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幽幽顾瑾寒〕〔仙君,你家桃花好〕〔网游之血舞乾坤〕〔都市之第一次有奖〕〔超级名师系统〕〔天女有毒〕〔时空之头号玩家〕〔天庭包工头〕〔混迹江湖开客栈〕〔报告会长,我要泡〕〔次元逃亡记〕〔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僵尸文明〕〔海贼之文斯莫克〕〔我有一栋幽灵鬼屋〕〔清穿娇妃:四爷,〕〔细菌美食〕〔将门凤华〕〔非宠不可:傲娇医〕〔信仰大世界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七十九章 突发状况
    在你心里终究还是一文不值。

    天心望着凌霄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方向,苦笑不已。陵城赫赫有名的天心姑娘竟然会站在小巷子内为了另外一个人而苦笑、叹息。

    这个世界谁没有了谁都能够活下去,天心的苦笑只停留了短短几秒,旋即再次恢复成平日里的天心姑娘。

    离开陵城有望的温柔和小磨磨这对师徒心里兴奋着,比起“鬼地方”外围这里已经好少千百,可是却依旧不如那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千辛万苦也只是为了能够回去。

    三日后,凌霄约见温柔在红花楼,据说是有关于飞舟的事情。温柔心里甚是忐忑,这雇佣飞舟的价钱可不是小数目,自己与凌霄好像也不算有什么交情,万一他要是说没有办法,那该怎么办?

    真的从陵城一路艰难险阻步行十年去皇室城?这还排除了在路上的种种艰辛是否能够顺利度过。

    师徒二人并不轻松的从租住的小楼内步行前往红花楼,这条路本不算短,但是却给人感觉几秒钟的时间便轻易的抵达。

    终须要去面对现实,不管凌霄是否愿意帮助,温柔和小磨磨也需要面对。

    红花楼贵为陵城第一楼,平日里都是人满为患,可是今日当温柔踏步走进红花楼地第一个感觉便是异常的冷清。原本红花楼大堂内这个时间点都因该是坐满了客人,欢声笑语,喝酒聊天、听曲儿的人络绎不绝,可是今日整个大堂内都不见一位客人。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你来了啊!凌公子在二楼雅阁等候你呢。”在大堂内的高姐见到温柔和小磨磨踏步而来,脸色并不好的跟温柔指名了地点。想必这因该是凌霄早些时候吩咐的。

    温柔笑颜相待,旋即便领着小磨磨从踏步上二楼。

    在红花楼内也待了些日子,对于红花楼地整个构造也算是非常清楚。

    对于温柔的笑颜高姐不予理会,从心底里不喜欢温柔,也不需要去掩饰,假装热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位店里的女伙计不声不响的出现在高姐的身边。她望着温柔踏步而去的身影,愤愤道:“真不知道这人有什么本事能够让凌公子亲自接待她。”话语间少不了一股酸溜溜的味儿。凌霄可是陵城无人不知无人晓的男儿,多少如花少女倾心于他。可如今却见到凌霄亲自约见一位以前红花楼的伙计。这怎么可以呢?!!!

    “能够配得上凌公子的就只有天心姑娘,其他的人根本就不配。”凌心配是陵城公认的,才不会去过问天心和凌霄是否熟悉之内的事情,他们也只管八卦他们的。

    “哎哟!你什么出现的。高姐被女伙计突然的出现给惊住,整个人差点没有被吓得胆破,她拍了拍自己被吓的心脏,一脸不爽的瞪着女伙计。

    高姐可算是红花楼的光荣管事儿一枚,一个小伙计哪里感得罪。

    女伙计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高姐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一边忙活你的去。”高姐撇撇嘴。

    “……好的……”女伙计愣了愣。旋即才点头,离开。

    今天高姐是中邪了吗?竟然这么好说话?不小心惊扰了她竟然也没有责怪!呼!这个世界都在边啊!高姐突然改脾气,惊扰她了也不责怪。凌公子竟然约见一位小女伙计,苍天啊!这种事情怎么不让我遇到呢。

    红花楼二楼雅阁是红花楼对外开放的区域。象征着身份地位。你有钱?你是陵城暴发户?想要用鬼币直接砸进红花楼二楼雅阁?!你不用想了,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红花楼二楼雅阁只招待那些身份地位高的大人物,比如城主啊,豪门之家什么的。你是暴发户那又能够咋地?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红花楼二楼就是身份就是地位。

    凌霄能够轻松入住二楼雅阁,咳咳如果温柔不知道他的身份或许还会惊讶,但是谁让她温柔偏偏就知道了他凌霄其实就是红花楼幕后的老板呢。

    红花楼,楼如名,整个红花楼都是以红色为基调。二楼雅阁陈设亭台楼宇,各种珍奇花草和名家字画,书香气味颇重。踏步红纱万丈为引的二楼雅阁红花路,温柔和小磨磨直径走进雅阁。

    雅阁并未关上大门,而是敞开。丝毫不害怕让人知道来了里面有谁。

    凌霄今日一身红衣,倒是与这红花楼有异曲同工之妙。凌霄见到温柔和小磨磨踏步而来,旋即起身,笑道:“恭候多时了。”

    “有办法帮我吗?”温柔直接开门见山,那些礼节统统抛到脑后。这飞舟的事情才是她最关心的,并且这一次红花楼相聚不正是为了飞舟的事情吗?那么又何必需要那些礼节呢。

    “呵呵,温小妹倒是直爽,这直接便是将话题说道正题上来了。”凌霄也丝毫不介意,也难得在招呼温柔和小磨磨坐下,自顾自己的便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没有办法吗?那我走了,告辞!不需要送我们。”温柔见凌霄始终不说正题,撇撇嘴,便准备带着小磨磨离开。

    “喂!温小妹你是不是也太心急了点儿?我话还未开口说,你就着急着走了。”凌霄笑着看着温柔道。

    “不走留在这里跟你喝茶吗?飞舟的事情搞不定那我就只能够带着磨磨步行了,如果我们半路上出事儿了请记得给我们立个墓碑什么的。”温柔才难得跟凌霄多说呢。你说你都办不到这件事情,还这么隆重的在红花楼二楼的雅阁见面,显摆你是红花楼的幕后老板吗?

    “喂喂喂喂!我有说不能够办吗?”凌霄对温柔这次的急给震得无言以对。想好好的说两句话,怎么也这么难?还没有开始便急冲冲的要走,还说记得给她立哥墓碑。

    “能够办到啊!你早说嘛!”听到了这个令人非常满意的消息之后,温柔光荣的厚着脸皮又拉着小磨磨回到雅阁内,直径往凌霄对面多下,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凌霄拿起茶壶给自己斟茶,“嘿嘿,你快说说什么时候能够雇佣到飞舟,什么时候能够出发。”

    着急啊。能够去皇室城了,就快能够回去了,就单单想想就令人兴奋不已。

    “你怎么那么着急?皇室城有什么东西能够这么吸引你的?”对于温柔的着急,凌霄更加觉得好奇。皇室城就算贵为皇城也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吧?好像恨不得立刻马上就直接奔到皇室城内似的。

    “你不懂你不懂!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啊。”你当然不会懂,被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那种渴望能够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的心情。

    “你这次也算是幸运的,正好啊我要去皇室城办点事儿,就顺便捎上你们二人好了。”凌霄就好像有些勉为其难。

    “真的吗?嘿嘿,凌霄你果然够朋友。”温柔咯咯的笑着,这果然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

    温柔正因为去皇室城的事情敲定而感到高兴的时候。却未曾想到突然传来天心姑娘的声音。

    凌霄遇上天心。表情总是冷漠到极点。

    天心一袭白衣出尘的站在雅阁门口。面无表情。

    温柔只能够嘿嘿一笑,这件事情可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

    凌霄没有回答天心。咳咳,准确的说是连基本的理会都没有。

    “我说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皇室城。”凌霄好像耳聋了一样不理会天心,天心只好再次从新声明。

    “不可以。”凌霄没有丝毫的考虑。直接脱口而出。

    “你能够顺便把她捎带过去,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天心看了一眼温柔,眼里充满了讨厌之情。

    温柔撇了撇嘴巴:这件事情好像跟我没有关系吧?你们两个人不要牵扯上我,千万不要牵扯上我啊啊啊啊——我只是个无辜的人。

    “嘿嘿,那个——没事儿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呵呵呵,你们俩慢慢聊慢慢聊。”温柔才不想要继续待下去呢,万一凌霄突然发火了,搞不好还会让好不容得到的飞舟去皇室城的这件事情给没有了。

    “没事你的事你就乖乖的坐着。”天心直接叫住温柔正准备起身。

    “呵呵呵。”温柔笑着,但是却依旧站起身来。拉过小磨磨,然后踏步扬长而去。临在雅阁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过头对着已经是一脸冷漠的凌霄,说:“记得出发的时候通知我一声喔!谢谢了。”

    然后带着小磨磨潇洒离开。

    天心姑娘虽然你简直就是陵城百姓心目中的神女,但是我温柔又不是靠你的飞舟去皇室城的,干嘛要听你的命令啊。让我留下来就要留下来吗?偏不!

    温柔这样的举动让天心更加气愤。而重要的是凌霄对自己冷漠的态度,“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跟你们一同前去皇室城,你休想就这样把我留在陵城。”

    天心态度坚决也根本就不给凌霄再次拒绝的时间,直接话毕之后扬长而去。

    ……

    天心虽然不喜欢温柔,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但是自从红花楼那件事情之后也并未作出什么对自己有害的事情。

    三日过后便是启程前往皇室城的日子,温柔和小磨磨师徒二人都挺兴奋的。终于快要去皇室城了,在哪里是不是真的有离开“鬼地方”的办法呢?当初那位让自己师徒二人来到“鬼地方”的神秘女子又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兴奋、有憧憬,当然也不例外的有担忧。

    皇室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对于哪里实在是太过陌生,未知的世界里是否有我们所期待的?

    陵城唯一一处飞舟雇佣地点其实处于陵城的偏僻地带。这家飞舟雇用店一年大概也只能够接到一笔生意,最多的时候可能会有两笔。

    如约来到这家名为“飞天”的飞舟雇佣店面门口的时候,温柔和小磨磨两人皆皱了眉头。这间“飞天”飞舟雇佣门店是不是也太简陋了点儿?好歹也是一笔生意就高达500亿鬼币的大生意啊。

    整个店面看起来很破旧,墙壁上原本的那些雕花,饱经风霜的已经开始模糊了花纹。店面因该最为醒目的牌匾也破旧不堪,“飞天”这个店名也都快不见了踪迹。这就是陵城唯一一家雇佣飞舟的店?

    如果不是凌霄告诉温柔的话,温柔断然也不会相信。

    你说你一个生意就500亿鬼币,你还好意思让自己的店面这么破旧。

    “温小妹这么早就来了啊。”在温柔和小磨磨师徒二人还在不停的感叹着这里实在是太过破旧的时候,凌霄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

    温柔撇撇嘴,说:“你确定这就是飞舟雇佣店?”还是有些怀疑。按照道理不因该这么破旧啊。陵城街道上随随便便一个小本买卖的店面也比飞舟雇佣店看起来豪华不少。

    “不要被它的破旧蒙蔽了双眼,谁告诉你飞舟雇佣店就必须要豪华奢靡?”凌霄翻了翻白眼。感情你们两个人在店面口看得出神儿就是因为店看起来破旧。

    “一笔生意就要500亿,我还以为它的装潢会有多么多么奢靡呢。”

    “好了,不要在意这破旧不破旧的问题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

    踏步走过飞舟雇佣店内破旧的接待处,经过小门,踏步走在小石头铺成的羊肠小道,一路直下。一片空旷的草地便映入温柔的眼帘。除去这一片空旷的草地便只有草地行令人瞩目的巨型船造型的庞然大物。

    这想必便是传说中的飞舟。

    温柔、小磨磨、凌霄三人踏步走上飞舟,却没有想到天心姑娘早已经恭候大驾。

    飞舟有一片空旷的休息区,也就是温柔、小磨磨、凌霄三人登飞舟之后脚踏的区域。休息区内天心姑娘从容不迫的从椅子上起身,对着凌霄嫣然一笑。“凌霄哥你来呢。”

    温柔和小磨磨直接被天心忽视。也对也对。别人眼里压根从头到尾就只有凌霄一人而已。

    “谁同意你跟来的。”凌霄面无表情。

    “我说过要跟你们一起去皇室城。”天心毅然决然。我说要跟你们一起去皇室城,那便就是一定要跟你们一起去的,谁也没有办法阻拦我。

    话毕,凌霄没有理会天心直接踏步朝着飞舟上的房间而去。

    带着一股声响。飞舟华丽。在“鬼地方”内坐飞舟,这还是第一次。

    飞舟飞行很平稳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不适感,而且温柔发现整个飞舟就只有天心、凌霄、自己和小磨磨四人而已,连一个控制飞舟的掌舵者都不存在。

    公用休息区内,小磨磨从开始修炼武学起还是第一次没有修炼武学,很轻松的她一个人在休息去内看着从自己身边不断划过的云彩。

    “很快就能够到达皇室城了,好开心啊!”

    “你们去皇室城作甚?”

    小磨磨高兴的自言自语,却未曾想到天心竟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自己身边。小磨磨没有回答天心。

    “我在问你话呢,为什么不回答?真是没有礼貌。”天心特别特别的生气。虽然自己也成功的在飞舟上,但是凌霄却对自己不理不睬,完全当做是空气。

    就好像在说,你是空气,我看不见你我看不见你。

    “你好凶。”莫名其妙的被凶。小磨磨觉得莫名其妙。难怪凌霄哥哥对你那么冷漠,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对你冷漠的。

    外表的美丽又能够代表什么呢?

    天心愤怒的挥手直接一巴掌掴在小磨磨的脸上,又快又准,小磨磨根本就来不及抵抗。

    脸蛋上火辣辣的疼,被掴的小脸蛋直接红肿起来。

    这一幕刚好被正巧来到公共休息区的温柔和凌霄看到。

    小磨磨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直接红着眼睛朝着温柔跑过去,然后抱住温柔的大腿。心里非常委屈,这女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她还只是个孩子,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忍心!”凌霄直接怒斥。

    “我———”天心知道已经难以解释,对温柔、小磨磨师徒二人更加厌恶。

    都怪你们俩,如果不是你们的存在,凌霄哥也不会对我这么冷漠。

    温柔从看见这一幕一直都没有说话,给小磨磨已经红肿的脸上上了药之后,直接大步跨到天心面前去,然后挥手便是直接一巴掌掴过去。

    “连小孩子都欺负。真渣!”说完又是一巴掌。

    天心刚刚的一巴掌已经充分说明她其实也是一位武学修士,所以已经开始修炼的小磨磨才没能够躲开。

    你是武学修士,虽然现在我没有办法使用法力,但是不代表就会害怕。

    “你——”天心被温柔掌掴,呵,真是出人意料。简直让天心觉得不敢相信。最为不敢相信的竟然是凌霄竟然只是看着,却不站出来阻止。

    ……

    上了药的红肿地方已经消退,小磨磨又变得爱笑起来,只不过见到天心时会不自觉的黑脸。

    “你修炼过武学?!”公共休息区内,温柔无聊的望着划过的朵朵白云。身边的凌霄突如其来的开口说了句话。

    温柔将视线从白云朵朵收了回来。望着一脸温和笑容的凌霄。“什么武学?”

    “不要觉得可以糊弄过去。你能够一巴掌直接掴在心心的脸上就已经暴露了你修炼过武学的事实。”凌霄从掌掴事件开始一直保持沉默,而是却这个时候突然来了句这种话。

    “呵呵,是你想多了吧。”温柔嘿嘿的笑了两声。

    的确,她刚刚的出手便是“万象拳”演化而来。因为天心也修炼武学。

    这一点也是天心在挥舞手掌的时候被温柔看出来的。在这个不能够使用法力的世界里,修炼武学成为了王道。天心看似柔弱女子,却为此想到也修炼过,还这是会隐藏。

    “不要在我面前装傻。”凌霄才不会相信温柔的话。

    “凌霄凌大财主你是想要告诉我其实你也修炼过武学吗?”温柔挑眉,也不必在继续否认下去。

    “是!”凌霄诚恳的回答,“在陵城修炼武学世间很平常的事情,不足为奇。”

    “那我有修炼武学这件事情也自然不足为奇喽。”温柔翻了翻白眼,既然都不足为奇的事情,你干嘛还要一直询问下去啊!很好玩吗?

    “你刚刚的出手有些眼熟。我好想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凌霄又说。

    “呵呵,或许是你感觉错了。”

    对于凌霄的背景、过去什么的,温柔完全不了解。

    “我以前听说这里其实四处都存在着危险,为什么现在我觉得挺祥和的啊?呵呵。”温柔试着去询问凌霄这位“鬼地方”原住民有关于这个一直困在心中的疑惑。要知道“鬼地方”在温柔原本的师姐里可是威名震四方。记载了曾经多少强大的修士一去不复返的过往,可是现如今自己误入“鬼地方”却看到了截然不同与记载的画面?

    这其中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呢?

    “你从什么地方听说的?”凌霄问。

    “我家乡啊!呵呵。是是非常非常偏僻的地方,距离这里很远很远的。”温柔呵呵的笑了笑。我生活的地方的确离这里很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你家乡的传言没错啊!我们这不就要去危险的地方了嘛!看来你对皇室城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了解。”凌霄看了一眼温柔之后,又继续说道:“皇室城乃是皇城,也是凶悍之地,并不同陵城这些小城市那样平静祥和。皇室城内每天都会死去不少人。”

    皇室城莫非才是传说中的“鬼地方”?

    “皇室城是它成为皇城之后才新取得名字,在那之前它都叫“鬼城”。

    ……

    凌霄出奇的简单的给温柔介绍了一下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其实皇室城就是一座凶名在外的地方。

    时光飞快,转瞬即逝。

    转眼之间,飞舟已经飞行了足足六天。

    比起靠步行去皇室城的悲惨,温柔觉得已经超级幸运了。

    轰隆隆——轰隆隆——

    突然飞舟之上传来一阵轰轰作响,原本平稳飞行的飞舟突然也开始变得有些摇晃。

    公共休息区内,温柔、小磨磨、凌霄三人都在,突然的变故,温柔有些震惊,“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霄倒是很冷静,“因该是飞舟出了故障。”

    “那怎么办?”不会坠落吧?

    小磨磨双手牢牢的抱住温柔的大腿,并没有开口说话。

    整个飞舟摇晃的更加剧烈,原本在房间内休息的天心也惊慌的从房间内摇摇晃晃的跑了出来。“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飞舟因该是故障了。”凌霄淡淡的回答。

    “什么?!故障了!那我们怎么办?我们难道就要这样等死吗?”天心也花容失色。

    飞舟突如其来的发生故障,没有办法修理而且还是以高速在飞行,很有可能下一秒就直接在空中解体。

    轰隆隆——轰隆隆——

    飞舟内轰隆的声音更加剧烈,整个飞舟摇晃的也更加剧烈。不少飞舟上的东西都直接飞落而下,摔成了碎末儿。几人牢牢的抓住飞舟上的栏杆,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直接被摇晃出去,摔成碎末儿。

    这么高的高空,一般的人摔下去肯定成为碎末儿。

    大风哗啦啦的在耳畔旁边吹奏,天心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件事情,几乎花容失色。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能够跟凌霄哥死在一起也不错。

    “你们抓紧栏杆慢慢的移动身体。尽量的回到屋子内。我们想办法迫降。”凌霄对着众人非常认真的说。

    再这样下去,飞舟在空中解体是迟早的事情,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保住所有人的性命。

    众人一致点头,然后按照凌霄刚刚所言。拉紧栏杆然后缓慢的移动自己的身体前行。

    小磨磨最为娇小,因为现在飞舟摇晃的更加剧烈,她的小手快要拉不住栏杆。整张小脸都快要扭曲,“师傅,徒儿快要撑不住了。”

    让小磨磨这么小的小孩子这样做实在是很为难,温柔现在也管不了其他什么什么的。没有犹豫,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储物袋,然后大喝一声:“收!”

    小磨磨就这样直接被温柔装进了储物袋内,这一幕同时被天心还有凌霄看到。

    天心将视线投放在温柔腰间的储储物袋上。没有停留太久,也没有时间给她停留在储物袋上太久。

    艰难的跨步到屋子内,情况稍微好点,只感觉到整个飞舟都在摇晃,整个人站在屋子内都开始不稳。

    “刚刚那个小女孩子被你装进了这个袋子内?”天心注视着温柔腰间的储物袋。说。

    “……”温柔不理会她。

    “我在问你,你是不是把小女孩子给装进了袋子内?”天心很不满意温柔的态度。

    “现在是你在胡闹的时候吗?赶紧过来帮忙。”

    情况紧急,天心也没有时间再继续过问有关于刚刚的那一幕。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保住性命要紧。

    其他的事情都可以稍后再详谈。

    屋子内有条走廊,走廊尽头有个类似箱子的大物体,凌霄和天心来到大箱子面前。

    “有什么需还要我帮忙的吗?”天心说。

    “帮忙把它打开。”凌霄说着已经开始用手推动箱子的盖子,可是很吃力。

    天心听话的赶忙帮助凌霄推动箱子的盖子,可是依旧也只能够推动不是太多。

    温柔见状也连忙上前,“把它推开就能够平安降落了吗?”

    “飞舟设定的是自动模式,只有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才会降落,而这个箱子就是在应急的时候用的,推开它就能够迫降。”凌霄竟然破天荒的在这个时候没有大骂闹脾气,而是一边用力推开盖子,一边跟温柔解说。

    温柔点点头,旋即也帮忙一起推。

    三个人的力量的确有些大,盖子突然间“轰隆”一声,打开了。只见箱子打开了盖子,然后里面冒出了些许白烟。最后只感觉飞舟整个开始直线往下落地。或许是因为飞舟本身就已经出现故障,所有降落的时候晃动的更加巨大。

    “这500亿鬼币雇佣的东西看来也不怎么可靠嘛!”温柔说。

    “可能是飞行前检查的不够仔细,导致了疏忽照成的。”凌霄说。

    大概也就一分钟的时间,晃动停止了、坠落感也消失不见了。

    “我们是不是着陆了?”天心问。

    “我们出去看看。”凌霄想了想,然后说。

    三人便小心翼翼的踏步走出屋子,映入眼前的是一片白雪的空地。而这500亿鬼币才能够雇佣到的飞舟公共休息区已经完全破碎,只剩下屋子还稍微保存完好。

    温柔三人踏步离开飞舟,温柔这才将小磨磨从储物袋内放了出来。

    小磨磨整个人都觉得莫名其妙,睁大眼睛看了看四周一片白雪,和自己已经脚踩在白雪覆盖的土地上,不由的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师傅刚刚究竟h发生了什么事情?徒儿就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温柔呵呵一笑,“没事了,现在我们已经着陆了。”不过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距离皇室城还有多少的距离。

    还真是够倒霉的,坐飞舟去皇室城竟然也会发生这么倒霉的事情。

    温柔心里一阵郁闷,突然想起来让自己师徒二人来到“鬼地方”的罪魁祸首来。该不会飞舟失控的事情,也是她在从中作祟吧?

    想想温柔就觉得一阵不舒服,后辈发凉。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天心望着这四周的陌生,不由的说。

    “先看看再说吧!这里距离皇室城因该也不算太远的距离。”

    不算太远,那究竟是有多远?

    温柔哭笑不得,好好的要坐飞舟去皇室城,可是偏偏半途中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在他们都没有因此受伤,这才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刚刚你把她装进袋子里的事情呢!”还以为事情就这么的过去了,可是天心的记忆力是这么的好,现在开始询问了起来。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总裁的独家绯闻女〕〔酋长压力大〕〔扔了妹妹所有耽美〕〔春野小村医〕〔农女珍珠的悠闲生〕〔萌妻入怀:首长隐〕〔君少心头宝,夫人〕〔我的恐怖电影院〕〔超能小农夫〕〔无限从龙骑士开始〕〔文坛救世主〕〔水浒大寨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