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八十七章 画中人
    刚刚进入凶煞之地便发生这种诡异而离奇的事情,众人心里都不好受。

    如果说温柔为何要冒着这种危险答应皇城圣女的条件来凶煞之地帮她寻得补天石,其根本的愿意是就算温柔和小磨磨呆在皇室城内也无法寻得回去的路。

    整支队伍一开始就受到挫败,刚刚进入凶煞之地便当头棒喝。

    何少的情绪开始焦虑不安,知道凶煞之地很凶险,九死一生。但是却未曾想到死亡距离这么近的时候,竟然是这种感觉。

    整个队伍里最小的小磨磨脸上都没有写着“害怕”两个字,因为在凶煞之地害怕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你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克服你内心的恐惧。”早就已经经历生死较量的温柔,恐惧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侵蚀她的内心。她就站在黄沙覆盖的土地上,面无表情的对着情绪有些激动的何少。

    如果自己的情绪无法安顿好,那接下来就很难一直走下去。

    “这点破胆子就敢跟着来凶煞之地,你不想活着也不要拖大家的狗腿。”凌珊珊对何少原本就没有多少好感。何少之所以愿意厚着脸皮跟着温柔来凶煞之地,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自己。如今路才刚刚踏步开来,却遇到了这样的阻碍。

    能够帮助何少克服自己心理障碍的唯有他自己。

    何少刚开始情绪很激动,再这样下去唯有崩溃的结果。在他自己一个人蹲在黄沙土地上静静思量一会儿之后,他的情绪方才有所稳定。

    何少朝着众人集中的地方上前踏了两步,他脸色苍白有些疲惫,“我会走下去的。”

    已经没有回头路,眼前唯有走下去,或许才能够见到曙光。

    这凶煞之地之行注定是一场蜕变之旅。

    人人都说凶煞之地极凶,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从中走出来,只要进入便唯有死亡等待着。

    这些传言在皇室城内也算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凌霄、凌珊珊兄妹俩敢于冒险前来也不可能为了凌家的将来牺牲自己的性命。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再来说何少,身为何家少爷就算并不是万众瞩目,但也不可能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凶煞之地。

    性命都没有了,其他的那些身外之物还有什么用处。

    一无是处。

    皇城圣女需要补天石,不惜派来静心队长这只队伍前来。如果正的如同传言那样凶煞之地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走出来,那就算是找到补天石又能够有什么用。皇城圣女不可能做这种毫无用处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凶煞之地是有出路的,是能够走出的,只是它的难度系数很大,几乎等同于九死一生。

    何少的情绪稍微好转。但是并未着急的立刻启程。

    皇城圣女会派来静心队长。并且静心队长还清楚的知道这行目的为何。温柔也不说什么。走到静心队长跟前,说:“跟我来!”

    两人并未离开队伍很远,只是能够确保队伍里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温柔这才放心的停止了前行的脚步。

    “静心队长如今还不准备将事情告诉我吗?”温柔问。她就这么盯着静心队长,倒是想要看看静心队长会有什么表情变化。

    静心队长眯着眼睛,“静心实在是不明白温姑娘此话中的意思。”

    “难道你想要再继续这样漫无目的的闲逛,然后看着你的下属一个一个的倒在你面前?”温柔笑着。

    皇城圣女派静心队长率领着小队前来,总不可能是让他们来牺牲的。

    “温姑娘想知道什么?”

    “补天石在哪里?然后离开凶煞之地的线路。”

    “竟然被温姑娘猜到了,补天石就藏在这片被黄沙下的地宫内。至于凶煞之地离开的线路,只要沿着地宫内的密道就能够一直通往凶煞之地外。”静心队长也毫无隐瞒,毕竟这些事情终究还是要让温柔知道的。

    “凶煞之地其实并非无人能够归去这件事情想必各大家族也有所耳闻,之所以外界会一直谣传凶煞之地乃无人能够走出的传言。恐怕因该是皇城圣女特意传播开来的吧?!!我想她的目的就是保护补天石不必外人所寻得。”

    “有人能够从凶煞之地平安归来这件事情其实圣女也是知道没多长时间。”没有多长时间,只有三年之间罢了。

    就是因为有些大家族知道了凶煞之地的这件秘密,恐怕才允许凌霄、凌珊珊、何少等人前来的吧。

    凶煞之地凶名赫赫自然也不是谣传炒作而出的,来到这里不仅仅可以历练还可以乘机拉拢皇城圣女,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凶煞之地传说乃是宝藏之地。

    至于这个宝藏之地。温柔觉得因该就是它能够开启一股奇妙。温柔重新恢复天人镜修士的法力,因该便是源自于凶煞之地的缘故。

    一直以来“鬼地方”只能够修炼武学却没有一人能够踏出武学开辟出法力,凶煞之地归去想必他们也将发生质的变化。当然,这还是要取决于是否刻苦修炼。

    常人想要修炼武学从而开辟出法力,进入化丹镜这无疑是很艰难的一条路。

    “鬼地方”在曾经的岁月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

    温柔和静心队长归来后,明显的何少的情绪已经好多了。

    刚刚那名牺牲的静心小队队员就已经很清楚的告诉,刚刚哪里是可以进入地宫的,只是因该有一定危险。

    “大家休整的也该差不多了!现在抛弃掉你们不需要地情绪,全神贯注不要以为随随便便的就能够离开凶煞之地,稍微不留神就会跟刚刚遇难的人一样!温柔对着众人呵斥道。

    静心小队的队员不用温柔担心,凌霄、凌珊珊、何少等人都知道凶煞之地能够离开,只是怕他们以为如此容易从未不留神便遇难。

    带领着众人来到刚刚遇难的那位静心小队队员出事儿的地方,温柔蹲下身体探了探。

    静心队长眉宇内剧烈的阳光刺的眯着眼睛,皱着眉头,她说:“发现了什么?”

    “这里因该能够下去!”温柔说。

    “我们要从这里去地下?”凌珊珊听到温柔和静心队长的对话,挑眉问道。

    “对!”温柔果断的回答。

    “可是刚刚那女子就是在这里遇难的,我们现在却要从这里去地下不会羊入虎口吗?!!!”凌珊珊知道自己不该怀疑温柔的观点。但是想起那名静心小队队员遇难的场面,凌珊珊便克制不住自己要怀疑。

    凌霄当真是觉得温柔陌生了。人明明还是那个时候的人,连样貌都没有变化,只是却不知道是哪里的缘故,凌霄觉得自己已经和温柔越走越远,陌生了。

    “的确是羊入虎口,你们跟在我后面!”

    温柔突然站起来身来,她的手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着一把长剑。

    小磨磨是年纪最小的,而且自保能力最弱,温柔虽然很想要让小磨磨磨练磨练。但是也不想要让她将性命留在这里。

    这里的确是可以进入地下地宫。可是这段通道内危险情况如何。温柔真的不敢保证。

    “磨磨,你过来。”

    小磨磨听见温柔在交叫她,连忙乖乖的从凌珊珊身边踏步来到温柔身边,说:“师父。”

    “师父将你收进袋子里。你别害怕。”

    小磨磨点点头。

    温柔将小磨磨整个人放进储物袋内,凌霄因为已经见识过温柔这一举动之后,现在倒是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静心队长的小分队倒是完全好像没有看到一样,没任何反应。反倒是凌珊珊见到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小磨磨突然就不见了踪迹,震惊的两个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温姐姐你把小磨磨弄哪里去了?”

    “现在准备去地下,大家小心点。”

    温柔手持长剑在黄沙覆盖的土地上挥舞长剑,满天黄沙飘起,有些模糊视线。

    一条通道被长剑划开。温柔大声说:“跟在我身后!”

    外面的土地乃是一片黄沙覆盖很容易被大风吹得到处都是,但是进入通道内后,温柔却丝毫没有任何感觉。一直往下落,但是却很有规律,不会发生后面进入通道内的人突然笔直坠落到温柔身边来。

    通道内并未有想象中的危险情况发生。但是温柔却未曾因此而粗心大意,依然是小心翼翼。

    “嗷——”

    温柔刚刚落地,还来不及去观察这里四周的情况,便看见一只长相很奇葩,独眼龙带着两根长长的胡须,额头上一个的圆圈,而它竟然有六条腿,但是却不是爬行在地上,发到是跟其他四条腿地动物一样站立奔跑。

    这怪异的东西冷冷的注视着温柔,时不时的发出凶猛的声音,像是在示威。

    整个队伍里全部的人都平安的落地在这隐藏在凶煞之地低下的地宫内,静心队长上前,眉头皱紧,“这东西就是刚刚杀害我部下的?”

    “因该是!”

    “你去保护其他人,这东西由我来对付。”静心队长眯着眼睛警惕的注视着挡在他们前方的这怪异的魔兽。

    “你小心点!”没有劝解什么的,温柔直接明白静心队长的想法,直接的便同意了静心队长的要求。

    温柔退到凌珊珊身边,只见凌珊珊看着那只怪异魔兽便忍不住撇撇嘴,“想不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怪物。”

    原本一直害怕担忧精神差点崩溃的何少现在虽然还有些这样的情绪,但是现在面对这怪异魔兽的时候,也多了份沉着。

    静心队长手中大刀挥起,直接朝着怪异的魔兽挥舞而去。

    “嗷——”

    知道静心队长对自己攻击,这怪异魔兽一声大叫,然后六条腿奇迹一般的在地上飞踏,好不退缩的朝着静心队长的大刀冲了过去。

    一人一兽就这样对持着。

    静心队长手持大刀挥舞,不愧为皇城圣女收下的队长。抬起右腿直接猛踢怪异魔兽的前腿。

    “嗷——”

    怪异魔兽一声惨叫,静心队长趁着这时刻一刀直接砍在怪异魔兽上。

    轰!!!

    怪异魔兽整个身躯躺在地上直接划开十米距离。

    凌珊珊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静心队长的威武,瞪着大眼睛,“这么快就解决了!!!”还觉得意犹未尽。

    静心队长冷着张脸,对谁都没有好热情洋溢过。

    何少见到静心队长刚刚手持大刀战怪异魔兽之后也对这位年轻女子静心另眼相看。看来女子不一定都是花拳绣腿,也有强悍到男人都自愧不如的时候。

    凌珊珊跑到静心队长面前。嘿嘿的笑着说:“那个静心队长我能不能够看看你这把大刀?”

    凌珊珊也是从小修习武学,见到静心队长这般英姿煞爽把心里盘算着,等回去之后自己也学着静心队长那样拿把大刀。

    静心队长没有说话直接将大刀松手一仍,凌珊珊眼睛一亮,便接住静心队长的大刀。

    “哎哟!”

    刚刚接住大刀脸上的笑容完全扭曲,凌珊珊整个人差点没有被大刀扯的坐在地上。

    “珊珊你怎么了?”

    凌霄见到凌珊珊突然的举动,赶紧上前。

    “哥这把大刀还真沉,我都拿不起来。”凌珊珊弯着腰手持着大刀,想要尝试着举起大刀来根本就没有办法。

    静心队长伸出来将大刀再次拿回自己手中,说:“臂力不够。”

    “静心队长你这大刀多重啊?”凌珊珊手中没有大刀。整个人都轻松了些。原本还想着拿着静心队长的大刀来看看自己能不能够使用的得心应手。结果。谁曾想,自己连这把大刀都根本拿不起来,还谈什么得心应手。

    “500斤!”

    凌珊珊皱着眉,这看似不怎么样的大刀竟然有五百斤的重量。难怪我自己拿不起来。

    这样一来,凌珊珊看静心队长的眼神就有些不太一样了。静心队长虽然不算是长的倾国倾城,但也算是比较漂亮的。结果这样的一位看上去瘦弱的女竟然抡起五百斤重的大刀便能够战敌,实在是太厉害了。

    静心队长的队员们纷纷都突然傲着头,静心队长就是他们的骄傲。

    “哥,我以后也要用五百斤的大刀。”凌珊珊站在凌霄身边小声的说。

    ……

    原本还以为会有想象中的恐怕危险,但是却未曾发生。温柔再次将小磨磨从储物袋内放了出来,这也算是磨练,小磨磨因该亲身经历。

    “师父您没事儿吧?”小磨磨见到周围的环境变化了。知道自己因该已经在地下,连忙关心温柔。

    “没事!”

    凶煞之地的地下地宫平整且每条路都非常宽,足够十个人并肩再次行走。刚刚被静心队长大刀解决掉的怪异魔兽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里便是地下地宫,补天石存在的地方也是离开凶煞之地的出口。

    这里的地宫每一条通道都非常不凡。精细的雕花顶,还有自然会带来光明的晶石,这些都像是刻意打造的。

    而温柔所出的位置因该是整个地下地宫的末端,这里除了一条通道之外竟然都是无路可走的黄土墙。

    沿着这条唯一的通道,众人小心翼翼的踏步在此。

    时间飞逝,转眼已经过去五个时辰的时间,周围都是明亮的分不清楚现在大致的时间点。这条通道只有一条路,一直沿着走下去,温柔都未曾发现有其他的路线。

    五个时辰内除了再次遇到两只魔兽之外,竟然一直都非常平静。

    “这里太平静了,难道说时间过去之后,这里变得不再那么凶煞了?”何少首先皱着眉头说着。

    传言里的凶煞之地怎么也不因该如此平静,都已经在地宫内行走这么长的时间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也没有遇到敌人或者危险,是不是太奇怪了点?

    一直只有一条通道却在前方不远处发现了一间看似像小屋子。

    温柔等人朝前走了过去,小屋子大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地下地宫内怎么会有屋子呢?难道是提供给人居住的?

    静心队长手持五百斤大刀,小心翼翼的推开屋子的大门。

    没有想象的危险,只有因为开门所导致的浓厚灰尘。

    屋子内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上面都布满了灰尘,看样子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在此居住,整个屋子面积并不大。温柔、凌珊珊、凌霄、何少、静心队长几人踏步进去。其他的静心队长队员们纷纷在外面警戒。

    当温柔踏步走进屋子之后方才见到在门的不远处有一张女子的肖像画。画里女子一袭白衣,黑色长发飘逸,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却让人觉得她别具一番风情。唯一让温柔对这张画感到兴趣的是,这张画没有像屋子里的床、桌子一样布满灰尘。这副女子的肖像画就好像是刚刚挂上去一样。

    可是这间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怎么可能有人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给墙上挂上一幅画。

    “温姐姐你看这副画怎么这么入迷啊。”

    原本几个人都分开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寻找看有没有玄机,凌珊珊见到温柔站在肖像画前不肯离开,便上前去。

    “你没有发现这张画有点奇怪吗?”温柔回答凌珊珊的话,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墙上的那副画,不肯眨眼间。

    凌珊珊听着温柔的话,旋即打量起这张挂在墙上的肖像画。她皱了皱眉头。“这张画怎么看起来像是新挂上去的?!!!”一点灰尘都没有。还像是新的。

    见到凌珊珊和温柔都将注意力放在那张看似并不起眼的画上。其他的人也踏步上前。

    凌珊珊见到凌霄到自己身边,连忙说:“哥你看这副画它竟然能够保持没有一丝一毫的灰尘。”

    凌珊珊的话不大,但是却让所有人都能够听见。然后大家都将视线投放到那副挂在墙上的画。

    这幅画除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灰尘,其他的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静心队长习惯性地眯着眼睛打量着这副画。然后她突然朝着画踏步上前,伸出自己的手将画掀起来。

    什么都没有!是很普通很普通的墙壁。

    静心队长刚刚想将画放下的时候,温柔猛然踏步阻止住。

    “温姑娘你——?”静心队长的话并未说完,然后便闭嘴不动。

    温柔将画轻轻的挂好,“这画好像有什么变化。”

    静心队长和温柔再次打量这张画,却见到画中女子一滴晶莹的泪珠竟然划过脸颊。

    刚刚看这张画的时候并未发现画中女子脸瞝有泪珠划过,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众人都发现这样的变化。

    “这画里的女子怎么有泪水划过?”凌珊珊指着画里的女子,惊讶的说。

    “看来这张画能够一直保持无尘埃污染是有原因的。”凌霄望着画里的女子,只见画里原本有些未曾绽放开来的牡丹花竟然羞答答的开始在绽放。凌霄揉了揉眼睛。依然见到牡丹花在绽放,“你们快看,画里的牡丹花竟然在绽放。”

    凌霄的声音一出,众人再次将视线投放到这张画卷里。只见女子身后的牡丹花原本有些未曾绽放的花苞,可是现在却悄然绽放开。而那些原本便绽放开的牡丹花,却好似花期已过慢慢的凋零。

    “画是在移动这张画卷之后开始有这样的变化,莫非这画卷后面的墙有问题?!!!”温柔大胆揣测。

    此话一出,静心队长立刻将画卷从墙上取下,紧接着挥起手中五百斤的大刀便朝着墙面挥舞而去。

    轰隆隆——

    一声巨响,惊得在屋外警戒的静心小队副队长直接冲进屋子内,然后见到静心队长手持大刀的那只手不断的鲜血横流。副队长惊慌的直接跑到静心队长面前,“队长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手臂在流血需要立即止血。”

    静心队长没有回答副队长的话,而是眯着眼睛看着那堵墙,竟然毫发无损!这堵墙竟然毫发无损一点被大刀劈过的痕迹都没有。

    “队长!”

    “这堵墙果然有古怪,静心队长你还是先止血吧!”温柔说着便将静心队长拉了过来,然后让副队长给她上药止血。

    五百斤的大刀挥舞在墙上震得静心队长的手臂流血爆开一条从手掌到胳膊的伤口,竟然都没有将这堵墙划伤。

    这堵墙之中埋藏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有如此威力?

    没有想到刚刚才进入地下地宫,静心队长便也受伤了。

    何少见到这样场景,心里又开始忍不住的不自在了起来。静心队长的凶猛大家都是见识过的,她手里握着的大刀可以足足有五百斤重,可是却依然受伤。而墙壁没有丝毫的损伤。

    何少越想越觉得不对,然后他战战兢兢的说:“这堵墙并没有阻挡我们的方向,就不去管它了。”就连静心队长这样的猛人都受伤了,也难保我们不会受伤啊。

    生命最要紧。

    凌霄竟然这一次也同意了何少的意见,点头说:“何少说的对,这堵墙太诡异了,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它砸开。”

    除去静心之外,其余的人全部都纷纷点头。

    他们不顾危险前来凶煞之地不是来砸这点堵神秘的墙,而是来找补天石然后离开凶煞之地的,何必要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静心队长手持五百斤重的长刀都未曾将其划伤一丝一毫。反而还震得受伤。这的确很诡异。

    静心队长目光一直盯着这堵看起来很平常很平常。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的墙,说:“不要!我偏偏就要砸开它来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这么邪门儿。”

    副队长一直陪在静心队长左右,她说:“队长你就听他们的话。我们还是撤离这里吧!等你伤势好了以后我们大不了再来这里好好的研究研究这堵墙。”

    “别辜负了皇城圣女对你的嘱托!”温柔平静的扫视一眼静心队长。

    刚刚还想要甩开副队长的静心队长这才平静了下来,对对对!怎么能够忘记圣女的嘱咐呢!来到凶煞之地不为别的,只为了寻找补天石。

    该死的,我竟然忘记了圣女的嘱咐。

    “谢谢。”静心队长平静下来,跟温柔道谢,谢谢她叮嘱了自己,以免让自己酿成大祸。

    “皇城圣女的什么嘱咐啊?”凌珊珊好奇的问道。

    “……”温柔和静心队长并未回答凌珊珊的的话。这件事情整只队伍里也唯有温柔和静心队长知道,当然也不方便告诉更多的人。

    ……

    几人终究还是决定暂时放弃一探这堵墙内究竟有何乾坤的想法,刚刚踏步走出屋子的时候。却见到刚刚负责在屋外警戒的那些队员们已经全部躺在地上。

    “怎么回事儿?!!!”看到自己的队员全部躺在地上,静心队长突然爆喝一声。

    温柔和副队长上前去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些躺在地上的队员。然后副队长摇头,说:“他们都死了。”

    死了?!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所有留在外面的九名队员竟然全部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这种气氛很诡异,九名队员身手不弱,但是却这样突然无声无息的毙命会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对方的实力很恐怖!!!

    这种诡异的事情发生后。众人首当其冲联想到的便是屋子内的那堵神秘的墙。

    当众人再次返回屋子内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将视线再次投放到那堵神秘的墙上。只见,刚才被取下来放到桌子上的那副画竟然再次挂在墙壁上,而那画中女子的泪水竟然也消失不见。

    刚刚的一切都好像是一趁觉,这副画原本就挂在墙壁上,没有泪痕没有花开花谢。

    “看来这副画不同寻常。”温柔皱着眉头,这条路才刚刚开始走下去,连补天石的踪迹都还未寻得便已经再次牺牲了九名队员。再这样下去,就算没有恐怖的对手,何少等人的心里也会备受压力。

    何少本来在刚开始进入凶煞之地之后便情绪不稳定到差点崩溃,虽然在短时间内调整过来,但毕竟还是没有过强的心里素质。

    何少皱着眉头,嘴里喃喃念道:“这太邪门儿太邪门儿!这副画就好像有灵魂一样会流泪会花开花谢,还会自觉地归去它该去的地方!”

    何少觉得自己这次所谓的自强行动,完完全全是失败的。接二连三的被充斥着内心的底线,随时都要紧绷着自己的神经,快要发疯的节奏。

    “我们还是不要管这些,赶紧离开这里。”温柔说。

    这副画就算再怎么神奇,他们现在也根本没有时间在这里研究它。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寻得补天石然后速速离开。

    副队长因该是这件事之中感受最大的人,如果不是她听见屋子内传来的声音,担心静心队长的生命安全进了屋子内,恐怕现在在屋外遇难的就该是十名队员。

    副队长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心情,她说:“我觉得该听温姑娘的。”

    ……

    所有的人在再次撤离屋子内,小心翼翼的警觉着,然后继续他们的路。

    在所有人都离开屋子之后,屋子内那张画突然动了动。如果你仔细瞧,会发现那画中的女子竟然笑的很诡异,而在画中刚刚遇害的九名队员的身影也赫然出现。当画中女子双眸之中发出一缕红光的刹那间,她身后的九名队员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画再次恢复平静,很往常一摸一样,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里?”何少心里害怕着,越是想着刚刚离奇的一幕便不自觉的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你还是男子,竟然比我等女子都害怕。”凌珊珊鄙视何少一眼。

    就连小磨磨都未曾因为刚刚的事情嘟囔过一句自己害怕之类的话,可是何少这个大男子竟然当着女孩子面,表现出如此害怕便让凌珊珊更加厌恶。

    “师父,那画里的姐姐眼睛会变红,您看到了吗?”小磨磨跟在温柔身边,突然俏头问道。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佛系玄师的日常〕〔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女帝有旨:这个面〕〔君少心头宝,夫人〕〔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网游之颠覆三国〕〔官场先锋〕〔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