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五百七十二章 诡秘事件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小镇的上空越来越多出现御剑飞行的人。

    越是如此,小镇的百姓们心里便越是害怕!!不清楚这些人的来历和目的,更加不明白这些外来者,为什么能够御剑飞行。外来者的行为完全的超出了小镇百姓们的认知。

    镇长府大门口,现在每天都会云集不少小镇百姓。他们都希望能够从木清风这里得到一些线索。

    此时,镇长府大门紧闭。门外却依旧云集着大概二十多名的小镇百姓,他们全部神色焦急,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

    “小木镇长都已经探查这件事情这么长的时间,为何依旧没有线索?!!”

    “这些人也不知道什么来历,这样每天都在上空出现,虽然短暂,但是也让大家人心惶惶。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啊!!”

    “大家也理解理解小木镇长,现在小镇周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小木镇长一个人一时间也无法将事情查探清楚,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

    大家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各持己见。但每一个人都在为这件事情而感到无限的担忧。

    “咯吱!!”

    镇长府大门突然打开。一袭白衣的木清风在傻蛋儿和阿兵的陪同下,一并踏步出镇长府内。

    大家刚刚还在交谈、议论的声音立刻停止,大家快步上前。

    “我知道大家都在为这件事情担心着!!”

    还没有等待小镇百姓们开口说话,木清风便已经率先开口。

    “我们也明白小木镇长你的难处。”一名小镇百姓幽幽开口。

    因为这名百姓开口说话,大家随之也纷纷点头。再多的议论、再多的怀疑,其实大家在心里都明白木清风身为镇长的难处。在这段时间内小镇内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木清风的压力肯定也非同小可。

    “谢谢大家能够理解我的为难处!!但是我木清风在此可以像大家保证,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便势要保护整个小镇百姓不受当任何伤害!!”

    虽然目前为止,那些经常出现在小镇上空的御剑飞行人员没有多大家造成任何的生命财产伤害,但是却不得不让木清风警觉起来。这些人的来历、为何能够御剑飞行等等问题。都让木清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木清风,竟然在这段时间内接二连三的面对完全脱离自己掌握的事情。这种压力可想而知。

    现在不能够确定有任何的危险,可是不代表就能够完全的放心的生活下去。不管如何这些人的出现。确确实实的已经渐渐的开始影响到小镇百姓们的生活。

    “小木镇长我们相信你!!”一名小镇百姓率先大声喊道,随后大家全部也都跟随着说道。

    看着大家能够理解自己,木清风也算是欣慰。

    “虽然现在还没有出现任何的事情,但是大家在事情还没有查得水落石出之前,还是尽量不要单独出行。”

    有些问题不得不让人防备,虽然这话可能会引起大家的恐慌,但是木清风为了更好的保全大家的生命安全,还是将话说出口。

    谁知道,并没有发生如同想象中的事情。大家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感到恐慌,反倒是全部点头同意。这一点倒是出乎了木清风的预料之外。

    所有小镇百姓们对木清风的信任,让他们相信木清风的所言。

    这段时间内小镇周围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诡异的事件,有哪一件事情没有受到木清风的重视。这些大家都有目共睹,在大家的眼里,木清风这位新任镇长可谓景尽职尽责。

    “小木镇长今后有什么需要我们大家帮忙的事情。尽管开口,别跟我们大家客气!!”

    在小镇百姓之中一名年纪略长的男子开口说道。

    因为略长男子的话,其他的小镇百姓们也纷纷点头,说:“是的是的!小木镇长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尽管吩咐便可!!小镇的事情也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情!!”

    木清风终于扬起了嘴角,展现出他平日里的一贯的温和笑容,“多谢大家!!”

    人潮散去之后。傻蛋儿一直站在木清风的身旁,早就已经被木清风这种被所有小镇百姓爱戴的表现给深深折服。心里无限的佩服感油然而生。

    “清风哥你真棒!!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

    傻蛋儿望着木清风,不由自主的便下定决心。

    这不愧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够表现出一股浑然天成的信服感。以后我一定要向清风哥多多学习。

    被大家所喜爱,对此木清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此时此刻傻蛋儿突然的夸赞。木清风只是一笑而过。

    在木清风身边,另另外一位阿兵虽然没有像傻蛋儿那样夸张,但心里也确实佩服木清风的为人处事。

    阿兵笑道:“目前为止大家的情绪只是被暂时的稳定,不知道镇长对此可还有其他的想法吗?!!”

    如果长此以往,恐怕大家的心态也不可能再像现在这般良好。所以阿兵从从始至终都还是非常的担心。那些利用神秘的御剑飞行方式来到这里的人,究竟有何目的?!!这些问题一日不调查清楚,恐怕危机便一日不得已解决掉。

    “这些日子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云集此地,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实在是让人有谐疑他们的目的。阿兵你带几位可靠点的人,去调查这件事情!!看看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木清风突然变得很严肃,立刻吩咐着阿兵。

    阿兵整个人立刻严肃并且认真的回答道:“是!!”

    虽然傻蛋儿并非很明白木清风和阿并话中的意思,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上来看,便能够知道这件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傻蛋儿在心里念叨着:“看清风哥的表情,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傻蛋儿!!”

    “啊?!!”

    傻蛋儿整个人还沉思在自己的思绪内,哪里想得到木清风会突然叫自己。稍有有些惊慌,傻蛋儿呆呆的望着木清风,等待着木清风的吩咐。

    “从现在起打起精神。别自己胡乱琢磨其他的事情!!”

    “好、好的!!”

    被人看穿的感觉,真的不是特别的好!!傻蛋儿瞬间觉得很尴尬。

    ……

    因为在这片从未大规模出现修士的土地上,竟然突然见大规模的出现修士,所以让温柔几人都觉得此事不妙。以至于现在她们兵分两路。由帝凤和带着小磨磨守在木质村落的废墟内,以便木清风如果突然出现,而不会导致错过。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则在距离巨坑不远的暗处探查目前的情况。

    “奇怪了!!”

    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躲在暗处,视线投放在巨坑那片土地上,始终未曾离开。温柔突然拧着眉头,诧异的说道。

    “温师妹你发现了什么?!!”

    桃李师姐好奇的问道,现在一片风平浪静,连一只鸟儿都没有出现在巨坑周围。

    “如果这些修士都是为了石壁通道所来,那他们现在怎么不出现在石壁通道周围?!!反倒是目前为止,在小镇周围根本就没有见到过这些修士们。”温柔觉得好奇。自己在这里已经蹲守了好几日的时间,可是却连一只鸟儿都没有见到过。

    莫非这些经过这里的修士,目标根本就不是巨坑内的石壁通道?!如果不是因为巨坑内的石壁通道,那他们又是因为什么呢?!!

    这一点让温柔极为的好奇。

    桃李师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也是!!我们在这里已经蹲守了好几日可是却根本就没有见到过这些修士来到这里。难不成真的是我们猜测失误了?!!”

    我们猜测失误了?这些经过小镇的修士根本就只是路过小镇上空,哪里是因为得知了巨坑内的石壁通道来扎堆来到这里的。

    可是也不对啊!!

    平日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路过小镇上空的修士,压根儿就少得可怜嘛!!

    “温师妹你有没有觉得,可能这件事情还有别的内情!a不会还有其他的通道能够进入巨坑内?!!”

    毕竟我们回石壁通道根本就不了解,上一次巨坑被封住,还是因为有七彩的到来,才能够进入其中的。会不会这一次也如同这样。还有其他的通道能够进入到石壁通道内呢?!!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

    温柔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片刻,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看来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许多啊!如果真的是有关于石壁通道的事情被传播出去,那么为什么没有其他大门派的修士前来呢?就连那些老怪们也纷纷没有身影。不对不对不对!!我们一开始或许就猜测错误了!!这些人的到来肯定不是因为石壁通道。”

    温柔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是因为石壁通道的事情被传播出去的话,那么现在必定已经引起了仙魔大陆各种势力的重视。那么现在这片土地就不会是现在这般摸样,肯定已经被各大门派或者散修给占领。哪里还能够有现在这种安宁的气氛。

    因为温柔的话。桃李师姐眉头一拧,突然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可如果这些御剑飞行的修士不是因为石壁通道来到这里的,又是因为什么呢?!!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跟帝凤商量商量吧!!”

    ……

    “你们觉得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为了石壁通道才来到这里的?!!”

    听到温柔和桃李师姐的话,就连帝凤也被震惊住。

    十分不解,如果真的不是因为石壁通道的缘故。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呢?!!

    “那你们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了吗?!!”帝凤又问道。

    这件事情似乎越来越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完全就朝着自己根本不了解的情况在发展下去。如果事情真的不是因为石壁通道,那又该是因为什么呢?!!

    温柔摇摇头,“没有!!我们一直待在距离巨坑不远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发现过任何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温柔也断然不会察觉的。可能大家的想法有些失误。

    “既然这件事情可能根本就与石壁通道无关,那我们现在也索性不要再去将过多的精力投放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先将王尔的下落找到再说其他吧。”

    原本大家将目前的重心投放到这件事情上来,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害怕会因为这些修士的到来,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谁知道现在事情有发展成了现在这般摸样。那么还需要将精力继续投注道这件事情上吗?!!

    ……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在最近这段时间内,原本每天都会出现在小镇上空的御剑飞行者竟然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且这种状况竟然一直维持了四天的时间。

    小镇内不少百姓都因为这件事情,心里的压力瞬间释放不少。每天没有人再继续在你家的天空中飞行而过,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不用再担心有其他的危险发生。

    “不好了不好了!!”

    两名外出砍柴的中年男子,神色紧张的从外面快步跑回来。

    原本木清风还在因为这段时间小镇上空再也未曾出现御剑飞行者的事情,跟大家讨论着。可是却未曾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两名砍柴男子突然神色紧张的赶制归来。

    因为这段时间内,小镇周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太过诡秘的事情,所以当大家见到如此情形归来的砍柴男子时,便不自觉的也跟着开始紧张起来。

    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天啊!!小镇周围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诡秘的事情。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可如何是好啊!!

    木清风也十分不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够让两名砍柴男子如此惊慌。

    “镇、镇长!!不、不好了!!”

    因为一路快步跑回来,再加上神色紧张,所以砍柴男子说话吞吞吐吐。半响都会将一句话清楚的表达出来。

    在场的小镇百姓们见到他如此慌张,竟然慌张到语无伦次的地方,所以料想这件事情肯定非常严重。正因为如此,所以大家也跟着砍柴男子紧张了起来。

    看着样子,因该是发生了特别特别严重的事情!!我滴天啊!!究竟是什么事情?!!

    “别着急,有什么话慢慢说!!”木清风引导着砍柴男子,希望他能够将情绪好好的缓解一下。

    片刻时间。砍柴男子的情绪终于稍微平复下来,其中一名高个子,说:“小木镇长!!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俩结伴一起去砍柴,结果在距离小镇也不算太远的山坳里发现了一位男子。我们就好心的去救,结果那男子没有脸!!”

    砍柴男子说道这里的时候。整个人的情绪突然便变得有些紧张。

    一名小镇百姓,说:“什么没有脸,你把话好好的说清楚,这样小木镇长才能够解决这件事情啊!!”

    “对,你别紧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出来!!”

    砍柴男子再度平复一下情绪,这才说:“就是那名男子没有脸,他的整个脑袋上没有五官!!”

    “这怎么可能!!”小镇百姓们统统都给予否定,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你见过谁只有头,但是脸上却没有五官吗?!!这分明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嘛!!

    “是真的!!千真万确,我们亲眼所见!!”砍柴男子见到大家根本都不相信自己的话,连忙解释道。

    我们所言的都是真实发生的,我知道一定很难相信,因为就连我们自己也极为的不相信这件事情竟然是真实的事情。

    木清风面无表情,说:“在哪里所见,带我们去看一看!!”

    “好!那就麻烦小木镇长跟我们去看一看了。”

    ……

    这个山坳距离小镇有些距离,平日里很少会有小镇中人会来到这里。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小镇距离这有些距离,而且不这里的道路也非常的破,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极为难走,一不小心还有可能会被摔下山坳内。

    这一次也有不少的小镇百姓跟随着一同前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好奇,砍柴男子所言的事情究竟是否是真实存在着的。如果是真实存在着的,那么是不是也太过非议所思了一点?!!一个好端端的人,竟然会没有五官?!!

    “这里平日里根本就没有人来,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砍柴?!!”

    木清风见到这里根本菊鲜少有人会来到这里,所以便问了起来。

    其中个子稍矮的砍柴男子,说:“这还不是因为最近小镇附近总是出现哪些怪人,我们害怕万一不小心就遇上了怎么办,所以就冒着危险来到了这里,结果却没有想到会因此见到了这么匪夷所思又恐怖的一幕。”

    矮个子砍柴男子刚刚将话回答完毕,另外一名高个子的砍柴男子便立即抬手指着不远处的山坳。神色有些激动的说:“看!!就在那里!!无脸人就在哪里。”

    当大家快步赶到的时候,众人着实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住。

    砍柴男子们的话果然没有假,竟然真的有人没有五官,整张脸完全就是空白。这样的人看上去更为的可怕,有些担心的女子因为好奇而跟随着前来。却不想突然之间便直接被吓晕在此。

    无脸的人,从外形上来看因该是一名男子,木清风见到这样的场景时,也着实愣了愣。

    当无脸男子被大伙从山坳中救回来的时候,小镇百姓们发现,这名男子早就已经死亡。

    一名年纪略长的小镇百姓,上前打量了一番无脸男子。然后他凝眉说道:“这名男子看上去不像是我们小镇中人,该不会是外来人员吧?!而且看他竟然无脸,倒是有些奇怪,会不会是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五官,而且此人还并非小镇的百姓。试想一想,一位连五官都没有的奇特人。并非小镇中人,却离奇的死亡在距离小镇不远的山坳里,这件事情是不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对啊!!这人也太过奇怪了点儿!!竟然没有五官!!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没有五官的人,那他怎么吃饭?怎么说话?怎么看见路?!!”

    “想想最近在我们小镇附近发生的各种神秘事件,实在是太多了!!”

    木清风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或许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样奇特的人物存在着。再说,毕竟我们大家并未离开小镇,去外面的时间见识过,谁知道外面的世界里不会存在着一群无脸人呢!!”

    小镇百姓们纷纷点了点头,对于木清风的话,大家也觉得非常在理。他们连花城都会去过,又怎么知道在花城之外是否有更加繁荣的城市,是否又会存在着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存在。就好比前两天突然出现在小镇上空的御剑飞行人员。

    “也不知道究竟是福还是祸!!”

    ……

    无脸男子的事情在小镇内迅速传播开来,大家都纷纷好奇这无脸的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既然都没有五官,那么他们是怎么说话的?!!他们是如何看见东西、辨别方向的?!!他们是如何吃饭的?!!

    这些问题都困扰着大家

    “听说在附近的山坳里突然发现了没有脸的尸体,单单是听听都觉得甚为恐怖了!!这世间怎么就会有无脸的人呢?!!”

    “是啊是啊!!这连五官都没有该怎么生活啊?”

    “不是你发现山坳里的无脸男子的吗?!!你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

    “看上去就跟我们大家没有任何的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竟然没有脸!!看上去怪恐怖的!!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吓人,以后再也不敢去山坳哪里去砍柴了!!”

    ……

    对于这件事情可谓是议论纷纷,大家都在好奇着这件事情,都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现在傻蛋儿跟随在木清风的身边做事儿,所以傻蛋儿家也因此受到了不少人的重视。小镇内刚刚将无脸这件事情传播开,便有不少的邻居来到傻蛋儿家,看看能不能够得到一些更为详细的线索。现在因为整个小镇周围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诡秘事件,所以导致现在小镇的百姓们。一耽生任何风吹草动的事情,便立刻想要知道的最为详细,就害怕错过那么丝毫。

    傻蛋儿家的院子里比平日里任何时候都要热闹非凡,很多邻居全家总动员。自觉的来到傻蛋儿家内。

    “傻蛋儿爷爷你听说这无脸事件了吗?!!”

    一位邻居王伯主动开口询问道。这件事情在木清风还未给出官方解释之前,大家的心里都有些忐忑。这先是出现御剑飞行的人,然后又是出现无脸的男子,是不是也太巧合了点儿?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呢?!!

    傻蛋儿爷爷一脸尴尬,这件事情他的确是听说了,但是却并非从自己孙子傻蛋儿口中得知的。自从无脸事件发生到现在也不过三个时辰的时间,现在傻蛋儿估计还在镇长府内,哪里可能会回来告诉自己什么消息。

    “人家傻蛋儿现在可是在小木镇长身边做事儿,傻蛋儿爷爷肯定比我们大家都要早很多知道这件事情”王伯的儿子开口说道。、

    “那傻蛋儿爷爷您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吗?!!听说在山坳内发现的人根本就不是我们小镇百姓,而且那个人什么都与我们很相似。但是却惟独没有了五官,听起来就觉得好可怕。”

    另外一名年轻的女子说。

    “这件事情我也只是听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傻蛋儿爷爷尴尬的笑了笑。

    自从傻蛋儿跟随在木清风的身边之后,只要小镇周围发生什么事情,有很多小镇的百姓们都会跑到傻蛋儿家来。看看能否得到什么内幕消息。对于这种现象,傻蛋儿爷爷已经习以为常。

    “咦?!!最近怎么没有见到你们家的远房亲戚?!!”刚刚说话的年轻女子阿桃突然开口。

    似乎是已经很久不见傻蛋儿爷爷家的远房亲戚,难道她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她们回自己家了。”

    “什么?!x自己家了?那她们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呃……大概,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傻蛋儿爷爷有些尴尬。这件事情似乎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这段时间只要小镇发生什么事情,你们就会来到我家,竟然现在才发现温姑娘她们已经不在的事情。

    “远房亲戚都走了,怎么小木镇长对你家傻蛋儿还如此照顾?!!呃……不好意思傻蛋儿爷爷。我也是有话直说。”阿桃突然意识到自己话里不对的地方。

    不过阿桃也确实是如此想的,一直以来小镇的百姓们都认为是因为傻蛋儿家的远房亲戚,所以傻蛋儿才能够跟在木清风身边做事儿。可是却没有想到,如今傻蛋儿家的远房亲戚都已经离开了,傻蛋儿却依然能够在木清风的身边做事儿!!莫非傻蛋儿真的有这股能耐?!!

    ……

    傻蛋儿从镇长府内归来的时候,大家才刚刚离去不久。傻蛋儿不用想也知道。今天肯定又有很多邻居来自己家来问长问短。故此,傻蛋儿刚刚踏步进自己家院子,便开口说:“今天那些邻居们没有打扰到爷爷您吧?!!”

    傻蛋儿爷爷坐在院子内,微笑着说:“没有!!说什么打扰!其实大家也是对这件事情的关心。最近这段时间内小镇周围总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神秘的事情,大家关心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清风哥还不会不告诉大家吗?!其实他们也没有这个必要。”傻蛋儿最害怕因为这些人的到来,打扰到自己爷爷的休息。

    爷爷年纪已高,最重要的还是要休息。

    “听说你们今天在山坳内发现了无脸的男子,是真的吗?!!”

    外面的谣传可能被无限的夸大,所以想要知道最为准确的事实,傻蛋儿爷爷始终还是认为需要问自己的孙子傻蛋儿。

    傻蛋儿突然眉头一拧,点头说:“是真的!!我亲眼见到了!!真的是没有五官,看上去很奇怪!!”

    “真的没有五官?!!”就连傻蛋儿爷爷也瞬间觉得特别的奇怪。哪里会有人没有五官呢?!!

    “是的!的确是真的没有五官。爷爷您说一个人没有五官,他又是如何来到山坳的?!!而且没有嘴巴他是如何吃饭、生存下去的?!!如果这样他都能够生存下去,会不会他根本就不是人?!!”

    “对于这件事情小木镇长是如何看待的?!!”

    “清风哥说这个世界无奇不有,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那么什么样的人也都可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因为我们没有见到过这些人,所以觉得一定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存在。”傻蛋儿将木清风的看法全部告诉给傻蛋儿爷爷,不过从他的态度上来看,似乎并没有像曾经一样完全赞同木清风的话。

    “怎么?!!难道爷爷的宝贝孙子现在有了自己的看法了?!!”傻蛋儿爷爷灵敏的感觉到傻蛋儿在这件事情上有写常。

    “这个世界就算是再如何的无奇不有,但是也不可能会存在着一群没有五官的人吧?他们是用什么来看这个世界的?是用什么来吃饭的?!!”傻蛋儿竟然发现,自己史无前例的认为木清风的观点是错误的。

    天啊!我竟然在否定清风哥的观点!!

    就连傻蛋儿自己都被自己震惊住。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对自己最为崇拜的木清风保持否定的态度。

    傻蛋儿爷爷却因此为傻蛋儿感到骄傲:“我的孙子还是有自己的看法的,不会全部按照小木镇长的看法来看待这个世界。呵呵,这果然一件好事儿。”

    “爷爷我突然很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不是傻蛋儿突如其来才有的想法,自从那一天御剑飞行的人踏入小镇上空的那一刻。傻蛋儿的脑海内便突然惊现了这种想法。

    以前在傻蛋儿的心里木清风就是万能的,仿佛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现在傻蛋儿却渐渐的发现自己在动摇。

    那个人御剑飞行来到小镇的上空,整个小镇包括清风哥在内都被震惊住。从那一刻起,傻蛋儿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是自己从未见识过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用着前所未有的方式生活着。从那一刻起,傻蛋儿的心里便突然萌生出要像那御剑飞行的男子一样,有一天也能够凌空御剑飞行。

    傻蛋儿爷爷对傻蛋儿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非常诧异,于是便问道:“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以前的傻蛋儿只要能够待在小木镇长的身边做事儿,简直就会乐开了花,并且将小木镇长当成了一生奋斗的目标。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了呢?!!

    “爷爷您还记得御剑飞行在小镇上空的事情吗?!!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神奇,我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种渴望,突然变得很强烈。当傻蛋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傻蛋儿爷爷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如果那是你想要去做的,那么爷爷必定支持你。”

    ……

    无脸事件越来越在小镇内闹得沸沸扬扬,就连偶然来到小镇打探情况的温柔和桃李师姐也得知了这件事情。回到木质村落之后。将此事儿告知给帝凤,竟然让帝凤也瞬间拧起眉头。

    这件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这小镇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最近可谓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情况,现在竟然还出现了什么无脸事件。”温柔觉得甚是奇怪。

    “什么无脸事件?!!仔细的讲讲!”帝凤似乎对这件事情很好奇。很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听说小镇最近在附近地山坳内发现了一名男子的尸体,而且这么男子竟然没有五官。”温柔将自己听说的事情全部告诉给帝凤。

    旁边坐着的小磨磨听到这件事情,首先拧着眉毛。撇嘴道:“怎么会有人是没有五官呢?!!连五官都没有他是怎么看东西的?是怎么吃饭的?太奇怪了!!”

    小磨磨的想法和傻蛋儿挺像的,都认为这个是世界上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无脸状态的人。

    “这件事情的确透着古怪,看来我们需要找机会去见识见识这所谓的无脸!!”帝凤拧眉点头。

    “听说这个无脸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那夜木质村落内见到摸样与王尔一摸一样的人。我在想会不会这无脸就是与这件事情有关系?!!”

    桃李师姐自从小镇归来后,便一直未曾开口说话。再大家都商议完毕之后,她才突然开口硕大。

    经过桃李师姐此话的提醒。温柔突然恍然大悟,“的确!!这两者之间看似好像因该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偏偏我却觉得这两件事情因该有某种联系。”

    “是的!!这天下就算两个人能够长得非常相似,但是也不因该一摸一样。而现在突然出现的无脸事件却让我更加的觉得这两件事请可能有联系。甚至我在怀疑,小镇内发现的无脸男子其实就是王尔。”桃李师姐知道自己的这个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却觉得是一件极为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希望不要是王尔!”温柔双眸突然黯淡了下来。

    小镇内百姓们所发现的无脸男子会是王尔吗?!!我们苦苦在这里寻找了这么久,真希望这个猜测是错误的,那个无脸的人不会是你。

    小磨磨一直都在旁边听着温柔他们的对话,突然眉头拧了拧,说:“王尔叔叔不可能会有事儿的!!”

    小磨磨坚信着,但是这种坚信却显得那么没有底气。

    ……

    御剑飞行的神秘人不再出现在小镇的上空,但是却突发了无脸男子的事件。在这种种事件之中,压力最大的人当属木清风。如今。被焚毁区域的事情还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巨坑事件也无法查找到任何有关的线索。

    夜深人静的时候,木清风独自一个人坐在木府内的凉亭,叹了叹气。

    “不曾想到,竟然会接二连三的发生无法估计的事情!!”

    木清风揉了揉额头。觉得甚至头疼。自从自己成为小镇镇长之后就没有一件事情让他感觉到非常轻松。接二连三的诡秘事件,毫无头绪,却又接二连三的发生,让他头疼不已。

    小镇那么多百姓们都看着,不可能一直没有结果。

    “镇长,对于无脸事件你有何看法?!!”

    阿兵离开镇长府后便直径来到了木清风的家木府。见到木清风此时此刻正焦头烂额的揉着自己的额头,顿时觉得木清风的压力很大。

    木清风松开自己正在揉额头的手。说:“对于这件事情我的看法依旧如我最开始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无奇不有,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再这片土地上。”

    “可是这件事情对于小镇的百姓们可不是这样看待的。”阿兵有些担心这样下去,小镇的百姓们会不会情绪最终崩溃掉。

    “天色不早了,阿兵你快回去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日再谈可否?!!”木清风现在实在是不想要跟阿兵继续因为这件事情谈论下去。

    阿兵原本想要跟木清风好好将此事谈一谈,但是却被木清风直截了当的拒绝。虽然无奈,但是也只能够踏步离开。

    阿兵刚刚离去。一名与王尔长相一摸一样的男子突然凭空出现在凉亭内。

    如果此时此刻,阿兵见到这样的场景的话,肯定会有所好奇。为什么木清风见到这名男子突然出现在凉亭内的时候,竟然完全没有反应。

    “都是你做的好事儿!”

    阿并离去之后,木清风将双眸紧闭的躺在凉亭内。突然他略带责怪的声音开口说道。

    与王尔长相一摸一样的黑衣男子。开口说:“谁知道小镇的百姓竟然会去山坳!!”

    “木质村落现在已经轰然倒塌,就连密室内的东西也全部不见了,你去查一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是谁将密室内的东西盗走了!”木清风声音极为的冷淡,他依旧没有睁开双眸,依旧躺在凉亭内。

    “放心吧!!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到的。”

    那名长相与王尔一摸一样的黑衣男子前后就在凉亭停留了一分钟的时间,瞬间便离去。

    如果这个时候,温柔她们能够来到木府探查情况。就能够看到当初她们在木质村落内所见到的那名与王尔长的一摸一样的黑衣男子,竟然出现在了木清风的身影。而且看样子木清风与此人关系还挺熟悉。

    但是这毕竟只是如果,温柔她们毕竟也没有来到木府探查情况,所以也根本就不可能见到这样的场景。

    ……

    有关于无脸的事件在小镇内可谓是议论声不断。大家似乎都非常在意这件事情,甚至比起御剑飞行的事情更加在意。就好像是,已经结束的事情,她们都不会有太多的在意,反倒是这还在发生的事情,却让人不得不在意。

    “小木镇长直到现在都没有给出一个有关于这件事情的结论,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会事儿!!”

    阿兵不明白为什么木清风会在这件事情之中做出如此的态度,所以他自己擅自做主,准备自己亲自前往山坳去探查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阿兵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也根本就不是木清风口中所言的那样。

    “阿兵大哥等等我!!”

    傻蛋儿在镇长府大门口,刚刚见到阿兵离去,便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阿兵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傻蛋儿给呼喊住,于是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傻蛋儿说:“傻蛋儿你有什么事情吗?!!”

    “阿兵大哥把我带上吧!!我也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傻蛋儿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

    “……傻蛋儿你在说什么呢?!!”阿兵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会被年幼的傻蛋儿给看穿。首先他愣了愣,但是他还是选着了否定。

    谁知道在山坳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还是不能够带着傻蛋儿一块去冒险。

    “阿兵大哥你就别再隐瞒我了!!我都知道,你肯定是要去山坳探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不对?!!我跟你一样觉得这件事情肯定另有玄机,你就带着我一块去吧!!”

    “这可不是去玩耍,傻蛋儿你可要做好决定。”

    既然已经被识破,那么也没有什么好要继续故意隐瞒下去的。但是阿兵却依然不希望傻蛋跟着自己去冒险。

    谁知道在山坳内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阿兵也自认为自己保护不了傻蛋儿的生命安全。

    傻蛋儿笑道:“阿兵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为我的安全担心。”

    ……

    最终阿兵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傻蛋儿的苦苦哀求,还是点头同意带上傻蛋儿一同前去调查这件事情。

    “傻蛋儿你不是镇长的绝对拥护者吗?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否定掉镇长的看法。”阿兵觉得好奇,傻蛋儿的行为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想过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想要和自己一块去调查线索,但是却惟独没有想到过傻蛋儿。

    一直以来,在大家的眼里,傻蛋儿就是木清风的绝对拥护者。不管木清风的任何想法、任何的决定在傻蛋儿的眼里都是正确的。从来不会有否定的一天。今天,傻蛋儿突如其来的不认同,倒是出乎了阿兵地预料。

    傻蛋儿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竟然第一次和清风哥的想法有了分歧!!不过我仍然坚信我自己的看法。”

    阿兵看着傻蛋儿。突然之间觉得傻蛋儿长大了。

    当他们来到山坳的时候,其实这里什么都没有。无脸的男子早就已经被运到了镇长府内。

    “我们真的能够发现线索吗?!!”

    傻蛋儿看了一眼根本就什么线索都没有的现场,心里不经有些疑惑。

    我真的能够在这种环境下,找到有关于这件事情的线索吗?!究竟用什么办法能够让一个人五官都消失掉呢?!!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傻蛋儿第一次觉得,原来要实践自己的想法,并非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管能否找到线索,我心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都不会因此而改变,之所以来找线索就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罢了。”

    没有线索不代表,这件事情就真的会变成如同木清风口中所言,这个世界无奇不有,你怎么就能够确定唯独就不能够有没有五官的人呢?!!

    “看来我因该向阿兵大哥你多多学习!!”傻蛋儿扬起嘴角,发现自己真的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而学习的对象不再局限在木清风一个人身上。

    “那你可要好好学习。”

    两人相视一笑,旋即便开始在当初发现无脸男子地方开始受搜寻着。这里虽然看上去没有任何可用的线索,但是傻蛋儿和阿并却不想要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掉。

    你不去努力,怎么知道就一定不可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女帝有旨:这个面〕〔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爆宠小萌妃:腹黑〕〔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小小医师升官路〕〔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