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七十八章 习武
    对于皇室城温柔格外在意,哪里可能有她回去的办法。

    凌霄撇嘴笑道:“陵城距离皇室城的距离甚远,你要去皇室城作甚?”

    皇室城乃是皇城,的确是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但是温柔对皇室城的在意实在是让凌霄觉得有些太过了。

    想去皇室城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这个世界的人有谁会知道皇室城?这还需要这么着急的去询问?

    “你只要告诉我皇室城的事情就行,至于其他的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啊。”

    凌霄一直不肯告诉温柔皇室城的下落,就连一直安静坐在温柔身边的小磨磨耐心也开始觉得不耐烦了。小磨磨嘟着嘴巴,不满的说:“凌霄哥哥你就快告诉我师傅吧!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挺重要的。”能不重要吗?那可是关系到我们能否离开“鬼地方”的重大事情。

    “感情我还必须要告诉你们了!我就不告诉你们!一边凉快去!”

    凌霄在陵城的身份实在是太过耀眼,无论站在那个角落都能够吸引住来往路人的注意。虽然刚刚凌霄对着那些姑娘们说了点,但是依旧还是有些姑娘不死心,依旧躲在角落,害羞的观察着凌霄。

    对于温柔想要离开陵城去皇室城的事情,凌霄有些反对,也难得再继续这不算太愉快的对话,索性就大摇大摆的踏步而去,只留下温柔和小磨磨两个人。

    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很显然想要从凌霄口中得知一二,实在是有些难度。别人都不愿意搭理自己,索性自己也就难得再去搭理凌霄。

    ……

    这些日子,温柔和小磨磨师徒二人也渐渐的融入了陵城这座城市。前不久还在一片黑色的世界里存活着,突然之间恢复成如此这般幸福的环境,实在是恍然如梦。

    陵城缘边偏僻的一座破旧小楼,这条小街道的所有建筑都是如此简陋,与陵城其他的繁华刚好形成鲜明对比,这里就是所谓的贫民聚集地。温柔和小磨磨师徒而入初入“鬼地方”内部的世界,没有多少货币流通。只能够选择这样偏僻简陋的房屋租住。

    “砰砰砰砰——”

    一些细碎的声音从一座最为简陋的小楼传出,声响不大,不足以能够吸引来往不多的路人注意。

    小楼内有一处不大的院子,其实说它是院子,倒还不如说,它只是个简陋荒凉的只剩下杂草的荒园。在小院子内有一块大概二十厘米直径的木桩子,小磨磨娇小的的身子,挽起衣袖,不停的对着木桩子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

    武学的修炼就是不断的去磨砺自己的内体。

    砰砰砰砰砰——

    一拳一拳不断的往木桩子上狠狠砸过去,汗水四溅。累了不能停。继续挥舞拳头。

    就这样一直不停的挥舞拳头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小磨磨收起自己已经再不断流血的小拳头。会觉得她要休息了吗?不不不,小磨磨刚刚收起拳头,立即又开始对着木桩子猛地踢腿。

    砰砰砰砰——

    刚开始的时候小磨磨对于这踢腿倒还是游刃有余,可是到后面。筋疲力尽的感觉开始渐渐的想要左右自己的细想。真想要休息,想要好好的躺下来睡觉、休息。这是一种渴望,想要停止这枯燥且有乏味、痛苦的挥拳踢腿运动。

    “师傅!我想要停下来休息!”小磨磨声音再颤抖,她一边继续抬起她早已经疲惫不堪的腿不断的对着木桩子挥舞,一边哀求着声音对着在小楼角落内一直注视着小磨磨情况的温柔。

    “想要休息?今天八百次踢腿完成了吗?完成了才准休息!”温柔面无表情,声音却格外严厉。

    武学修炼本就是枯燥乏味并且痛苦着的,不能够像当年逼迫自己那样让小磨磨努力修炼,但是最为基本的温柔还是不愿意改变。想要休息就可以休息?那是绝对不能够出现的,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你想要怎么休息都成。

    温柔的拒绝,小磨磨并未反抗,“是!师傅!”

    砰砰砰砰——

    八百次踢腿在最后一百次的时候,小磨磨已经筋疲力尽到站立都开始颤抖。汗水已经将衣衫变成湿漉漉的,大脑内开始嗡嗡作响。

    想要放弃。真的好想要放弃,感觉就要坚持不下去了,真的好累、好辛苦。

    不不不!这是不可以的!师傅说了,要坚持踢腿八百次才能够休息,现在已经七百二十四次了,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可以完成今天的任务喽。

    就在小磨磨自己在与自己的疲惫做斗争的时候,温柔突然一声急忙喊话:“停!八百次踢腿完成!磨磨你可以休息喽!”

    “呼!”小磨磨停止自己正要踢腿的姿势,然后长长的舒口气,最后直接整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种累、这种疲惫感,温柔明白,她自己也体会过,甚至体会够更深更大的痛苦。

    修仙本就是一件极为难的事情,首先这个世界里多少是都无法从淬体镜跨越到化丹镜。温柔对小磨磨的要求标准不高,只是希望她能够有自保的能力,不让别人能够随随便便的欺负了她。

    “你会不会讨厌师傅?”温柔目光注视着躺在地上呈“大”字型的小磨磨,淡淡的说。

    “师傅您为什么要这么问呢?徒儿以前不讨厌师傅,现在不讨厌师傅,将来就更加不会讨厌师傅喽。”小磨磨虽然整个人都躺着不动,但是不代表她就已经陷入了晕厥什么都不知道。

    “师傅不坏吗?不可恶吗?每天都要求你踢腿挥拳的,让你小小年纪就累成这般摸样,还不够讨厌吗?!!!”跟小磨磨长期的相处,温柔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喽,如果自己被小磨磨讨厌,该会有多么的难过。

    谁知道,小磨磨这丫头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师傅您真的太可爱啦!徒儿太喜欢你了。放心吧!徒儿知道师傅这么严格的要求我,是为了徒儿我好。跟着师傅您修仙,是徒儿自己的选择。不管将来在这条路上会有多么的辛苦,徒儿都不会怨师傅的。”

    小小年纪便如此懂事,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会说些好听的话来宽慰我。温柔心里一抹感动顿时浮现,她微微扬起嘴角,“你可要记住你今天的话,要是日后说什么怨恨为师的话,哼哼!你自己去想后果。”

    “这种事情是永远永远都不会发生的,请放心。”小磨磨依旧躺在地上,只有嘴角扬起了开心的笑容。

    温柔笑了笑,旋即便踏步走到小磨磨的身边。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瓶白色瓶子。然后蹲下将白色瓶子内的白色粉末均匀的涂抹在小磨磨受伤的手和腿上。

    “嗤!”白色药末儿遇到伤口。瞬间的疼痛让小磨磨有些措手不及。

    ……

    上好药,早已经筋疲力尽的小磨磨依旧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温柔并未离开她,而是就地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小磨磨变得红肿还夹带着鲜红色血液的小手和小腿。突然间觉得自己真是狠心,竟然忍心的看着小磨磨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娃变成这般摸样。

    “师傅您以前开始修炼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徒儿一样啊?”小磨磨对于这件事倒是挺好奇的,脑海内勾画着,温柔和自己一样因为每天枯燥乏味、并且痛苦不堪的修炼而感到非常的痛苦。想到这些小磨磨就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不大,害怕温柔这位师傅生气便将自己一脚踢飞。

    “你认为为师会跟你一样?挥拳八百次踢腿八百次就喊累?喊着痛苦?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就是大错特错!”温柔直接藐视小磨磨一眼,想着自己当初开始修炼的时候,那种程度可比现在小磨磨的强百倍。要知道有那一次修炼温柔不是将自己练到昏厥过去,不过这曾经的过往。温柔也不会跟小磨磨提起来。

    这样的岁月已经离开了吗?呵呵,并没有。修炼路上可有终点?没有!只要生命尚还存在,修炼就不会停止。

    在红花楼内工作了一月,温柔赚了点儿可以在陵城流通的货币之后便待在小楼内仔细指导小磨磨修炼武学,甚至有些时候还会亲自动手跟小磨磨比试比试。当然啦。这比试,温柔都会禁止自己使用化丹镜之后拥有的法力。

    自己这个天人镜修士去给一个刚刚修炼武学的修士喂招也实在是不错啊。

    温柔没有继续在红花楼内做伙计,凌霄几次闲逛在陵城大街小巷也没有遇到过温柔一次。凌霄公子开始疑惑了,难道这丫头生气了?

    绝对是的!

    不就是没有告诉她皇室城的事情吗?至于吗?至于吗?

    凌霄站在温柔师徒二人所租住的小楼外,并不前进也不曾有离开的打算,就只是呆呆的站在小楼外,一会儿叹叹气,一会儿摇摇头的。

    还好这里是陵城人流量最少最少的地方,机会平日里没有什么人会从这里经过,要不然让陵城百姓们瞧见这位陵城无人不知无人晓的凌霄公子竟然站在一座贫民小楼外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话,恐怕会诧异到无法理解的地步。

    “我究竟是该进去问问缘由呢?还是不进去呢?”已经站在小楼外纠结了十分钟的凌霄公子依然没有决定好究竟是进去问问温柔还是离开扬长而去。

    “咯吱!”

    还在凌霄犹豫不决的时候,小楼内的大门突然发出一声因为老旧才会有的“咯吱”声。安静的环境内突然发出这么一声声响,凌霄停止思绪,望着小楼门口出现的白衣温柔。

    瞬间凌霄觉得无比尴尬,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如此的尴尬。他尴尬的嘿嘿一笑:“好巧啊!真的是好巧啊!竟然就这么遇见了,嘿嘿!嘿嘿!”凌霄尴尬的笑容简直就有点像是嘴巴抽疯一样。

    温柔送给凌霄一记白眼,靠在破旧的大门旁边,“你来这里作甚?”

    “啊!你看今天天气不错啊!嘿嘿!”凌霄觉得自己平日里的聪明机灵都统统消失不见了,这么二的话,竟然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

    温柔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这叫天气不错?都快要下雨了。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今天天气不错?恩?你若没有什么事情就快点离开我家门前!要不然一会儿一群姑娘蜂拥而来直接踏破我这本就已经非常破旧的临时居所。”温柔真的不明白这位凌霄大公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看他今日这么二,就觉得很无语。

    如果说两人的关系有多么多么的好,那肯定不是。最多也只是算是萍水相逢罢了。

    凌霄遇上了温柔,就开始变得迟钝傻x了起来。

    凌霄心里暗暗对自己此时此刻的表现不满意了起来:我说凌霄啊凌霄,你究竟是怎么了?平日里的那种气魄去了哪里了?怎么今天一遇到这丫头就变成这般摸样儿了?!!!

    “如果没事儿就快点离开吧!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座大庙。”温柔直接仍给凌霄一记白眼。原本在院子内督导小磨磨练习武学,却突然听见大门外有凌霄的声音,本以为只是有些像而已,可是推开门却真的看见凌霄的声音出现在自己的眼帘内。

    “凌霄哥还真是个好老板啊!伙计突然消失不见,竟然还担心的亲自寻了过来!”陵城赫赫有名的大美女天心姑娘带着一点酸味儿的声音突然也出现在了温柔的小楼外。

    这贫民聚集地什么时候能够同时将陵城两位赫赫有名的人儿都吸引过来了?来了个凌霄不算竟然连天心姑娘也出现了。

    温柔更加无语了,这凌霄和天心无论是哪一位出现在人群之中都会成为焦点,璀璨又夺目,可是偏偏这一次还是两人同时出现。这究竟是要闹哪样?

    如果被那些疯狂的百姓们瞧见了。自己的这破旧的临时居所恐怕会被拆掉吧。

    唔——只是想想都觉得好可怕。

    “天心姑娘怎么会大驾光临这种小地方啊!”对于这位赫赫有名的大美女天心姑娘。除了喜欢她那悦耳的歌声话,温柔实在是提不起任何的喜欢来。总是会有一种不太喜欢天心姑娘的感觉。

    “随便逛逛却没有想到还能够遇到凌霄哥,凌霄哥不是大忙人吗?怎么会想这里?”人家天心姑娘直接忽视了温柔的话,只是送给了温柔一记不爽的眼神罢了。

    凌霄见到天心姑娘的出现。突然变得面无表情,隐隐中还有一丝不爽。

    “怎么看到我,凌霄哥觉得不高兴?难道天心打扰到了二位?”天心姑娘在生气,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声音。只是她极为的在压抑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但是这种压抑也改变不了她说话里那意思不悦。

    “跟你有什么关系?”凌霄不冷不热的开口说话了。

    温柔这个电灯泡似的人物看着凌霄和天心姑娘两人颇为奇妙的对话,实在是有些不自在。

    我说你们两个人这究竟是要闹哪样?明明知道自己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中会引起整个陵城的沸腾,还这样是无忌惮的在我家门口闲聊。咳咳咳,虽然这好像也不太像是闲聊。

    温柔对凌霄和天心姑娘的关系很感兴趣,总是认为这两人之间一定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难道他们曾经是一对恋人?

    恩哼。越看越觉得像是。

    “咳咳!我说二位大人物,你们要聊天可以去其他地方吗?回红花楼也不错嘛!”温柔实在是忍不住的提醒着这二位。

    “我都到了你家门前,这样你还要下逐客令?”

    “呃……你是我的客人吗?我跟你不熟悉。”什么时候我跟你这位大名鼎鼎的天心姑娘成了朋友?

    “真是不懂礼貌。”天心姑娘对着温柔撇撇嘴,眼神在最后却瞧了瞧一旁的凌霄。

    天心姑娘对凌霄会到温柔家来这件事情,表现的实在是太过显眼。好似脸上都明明白白的刻着“我不喜欢凌霄哥来见你”。

    “天心你够了!回红花楼去!”凌霄怒斥天心姑娘。

    天心姑娘顿时觉得委屈。双眸内已经水汪汪,就差落泪。她气得跺了跺脚,愤怒中带着伤心,说:“好!我回红花楼去!就不在这里打扰二位了!”

    说完便立刻头也不回的离开。

    “惨了!都是你凌霄害得!看样子我是被陵城大名鼎鼎的大美人天心姑娘从心底里讨厌了啦!喂!凌霄!你可要去替我澄清澄清。”

    天心姑娘是真的生气了,并且非常讨厌温柔自己。这一点在天心姑娘气愤的跺脚时那一记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温柔就已经明白了。

    因为凌霄出现在自己家门口,所以天心姑娘就开始讨厌自己了?!!!

    “你害怕她?”人家凌霄公子直接扔给温柔一句。

    “她很可怕吗?”是挺可怕的,有一些神秘的看不懂。直觉告诉温柔。这位天心姑娘恐怕根本就不是表面中的那么简单。表面上地柔弱女子,或许也只是表面而已。

    “她可怕不可怕,你心里有数,还需要我告诉你?”凌霄没有了刚才的愤怒、生气,撇嘴一笑。

    “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是你自己自动送上门来的,不问白不问。而且,凌霄会突然主动出现在自己家门前很有可能就是,突然想通了,要告诉我皇室城的事情。想到这里,温柔不由的在心里嘿嘿笑了起来。

    皇室城啊皇室城。我终于有机会知道更多关于你的事情。或许距离我能够靠着自己离开这里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什么什么关系!”凌霄皱了皱眉:这妮子观察力倒是挺不错的。这样也被她发现了一丝端倪。

    “别跟我绕弯子,如果不想要告诉我,那么路在你的脚下,请速速离开。”不想要告诉我?那就别出现在我家门口。咳咳,虽然这只是暂时的居所。

    “不是你想象的关系。”凌霄服从了,但是回答却非常轻描淡写。

    “行了行了,我才难得知道你和天心姑娘的那些不得不说的事情。”我还是比较关系皇室城的事情,毕竟那才是我唯一离开这里的希望啊。

    希望在皇室城内。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皇室城?”犹犹豫豫了很久,凌霄终于还是开口问出了一开始便在温柔小楼外徘徊不定想要问出的话。

    温柔对自己的冷淡好像就是从皇室城的事情开始的,故此,凌霄始终认为皇室城对温柔很重要,所以才会这样生气。

    “你这是准备告诉我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看样子有戏喽。

    “陵城距离皇室城甚远。徒步前去的话,恐怕脚程快的也要走上十年的光景,你确定你要去皇室城而不是其他的地方?”徒步走上十年光景方才能够抵达皇室城,陵城和皇室相隔的距离不是一般的遥远,你一个弱女子究竟要去哪里作甚?

    “难道除了靠徒步之外就没有别的交通工具?”温柔直接汗颜了。真的要徒步走上十年光景?也就是说自己还要在“鬼地方”内部待上至少十年?!!偶买噶的!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点儿?!!!

    “也不是只有靠步行。可以雇佣一辆飞舟,这样的话连续飞行七天左右便可以抵达皇室城。”凌霄想了想,然后犹豫了一小会儿后方才说道。

    绝对绝对重大的消息。飞舟,这个世界竟然还有飞舟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好了太棒了。

    “飞舟再哪里?飞舟需要多少钱?”温柔就差两眼放光了。

    “你确定你能够雇佣的起飞舟?而且是要用飞舟飞行去皇室城?”凌霄看温柔的目光有点像是看外星人,一脸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有飞舟这种好东西不用,难道要步行十年光景吗?”你当我傻啊!

    “你认为飞舟很便宜吗?你认为飞舟是什么人想个雇佣就能够雇佣的吗?你的想法是不是太简单了点儿?就知道去皇室城你难道就连一点基本的观念都没有吗?你在陵城这么长的事情了,你见到过有飞舟从你的头顶飞过?”凌霄真的觉得温柔是个奇怪的人,好像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她都不了解一样。

    难道她并不是原住民?!!!

    凌霄遇到温柔后的这些日子以来,这是第一次去猜想温柔并不是原住民。不是原住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来自“鬼地方”外围。

    “没有见过。”凌霄这么一说,还真的是没有见过飞舟从陵城附近地天空中飞行过。

    “我就好心的告诉你吧!飞舟并非是任何人想雇佣就能够雇佣的到的,整个陵城毫不夸张的说,能够雇佣的起飞舟就我凌霄一人。”

    “你就吹牛吧!还整个陵城就只有你一个人有雇佣飞舟的能力。你把人家天心姑娘放在那里了?人家天心姑娘好歹也是与你在陵城齐名的人物。”温柔不信的撇了撇嘴巴。

    没有想到这个凌霄还喜欢吹牛,想不到啊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一面,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天心她没有这个能力。”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可以行了吧!”温柔依然不相信。

    “我告诉了你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现在换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段时间你都不去红花楼了?”这才是凌霄磨叽磨叽来到温柔小楼前的主要原因。

    红花楼地伙计工作也不是我硬拉着你来的啊,可是你到好,说不来就不来,让我的面子往哪里放?!!!

    “我要去皇室城,还留在红花楼作甚?”皇室城才是我的目的地,更何况我要要督促小磨磨修炼武学呢,谁有时间去红花楼。红花楼因为天心姑娘对温柔的不喜欢,导致了红花楼几乎是所有人都厌恶温柔。

    “皇室城就那么吸引你?”

    “是啊!”

    “吸引你的不是皇室城而是住在皇室城里的某个人吧?!!!”凌霄挺不爽的。原来啊原来,你离开红花楼地原因就是因为时时刻刻的都在惦记去皇室城的事情啊。皇室城有什么好的?你就那么想要去?!!!

    “你告不告诉我飞舟怎么雇佣?!!!”温柔挑眉直接威胁的说。

    “告诉了你也没有用。”

    “行!你凌霄大公子可以离开了!这么没有诚意。我们不必做朋友了。”告诉了我也没有用?你都不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没有用!!!

    “告诉你你也没有能够雇佣飞舟的关系。更加没有这个金钱实力。”

    “我的雇佣关系不就是你凌霄大公子吗?至于雇佣飞舟的费用。你说需要多少?”

    “500亿。”

    “不就是500亿嘛!这有什么!呃!你刚刚说的什么?!!!500亿!!!500亿就只是用来雇佣去皇室城的飞舟?!!!”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敲诈,严重的。500亿那是多么恐怖的天文数字。陵城普通百姓们一年的收成也就只是两万鬼币罢了,从陵城用飞舟去皇室城竟然需要500亿鬼币!!!(鬼币是指在鬼地方内部世界里流通的一种货币)

    用十年步行去皇室城的时间所赚来的鬼币也根本不够付飞舟的钱啊。如果这样,干嘛不直接用步行的方法啊!难怪没有人雇佣飞舟。一来是太贵,贵的离谱,而来则是根本就不划算。

    “怎么了!你能够去吗?你有500亿鬼币吗?如果你有的话,我这个当朋友的就帮你这个忙去帮你雇佣飞舟。”

    500亿!你让我这个刚刚从“鬼地方”外围来到内部的人是大富翁还是印钞机?想要500亿鬼币就能够立刻出出现500亿鬼币!

    “既然你都说我们是朋友了,不如你就送佛送到西,直接送我500亿鬼币如何?!我知道,你凌霄可是天上天下独一无二舍己为人的超级大好人,你一定会慷慨帮助我的,对不对?”温柔嬉笑道。

    “你想的美!500亿鬼币赞助给你!你当我凌霄是王上吗?想要多少鬼币就有多少鬼币!我看我还是不要做你的朋友了。”还真是够朋友啊。直接便问我赞助500亿。

    不是不能够赞助,每年我都是有去皇室城的,但是就不想要告诉你,嘿嘿。

    凌霄心里嘿嘿的笑了笑,没有500亿鬼币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去雇佣飞舟去皇室城。

    “唉!既然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那我也就不强求了!没有500亿飞舟雇佣费,那我就只能够带着我家小磨磨步行十年去皇室城喽。”说完还不忘叹了口气,表现的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不赞助给你,你自己没有500亿鬼币的雇佣飞舟费用,就自己步行去?!!你究竟是有多么多么的想要去皇室城啊?

    “你以为步行就那么简单吗?从陵城通往皇室城的路上,有多少危险你知道吗?如果人人都像你想得那样的话,所有的人都步行十年去皇室城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皇室城内遍地是黄金。这可是皇室城非常有名的一句话。

    皇室城,“鬼地方”内部第一梦寐以求的地方。

    “有危险又能够怎么办呢?你这位我唯一的朋友明明就有这个能力帮助我这个可怜的人,却不肯伸出援手,那我也只能够带着小磨磨冒着生命危险步行去皇室城喽。”皇室城必须要去。

    “真是够了!行行行!我投降还不行吗?!我帮你看看能不能想点其他办法去皇室城!”皇室城不过就是比陵城繁华,人流量比陵城大,风景比陵城美,但是黄也不至于吸引到她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皇室城吧?

    这样非去不可之中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凌霄并不了解温柔和小磨磨的来历,所以对温柔执意要去皇室城的做法感到不解。

    “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朋友!”温柔嘿嘿笑起来。

    凌霄既然答应了要帮忙想法恐怕就已经能够基本上敲定能够雇佣飞舟去皇室城的事实了,温柔心里很开心很激动。去了皇室城,或许就能够很快回家。

    现在也不知道桃李师姐怎么样了?当她发现我和小磨磨都不见了。她会怎么办?

    师姐妹来两人生死相依。很能够确定。桃李师姐是不会轻易的放弃寻找自己。

    就是单一的只为了不让桃李师姐一直担心自己,皇室城也是必须要去的。

    ……

    简单的交流,凌霄的答应让温柔心情顿时大好。她笑着脸踏步走进小院子,正好小磨磨刚刚完成每日任务休息了下来。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小磨磨已经不再像是刚刚开始修炼武学那样,每天都累得要死要活,伤痕累累的。

    小磨磨见到温柔有些高兴,连忙笑道:“师傅这是有什么好消息吗?”

    “你倒是挺会观察的,这都被你发现了。”

    “是什么好事儿啊?”小磨磨双眼放着光。

    “我们很快就能够去皇室城喽,你说这算不算是好事儿呢?”

    “真的吗?”小磨磨也激动了。

    谁都不知道皇室城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目前为止回家的唯一可能,是希望。

    “真的!别因为快去皇室城了就偷懒不修炼,这修炼武学可不能够断。”温柔又开始严肃起来。

    “徒儿明白。”

    ……

    和温柔分开之后。凌霄沿着这条贫民街一路漫步。这条街人烟较少,基本不用担心会照成大批人拥挤不堪的场面。

    刚刚离开温柔小楼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天心姑娘忽然从某个小巷子内出现,挡在了凌霄的前面。

    凌霄好像知道天心姑娘就在附近似的,面无表情的说:“你在这里作甚?”

    “凌霄哥好富有啊!500亿鬼币说给就给了。”天心不爽道。

    “你偷听我们讲话。”

    “不是偷听。是正好我去小楼找你,恰巧听见的。”

    的确如此,天心并非有意听凌霄和温柔的谈话。只是一开始离开后的天心并未真正的离开,而是一直呆在这个小巷子内。但是见凌霄久久未曾出来,天心便上前踏步去一探究竟。谁知道恰巧就听见有关于500亿鬼币的谈话。

    500亿鬼币是多么庞大的数字,天心非常明白。对于凌霄这种将500亿鬼币好像完全不放在心里的举动,实在是无法理解。

    她究竟有什么让你愿意送她500亿鬼币?!!!

    “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也不需要你管!”凌霄依旧冷漠到底。

    “如果,如果我说让你赞助我500亿鬼币呢?”

    “呵呵,500亿鬼币难道天心姑娘你没有吗?别告诉我你没有。”凌霄冷笑两声。

    “凌霄哥的意思是不会赞助给我对吗?我只是说说,你都不肯,为什么要给那个人?!!你们才认识多长时间啊?你很了解她吗?”天心有点歇斯底里了。

    “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你没有资格去过问。”

    凌霄没有再理会天心,绕开天心直径离去,只留下天心一日失落的背影矗立在原地。

    相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不如你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真是好笑,真是好笑啊!!!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佛系玄师的日常〕〔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女帝有旨:这个面〕〔君少心头宝,夫人〕〔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网游之颠覆三国〕〔官场先锋〕〔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