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七十七章 凌霄
    这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温柔和小磨磨两人莫名其妙的望了望对方,然后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这莫名其妙出现的男子在得救之后,立刻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面铜镜,然后对着自己左照照、右照照。排掉自己脸上多余的灰尘,然后又拍了怕自己的脸蛋,随便再发出一声感叹:“唉!还好没有将我这英俊潇洒的脸给毁掉,要不然那万千美少女们可要怎么活啊!”

    温柔和小磨磨两个人像是遇到外来生物一样瞪着这名臭骂已经到极限的男子,顺便给了一记白眼。

    就这样对着铜镜臭美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后,这名男子终于是将他手里的铜镜收了回去,转而不屑一顾的瞪了一眼,一直静静地在一旁欣赏着自己的温柔和小磨磨,“看来我还真是受欢迎啊!就连这种小不点儿都被我迷住了!咯咯咯咯——”

    小磨磨不满意的撇了撇嘴,嘟囔着:“见过自恋的,但是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自恋的。”

    “徒儿咱们快赶路!”

    温柔才难得再继续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位自恋狂的身上,连忙准备带着小磨磨赶路。这青山绿水的世界来未曾来得及去细细打量,刚刚从一片黑色的世界里离开,实在是有些不太适应现在的环境。

    “哼——自恋狂!”

    小磨磨临走是还不忘对着男子办了个鬼脸,哼哼两句。

    “喂喂喂喂,我说你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

    见到温柔和小磨磨竟然要撇开自己,男子连忙上前赶上温柔和小磨磨,但是态度依旧不屑一顾。

    温柔难得理会,但是却被这个男子挡住了去路。实在是有些让人讨厌,原本好心救了你,谁知道自己救得却是个麻烦。温柔双手叉腰,不耐烦的对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说:“请你不要挡着我们的去路可否?”

    “此路是你开的吗?这些花草是你种植的吗?都不是!对不对?既然这条路不是你开的。这些花草也不是你种植的,那么这些都并不是属于你个人。换言之就是公用的,既然是公用的,为什么我站在这里就是挡着你了,而不是你挡着我了呢?”

    “我说——”

    “唉!我这个人是个有度量的人,就算是你挡着我了,我也不会和你计较什么的,知错就改便可。”男子一副“是我不和你计较”的姿态,好像什么错误都是温柔。

    “原来是我挡着你啊?那可真是抱歉!!!”

    温柔闷哼一声,然后拉着小磨磨。绕开男子继续前进。

    这天下果然是无奇不有。什么人都能够遇见。还真是够大开眼界的。

    “干嘛这么着急走啊!看你前行的方向正好与我同路,不如我就勉为其难的与你们二人一道吧!哈哈哈哈!我果然是个好人啊。”

    温柔和小磨磨刚刚绕开男子前行两步,便又被男子死皮赖脸的追上。最让人生气的是,这个人还不要脸地说勉为其难的要与我们同路。苍天啊!您来究竟是要我们遇到了什么人啊!!!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不等温柔表态。男子直接就帮温柔同意。

    温柔扔给男子一记白眼,愤愤道:“谁要跟你一道!”

    “看姑娘的这个方向想必是要去陵城,正好同路。哈哈哈,忘了自我介绍。咳咳,我就是陵城无人不知无人晓,天生丽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算是仙人见到也要自叹不如的,陵城第一美男凌霄。”凌霄哪里懂得害羞与谦虚。自顾自己的给温柔和小磨磨介绍起了自己,巴拉巴拉了一大堆赞美自己的句子。此处就直接忽略八百句吧。

    这巴拉巴拉的介绍中,唯一吸引住温柔的便是凌霄口中的陵城。

    这里因该是“鬼地方”的内部环境,与外围竟然是截然不同。但是出乎温柔意料之外的是,“鬼地方”内部竟然也分城池。

    “你是陵城人?”温柔直接忽略了凌霄的自我介绍。

    “当然!你看你们俩就知道是外来人。相逢便是有缘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做一次你们的向导吧!不收钱的喔!”凌霄嘿嘿一笑。

    “好吧!既然你是陵城人,那我们也勉为其难的与你同行。”

    说完不给凌霄还嘴的机会,温柔带着小磨磨便立刻踏着脚步前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凌霄却没有任何反驳,倒是有些像是默认。

    ……

    “这里距离陵城还有多远?”

    “除了陵城还有没有其他的城市?”

    “你为什么会用那种方式出现?”

    ……

    一路上,虽然受不了凌霄的自恋加喋喋不休,但是为了更多的了解自己现如今生活的这个地方,温柔也只能够硬着头皮问。刚开始的时候,凌霄还会假装傲气十足,不去理会温柔的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温柔、小磨磨、凌霄三人已经在这条所谓通往陵城的道路上前行了三天的时间,凌霄到最后也只能够开始回答温柔的问题。

    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除了赶路还是赶路。

    通过寥寥无几的交流,温柔还是大概的对这里的世界有了一丝了解。“鬼地方”内部,只是对这片世界的统称。其实“鬼地方”内部就如同仙魔大陆一样,分为很多很多的城市,不过有些不同的便是,这里的原住民分出少。然而,陵城便是“鬼地方”内部世界里的边缘地带的一座稍微大点的城市。

    而凌霄则是陵城的居民。

    ……

    温柔、小磨磨、凌霄三人就这样一共步行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方才从远处看到陵城城门的身影。

    “噢~!我亲爱的陵城,我终于归来了!”

    看到自己的家乡,凌霄自恋病又开始发作,对着远处的陵城城门身影便是一阵自说自导。然后对于凌霄的这种自恋病,温柔和小磨磨已经习以为常,压根儿就难得理会。

    有种人,只要你习惯之后就不会像刚开始那样厌恶他。

    陵城城门有些简陋,用一些大石块堆积简单堆积而成便成为了所谓的城门。城门两侧两名白衣中年男子手持大刀,面无表情威武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到了到了!我们终于到陵城喽!”凌霄忍不住有些兴奋。

    “恭喜你啊!这下我们可以分道扬镳了!”温柔送给凌霄一记白眼。这人还真是多变。

    “怎么能够分道扬镳呢?既然都到了陵城,好歹也要让我凌霄尽地主之谊啊!”凌霄嘿嘿笑道。

    “……”

    温柔并未回话。

    “凌霄公子您回来了啊!”

    三人刚好走在城门口,刚刚还一副面无表情威武的守门男子见到凌霄,立刻恭敬的问好。

    反倒是凌霄,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摆了摆手,“小声点啊!可别把我回来的消息传扬了出去,否则娆不了你们。”话语中倒是夹着一丝认真。

    一名守门男子嘿嘿一笑,“凌霄公子放心放心!我们哥俩绝对不会说半个字的。可是,嘿嘿。凌霄公子在陵城的名声可是大的紧。恐怕这会儿消息已经传扬回去了。”

    “唉!这就是名人的烦恼啊!一点**都没有!”

    凌霄说着便领着温柔和小磨磨踏步进城。刚刚走过城门口,从城内各条大街里五颜六色一团团的便突然蜂拥而至。速度快、动静大,就连脚下的土地都好像在颤抖。

    三秒钟的时间,城门口已经被一大批如花美少女给围堵的水泄不通。这些如花美少女们有些小家碧玉。有些还害羞的脸红红,有些手提长剑侠女气十足。

    “凌霄公子你归来了啊!我们都好像你啊!”

    “凌霄公子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你再不回来,我可要嫁给隔壁家老王了。”

    “小女子仰慕公子许久了,这次终于能够得见公子真容,实在是——实在是——”

    ……

    这些女子争先恐后的对着凌霄放电的放电,害羞的害羞,甚至有些姑娘激动的直接晕倒在地,场面实在是混乱不堪。就连刚刚还站着岗位上认真负责的两名守门男子也上前来。抵挡这突然拥挤来的人群。

    “安静点安静点!你们这样拥挤,要是伤了凌霄公子,可怎么办?怎么办?你们舍得吗?”

    “都给我安静点,激动什么!”

    ……

    守门侍卫的话对这些激动的姑娘压根一点用都没有,这些姑娘依旧激动不已。

    温柔和小磨磨两人看着这一幕。不由的撇了撇嘴。

    不由的疑惑,凌霄这个人有这么大的魅力吗?这么自恋的人竟然能够引起姑娘如此的热潮,看来这陵城人的审美的确有些与众不同。

    温柔和小磨磨一直都站着距离凌霄一步之遥的距离,但是随着这些姑娘们越来越热情,温柔和小磨磨竟然被活生生的挤开了距离。

    “哎哟!师傅,他们这是在作甚啊?”被人群挤得受不了的小磨磨皱着眉头,非常无语。

    “他们是在看他们心中的宝,我们离他远点,以免被不小心祸害到。”

    这些姑娘们人数众多,而且个个热情洋溢,拼了命的想要拥挤抱住凌霄,万一不小心伤了自己和小磨磨就不好喽。

    凌霄轻咳两声,“多谢各位姑娘的热情,在下一路赶路,实在是有些疲惫,不知道各位姑娘可否让凌霄归家歇息歇息?待明日,定在红日楼与各位姑娘道谢。”

    凌霄一语果然非同凡响啊!

    刚刚如论如何都安静不下来,无论守门卫士如今吼破喉咙也无法平定下来,而且还险些将温柔和小磨磨这两位无辜的人给挤伤的阵容,竟然就因为凌霄的一句话而变得安静下来。

    这些蜂拥而来的姑娘们突然变成了大家闺秀,各个害羞的红了脸,然后低头,齐说:“那就请凌霄公子好好歇息。”

    然后他们就像是风一般的女子,齐刷刷的消失在城门口。

    一切似乎都太快,就好像一切都是幻觉。

    见着混乱场面终于停止的两名城门守卫,立刻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对着凌霄,恭敬的说:“凌霄公子魅力不减,实在是让人佩服佩服啊。”

    另外一名城门守卫,笑颜道:“凌霄公子的魅力果然应了咱们陵城流传的那句老话。做男儿当如凌霄公子,做女子当如天心姑娘。哈哈哈,害得我都想要成为如同凌霄公子这般男儿了。”

    对于别人的夸赞一向是照单全收,凌霄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哈哈笑道:“可惜凌霄只有一个!哈哈哈!我先归家,二位忙。”

    “凌霄公子慢走!凌霄公子再见!”两名城门守卫立刻点头哈腰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中去。

    这个凌霄究竟在陵城是怎么样的人物?好些这些城门守卫对他都有些尊敬。

    凌霄看着已经被刚刚的人群挤到城门边角下的温柔和小磨磨,不由的露出两颗小白牙,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人都走了,你们两个还待在角落作甚?难道喜欢角落?也对!有我这璀璨夺目的陵城第一美男存在。任何事物都会变得暗淡无光。你们的心情。我是非常明白的。”

    温柔和小磨磨踏步到凌霄面前,直接送白眼当礼物给凌霄。

    “你还真是够璀璨夺目的!”

    “那是自然!”

    “不是还有一位什么天心姑娘吗?你们两个谁比较夺目?谁比较璀璨?”温柔嘿嘿的说道。

    谁知道凌霄突然没有了往日的自恋,反倒是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忧伤,虽然很快。但是还是被温柔给扑捉到。

    难道这位天心姑娘和凌霄有些事情?

    “看来还是那位天心姑娘比你璀璨,比你夺目喽!瞧你都自叹不如的暗淡无光喽。”抓紧时间奚落奚落凌霄,这可是千年难遇的情况。

    “别提她可否?”

    “呃……好吧!”已经习惯了自恋的凌霄,突然他变得有些伤感,反而让温柔不太自在。

    ……

    做男儿当如凌霄公子,做女子当如天心姑娘。

    这句话几乎在温柔和小磨磨待在陵城的这三天里,已经重复了上百次。这凌霄公子,温柔算是已经见过,而且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可是这位天心姑娘,却是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

    凌霄回归陵城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陵城的大街小巷里,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的姑娘小伙儿,甚至还有小孩子都在谈论着凌霄归来的事情。不少如花姑娘。一提起凌霄来,还会不自觉的脸红红。

    凌霄在陵城果然是无人不知无人晓,这一点温柔已经非常确定了。

    想要在“鬼地方”内部寻找出离开这里的方法,温柔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足够了解“鬼地方”内部。但是来到陵城的这三天里,温柔却发现陵城非常祥和,根本就与记载中的拿给传说中的“鬼地方”截然不同。

    这里没有血腥,没有暴力,居民们都生活的非常祥和、平静,甚至温柔都开始不自觉的怀疑。这真的是“鬼地方吗?

    在城门与凌霄分别之后,温柔和凌霄再为见过一面。不过你只要身在陵城,就不可能不知道凌霄的事情。

    今天午时凌霄去了万宝楼用餐,点了八宝丸子、八宝豆腐、八宝茄子、八宝菜豆。

    今天凌霄去了万福布庄买了匹上好的绸缎。

    今天凌霄去了万万岁酒馆,喝了两瓶万岁酒,一点醉意都无,果真是好酒量。

    ……

    这些凌霄每天都在干嘛,都已经成为了陵城无人不知无人晓的事情。人们似乎非常喜欢在茶余饭后谈论起这位凌霄公子来。

    每每凌霄今天又干嘛了干嘛了的消息传入温柔的耳朵内,温柔都会忍不住怀疑,凌霄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师傅啊,这些人为什么都如此的将那自恋狂当做宝啊?”好吧,现在就连小磨磨也开始怀疑了。

    他又这么大的魅力?好像没有吧?!!!如果这么有魅力那么我怎么没有发现。

    “谁知道啊!我们不用去管这件事情。”

    “号外号外!天心姑娘明日红花楼献唱。”

    大街上一记重要的消息突然传出,立刻整个陵城都在沸腾。

    是那位人们口中的做女子当如天心姑娘的那位天心姑娘?她终于是要出现了吗?

    “天心姑娘会不会很貌美?”这位天心姑娘几乎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就连刚刚才到陵城三日的小磨磨竟然也知晓了她的芳名。

    “我们明日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这位天心姑娘究竟是何方人物,温柔倒是有些好奇了。不过该不会和凌霄一个脾气吧?

    因该不会的吧!

    ……

    第二日,陵城第一楼红花楼人满为患,几条能够通往红花楼地街道都已经被围堵的水泄不通,街道都这般摸样,就更加被提红花楼地火爆程度。

    天心姑娘还未现身,便已经如此火爆。可想其人能够有多么美若天仙。

    温柔和小磨磨见识过凌霄出场时的恐怕场面后,竟然也有些追星族的姿态,昨晚便已经在红花楼等候。还以为这样便能够靠前些,但是却为此想到,昨晚整个红花楼便已经被慕名而来的人给包围了。

    还好还好,温柔和小磨磨还是有一席之位。

    “师傅师傅,这场面实在是太恐怕了。跟那自恋狂有的一比。”小磨磨整个人都快被挤成肉饼,但是却还依旧不忘和温柔谈话。

    和小磨磨想必,温柔的状态也好不了哪里去。

    用法力直接将这些人给震开?!no!这是行不通的!不是温柔不想,而是在陵城。很奇妙法力无法施展。整个陵城城内。禁止无法飞行。无法使用法力,只能够靠肉搏。

    不用也好!过早的在尚还不知道周围情况的情况下暴露自己的实力,那是致命的错误。

    夜太美。

    让人忍不住沉醉。

    我在你怀里入睡。

    以为这就是你给我的美好。

    未曾想。

    离别如刀割般将我们分别。

    执子之手,不过梦一场。

    ……

    悠扬的歌声从红花楼地小楼梯出传来。刚开始还吵杂拥挤的红花楼,突然全部静了下来,

    世界便的很安静,安静的只听得见这悠扬的歌声。

    不得不承认,这悠扬的歌声真的非常动人,直接打动人心。

    随着悠扬歌声一袭白衣女子慢慢从楼梯上踏步下来,她如墨齐脚踝的长发只用了一朵百花装饰,婀娜多姿,迷倒众生。

    看样子。这位天心姑娘倒是比凌霄靠谱的多。

    一曲毕,掌声跃起,红花楼再次热闹起来。

    天心姑娘站在一个大概有二十厘米高的台阶上,对着前来听她一曲儿的人们嫣然一笑,“多谢各位前来捧场!天心在此谢过。”

    “师傅。她真的好美啊!”小磨磨也忍不住的夸赞了一番。对此美人,丝毫没有必要吝啬赞美之词。

    天心前后亮相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便有匆匆离去。

    “天心姑娘!天心姑娘!”重复n次,此起彼伏。

    再热烈的掌声也换不来天心姑娘的悠扬歌声,再激烈的呼喊也换不来天心姑娘的再次出场。

    天心姑娘虽然已经离去,但是这些只为了能够一睹天心美貌和悠扬歌声的人却依旧不肯离场。

    “怎么这么快就离开了?”温柔还有些意犹未尽。

    ……

    无论如何天心姑娘再为出现,时间过去一个时辰,渐渐地聚集的人们开始离开红花楼。

    在离开的人群之中,温柔看到了站在另外一个隐蔽楼梯上的凌霄。刚刚所有人的视线里都只有天心姑娘,再加上凌霄所在的位置又非常隐蔽,所有如果不是凑巧,温柔的位置能够看得到一二的话,压根就没有人会注意到凌霄也出现在了红花楼。

    陵城内两位近乎传奇的人物竟然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一位在明,万众瞩目。一位在暗,默默矗立。

    这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温柔给小磨磨指了指凌霄出现的位置,此时此刻的他并未如人群那般离开,神色有一些落寞,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们过去看看。”温柔跟小磨磨说。

    “好!听师傅的。”小磨磨没有意见,点头答应。

    ……

    “你也是慕名而来的嘛!果然天心姑娘比你有魅力。”温柔出现在凌霄面前,说。

    未曾想过会有人发现自己的踪迹,凌霄飞快的收起自己刚刚落寞。对着温柔撇撇嘴,说:“谁是慕名而来的,红花楼是我的产业,我在这里多正常的事情。”

    “原来你还是天心姑娘的老板啊!好了不起!”

    温柔丝毫不怀疑凌霄的话,只不过凌霄是红花楼的老板这件事情,恐怕整个陵城也没有几个人知晓吧。

    “的确很了不起,我就是这么叼!”

    “红花楼的大老板,快顾我做你们店里的店员吧!”温柔嘿嘿笑道。

    “可以啊!”凌霄爽快的答应了。

    凌霄爽快的答应了,温柔反倒是有些在意喽,这是不是也太容易了点。

    ……

    在红花楼与凌霄的匆忙一见。温柔便华丽丽的成为了陵城人梦寐以求的红花楼光荣伙计一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温柔带着小磨磨想要在陵城活下去。就不能够没有这里流通的货币。货币从哪里来?当然只能够工作喽。最最最最重要的事情是,红花楼号称陵城第一楼,想要知道更多关于“鬼地方”内部的事情,就只能够留下来喽。

    这位红花楼最为有名气的天心姑娘。自从那一日红花楼献唱之后,温柔倒是一次也未曾见到过。

    “这天心姑娘倒是挺神秘的,她和凌霄那家伙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温柔一个人站在红花楼一楼角落里,嘀咕着。

    “喂喂喂!新来的伙计,你在哪里作甚呢!”站在一旁嘀咕,当然会有人看不顺眼,这不,一名像是红花楼里管事儿的中年妇女便对着温柔凶神恶煞的吼了起来。

    “没做什么。”

    “你上四楼看看天心姑娘醒了没有?”

    “噢!好的。”

    红花楼的整个四楼都是属于天心姑娘的,是她的私有地盘。如果没有她的允许一般的人是不能够靠近的。要不是红花楼里非常忙碌,这份差事儿还轮不到温柔来做。去四楼,还能够见到天心姑娘,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有些伙计眼红了,他们来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能够上得了三楼,就更加别说四楼了。可是现在,却让一位新来的直接跨越到了四楼,换做是谁都会觉得不公平。

    “高姐您怎么让一个新来的让四楼啊!”一个胆子大的女伙计,不服气的说。

    被叫高姐的管事儿,直接凶神恶煞的瞪了一眼她,怒斥道:“有本事儿你也让老板介绍你来当伙计啊!”

    老板介绍来的?刚刚那丫头竟然是老板介绍来的,难怪啊!高姐会对她那么好,刚刚来就直接越级到了可以上四楼。真的是无法比拟啊。

    你再怎么觉得不公平又能够怎么样?事情就是这样子的。

    ……

    四楼并不像红花楼其他的楼层四处都是红纱,整个四楼简单朴素,很安静。

    温柔小心翼翼的踏步在四楼中,“这里这么多房间,我怎么知道那天心姑娘住在那一间啊?”

    难道要我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找?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温柔刚刚还想着要去寻找天心姑娘,却没有想到身后响起了天心姑娘悦耳的声音。

    温柔有些尴尬的回过头对着天心姑娘,嘿嘿一笑,“管事儿的让我来看看天心姑娘你醒了没!嘿嘿。”

    天心姑娘面无表情,很是冷漠,“我不喜欢你到我这里来,以后不许再踏入四楼。”

    “呃……好的!”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讨厌了。

    ……

    温柔离开四楼之后,天心姑娘身后一位梳着两个小辫子,摸样看起来十六七岁的丫头出现在。她瞧了一眼已经下楼的温柔,说:“姑娘你讨厌她?”

    “听说她是凌霄哥请来的人。”

    “凌霄公子可是从来不会请别人来红花楼的——如今,这是——”翡翠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害怕天心会突然发怒。

    “外人只见到你的美丽,却不知道你的这臭脾气。”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凌霄已经出现在四楼,他的声音里一改往日,非常冷漠。

    翡翠见到凌霄突然出现,连忙行礼儿。道:“凌霄公子您可别误会我家姑娘啊!”

    “我误会了吗?我想我只是看清楚了你家姑娘的本性罢了。”凌霄更加的冷漠。

    “天心原本还以为凌霄哥不会再见我了,没有想到今日却还能够再见。”天心的眼泪突然滴落而下,摸样实在是我见犹怜。

    “……”

    凌霄没有回答天心的话,转而也离开了四楼。

    凌霄的冷漠,让天心的眼泪更加多,她哭泣着,翡翠也只能够在旁边关心着。

    “凌霄哥你为何要如此待我?为什么?!!!”

    ……

    凌霄本人,温柔是没有见到,但是他与天心的对话,却是被她听得一清二楚。对于一位天人镜修士来讲。这点距离是能够挺清楚的。

    凌霄和天心果然有些猫腻。这两个人曾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柔倒是有些好奇。但是再好奇能够有她要离开这里的事情重要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

    高姐见到温柔下楼来。板着张脸,说:“天心姑娘可醒来?”

    温柔点头,“她已经醒来了,不过天心姑娘说了。以后不许我上四楼去。”

    高姐得到了答案后,便踏步离开。

    刚刚大胆的女子撇了撇嘴,嘟囔着说:“以后自己靠着跟老板认识就可以在红花楼内耀武扬威了吗?可别忘记了红花楼内还有天心姑娘,活该啊!某些人被天心姑娘讨厌。”

    被天心喜欢,有这个必要吗?

    傍晚,温柔离开红花楼,回自己暂时的住所将小磨磨带着一起上街。美其名曰玩,但是实际上陵城的这些老百姓们都非常喜欢八卦,今天八卦这个。明天八卦那个的。每天总会有些有用的消息传入温柔的耳朵内。

    “师傅您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呢?”回去,回到原本属于他们的世界离去。虽然“鬼地方”内部比起“鬼地方”外围已经好了千百倍,但是小磨磨还是会思念自己的家乡。在哪里至少可以见到爷爷,而在这里就算自己如何努力,要见面都非常非常难。

    “放心吧!师傅相信这一天不远了!等离开后为师还要交给你冻结法术呢。”不远了。究竟还要多远的距离?温柔不知道,但是希望却似乎越来越大。

    “鬼地方”内部有个皇室城,据说哪里距离陵城很远很远,步行走上十年也抵达不了。哪里就算是一个国家的首都,非常繁华,而且神秘莫测。据说,皇室城内,每年都会出现一些非常离奇的事件,比如,今天谁谁谁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之类的。

    得知皇室城这座城市后,温柔有一种感觉,这个皇室城里能够让他们离开“鬼地方”。

    这一点也只是温柔在陵城大街小巷无意之间听到的,至于其他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她便一概不知道。

    唉!看来还是需要再继续打听打听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

    这里不能够飞行,那要如何才能够从陵城到皇室城呢?这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不会也要他们走上十年吧?

    恐怕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就是,经过这一路的奇遇,如今的小磨磨已经基本开始学习武学,而且已经小有成绩。

    “你们好像特别喜欢陵城的大街小巷啊!明天都能够看到你们俩四处闲逛。”

    不用去看就知道,凌霄这个自恋狂出现了。

    凌霄刚刚一出现,立刻整条街道开始沸腾。那一日在陵城城门口的一幕再次上演,可怜的温柔和小磨磨再次被拥挤的人群挤到一旁去。

    “这人有这么大的魅力吗?真是的。”

    “大家不要着急,不要激动可以吗?”凌霄笑着应对这突然爆发的人群。

    他已经习惯被人群所包围,所注视,对于这一切倒是非常看得开。

    凌霄的话倒是非常具有威慑力,那些原本源源不断涌来的姑娘们,真的再次纷纷依依不舍的离开。

    “你的人气这么旺,你还敢四处乱窜!真是够了。”温柔撇了撇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我天生丽质难自弃呢。”

    ……

    “你知道皇室城吗?”陵城里温柔跟凌霄最熟悉,想要以最快的方法知道有关于皇室城的事情,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询问凌霄。

    凌霄挑眉,“你想去皇室城?”

    “我很好奇这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皇室城,你快跟我讲讲看。”皇室城这么大名气,不用想凌霄也不知道。

    “想知道?那你告诉我你想去皇室城吗?”

    “当然想去啊!那么充满神秘感地地方。”温柔嘿嘿笑了起来,而小磨磨则是乖巧的坐在温柔的旁边,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

    “神秘你就想去,那红花楼也挺神秘的,你就先研究研究它吧。”

    “红花楼神秘吗?它的老板不就坐在我面前!凌霄你到底说不说皇室城的事情?!”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斗鱼之死亡主播〕〔乡村暧昧高手〕〔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高维穿梭者〕〔天价娇妻:撒旦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