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九十八章 笑面虎
    什么时候骄傲的王草草竟然也会发飙了?!!!

    傻蛋儿喜闻乐见,大家都停止笑声的时候,他竟然还在哈哈哈的大笑。骄傲如王草草,她怒瞪傻蛋儿,说:“你就不害怕镇长让你和你爷爷一起滚出镇子!”

    谁都不会喜欢被人威胁,傻蛋儿收起笑容,面色凌厉的说:“你敢!”

    王草草笑容灿烂的扬起,“警告你别惹我王草草!要不然后果自负!”

    王草草家境富裕,而且在镇上王家与镇长家较好,更皆为了儿女亲家。在县城内据说王家的人脉关系也非常广阔,据说是王草草的爹是县城某个家族的分支族人,但是早年受了伤,断了条腿所以才带着妻女来到小镇生活。虽然王草草的父亲已经离开了县城,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人脉关系。

    王草草俏着头,高傲的注视着众人。在镇上她就是绝对的公主,任何孝子都不能够凌驾于她之上。

    他们的年纪也不算小,早早就已经明白了事理,傻蛋儿知道王草草说得出便做的到,上次自己打了王草草后来不就是被她给恶言相告给了镇长,于是乎后来的后来这件事情也就牵连到了爷爷。傻蛋儿只能够憋屈着,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牵连到他的爷爷。

    小磨磨实在是看不惯王草草的刁蛮,双手叉腰,怒道:“你以为你是谁呢!想把傻蛋儿哥哥他们赶走就赶走吗?!!!”

    傻蛋儿是小磨磨来到镇上之后的第一个朋友,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朋友被别人欺负。

    见到小磨磨为自己出头,傻蛋儿傻气的嘿嘿笑了起来。心里美滋滋的,磨磨妹妹果然是天上天下最好的妹妹!

    “磨磨妹妹我们不理会她!走带你去捉泥鳅!”傻蛋儿傻里傻气的笑着。

    小磨磨原本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见到傻蛋儿那副傻里傻气的笑容之后也就不再说什么,点点头便跟着傻蛋儿去捉泥鳅去了。那些酗伴们见到傻蛋儿和磨磨一起离开捉泥鳅去了,旋即也一溜烟的全部像是脚底踩着风火轮似的,不见了踪迹。

    自己还没有消气,竟然就溜走了。王草草气的跺脚,嘴里愤怒的说道:“胆小鬼!这样就害怕的拔腿就跑!咱们等着瞧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讨回来!”

    王草草黑着一张小脸回到院子里。刚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被王大嫂尽收眼底。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黑着小脸,旋即便说道:“跟那些孩子较什么劲儿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你这样做就不觉得丢面子了?!!!”

    “娘——”

    “别说其他的!那个为娘的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娘这么做可不都是为了你好嘛!”王大嫂噼里啪啦的便是一句句的唠叨话。

    王草草轻叹口气,索性也难得在表达自己的心思。

    女儿知道娘您的良苦用心,可是娘您什么时候才能够理解理解女儿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

    王草草心里都是无奈,旋即便踏步在院子里坐下,继续做她的女红。

    别人家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可以跟酗伴们去疯去玩,可是王草草却必须要留在家里学习女红、女戒等等各种日后相夫教子和如何做个名门淑女的规矩。当然,王草草从股子里也非常瞧不起那些酗伴们,她也很不想要跟他们为伍。但是枯燥久了。就会想要也去撒野一次。特别是在整个小镇里。王草草都是被酗们们众星捧月的,突然之间从高处摔下来的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好受。

    “啊——”

    王草草心不在焉的,不小心做女红的绣花针便将她的芊芊小手给扎破了几个小孔,鲜红色的血液在她指尖绽放。

    “草妹!”

    一声非常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王草草一听,立即便抬头。双眸对视,王草草含笑,“木哥哥!”

    被王草草唤作木哥哥的男子年纪大概十六,皮肤白皙,看模样倒是有几分如漫画里走出来来的英俊小年。他正是王草草指腹为婚的未来丈夫,镇长家的大公子木清风。

    木清风含笑漫步走到王草草身边,含笑道:“草妹的女红手艺可是日益精湛了不少!日后开一间绣房,必定能够远近驰名。”

    被木清风夸赞一番让王草草完全的忘记了刚刚自己的芊芊小手还被绣花针给扎破了几个小孔。王草草面色微红。略带害羞,含笑道:“木哥哥就只会戏弄草草!草草哪里有木哥哥说的那么好!对了木哥哥你不是去县城忙生意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木清风如遇春风,如玉笑容挂在脸上,“甚是想念草妹拿手的糖醋鱼,这不特意放下手中忙碌的事物。赶回来!不知道草妹是否愿意亲自下厨?”

    木清风每一句话都能够让王草草含笑,在他的面前她永远都会只记得美好,而忘记那些令人烦躁的事情。

    “只要木哥哥想吃,草草定当做给木哥哥品尝。”

    ……

    王草草如今也已经十一岁了,在木清风的面前总是会收起自己平日里的凶悍和张牙舞爪,表现的温润娴熟。

    饭后,王草草在院子里继续女红,而木清风也没有要离开王家的意思,摆好躺椅一个人躺在阳光下尽情的享受着难得的清闲。王大嫂见到木清风如此也没有发牢骚,只是含笑的摇了摇头。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木清风在王大嫂眼里就是一位的非常令人满意的女婿。

    “傻蛋儿哥哥明天你也带我去捉泥鳅好不好啊?”

    小磨磨和傻蛋儿两人要回到傻蛋儿家就必须要经过王草草家门前,两人刚刚捉完泥鳅,兴高采烈的准备回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王草草第一次见到小磨磨就非常非常讨厌她。突然在这个时候听见小磨磨的声音,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讨厌的人出现了!!!

    傻蛋儿路过王草草家院子门口的时候正巧与木清风的目光对视,傻蛋儿含笑,停住脚步,说道:“清风哥你回来了啊?!!”

    木清风年纪比他们都要略张,而且为人处事儿的都非常的成熟稳重,所以在镇上不少的孩子都非常喜欢和尊重木清风。这完全跟他是不是镇长家大公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木清风点了点头,温文儒雅的说:“刚回来,傻蛋儿过来吃点我从县城带回来地零嘴吧!”

    小磨磨身材比较娇小,她站在傻蛋儿侧面,正好被傻蛋儿的身影遮挡住。木清风只知道傻蛋儿身边有个小姑娘,但是却看不见人影。

    傻蛋儿嘿嘿的笑着,倒是真的很想去:清风哥从县城内带回来地零嘴,因该非常非常美味儿吧?!!!

    想着傻蛋儿已经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平日里爷爷会给给他准备点零嘴尝尝,但是县城的美味儿却始终是没有福气享受。

    小磨磨在傻蛋儿的身旁将傻蛋儿的所有表情都尽收眼底。然后她嘿嘿的笑了笑。“傻蛋儿你就去吧!我也很想尝尝县城里的零嘴呢!”

    傻蛋儿听到小磨磨的话。立刻露出灿烂笑容,“嘿嘿c嘞!”

    傻蛋儿快步走进王草草家的院子,木清风将一包已经包装好的零嘴递给傻蛋儿,说:“把这些都拿回去吧!给你爷爷也尝点!”

    “谢谢清风哥!”

    清风哥人果然非常非常好。怎么就偏偏有了像王草草那样的未婚妻呢?!!!

    王草草不乐意了,撇嘴道:“木哥哥你干嘛对傻蛋儿那么好!你可不知道你去县城的时候,傻蛋儿他总是欺负我的。”

    “喂!明明就是你欺负别人,怎么什么事情都怪罪在我傻蛋儿个身上啊!”

    小磨磨原本是打算在王草草家院子外面的等待傻蛋儿拿零嘴过来,可是却听见王草草恶人先告状。就像是王草草不喜欢小磨磨一样,小磨磨也非常非常不喜欢王草草。

    “这位是?”

    小磨磨那鼓着小脸蛋,一双手插在腰上的可爱模样,倒是让木清风眼前一亮。

    我记得镇上并没有这位丫头啊?!!!

    傻蛋儿连忙的介绍道:“清风哥这是我家远方妹妹磨磨!这两天来镇上投奔我家的。”

    镇上的百姓们都非常不喜欢有外人前来这里,傻蛋儿害怕小磨磨直接自报家底。旋即便抢先回答道。

    小磨磨看了一眼傻蛋儿,然后点了点头,说:“对啊!我是傻蛋儿家的远房妹妹。”

    傻蛋儿这样说自有他的道路,小磨磨也没有多问。

    “原来是傻蛋儿的远房妹妹啊!我就说怎么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木清风含笑道。

    小磨磨看着木清风,然后突然眉头微微拧了拧。说:“你不像是好人!”

    木清风首先是尴尬了三秒钟,然后又挂起笑容,“你这小姑娘倒是心直口快。”

    木清风倒是没有对小磨磨突然的话多加责怪,反倒是王草草,极为不乐意。瞪着小磨磨便说:“你什么人啊!随便在这里污蔑我木哥哥!行了行了!你们快走吧!不要再在这里呆着了。”

    真的是再看到小磨磨和傻蛋儿两个人,王草草都觉得自己要被气得爆发,如果不是木清风在此的话,估计王草草早已经不顾形象的大打出手。

    ……

    “草妹你干嘛这样赶走他们?!!!”小磨磨和傻蛋儿离开王草草家的院子之后,木清风旋即便开口问道。

    王草草一脸委屈,可怜巴巴的说:“谁让她污蔑木哥哥你呢!!草草生平最讨厌别人污蔑我木哥哥了!”

    木清风终究是含笑,道:“傻草妹!刚刚那个小姑娘不过也只是童言无忌罢了,你年纪比她稍长就别跟她计较了。”

    王草草点头,“木哥哥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表面上王草草答应了木清风不追究这件事情,要将小磨磨的话当做是童言无忌,可是王草草的心里却咽不下去。找个机会一定要让你们知道胡乱污蔑我木哥哥是什么后果!!!

    离开王草草家的院子之后,小磨磨便一直没有说话,沉默寡言的。傻蛋儿见到这样的小磨磨,扰了扰后脑勺,然后尴尬的会所:“磨磨妹妹你别这样不高兴了!王草草就是那个脾气!你习惯了也就好了。”

    傻蛋儿也算是最皮最喜欢反抗的孩子了,不也是需要忍一忍王草草的脾气。要不然她的鬼计划一出。一定会闹得整个镇上都沸沸扬扬的。

    小磨磨嘟着嘴巴,“傻蛋儿哥哥你误会了!我哪里是再生那王草草的气啊!”

    “你不生气啊?!!”傻蛋儿立刻高兴起来。

    “我没有生气啊!”小磨磨点点头。

    她的确是没有因为王草草的态度而生气,如果为了这件事情都要生气,那她不是以后再继续生活在这镇上的时候都要被直接气死?!被自己讨厌的人气死,那多划不来啊!小磨磨才不会做划不来的事情。

    “磨磨妹妹你不是生气那就好!”傻蛋儿憨厚的笑着。

    “傻蛋儿哥哥,刚刚那个在王草草身边的人是谁啊?!!!”一提起木清风,小磨磨便会不自觉的将眉头拧紧。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木清风那温文儒雅的笑容给她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是在说清风哥啊!他就是我们镇上镇长的大公子木清风!不过他可跟王草草那丫头不一样,清风哥为人非常随和,总是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一般都不会跟我们生气。”提起木清风。就连傻蛋儿也扬起了灿烂笑容。看来木清风在整个镇上都口碑都是非常了得的。

    可是!可是小磨磨不这么认为。温文尔雅的笑容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吧?!

    “刚刚磨磨妹妹你怎么能够那样说清风哥呢c在清风哥不生你的气!要不然有着你哭的呢。”傻蛋儿突然说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小磨磨吐了吐舌头。也知道自己这样说话有些莽撞。

    ……

    在傻蛋儿爷孙俩的帮助下,温柔等人在此暂时性的定居下来。想要得更多有关于木质村子的事情,经过老爷爷最开始的提起木质村子的事情的表情后,温柔等人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件事情因该不同寻常。或者说有什么秘密掩盖着。

    “姐姐我们回来了!”

    刚刚到傻蛋儿家,小磨磨直接扑到温柔怀里了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木清风后,小磨磨变想要立即见到温柔,然后抱着她就不撒手。

    温柔被小磨磨突如其来的拥抱给震撼住了,这不是才刚刚分开半天的时间吗?怎么再见面就直接扑过来了?!!!

    莫非是遇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被人给欺负了?!!!

    不因该啊c歹磨磨现在也修炼过一段时间的武学,虽然不算是成绩很好,但是好歹也算是小有所成,不至于会在这个镇上被人欺负吧?!!!

    温柔拍了拍小磨磨的肩膀,安慰道:“怎么了啊?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小磨磨摇头。然后说:“没有被人欺负!师——噢!姐姐!我有话想要跟您说!”

    “行!”

    小磨磨这样奇怪,莫非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柔的心里反而有些不安。

    老爷爷见到小磨磨和温柔踏步离开了屋子,然后来到傻蛋儿面前,说:“是不是你欺负人家磨磨了?!”

    傻蛋儿欲哭无泪,竟然怀疑是我欺负了磨磨妹妹!就算磨磨扯着傻蛋儿的手臂。让傻蛋儿揍她,傻蛋儿都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爷爷!我是你的孙子你还不了解我吗?!!”

    “就是太了解你了才会这么问你!上次不就是你将隔壁王大嫂家的草草给揍伤了吗?!!!”老爷爷倒是记性很好,开始数落起傻蛋儿曾经的光辉岁月。

    “爷爷您放心吧!我没有欺负磨磨妹妹!我会保护磨磨妹妹的。”傻蛋儿立刻保证道。

    桃李师姐和帝凤都离开家里去镇上熟悉熟悉环境,目前想要解开王尔失踪之谜,就必须要先将木质村子里隐藏的秘密全部暴露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否则王尔的下落恐怕就非常有难度系数找到。

    温柔和小磨磨离开傻蛋儿家,到空旷的院子里。阳光金灿灿的,照射着让眼睛不自觉的便眯起来。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小磨磨突然神神秘秘的让温柔出门说话,这件事情非常反常,至少在别的时间小磨磨从未如此过。

    “师父我今天见到了一个人!我就突然感觉他不像是好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小磨磨将自己和傻蛋儿捉完泥鳅回来的路上遇到木清风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温柔,希望温柔能够帮助她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温柔眉头皱了皱,然后说:“既然这样以后你就离他远点!不要轻易的去靠近!”

    “嗯——好的——”小磨磨点点头。

    小磨磨的话温柔没有觉得是她突然感觉错误。反倒是这一席话让温柔变得警觉起来。从前小磨磨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如今突然出现会不会真的意味着,那个叫做木清风的人真的不是好人呢?

    他究竟是不是好人,或者说是坏人,温柔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找到线索,确定王尔是生是死。

    “我们暂时要在这里住下来一段时间,以后磨磨你跟你傻蛋儿哥哥一起出去玩耍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好安全问题,知道了吗?!!!”温柔不放心的嘱咐道。

    小磨磨点点头,“师父您放心吧!我会记得的。”

    ……

    日子就在这样的平淡中缓缓过去三日,这三日里温柔、桃李师姐、帝凤三人始终没有打听到丝毫有关于木质村子的事情。经过三日的相处。温柔三人发现。在这个镇上大家似乎都不希望被人打听事情。特别是有关于木质村子的事情更加的成为了禁忌。

    小磨磨刚刚跟着温柔去镇上外面不远处练习武学。累的她大汗淋漓。刚刚回到傻蛋儿家里便见到木清风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和傻蛋儿爷爷坐在院子里。

    不知道是为什么,小磨磨每一次见到木清风的时候都会有种不好的感觉。

    “师父,我跟你说的就是那个人!”

    小磨磨在温柔的身边小声的嘀咕道。

    “温姑娘你们回来了啊!”

    傻蛋儿爷爷见到温柔和小磨磨回来,便理解笑盈盈的说道。

    因为傻蛋儿爷爷的这一声。木清风也随即将视线投放过来,与温柔四目相对。

    木清风含笑,而温柔却面无表情。

    难怪磨磨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个人年纪看起来这么小,可是却让人有种看不透的感觉g呵!倒是特别!

    木清风温文尔雅的笑容站起身来,含笑道:“这因该便是李爷爷说的远房亲戚了吧!”

    温柔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的眯起来。木清风年纪比起温柔小了好几岁,可是却让温柔觉得木清风的心智与实际年龄根本就不相符合。就连她自己都无法看透木清风的内心世界。

    “在下木清风!磨磨妹子还记得我吧?!!”从始至终木清风都含笑对待一切的事情和人。

    小磨磨不语,从内心里她一直觉得木清风是个危险人物,靠近他自己会有致命的危险。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温柔便带着小磨磨回屋。只留下院子里傻蛋儿爷爷和木清风两个人。

    傻蛋儿爷爷含笑,眯着眼睛说道:“木少爷你可别介意啊!”

    木清风笑道:“当然不会介意啊!李爷爷家的远方亲戚可都是很有个性的。”

    刚刚进屋,小磨磨那张小脸上便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师父他怎么会来这里啊?!!!”

    小磨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如此排斥木清风,就好像有木清风在。她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有什么样的感觉?”温柔眯着眼睛,没有正面回答小磨磨。

    “磨磨就是觉得他很危险!靠近他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他不像是好人,笑容里有一股难掩的杀气。”小磨磨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便喃喃说道。

    温柔点头,然后拍着小磨磨的肩膀,说:“以后不要靠近他!”

    小磨磨点头。

    师徒两个人之间竟然有同一样的感觉,更让温柔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是,那位木清风竟然年纪还比自己小了那么多。呵呵a不会觉得很好笑?一位年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木清风,却让温柔觉得有股危险的感觉。虽然他无论什么时候都展现出他自己温文尔雅的样子,温和的笑容也始终挂在脸上。但是还是难以掩饰那一抹浓烈的杀气。

    年纪还如此小的木清风怎么会有这么浓厚的杀气?!!!

    这点才是温柔始终无法想明白地事情。

    直到木清风喝完一整壶傻蛋儿爷爷为他准备的茶水也没有见到温柔和小磨磨再踏出房屋一步。无奈的耸耸肩,木清风觉得也非常的无奈,总不可能自己直接闯进去找她们俩吧?

    索性,木清风也不再继续耗着时间。他起身,非常有礼貌的对着傻蛋儿爷爷说:“李爷爷我得先回去了!改天有空一定再次登门造访!”

    傻蛋儿爷爷笑得合不拢嘴,“好的好的!木少爷有空就常来坐坐!”

    木清风是谁啊!那可是镇长大人家的大公子,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少爷。而且据说他在县城内自己做买卖也已经颇具规模,这样的人儿来到家里探望,始终还是让傻蛋儿爷爷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什么时候木家少爷这么看的起我们家了?!!!

    要是傻蛋儿以后能够跟在木公子身边做事儿,那就好喽!

    在镇上人们的感觉就是。只要能够跟在木清风身边做事情。那简直就好比飞上枝头变凤凰。光耀门楣的事情。

    傻蛋儿爷爷自然也有如此期盼。

    木清风刚刚离开不久,傻蛋儿便背着小背篓,笑眯眯的哼着小曲儿归来。

    “爷爷您怎么这么早就在院子里坐着啊?!”

    傻蛋儿家中只有傻蛋儿和爷爷两人,爷爷年事已高。平日里的蓬都必须要靠着小小年纪的傻蛋儿。都说穷娃早当家,傻蛋儿自然也不例外,平日里虽然调皮了点儿,但是这每天去背着小背篓去田里割草回来喂家里养的小羊,也是必须完成的事情。

    靠近傻蛋儿爷爷,傻蛋儿便从自己背上将小背篓卸下来,直接放在地上。

    傻蛋儿爷爷见到自己家的乖孙子,是怎么看都怎么顺眼,笑眯眯的说:“刚刚木少爷来过9送来了不少他从县城内带回来地好东西!一会儿爷爷给你点儿。你拿给温姑娘他们!”

    傻蛋儿挑着眉头,“木少爷?那个木少爷?!!”

    “你糊涂了啊!咱们村子里还能够有几个木少爷?!自然是镇长家的木清风木少爷!!!”

    傻蛋儿不知道不知道木少爷是谁,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什么时候堂堂木家大少爷竟然要来自己家来拜访了?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啊!

    也难怪傻蛋儿会无比的吃惊。

    “木少爷人就是好啊!刚开始我还以为人家木少爷是来替他隔壁王大嫂家的草草来收拾你这兔崽子的,谁知道人家压根就不计较这件事情。”傻蛋儿爷爷越说越觉得木清风简直就是好人。

    温柔和小磨磨听见傻蛋儿回来,所以也不再继续呆在屋子里。反而是踏步而出。

    小磨磨最近几日跟小磨磨的关系简直就是突飞猛进,两人已经显而易见的成为了好朋友。见到傻蛋儿回来,小磨磨立刻乐呵呵的腮冲上前,笑道:“傻蛋儿哥哥你回来了啊!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玩呢?!!!”

    有傻蛋儿为伴,温柔也发现小磨磨的笑容变得更加多、更加浓厚。也的确很为难小磨磨,那么小的年纪便要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吃尽苦头。

    傻蛋儿因为刚刚背着一背篓的青草而脸上红扑扑的,而且脸上还有一些泥土,看上去到是有鞋稽。他憨厚的笑着,“一会儿带你去镇上唯一的池塘里捞鱼吃!告诉你那池塘里的鱼可美味儿了!”

    “好懊啊!那咱们快点吧!”小磨磨欢呼雀跃,听见傻蛋儿要带她去捞鱼便忍不住的兴奋起来。

    ……

    傻蛋儿和小磨磨去捞鱼,说着是要用今天捞的鱼来准备丰盛的晚餐。桃李师姐和帝凤平日里都在外面调查王尔的下落,温柔便负责在镇上打听这件事情。

    “这两个孝子到是很合得来啊!“傻蛋儿爷爷见到傻蛋儿和小磨磨离开的背影,笑得何不拢。

    温柔见到傻蛋儿爷爷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要将小磨磨当成他家傻蛋儿未来媳妇来培养的感觉。温柔尴尬了笑着,“是挺合得来的!傻蛋儿这孩子就像是磨磨的哥哥,自然是关系好!”

    “其实我看温姑娘你们以后就留在这里吧!反正你们要投靠的亲戚也都——”后面的话傻蛋儿爷爷没有直说。

    “老爷爷今天来家里做客的人是谁啊?”温柔值得自然是木清风。自从见到木清风那位年纪尚轻便能够让自己有种危险感觉的人之后。温柔便一直想要知道更多有关于木清风的事情。

    “你说的是木少爷吧?!”

    温柔点头,“好像是吧!”

    “木少爷是镇长家的大公子,一表人才!据说啊他在县城里还做了不小的买卖呢!年纪不大却已经如此聪明了得了!”说起木清风傻蛋儿爷爷竟然也是满脸笑容,虽然不及提起自己孙子傻蛋儿吧,但也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难怪!看起来他那么温文尔雅!”温柔说。

    “是啊是啊!一直以来木少爷都非常和善,不管是对谁都是如此!我记得啊几年前他从县城回来的路上突然消失不见了,木家都快急疯了。可是后来,木少爷却一片树林内被发现了,从那个时候起啊,木少爷也渐渐的将木将掌管了。”傻蛋儿爷爷回忆着那些零碎的记忆。

    “突然消失不见了?然后他又突然被找打了?!!!”温柔突然挑起眉头。

    “是啊是啊!说来也挺离奇的!自从那件事情过后木少爷更加受到镇长的重视。”

    “木家还有别的少爷吗?”温柔眉头依然轻挑。她依稀已经开始感觉到一些奇怪的东西,那是什么呢?

    木清风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然后又突然的被找到了?!!!这中间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或者其他的隐情?!!!

    “以前木家还有一位二少爷。二少爷非常非常的聪明。简直就被成为神童。而是后来却突然不见了踪迹,怎么找都找不到。”傻蛋儿也要叹了叹气,然后又说:“你可别在外面随便的说这件事情,自从木家二少爷不知所踪之后。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人在提起这件事情,害怕让镇上伤心,那可是他最喜欢的儿子啊!”

    温柔的脑海内突然有一个惊世骇俗的想法,会不会这位木家二少爷的死亡就是跟大少爷木清风有关系呢?原本嫡出少爷因该才是家族的未来继承人,但是偏偏木镇长最为宠爱的却不是大少爷木清风,而是二少爷。如果这样一想来,都是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二少爷会突然消失不见了踪迹。

    一股的阴谋的味道。

    “老爷爷您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在外面胡说八道的。”温柔对傻蛋儿爷爷保证道。

    这个木家一定有什么秘密隐瞒中,会不会也牵连着木质村子的事情呢?

    温柔突然很好奇,已经接连很多田在这里无法寻得一些有用的线索。会不会想要突破就必须要从木清风这里呢?!!!

    “你明白就好。”祸从口出患从口入,傻蛋儿爷爷也是希望温柔能够明白其中利害。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温柔今天提起来,傻蛋儿爷爷也不会再去议论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已经直接被整个镇上的人默认为不可议论的事情。

    ……

    镇上唯一的鱼塘,具体地理位置也算是非常偏僻的!它不属于任何人,是属于整个镇上所有居民所用。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人人都想要坐享其成,到时候只分鱼回去吃,碍于人人都有这样的思想,所以到最后鱼塘竟然就这么被荒废在此。

    虽然鱼塘已经荒废,但是却还是有很多鱼儿在这里快乐的生活着。不少孝子都喜欢没事儿的时候来这里捞鱼,不仅仅能够饱餐一顿,还能够从中得到不少的快乐。

    金灿灿的阳光照射在鱼塘那略带黑色的池水上,折射出一些微弱的光线。

    “这里就是鱼塘吗?!!!”

    小磨磨很兴奋,捞鱼这件事情她还从来没有自己动手做过。

    “当然啦!磨磨妹妹你就等着,咱们晚上就会有很多很多好吃而美味儿的鱼肉了y嘿!”傻蛋儿憨厚的笑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佛系玄师的日常〕〔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武御万界〕〔诸天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