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九十三章 老头儿
    休整完毕,得到了一些补给之后,温柔等人再次踏上行程。

    在海上漂泊数日之后,能够再次踏步在陆地上,虽然是荒无人烟,但是一众人等还是非常兴奋的。至少不用再继续在大海内漂泊游荡,只要在陆地上总有能够遇到有人烟的地方。

    带着这种期待,温柔等人一路前行着。现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究竟属于哪里,尚还无法得知,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

    有了些野果至少可以让小磨磨和王尔两人暂时果腹,不至于饿肚子,已经最好。

    一路都是荒芜人烟,离开上岸后见到了那几颗果树之后,温柔一行人在接下来的两天行走中便再也没有见到过果树。此地土地干燥,想要存活下果树实属不易。

    带走的野果并不是聚宝盆,能够越积越多,经过两天的时间消磨,也定然会减少不少。

    眼前还是一片空旷,太阳光强烈的照射着,想要穿透一切阻碍。

    顶着烈日高照,王尔心情却并不好,有累又因为这段时间内有一顿没一顿的饿着,导致他已经整个人瘦了一圈。王尔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儿道:“再这个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摘得野果早晚也都会吃光,到时候该怎么办啊?!!!”

    对生命的担忧,谁都不想要活活的被饿死。

    小磨磨的情况不必王尔差,为了节省野果让自己走的更远,每天每顿王尔和小磨磨都是少吃些。小磨磨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不过却并没有因为剧烈的阳光而被晒成汹妞。

    “王叔叔您别担心!我们你一定可能很快见到村子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小磨磨这个小不点竟然俏着头安慰着王尔。

    王尔见到像小磨磨这样的小女孩都在安慰着自己,连连点头道:“好好好!王叔叔也是这样相信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一定能够走出这片荒芜的。

    帝凤至始至终都一脸慵懒,好像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感到不幸之内的,她说:“不用让你死在这里的!!”

    小磨磨说的话是童言无忌,可是帝凤突然的话。却让王尔内心里燃起了熊熊的希望。

    凤姑娘都说一定不会死在这里,那就是真的一定不会死在这里!!!

    王尔信任帝凤,在他的心里这天下之间就没有帝凤办不成的事情。

    “大家都被灰心,我们剩下的野果也足够几天的。”因为王尔突然停下脚步,故此所有人也都停下脚步。温柔听见王尔的话,也安慰道。

    野果还剩下几天,因该能够找到附近居住的村落之内的。

    因为温柔发现这里的土壤已经渐渐的开始没有在最开始登陆的时候干枯,已经越来越湿润。因该是再不过不久就能够找到村落,当然如果没有找到村落也因该有些树木植被什么的,这样的话找到食物也因该不成问题。

    “现在意志才是最重要的。你坚持下去就能一定能够找到村落。让你饱餐一顿的。”桃李师姐也开口说。如果不将王尔的情绪安抚下来。这样也只会白白的耽误大家的行程。

    王尔点头,“我都明白!我们一定会走出去的。”无比的坚定。

    王尔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然后说:“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行程。我们继续赶路吧!”

    温柔的猜测没有错,果然再次赶路两天后,温柔等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片绿色的植被。一片草地,种植着许许多多的果树,果树上结满了小小的果子。

    当再荒芜的土地上行走,就连见到大树都是奢侈的时候,突然在你的眼前出现这种大面积的绿色植被和果树,简直在他们的心里就能够掀起无限的激动。

    “快看!前面有好多好多的果树!”王尔在见到前方视线内出现这样一片场景之后,首先激动的大喊了起来。内心的激动简直就无法掩饰。

    虽然现在只是见到了绿色的植被和果树。并没有村落之内的人烟出现,但是对于他们而来已经是非常非常棒的事情。

    “哇~我就说嘛!上天是不会就这么让我们饿死在这里的!”小磨磨激动的呵呵笑了起来。

    这段日子里每一段是吃得饱的,每天也就只有几块野果子能够暂时性的果腹,眼见着储备的野果也快被消磨殆尽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如此众多的果树。实在是难以让人不激动,保持镇定。

    王尔和小磨磨两个人当属最兴奋的,因为像温柔、帝凤、桃李师姐三人自从离开桃花岛后便没有食用过任何东西,所以对她们三人来讲,出现果树并不能够算是非常激动的事情。

    王尔说:“磨磨走,叔叔带你饱餐一顿去!!!”当然这饱餐一顿就只能够吃野果了。

    “好啊!”小磨磨点点头,带着满脸笑容同意道。

    王尔首先快跑冲到果树面前,这些果树层次不齐,有高有低。王尔也没有多做犹豫立即将面前能够抬手就能能够摘到的野果子摘了下来,也不管干不干净,直接就的咬了一口,吧唧吧唧之后,赞叹道:“这野果子的味道比刚开始的野果子要好上几百倍!!!”王尔毫不吝啬对野果子的夸奖。

    小磨磨见到王尔吃野果子是那么的香,便加快步伐来到王尔的身边,“王叔叔!”

    王尔把自己手里已经给小磨磨准备好的野果子递给小磨磨,“来磨磨吃果子,尽情的吃!吃饱了为止!”

    刚刚从荒芜过度到全部被绿色植被覆盖的土地上,王尔也打量了一番这里的环境。这里因该可以完全的被算做是一片野果园子,少说也因该有上百颗高矮不一的野果树。而且没颗果树都结满了已经成熟的果子,所以王尔才会说放开的吃,吃饱了为止。

    这么多果树当然够他们两人吃喽!

    “谢谢王叔叔!”小磨磨接过王尔给她的野果子,甜甜的笑容灿烂的浮现在她的脸上。

    小磨磨也是在乎有些饿了,看着自己刚刚从王尔手中接过的野果子,便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正想要吃野果子的时候。王尔突然突然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小磨磨被吓傻了。哪里会想到王尔会突然这样。

    也顾不及再吃手里的野果子,小磨磨着急的蹲下身,想要看看王尔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倒下开始不停的抽搐?

    “王叔叔您怎么了?王叔叔!师父师父您快来啊!王叔叔不停的抽搐着!师父——”

    王尔一直不停的抽搐,根本就没有回答小磨磨的话,小磨磨自己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便只好求助于师父温柔。

    温柔、桃李师姐、帝凤三人并没有像是王尔和小磨磨那样一直狂奔而去,而是在后面慢慢步行而来。终于不再是荒无人烟的干枯荒地,能够走出一片绿色植被,温柔三人都非常高兴。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小磨磨着急的呼喊声,温柔三人便立即不由分说的赶了过来。

    小磨磨蹲在地上着急着。王尔整个人都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然后时而还会从嘴里吐出一点白泡沫。看样子怪吓人的。

    “怎么回事儿?!!!”温柔见到王尔这个样子也被震惊住,好像这段时间内王尔并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异常,怎么会突然就躺在地上抽搐了起来?!!!事出必有因。

    小磨磨见到师父温柔已经赶来,立刻说:“刚刚王叔叔给我吃野果子。结果我正准备吃就见到王叔叔突然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师父您说王叔叔是不是生病了?!!!”

    “吃野果子?!”温柔突然将视线投放到小磨磨手里依旧还拿着的野果子,然后皱了皱眉。

    “这里的野果子颜色并不鲜艳,看上去因该是安全的!但是王尔一路上并没有这种状况出现,莫非问题真的出于野果子上?!!!”桃李师姐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把野果子给我看看!”帝凤直接对小磨磨说。

    小磨磨对野果子有些依依不不舍,但是却依旧听从了帝凤的话,将自己手里的野果子交给了帝凤。

    帝凤从小磨磨手里接过野果子,然后拿到鼻子前嗅了嗅,然后便将野果子直接仍在了地上。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温柔见到帝凤刚刚的举动,便问道。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只是野果子本身香味儿太浓,因该有一定的毒素!”帝凤轻描淡写,好像并不出乎她的意料。

    “那王尔他的抽搐因该就是因为吃了野果子的缘故!”温柔皱着眉头,然后没有犹豫,直接喂给王尔三颗解毒丹。这解毒丹乃是“仙真门”的独家配方。童叟无欺,解毒效果超级棒。

    王尔服下温柔的解毒丹后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善,依旧抽搐着,并且有越来越厉害的感觉。

    解毒丹竟然没有办法解开他身上的毒?!!!

    温柔和桃李师姐都非常非常清楚解毒丹的功效,今日见到解毒丹竟然在王尔身上没有起到任何的重用,不禁被震撼住。

    这野果子究竟是什么毒?!!!竟然连解毒丹都没有办法解它的毒?!!!!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什么毒这么霸道?竟然没有办法解毒?!!!”温柔挑眉疑惑道。

    “现在尚还不能够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毒,磨磨你要记住不要再乱吃这里的野果子!”帝凤突然一本正经起来。

    小磨磨点头,“好的。”

    好不容易才有了可以饱餐一顿的可能,结果呢?还不是被这么活生生的剥夺掉!给了希望却又硬生生的拿走才是最可怜的事情。

    能够有什么办法呢?乱吃这里的野果子可能就会过王尔一样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这么一大片果树林,或许会有人居住,去瞧瞧看能不能够得到帮助!”帝凤突然提议道。她观察过这四周的果树,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是真的可能会有人居住在此。

    ……

    桃李师姐留在原地照看任然在地上躺着不停抽搐的王尔还有根本就没有多少自保能力的小磨磨,温柔和帝凤两人去四处查看查看,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人家。

    原本以为这片果林并不大,但是在果林内转悠之后,温柔和帝凤才深刻的意识到,这个果林根本就是很大。因该足足有两个桃花岛的面积。而且除了最开始荒芜人烟的土地和绿色植被的土地相连接的那片果林有着大面积的绿色植被外,其他的地方竟然全部都是整齐有序的果树林。

    在果树林李传说不停,每每走一段距离就需要在果树上留下之路的明示,要不然一会儿就算找到了人家也只能够因为迷路而耽搁时间。

    “帝凤你说真的会有人居住吗?”在积极寻找的路上,温柔突然开口说道。

    “因该会的吧。”帝凤勾起嘴角笑了笑。

    谁又敢保证一定会有人居住在此,只能够说这个是个希望罢了。

    ……

    留在原地的桃李师姐三人,小磨磨坐在王尔身边看着王尔一直不停的抽搐,时而口吐白泡沫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她皱眉说:“王叔叔您一定要坚持噢!我师父一定会找到救您的办法!所以呢您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放心吧!!!”

    桃李师姐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也做不了什么。

    “小磨磨你放心吧。王尔他一定不会有事情的。”桃李师姐安慰小磨磨道。

    虽然小磨磨和王尔认识也没有几天,但是好歹这一路上王尔对小磨磨还是非常非常好的,所以小磨磨对王尔也非常非常的好。如今王尔这般摸样,实在是担心。

    “恩。我知道的。”小磨磨轻声应道。

    ……

    温柔和帝凤两人穿梭在果林内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但是却依旧已无所谓。脑海内浮现出王尔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嘴里还时不时吐出白泡沫的样子,温柔的眉头便皱得更加的紧,“现在也不知道王尔的情况怎么样了?!!!”

    眼下根本就连王尔究竟是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中毒之后会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之内的。

    “你别担心了!就算担心也没有办法!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居住的人,才能够看看有没有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帝凤安慰道。

    现在担忧也没有丝毫用处,能够做的也只有这样罢了。

    在果林内来来回回的寻找着,终于在一个半时辰后。一幢木屋子出现在了温柔和帝凤的视线内。

    真的有人在此地居住!王尔有救了!!!

    王尔是一路跟随着帝凤来到这里的,对于王尔那点小心思帝凤还是知道,他没有坏心,也是一心一意的跟随着自己。帝凤见到木屋子出现的那一刻,是真的很高兴。

    终于还是让温柔和帝凤找到了人居住的地方。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去看看!”温柔笑道。

    温柔和帝凤距离木屋子并不远,很快便踏步而去。木屋子看起来并不大,大门紧锁,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在家里,而去这木屋子看起来也很破旧,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在此地。

    刚刚才燃起来的希望顷刻间便被毁灭,还不如从来都不给希望。

    温柔无奈的叹了叹气,“看起来好像无人居住!”

    “要不然我们进去看看,就算没有找到人,但是能够有个地方遮风挡雨也因该是不错!”帝凤建议道。

    温柔点头,“好吧!进去瞧瞧!”

    这整日的暴晒在外面强烈的阳光下,就算暂时还是没有能够找到有人居住在此,但是能够找到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也是非常非常好的事情。

    木屋子饱受风霜,大门被打开地时候发出一声“咯吱”。从屋外看进去,只见屋子内到处都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虽然还有桌子椅子什么的,但是看上起就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居住过。

    “看来因该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在此了。”温柔说。

    这木屋子不仅仅是脏而且就连房顶都有几个洞,下雨的时候估计要用盆子去接住从洞口内落下的雨水才行,不管怎么说,也终于能够有个暂时落脚的地方。

    “我们去将他们带过来休息,虽然有些脏,但是简单的打扫一番之后因该也能够用。”帝凤点头。长时间的风餐露宿,现在能够有个破木屋子给他们住下,已经是非常非常棒的事情。

    温柔和帝凤踏步走进破旧的木屋子。想要进一步的查看查看这间木屋子。

    “以前因该在这里是有人居住的,莫非这片果林就是这木屋子以前的主人所种植的?!!!”温柔猜测道。

    “还是非常有可能的,”

    木屋子不大很快便查看完毕,整件木屋子不大,只有一个房间和一个看似已经废弃的厨房。如果能够找到一些食材还是能够简单的煮些热腾腾的饭菜,想起来就觉得非常非常棒。

    “帝凤我们快回去将他们接过来休息吧!”

    王尔现在身中不知名的毒,将他接来木屋子内也是件好事情。

    帝凤和温柔没有丝毫停滞,便立刻按照来时一路做的记号返回去。正是因为一路上都有做记号,所以返回去的时候时间并不是那么长。

    ……

    王尔一直在抽搐不停,桃李师姐在一旁看着心里不不好受。可是却没有丝毫办法。这种毒连解毒丹都不能够解除。究竟是多么可怕的毒?更奇怪的是。这种毒并没有直接夺去王尔的生命,而是一直让王尔抽搐不停,时而口吐白泡沫。除去这些症状之外便再无其他,好些奇怪的毒。

    小磨磨就那么安静的坐在王尔的身边。眉头微微拧紧。

    王尔一直这样很是让人担心。

    “怎么样附近找到有人居住了吗?!!!”

    桃李师姐刚刚还坐在叹气,却突然见到温柔和帝凤归来,便立即起身急忙回道。

    如果找到附近有人居住,或许附近地人能够知道王尔所中的毒是什么。也不说能否解毒,至少知道是什么毒之后会更加方便解毒罢了。

    温柔摇头,“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人居住,不过我和帝凤发现有一处简陋的木屋子,不过已经荒废了很久。”

    “木屋子?!”桃李师姐皱了皱眉头,听到温柔和帝凤带回来地消息。喜忧参半。

    小磨磨俏着头望着温柔,“师父,王叔叔会好起来吗?!”

    “会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帝凤看了一眼依旧在地上躺着不定抽搐的王尔,说:“他一直都在抽搐?”

    “对!从不停歇!”桃李师姐如实回答。

    帝凤的眉头就那么轻轻的皱了皱。王尔从发生这种不停抽搐的症状后便一直维系到现在,好像这种毒就是要让人一直不停的抽搐。却不会一下子便致人于死亡。倒是挺奇特的。

    “好了,我们想办法将王尔带去木屋子内,哪里虽然条件也不怎么好,但是至少可以遮风挡雨。”帝凤说着便行动起来,和温柔一起踏步上前准备将抽搐不停歇的王尔抬起来。以他们两人的体力想要将王尔抬回木屋子是可以办到的。

    ……

    回到木屋子,暂时性的将王尔放在一块相对来说要干净点的地方,至少让他不再被风吹雨打。

    “接下来该怎么办?!”桃李师姐问道。

    现在王尔身中不知名的毒,一直不停的抽搐着,根本就没有办法行动,他们也不可能走到哪里随时都把王尔抬着走。如今该如何是好?

    “如论如何也不可能将王尔丢弃在此!都说万物相生相克,或许在果林内就有能够解毒的东西,我们试一试?!”温柔也明白桃李师姐的担忧,但是目前看来除去在此地住下来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就不说王尔一直抽搐中毒的这件事情,小磨磨她跟温柔、桃李师姐、帝凤三人不同,她需要食物才能够补充体力,才能够有继续活下去。所以就算没有王尔,温柔他们也需要替小磨磨解决好填饱肚子的事情。

    “那就暂时留下来,我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吃的。”桃李师姐点点头,然后便踏步离开了木屋子。

    果林很大,想要找点能够吃得东西并不是不可能的。

    桃李师姐出去之后,帝凤紧跟着便说:“我也出去找点柴火!说不定还可以生火做点好吃的。”

    “那我就留在屋子里打扫打扫。”温柔点头,说道。

    想要在这里继续住下去,肯定需要把屋子里打扫一番,要不然到处都是灰尘,屋顶还有几个大洞的。该怎么办。

    ……

    一个时辰后,原本破烂,灰尘满布的木屋子变得干净整洁,就连屋顶上的破洞也已经被暂时性的补好。小磨磨一直跟在温柔的身边帮助她,见到辛苦劳动之后,屋子便整洁后,小磨磨嘿嘿笑道:“师父我们真的准备在这里住下去了吗?”

    温柔点了点头,宠溺的拍了拍小磨磨的小脑袋,说:“我们暂时在这里住下,等王尔叔叔的裁了。我们又继续出发!”

    “恩!王叔叔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小磨磨又再次露出笑容。

    “咕噜——咕噜——”

    “磨磨你饿了?!”很不符合情况的。小磨磨的肚子在这个时候发出了抗议声。

    虽然是在自己的师父面前。但是小磨磨还是尴尬的嘿嘿一笑,说:“不饿!我不饿!一点都不饿的!”

    温柔鼻子微微酸了,明明肚子就已经饿到咕噜咕噜的叫,小磨磨竟然因为不想要让温柔为难。而强忍着说不饿。

    “马上他们就回来了,到时候一定最先该你吃,管饱的!”

    “好!”小磨磨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然后她的肚子又挑在不适合的情况,发生严重的抗议“咕噜——咕噜——”,小磨磨捂着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着。

    “看我带回来了什么好吃的。”

    刚刚说完,桃李师姐便归来,右手里还有一只新编好的竹筐。左手里拿着好多野菜。

    温柔立刻上前,“都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啊?!!!”

    已经很饿的小磨磨,见到终于有食物可以吃了,所以也按耐不住跟在温柔的身边,上前去到桃李师姐的身边。

    只见桃李师姐右手中新编好的竹筐内有足足四条肥大的鱼。

    “桃李师姐果然还是有办法。竟然找到了鱼!”温柔见到竹筐内的鱼儿之后,笑呵呵的说。

    “发现了一条杏,没有想到竟然有鱼,就顺便抓了几条回来煮野菜吃!”桃李师姐也完全没有想到,原本只是准备去找些野菜什么的,结果没有想到竟然会有意外收获,发现了条杏,而且河里还有鱼。

    小磨磨见到竹筐内的鱼之后双眼亮了起来。自从离开桃花岛开始漂泊起来,一直都是野果子啊什么的果腹,今天竟然见到了鱼儿。

    “磨磨去木屋子外把那几个破烂碗拿回来,然后我们就开始准备做鲜鱼儿野菜汤p吼!”虽然桃李师姐妹并不饿,但是能够找到食物还是非常非常的高兴。

    小磨磨立刻听了桃李师姐的话,蹦蹦跳跳高兴的出去拿破烂碗回来。

    这个时候出去找柴火的帝凤也归来了。帝凤手里托着一长串被她捆绑好的木条、木块,拖得大概有十米长的距离,因为这些木块啊木条啊在地上托着走,所以产生了一些声音,帝凤人还未归木屋子,便已经听见了动静。

    帝凤将柴火放在屋外,刚刚进屋便见到桃李师姐的竹筐子,然后说:“这找到是什么食物啊?”

    温柔笑眯眯的说:“桃李师姐在外面捉了几条鱼儿回来。”

    ……

    虽然这锅鱼儿野菜汤并不算美味,但是小磨磨却喝得特别特别的香。温柔、帝风、桃李师姐三人并没有多吃什么,只是简单的喝了一碗鱼汤,毕竟这些食物对小磨磨来说更为重要,他们有没有都无所谓。

    小磨磨高兴的脸突然只见暗沉了下来,她看着一直在屋子里躺着,不停抽搐的王尔,便不自觉的自言自语道:“王叔叔您快点好起来吧!要不然美味的鱼肉就要被磨磨一个人吃光光了喔!

    每个人在这一刻都有些难过,至少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不管是因为现在依旧不停抽搐的王尔还是因为这样的小磨磨。

    一夜过去,王尔的抽搐有些减慢,但是却没有好转的迹象。他不停的抽搐而且一点意识都没有,无论谁在他身边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

    小磨磨独自吃着鱼肉和野草,见到温柔、桃李师姐和帝凤都只是在一旁坐着,小磨磨觉得很不好意思,说:“师父。难道你们不吃点吗?鱼肉可好吃可好吃了。”

    温柔摇头,“我们不用,你吃吧。”

    原本就没有几条鱼,而且也是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的,温柔他们怎么敢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吃下去啊。要是没有吃的了,小磨磨该怎么办?

    “谁!谁在我家里捣乱!!!”

    小磨磨刚刚开始继续吃鱼肉的时候,木屋子的大门突然被毫无怜惜的直接踹开。

    温柔三人立即警觉起来:有人?!竟然有人将木屋子的大门踹开了?!!!

    除了正经之外还有担忧,难道是木屋子的主人?!!!可是这屋子活脱脱的就像是被遗弃的很多年的。

    来不及去多想,便只见到从木屋子外踏步而进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但是眼神却非常精明的老头儿。老头儿的衣着很破烂。到处都是补丁。补了再补。之后甚至连补也直接省掉。

    桃李师姐首先警觉的问道:“你是谁?!!”

    这片果林不是根本就没有人居住吗?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一个老头儿?好奇怪。

    老头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皱着眉头,说:“小丫头你在问我?我老头儿也就是离开了两日怎么就被你们这帮臭丫头给鸠占鹊巢了?!!!而且还好大的胆子竟敢来问老头儿我是谁?!!!哈哈哈,有意思!”

    鸠占鹊巢?!!莫非眼前这老头真的是这木屋子的主人?!!!

    可是这间木屋子从头看到尾巴。从里到外一点都不像是有人居住的啊?而且还是老头儿口中的才离开两日而已。

    可是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见到了一位陌生人出现,会不会他知道其他的村落之内的,或者说知道能够离开这里的路线,更加或者说他知道怎么样可以解王尔身上所中之毒。所有的所有都告诉温柔不能够将这位老头儿给直接得罪了。温柔笑呵呵的说:“我们还以为这屋子已经没有人居住了,所以便打扰了。”

    谁知道老头儿压根儿就不理会温柔的笑脸,直接“哼”了一声,然后说:“谁让你们把老头儿我的屋子弄得这么脏乱了?!!!谁让你们弄的?!!!”

    呃……脏乱?!!!

    温柔、桃李师姐、帝凤还加上小磨磨四人全部都呆滞住了两秒钟时间。这个老头儿竟然说我们把屋子给他弄得脏乱了?!!!!分明就是你以前的屋子脏乱不堪,现在我们帮打扫好了。结果反而还落得个将屋子弄的脏乱不堪的莫名其妙罪名来。

    “瞪什么瞪?!!恩?难道老头儿我还说错了不成?!”老头儿挑眉,然后便直接大摇大摆的直接走上前,见到小磨磨碗里谨慎的半条鱼,然后便直接不客气的拿起来,噗噗噗的一扫而空。速度惊人。

    温柔四人目瞪口呆,那可是小磨磨准备留给自己午饭的时候吃的最后半条鱼儿了,可是却被眼前这老头儿直接吃光了!吃光了!!!

    小磨磨好委屈,我们住了你的屋子是我们不对,但是也给你将屋子打扫干净了啊,怎么还来抢我的鱼儿吃。

    小磨磨一脸委屈的望着吃完最后半条鱼儿后依然意犹未尽的老头儿,老头儿才不去管小磨磨的表情有多么多么的委屈。

    “咦?有人吃了绝版抽搐果!!!”

    老头儿意犹未尽的将破烂的碗放下,然后视线便投放到了一直在抽搐的王尔身上。

    这老头儿刚刚说了什么?!绝版抽搐果?!!!那老头儿的意思是在说王尔吃了叫做绝版抽搐果的东西?!!!莫非这老头儿知道这野果子的来历之内的?!!!

    四人皆惊,然后桃李师姐立刻问道:“前辈!您……”

    桃李师姐的话直接便被老头儿的眼神给逼回去,老头儿非常不满的瞪了一眼桃李师姐,“什么前辈!!!我老头儿看起来虽然老,但是也不是什么前辈。”

    “那……”桃李师姐很尴尬,你都自己称呼自己老头儿了,还说自己不是前辈,难道还要让我叫你哥啊。

    结果,应了桃李师姐的想法,老头儿紧接着边说:“谁再叫老头儿我前辈。我就给谁急!叫我老大哥我老头儿才会有好心情。”

    老……老大哥?!!!你都那么老了还想要做我们的大哥!!!

    桃李师姐默默的在心里恶心了几百次之后,终于又开口说:“那……前……噢!老、老大哥您知道我这朋友是得了什么病?”

    老头儿这才满意的说道:“竟然你都称呼我老头儿为老大哥了,那老头儿我这个做老大哥的也不好有所隐瞒。你的朋友啊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吃了绝版抽搐果。”

    原来那野果子的名字叫做绝版抽搐果!难道就是吃了之后会让人不停的抽搐吗?!如果真的是只是吃了绝版抽搐果之后会一直抽搐不断的话,那到还算好,就怕会有生命的危险。

    “那请问老大哥知道否解决之法?”先不去管这绝版抽搐果的各种情况,当务之急是知道解决的办法。

    “老头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_!”老头儿跺了跺脚,然后直接不理会桃李师姐,朝着王尔靠近。

    帝凤直接挡住老头儿想要靠近王尔,拦在他们两人的中间。

    老头儿非常不满意帝凤的举动。不悦道:“老头儿我的屋子都被你们弄成这副德行了。老头儿我也没有说啥。但是你这小娃现在这是啥姿态?!”

    “你都不肯告诉我们我朋友是否有的治这绝版抽搐果的毒,那么我们为什么又要让你去接触我朋友呢?!!!”帝凤从来都不害怕惹事,我从来不惹事但是不代表我就怕事儿。

    “你们到老头儿我的屋里,还弄得乱七八糟还好意思说其他的?!!!现在的小娃娃怎么都这副德行!”老头儿哼哼道。

    “你说这屋子是你的就是你的。那我说这屋子是我的,那是不是就是我的?!!再说了,你来屋子的时候我们几个都在屋子里,那么这屋子就是我们的,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帝凤直接挑眉说道,顺便给做出一个请离开的姿势。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老头儿你一个人会无理取闹吗?!!!你说屋子是你的就是你的?

    “哪里来的伶牙俐齿的小娃娃,竟然直接敢欺负老头儿我身上来了。”老头儿却是也未曾想到帝凤会如此无理取闹,他表面上好像很生气,但是在不经意之间嘴角却有些上扬。虽然很短暂但是却被温柔灵敏的捕捉到。

    温柔心里暗道:感情这老头儿是我们逗着玩啊!

    温柔旋即也上前和帝凤站在一起,将老头儿拦住,不让她机会接近王尔。温柔说:“什么绝版抽搐果,依我看肯定也是胡说八道的!我还可以说是绝版抽抽果,超级抽搐果呢!”

    温柔和帝凤已经站在一条阵线上。桃李师姐和小磨磨旋即也上前并肩与他们站立站一起。

    小磨磨依旧记挂着老头儿一进屋便不由分说的将自己的午饭半条鱼儿给吃光光了,嘟着小嘴巴,一脸怒气的说:“哼哼哼!偷吃孝儿的老头儿还好意思在这里自吹,别那么搞笑了。”

    帝凤心里暗自道:哼哼哼!看你老头儿还不乖乖的告诉我们绝版抽搐果的事情!

    “我靠!都是些什么奇葩!”老头儿一脸无语,竟然有这么不要脸面,胡说八道的年轻人。

    无语只是暂时性的,很快老头儿便说:“不就是想要知道绝版抽搐果的事情吗?直接说出来就好嘛!老头儿我身为你们的老大哥定然是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温柔四人一脸黑线:你都打算要说吗?

    如果不是因为王尔现在一直不停的抽搐,而且还找不出究竟是中了什么毒,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老头儿的话,温柔四人早就已经将老头儿直接踢出木屋子,管你是不是木屋子的主人。

    见到没有人应他,老头儿又继续说:“绝版抽搐果不就是种植在交界处的美味果子啊y嘿好多年没有见到有人吃到它了。”

    果然!!!这老头儿真的知道王尔是因为吃了野果子才变成现在这样的!看来这果子的名字真的叫做绝版抽搐果。咳咳!这天下间竟然还有这么雷人的名字。

    “你这老头儿怎么还不走?!!想要留下来我们轰你走啊!”帝凤双手环胸说。

    嘿!这屋子是老头儿我的家,还有人竟然敢在老头儿我家里赶我老头儿走,实在是……实在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也罢也罢!就看刚刚老头儿我吃了你们半条鱼儿的份上,老头儿我就告诉你们如何解决你们朋友的绝版抽搐果毒素吧!”老头儿一脸看我多高尚的样子,藐视所有人。

    “那你还不快说!”帝凤依旧那副表情,可是心里却暗道:吼吼!果然投降了!

    “出屋子大门左转三十米有一颗结着绿色脸盆大小的果树,将果子摘下来把果皮取下,直接给他贴在额头上就可以了。”老头儿撇撇嘴。这临到老了,还被年轻小娃娃这样喝斥!让别人看到了老头儿我的脸面何在啊n在啊!

    几人相视一眼,桃李师姐便踏步出门,不一会儿便取来了如同老头儿口中的绿色脸盆大小的果子。将绿色的果皮取下又按照老头儿所说贴在王尔的额头上。虽然王尔一直都在抽搐着,可是果皮很服帖,贴在王尔的额头上并没有因为抽搐而掉落。

    果然,奇异的现象发生了。王尔刚刚还在抽搐的身体突然之间停止了下来,三秒钟后王尔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看了看周围的一切。王尔坐起来,看着正注视着自己的温柔四人等,王尔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凤姑娘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这里是哪里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不是给磨磨吃果子吗?怎么有房子了?难道我们找到村落了?可以饱餐一段了?”

    王尔一口气的直接问话,一大串的问题噼里啪啦的从王尔的口中出来。

    果然,王尔在发生抽搐之后的事情都不记得,完全就是出于昏睡状态。

    “你在做梦,所以才看到的这些景象!”老头儿坐在已经被温柔檫干净的椅子上,优哉游哉的说。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第一宠婚:帝少大〕〔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斗鱼之死亡主播〕〔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