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娇妻,宠你上〕〔伊森的奇幻漂流〕〔我是诸天系统〕〔文圣无双〕〔黑钢之翼〕〔瘟疫加工厂〕〔掌心女皇〕〔错刃〕〔邪道修灵〕〔一本仙经〕〔特效之王〕〔美漫世界恶魔猎人〕〔燕南行〕〔世不言仙〕〔修仙从疯人院开始〕〔情事档案〕〔福运宝珠〕〔一世兵王〕〔继承天劫〕〔假面骑士之空我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九十九章 画皮
    “当然啦!磨磨妹妹你就等着,咱们晚上就会有很多很多好吃而美味儿的鱼肉了y嘿!”傻蛋儿憨厚的笑着。

    听到傻蛋儿的话,小磨磨也忍不住的挂起灿烂的笑容。

    池塘附近没有居住在此的百姓,今天也没有其他的酗伴来这里捞鱼,对于小磨磨和傻蛋儿来说便是最为幸福的事情。

    没有其他的酗伴,就意味着今天他们所有的劳动成果都不需要分给别人,全部可以带回家里去。

    一想到这里,两个孝儿便嘿嘿的灿烂笑起来。

    池塘的水并不清澈,相反还有些乌黑。小磨磨将整个小身子都趴在池塘边,而傻蛋儿便坐着已经被大人们遗弃在这里的猪槽船在池塘内开始撒网打捞鱼儿。池塘面积很大,因为最开始便是准备修来攻击整个镇上的居民的。

    撒望、收网一系列地动作之后,乌黑的网子里便已经有了几条在蹦踧的小鱼儿。

    傻蛋儿将乌黑的渔网高高举起,晃悠晃悠,然后大声说:“磨磨妹妹你瞧!我打捞到鱼儿了!”

    小磨磨原本是想要趴在鱼塘边学着傻蛋儿撒网捞鱼的,但是渔网还未撒下去,便已经见到傻蛋儿打捞到第一批的鱼儿了。俏着头,笑容灿烂的说:“傻蛋儿哥哥你真厉害!快把鱼儿给我!”

    ……

    整整一个下午地时间,小磨磨和傻蛋儿已经捞到差不多五十多斤的鱼。两个孝子已经彻底的变成了泥娃娃,然后将那五十多斤的鱼儿装进木桶子里便兴奋的回家去。

    两个孝儿兴奋着,一路上都有说有笑的,装着五十多斤鱼儿的木桶子比起小磨磨还要高一些,但是小磨磨和傻蛋儿抬着木桶子却根本就不觉得累。

    路过隔壁王大嫂家院子门口的时候,王草草正巧便在院子里做女红。老远就听见傻蛋儿和小磨磨的灿烂笑容,王草草便不高兴的直接将手中的的女红放下。

    然后出现在王草草面前的是,小磨磨和傻蛋儿两个泥人一般的人同心协力的抬着一个高高的大木桶子,可是他们的脸上却没有难受,反而是灿烂的笑容。

    自从小磨磨出现在这个镇上之后。每天来王草草家想要找王草草玩的酗伴就越来越少。这一点就已经够让王草草生气的,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自投罗网了。

    王草草撇嘴一笑,然后踏着莲步离开自己家的院子。

    “你们两个这是去哪里偷了东西啊?”

    王草草绝对自己不需要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客气,反正就是要在语言上让你生不如死。

    小磨磨和傻蛋儿又说又笑着,气氛便突然被王草草给破坏了。傻蛋儿刚刚想要愤怒的说点什么,可是却被小磨磨的一个眼神给咽了下去。

    难得理会你!

    小磨磨和傻蛋儿没有停留继续抬着大木桶子前行着。王草草被气的脸色铁青,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就这么被他们给藐视掉了?!!!

    骄傲的王草草直接移动身体,横在小磨磨和傻蛋儿前行的道路中间。这条本来就不宽敞的道路,直接被王草草傲气十足的阻断。

    拦住你们的路,看你们怎么办?_!!!!竟然敢公然无视本姑娘的存在。看本姑娘不好好的收拾你们俩!

    傻蛋儿实在是忍无可忍。黑着脸差点就想要直接对王草草挥拳头。都说好男儿不能够对女孩儿动武力!但是傻蛋儿真的快要忍无可忍了。

    “王草草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个王草草难道不被揍心里就不痛快?!!非要来找抽吗?!!!

    王草草撇嘴。丝毫不惧怕傻蛋儿,“我王草草怎么了吗?我站在我家门前的路上碍着你们什么事情了?!!!”说完,王草草毫不吝啬的送给了傻蛋儿一记白眼。

    小磨磨伸出一只手来拉了拉傻蛋儿的手臂,然后傻蛋儿看了看小磨磨。只见小磨磨对着傻蛋儿摇了摇头。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便踏步想要离开这里。

    王草草见到今天的小磨磨什么话都不说,难道今天转性了吗?那天那么厉害今天怎么就这般软弱了?!!!

    傻蛋儿哪里那么容易就将自己心里的怒气全部消散,他说:“磨磨妹妹你先别着急!看哥哥我收拾收拾这令人厌恶的王草草!”

    小磨磨突然张开说道:“王草草?!王草草在哪里啊?!!我怎么没有看到她呢?!!噢a不会是掉进粪堆了去了?傻蛋儿哥哥你看我们要不要不计前嫌的去帮帮她呢?!!一直呆在粪堆里是会变臭的!噢9不是不要了吧!反正她又不喜欢见到我们!”不得不说小磨磨竟然也是演技派,竟然将表情做的惟妙惟肖。简直就是傻蛋儿见到了笑得合不拢嘴,王草草见到了气的脸色铁青。

    怎么就让我遇到了这个讨厌的磨磨呢?!!!

    王草草觉得自己遇到了对手,这个小磨磨真是令她讨厌至极,竟然嘲笑她。

    傻蛋儿才没有忍住笑容,直接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然后附和着小磨磨。说:“对对对!她都掉进粪堆里了,肯定臭死了!我们才不要去救她呢!要不然我们也会变得臭熏熏的!”

    傻蛋儿也学着小磨磨,完全将王草草当成了空气,好像这条路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别人。

    王草草只能够在原地气的直跺脚。漂亮的脸蛋都被气的扭曲掉。

    小磨磨和傻蛋儿抬着大木桶子一步一步的离开了王草草家门前。刚刚离开不远的距离,傻蛋儿依旧继续笑着,他说:“磨磨妹妹你真厉害!以后哥哥我要好好的像你学习学习。你有没有看到刚刚王草草那张脸都被活生生的气绿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傻蛋儿的声音很大,根本就没有丝毫掩饰,可是他们刚刚离开王草草家门前的路不远,所以他的话完完全全的尽收王草草的耳朵内。

    只见王草草的脸被气得变绿,然后变黑,整张脸花容失色。

    ……

    完胜的小磨磨和傻蛋儿回到家的时候还再时不时的嘿嘿笑起来。温柔见到两人笑着将大木桶子给搬回来,却依旧在院子里坐着,没有要上前去帮助他们的意思。

    小磨磨很远就见到温柔坐在院子里注视着自己,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笑呵呵的说:“姐姐,我们捞了好多好多的鱼啊!”

    在果林的时候他们的主要食物便是鱼,但是小磨磨却没有因此吃腻,反倒是觉得鱼原来也能够如此美味儿。这全部都要归功于果林的那些鱼,它们都是完全无污染绿色环保的食物,所以才能够如此美味儿。

    傻蛋儿见到温柔听见小磨磨的声音却依旧还原地不动的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旋即便眉头拧了拧,小声的嘀咕道:“磨磨妹妹你姐姐真狠心!竟然见到我们搬着这么大的木桶子都不来帮助我们!”

    小磨磨刚刚还灿烂的笑容立刻因为傻蛋儿的话便收了起来。

    傻蛋儿灵敏的感觉到小磨磨脸上的变化,然后却不知所云。“磨磨妹妹你不高兴吗?!!!”

    小磨磨不满的说道:“以后不许傻蛋儿哥哥你胡说我姐姐!”

    “……”原来是因为我说刚刚说的那句话啊!磨磨妹妹也真是善良可爱。明明就是她姐姐狠心都不来帮忙。竟然还不许我说她姐姐的坏话y嘿!果然是个好姑娘啊!

    五十多斤的鱼加上一些鱼塘水所以少说也有七八十斤,两个人一起抬着刚开始还挺顺心的,根本就不会觉得太累。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他们也开始觉得疲惫。力不从心。

    “磨磨妹妹我们坚持下去,马上就进院子了。”傻蛋儿见到小磨磨已经脸色绯红,旋即便安慰道。

    “我知道,你别说话!”还有心思说话!难道你很轻松吗?!傻蛋儿哥哥你也真是够了!!!

    温柔不帮忙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完全优哉游哉的在一旁看着,她一直注视着小磨磨和傻蛋儿两个人一步一步慢吞吞的往院子里移动。每每移动一步就会让他们更加的感觉到好像更累了。

    小磨磨明白温柔的良苦用心,所以她没有任何的怨言,咬紧牙关坚持前进。如果连这些我都坚持不下去的话,那又如何成为像师父那样的人。

    不管不顾!小磨磨咬紧牙关坚持前进着。

    “磨磨妹妹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儿吧!瞧你累的!”傻蛋儿瞧见小磨磨难受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又将温柔埋怨了一顿。见到自己妹妹累成这样也不过来帮帮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狠心的姐姐?!!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小磨磨摇头,“不用9有几步就到了,休息什么啊!”

    武学就是苦修,必须要坚持忍耐!小磨磨懂得!小磨磨想要变强!变得不再需要温柔无时无刻的保护自己!她要有朝一日能够自己保护自己,这才是她想要的。

    咚!

    不到十步路程却走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随着一声声响,小磨磨和傻蛋儿终于将装满鱼儿的木桶子给抬回到了院子。

    或许是因为刚刚那声声响着实有些太大,竟然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在屋子里的傻蛋儿他爷爷竟然也踏步而出。见到小磨磨和傻蛋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院子里一个的木桶子却立在哪里。

    “这是捞了多少鱼啊!”傻蛋儿他爷爷走了过来,朝着木桶子里瞧了瞧,不等傻蛋儿回答,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呵呵!今天收成倒是不错啊!捞了这么多鱼儿!”

    傻蛋儿自豪的嘿嘿笑起来,“那都是因为有磨磨妹妹帮忙的缘故!爷爷我们快拿些鱼儿回屋里去准备做饭吧!我肚子好饿好饿啊!”

    “好嘞好嘞!你赶紧来帮助爷爷!”傻蛋儿爷爷笑眯眯的。

    傻蛋儿和他爷爷一起捞出好几条又肥又大的鱼儿,进了厨房准备今晚吃全鱼宴!

    小磨磨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俏皮的蹦踧到一直坐在原地的温柔面前,笑呵呵的说:“姐姐,刚刚磨磨做的好吗?!”

    小磨磨当然是希望收到温柔的鼓励。

    “很好!不过要继续努力!不要以为可以偷懒!”温柔表情很严肃。

    “嘿嘿!我会的!以后我要成为像您一样厉害的人!”小磨磨笑得很灿烂。

    ……

    夜里,傻蛋儿家的院子里,一盏油灯加上月光带给了这漆黑的夜晚里一丝光芒。

    不算大的桌子上摆放着四个大碗,里面全部都是今天小磨磨和傻蛋儿去池塘内捞回来的鱼儿。傻蛋儿他爷爷手艺极好!清蒸鱼儿、红烧鱼儿等等,各种各样的鱼儿都被傻蛋儿他爷爷烹饪的人异常鲜美。

    帝凤和桃李师姐也从外面归来,大家坐在一起其乐融融。

    温柔首先说道:“多谢这段时间以来老爷爷您还有傻蛋儿。你们对我们这么多人的照顾!真心的感谢你们!”

    傻蛋儿他爷爷连忙说道:“别这么客气!大家相识也就是缘分!”

    桃李师姐也难得的露出笑容,“听说这些鱼都是今天磨磨和傻蛋儿两个人一起去池塘捞的啊!真棒!”

    小磨磨笑得很灿烂,被人夸奖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倒是傻蛋儿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一脸羞答答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开始用餐吧!再继续说下去菜都快凉了!”傻蛋儿他爷爷笑呵呵的说道。

    ……

    晚饭过后,傻蛋儿爷爷和傻蛋儿已经回屋休息。温柔、桃李师姐、帝凤、小磨磨四人在傻蛋儿他爷爷给他们居住的屋子里,但是四人都毫无睡意。

    “你们最近几天可有观察或者打听到什么?”温柔疑问着。都已经来到小镇好几日的时间,可是却始终未曾发现些什么。就连温柔想要从傻蛋儿他爷爷口里打听点有关于木质村落的事情也被傻蛋儿他爷爷直接回绝掉。

    这件事情看来越来越神秘莫测。

    帝凤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周围并没有什么蛛丝马迹,而且小镇里的人都非常不愿意谈起有关于木质村落的事情。我们就更加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去挨个询问打听。所以道现在也就是没有丝毫收获。”

    王尔的下落一天没有消息,大家就一天比一天更加觉得威胁。王尔已经消失不见很久了,如果再不找到他或许真的便已经出事儿了!!!

    桃李师姐点头。“问题因该还是出在木质村落里。小镇里的人因该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愿意再提起罢了!”

    “要不然我们再夜探木质村落?!”温柔挑眉突然提议道。

    他们飞行很快就能够抵达木质村落。而且当初王尔消失的时候因该也是在夜晚,在夜晚回去查看倒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好!现在就去!”桃李师姐赞成。

    “那就我跟桃李师姐一起去夜探木质村落!就劳烦帝凤你留守在原地帮忙照看小磨磨了。”温柔说。

    他们不可能全部都一起离开去夜探木质村落,首先小磨磨不可能一起带过去,小磨磨只能够留守在原地。如此一来。那就必须要有人在这里保护小磨磨。

    帝凤点头,“你们小心点!这里就交给我了!”

    帝凤的实力温柔完全放心,因为就连自己也根本不是帝凤的对手。帝凤究竟有多厉害?实力究竟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就连温柔也非常好奇!她想,因该能够和温萧差不到多少吧!

    温萧仙魔大陆年轻一代第一人,能够与之匹敌的帝凤,在年轻一代之中因该是难遇对手。

    小磨磨依依不舍,俏着头说:“师父您一定要小心!”

    “磨磨好好的在这里听凤姐姐的话!不要到处跑知道吗?!”

    “知道!”

    ……

    木质村落比起上次温柔他们在这里夜宿一夜的时候还要安静,一股股冷风呼啸而来,让人不自觉的便头皮发麻!这种感觉真的让人觉得不好。

    温柔和桃李师姐抵达木质村落的时候。这里依旧是鸦雀无声。

    “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够找到些蛛丝马迹!”桃李师姐拧着眉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

    “可能性很小吧!”温柔只是将实话说出来!

    上次王尔失踪后,他们不是没有在木质村落里来来回回的查探过,几乎都快要将木质村落掘地三尺,但是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消息。这一次再来。可能性几乎很小。

    “不管如何我们也先查看查看再说!”桃李师姐也很无奈。

    如果实在是找不到有关于王尔失踪的任何线索,那他们也毫无办法。毕竟有些事情是人力无法改变的。

    月光照射在这些一幢幢的木质小楼上。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周围非常非常的安静,安静的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嘶嘶嘶嘶——

    刚刚经过一幢木质小楼的时候,竟然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些声音。温柔和桃李师姐相视一眼之后,纷纷立即停下脚步。

    没有语言,温柔和桃李师姐缓缓的踏步而去。木质小楼的外表很破旧,跟其他的木质小楼倒是没有丝毫的差距。将木质小楼的大门轻轻的推开一点缝隙,但是动作却很慢,因为害怕因为产生声音。

    透过细小的门缝儿,只见木质小楼内,一身白衣的人背对着大门而坐。他的头发披在肩膀上。很长很长。足足蔓延道脚踝的位置。乌黑的长发就好像黑黝黝的瀑布。

    竟然有人?!!!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发现。原本已经人去楼空的木质小楼内竟然发现了人!!!

    温柔和桃李师姐没有出声。而是继续观看。只见那白衣人不知道在捣腾什么,一会儿他便突然转过身来。温柔和桃李师姐这才看清楚他的摸样,只见他面色苍白无力,笑容始终挂在脸上。然后他的脸竟然从额头的地方慢慢的发黑。直到整张脸都变成了黑炭。

    怪物?!!!

    这是温柔和桃李师姐第一个反应。

    然后,白衣人伸出自己如同葱白的手臂,轻轻的在自己那已经发黑的脸上扯了扯,那张已经发黑的脸皮便被他那么活生生的脱了下来。然后他的另外一只手又将一张皮肤颜色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脸上,用手按了按。

    换脸?!!

    莫非这个白衣人在给自己换脸?!!!

    这种事情温柔和桃李师姐都曾经听说过,但是却从未见到过,这个时候不免有些震惊。

    木质村落的人一夜之间都消失不见了莫非跟这个换脸的白衣人有关系?!

    接下来的一幕才让温柔和桃李师姐震惊中的震惊,那张被换好的脸竟然是——竟然是王尔!一摸一样!如果不是桃李师姐和温柔一开始便目睹了整个过程,他们甚至会以为眼前这个男子便是王尔。

    真的太可怕了!

    为了避免过早的暴露自己。温柔和桃李师姐并未久留便立刻轻声离去。

    他们必须要将刚刚所见到的一切都告诉帝凤,然后大家一起商量商量。

    莫非王尔已经遇害了?要不然那白衣男子为什么能够变成王尔的那张脸呢?

    温柔和桃李师姐离开后,那幢木质小屋的二楼中木清风的身影缓缓踏步而下直到白衣男子面前。

    白衣男子立刻恭敬的鞠躬,行礼道:“主人!”

    “以后别再胡乱来了!那么多脸难道还不够你换吗?!”木清风的脸上早就已经没有了平日里在人前的温文尔雅,所替代的是一股寒冷的气息。

    “画皮明白!请主人放心!”白衣男子名为画

    “交代给你的事情可否办妥?!”木清风负手而立。始终冷声道。

    “回禀主人,已经办妥!县城的各方实力已经全部归主人统帅!”画皮虽然有着王尔那张一摸一样的脸,但是气质却完全不同。他冷冽,全身上下都是那种冷冽,就仿佛任何人只要靠近他都会被冷到。

    “很好!”

    ……

    温柔和桃李师姐归来的时候,小磨磨早就已经睡着了!帝凤见到桃李师姐和温柔回来后,便立即询问道:“看你们的样子,这一次因该不虚此行吧?!”

    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眉头拧紧,一看就是发现了些什么端倪。

    温柔说“帝凤果然聪明!一眼便被你彻底看穿!”

    “快说说都见到了什么?!”帝凤倒是没有着急的意思。

    “我们在木质村落中的一幢木质小楼内见到了画皮!”温柔将从见到画皮的开始和结尾全部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帝凤。就连同帝凤听到这些温柔和桃李师姐的所见所闻之后,都不经拧起眉头。

    “怎么样?帝凤你有什么想法?!!!”桃李师姐连忙问道,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王尔是否已经遇害?为什么他的目标会是王尔呢?为什么不是温柔,不是帝凤,不是小磨磨,也不是桃李师姐。偏偏就是王尔呢?!!!

    这一点非常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是因为温柔、桃李师姐、帝凤三人都是修士的缘故话,那么小磨磨也不是修士啊,为什么不是小磨磨呢?

    帝凤眉头拧紧,并没有立刻回答桃李师姐的问题。

    在桃李师姐和温柔看来,帝凤的身份虽然不明确,但是她因该来历不简单。最重要的是,她修为不简单,却在仙魔大陆年轻一代之中默默无名,实在是有些让人费解。

    “这件事情看来并不像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也有可能王尔并没有遇害!只是被他抓起来关在了某个地方。”帝凤仔细思考了一番后。方才悠悠道来。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便处处透着古怪!木质村落一夜之间人全部消失不见了。可是小镇距离哪里也不算远。为什么就相安无事呢?

    这些一连串的问题都困扰着温柔几人,现在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稍安勿躁,将观其变,以免打草惊蛇。

    ……

    第二天。依旧如同往常那样小磨磨和温柔去小镇附近地地方练功。但是帝凤和桃李师姐并未再继续去漫无目的的去寻找线索,而是选着待在家里。

    木清风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今天竟然再次拧着东西造访傻蛋儿家来。

    傻蛋儿他爷爷受宠若惊,什么时候木家大少爷竟然如此客气了?!!

    “木少爷你还真是客气!前几天才送来了些零嘴吃!”

    傻蛋儿他爷爷从木清风的手里接过一大包油脂纸包装好的零嘴,脸上笑开了花。

    现在镇上许多人都知道木家大少爷木清风对傻蛋儿家有些特别,都说傻蛋儿家来了几位漂亮的远房亲戚,莫非就是因此?

    人人都爱八卦!这原本只是一些人猜测罢了,结果到了最后竟然被传的沸沸扬扬。

    “李爷爷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木清风温文尔雅的笑着,简直就是一个晚辈的形象。

    帝凤和桃李师姐因为最近几日都一直忙于外面探查线索。所以对木清风这个人只知道名字,却从未见到过。

    木清风与帝凤四目相对!帝凤冷淡着脸,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木清风却没能够像帝凤那么冷淡。

    桃李师姐见到木清风一直将视线打量在帝凤身上,旋即便咯呵呵的说:“爷爷啊!这位是谁啊?怎么从未见过?!!!”

    傻蛋儿他爷爷立刻笑脸介绍道:“我给你们介绍!这位就是咱们镇长大人家的大公子木清风木大少爷!”转而,傻蛋儿他爷爷又给木清风介绍。“这两位都是我的远房亲戚来投奔我这老头子的!这位是凤凤,这位是桃李!”

    被傻蛋儿他爷爷称作为凤凤,帝凤忍不住的拧了拧眉头。平日里傻蛋儿他爷爷都是称呼自己凤姑娘,今天竟然直接改口为凤凤,让帝凤实在是无法适应这样的称呼。

    “在下木清风,两位姑娘好!”木清风的目光始终打量在帝凤身上。

    刚开始帝凤还一直冷淡对待,可是木清风却没有收回目光的意思,到最后帝凤索性直接踏步回屋,难道理会木清风。

    木清风见到帝凤扭头就走,并没有生气反倒是嘴角微微浮现出了一抹微笑。这样不显眼的动作却被桃李师姐捕捉到了视线内,然后桃李师姐一脸狐疑的看了看木清风,然后又看了看帝凤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经暗道:“难道说这两个人认识?!”

    看到木清风的眼神,桃李师姐只觉得他好像是在看自己的恋人似的。难道帝凤曾经是木清风的恋人?!!c像根本就不可能吧!先先不说其他,帝凤和木清风的年龄就已经差了几码五岁,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啊。

    有猫腻啊!

    桃李师姐竟然也忍不住的在心里八卦了一下:等温师妹回来,一定要将这个发现告诉她!

    因该在小镇内传扬开来的八卦传说落入了傻蛋儿隔壁家王大嫂和王草草的耳朵内,然后便引来了王大嫂的极为不满。

    “刚刚听说清风去了隔壁傻蛋儿家里。草草你去看看!”

    “娘——”王草草才不想要去傻蛋儿家,想到要见到傻蛋儿和小磨磨,王草草便气得牙痒痒。

    见到傻蛋儿和小磨磨她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揍他们俩。

    王大嫂不乐意了,连忙严厉的说:“难道你就要看着你木哥哥在隔壁傻蛋儿家做客?!!你难道没有听到那些传闻吗?!!!”

    木清风可是她王家的女婿,任何人都不能够将之给抢走。

    “娘!那些都只是传闻,不足为信的!”王草草努力的说服着自己,要相信木哥哥一定要相信木哥哥。

    “哪里有空穴来风的传闻!竟然有了这个传闻你就因该警惕起来!”王大搜见到自己这个没出息的闺女便狠狠地白了一眼。

    “好啦好啦!我去隔壁傻蛋儿家瞧瞧不就好了嘛!”王草草哪里受到了王大搜一直在自己面前嘀嘀咕咕的,旋即便皱着眉头答应了下来。

    “行!那你快去吧!一会儿让清风来家里吃饭!王大嫂得到了王草草的答应,这才放心下来。

    ……

    王草草一想到要去隔壁傻蛋儿家心里立刻便不乐意了起来,特别是傻蛋儿家里现在还有一位小磨磨。

    “那个讨厌的丫头和傻蛋儿都在。我不是要被他们欺负死?!木哥哥也真实的没事儿去傻蛋儿家做什么?!也不来看看我!”说着王草草便很伤心。

    刚刚走到隔壁傻蛋儿家的院子门口。便见到院子里木清风正和傻蛋儿他爷爷有说有笑的聊着天。王草草心里立刻便不舒服起来。将要见到傻蛋儿和小磨磨的事情全部跑到九霄云外去。

    还未踏步而将,又见到木清风和傻蛋儿他爷爷闲聊的时候,竟然将目光投放到傻蛋儿家的屋子放心。王草草随着木清风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傻蛋儿家屋子门口。一身黑衣的帝凤正在给小磨磨梳辫子。

    那位正在个磨磨那白痴梳辫子的是谁?!!!

    木哥哥刚刚是在注视她?!!!

    王草草心里立刻不乐意了。木清风刚刚的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眼里的那种温柔是从来没有给过给自己的。一想到这里王草草便立刻气氛的直接跨步而去。

    傻蛋儿他爷爷第一个发现王草草到来,老人家知道王草草和傻蛋儿有些矛盾,但是却依旧笑脸盈盈的说:“草草你来找木少爷的啊?!”

    王草草才不理会傻蛋儿他爷爷,直径便走到木清风身边坐下。

    木清风见到王草草竟然嘟着一小嘴,一脸不爽的直接坐在自己身边,旋即含笑道:“是谁这么大胆子惹怒了草妹?!告诉木哥哥,木哥哥帮你教训他!”

    王草草挑眉。道:“那你准备怎么教训他?!”

    “草妹说想怎么教训他就怎么教训他!竟然敢惹怒我们可爱的草妹,实在是太可恶了!”木清风依旧含笑,压根就没有意识到那位惹怒王草草的人就是他自己本人。

    “好咯!那木哥哥你就将你自己揍一顿吧!我喜欢看木哥哥自己揍自己的样子,一定会非常非常可爱的对不对?!”王草草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

    以为我是那么容易便哄的吗?木哥哥你刚刚竟然用就连我都没有见到过的眼神看那个女的。草草真的真的很生气。

    “嘎?!!我什么时候惹怒草妹了?!!!”木清风压根就没有想到惹怒王草草的人竟然是自己,可是思前想后却没有任何头绪。

    “木哥哥你连你自己哪里惹怒我了,都不知道,哼哼哼!不要理你了!”王草草更加生气了。

    这个时候帝凤已经给小磨磨梳好辫子,旋即小磨磨便一蹦一跳的跑到王草草面前来,双手叉腰,“你怎么能够在我家里撒野呢?我要下逐客令了!!!”

    刚刚王草草和木清风的对话都被小磨磨尽收耳朵内,虽然小磨磨不喜欢木清风,但是比起王草草来说,木清风相对而言也没有那么的讨厌!!!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田园蜜宠:神医撩〕〔娇妻狠大牌:别闹〕〔末世胶囊系统〕〔君少心头宝,夫人〕〔真理大帝〕〔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成白莲花女配了〕〔柯南之罪恶值系统〕〔一夜惊喜:萌宝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