为何?!!

    还有今天草妹的情绪、做法似乎都有些奇怪,与从前认识的她完全有些判若两人。

    难道草妹的事情与这件事情被泄露出去有关系吗?!!

    木清风觉得从未有过的压力。

    没有想到自己的突然消失两天,竟然会发现这么多的事情。

    这些事情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

    ……

    王草草几乎是一路哭着回家的,伤心欲绝也不过如此。

    “会不会从现在开始,木哥哥便再也不会理会我了呢?!!”

    一想到会有这个可能性,王草草的心里更加的难过了起来。眼泪更加哗啦啦的流下。

    王草草刚刚这样哭着回到家里,王大嫂便直接过来,疑惑的问道:“草草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娘!!木哥哥再也不会理会我了!!”王草草直接扑在王大嫂的怀里,哭泣了起来。

    “木清风他平安无事儿的回来了?!!”

    王大嫂一脸错愕,心里念道:“想不到木清风竟然如此命大,还能够活着回来!!”

    “娘!!您交给女儿的办法根本就没有用。还因为这样木哥哥再也不会理会我了。您可一定要替女儿想想办法,不要让木哥哥一辈子不理我!!”王草草抬着头,望着自己娘亲,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好好!!娘一定会帮助你的!!你木哥哥绝对不会不理会你的!!”

    王大嫂赶紧安慰起王草草。

    ……

    王大嫂将王草草安慰到屋内休息之后,便直接跨步进入自己的房间内。

    屋内一名黑袍中年男子。正在屋内独自下棋。

    “怎么了?!!”黑袍中年男子根本就没有将视线投放到,刚刚进屋的王大嫂。

    “木清风命大,竟然没有被迷路香给迷住,反倒是回来责备了咱们宝贝女儿!你刚刚没有瞧见咱们宝贝女儿刚刚哭的,让我都心痛了!!”

    王大嫂倒是没有在意男子没有抬头看自己,反倒是直接踏步而去,走到中年黑袍男子的身边坐下。

    “他不可能永远都这么好运的!!你就放心吧!!咱们宝贝女儿今天因为他所流的眼泪,他日定当要他木清风双倍奉还!!”中年男子依旧独自下棋。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到时候又让木清风给好运降临了!!”

    “为夫办事儿难道你还不放心?!!”中年男子终于抬起头来注视着王大嫂。他虽然并不英俊,目光内却带着浓厚的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总裁的独家绯闻女〕〔萌妻入怀:首长隐〕〔君少心头宝,夫人〕〔超能小农夫〕〔酋长压力大〕〔文坛救世主〕〔水浒大寨主〕〔重生之我是神君〕〔衰神成长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