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八十一章 过往
    在只能够使用武力的情况下想要对付变异的狼群,这只队伍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绝对的把握。

    “墨”的出现紧紧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他是要放手让温柔去面对一切的困难与阻碍。一个成长在温室里的花朵永远也没有办法真正的成长起来。

    这狼群难道是感应到了馒头?

    馒头的确是变异而来,至于其他温柔并不了解。

    领头人风云做出了迅速撤离森林的决定。不能够完全有把握可以确定这群狼群便是恶名昭彰的变异狼群,但也不能够拿众人的性命去做赌注。

    “大家立即集合,然后撤离森林。”领头人风云下达命令。

    “是!”众人齐声道。

    “凌霄哥你怎么看?”凌天心的眼里只有凌霄,大家准备撤离,凌天心也想要知道凌霄的看法。

    “跟着大伙儿一块撤离。”还能够有其他办法吗?想要去皇室城就必须要靠着领头人风云他们指明方向啊。

    大伙儿集合完毕,然后离开草屋准备朝着最近能够离开森林的路撤离。

    嗷呜——嗷呜——

    狼群的吼声依旧此起彼伏,能够感觉到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距离。

    “大伙快速撤离,不得停留!”

    足足有三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在森林内穿梭。

    “以前在这片森林内活动也没有见到什么狼群队伍,今天运气可真够倒霉的。”一位领头人风云队伍里的中年男子一面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森林里撤离,一面也难免需要抒发一下心理的郁闷之气。

    “看来这片森林以后是不能够随便来了!”另一位领头人风云队伍里的略带年轻点儿的男子也开口说。

    这片森林看来对于领头人风云这只队伍来说并不算陌生,只是未曾想到今日却如此倒霉,遇到了这种事情。

    嗷呜——嗷呜——

    狼群成群结伴吼叫的声音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兴奋,并且距离大伙儿也越来越近。

    “大家加快步伐!”领头人风云皱起眉头,叮嘱大家。

    凌天心、凌霄、温柔还有小磨磨四人在整个撤离队伍的最后面,小磨磨因为在陵城的这段时间每日都超额修炼武学,体质也逐渐好起来,温柔带着她一路快速撤离。她只是微微有些喘气。

    “我们这样一路拼命的撤离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啊!我感觉狼群嘶吼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凌天心苦着一张脸,汗水布满她美丽的脸庞,还有些黑黑的泥土。如此逃命的摸样,哪里还有陵城赫赫有名的天心姑娘的气质。

    “先离开森林再说!”凌霄倒是很沉得住气,一直都表现的很平静。

    这样的凌霄倒是让温柔想起了温萧来。那位温家的绝顶天才,从来都是淡漠着脸,遇事也沉着冷静。

    突如其来的狼群似乎只是个小插曲,温柔等人全部安全的撤离森林。也就是在他们撤离出森林的同一时间,森林内狼吼的声音竟然消失不见。

    刚刚的一切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终于安全了!”一些领头人风云队伍里的人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刚刚像是在逃命似的。不管不顾的拼命撤离。累了。也只能够告诉自己前面就要撤离出森林。只要撤离出森林就能够平安了,就能够休息了,这才在自己一次次强行的鼓舞之下平安顺利的撤离出森林。

    “奇怪了怎么狼群的声音没有了?”凌天心喘着粗气,却依旧好奇的望着森林内的平静。

    总不可能是因为自己等人撤离出了森林。所以狼群也自觉的乖乖回去睡觉了吧?这太不符合常理了。森林外又没有任何阻挡狼群离开森林的屏障啊。

    “当务之急不是去深究这些的时候,大伙儿也别觉得就此轻松,忙着放松休息。这里也不是什么久留之地,加快脚步尽快抵达皇室城。”领头人风云的眉自从在草屋内时就已经一直紧紧皱着。

    领头人风云的这只队伍里的每一个成员都非常尊敬风云,风云话一出,大伙立刻便安静下来。

    风云大哥说的有理,听风云大哥的话。

    ……

    在领头人风云这只队伍还有温柔四人都远离森林之后,在温柔等人刚刚撤离出森林之后停留的地方,两位中年年纪的黑袍男子突然凭空出现。他们两人一位左眼蒙上了一块黑布,另外一个右眼蒙上了一层黑布。只是在他们两人的身后一群双眼让着红色光芒的狼群赫然出现。没有嘶吼声,却只有温顺的伴其身后。

    左眼蒙上黑布的男子望着温柔等人离去的方向,说:“为什么不直接解决掉他们那伙人。”

    右眼蒙上黑布的男子同样也注视在温柔等人离开的方向,说:“只要不让别人发现森林里的秘密。这些人就还是能够放过的,左二带着狼群可要好好的看护好森林,千万不要别别人发现了其中的秘密。”

    “左大你放心好了!这笔旷世财富只会属于我们兄弟二人。”左二说着眼里放着贪婪的光芒。

    “别大意,小心点!这秘密如果泄露出去,会引来皇室城内大势力的,到时候就跟你我兄弟二人没有什么关系了。”左大依旧不放心左二,再次嘱咐道。“

    “左大你就放心吧!轻重我还是知道的。”

    财富就摆在自己面前哪里有让它轻易就属于别人的道理。

    ……

    如果说皇室城是一座城池也可以,因为它本身就是“鬼地方”的皇城,但如果你说它其实才是“鬼地方”那也是可以的。皇室城的面积有多大?足足有半个“鬼地方”内部面积那么大。

    皇室城几乎成为了每一位生活在“鬼地方”居民的终极梦想。

    金碧辉煌的城墙,人来人往的不断穿行在足有三十米大的城门口,依然显得有些拥挤。

    皇室城城门口和其他城很不一样,这里竟然没有任何人把守在此,维护秩序。

    这是皇室城映入温柔眼帘之中的第一眼。

    温柔和小磨磨两个人内心都难掩激动之情。终于抵达皇室城了,能够有希望寻找到回家的路了。

    内心同样不平静的还有凌霄和凌天心两人。

    凌霄:阔别多年终究还是回来了。

    凌天心:皇室城我归来了。

    想要进入皇室城的人实在是太多,没有办法只能够慢慢的排队一个个通过。在没有城门守卫维护秩序的情况下,大家竟然能够如此守规矩,到也让温柔挺意外。

    “这皇室城内号称皇城怎么连守门的侍卫都没有?”温柔真的是挺好奇的。按道理因该不会这样啊,像陵城这种小城都会有两名城门侍卫,怎么在皇室城这里却没有了。

    温柔这话声音不大,在队伍最后面的她倒是没有引起领头人风云的注意。

    凌霄撇嘴,说道:“你就有所不知了,皇室城从建城开始一直都没有守门卫士的,如果有人胆敢挑衅滋事的话,会找到天谴。”

    “天谴?!有这么严重吗?”在城门口挑衅滋事的话会招来属于这片天的天谴,这会不会有些小题大做了点。

    温柔此话一出,凌霄甚至都还来不及去跟温柔详细的解说这件看起来有些太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见皇室城城中上空突然劈下一道璀璨夺目的闪电光芒。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引得一些人的瞩目。甚至有些胆小怕事儿的人已经被吓得有些不自觉的哆嗦起来。当然在这进城的人之中更多的则是漫不经心。完全不在意刚刚那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想必是已经习惯了。

    “刚刚那是专属于这片天空的天谴?!”刚刚来到皇室城,都还来不及踏步进去竟然就看到了皇室城内发生天谴的这一幕,该说是自己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坏呢?

    “你习惯就好!在皇室城内几乎每天都能够见到天谴!”凌霄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一幕幕。

    “那你还不赶紧告诉我皇室城的规矩。要不然一会儿遇到这样事情的人恐怕就是我了。”这天谴温柔也没有把握自己能够躲过,当然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不能够使用法力的修。咳咳,当然啦,法力也的确是在见到皇室城庐山真面目之后更加强烈的恢复之中。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要不在皇室城内辱骂皇室城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凌霄轻描淡写说的好简单好轻松。

    “你这么了解皇室城该不会以前经常来吧?”温柔挑眉问道。能够轻而易举给出500亿鬼币雇佣飞舟来皇室城的人,恐怕在他眼里这点雇佣费根本也是小意思,那隔一段时间便来一次皇室城因该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来过一次而已。”凌霄道。

    ……

    风平浪静的陆陆续续踏步过了皇室城城门,如今他们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抵达皇室城。领头人风云带着他的这只队伍和温柔等人告别,然后迅速的消失在人群之中。连一声多余的话多不曾有过。

    咚!

    温柔眉头猛然一皱,在脚踏在皇室城内的第一秒,温柔的丹田内突然一阵翻天覆地的难受,就好像什么东西突然冲破丹田开始往身体四周乱窜。

    小磨磨感受到温柔牵着她的手突然加大了力度,甚至是将自己的手握的生态。小磨磨难受的扭曲着脸庞。望着温柔,“师傅您捏痛我了。”

    感觉消失了。

    温柔不可置信,“捏痛你了啊!呵呵,不好意思!”

    “师傅您怎么了?怎么这么多汗水!”小磨磨看到温柔脸色惨白一片,额头上汗水密布,好像刚刚也没有这样过啊。

    温柔尴尬的呵呵一笑,“师傅没事儿,你别担心了。”

    刚刚那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温柔心有余悸。

    凌霄自从来到皇室城之后脸色便并不好,话不多,也不再像是在陵城的时候那样嬉皮笑脸的跟温柔说话。

    “凌霄哥哥!”

    刚刚踏步走进皇室城,竟然便听见有一声悦耳的声音在叫凌霄的名字。

    随之,一位年纪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长长的麻花辫子的粉衣女子便赫然出现在温柔等人的眼前。

    温柔好奇的看了看这粉衣女子然后又看了看凌霄。只见此时的凌霄面无表情,反倒是凌天心在见到粉衣女子的那一刹那,脸色变得黑了起来。

    他们之间认识。

    刚刚来到皇室城便遇到了熟人。看来凌霄也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粉衣女子见到已经黑了脸的凌天心,然后眨巴眨巴眼睛俏皮的说:“原来天心姐姐也在啊!”

    “哼!”凌天心不屑的闷哼一声。

    粉衣女子倒是没有在意凌天心这态度,转而又继续对着凌霄俏皮的说:“凌霄哥哥回皇室城怎么也不跟水墨说声,这样水墨也好准备宴席款待凌霄哥哥啊!”

    一面俏皮的跟凌霄说着话,一面粉衣女子也踏步走到了凌霄的跟前。

    粉衣女子到不是那种美若天仙的女神形象,她面若桃花,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极为俏皮可爱,活脱脱的就是一位从画里走出来的可爱少女。

    凌霄不回话。粉衣女子水墨也不觉得难受什么的,她自顾自的又跟温柔说起来,“咦!这位陌生的姐姐你是和我凌霄哥哥一起来的吗?”

    温柔见水墨跟自己说话。回道:“呵呵。你凌霄哥哥是我朋友。姑娘你是?”实在是这位水墨姑娘太让人心生好感,俏皮可爱让人甚至喜欢。

    真不知道凌霄为什么见到这么一位可爱俏皮的姑娘还能够做到这样板着一张脸。

    “嘿嘿,我叫水墨,是凌霄哥哥的未婚妻!”水墨可爱的自我介绍着自己。

    “喔喔!水墨这名字倒是不错!呃!什么?!你是凌霄这货的未婚妻!!!!”这回温柔震惊了。

    这凌霄究竟是什么人啊?未婚妻竟然住在皇室城?

    “林水墨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这愤怒的声音可不是凌霄本人直接吼出来的。而是凌霄身旁早就已经在见到林水墨出现的第一眼便黑着脸的凌天心。

    “天心姐姐你干嘛这么激动!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林水墨眨巴眨巴自己无辜的眼睛,有些委屈。

    “你——”凌天心非常非常生气。不过心里却暗自感叹,幸好这一次我陪着凌霄哥回来的,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你们闹够了没有!水墨你别在这里调皮了!”凌霄这位当事人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

    水墨居。

    林水墨的私人住所,处于皇室城城中心的一处繁华地段。面积不算太大但是能够住在这条街道的人都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

    让温柔非常震惊的是,林水墨货真价实的是凌霄的未婚妻。

    林水墨热情洋溢的将温柔四人招呼到水墨居之后便不见了踪迹,温柔好奇着双眼看着凌霄。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凌霄不习惯被人这么注视着,而且温柔刚刚遇到林水墨之后便一直这样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自己,碍于林水墨刚刚一路同行。凌霄便未曾说些什么。

    “凌霄哥哥好歹我也是你的妹妹,你不可能不告诉你的好妹妹凌柔的对不对?”温柔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听话的人。

    “凌柔妹妹你既然是我妹妹,就给听哥哥的话,别来烦我。”凌霄撇嘴说道。

    “凌霄你还把我当朋友不?还不快从实将这件事情的始末招来?”林水墨也不像是什么穷人家的孩子,既然是凌霄未过门的妻子。那凌霄自然也不因该身份有多差才对。

    “你想知道什么?”凌霄问。

    温柔还没有说话,凌天心便不乐意了,从林水墨出现的第一眼便一直黑着脸,一直到现在脸色也没有好看些许。

    凌天心说:“凌霄哥跟林水墨没关系!”

    “水墨她是林家的二女儿,因为她娘跟我娘关系甚好,所以自小也就有了这门娃娃亲。”凌霄倒是给温柔详细的解说起来。

    “你家其实也在皇室城?”温柔问。

    “对!”凌霄并不否认。

    “那你怎么会离家,一个人漂泊到陵城这么远的地方。”

    “有些事情你会懂的。”

    整个谈话也并不算太愉快,温柔只是知道了凌霄其实原本就是皇室城的原住民,但是因为某种关系却自我流放到了陵城这门偏远的地方。

    温柔等人暂时居住在林水墨的水墨居,能够有个免费住所自然是好。

    夜深,高高的明月点缀着整个黑夜,不少闪亮的小星星一直围绕在月亮旁。

    咚!

    夜深人静,白天在皇室城门口出现的不适感再次出现。温柔整张脸极度扭曲,豆大的汗水四溅。

    身体的每一寸都好像在不断的撕裂然后重组,然后再撕裂再重组,就这样持续不断。

    每一次的撕裂温柔都好像下刀山,疼痛难受。

    “究竟是在怎么回事儿?竟然会突如其来的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温柔在莫名其妙的和小磨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出现这种痛苦的感觉。这皇室城究竟有什么秘密?为什么靠近它之后便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状况。

    这种不断撕裂然后重组的感觉大概持续了半个时辰,温柔整张脸都已经惨白一片,豆大的汗水不断四溅。

    不适感消失之后,在温柔身边不远熟睡的小磨磨醒来,见到温柔一张小脸惨白一片,汗水四溅。不禁荒了神儿。连忙起身来到温柔身边。伸出她的小手在温柔额头上碰了碰。然后说:“师父师父,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受风寒了?”

    温柔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她很虚弱的对着一脸担忧的小磨磨笑了笑,“我没事儿。磨磨你别担心。”

    “真的没有问题吗?师父您如果是再感到不舒服地话,可一定要呼叫我喔!”小磨磨像个小大人似的不断的嘱咐着温柔,这个时候反倒是温柔像是小徒儿,小磨磨则成了师父了。

    “好!”

    “真的喔!师父您可别舍不得叫我!”小磨磨担心的再次嘱咐,就害怕温柔到时候舍不得叫醒自己。

    “好的好的,为师怎么以前没有发现,磨磨你竟然这么啰嗦!”

    ……

    小磨磨虽然按照温柔的直视去一旁休息,但是她担忧温柔的情况并未熟睡过去,倒是一直强迫自己睁开自己的眼睛。随时准备照顾师父温柔。

    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温柔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够找见多识广,或许真的会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温柔轻轻的闭上双目,与“墨”交流。

    “墨!墨!”

    这种情况会跟皇室城有关系吗?温柔不确定。

    “都说了不要什么事情都来找本座。”“墨”撇了撇嘴。这才多长时间啊,竟然出动出现了。

    “墨,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刚刚我突然感觉到丹田内一阵不舒服,紧接着就是全身都好像不断的被撕裂然后重组,这究竟是不是跟皇室城有关系啊?”温柔也不想要麻烦“墨”的。

    想要能够立足,想要能够在《长生图》的事情被众人发现之前有自保的能力,温柔只能够独自去面对接下来的所欲挑战,不管是不是遇到了生死挑战,温柔从未想过要主动寻求“墨”的帮助,因为她深知,一位的依靠“墨”的帮助,根本就没有办法让自己成长起来。

    可是现在所遇到的这种状况,温柔真的是束手无策,只想要询问“墨”会不会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这种状况因该是抵达皇室城之后的。”“墨”没有在继续数落温柔来找自己帮忙。

    “对啊!白天的时候刚刚踏进皇室城便有短暂的这种感觉,只不过没有刚刚的严重。”

    “这种状态你只要不死就好好的受着吧!对你没有坏处。”

    “呃——难道这种感觉也对我有好处啊!”温柔翻了翻白眼。

    “当然又好处,你就乖乖的受着以后的好处自然就会知道。”“墨”嘿嘿一笑,然后又继续说:“你听本座的,好了,不跟你啰嗦了,没事别来烦本座。”

    什么事情都来找本座,你还怎么成长?!《长生图》的事情迟早有一天是会被曝光在众人的眼前的,到时候你有没有自保的能力才是最为重要的,本座岂有能力保你万劫不死呢。

    找到“墨”得到的答案就是让自己乖乖的受着,这种不断将自己撕裂然后重组的感觉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这就是温柔从“墨”哪里得到的回答。

    也罢。既然“墨”都这样说,那自己就受着吧。

    ……

    水墨居的大厅内,林水墨和凌天心两位女子好像并无休息的意思,而是坐在一起喝茶。

    呵呵,白天争锋相对,夜里却秉烛夜谈,倒是颇为奇妙的一件事情。

    可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两人倒是挺和谐的坐在一起喝茶,可是如果你能够听见其对方的谈话恐怕便不会这样认为。

    林水墨摆弄着自己手中的茶杯,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天心姐姐竟然会这么厚着脸皮的跟在凌霄哥哥身边,真是让人作呕!”

    “凌霄哥都不介意。你林水墨介意又有什么用处!”凌天心黑着脸。

    “凌天心要不是当初你那么做。凌霄哥哥也不用一个人独自背井离乡。自我放逐到其他地方。”林水墨话里都是穿肠毒药,想要将凌天心彻底击垮。

    “当年的事情难道你林水墨就没有一点责任吗?!呵呵,你倒是够脸皮厚的,如今还敢在凌霄哥面前自称自己是凌霄哥的未婚妻。我听着都为你感到羞愧!”

    “你们凌家大公子可不是我把他引去雷霆阵的,那个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可是你凌天心。”林水墨毫不示弱。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凌霄的声音突然出现,凌天心和林水墨都没有想到凌霄竟然会突然出现。

    凌天心有些慌张,连忙站起身来望着凌霄,说:“凌霄哥。”

    “不管是你谁有意要将大哥引去雷霆阵,这件事情我都不想要再听见。”凌霄面无表情的说话,便笔直踏步离开。

    夜空下,凌霄心情极为不好。他一个人漫步在水墨居内的小院子内,却未曾想到此时此刻温柔正坐在花架下,悠哉的赏着月。

    “温小妹倒是好雅致!”凌霄笑道。刚刚还在生气,可是此时此刻却已经能够展露笑容。

    有些人说不出理由,但就是一眼便能够让你忘记所有的烦恼。只留下真心的欢乐。

    温柔哪里是好雅致,她此时此刻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才经历这一夜的第三次生不如死的痛苦,温柔只是不想吵到小磨磨所以才到院子里来,可谁知道没有惊扰到小磨磨,反倒是将凌霄遇到了。

    “你不也好雅致。”温柔的声音出奇的柔和。

    凌霄咯咯一笑,然后踏步朝着花架走去,也不询问温柔是否介意,便直接同坐在花架上。

    夜黑,仅仅凭借着月光根本就看不清楚温柔此时此刻的脸色苍白,凌霄学着温柔望着夜空中最为明亮的月亮,说:“心情不好只能来找温小妹赏月了。”

    “你有美娇未婚妻在旁,还有一位美若天仙的天心姑娘,怎么就会心情不好了呢!”温柔打趣儿道。

    “你介意听你一个故事吗?”凌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依旧望着夜空中的明月说。

    “我很乐意当听众。”

    凌霄的情绪不佳,这一点温柔还是能够感觉到。

    “我在凌家排行第三,在我前面有两位哥哥。三年前,在凌家最受器重的大哥突然去世在雷霆阵之中。家主震怒,而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人就是天心。当然也跟我和水墨有一些不可不承认的关系。后来天心被驱逐出了凌家,而我也自我放逐离开了皇室城。”

    “原来如此。”

    一开始的时候领头人风云便说过皇室城第一大家族叫凌家,其实在遇到林水墨之后温柔便能够大致的猜到,凌霄因该就是来自这个庞然大物的家族之中。这种大家族里面的是是非非根本就不是用一句话就能够说明谁对谁错。温柔在未曾正式成为修士之前不也在温家待了许多年,虽然说温家比不了皇室城这里的第一家族凌家,但是大致的情况还是基本上有的,只不过凌家更为夸张罢了。

    “多谢你愿意带我来皇室城。”温柔突然道谢。

    “干嘛要感谢我!反正我也是要回来的,该面对的也迟早是要面对的。”凌霄勾起嘴角,勉强的笑了笑。

    ……

    第二日清晨,光芒尚未完完全全的取代黑夜时,水墨居内就开始不寻常了起来。

    一直坐在花架下与温柔聊天的凌霄被急急忙忙快步冲到院子内的凌天心给急忙叫走。样子很是着急。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温柔不放心连忙也上前跟了上去。凌霄出现之后那种痛苦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再出现,温柔此时此刻的脸色也好多了,并无大碍。并且,温柔还出奇的感觉到了自己能够使用的法力越来越多了。

    大厅内一位中年男子一身华服,极为严肃的坐在上位。这位中年男子一看便知道来历不简单,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然而作为主人的林水墨不太自然的站在下面,一句话也不敢主动开口说。

    凌霄踏步走进大厅之后,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坐在上位的华服中年男子。

    “三叔好久不见!近日可好!”凌霄面无表情,不喜不惧怕的说。

    紧跟着在凌霄身边的凌天心却露出一点点惧怕之色,恭敬地给中年华服男子行了个礼儿。然后说:“三叔好!”

    中年男子并未在第一时间理会凌霄和凌天心。完全就他们当做空气。

    温柔并不是凌家的人也无需行礼什么的。只是站在一旁观察着这几人之间最为细微的表情变化。

    气氛很尴尬,林水墨嘿嘿笑着,“三伯伯您快看,凌霄哥哥来了!”

    这位被凌霄称为三叔的中年华服男子便是凌家赫赫有名、地位显赫的凌三爷。凌三爷。凌家战神,战无不胜。

    “舍得回来了?!”凌三爷没好气的说。

    “我不想回来的。”凌霄实话实话。

    “哼!”

    “砰!”

    凌三爷生气的闷哼一声,然后右手在案桌上用力一拍。随后只听见一声“砰”,然后整个案桌便成为了粉末儿。

    “既然不想回来,那你还回来作甚?!”显然凌三爷是被凌霄的话气得够重。

    “我是送一个朋友来的,等她办完事情我就走。”凌霄也不是那种见了凌三爷发怒就畏畏缩缩的点头哈腰的人。

    林水墨见到凌三爷和凌霄一见面便这么不愉快,连忙走到凌霄身边,挤眉弄眼的说:“凌霄哥哥你别这样对三伯伯说啊!”

    然后林水墨又对着板着一张脸坐在上位的凌三爷,说:“三伯伯您可别听凌霄哥哥胡说。他刚回来的时候还跟我说,很想念三伯伯你呢。”

    凌三爷刚刚被凌霄的话给气着了,缓和过来,这才注意到大厅内温柔的出现。然后凌三爷皱眉,极为严肃的说:“你是谁?!没事来偷听我凌家人谈话吗!”

    “……”

    偷听?!温柔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你见到过有正大光明坐在你面前偷听你讲话的吗?这叫偷听吗?温柔一阵无语。

    “她是我朋友。”温柔还来不及自我介绍什么的。凌霄却已经抢先了。

    “你就是送你这位朋友才回来的?”凌三爷虽然是在问话凌霄,但是目光却始终在打量着温柔。

    “对!”凌霄没有否认。

    凌霄的态度,凌天心也觉得不好,两忙在其身边小声说道:“凌霄哥你干嘛要这样回答啊!其实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三叔都亲自来了,你就把握好机会,这样或许还能够重回凌家啊。”

    重回凌家,成为凌家的一员,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放在凌霄面前,却好像一点都没有吸引力,还在被人家拒绝。

    “我回不回凌家这件事情跟你无关。”凌霄直接拒绝了凌天心的担忧。

    “三叔您别听凌霄哥的话,其实他一早就想要回来了,只是您也知道凌霄哥他顾忌面子不好意思就这样回来。”凌霄不肯听凌天心的话,凌天心只好自己帮凌霄说些好话。

    凌三爷将一直打量温柔的视线收回来重新投放在凌霄身上,说:“最后问你想不想回家?!”

    “我早就已经不是你们凌家的人了。”凌霄没有犹豫直接回话。

    凌天心着急了,“凌霄哥你别在这样了!”

    林水墨也是着急,凌三爷都亲自来了,你还矫情什么啊。

    “凌霄哥哥你就跟三伯伯回家吧!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不会想念你的家人啊!”

    “哼!你还自负起来了!难道凌家没有你凌霄还存在不下去了吗?!!!”凌三爷怒了。

    林水墨连夜送去消息告诉凌三爷,凌霄回到皇室城的事情,自己还乐呵呵的赶路前来水墨居,却没有想到换来的竟然依旧是这句话。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君少心头宝,夫人〕〔第一宠婚:帝少大〕〔网游之颠覆三国〕〔逆剑武神〕〔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