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八十章 大哥你怎么看?
    天心是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了,最重要的是就连凌霄也投来好奇的目光。

    温柔略带尴尬的嘿嘿一笑:“我家乡常用的方法,人人都会不足为奇,呵呵呵呵呵!”

    “空间袋的确不是什么珍奇的东西,不过一般在皇室城内的人才会惯用,难道你的家乡就是皇室城?”天心继续咄咄逼人,势要问出有关温柔的一切来。

    师傅被人这样逼问,小磨磨怒了,“家乡是不是皇室城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跟你又不是很熟。”

    “你——”

    被一个小女孩子这样条形,天心却是咬牙忍了。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是温小妹的私事,如果她不愿意告诉我们,我们也不需要去逼问她。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离开这里赶去皇室城。”凌霄不喜欢女人间的吵闹,黑着脸直接说道。

    四周是一片被白雪覆盖的空旷土地,看不到尽头。

    “飞舟坏了,那就只有赶路喽!你们知道皇室城的方向吗?”温柔撇撇嘴巴。

    “这——”

    皇室城的方向?!!!!现在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哪里还能够知道皇室城的方向在哪里。

    看到凌霄和天心的反应,温柔就知道了,“唉!不知道方向那我们该往哪里去?总不能够漫无目的的随随便便乱窜吧?!!!”这还真的是个大问题,超级超级大的问题。

    没有方向,根本就不知道会朝什么样的地方前行。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凌霄哥你就不该去皇室城,这样我们俩也不用被困在这里回不去来了。”暂时的没有办法,让天心整个人都稍微有点崩溃。

    “谁让你跟来的。”凌霄气氛的瞪了一眼天心。

    是你自己要跟来的,现在发生这种事情,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好啦好啦!别再说这些了,当务之急我们是如何找到正确的方向,然后赶路。”温柔斥责道。

    ……

    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很奇妙的是这里只是一片雪地没有任何的植物。在这片白雪覆盖的土地上一群大概二十几人组成的黑衣队伍在穿行着。领头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身高八尺,皮肤黑黝黝的看起来像是被阳光灼伤,目光沉着。

    “大哥刚刚就是从那个地方发出的巨响。”一位年经略轻,有些矮小的男子出现在领头男子身边,指着飞舟着陆的方向,神色紧张的说道。

    “走!过去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领头男子声音略轻,但是却透着一股威严,让人忍不住的便会产生信赖。

    “好嘞!”众人声音中带着一股欢呼。

    “大家小心,做好作战准备。”领头男子再次嘱咐。

    这片白雪覆盖的土地似乎并不像是它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二十几人的队伍在雪地上缓缓前行。每一个人都面无表情。非常集中精神。随着准备好作战的一切准备。

    温柔、小磨磨、天心、凌霄四人并未离开飞舟着陆的地方,在雪地里没有办法分辨出去皇室城的方向,也不知道大概距离皇室城还有多少距离。现在离开飞舟,可能连在雪地里存活下去的办法都没有。

    “唔——好冷!这天气怎么越来越冷了。”天心抱着双臂。双脚来回的在雪地里踱来踱去,整张笑脸冻得有些泛红,嘴唇却开始泛紫。

    “这里的天气的确挺奇怪的!”凌霄倒不像是天心那样已经冷到了来回在雪地里踱来踱去的地步,但也距离那种程度不远。

    就连小磨磨也冻的抱着温柔的大腿便不放,好像只有温柔这里才能够给她最后一点温暖。

    四人之中唯一一个对寒冷还没有任何感觉的就只有温柔一人而已。温柔看到这样的场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从飞舟内出来,置身于这寒雪之中也未曾有丝毫不适,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倒是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受不来了。

    “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在飞舟内因该还有一些可以保暖的被子,你们觉得冷就去取些来暂时保暖。”温柔记得飞舟内每个房间都会有好些厚被子,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它们裹在身上保暖才是最重要的。

    经过温柔的提点,凌霄便飞快的再临飞舟,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将飞舟内所有能够保暖的被子全部取出来,放置在三人之中。

    “觉得冷就裹上被子。”凌霄率先取来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这才觉得寒冷感减少了些。

    天心和小磨磨也学着将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一股暖和的感觉顿时包裹住自己,好像寒冷已经不再。

    “唔——终于好多了。”突然暖和起来,没有刚刚的寒冷彻骨,天心的心情终于要好些。

    “师傅给你被子!”小磨磨把自己包裹起来后,却发现温柔依旧是刚刚的一袭衣服裹身。那衣服的厚度比自己身上穿的还要冷。现在师傅肯定非常非常冷。小磨磨便乖巧的将仅剩下的最后一床被子递到温柔眼前。

    温柔看到小磨磨的乖巧,旋即从小磨磨的手中接过这床异常温暖的被子。

    小磨磨嘿嘿一笑,“师傅快裹上,这样就不会觉得冷了。”

    温柔笑着,然后把这床被子披在小磨磨的肩上。

    “师傅您———磨磨已经很暖和了。”小磨磨压根就没有想到温柔直接就把被子裹在自己的肩上了。

    “现在很暖和了可是并不代表一会儿还会觉得很暖和,你先把折床被子也披在肩膀上,觉得冷了就使劲儿的把自己包裹起来。”温柔笑着嘱咐道。

    “可是师傅您呢?”磨磨很暖和了,可是您却还冷着呢。那可不行。

    “师傅不冷的。”

    温柔的确也不冷,虽然在这里她没有办法使用法力,可是不代表她的身体素质也会变差。未曾来到“鬼地方”的时候,温柔也能够单薄的衣衫在寒冬冰雪内生活下去而不感到寒冷,现在自然也是如此。

    自己会觉得一点都不寒冷,其实也给了温柔一点奇异的感觉。

    就好像是自己被禁锢的法力正在一点点的复苏。这种感觉很奇妙,越是靠近皇室城这种感觉越明显。如此一来。温柔更加渴望能够快些抵达皇室城,来揭开这一切的谜团与不解之处。

    温柔的坚持,小磨磨也不好拒绝,只好默默的将被子收下,不过却依旧还是说了句:“师傅您若是觉得冷了,就跟磨磨说声,磨磨会把被子给师傅的。”然后笑容和灿烂。

    “好的,师傅记住了。”

    ……

    “你们是什么人?!!!”

    刚刚结束对话,正准备想些办法找到皇室城的方向,却未曾想到这个时候传来了一声陌生男子的喝声。

    温柔、凌霄、天心都朝着声音来源处瞧去。只见由二十几人所组成的这只队伍赫然出现在距离自己大概一百米的位置。

    在这里竟然还有人。众人心里燃起了希望同时也有所担忧。

    这二十几人的队伍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他们知道皇室城的所在吗?我们能够得救吗?

    凌霄身为四人之中唯一的男儿。首当其冲便直接大声的说道:“我们乘坐的飞舟不小心着陆在此,我们并无恶意。”我们是好人,是不小心才来到这里的,你们可别当我们是坏人啊。

    “大哥他们竟然是乘坐飞舟不小着陆在此地的。”刚刚那名矮小的男子站在领头男子的身边。说。

    领头男子并未回话,而是看着温柔四人不远处已经破损的飞舟。

    “大哥您怎么看?”矮小男子又问道。

    “能够乘坐飞舟经过这里的因该是去皇室城!说不定是某个皇室城大势力的人,我们可要小心应对。”能够乘坐飞舟的人有很多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很多人都能够乘坐飞舟,那不是整天都能够见到飞舟满天飞了。

    飞舟在这个世界里那就是财富的象征,500亿鬼币的启程价格不是谁都能够付得起的。能够从这里经过的飞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皇室城。不是去皇室城,那就是从皇室出来。

    皇室城里大势力太多,有可能这些人就是来自于皇室城某个大势力。

    “你们这是要准备去哪里啊?”矮小的男子对着凌霄吼道。

    “皇室城!”凌霄丝毫都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天心听到凌霄的回答,着急了。急忙从凌霄背后拉了拉衣服,小声的说:“凌霄哥你怎么能够这么直接的就表明了我们的去向呢?万一他们要是图谋不轨的话——”

    “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操心!”凌霄很冷漠。

    温柔对于凌霄的回答倒是没有任何的意见,谁让刚刚那群人的对话已经全部被温柔听到了呢。

    看来他们对皇室城的大势力还是颇为忌讳的,只要我们不暴露我们其实只是个小老百姓。那活下去因该不是问题。

    “你们是皇室城的原住民吗?”矮小的男子又问。

    你要要是皇室城的原住民那自然是不太敢得罪,如果不是皇室城的原住民或者说在皇室城内也没有多么了不起、光鲜亮丽的身份的话,那———嘿嘿——、

    凌霄正准备回答,结果温柔抢先一步,直接回答道:“我们家在皇室城,这不是家里有急事连忙召唤我们归去嘛!结果遇到这样的意外,流落在此,不知道各位可知晓皇室城的方向,待我兄妹几人平安归去之后定厚报!”

    温柔的回答换来了凌霄的白眼,他小声的在温柔身边说:“没有想到温小妹瞎掰的本事儿倒是不小,真是让人佩服佩服啊。”

    温小妹倒是挺会看情况的,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呵呵,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说我们不是皇室城的原住民?!呵呵。

    “少废话,姐让你佩服的事情还多着呢。”温柔毫不谦虚。

    二十几人的队伍内,那矮子又说:“大哥您怎么看?”

    “正好我们也要去皇室城,就把他们带上!如果真的是那个大家族的族人,恐怕这一次我们也能够发达。”领头的男子说。

    “好嘞,就听大哥的。”有机会发达。这可是大家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矮小的男子又开始传话,“我们大哥说了,大家今天相逢就是缘分,既然都要去皇室城,不如就一到同去。”

    “甚好甚好!多谢几位大哥了。”温柔笑脸回答。

    回答完毕,在安二十几人的队伍还未曾踏步而来的时候,温柔对天心和小磨磨嘱咐道:“可别说漏嘴。记住我们都是皇室城内大家族大势力的家族成员,一切都跟我刚刚说的过程一样,明白了吗?”

    小磨磨惟命是从,连忙点头:“明白了!师傅您放心!”

    “磨磨你要叫我姐姐。而不是师傅。我们是兄妹四人明白了吗?”温柔再次嘱咐。

    “明白了姐姐。”小磨磨连忙点头。

    天心却不以为然。撇撇嘴。根本就不想要理会温柔。

    “我说天心姑娘你如果想要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我也不反对,但是也别拖累了大家。”你要问温柔对天心的感觉是什么,那只能够说没有好感。

    “你凶什么凶啊。很了不起嘛!”天心超级不喜欢温柔的这种态度,直接扔给温柔白眼。

    “天心听温小妹的话,别忘记了。”凌霄见那二十几人的队伍已经越来越靠近了,如果天心依旧这种态度,极为有可能被他们给拆穿,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死呢。

    被凌霄训斥,天心虽然觉得很委屈,但还是点头照办。

    温柔看着便乖巧的天心,对凌霄竖起大拇指。“还是你最厉害,小妹佩服佩服!”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凌霄对温柔的夸奖全部买单。

    这个时候这二十几人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温柔几人的跟前,领头的男子瞧了一眼已经破碎在一旁的飞舟,然后对着凌霄。说:“小兄弟如何称呼?”

    “凌霄!”

    “风云!”领头人说。

    “多谢风大哥这次的帮助。”凌霄道谢。

    “这几位是?”领头人好像并未完完全全的相信温柔几人的话,开始盘问起来。

    “这几位都是在下的妹妹,呵呵这次家族内紧急召回,唉!却没有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凌霄演技一流。

    “风云大哥你好,我是凌柔。”温柔嘿嘿一笑的介绍着自己。都是一个家族的总不可能你姓凌,我姓温,她姓天吧!

    “我是凌天心!”天心摸样很温柔,但是脸上却没有笑容。

    “我是凌磨,风云大哥哥你好啊!”小磨磨可爱的笑容可以融化任何东西。

    风云领头人看着小磨磨笑了笑,“凌磨小姑娘倒是可爱!”

    ……

    跟随着风云领头的这只队伍,温柔几人终究还是算是启程了,至于什么时候能够抵达皇室城,这个问题他们还真的不知道。

    风云领头人和矮小的那男子走在最前面,矮小的那男子在风云领头人身边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大哥您听说过皇室城内有没有凌氏这个超级大势力?”

    风云领头人皱起眉头,“你的记忆力真差劲,难道忘记了皇室城第一家族姓什么了吗?”

    “皇室城第一家族?——啊——皇室城的第一家族不正是姓凌!难道他们是皇室城第一家族凌家的人?”矮小的男子震惊住了。

    皇室城第一家族凌家,可是皇室城的一代庞然大物,上千年不衰。如果今天遇到的这几个人真的是皇室城第一家族凌家的人,那飞黄腾达也不再是梦。

    ……

    “皇室城你熟悉不?”温柔有些不放心,看着队伍最前面的风云领头人和矮小的那个男子一直在前面说话,温柔就觉得不放心。

    “怎么这么问?”凌霄不解。凌霄可没有温柔那本事可以听见风云领头人和矮小男子的对话。

    “我就问你熟悉不?”

    “还可以吧!”

    “皇室城有个凌家你知道吗?”

    凌霄一愣,“凌家?!!!你怎么知道皇室城有凌家的?!!!”

    “现在不是讨论我怎么知道皇室城有个凌家,现在当务之急是你了解凌家的一些基本事情吗?”温柔想要一巴掌拍飞凌霄,平日里都那么聪明,怎么现在却变得这么迟钝了,难道真的要我什么话都特别特别直白的说吗?

    “……”凌霄没有回答,好像有些莫名其妙。

    “就比如说凌家的现任家族是谁啊?凌家现在的府邸在皇室城的哪里啊?之类的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人知道凌家的现任家族是谁,如果没有人知道凌家现在在皇室城内的府邸在哪里,那在风云领头人面前只有被揭穿的。

    你见过有人身为家族成员就然连家族现任族长是谁都不知道吗?你见过有哪一位家族成员连自己家族现任的府邸在哪里都不知道的吗?没有见过吧?!就连这些最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还怎么去冒充人家凌家的人。

    “……”凌霄不知道温柔为何突然这么问,一脸不解的望着温柔。

    一旁的天心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前踏步横在温柔和凌霄两人的中间,然后对着温柔说:“凌家的现任家主叫凌天豪,现在府邸在皇室城内的中心位置,可以了吗?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了就来问我好了,别用凌家的事情去烦凌霄哥。”

    “现在风云领头人压根就没有新任我们,我这样问也是为了大家好。”温柔瞪了一眼天心。你知道,你就了不起啊。

    好在,温柔几人都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故此他们这样的小声对话才没有被其他人听见。

    ……

    一直在冰天雪地里前行已经五天时间。在这五天的时间里果然不出所料。领头人风云和其他几位队伍里的成员都纷纷假装很自然的询问了温柔的那几个问题。

    幸运的是,温柔早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些问题的答案,若不然恐怕真的会被识破。

    “风云大哥我们这要前行多久才能够离开这片雪地啊?”天心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已经裹着一床被子的她又开始渐渐的出现了寒冷的意思。

    温柔害怕众人生疑。也拿了一床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好像自己也很冷似的。

    风云领头人,面无表情,“大概还有十天的路程。”

    “啊!还有十天啊!”那不是要被冻死在这里了。

    这种越来越寒冷,裹得越来越厚也没有用的情况,据温柔的观察,却没有在领头人风云的这只队伍里出现过。他们虽然全部都裹得厚厚的,但是却没有凌霄既然这么夸张。

    “风云大哥为什么你们不觉得寒冷呢?”你们一直都这样也没有觉得冷,可我们越裹越厚。反倒是越来越冷,这不科学。

    “你们因该是一开始受寒中了冷毒!所以才会这样。”风云领头人依旧面无表情,从头酷到尾。

    冷毒?!

    温柔第一次听说。

    “冷毒是什么?”难道因为我身体的缘故所以能够抵抗着所谓的冷毒?

    “冷毒是这片雪地独有的一种无色无味,无形态的毒。一般初来雪地的人没有做好防护都会被染上这种冷毒。而中了冷毒的人会越来越冷,就算穿再多、裹再多的衣服都没有丝毫用处。”风云大哥解释道。

    “这么神奇啊!可否有解药呢?”

    “在冻死之前离开这片雪地。”

    ……

    天心更加苦着一张脸。在自己冻死之前离开这里才能够解开这种所谓的冷毒。还有十天的时间啊,这可怎么办?

    在雪地行走的地八天,还差两天就能够顺利的离开这片雪地,解开所谓的冷毒。可是这个时候小磨磨和天心在这个时候都出现了身体僵硬的状况。

    天心这个时候双手已经基本处于僵硬的状态,还有两天的时间,还能够继续坚持下去吗?还能够活着离开这片雪地吗?

    “心心你坚持下去。”凌霄虽然脸色也没有多好,但是却依旧给天心鼓励。

    天心微笑,“凌霄哥,我不怕死!我只是害怕离开你!”

    如果不是因为凌霄哥你要来皇室城,我也不会这么坚决的跟来。遇到这样的意外,你可知道我不后悔?!!!能够死在你身边,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只是你知道吗?我只是害怕。很害怕再也见不到你。只是害怕离开你。

    “放心吧!有你凌霄哥在,就绝对不会让心心你死去。”凌霄态度坚决,他此时此刻的脸色也不好,嘴唇都开始发紫,手脚冰凉,当然总体来说比起天心也已经好上了许多。

    “凌霄哥回到皇室城,如果我去世了,可否回凌家老宅,将我和我爹娘安葬在一起?”这个时候的天心看上去也没有那么讨厌。

    “别说傻话。”

    “你们也别这么悲观,这几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片雪地的面积在渐渐的减少。也不知道现如今已经减少到了何种地步。如果可能的话,可能明天就能够离开这里了。”领头人风云终于还是给了一个好消息。

    “心心你听到了吗?坚持下去,明天我们就能够脱困了。”

    ……

    在雪地与普通大地的交接口,领头人风云的二十几人队伍之中竟然也有一人被冷毒将生命永远的停留在了这片雪地里。小磨磨整个人比较虚弱的躺在温柔的怀里。生命算是保住了。这全部都要多谢这片雪地在减少面积。

    天心在凌霄的怀里,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因为冰冻时间太长,她的右手永远不能够在灵活的运动了。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远离了这片雪地,这将近三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继续出发前往皇室城。

    因为远离了雪地,远离了那所谓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冷毒药,小磨磨和天心也恢复了健康的体魄。

    长途跋涉了两天时间,一直在森林里前行。

    队伍休息的时候,温柔走到领头人风云休息的位置。“风云大哥这里距离皇室城还有多远啊?”

    “也没有多远,大概还有二十几天的路程而已。”风云领头人不紧不慢的说。

    没有多远?还有二十几天的路程而已?!好吧!温柔只能够默默的点头。

    如果这个时候能够飞行那该有多好,根本就不用再继续赶路二十几天。

    “风云大哥你见过有人直接飞行的吗?”温柔突如其来的开口问道。

    风云领头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了一眼温柔,然后说:“你觉得这有可能?”飞舟飞行的倒是见过,一个人不靠任何东西飞行?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

    温柔对自己法力的复苏感越来越强烈。自从离开雪地之后这种感觉总是会出现。

    甚至有些时候温柔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能够初步的使用一些小法力,比如说隔空取物什么的。

    就是因为这样,温柔更加渴望能够尽快前往皇室城一探究竟。

    法力的复苏与皇室城会不会有直接的联系呢?

    这值得研究。

    失去一只手的知觉换来凌霄不再冷漠对待,天心不知道是不是值得。现在的凌霄对天心已经少了一开始温柔所见到的那种冷漠感,虽然两人的关系没有太大的改善,但至少少了那种冷漠。

    “凌霄哥这次回皇室城,你能够陪我去老宅拜祭爹娘吗?”天心尝试着问道。

    “你知道我不想回去。”凌霄淡淡的说。

    “可是你终究是凌家的人,不可能一辈子漂泊在外啊!落叶终究是要归根的。”

    天心和凌霄两人坐的有些脱离队伍,故此天心才敢这样的跟凌霄说话。

    “谁告诉你落叶需要归根?!我说了今生绝不会凌家。”凌霄断然的回答。

    “我知道你有恨你有痛苦,但是我依旧相信天豪叔叔不会这么做的。”天心皱着眉头,想要继续劝说凌霄。

    “凌天心你够了!”凌霄怒道。

    这是天心中冷毒之后,凌霄第一次对她这么大声的吼道。

    这一声吼声音倒是足够大,刚刚准备过来找凌霄的温柔正好听的一清二楚。

    凌天心你够了。

    唔!还真是够入戏的,竟然直接称呼为凌天心了。

    温柔撇了撇嘴,私下里也不需要这么入戏吧。

    “喂喂喂!凌霄你也太入戏了吧!天心姑娘只是暂时扮演你的妹妹,你怎么私下也直接叫人家凌天心了。”温柔刚刚踏步过去,便开始砸吧砸吧的数落起来。

    “喂!你可别叫我凌柔啊!”凌霄刚刚想说话,温柔便直接打断。

    叫凌柔也只是权宜之计,没有必要时刻都叫凌柔。

    “你还真是习惯多管闲事。”天心没好气的瞪这温柔说。

    “喂!我好心帮你说话,你怎么不知道好歹呢!”自己的好心完全被别人给忽视掉了。

    “我原名就叫凌天心!”天心直接给了温柔一记重磅炸弹。

    我原名就叫凌天心。

    感情人家天心姑娘还真的就姓凌。

    不要怪罪温柔不知道这件事情。那是因为整个陵城恐怕也就只有凌霄知道凌天心的真名。陵城人人都在传天心姑娘。天心姑娘之名在陵城可谓无人不知无人晓,却没有谁知道这位天心姑娘的姓氏。

    凌。

    天心姑娘竟然姓凌。

    温柔好奇的看了一眼凌霄,然后又看了一眼凌天心,然后单手托着腮,思考了会儿,说:“你们该不会是兄妹吧?”

    话刚刚一说出,温柔便觉得不对,怎么看凌天心和凌霄也不像是兄妹俩。这两个人倒像是凌天心喜欢凌霄。

    啧啧,这两个人那么巧都姓凌,不是兄妹那是什么呢?

    温柔好奇着。

    “小柔妹你就不用在哪里好奇了。天心是我家的养女。”凌霄也不躲躲藏藏直接坦白的跟温柔说。

    养女?!

    难怪如此!

    嗷呜——嗷呜——

    刚刚八卦出凌天心和凌霄两人之间的关系。森林里却突然传来一群狼吼声。

    狼吼声传开。惊得不少小鸟儿都开始高飞四处乱窜,害怕极了。

    “怎么回事儿!”凌天心直接站起身来,倒是也没有那些柔弱女子那样的害怕。

    “附近有狼群,大家速速做好防御。”领头人风云镇定的吩咐众人。

    突如其来的狼吼声也的的确确的让不少人刚开始有些慌乱。还好有这位镇定自若的领头人风云在关键的时候镇定住了大家。

    温柔挑眉,“因该不是普普通通的狼群。”

    “据说靠近皇室城不远的地方有这一群变异的狼,莫非传言中的变异狼群便是指的这里?!!!”听到温柔的话,凌霄眉头皱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变异狼群的话,事情就难办了。”温柔同样的也皱起了眉头。

    普通的狼肉搏倒是轻易的便能够对付,这对他们这些修炼武学的人来讲不算太困难。但是如果遇上变异狼群的话,事情就难办了起来。

    就连此时此刻的温柔也不敢说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谁知道这群变异狼群究竟变异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具有像人一样的灵智呢。

    “皇室城外奇异多,危险多。看来还真的是。”凌天心也皱了眉头。

    小磨磨并不害怕。有师傅在,什么都不可怕。

    凌霄、温柔、凌天心、小磨磨四人回归到大家这个团体中来,互相照应。

    “你们小心点儿,别太大意。”领头人风云见到凌霄四人,然后嘱咐道。

    “这些可能是变异狼群。威胁度太大,我们需要想其他的抵御方法才好。”凌霄对领头人风云说。

    “变异狼群?!你能够确定?!”领头人风云听到凌霄的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变异狼群!!!竟然是变异狼群!!!

    早就对变异狼群有所耳闻,没有想到今日却能够真正的遇到。

    “现在还不能够确定,目前也只是推测。不过皇室城内的确有过这样的传言。”

    “以前到这森林的时候也没有遇到或者听说什么变异狼群啊!现在怎么会突然就出现了呢?!”矮小的男子也听见了凌霄的话,皱着眉头说。

    变异狼群威名赫赫,许多行走在皇室城附近地人多多少少的都有听说过。

    “现在该怎么办?”凌天心问。

    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定这狼群会攻击自己这群人,但是不代表就能够安然度过。

    “这里附近有我们以前搭建的草屋,我们先撤过去。”领头人风云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

    “好!就这么办!”

    ……

    嗷呜——傲呜——

    刚刚撤离到草屋的众人们心里都有些心惊胆战,因为此时此刻发出狼吼叫的地方,正是刚刚他们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是及时的撤离,现在恐怕又是一场生与死的搏斗。

    呆在草屋就能够平安无事了吗?

    “哎哟!还好我们及时撤离,要不然。现在恐怕又是一场恶战。啧啧,也不知道那些狼群是不是真的变异。”矮小个子的男子坐在领头人风云的身边。

    “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拼不过那些狼吗!”一位队伍里的中年男子说道。

    “普通狼群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如果真的遇到了变异狼群呢?你们有这个信心说一定能够击杀?”矮小个子的男子直接白眼送过去。

    头脑倒是挺清晰的,现在谁都没有办法确定变异狼群究竟变异到了何种程度,故此也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够一举歼灭。

    “我们大家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如果不离开这森林随时都还是有可能正面遇到那群狼的。”凌霄认真的思考,也极为认真的说。

    “我们就快点赶路离开,别墨迹了。”一名队伍里的男子挺粗狂的说。

    “千万不要被狼群发现了这里啊。”

    “老十九你别在这里乌鸦嘴了可不可以,什么事情不好你偏偏就喜欢往哪里说。”

    “行了行了,这件事情还是有大哥决定吧!”

    领头人风云乃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领头人。众人都将目光注视在领头人风云身上。只等待一声令下。是留还是离开。

    “凌兄弟不知道你有和高见?”领头人风云没有直接做出决定,反倒是破天荒的询问了凌霄的意见。

    凌霄这几人可是皇室城第一大家族凌家的族人,见多识广可能会有不一样地见解。刚刚说出狼群可能不是普通狼地不也是他们这群人吗?!

    “风云大哥谦虚了!论高见我哪里敢。”

    “凌兄弟乃是皇室城中人就不必如此谦虚,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我们呆在草屋内也只能够说是等这狼群来围攻我们。倒还不如赶路离开森林。”

    “这样风险也很大啊!”

    “这里离开森林还有多远?”

    “不算太远,快行的话也就两个时辰的时间。”矮小男子回话。

    “那我的建议就是立刻快行离开。呵呵,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罢了,风云大哥完全可以不必采纳。”

    那狼群能够找到刚刚他们所在的地方,也就是说,它们也能够找到现在的草屋。如果被狼群围攻在草屋内,那危险度实在是太高。如果是快行离开森林,或许还能够躲开狼群。

    “就听凌兄弟的建议!我们立刻启程,行最近的出口快行前进。”领头人风云下达决定。

    储物袋内有些发热的感觉。

    温柔很奇妙的竟然有这样的感觉。

    好好的储物袋怎么会有一种在发热的感觉呢?

    不会这跟狼群有关系吧?

    温柔突然想到了馒头。

    馒头正是变异的。难道跟这群变异的狼群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关联?

    “小温柔你的感觉没有错。”“墨”的声音竟然传来。

    温柔很兴奋,如果“墨”出手,那些变异狼群根本就不需要害怕。

    “别激动别激动本座是不会出手帮助你的,本座只是想要告诉你,你的感觉没错而已。”

    温柔翻了翻白眼。“馒头真的和这群狼群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关联吗?”

    “你自己去思考,什么事情都要依赖本座,你永远都成不了大器。”

    要让我自己思考,要我就算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也要靠自己的力量,那您没事儿出来干嘛?

    温柔翻了翻白眼,但是却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逆剑武神〕〔六合白水阵〕〔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明天心理诊所〕〔傲娇邪帝:绝宠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