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八十五章 拉拢
    姐姐!

    温柔难以抑制自己此时此刻的情绪,怎么会有两个人在不同的世界里长得一摸一样?!!!

    温柔可以很肯定温芊当年是被作为祭体之女死亡,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位圣女竟然拥有和她一摸一样的脸。

    皇城圣女嫣然一笑,受众人瞩目,缓缓道来:“很感谢各大家族赏脸来参加这次的会议,想必大家都清楚的知道前几日皇室城内突发的异象。”

    皇城圣女声音悦耳,温柔却愣住了。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但却不是姐姐的声音,我是在哪里听到过呢?

    温柔眉头微微皱紧,在思索着自己究竟是在哪里听到过皇城圣女的声音。

    凌珊珊看了几眼这位传说中的皇城圣女后,便失去兴趣的想要找温柔说说话,结果却瞧见温柔紧锁眉头像是在思量什么。

    “温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想什么能够有这种表情,有惊喜有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不解。

    “……”温柔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想内,很专注。

    “温姐姐!温姐姐!”温柔这种失魂的反应让凌珊珊很担心。凌珊珊旋即又在温柔耳畔旁喊了几声。

    一直在和凌八爷谈论着什么的凌霄突然看到自己的宝贝妹妹凑在温柔耳畔旁说些什么,而温柔此时此刻却是眉头紧锁,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上前几步,跃到凌珊珊身边,“珊珊你在做什么?”

    凌珊珊愣了愣,“温姐姐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失神了。”

    想起来了!这皇城圣女的声音不就是让自己来到“鬼地方”的那女声吗?!!!

    温柔突然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没有想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皇城圣女,可是她身为皇城圣女为什么要将我和小磨磨弄到“鬼地方”来呢?温柔很是不解,最让她感到疑惑的是,这位皇室圣女竟然还长得和温芊一摸一样,那一颦一笑之间简直就是同一个人,只是声音略不同罢了。

    为什么会这样?

    温柔感到不解,但是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凌珊珊和凌霄两兄妹已经在自己身边。温柔挑眉。“你们兄妹俩干嘛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凌珊珊哭丧着脸,“温姐姐我已经在这里叫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听到!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啊!”

    “……这样啊!”温柔尴尬的笑了笑。

    这种情况是以前温柔从来不会出现的情况,更加让凌霄怀疑。难道温小妹真的和皇城圣女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没有关系那么又怎么解释温小妹见到皇城圣女出现后会有这种怪异的表现?!!!

    “皇城圣女呢?”温柔眨巴眨巴眼睛,却没有再看到皇城圣女的倩影。

    她想要知道,迫切的想要知道,皇城圣女究竟和温芊有什么关联吗?

    温柔觉得,皇城圣女不可能是自己的姐姐温芊。如果皇城圣女是温芊又怎么可能姐妹重逢而不相认?为什么要让自己来到“鬼地方”?这些都是目前为止温柔无法解释的事情。

    “皇城圣女已经走了!”凌珊珊觉得莫名其妙:温姐姐怎么突然关心起皇城圣女来了?

    “她去哪里了?!!!”温柔很着急,语气也跟着着急起来。她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等不及了。

    “温姐姐你怎么了?”温柔面容着急。就连语气也如此着急。让凌珊珊很是不解。

    温柔的异常。让凌霄感到内心很纠结。

    “没怎么啊!就是刚刚我都错过了见到皇城圣女的机会,这多可惜啊!呵呵。”温柔勉强的笑了笑。

    “皇城圣女因该在圣女殿主殿,走吧我带你去!”凌霄在这个时候竟然主动开口,但是他的意图却不是如温柔所愿。而是想要看看温柔和皇城圣女之间究竟有什么秘密。

    “你不是怀疑我吗?怎么想要看看我现出原形?!!”凌霄的意图简直就是非常透明,温柔一看便透。

    “身正不怕影子歪,温小妹你还需要害怕什么吗?”凌霄的的确确已经不相信温柔了,特别是看到了刚刚温柔在皇城圣女出现后的奇怪表现。

    “好啊!带我去吧!”

    ……

    原本凌霄只准备带温柔一个人去圣女宫主殿的,毕竟他也不敢保证就能够再见到皇城圣女。皇城圣女是谁,岂是他说随便见就能够见到的。可是凌珊珊在一旁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便嚷着也要跟着去。

    从最开始准备的两人一起去,演变成凌霄、温柔、凌珊珊三人一同前行。

    圣女宫主殿,乃是圣女宫最为重要的地方。虽然不是皇城圣女的住所,但也是她日常所待的地方。

    刚刚准备踏步进入圣女宫主殿,却被突然出现的两名盔甲装扮的守卫拦住。其中一名守卫面无表情严肃的扫视温柔三人之后,说:“圣女的客人请到偏殿,这里乃是主殿未经圣女允许。任何人不可靠近。”

    “我们只是想要见圣女一次罢了。”凌霄很尴尬,在圣女宫自己还真的做不了主。

    “看来我们根本就不能够再见圣女啊!”凌珊珊明显很失落。

    温柔就别提了,心里的失落感很真实。想要知道事情来胧去脉的真相,就只能够通过皇城圣女。

    “都说了,客人请到偏殿,这么不懂规矩竟然还是大家族的代表!”守卫铁黑着一张脸。

    “让他们进来!”谁知道这个时候圣女宫主殿内传来了皇城圣女的声音。

    守卫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主子竟然会同意这几人进入主殿。圣女宫主殿一般都是接待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客人才会使用,能够被皇城圣女要求的自然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可是自己眼前这几位,好像都不是那种人物。

    “太好了太好了,想不到这位皇城圣女倒是满好的嘛!”皇城圣女亲自同意,凌珊珊欢呼雀跃。

    得到了皇城圣女的允许,守卫们也不敢再继续拦着温柔、凌霄、凌珊珊三人,不让其入内。

    圣女宫主殿比起偏殿更为奢华,只见皇城圣女坐在主位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凌家代表凌霄见过圣女!”皇城圣女虽然不算是豪门家族实力的掌舵人,但是身份地位却实在是只会比自己高出不少。

    “凌家凌霄早就有所耳闻!果然乃是少年俊杰!”皇城圣女赞扬道。凌家凌霄的名字虽然不像凌霄在陵城那般被所有人熟知。但是只要你是皇室城内的大家族就因该有所耳闻凌霄之名。或许就是当年发生的事情太过震撼,太过大,所以才会让所有大家族都在同一时间记住了凌家凌霄之名。

    凌霄对于皇城圣女的赞许只是感到无奈。恐怕有所耳闻也是因为那件事请。

    皇城圣女目光打量几番凌珊珊之后,旋即便转折到温柔身上。然后皇城圣女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说:“温柔!你的宝贝徒儿呢?怎么不带来圣女宫!”

    皇城圣女竟然直接叫住了温柔的名字,并且还知道温柔有一个宝贝徒儿小磨磨。凌霄这一次真的彻底相信,温柔是皇城圣女派来的人了。

    这么多年漂泊离开皇室城,好不容易打开心扉遇到一位朋友,却没有想到竟然是皇城圣女的人。

    “她在别院!”温柔让自己的冷静下来,不让自己被那张和温芊一摸一样的脸给迷惑。

    “你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吗?!”皇城圣女依旧笑得如遇春风。

    “你能够让我来到这里。因该不是一时兴起吧!我想堂堂皇城圣女因该没有那么无聊!”温柔冷声道。如果不是因为皇城圣女。自己现在还有小磨磨、桃李师姐在一起快乐修行。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聪明。仅仅凭借着声音就能够认出我来!!你有你的道,我只是在帮助你罢了,并无恶意。”

    “我的道那便是我自己独自一人的道,如今由你控制还会是我的道吗?”温柔冷笑。

    “原来你是在觉得我操控了你的道。让你无法走出自己的道来!”

    凌珊珊见到温柔和皇城圣女的对话,觉得非常非常不明白。看样子这两个人好像早就认识,可是怎么会这么火药味儿呢?

    凌霄也是不解温柔和皇城圣女的谈话。

    “你可告诉我,我姐在哪儿吗?”你能够拥有和她一摸一样的脸,肯定会知道这个事情的。不管如何温芊的事情才是温柔最为关心的事情,其他的她都可以暂时不管不问。

    “你姐?你姐是谁?”皇城圣女觉得莫名其妙。

    “你不知道我姐是谁?”看到皇城圣女的表情,倒是不像在说谎啊!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只是受人之托才会出手干预你的道,至于你姐姐我又怎么可能知道!”皇城圣女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那温柔为何问自己有关她姐姐的事情?而且温柔好像一口咬定自己一定知道她姐姐的事情!这之间有可疑。

    “那个嘱托你的人肯定是认识我喽!难道他就没有告诉圣女你,你长的跟我姐一摸一样吗?!!!”温柔始终不相信两个世界里会生出两朵相似的花。

    “我跟你姐长的一摸一样?!!!”温柔此话一出,不仅仅是让皇城圣女震惊,就连凌珊珊和凌霄也极为震惊。

    温柔的姐姐长的跟皇城圣女一摸一样?!!!实在是骇人听闻。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温柔淡淡的说,但是目光却始终注视着皇城圣女。她不想要错过任何蛛丝马迹。

    ……

    和皇城圣女的交谈很短暂,在皇城圣女表明了温柔为何回来到“鬼地方”之后,这次交谈其实就已经实质上的结束,只不过后来又加上了温柔出口的那一句震惊的话。

    皇城圣女竟然长的跟温柔的姐姐一摸一样,实在是骇人听闻。

    温柔、凌霄、凌珊珊三人各自带着各自复杂的心情踏步离开圣女宫主殿,守门侍卫见到这三人刚刚还活泼的进圣女宫主殿,可是没多久从圣女宫主殿之后出来就变得呆呆的。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硕大的圣女宫主殿内只剩下孤零零的皇城圣女独自一人。她独自坐在主位上,静静的思量刚刚温柔所说的震撼人心的事情。

    我和她的姐姐长的一摸一样?!!!

    不是同胞姐妹却能够长的一摸一样,这是不是太过诡异了点?

    而且看温柔的样子,她的姐姐因该绝对不是我才是。如果都不是,那么我为什么会长的跟她姐姐一摸一样?!!!

    这件事情的确没有那么容易让人相信。

    回到凌家别院,温柔一路无言。她觉得皇城圣女并不像是在撒谎。而且她也没有必要要撒谎啊!她能够坦然面对温柔,不否认就是她让温柔和小磨磨来到的“鬼地方”,那又何必去撒谎这件事情呢?

    如果连皇城圣女都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会长的一摸一样的话,那还有谁会知道其中原委呢?又或者说,世间并就有两朵相似的花?

    凌珊珊一路都皱着眉头,想要开口跟温柔说说话,但是每一次话到嘴边还是又闭口不言。回到凌家别院,她终于还是开口:“温姐姐你没事吧?”

    “我想休息了,我也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但是很抱歉我没什么好说的。”

    温柔很疲惫的拖着自己的身体回到自己和小磨磨暂时居住在凌家别院的屋子内。

    小磨磨见到温柔一脸疲惫。便连忙沏茶送到温柔面前。“师父师父您怎么跟凌霄哥哥他们出去一下就这么累啊!是不是什么圣女宫特别特别不好玩啊?”

    “磨磨你让师父冷静休息一下好吗?”温柔什么都不想说。

    “那好吧!师父您快点好好休息。”小磨磨看得到温柔脸上的疲惫。一夜之间好像温柔就变得疲惫的很虚弱。

    师父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和凌霄哥哥、珊珊姐姐出去一次就变的这么疲惫,看来明天要问一问珊珊姐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好。

    ……

    凌八爷一路跟随着凌霄、凌珊珊、温柔归来凌家别院,一路上都能够很清晰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三人的不对劲。见到温柔已经率先离开后,凌八爷这才说:“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八叔您是不是太聪明了点!”连这个你都知道。就好像你都看到了似的。

    “你八叔不聪明,但是看你们三个人从离开圣女宫开始就不正常了,还不知道你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当我这个八爷是白混了,连小丫头都敢瞧不起我了。

    “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凌珊珊说。她还真的不知道开怎么开口跟凌八爷说这些刚刚她亲耳所闻的事情。

    “你别说话,凌霄你说!”凌八爷才不相信凌珊珊的话,转而又让凌霄说。

    “温小妹跟皇城圣女认识!”凌霄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准确的将这件事情陈述在凌八爷面前,毕竟温柔和皇城圣女的对话也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

    “我就说嘛!那温姑娘身上有一丝圣光,不跟皇城圣女相视那怎么可能会有。”凌八爷露出果然不出其料的表情。

    “温小妹还说,皇城圣女长的跟她姐姐一摸一样!!!”不知道凌八爷会不会相信。但是凌霄是不相信的。

    看温柔的态度就知道皇城圣女并非她的姐姐,可是却又长的跟她姐姐一摸一样!换一句话来说就是,皇城圣女和温柔姐姐是两个人,但是却长的一摸一样。

    在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情况下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是让人费解。

    “啥?!!!你刚刚说啥?皇城圣女跟温姑娘的姐姐长的一摸一样?!!!”凌八爷也被震惊。“会不会皇城圣女就是温姑娘的姐姐。”

    “看温小妹的态度因该不可能。”

    “看来这其中还有什么隐秘!”

    ……

    凌家人并未因为得知温柔和皇城圣女相视便着急的让温柔离开凌家别院。凌家人不赶,温柔索性也难得搬离开。毕竟要想在皇室城内活下去还是需要鬼币的。对对于温柔这个身上已经鬼币少许的人来讲,有一个躲避风雨又不收鬼币的地方自然是甚好甚好。

    事情过去三天之后,凌霄终于还是找温柔谈话。

    温柔知道因为凌家和皇城圣女的关系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前不久因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一丝圣光便开始不相信自己,而如今已经确定自己和皇城圣女有一定的关系,自然会更加不相信自己。

    “温小妹你和皇城圣女之间……”凌霄想问但是话说出一半又怎么也继续不下去。

    温小妹可是你的朋友啊,凌霄啊凌霄难道你真的要为了凌家而不再相信你的朋友了?怀疑你的朋友?!!!

    凌霄内心的挣扎没有人能够读懂。

    “你想问我和皇城圣女之间是什么关系对吧?”凌霄继续不下去这句话,温柔索性就替他说了。

    “温小妹你别误会,我只是很好奇罢了。”凌霄哪里想到温柔竟然直接把自己心里刚刚想问的问题给说了出来。

    “凌霄你其实早就不相信我了。现在来叫我别误会?你不觉得好像吗?我实话告诉你好了,我跟什么皇城圣女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的每一次谈话都会变成这般让人觉得不愉快?是从凌八爷说出温柔身上有一丝圣光开始的吗?从那个时候起这份朋友之间的友谊就已经碎掉了吗?

    ……

    温柔和凌霄的谈话很不愉快,基本上现在温柔和小磨磨住在凌家别院也只是因为凌家没有出面赶他们走罢了。

    圣女宫主殿,依旧还是那一日来到时的摸样,可是心情却变了。

    很出乎温柔的意料,皇城圣女竟然主动邀约自己来到圣女宫主殿。如果自己是这里的原住民肯定会能够被皇城圣女要求到圣女宫主殿的事情而感到高兴和自豪吧!可惜温柔是外来的人,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你就不想问问我你怎么样才能够从这里离开吗?”皇城圣女坐在主位高高在上,她很平静的开口问温柔。

    “你把我和磨磨送到鬼地方来,会这么容易就告诉我怎么离开吗?更何况我自己会找到怎么离开鬼地方的方法,就不麻烦圣女了。”

    “我的确不会这么容易就让你离开鬼地方的。想必你也见到了不久前皇室城内突然发生的奇异一幕吧?!”

    “跟我有什么关系!!!”温柔非常肯定前不久皇室城内出现的奇异一幕一定跟自己有着关系。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出现那种奇怪的现象。

    “跟你还真的有些关系!所以这才是鬼地方需要你来的原因。”

    “需要我做什么?”

    “补天!”

    温柔笑了笑。“皇城圣女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补天?你竟然让我去补天?你自己身为皇城圣女为什么自己不去补天!”

    温柔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搞笑了,皇城圣女绕了那么多圈竟然就是想要让自己来“鬼地方”补天?!!!

    “你或许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但是我能够非常非常认真的告诉你,不是!我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我能够去补天的话。那我肯定义不容辞。如今鬼地方开始出现那样奇异的情况,或许再不过不久就会时常发生,然后每天发生,最后的最后“鬼地方”的天塌了。”皇城圣女面露严肃。

    “我帮你补天你就送我磨磨回去?”温柔皱了皱眉。

    “当然!”

    “好!成交!”

    “鬼地方是不是就只有我和磨磨两位外来人?”温柔突然很好奇会不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也是从其他地方来到“鬼地方”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

    皇室城内接连出现如同那一日天空中奇异的一幕,火红色的花火在皇室城内不时绽放。皇室城内刚刚才淡去对这件事情的热烈讨论,但是随着新的奇异现象出现而变得更加火热起来。

    这几天皇室城内每条街道、每一个人机会都在不约而同的议论起这件事情怪异的事情来。

    “皇室城这是怎么了?这奇怪的红光不是天谴但是最近又很勤奋的出现在皇室城内,难道是有什么天灾将要降临皇室城内了吗?”

    “天灾天灾,你们这些女人整天就想着是天灾。或许是皇室城执法者要改变一下天谴的方式呢?”

    “怪异的现在出现,听说这件事情皇城圣女已经开始召集个大家族来商量应对之法。因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有皇城圣女在害怕什么。”

    ……

    人们都在纷纷议论这件事情,皇室城内也变得气氛诡异起来。

    各大家族都想要通过这件事情彻底的翻盘,改变各自家族在皇室城内的地位。年轻一代的各大家族代表们也感到了一股紧张感。

    凌家别院每一日都会有各个家族的客人,虽然凌家现在风雨飘摇但好歹还是皇室城第一豪门。根基甚稳,想要从根本上拔起这个大家族还是有待时间。

    凌霄和凌珊珊兄妹俩来到皇城之后,要说和谁有正面冲突因该就是何家何西少爷。

    还以为两家就此不和,却未曾想到今日何西何少竟然亲自登门到访。

    这谁来到访凌家,凌霄和凌珊珊都不会觉得这么奇怪,可是这何少亲自前来就有些奇怪了。

    来者是客,凌霄也只能够以礼相待。

    凌家别院大厅内,凌霄、凌珊珊两兄妹做为主人家坐在主席,何少满脸带着笑意则坐在客人席上,看上去心情甚好还喝茶品茗。

    “今天是吹的什么风。竟然把何少都给吹来了!真是奇怪啊奇怪!比皇室城最近几天总是出现的怪异景色还奇怪啊!”凌珊珊和何少有冲突。见到何少亲自来凌家别院。索性就直接欺负回去。

    何少今天好像变了性子,对于凌珊珊的话不但没有怒气腾腾、恶言相向,反倒是满脸笑意,说:“珊珊小姐果然是性情中人啊!何某甚是欣赏!”

    “呸!谁被你欣赏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反正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让我奚落的。不奚落不反而让你失望了吗。

    何少真的转变了脾气吗?当然是!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少哪里能够这么容易就变了脾气。

    他心里窝火啊窝火,想要直接将手中的茶杯“送”给凌珊珊,但是他强忍着。

    何西啊何西你要忍着,不能够忍也要忍!何家接班人的位置不想要了吗?想要就要学会忍。

    凌霄瞪了一眼凌珊珊这样张牙舞爪的行为,“珊珊!你别这样!何少好歹也是我们的客人!”

    凌珊珊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却绝对服从凌霄的话。凌霄此话一出,凌珊珊便直接变成了哑巴。也不离开大厅。她就坐在大厅内,瞪着何西,想要用眼神置对方于死地。

    可惜,如果凌珊珊的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何少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

    “我这妹妹不懂事。还请何少莫要介意!”凌霄依旧客客气气的,何少总归是客人,不可能让主人奚落了客人。

    如果何家不想要与凌家为敌,凌霄自然是欢迎至极。

    如今何少竟然登门造访,不知道究竟葫芦里卖的药,凌霄也只能够步步小心,以免招人话柄。

    “珊珊小姐性情中人和我倒是很相像啊!我又怎么会介意呢!哈哈哈哈!”何少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真恶心,自己先在心里默默恶心一百次。

    “还真是够自恋的!怎么不叫自恋少呢!”因为害怕被凌霄数落,但是不吐槽又实在是忍不住,凌珊珊只好一个人小声的嘟囔着。她的声音很小,何少至少是听不到的,但是坐在凌珊珊不远的凌霄倒是听的清清楚楚。

    “不知道何少今日亲自到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何家和凌家一直以来都没有多少交情,所以何家何少这次亲自到访,自然是有目的性的。

    “呵呵呵,凌霄兄我也不瞒你!听说凌霄兄你的朋友与皇城圣女关系熟悉,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些内幕什么的,哈哈哈凌霄兄你懂得。”何少好不掩饰自己此行的目的。

    真不知道凌家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就然在风雨飘摇的时候结交了一位与皇城圣女关系熟悉的人,就因为这个原因,本少爷还要在这里来卖乖,忍气吞声。

    想想何少都觉得气愤,什么时候他受过这样的委屈了。

    “与皇城圣女关系熟悉的人?!!!”凌霄故作震惊。

    何少口中所说之人是温小妹!凌霄知道,但是却不知道温小妹和皇城圣女关系熟悉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走漏的。

    “凌霄兄你就不必再隐瞒兄弟我了!这件事情知道的可不止我!”你装你装,凌家凌霄还真是个演技派啊。这都能够演的如此活灵活现,真够佩服的。

    “这件事情我还真的不太清楚,不知道何少说的是具体是哪一位?”

    “就是上次不小心兄弟我和珊珊小姐那点误会的时候,和凌霄兄你一同的那位姑娘啊!这位姑娘可是与皇城圣女关系颇好,所以想要知道些内幕罢了。”都这样说明白了,你凌霄还要说你不认识吗?

    “原来何少提起的是温姑娘啊!”凌霄恍然大悟。

    “正是正是!就是温姑娘!我早就看出温姑娘器宇不凡,定非等闲之辈,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器宇不凡。”能够和皇城圣女关系颇好的人当然是器宇不凡。

    “温姑娘只是我凌家的座上宾罢了,至于她和皇城圣女有交情。这件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点有关于皇城圣女的事情都极为有可能被故意夸大。然后传了出来。

    能够知道温小妹和皇城圣女的事情,也没有几个人,究竟是谁故意将这件事情传播了出去?

    凌霄眉头微微有些皱紧,开始在思量这件事情。

    “既然凌霄兄你并不清楚这件事情。可否请温姑娘出来一见呢?”都这么说了,感情你凌霄还什么都不懂。人们的都说凌家凌霄聪明难道只是谣传?

    “这个……”

    凌珊珊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喂!温姐姐她不在,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最讨厌这种人在这里了,见到就想恶心一番。

    “既然温姑娘不在,不知道凌霄兄你是否欢迎我今天在这里用晚餐呢?”俗话说不打笑脸人,我都主动开口让你邀请我用晚餐了,你凌霄因该不会这么不识趣儿的说不行吧?!!!

    谁知道,凌霄还没有不识趣儿。凌珊珊就已经直接开口说:“我们家没有晚餐,怕是要耽搁何少爷你的事情了,一会儿你饿着了我们凌家可不好跟何家交代啊!”

    不打笑脸人,这还真的是直接一巴掌拍在了笑脸人的脸上。

    “那就打扰了!”

    何少整个人黑着脸离开的凌家别院。刚刚踏步而出,何少便气的脸部扭曲。然后一脚直接踹在凌家别院门口的石狮子上。

    “以为本少爷这么好骗吗!今天不在本少爷就还不信以后天天都不在。”

    如果不是考虑到日后的家主之位,打死何少都不会出现在凌家。自取其辱就是这种样子。

    自己笑脸相对,可是被人却根本就不当回事儿。

    何少离开凌家之后,凌珊珊终于是可以释放自己刚刚已经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情绪,她说:“哥你看这何少,我看根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你的脾气也该改改了,不要让别人落下口舌!”凌霄宠溺的拍了拍凌珊珊的肩膀。

    “我知道啦!可是哥,何少是怎么知道温姐姐的事情?”她记得这件事情因该只有几个人知道的,那是从谁那里泄露出去的?

    “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皇城圣女那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看,所以被人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今天来了个何少或许明天就会来一个东少,我们要做好准备啊!”

    “他们显然是想要通过温姐姐来跟皇城圣女搞好关系。”

    皇室城内看其来很平静,但是各大家族其实早就已经暗自较量很长时间。而皇城圣女作为中立而且实力强大,自然成为了各大家族想要拉拢的势力。当然,皇城圣女的实力也不比皇室城第一豪门凌家差多少,就凭借这一点就值得拉拢。

    如今得知温柔与皇城圣女关系甚好的消息之后,当然各大家族都想要通过与温柔交好,从而达到与皇城圣女联系上的原因。

    “可是温姐姐说了,自己跟皇城圣女关系并不好啊!”凌珊珊对这些所谓的大家族相信传闻的本事感到很无语。

    是不是以后因为温姐姐在我凌家的关系,那些家族也会跑来跟我凌家搞好关系?

    还真是一层层的利用,不肯放过丝毫。

    “温小妹和皇城圣女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但是珊珊你要知道皇城圣女和凌家可不会成为什么盟友。”凌霄眯着眼睛有一丝危险的意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君少心头宝,夫人〕〔第一宠婚:帝少大〕〔网游之颠覆三国〕〔逆剑武神〕〔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