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八十八章 归
    小磨磨俏头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睛。

    可是温柔却因为小磨磨脱口而出的话愣住,“磨磨你刚刚说什么?”

    小磨磨以为温柔没有听清楚自己的话,然后又说:“就是那画里的姐姐眼睛会变化,看起来好可怕。”

    “画里的姐姐眼睛会变红?!!你什么时候看到的?”温柔皱眉,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就是在静心姐姐拿着大刀挥舞之后出现的,一闪就没有了。我还以为师父您也看到了呢!”小磨磨天真的说着。

    静心队长和温柔靠的比较近,小磨磨的话也被听的一清二楚。她挑眉,说:“会不会就是那花在作怪?!!!”

    那副画的确充斥着诡异,之所以没有将画带走就是因为它太过诡异。小磨磨的话却让静心队长和温柔都不自觉的感到不妙,莫非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那副诡异莫测的画?

    “回去!”静心队长和温柔同时齐声说。

    说刚刚出口,温柔和静心队长两人便率先往回快步而去。凌霄、凌珊珊、何少、小磨磨还有副队长此时对温柔和静心队长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刚刚才离开那诡异莫测的地方怎么现在又要立即回去?

    小磨磨更加不解了,嘟着小嘴巴疑惑道:“难道是我刚刚说错话了?”

    在屋子门口,温柔和静心队长并未贸然冲进去,而是止步。

    “你受伤了,还是我先进去!”温柔看了一眼静心队长手臂上被被包扎的伤。

    静心队长挑眉,“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我去!”

    “现在是争辩逞能的时候吗?!我说我去谁也别想阻拦!”温柔突然严厉的喝道。

    “……”静心队长出奇的沉默了。

    推开房门,一切并未有任何的异常。温柔率先踏步进入,静心队长紧随其后,而凌霄等人也随后便跟了进去。屋子里和刚刚离开时的场景一样,没有任何变化。静心队长注视着那副画后面的墙,心里便愤然想要将那堵墙直接劈碎。

    “温姐姐你们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怎么突然又冲回来了啊?”

    凌霄等人紧随其后进入屋子内,凌珊珊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望着温柔。温柔和静心队长折返归来并未告诉大家原因。所以大家都觉得很莫名其妙,并且这屋子内的这堵墙也确实是诡异莫测。

    “是不是你们突然发现这里的奥秘?”凌霄同样也不解。但是温柔和静心队长会突然折返回来,因该是有什么重大的原因。

    何少忍不住颤抖几下,脑海内忽闪过这里的邪门诡异,便想要立即远离这里,“这里这么邪门儿还是立即离开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再次折返回来。

    温柔和静心队长并未作出任何的解释,温柔眼睛不眨的注视着墙上挂着的那副肖像画,然后温柔慢慢的踏着自己的脚步缓缓的朝着画移动着自己的身体。

    距离那副画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温柔停了下来。她就那样专注的望着那副肖像画,随后她伸出自己的右手想要去触碰画之中的女子。

    “吱——”

    画里女子的双眸内突然红亮起来。时间很短暂但是很确切。

    这一次所有的人都看到了画里女子双眸突然变成了红色。一直认为这副画很诡异莫测。但是却没有想到会真实的场景。

    “莫非温姐姐突然折回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发现了这副画的诡异之处?”凌珊珊看到画里女子双眸突然散发出红光之后思索着。

    “温姑娘小心点!”静心队长亲眼见到画中女子双眸突然变红光之后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还不忘提醒温柔小心为上。至少这画还未曾发起过攻击,如果不小心招惹了它,或许还真的会酿成大祸。

    温柔点点头。刚刚画里女子双眸突然变红光的那一刹那,温柔触碰画作的右手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一股攻击。这股攻击并未扩散开来,显然只针对温柔一人。

    温柔并未准备撤离,但是她却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双手环胸注视着那副画,她说:“既然有生命为何不出现?躲躲藏藏的算什么!!”

    众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提高警觉,双眸打量在墙壁上的画中。

    良久,画中女子再次双眸闪过红光。

    “咻!”

    一股劲风声在耳畔旁响起,一名与画中一摸一样的女子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温柔的身边。

    “你是?”温柔挑着眉。注视着自己身边突然出现的女子。

    “我已经高抬贵手放过你们了,为何你们还是如此执迷不悟?!!!”画中女子并未直接回答温柔的话,反而眯着眼睛危险的注视着温柔。

    “这么说,我们的同伴遇害都是你一首导演的?!!”这件事情并不让人那么震惊,在得知画中女子双眸会发出红色的光芒时。温柔便大致的已经猜到了。

    何少见到画中女子竟然活生生的出现,觉得一切都好像是在梦里。他望着画中女子,说:“想不到这世间竟然真的能够从画里走出仙子来!”

    这多么美妙啊!

    凌珊珊、凌霄兄妹俩同一时间皱起了眉头,这女子的突然出现倒是将这件事情变得更加诡异莫测。

    静心队长一脸戾气,害死自己九名队员的凶手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静心队长咬牙切齿的说:“温姑娘快出手!”

    画中女子看了一眼静心队长,然后一声嘲笑,“就凭你们?哈哈哈,想伤我谈何容易!”

    “谁说我们就不能够动你!”

    温柔笑了起来,然后翻手对着墙上的画纸一挥,“火!”

    轰!!!!

    已经没有了画中女子的画纸突然之间燃起大火,火势凶猛直接在三秒钟内将整幅画烧成灰烬。

    在整幅画烧成灰烬的那一刹那,已经脱离画纸的画中女子突然全身冒起黑烟,依稀可以看见有零星火苗在她的身上乱窜。

    “火!”

    温柔再次翻手一挥,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对着墙壁上的画纸,而是直接对着那画中女子。

    画中女子双眼变红,满身戾气,突然仰头咆哮。

    温柔再次使用“火”法术直接将本是零星火苗的火花点燃。

    “啊——”

    还来不及去做出任何反抗。画中女子便变成了一张被烧焦的画,画里女子双眸眼泪划过。

    “哇!温姐姐原来你这么厉害啊!”凌珊珊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采。就这样事情就解决了?会不会太快了点?对了,刚刚那火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好像是从温姐姐的手心里突然窜出来的!!!

    哦买噶!竟然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在底下地宫内接二连三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但是也远不及和自己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温柔,突然手心里会窜出火苗来。

    静心队长倒是非常平静,这样的手段她曾经见到皇城圣女使用过,见得多了也自然不会觉得特别神奇。

    “它只是太轻敌,以为翻手就能够将你我等捏碎在手心里。”温柔说的是事实,这画中女子虽然不比自己强悍。但是这样便惨白也确实是她太过强敌。

    静心队长突然再次用自己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挥舞起那把足足有五百斤的大刀。正准备踏步朝着墙壁走过去。副队长突然上前,紧张的说:“队长你手上还有伤!”

    队长该又想要劈开这堵墙了,副队长很担心。刚来凶煞之地的时候,他们还是十二人小分队。可是现在却已经只剩下自己和队长两个人。

    “你别担心了,画已经被毁,因该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温柔突然说。

    副队长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温柔的话,但是很神奇她竟然没有再出手阻止静心队长的做法。

    有了温柔的肯定,静心队长握着长刀直接挥舞而去。

    轰隆隆——

    一声剧烈的响声,比起上一次剧烈了起码两倍。

    没有再如同上次那样墙壁没有任何变化,反倒是静心队长的手臂被伤。这一次墙壁根本无法承受住静心队长重达五百斤的大刀剧烈的震动,直接碎开。

    墙壁被大刀碎开的地方,也就是刚刚挂着画的位置。一闪一闪的光芒乍现。

    “咦?师父您快看,哪里有什么东西好闪亮!”小磨磨是最先发现那闪闪光芒的东西。

    随着小磨磨的声音,众人都将目光投放过去,只见那已经破碎开的墙壁上一闪一闪着璀璨夺目的光芒。

    那是什么东西?没有想到这堵墙壁内竟然有这种东西。

    静心队长上前将璀璨夺目光芒的东西拿在手中,竟然是一颗五角星的晶体。

    “温姑娘你来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静心队长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索性就递给温柔,让温柔来辨别一下。

    温柔拿在手里一股暖流突然从晶体之中传了出来,温柔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手中的这个漂亮璀璨的五角星晶体。然后温柔发现五角星晶体内有一个像是箭头的东西在转动。温柔好奇便移动自己的位置两步,发现晶体内的箭头变又转变方向,随之在箭头锁定之后在箭头的前方赫然出现“补天”二字。

    温柔惊喜,“这东西因该是指路所用!看来我们是找到宝了。”

    温柔想,因该就是这神奇的五角星晶体带给了画中女子生命。

    众人脸上浮现出惊喜,随后跟着箭头指引的方向踏步而去。

    ……

    温柔等人在凶煞之地低下地宫内摸索着前行,有了这个晶体箭头指引倒是没有一路都非常顺利。此时此刻远在皇室城皇城圣女宫内的皇城圣女并没有那么自由自在,她独自一个人在圣女宫主殿内不断来回踱步。

    现在的皇室城风雨摇摆,从皇室城天空出现异象开始才不过短短两月的时间便已经演化到现在每一日都能够在皇室城上空出现神奇的异象。

    站在圣女宫主殿内的一处能够眺望皇城景色的地方,皇城圣女眉头紧紧皱起。天空一道异象如约而来,皇室城的原住民们从刚开始的惊奇到现在的麻木,已经习惯了有这样的异象存在,到没有引起恐慌或者更大的传言。

    “难道整个鬼地方内部都要沦为外围那般的场景吗?这些原住民们该怎么办?温柔啊温柔,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尽快将补天石蓉。”

    皇城圣女望着天空中出现的异象喃喃自语,她神奇有些哀伤,一点都不像是平日里的那位高高在上皇室圣女。

    ……

    凶煞之地地下地宫内。温柔一行人非常顺利。从离开那间有画中女子的屋子后整个地宫便开始不间断的出现许多路,还好有了箭头的指引,温柔他们才能够一直顺利的行走着,穿行在地宫内。

    “嘿嘿,这还真是宝贝!是不是我们只要沿着它的指引便能够顺利的离开凶煞之地?!!!”想着凌珊珊便嘿嘿的笑了起来,原本还以为凶煞之地此次之行会是九死一生,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路是如此顺利,简直就是畅通无阻。

    “别高兴的太早。”温柔直接打断了凌珊珊刚刚还在高兴的心情。

    现在谈能够顺利离开凶煞之地是真的还太早,温柔知道这箭头只能够带他们去寻找补天石,至于离开凶煞之地的方法。根本就毫无头绪。

    一直沿着箭头的指示不停的穿梭在地宫内。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指名前路的箭头突然停止了。被温柔拿在手里的五角星晶体也突然爆裂开来化成了粉末。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都非常吃惊,心里也有一丝害怕。

    “怎么回事儿?”静心队长首先问道。

    温柔摇头,“不知道。晶体突然自动化成了粉末。”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何少着急了起来。这几天都是因为箭头的指引才能够在地宫内穿行的如此顺利,突然之间晶体变成了粉末,是不是就预示着接下来的路很难走。

    因为晶体突然之间变成了粉末,众人这才意识到了一件严肃的问题。

    前方竟然没有路了!!!

    路被堵死,这里也没有其他的通道可以提供选择。突然晶体变成粉尼不会就是因为路堵死了的缘故?

    这样一想何少又开始激动起来,他着急的说:“路都被堵死了,连指路的也变成粉末了,难道我们就要在这里等死吗?!!!”

    “那你想办法啊!”凌珊珊讨厌何少的情绪一点都没消散过,反而在凶煞之地的这段时间内愈演愈烈。

    静心队长望着温柔。说:“温姑娘你怎么看?”

    温柔有没有能力,静心队长不知道,只是看着温柔能够跟皇城圣女一样从手心里喷发出火焰来,静心队长便不自觉的选择去相信。

    温柔看来看四周,皱眉思索了一嗅儿。然后她对着静心队长说:“静心队长麻烦你用你的大刀把这堵墙劈开。”

    刚刚就是在这堵墙面前五角星晶体才会突然变成粉末,不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样,莫非已经抵达了终点?

    死马当活马医,温柔虽然不敢确定,但也只能够试一试。

    “会不会有问题啊?”传来了何少的一声质疑声,然后所有人齐刷刷的全部对着何少投向了注目礼。

    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何少撇撇嘴,说:“听你们的。”

    然后,众人这才收回了对他的注目礼。

    “静心队长你就大胆的挥刀吧!”温柔说。

    静心队长点点头,然后抡起自己重达五百斤的大刀直接朝着堵在前进道路上的墙上猛然一挥。

    轰隆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那堵拦住方向的墙突然之间轰然垮塌。

    待声音消散过后,原本阻拦道路的墙体已经消散四处散落在地上,之间原本的墙体位置一个大洞赫然出现,而在大洞的上方一个悬浮的木质盒子好像亘古不变的在此地。

    这个盒子温柔见过,是皇城圣女在出发前一天给自己看到补天石盒子。

    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进展的如此顺利,补天石竟然已经出现。

    温柔和静心队长相视一样,旋即温柔便上前去将木质盒子拿在手中。一股温润的气流好像将自己整个人包裹住。

    温柔和静心队长在高兴终于找到了补天石,而凌霄几人并不知道补天石这件事情所以他们在欢喜这条路被打通了,是不是他们就能够离开了。

    墙体消失不见,出现了一条通道,众人都觉得它就是能够离开凶煞之地的道路。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是不是找到离开凶煞之地的路了?!!!”凌珊珊激动着,欢呼着。

    凌霄注视着温柔和静心队长此时此刻的神态,还有温柔手中木质盒子。温柔和静心队长都是皇城圣女派来凶煞之地的人,并且皇城圣女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让温柔和静心队长这些人来冒着生命危险来凶煞之地旅游吧!

    那手中的木质盒子究竟有什么奥秘?莫非他们的目标就是那木质盒子?

    凌霄虽然这样猜测但是却也没有任何举动,如果能够从凶煞之地离开自然是甚好,若是不能够离开,想必远在皇室城皇城圣女宫的皇城圣女也会因为这样对自己的家族扶持吧?

    想到这里凌霄的嘴角也蔓延开一抹笑容。

    当所有的人都在为此感到高兴的时候,突然从那深深的黑洞内突然传出五彩光芒,直接覆盖住整个凶煞之地低下地宫。

    随之,所有的人好像都没有了知觉似的。

    ……

    “唔!”

    温柔觉得头好痛。全身都麻酥酥的没有力气。好像自己被吃了麻沸散一样。只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头很痛。

    缓缓将双眸睁开,还来不及去看周围的环境以及自己的同伴,温柔便被刺眼的强光逼迫的再次闭上双眸。

    强光?竟然会有强光?!!!

    温柔清晰的记得自己将木质盒子拿到之后不久,从那能够悬浮着木质盒子的黑洞内便传出来一股五彩的光芒。然后……然后就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

    可是如果自己还在凶煞之地的地下地宫内就不因该有强烈的光线啊?地下地宫内只有能够提供照明的晶石,并没有阳光能够直接进入。

    莫非现在我已经不在凶煞之地的地下地宫内了?

    磨磨呢?

    温柔立即想起小磨磨来,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其他人怎么样了?

    温柔的手里的木质盒子不见了,这是她醒来之后的第一反应。

    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温柔不管不顾那强烈的光线有多么多么的刺眼,突然睁开双眸。

    只见小磨磨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身边,眼睛睁得的。见到温柔看着自己的那一刻,小磨磨突然欢快的跳了起来,然后兴奋的手舞足蹈。嘴里还说:“太好了太好了,师父您终于醒来了。”

    温柔头很痛,身体上那股麻酥酥的感觉竟然突然消失了。温柔见到小磨磨活泼乱跳,担忧的心也放了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个时候温柔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而这屋子的环境竟然让温柔觉得这里是皇室城内皇城圣女宫。

    “磨磨这里是哪里?”

    听到温柔在问自己的话。小磨磨停止住自己欢呼雀跃的表现,立即乖乖的回到温柔的身边,“师父我们现在已经在圣女宫喽!”

    “皇室城的皇城圣女宫?!!!”明明我记得我们是在凶煞之地的地下地宫内,怎么一醒来就突然回到了皇室城的皇城圣女宫内?温柔很不解。

    “对啊对啊!”小磨磨立刻点头说道。

    “我们怎么会到皇城圣女宫的?”温柔继续疑惑问道。

    却见到小磨磨突然摇摇头,“至于这件事情磨磨也不太清楚,我是昨天醒来的,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皇城圣女宫内了。”

    “其他人呢?还有我手里的那个木质行子呢?”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才找到的补天石啊,不会是没有被带出来吧?

    “我也不知道。”小磨磨嘟着嘴巴说。

    “温姑娘也别为难你的小徒儿了!有什么事情还是问我比较清楚!”

    声音落下,才见到皇城圣女带着笑容缓缓踏步走了过来。

    “其他人呢?”既然自己和小磨磨都没有事情,那因该其他人也没有生命危险。

    “他们都很好,现在都在自己的家中,不过因该没有你这么快醒来。”皇城圣女继续面带笑容说。

    “我们怎么会回到皇城圣女宫来的?”这才是温柔最疑惑的事情,明明自己在凶煞之地的地下地宫内怎么一醒来自己就来到了皇室城皇城圣女宫了。

    “你们取得了补天石,然后就突然回到了皇室城城门口,是圣女宫的卫士发现你们然后将你们带回来的。至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想因该跟补天石有关系。”

    “补天石呢?”

    “我已经拿来拯救皇室城这片天了,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会兑现。你想要什么时候离开鬼地方都可以。”皇城圣女依旧笑如遇春风。

    原本还在苦苦担心皇室城以及整个“鬼地方”内部,但还是等来了温柔的补天石。

    这一下皇室城内的危机消除了,皇城圣女也松了口气。

    “感情你从我的世界里将我带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来做拯救世界的超级女英雄啊。”温柔翻了翻白眼。

    “其实你也受益良多,等你回去之后自然会发现。”

    温柔可以带着小磨磨一起回去了,温柔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在这里所发生的事情都好像一场梦。

    ……

    三个月后,皇室城皇城圣女宫主殿。一袭黑衣劲装,英姿煞爽的静心队长和副队长笔直着自己的身躯踏步进入。

    主殿高位上,皇城圣女一脸威仪。

    “参见圣女!“静心队长和副队长恭敬行礼道。

    “欢迎你们归来。”皇城圣女威严着,仿佛就像是一个天生的上位者。

    “谢圣女!”

    “这一次的凶煞之地之行对你们来说是收益良多,你们只要用心修炼他人必当登上前所未有的高度。”

    只要能够从凶煞之地活着归来的人。都能够再次开始修行。而不再是局限于武学。这对于每一位修行者来说无疑都是最最最大的收益。可以说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皇室城第一豪门家族凌家大宅内,凌家家主看到由皇城圣女亲笔的书信,嘴角轻轻扬起。心里喃喃道:“凌霄这孩子果真不错啊!为我凌家带来了无尚的荣耀,以后有了皇城圣女这位顶级盟友,看来凌家再次稳坐皇室城第一家族大的地位是不能够动摇的,哈哈哈哈……”

    “什么好事儿让家主你笑得嘴巴都何不拢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八爷已经出现在凌家家主身边。

    凌家家主见到凌八爷连忙收起自己刚刚还灿烂无比的笑容,“老八你怎么时候来的,越来越没有规矩。”

    “咳咳,老八我可是在外面通禀了无数次了,只是家主你一直在大厅内忙着笑呵呵的,所以没有听见罢了。既然都如此了老八我索性就进来了。”凌八爷嘿嘿的笑着说。

    “你和老八也该收收心了,赶紧回来帮自己家里。”凌家家主呵斥道。

    凌八爷游手好闲管了,现在凌家百废待兴,怎么能够再继续如此?凌家家主越看凌八爷越是如此觉得。

    “喂喂喂!别打我的注意啊!现在都有凌霄那小子操持凌家小小的事情,我们这些老了的就该好好的享享福。”凌八爷吊儿郎当的撇撇嘴巴说。

    “是啊是啊!怎么都没有想到凌霄竟然能够做的如此之好!对了。他们兄妹俩怎么又不见了人影?”凌家家主突然问道。

    “因该是在院子里练功吧!家主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够从凶煞之地归来的人都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哈哈哈,以后的谁还敢于我凌家争夺光芒?”凌八爷满脸都是高兴。

    史料记载里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能够在“鬼地方”从淬体镜修炼到化丹镜的修士了?化丹镜修士?很有可能再现,这对于整个凌家来说是一件多么多么骄傲的事情。或许有一天凌霄会带着整个凌家踏出“鬼地方”这个小地方。

    这些事情当然不会是皇室城内每一个人都能够知道的事情,但是各大家族因该都会有所记载。

    ……

    凌家花园内,如今的凌霄已经重新得到了凌家每一个人的任何,他会成为下一任的凌家家主这件事情也已经不再是秘密。

    兄妹俩坐在长椅上,凌珊珊仰着头,说:“哥你说温姐姐和小磨磨去了哪里?”

    “根据皇城圣女的话,他们好像是回到了他们的故乡!”凌霄淡淡的回答。都没有来得及见最后一面,温柔和小磨磨就已经不见了。凌霄知道自己当初不相信温柔,已经破坏了他们之间的那份友谊。可是如今回首,凌霄却还是希望能够再见温柔,继续他们的友谊。

    “温姐姐的故乡在哪里?我好像告诉他们我好想念好想念他们啊!”凌珊珊说着便泪眼婆娑。

    “我们只要变强总有一天会在遇到他们的。”

    “真的会再见吗?”

    “会的,一定会再见的。”

    ……

    皇室城何家,何少已经正式接管了何家,名副其实的成为了何家的新任家主。很奇妙吧,他与凌家原本矛盾很多,却在这个时候联手起来,成为了盟友。

    曾经的那位张扬跋扈的何少已经不见,重生的他将更加灿烂。

    “家主。皇城圣女发来邀请函!”

    一位像是下人打扮的年轻男子走进何少的书房。手里拿着一张大红色地请柬。

    何少抬头看了一眼那大红色地请柬。目光突然闪亮了一下,“放在这里吧!”

    “是!”

    何少嘴角突然挂起笑容,他自己喃喃道:“皇室城的新的排位看来要正式拉开序幕了。”

    ……

    一直守在角落里注视着凌霄的凌天心,此时此刻正站在凌家附近地一个小巷子内。她听说了凌霄现在地崛起。为他感到高兴。

    凌家大门“咯吱”一声,凌珊珊依旧一身鹅黄色的衣衫明亮动人的朝着凌天心走了过来。

    “你还真是喜欢在角落里默默的看着我哥啊!”凌珊珊俏着头,但是却没有趾高气昂的感觉。

    “我知道凌霄哥不愿意见到我。”凌天心勉强的笑了笑。她知道如果她自己出现在凌霄的身边会给凌霄带来压力,凌家的人是不会原谅自己的,而自己不能够再给凌霄哥带来伤害了。

    “算你还有些自知自明!呐!这是我哥让我交给你的东西,你收好吧!”凌珊珊手里拿着一个红色布袋子,不大,但是看起来却有些温暖。

    凌天心不知所措的从凌珊珊的手里接过红色布袋子,心里激动啊!刚刚凌珊珊说什么?她说这是凌霄哥给我的?!!真的吗?凌霄哥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在你身边!

    一个并不算起眼的红色袋子让凌天心感动的落泪。

    “别感动成这样!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呢!”

    “我是高兴。我是高兴!”原来幸福可以来的如此快。

    “还有,我哥让我跟你说,带着这袋子回陵城吧!他哪里的东西都留给你了。”凌珊珊的脸上没有了笑容。

    “——我知道了!麻烦你珊珊,替我转告凌霄哥,我会在陵城生活的很好!请他放心!”

    陵城x到陵城去!哪里有我和凌霄哥生活多年的记忆。在哪里虽然凌霄哥从来都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但是却使我们相处之中最为平和的时光。我会在陵城静静的守候着。

    ……

    凌珊珊将红色布袋子交给凌天心的第二天,凌天心便离开了皇室城。

    凌霄站在皇室城城门外的一个角落里,看着凌天心离开皇室城。凌珊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凌霄的身边,同样是看着凌天心离开的方向,“哥你舍不得吗?”

    “她一直跟在我身边只会毁掉她,离开对她来说是最好的事情。没有什么舍得或者不舍得。”凌霄淡淡的声音里却没有落寞。

    他跟凌天心之间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

    村子内,桃李师姐一直未曾离开,她始终觉得在这里她会再见到温柔和小磨磨的。

    每天桃李师姐都会坐在村子前的石阶上,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在哪里坐着。

    村长大人见到已经好几个月赖在村子里不肯离开的桃李师姐,摇了摇头,终究人心都是肉长的,村长大人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会有于心不忍的时候。

    村长大人走到桃李师姐不远处,他说:“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倔强?!你说你要找你的同伴,可是这都几个月了?如果你的同伴真的没有事情的话怎么会几个月都不出现。姑娘你就听我的劝,离开吧!”

    “村长大人你放心我不会给村子里添乱的。”桃李师姐说。

    “真是个倔强地姑娘!”村长大叹了叹气,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已经想了很多办法想要让这个倔强的姑娘离开,可是都没有任何用处。她本人不愿意离开,旁人又怎么能够赶得走。

    轰!

    一声巨响突然在村子里传开。

    村长大人突然眉头一拧,“不好!村子里好像出事儿了!”

    话音刚落,村长大人便理解朝着刚刚声响的地方前去。

    桃李师姐见状也立即起身,“村长我跟你一起去!”

    ……

    皇城圣女守诺言将温柔和小磨磨送回了他们原本的世界里。只是突然温柔和小磨磨从天而降,毫无能力反抗或者使用法术,就这么直接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哎哟喂!要这样直接摔下来也不早说。皇城圣女你等着瞧。等有一天我能够随便足你的地盘时。看我不报复你。”

    温柔和小磨磨重重的被摔在地上,纵使自己是钢也会被摔成一滩软绵绵的泥浆的。

    “师父师父我们真的回来了耶!”小磨磨从地上爬起来,擦亮自己的眼睛,望着村子。这里不就是他们突然去了其他地方时的那个村子吗?

    哈哈哈我们终于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啊!”温柔也挺兴奋的。

    当温柔兴奋的从地上起身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右手腕上竟然带着一串五彩色的水晶手链。温柔挑眉,“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带在我手上的?”

    温柔拍了拍自己手腕上的五彩水晶手链,结果刚刚手指一碰触道它的时候五彩色水晶竟然发出声音;“补天石剩下了一点我做成了手链,原本都不打算给你的,但是想着补天石跟你有缘,我就索性割爱了!你要好好保留它,它会给你带来不一样地惊喜。”

    没有想到这声音竟然是皇城圣女,而且她还说什么?这手链是补天石做成的?

    温柔虽然不知道补天石究竟有什么用处,但是能够阻止皇室城内的大危机想必因该是件了不起的宝贝。看来此次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嘛。

    村子里的人都全部赶来,害怕村子里又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当村长大人和桃李师姐领先感到的时候,桃李师姐整个人都呆住了。

    温师妹竟然和小磨磨出现了!!!

    什么样的句子都没有办法形容此时此刻桃李师姐内心的感受,竟然真的回来了。

    不仅仅是桃李师姐呆住了,就连村长大人也被惊呆了:他们竟然回来了?!!!

    突然在村子里消失的两个人竟然时隔几个月突然之间再次归来。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

    “温师妹!小磨磨!”桃李师姐很高兴很高兴。

    温柔这才发现了桃李师姐。温柔高兴的喊道:“桃李师姐!”

    ……

    桃李师姐询问温柔这段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温柔将事情的大致告诉了桃李师姐。

    “这么说传说中的鬼地方现在已经根本没有那么凶悍了?”桃李师姐挑眉问道。

    温柔点点头,好像是这样的!

    “既然这样那我什么时候也去见识见识这传闻中的鬼地方!”桃李师姐说的很认真。

    “都已经变得跟史料记载里的完全不一样了。”温柔继续嘟囔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佛系玄师的日常〕〔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武御万界〕〔诸天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