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五百章 又见果老头儿
    王草草刚刚一直都因为木清风的事情而将傻蛋儿家里还有一位小磨磨的事情抛之脑后。

    小磨磨竟然直接出现在王草草面前,趾高气昂。

    她前两天不还是一副将我当成空气的摸样吗?怎么转眼几日的功夫又变得趾高气昂了?!

    王草草立即将刚刚还在为木清风而生气的情绪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去,王草草拉着木清风的手臂摇了摇,“木哥哥你看她欺负我9要赶我走!”

    木清风咳嗽两声,有些为难。

    这草妹转变的还真是够快的!刚刚还一脸生我的气,转眼间又将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木哥哥……”

    王草草见到木清风竟然没有立即站到自己这边来,为自己说话,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难道传言的那邪都是真的吗?木哥哥真的是喜欢上了傻蛋儿家的远房姐姐?!!!不!!!绝对不可以!!!

    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别看王草草年纪尚轻,但是却也是个演技派。立刻眼泪婆娑!博取同情。

    小磨磨撇撇嘴巴,对王草草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屑一顾。这种装可怜谁不会啊?!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小磨磨挑眉,直接怒斥道:“哭什么哭!再哭直接放大黄狗咬你!最讨厌哭哭啼啼的人了,要哭你滚回你自己家去哭啊!”

    王草草立刻收住眼泪,心里恨不得将小磨磨直接暴打一顿。

    “噗赫!”木清风反倒是被小磨磨的话和她可爱的样子给逗乐了!

    刚刚从厨房内和温柔端出一盘新鲜出炉的糕点,傻蛋儿便正巧听见了小磨磨刚刚那副小大人的摸样,竟然威胁起王草草来。

    傻蛋儿将一盘糕点放在桌子上,然后立刻蹦踧到小磨磨的身边,以一种老大哥的姿态,好像在说磨磨是他罩的,想要欺负她就必须要先过了他这关。

    “磨磨你好样的!”傻蛋儿毫不吝啬自己对小磨磨的夸奖。

    小磨磨嘴角上扬,道:“多谢夸奖多谢夸奖。”

    见到小磨磨和傻蛋儿竟然还一个说一个唱,便更加气恼。狠狠的跺了跺脚。

    更可气的事情竟然是,木哥哥竟然都不在这个时候帮助我,竟然还看着傻蛋儿和磨磨那个臭丫头欺负我!实在是太可恶了。

    傻蛋儿他爷爷心里很明白王草草的身份和能够爆发出来的能量,这些都不是他家能够负担的起的。在木清风木大少爷还没有生气之前,需要立刻制止。

    “傻蛋儿你和磨磨别闹了!”

    傻蛋儿才刚刚看到好戏开场,哪里想要就这么结束。但是此话却是他和蔼可亲的爷爷发话的,再怎么想要反驳的傻蛋儿也只能够低着头,顺从。

    平日里家里就只有爷爷照顾着傻蛋儿,所以不管是谁的话傻蛋儿都可以不听不去理会,但是惟独爷爷的话。傻蛋儿是绝对绝对要听从的。

    小磨磨也收起了自己的调乖乖的听傻蛋儿他爷爷的话。

    ……

    王草草在傻蛋儿家受委屈。不爽着一张脸踏步回家。

    隔壁家王大嫂好像丝毫都不担心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委屈,在院子里闲情逸致的正做着女红。

    王大嫂突然抬头见到王草草一脸不爽的回来,旋即便将女红放在竹篮子里,然后说:“草草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娘!都怪您嘛!要让我去隔壁傻蛋儿家里自取其辱!!!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那隔壁家傻蛋儿简直就是天生八字不合。见了面就要吵架。以前还要,就那傻蛋儿那傻样儿,我完全能够应付,可是自从他家的远房妹妹磨磨来了后,从来就只有我被欺负的份儿!”

    说起来全是泪!王草草心里委屈着呢。

    王大嫂草突然爆发出来的委屈和牢骚给惊呆了!什么时候见到过自己的宝贝女儿王草草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看来这次去是真的受委屈了!那傻蛋儿还真是够混蛋的!竟然连我家宝贝女儿都敢欺负。

    王大嫂挑眉,说道:“清风不是在傻蛋儿家做客吗?怎么你没有见到他吗?!!!”

    王草草去隔壁傻蛋儿家的时候,王大晒特意嘱咐过,让王草草一会儿叫木清风过来吃饭。结果却只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王草草一个人回来。因该是没有见到清风吧?如果清风在的话,哪里会让我家曹操哦受到这种委屈!

    不提起木清风还好。一提起木清风,王草草便更加委屈了。

    “娘您不知道!那些传闻好像都是真的!傻蛋儿和那磨磨当着木哥哥的面欺负我,可是木哥哥竟然都不帮助我!呜呜呜!”

    “什么?!!清风怎么会这样做呢?!!!?王大嫂简直不敢相信。

    自己的宝贝未来女婿怎么就会眼看着草草被欺负,而不出手帮助她呢?!!!王大嫂实在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娘您要相信女儿啊!女儿让木哥哥来咱们家吃饭,可是木哥哥却不肯来!非要留在傻蛋儿那傻瓜家里用餐!我看木哥哥他就是被傻蛋儿家那位黑衣服女子给迷住了!”王草草并未直接正面瞧见过帝凤庐山真面目。只知道帝凤一身黑衣罢了。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草草你放心!为娘的一定会为你做主的!”王大嫂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王草草受到委屈。

    ……

    傻蛋儿家,木清风果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这里用餐。傻蛋儿他爷爷倒是立刻兴奋的忙活起来,将前几日傻蛋儿和磨磨去池塘里捞的鱼宰杀了好几条用来款待木清风。

    温柔见到木清风竟然未曾离去,心想那位王草草大小姐估计又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了。

    “木少爷你不去王草草家吃饭吗?”温柔心想你可别跟我们添麻烦了,我们倒是无所谓,可就害怕牵连到傻蛋儿一家。

    木清风初见帝凤时的事情已经被桃李师姐悄悄的告诉给了温柔,而且温柔也观察到,这位木清风木大少爷果然好像对帝凤有些在意。

    帝凤一直冷着脸坐在一旁不语,可是木清风已经温和的注视了帝凤不少于六次。

    这两个人因该从未见过吧?要不然帝凤也不因该是这个态度!可是那木清风又是怎么回事儿?

    温柔见到木清风便觉得不解。木清风和帝凤因该不会有交集,所以就更加别说其他的什么了,那么木清风干嘛要一直注视着帝凤?!

    酒足饭饱之后。木清风却没有打算要离去的意思。

    傻蛋儿他爷爷见到木清风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够摇摇头,然后将碗筷收起来。

    傻蛋儿嘿嘿的笑着,说:“清风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家做客啊?”

    似乎连年纪轻轻的傻蛋儿也已经看出来木清风看帝凤时的眼神有些不对,所以傻蛋儿才会邪笑着问木清风话。

    木清风倒是不介意,温和的说道:“莫非傻蛋儿你不欢迎我来吗?”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清风哥你喜欢来我家,我傻蛋儿自然是热情欢迎的。”傻蛋儿嘿嘿的笑着。

    在小镇内谁会不喜欢木清风这位温文儒雅的男子呢?虽然他年纪不大,却又足够的成熟。非常又魄力。平日里对大家又好。总是面带笑容。谁又能够不喜欢他呢。

    可是偏偏新来镇上的温柔等人对木清风便没有过多的好感,最厉害的莫过于小磨磨。第一眼见到木清风,小磨磨就从内心油然而生的感觉到,木清风不是什么好人。跟他接触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或许是因为受了小磨磨这种情绪的带动,温柔、桃李师姐两人对木清风也不太感冒。至于帝凤,好像她从头到尾就冷着一张脸,因该也是不喜欢木清风的才对。

    小镇原住民们都非常喜欢木清风,而新来小镇的温柔等四人竟然不约而同的都不太喜欢木清风。

    首先,温柔觉得木清风这个人虽然年纪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却有城府,而且让人捉摸不透。

    再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小磨磨的感觉吧!

    “既然如此,那以后我有时间就一定常来傻蛋儿你家做客了!李爷爷做的菜肴可真够好吃的g呵!”木清风笑眯眯的说。

    “喜欢吃以后木少爷你就多多常来嘛!”傻蛋儿他爷爷将碗筷收拾完毕之后便从厨房踏步而出。刚好听见木清风的话,于是乎便乐呵呵的邀请道。

    帝凤实在是对这样的场景不感兴趣,旋即说,“你们慢慢聊,我出去散步!”

    ……

    帝凤一个人在小镇上的街道上漫步。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木清风的身影竟然出现在帝凤的身后。现在的时间街道上基本上就没有几个人在漫步,帝凤很灵敏的便察觉到木清风在自己身后。

    帝凤旋即便停下自己前行的脚步,然后转身注视着木清风,然后说:“你干嘛跟在我身后?!”

    声音很冷淡,听得出来很不喜欢木清风的做法。

    木清风依旧温文儒雅的笑容绽放在他的嘴角,他说:“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竟然发现你跟一位我以前认识的人竟然是如此相似。”

    “可我不是那个人!”帝凤冷声道。

    “你真的不是她吗?!!!”木清风眯着眼睛就这么看着帝凤,想要将看透帝凤的内心世界。

    帝凤摇头,“我们因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我压根就不认识你!”

    帝凤说完转身便离开,反倒是木清风留在原地望着帝凤渐行渐远的背影,出神的喃喃自语道:“真的不是她吗?为什么那一颦一语却如此相似?!!!”

    帝凤离开后突然停住脚步,眯着眼睛在想些什么。片刻后她又摇摇头,然后继续踏着步伐离开。

    ……

    木清风离开后,隔壁家的王大嫂便板着一张脸快步来到傻蛋儿家里。扫视一眼,没有见到木清风。王大嫂暗叹:“看来清风已经离开了!”

    傻蛋儿他爷爷见到隔壁家的王大嫂来了,便招呼道:“王大伸来坐!”

    傻蛋儿他爷爷热情洋溢,可是不代表王大嫂就会接受他的好意。王大嫂板着一张脸快步上前,不由分说的便指着傻蛋儿他爷爷的鼻尖,吼道:“你管好你家的人行不行啊?别没事儿就来欺负我家草草9有你家的什么远房亲戚别痴心妄想的勾搭我家清风了!都是些什么人啊!”

    王大嫂上来便是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傻蛋儿他爷爷被说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还嘴。那些谣言他倒是听说了一些。但是那些毕竟都是无稽之谈,根本就足以为信的啊!可是偏偏王大嫂就相信了。

    温柔见状不乐意了,“喂!你别以为你是隔壁家的就以为可以随便来我这里撒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泼妇骂街呢!”

    温柔最讨厌像王大嫂这种人。

    王大嫂哪里想到温柔竟然会直接反抗,立刻怒斥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在我面前吼骂!小心将你们全家人赶出镇上!!!”王大嫂从头到尾都是嚣张,一副我就是这里的皇帝一样唯我独尊。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在乎你是谁!我只是这里是我家,你可以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蛋了!”温柔直接指着王大嫂的鼻尖便吼道。

    王大嫂被气着了,难怪草草会来这里受欺负,感情这傻蛋儿一家现在都变成了这般摸样了。

    “行!我们走着瞧!”王大嫂怒斥,跺跺脚然后便扭着她的水桶腰离开了傻蛋儿家。

    这些年王大嫂家和傻蛋儿就非常爱发生矛盾,每一次都是傻蛋儿家强行忍着。可是这一次温柔他们的到来却注定不会再让这件事情发生。

    见到王大嫂气呼呼的离开后。温柔便安慰傻蛋儿他爷爷。“老爷爷你就不要这样纵容他们欺负你们爷孙俩儿了!你这样一次次地纵容他们只会让他们觉得你害怕她了,所以她下次还要来欺负你们。”

    傻蛋儿爷爷叹了口,道:“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

    ……

    这件事情发生过后的好几日里,傻蛋儿家也一直风平浪静。表面上看起来就真的好像是王大嫂就此作罢了。可是事情真的会这样吗?!!!谁都不敢保证!!!

    倒是木清风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每隔两天便会亲自登门造访。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就连刚开始还热情欢迎的傻蛋儿爷爷也开始愁眉苦脸起来。镇上有关这件事情的八卦是越来越多,越传言越夸张。傻蛋儿爷爷也是害怕落入隔壁家王大嫂和王草草耳朵里,两家人又要闹得不可开交。

    院子里,傻蛋儿爷爷一脸犯愁。可是人家木清风一脸笑盈盈的来到访,你总不可能将人家赶出去吧?!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将笑容满面的木清风给赶出去。傻蛋儿爷爷都不敢去想象那会带来多么可怕的附带后果。

    “唉!”傻蛋儿爷爷犯愁的叹了口气。真的是对这件事情毫无办法。

    温柔见到傻蛋儿爷爷一会儿又叹口气一会儿又叹口气的摸样,好像在为什么事情而烦心,于是乎便问道:“老爷爷您这是再叹气什么呢?!!”好像隔壁家的王大嫂并没有来家里捣乱啊。

    傻蛋儿爷爷又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温姑娘啊你也知道最近木清风木大少爷总是来我家造访,我就是在为这件事情烦心啊!”

    “那你跟木清风说说。让他以后少来吧!看他那温文尔雅的样子因该也会听您的话的。”温柔笑着说道。

    “我怎么能够开口将客人赶走呢?!!!传出去了让镇上的人怎么看我们家啊!”温柔说的办法更加就不是办法,傻蛋儿爷爷只要就叹气。

    温柔突然想起来现在正在给小磨磨梳辫子的帝凤,然后笑呵呵的说:“老爷爷,您让凤姑娘帮你开口说,我敢保证木清风木大少爷绝对绝对不会生气,而且还会乖乖的听话。”

    “这样不好吧?!!”傻蛋儿爷爷挑眉,有些为难。

    凤姑娘都是客人,让去跟木清风木少爷说这件事情因该不好的吧?!!!

    “没有什么是不好的!老爷爷您如果想让这个烦恼消失掉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谁都看得出来,木清风之所以会经常来到傻蛋儿家造访的原因是因为帝凤。虽然帝凤一直都表现的非常非常冷淡,但是却没有将木清风的热情熄灭。

    ……

    傻蛋儿爷爷犹犹豫豫片刻。终究还是决定去找帝凤帮忙,他虽然已经年事已高,但是一些事情还是多多少少明白点,特别是现在谣言八卦在小镇上已经不是秘密。

    “凤姑娘!”傻蛋儿爷爷在思考该怎么开口。

    帝凤瞧见是傻蛋儿爷爷,旋即说:“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傻蛋儿爷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是好,尴尬的笑了几声之后,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的说:“凤姑娘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下次木清风来的是好你叫我一声,我去帮你说这件事情。”还没有等傻蛋儿爷爷将事情说出来,帝凤便已经直接同意了。

    错愕三秒钟的时间之后,傻蛋儿爷爷还是露出灿烂的笑容。“好的好的。那就麻烦凤姑娘你了。”

    凤姑娘真够聪明的。我这老头子竟然都还没有开口,她便已经知道我要说些什么了,真是太神乎了。

    ……

    夜晚,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爷孙俩都已经入睡。可是温柔他们却还在讨论着一些事情。

    自从那一日温柔和桃李师姐夜探木质村落时发现了画皮事件之后。每一晚他们都会派两个人木质村落查看一二。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差劲儿,此后的每一次去查看木质小屋竟然都没有再见到那画皮白衣男子。

    “今晚我跟温柔一同去木质村落查看,小磨磨的安全就交给桃李你了。”帝凤眼神炯炯,很期待这一次木质村落之行,能够发现什么端倪。

    桃李师姐点头,“好的,你们俩小心点儿!”

    实在是木质村落太过诡异,特别是上次夜探木质村落后发现了画皮白衣男子之后,更加让大家警觉起来。觉得这个木质村子实在是太不简单。

    或许王尔的突然失踪情况跟木质村落全部村民消失的原因是一样的。

    可是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呢?!!!目前现在还不得而知。

    ……

    木质村落依旧还是那安静的就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够听见,今夜漆黑一片没有月光,反而方这一幢幢的木屋子变得更加的阴森。时而一阵微风拂过,便会给这里增加一丝阴森感。

    在小镇上,几乎所有人都将这里当成了禁地!绝对不提起它。也绝对不会来到这里。

    这里究竟有什么秘密被小镇里的人知道了?所以小镇里的原住民们才会绝口不言?!!!

    如果不是傻蛋儿爷爷无意之间提起过这件事情,恐怕温柔他们现在也根本就无法知道原来木质村落竟然还会让人如此害怕。

    “帝凤你说我们今天能不能够遇到画皮白衣男子呢?!!!”温柔倒是很期待,那个画皮白衣男子究竟是如何变成跟王尔一摸一样的脸?

    “遇到倒是好事儿r许就能够顺着这条线索下去找到背后被隐藏的秘密!更或许王尔会因此得救!”帝凤拧眉说道。

    王尔是不是还真的活着呢?!!!谁也不敢保证更加不敢确定!

    王尔一夜之间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好些日子,了无音讯,真的活着,那么他又该被藏在哪里呢?!!!

    反正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忍不住的去怀疑,去猜想!

    “那我们还是多多小心吧!期待一会儿能够遇到那天的画皮白衣男子!!!”温柔眼里都是期待!!!期待能够遇到画皮白衣男子,期待能够发现那些被隐藏的事实!!!这些东西温柔都非常感兴趣!!!

    画皮曾经在古书里提起过,但是却从未见到过真实的。

    木质村落里安静异常,温柔和帝凤小心翼翼的踏步步伐在这里前行走。他们首先来到的便是上次温柔和桃李师姐发现画皮白衣男子的木质小楼,透过木质小楼的微小门缝儿,将视线投放进去。只见木质小楼内空荡荡地一片,连一只小虫子都没有。

    又扑空了?!!!

    看来是的!自从看到木质小楼内出现画皮白衣男子后,温柔等人已经夜探木质村落无数次,可是却依旧毫无收获。就仿佛那一日夜探木质村落所见到的都是虚幻根本不存在的。

    温柔很失落,又一次的扑空!依旧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寻获。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来,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线索?!!!

    帝凤对着温柔点点头。示意没有查看到任何线索,可是撤走。

    很无奈!又白忙了!

    温柔无奈的扯扯嘴角,旋即便跟帝凤一同离去。刚刚离开木质小楼拐角的时候,温柔和帝凤身处暗处,竟然在这个时候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踏步进入木质小楼内。

    帝凤和温柔皆惊!!!

    木清风?!!!

    刚刚进入木质小楼的人不是木清风吗?!!!木清风怎么会从小镇内来到木质小楼?!!!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环境,根本就没有稍作犹豫便直接推开门跨步而进!

    或者说眼前这个木清风根本就不是木清风,而是那位画皮男子?!!!

    这件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起来,温柔和帝凤都满心疑惑。那位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木清风竟然出现在木质小楼内,他跟木质小楼又有什么瓜葛呢?!!!

    幸好,刚刚帝凤和温柔离开了木质小楼。而且正巧木清风出现的时候温柔和帝凤身处暗处。没能够让木清风发现。

    看来这件事情需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了!事情是越来越匪夷所思了!!!

    不敢打草惊蛇的温柔和帝凤在尚不知道木清风究竟实力或者其他的时候。尚还不敢轻易靠近。离开木质村落后,温柔和帝凤立即赶回傻蛋儿家中。

    在傻蛋儿家中桃李师姐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着温柔和帝凤归来。画皮白衣男子究竟实力如何现在根本就不得而知,所以更加让桃李师姐担心。

    “咯吱!”

    傻蛋儿家破旧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但是因为太过破旧。依旧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声响不大,但是却足以让引起桃李师姐的注意。将屋内的油灯点燃,赫然出现帝凤和温柔的身影。

    桃李师姐立即关切道:“怎么样了?有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他们这样每夜夜探木质村落其实根本就不是办法,多好次她们都是无功而返?!!!

    温柔拧着眉头,说:“桃李师姐你猜我们遇见谁了?!!!”

    温柔这样说,便代表着这个遇到的人是桃李师姐自己也认识的。但是思来想去,却怎么也无法想出来温柔口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我可猜不出来!”

    “我们在木质小楼外竟然无意之中见到了木清风!!!”温柔对桃李师姐能够猜到在木质小楼遇到木清风的事情也不报以希望,因为就算是让自己去猜测,自己也肯定想不到木清风竟然会出现在木质小楼内。

    “什么?!!木清风?!!!镇上木家大少爷?!!!”果然如同预料中的那样。桃李师姐非常吃惊。

    当温柔和帝凤见到木清风出现在木质小楼的时候,何尝又不是跟桃李师姐一样的心情呢!木清风堂堂木家大少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木质小楼?!!!木质村落对于整个小镇的人来说都算是禁忌一般的存在,不可能说是木清风觉得好奇所以也夜探木质村落。就算如此,也对他驾轻就熟的直接跨步进入木质小楼的事情说出清楚。

    “看来这件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桃李师姐平复了自己刚刚的吃惊,转而便变得冷静下来。

    木清风会突然出现在木质村落的木质小楼。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是巧合,莫非木清风和那一夜所见的画皮白衣男子有关系?!!!

    这件事情原本就透露着神秘色彩,如今因为画皮白衣男子和木清风的突然出现,反而变得更加匪夷所思。

    ……

    老头儿一个人背着小背篓,心情不错的慢慢踏步在小镇上。如果温柔他们此时此刻见到老头儿的话,恐怕会被震惊住,果林的老头儿怎么也跑到镇上来了?!!!

    “哎哟!果老头你来给余家姑娘送果子啊!”

    因为时间尚早,小镇街道上根本就没有几个人。但是熙熙攘攘的几个人见到果林老头儿都纷纷笑脸打招呼,看起来他们都和果林老头儿非常熟络。

    果林老头儿嘿嘿笑道:“嘿嘿!那是当然!除了余丫头谁也别想吃到我家的果子!”

    “果老头儿你怎么就那么小气呢!不就是几块果子!你就小气到连尝尝鲜都不肯给我们这些乡里乡亲的!”一位见到果林老头儿镇上居民埋怨道。

    “果老头儿吃出了名儿的抠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种果树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我们尝到过他的一两个果子!这能够尝到他果老头儿这么抠门的人的果子还真的就只有余家姑娘!”

    “就是就是!果老头你实在是也太抠门了点儿!我们不白吃你的。给你点钱都不肯把果子给我们!见过抠门儿的但是没有见过你这么抠门儿的”

    三言五语的数落着果林老头儿的不是,但是果林老头儿却完全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含笑道:“我家的果子可不是你们能够消受的气的!”

    果林老头背着小背篓的果子在镇上穿行着,路过傻蛋儿家门口的时候。傻蛋儿爷爷站在门口含笑道:“老果啊!这是又来给余家姑娘送果子啊!”

    果林老头嘿嘿笑道:“傻蛋儿他爷爷你看起来到是越来越健硕了!来来来看告诉老头儿有啥秘方不?!!!”

    “哪里有什么秘方!我这一把老骨头哪里能够跟你老果相提并论!”傻蛋儿爷爷嘿嘿笑着。

    “傻蛋儿他爷爷你这就是太谦虚了哈!”

    两位老头儿见面竟然如此其乐融融,纷纷都大笑起来。

    可是笑道一半的时候,果林老头儿的笑容突然呆滞掉,目瞪口呆着:“卧槽!见鬼了!!!”

    温柔首先一惊,然后立刻无言以对!见鬼了?!!!难道我这么像鬼吗?!!!

    温柔不乐意了,刚刚做好早餐准备叫傻蛋儿爷爷进屋吃早饭,却没有想到竟然见到了果林那老头儿。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但是谁知道竟然是真实存在的。果林那老头儿怎么会跑到镇上来的?!!!

    温柔额头上三条黑线。对果林那老头儿见到自己之后的表现。非常不满意,“喂喂喂!老头儿你这是跟踪我们吗?!!!”

    果林那老头原本就以为温柔他们已经离开了,谁知道过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竟然在小镇上又见面了。人家不说都说,相逢便是缘分吗?难道我们这就是上天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卧槽!老头儿我才不想要这样的缘分!!!

    果林那老头儿立刻一脸嫌弃。“呸呸呸!老头儿我还觉得是你们这几个黄毛丫头跟踪我呢!!!”真是够倒霉,怎么又给遇上了。

    温柔不怒反而带着笑容,“老头儿你不守着你的果林,来这里干嘛?!!!”

    无缘无故的老头儿怎么会突然离开果林跑来小镇上?!!!温柔感到非常好奇。

    “你想知道?!”

    温柔点头,果林老头儿却说:“老头儿我就不告诉你!!!”

    站在一旁的傻蛋儿爷爷见到果林老头儿竟然和温柔好像熟悉的样子,旋即便含笑道:“原来果老头儿你跟温姑娘认识啊!”

    “谁跟他认识!!!!”

    “谁跟她认识!!!!”

    果林老头儿和温柔异口同声道,默契十足的说道。

    果林老头儿和温柔额头上三条黑线,都非常非常不乐意。

    怎么就跟那老头儿异口同声了啊!要死!!!

    黄毛丫头不走干嘛!要是让余丫头看到了,还不被气得啊!哎哟喂啊!想想老头儿我都觉得难受!!!

    傻蛋儿爷爷见到果林老头儿和温柔竟然默契的异口同声。旋即又含笑道:“果老头儿你既然和温姑娘认识,而且也好久没有来我这儿吃酒了,不如今天就留下来吃酒如何?!!”

    不行不行!老头儿我还要给余丫头送果子呢!!可是刚刚傻蛋儿他爷爷说什么?!留下来吃酒?!!!

    顿时果林老头儿两眼放光,简直就你不受控制的点点头,说道:“好啊!那就留下来!”

    想起傻蛋儿他爷爷的那新年老酒。果林老头儿便立即缴械投降。压根儿就受不了这美酒的诱惑啊!

    温柔白了一眼果林老头儿,还真是被酒迷昏了头的老头儿啊!!!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