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五百七十四章 惊喜
    阿兵媳妇儿将矛头直指木清风,虽然让小镇不少百姓都对此唏嘘不已,但是却依然无法撼动木清风在小镇的地位。

    没有证据!!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胡乱的指控。

    王草草被阿兵媳妇儿的话气得火冒三丈,此时她双手叉腰,正欲继续和阿兵媳妇儿理论。却未曾料想到,在眼下的时刻镇长府一直紧闭的大门突然“咯吱”一声。

    木清风从镇长府内踏步而出,王草草见到木清风出现,刚刚还火冒三丈的心情立刻缓和了不少。

    王草草上前两步到木清风的身边,眼眶微红,极为委屈的说:“木哥哥你看和叼妇,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辱骂你!破坏你的名声!!实属可恶至极!!”

    阿兵媳妇儿见到木清风出现之后,心中的悲愤更加膨胀。她目光带着愤恨,直视木清风,咬牙切齿的说:“木清风你个伪君子,我夫君定是被你所害!!”

    听见阿兵媳妇儿的愤愤言语,王草草刚刚还极为委屈的表情立刻就要化作满腔愤怒,她正欲上前与阿兵媳妇儿好好理论一番,却未曾想料到竟然被木清风出手阻拦住。

    如果此时换做他人阻拦,王草草恐怕早就大发雷霆,可是面对木清风,王草草却只能够一脸错愕与不解。

    “木哥哥!!你没有听到这叼妇是如何当众诽谤你的吗?!!你怎么还阻拦我去跟她理论呢?!!”王草草十分不解。

    面对木清风的出手阻拦,阿兵媳妇儿却是嘲讽一声,“假仁假义!!”

    “你!!”王草草发怒,右手手指直接指着阿并媳妇,另一只手却是被木清风给用力拉住,这才免去双方的又一次唇枪舌战。

    “草妹!你别再继续闹下去了!!”

    木清风见到王草草情绪这么激动下去也不是办法,旋即便说声劝说。

    被别人给当众诽谤了,却到现在还在替别人说话,王草草实在是无法理解。她说:“木哥哥你为什么要替她说话啊?!!你这样做,她也不会领情的。”

    木清风没有直接回答王草草的问题,反倒是的对着阿兵媳妇儿的一脸愤怒,温和的说:“阿兵的事情。我也觉得非常的遗憾。但是昨晚他的确未曾前来找过我,我们根本就没有见面。”

    “撒谎!!”阿兵媳妇儿心中早就已经认定事实,单单凭借着木清风此时此刻一人之言,根本就无法让阿兵媳妇儿心里就此将这件事情了去。

    ……

    阿兵这件事情的突如其来让大家都非常意外,更加让小镇百姓们意外的竟然是阿兵媳妇儿竟然将矛头直指木清风镇长。虽然大家都很相信木清风的为人,相信他肯定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难免也会因此有些流言蜚语在小镇内谣传。

    阿兵媳妇儿也并未在镇长府外闹事太长的时间,跟木清风争辩一会儿之后她也就自觉的离开了镇长府外。

    此时,镇长府外就只剩下木清风和王草草两人。

    王草草一脸愤愤不平,还在为刚才阿兵媳妇儿当着大家的面出言诽谤木清风的事情感到生气。

    王草草竟然会出现替自己说话。而且还险些跟阿兵媳妇儿较劲儿这件事情倒是有些出乎了木清风的意料之外。

    木清风见到王草草现在依然一脸愤愤,于是便开口说:“草妹你还在为这件事情生气吗?!!我这位被别人当众诽谤的主角都不生气了,你就别再继续生气了!”

    “木!哥!哥!”王草草一脸生气的瞪着木清风,一字一句的叫住木清风。

    “在!”

    “我就是特别的不明白,木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纵容阿兵他媳妇儿这样当着大家的面诽谤你呢?!!她说的那些话多难听啊。你让小镇的百姓们如何去想啊?!!”王草草现在整个人都特别的不能够理解为什么,木清风会如此纵容阿兵的媳妇儿这样诽谤自己。

    “我这不是在纵容阿兵他媳妇儿。你也知道阿兵的事情,他媳妇儿现在伤心过度所以将矛头直指我也是正常的,等她心情平复之后就一定不会再这样认为。再说小镇的百姓们也不见得都有相信阿兵媳妇儿的话不是吗?!!”

    “可是这样被诽谤,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一些牵连不是吗?!!”在王草草的心里就是不能够见到有人当众诽谤木清风,这是她绝对不能够允许的事情。

    “这件事情你就别在继续纠结下去!!我自有打算。”

    ……

    自从阿兵去世之后,原本发现无脸男子的地方也再也没有人把守。事情过去的第五天。傻蛋儿一心想要找到事情的真相。故此,他再也一次的来到了发现无脸男子的地方。

    四周空无一人,根本就不像当初来到这里时的摸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傻蛋儿非常疑惑,“奇怪了!!前几天和阿兵大哥来到这里想要调查的时候,还有人把守在这里。现在怎么就没有了?!!”

    “傻蛋儿!!”

    也为了无脸事件来调查的温柔和桃李师姐,未曾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次与傻蛋儿相逢。虽然她们是不因该直接叫住傻蛋儿的,但是温柔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无脸的事情,那么就必须要依靠傻蛋儿的帮助才可以,所以她才出现在傻蛋儿的面前。

    傻蛋儿整个人都被惊呆住!!原本这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会来到这里。鸦雀无声的环境内突然听到有人再叫自己,难免不会有所震惊。

    傻蛋儿觉得自己因该是在产生幻觉了,从当初发现无脸男子的地方踏步而出来的人,竟然会是温姐姐和桃李姐姐?!!这简直就太神奇了!!

    不过我真的好想念温姐姐她们!!

    对!!我因该是产生幻觉了!!

    看着傻蛋儿的摸样,。温柔笑道:“这不是幻觉,你是真的见到我们了!!”

    傻蛋儿面色一惊:“不会吧?!!温姐姐你们不是离开了吗?!!”

    明明亲眼看见温姐姐她们离开的,而且也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为什么现在还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温姐姐她们因为太过想念我们,所以又回来看望我和爷爷?!!

    傻蛋儿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非常有可能的。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傻蛋儿能够在分开之后,再见到温柔和桃李师姐。他的心里都非常的高兴。

    当温柔和桃李师姐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傻蛋儿才能够确定自己不是产生了幻觉,还来不及去思考其他的事情,傻蛋儿便已经笑得何不拢嘴巴。“温姐姐、桃李姐姐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磨磨妹妹呢?!!”

    傻蛋儿张望了一下,却没有见到小磨磨的身影,心里顿时还是有些微微的失望。

    “原来在傻蛋儿的心里最惦记的人还是只有你的磨磨妹妹,看来我们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温柔故作生气,说着便准备拉着桃李师姐离开。

    傻蛋儿很尴尬,连忙着急的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温姐姐、桃李姐姐你们就别生我气了!!我这还不是因为许久未见你们,甚至想念,然后就胡乱说话了。”

    看着傻蛋儿一脸尴尬,手舞足蹈的在跟自己解释。温柔乐了,“行了行了,你不在镇长府内做事儿,怎么独自一人跑来了这里?!!”

    虽然在这里见到傻蛋儿并不稀奇,毕竟这里是发现无脸男子的地方。傻蛋儿身为镇长府内的人,跟随着来到这里也属于正常。但是令温柔非常好奇的则是,傻蛋儿现在竟然是独自前来这里。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对了!!温姐姐、桃李姐姐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从突然见到温柔和桃李师姐之中的惊喜之中回过神来,傻蛋儿突然意识到,温柔和桃李师姐的突然出现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明明她们已经离开了不是吗?!!为什么又突然的出现在了这里?!!

    “我们偶然之间听说了在这里发现了无脸男子的事情,因为有些担心所有就返回来查探。”温柔点了点头。她也只能够暂时这样说,总不能直接告诉傻蛋儿,我就是怀疑你最最最崇敬的木清风,所以才一直未曾离开,而是暗地里调查他吧。

    “既然你们都回来了,不如就跟我回家去!!爷爷见到你们回来肯定会非常高兴的。”傻蛋儿立刻邀请温柔她们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内做客。

    一直未曾开口的桃李师姐。摆手拒绝道:“如果我们有打算回去的话,早就已经回去了,何必等到现在!!”

    温柔点点头,然后嘱咐着,说:“傻蛋儿你可一定要保证。今天在这里见到我们的事情,一定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木清风在内,明白吗?!”

    傻蛋儿点头,应道:“明白!!你们就放心吧!!”

    “现在换你回答我们刚刚的问题了?!!”温柔问道。

    虽然大家只是相处了一段较为短暂的时间,但是温柔仍然相信傻蛋儿不会是那种无缘无故没事儿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的人。所以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或许是发生了什么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

    “你们离开之后小镇发生了什么多事情,我想有些你们也已经有所耳闻!!但是阿兵大哥突然辞世这件事情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傻蛋儿目光微微有些暗沉,每每提起这件事情来,他的心里便不是滋味儿。

    “阿兵辞世?!!”温柔和桃李师姐都非常震惊。

    的确,这件事情她们是真的还来不及听说到。没有想到自己才离开没有多长的时间,怎么阿兵就突然辞世了?!!

    温柔急忙关心的问道:“阿兵他该不会是在被焚毁区域不小心遇到大火突然燃起了吧?!!真是的!也不知道木清风究竟在做什么,都这么长的时间了,竟然连一个被焚毁区域的事情都还没有查清楚。”温柔对此感到非常愤怒。

    虽然认为阿兵的日子极为短暂,而且大家相处的日子也非常非常的少,但是阿兵这个人的为人处事,却让人觉得甚好。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突然辞世了呢?!!

    温柔和桃李师姐心中都同时感到一股惋惜的感情。

    的确未曾想到竟然听到了阿兵辞世的消息,太过震撼了!!

    “啊并大哥不是在被焚毁区域辞世的!!”傻蛋儿的一双双眸黯淡了下去。

    “不是因为被焚毁区域?!!”就连桃李师姐听到之后,也瞬间被震惊住。

    不是因为被焚毁区域。那是因为什么事情突然辞世的?!!难不成还是因为那些修士?!!

    桃李师姐脑海内突然蹦跶出这种想法,然后桃李师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说:“是因为最近小镇经常发现御剑飞行的人吗?!!是因为他们,阿兵才辞世的吗?!!”

    傻蛋儿又摇摇头。说:“阿兵大哥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自我了断,但是我始终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傻蛋儿此时神情略显黯淡。

    从傻蛋儿口中得知这件事情,让温柔和桃李师姐都非常的不解。她们所认识的阿兵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听到傻蛋儿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自己,温柔拧着眉头,说:“这么说你来这里是想要调查出有关于无脸男子的事情?!!”

    傻蛋儿点头,非常坚定的说:“对!!阿兵大哥生前就希望能够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虽然现在他不在了,但是我仍然想要将这件事情完成。”

    “你也不用再来这里调查,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一点有用的线索!!”温柔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和桃李师姐从木质村落来到这里,目的不正是为了调查无脸男子的事情吗?!!可是此地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线索。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傻蛋儿坚定的说。

    “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会想办法联系你的。但是你需要记住。见到我们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给任何一个人,包括你爷爷,明白了吗?!!”

    温柔千叮咛万嘱咐,就害怕傻蛋儿一会儿就忘记了自己的嘱咐,将遇到自己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

    ……

    回到木质村落。温柔和桃李师姐将在发现无脸男子的山坳内遇见傻蛋儿,从而得知的消息告诉给帝凤。

    帝凤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想不到才离开如此短暂的时间,阿兵竟然就遇到如此的事情。”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跟木清风恐怕有极大的关系!!而且从傻蛋儿的话中可以看得出来,木清风因该与无脸男子的事情也有着关系。”温柔说。

    “如果阿兵的事情与木清风有关,那就说明他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与木清风有关系。如果事情真的如我们所猜想,那么傻蛋儿可能就会有危险!”帝凤拧着眉头。压根儿未曾想到自己等人这才离开几日的时间,竟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小磨磨在一旁玩耍,忽然听到帝凤口中在说傻蛋儿可能会有危险,于是立即的来到大家身边,神情紧张的说:“傻蛋儿哥哥有危险?!!我们要不要回去救他?!!”

    两位小家伙的感情甚好,竟然这么关心傻蛋儿的安全。

    温柔苦笑不得。说:“磨磨你可以放心,你傻蛋儿哥哥不会有危险的!!”

    “真的吗?!!”小磨磨再次确认道。

    “当然!”

    得到了温柔的肯定回答之后,小磨磨这才放心的继续去一边玩耍去。

    温柔见到小磨磨对傻蛋儿的关心,然后脑海内瞬间想起了今日突然在那样突然的环境下再见面时,傻蛋儿对小磨磨的关心。便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桃李师姐回答,说:“我们已经让傻蛋儿不要再继续明目张胆的调查这件事情,相信因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

    随着时间的流逝,阿兵的事情在小镇内引起的少数个别的讨论,已经渐渐的消散掉。反倒是阿兵的媳妇儿每天都会准时的出现在镇长府外,大声的指着木清风的所为。而其间,王草草这位木清风守卫者,也对此与阿兵媳妇儿发生了好几次的冲突。

    一大早,傻蛋儿已经休息了好几天。终究是不可能再继续这样休息下去。

    傻蛋儿刚刚踏步离开家门,傻蛋儿爷爷便追了出来,“万事儿要小心,不该你去过问的事情。你就别去过问,千万不要惹到什么是非。”

    自从阿兵的事情发生之后,傻蛋儿爷爷便不由的开始为自己的孙子傻蛋儿担心起来。

    对于阿兵,傻蛋儿爷爷也算是认识,虽然不是特别的熟悉,但是对他的为人也算是有所了解。

    在傻蛋儿爷爷的心里,阿兵因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情会想不开的人,但是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傻蛋儿爷爷也不好去评断。至于会不会像阿兵媳妇儿口中那样直指木清风,傻蛋儿爷爷便更加不想去细想。

    面对爷爷的嘱咐。傻蛋儿微笑回答道:“爷爷您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按照您的嘱咐办事儿的!!”

    得到了傻蛋儿的保证之后,傻蛋儿爷爷的心才稍微放心下来,点点头,说:“行啦,你就快去镇长府吧!!”

    ……

    看着傻蛋儿离开的背影。傻蛋儿爷爷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希望你能够按照你说的来做,千万不要惹到自己不该惹到的。”

    对于阿兵媳妇儿口中直指木清风的这件事情,傻蛋儿爷爷心里也拿捏不准确。

    也不知道阿兵媳妇儿口中的话是否属实,如果属实的话,该不会阿兵的事情真的就与小木镇长有关系吧?!!

    越是如此想,傻蛋儿爷爷的心里越是害怕。

    ……

    “木清风伪君子!!木清风伪君子!!!”

    阿兵媳妇儿早早的就已经站在了镇长府外。大声的叫嚣起来。自从阿兵出事儿之后的这几天,阿兵媳妇儿整个人都变得憔悴不堪,但是她依然坚持到镇长府外大声的叫嚣。

    傻蛋儿虽然听大家提起过阿兵媳妇儿的这种行为,但是却从未想过今天会亲眼见到。

    只见在镇长府外的空地上,一身素服的阿兵媳妇儿站在空地上,大声的叫嚣着。虽然根本就无人理会。甚至有些从她身边经过的小镇百姓还会不由自主的摇摇头,但是阿兵媳妇儿依然丝毫不放弃。

    傻蛋儿见到这样的场景心里瞬间难过起来,快步上前来到阿兵媳妇儿身边,说:“嫂子你保重,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身体给累垮了!!你这样。阿兵大哥如果见到了,心里肯定会非常难过的。”

    都已经好几天,没有人理会自己。在小镇的百姓们眼中,自己就是十足的疯子,自己失去了丈夫,就站在镇长府外不依不饶的诽谤起木清风小木镇长来了。

    大家的嘲笑,大家的不理解,阿兵媳妇儿已经渐渐的明白,也无所谓了。

    谁知道今天竟然会有人来到自己身边,还说了些安慰的话。

    阿兵媳妇儿将视线投放到傻蛋儿身上,虽然不曾认识傻蛋儿,但是也见到过眼前的人跟自己的夫君同路过。阿兵媳妇儿面无表情,说:“我只是想要为我的夫君讨回公道。”

    “嫂子你听我一句劝,还是回去吧!!”

    “……”

    阿兵媳妇儿没有再继续与傻蛋儿谈论下去,傻蛋儿最后也只能够无奈的踏步进入到镇长府内。

    刚刚踏步进入镇长府内,傻蛋儿便见到了木清风的身影。只见他此时此刻正站在距离镇长府大门不远的地方,负手而立。

    “清风哥你怎么站在这里?!!”

    看样子,木清风站在这里也并非偶然的行为。傻蛋儿猜测木清风的行为是因为镇长府外的阿兵媳妇儿。

    此时,依旧能够听到镇长府外,阿并媳妇儿的不满叫嚣声。

    木清风面色不改,说:“你也看到了,阿兵他媳妇儿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有些为难。”

    “她也是因为阿兵大哥的突然离世,一时接受不了罢了。清风哥你别太介意。”

    阿兵媳妇儿这样不停的叫嚣声,不管这件事情是否真的与木清风有关,都会对木清风有一些或多或少的影响。自从无脸男子事件发生之后,傻蛋儿对于木清风曾经的那种无条件的崇拜感突然之间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傻蛋儿似乎已经渐渐的脱离开了这种曾经视木清风为自己绝对偶像。

    在见到木清风的时候。傻蛋儿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将人在这个时候怀疑了木清风这位自己视作偶像的男子。

    阿兵大哥的事情真的如同大嫂口中所言的一样吗?!!真的会与清风哥有关系吗?!!

    清风哥你知道吗?我突然觉得你越来越变得陌生。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你,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是我错了。

    “是啊!!阿兵的事情或许对她的打击太大了!!所以她才会将这些事情无缘无故的加注在我的身上。”木清风无奈的叹了口气。

    “清风哥你真的在当晚没有见到过阿兵大哥吗?!!”傻蛋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将这句话说出口。当他自己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毕竟这句话已经说出口了。

    “傻蛋儿这是在怀疑我吗?!!”木清风突然微微的,眯起眼睛。

    傻蛋儿的这句话同样让木清风微微感受到震惊。傻蛋儿一直以来都将自己视作为他的偶像,这几件事情木清风心里非常明白。自己的话什么时候傻蛋儿会有所质疑?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傻蛋儿却发出了自己的质疑。

    “没、当然没有!!我怎么会执意清风哥呢!!刚刚只不过是胡乱说说罢了,清风哥你可别介意!!”傻蛋儿连忙解释道。

    木清风倒是好像真的没有怎介意傻蛋儿刚刚的话,他说:“没事儿!!我不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

    “清风哥,对于无脸男子的事情,有进展了吗?!!”傻蛋儿还是非常关心这件事情,更何况现在还不仅仅是自己在关心着这件事情。还有温姐姐她们。

    “这件事情能够有什么进展!!只不过是一位外乡人途径这里的时候,发生了危险罢了。”木清风直截了当的将这件事情画了上了句话。

    “……”

    看着木清风离开的背影,傻蛋儿觉得面对无脸男子这件事情的时候,木清风的表现总是不希望有人再继续追查下去。

    莫非这无脸男子的事情真的与清风有关系?!!

    脑海内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让傻蛋儿整个人都被震惊了一下。

    我怎么能够去怀疑清风哥呢?!!不行不行。

    ……

    原本阿兵媳妇儿每天都会在镇长府外大声的数落木清风的不是。但是最近两天却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

    当傻蛋儿早早的来到镇长府外的空地时,发现根本就不见了阿兵媳妇儿的身影,这才意识到已经好几日未曾再见到阿兵媳妇儿出现在空地内。

    两人短短相逢仅此一面罢了,便再也未曾见过。

    傻蛋儿心中对阿兵媳妇儿的安危甚是担忧,还来不及进入到镇长府内便又直接踏步离开,前往阿兵家。

    如果不能够确定阿兵媳妇儿现在的安危,恐怕傻蛋儿今天是整天都会为这件事情担心着。

    ……

    阿兵家并不算富裕。和傻蛋儿家有些相似。因为阿兵媳妇儿这些日子每天都会到镇长府外的空地上高声斥责木清风,所有渐渐的便开始,小镇内的百姓们不再来到阿兵家。

    傻蛋儿见到阿兵家的萧条,没有犹豫的便踏步进入。

    阿兵年迈的母亲,早就因为阿兵的事情瞬间苍老了好几岁,看上去整个人都极为的憔悴不堪。见到傻蛋儿的到来。有些是有些诧异。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会有人来家里。

    阿兵年迈的母亲站了起来,对着傻蛋儿,说:“你找错地方了吧?!!”

    阿兵年迈的母亲根本就没有见过傻蛋儿,所以更加不会认识傻蛋儿。最开始的时候脑海内还会觉得是来自己家看望自己的儿子阿兵的。可是想想因该不会是。

    现在的小镇里还有谁敢轻易的接近我们家?!!肯定是走错的吧!!

    傻蛋儿见到阿兵年迈的母亲,心里瞬间难过起来,他说:“这里是阿兵大哥的家吗?!!”

    阿兵年迈的母亲首先是愣了愣,然后说:“对!!这里是阿兵的家,你是?!!“

    “我叫傻蛋儿。”

    虽然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小镇,但是因为阿兵年迈的母亲很少出门,所以对傻蛋儿这种小辈根本就不熟悉。

    “原来是傻蛋儿啊!!我倒是听阿兵偶然间提起过你。惭愧啊!!大家都住在一个镇上。我竟然都不认识你。”阿兵年迈的母亲略显尴尬。

    “请问嫂子在吗?!!”

    傻蛋儿已经好些天,没有见到阿兵媳妇儿出现在镇长府外的空地,所以对她的安危甚至有些担心,害怕她会出事儿。

    “她最近生病了。在屋里呢!!”提起自己的媳妇儿,阿兵年迈的母亲更加是难过起来,不由的又是叹了口气。

    傻蛋儿伸出手,将自己身上带的不多的钱全部交到阿兵年迈母亲的手里,他说:“这些钱不多,也算是我的一个小小的心意吧!!”

    “这……这怎么能够行呢!!”阿兵年迈的母亲连忙想要推脱,哪里能够收下别人的钱财。

    “没关系的,平日里阿兵大哥对我照顾有加,现在我只是给了这点小钱罢了,如果不将这些收下。我的心里只会更加的难过。”

    阿兵年迈的母亲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将傻蛋儿给的钱收下。

    ……

    确定了阿兵媳妇儿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傻蛋儿便告辞离开,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是落地。

    阿兵年迈的母亲拿着傻蛋儿刚刚给的不多的钱进屋内。

    屋内,光线并不是很好。阿兵媳妇儿一脸憔悴的躺在床上,听见脚步声,便虚弱的说:“娘,刚刚是谁来?!!”

    阿兵年迈的母亲踏步走到自己媳妇儿的跟前,然后说:“刚刚一位叫傻蛋儿的人来咱们家里看望,还留下了一些钱。我看他也是一位乖巧的孩子,看来跟咱们家阿兵的关系还不错。在这种时刻。人家还不计较我们家现在的处境来探望我们。”

    因为阿兵媳妇儿在镇长府外的闹腾之后,现在谁还敢来接近阿兵家?!!就连他们家的亲戚都已经完全是避而远之,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年轻人不顾这些所谓的眼光,来到家里看望。

    阿兵年迈的母亲叹了口气。

    阿兵媳妇儿听到来者竟然是傻蛋儿,心里也微微有些震惊。旋即她有欣慰的笑了笑,“以前夫君还总是提起过这位傻蛋儿来。没有想到这位傻蛋儿竟然还能够在这个时候不计较我们家现在在小镇内的处境。”

    “你啊!!等病好了以后,就不要再继续到镇长府外说那些了。我们毕竟没有十足的证据,再说这里是小镇,而木清风可是小镇的镇长,就算谁愿意相信我们。但是又有胆去相信我们吗?!!”阿兵年迈的母亲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叹气,一说到这件事情,年迈的她又再一次的眼泪婆娑。

    “媳妇儿明白!!”

    ……

    回到家的傻蛋儿将自己今天去阿兵家里探望的事情告诉给了傻蛋儿爷爷。

    傻蛋儿爷爷赞许道:“傻蛋儿你做的对!!不能够因为阿兵他媳妇儿在镇长府外说过小木镇长的事情,就对别人远离。如果以后他们家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就多多帮助着点儿。”

    傻蛋儿点点头,“放心吧!!现在大嫂已经生病,我看就是伤心过度的原因,有时间我会再去看望的。真希望阿兵大哥能够保佑他们一家,能够顺利的从这一次的悲痛中彻底的走出来。”

    “时间是治疗一切的良药,相信时间久了,慢慢的这种伤痛也就会慢慢的淡化。不过小木镇长没有因为阿兵他媳妇儿这几日的种种行为而生气,倒是非常难得的。”

    “清风哥越是这样,我反倒是越觉得阿兵大嫂的话有些真实的可能性存在。”傻蛋儿也没有过多的去思量,直接将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告诉给自己爷爷。

    “这些话你跟爷爷我说说倒是无妨,可千万不要在外面随便说。”傻蛋儿爷爷急忙的叮嘱傻蛋儿。

    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十足的证据能够证明,如果自己胡乱猜疑而被传了出去,恐怕到最后受到伤害的人,唯有自己而已。

    傻蛋儿爷爷心里对傻蛋儿更加是担心起来。

    不过,这件事情真的有可能与小木镇长有关系吗?!!就连傻蛋儿爷爷的心里也不能够确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奴婢知错:战神王〕〔斗鱼之死亡主播〕〔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乡村暧昧高手〕〔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重生心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