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七十六章 花影
    真的被她听见了吗?

    田翠花心里疑虑着,但是也不敢轻易表露出来,害怕稍微不留神,就被桃李师姐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到时候给整个村子带来前所未有的麻烦。

    “真的?”桃李师姐继续问。

    “都说了真的不知道,姑娘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田翠花被桃李师姐的眼神害得心里直发毛,说完话,连忙就准备离开此地。要不然在继续待下去,恐怕真的会说出一二来。

    我怕你,躲开还不成吗?

    “大嫂!”

    田翠花正欲踏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结果刚刚跨开步伐,还未落实,便被桃李师姐叫住。

    田翠花有些心虚,“这位姑娘你有啥事儿啊?”

    “大嫂我能够借住在你家吗?我会付钱的。”

    田翠花一脸错愕,连忙笑道:“村子里从未有过外来人,让姑娘你借住实在是不方便。”

    “大嫂你放心,我会付钱的!”桃李师姐再次强调并且态度坚决。

    “这个并不是金钱的问题,姑娘你又何必为难俺呢。”田翠花一脸不情愿。

    “大嫂你开价吧!”

    “这真的不是钱的问题——唉!算了,姑娘你既然执意要住在俺家里,那就适当的给点吧!不过你可别给村子惹来麻烦,要不然俺也保不住你。”桃李师姐抛出了自己的条件,田翠花实在是没有回绝的必要。谁会放着钱不赚啊。

    “大嫂你就放心吧!”

    只要住下来,我还就不信打听不到一点点有关于温柔师妹的事情。

    温柔师妹可定要等着师姐我。

    ……

    而此时在“鬼地方”的温柔和小磨磨则是狼狈不堪,完完全全的便成了黑色的“泥人”,恐怕现在与桃李师姐对面相逢,也无法让人认出。

    温柔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坐在黑黝黝的地表上,叹了口气:“唉!这个鬼地方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离开啊啊啊——”

    小磨磨眨巴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坐在温柔的身边,也学着温柔叹了口气儿,道:“师傅啊师傅,您可别放弃!若是您都放弃了。那我们不是只能够被困在这个地方了。”

    “不困在这里,那又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挫败感在打压着温柔,实在是也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师傅——您不能够这样!”温柔的挫败感,这是小磨磨第一次瞧见。

    是的!不能够这样消沉下去!还有小磨磨在身边,总是需要办法离开这里。

    温柔轻轻的拍了拍小磨磨的小脑袋,说:“想不到小磨磨竟然如此懂事,放心,为师不会这样消沉下去的。”

    “真的吗?”小磨磨双眼炯炯有神的望着温柔。

    温柔笑着点头,“是真的。”

    小磨磨得到了温柔肯定得到答案,笑着抱了一下温柔。“我就知道。我的师傅是全天下最棒的。”

    温柔和小磨磨两人在“鬼地方”待了足足有三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不断的尝试着去寻找离开此地的方法,却始终未曾有收获。想要离开“鬼地方”也并非简单的事情。

    “咦!师傅您快看,那不是前几天被我们欺负过的人吗?”小磨磨突然伸出小手扯了扯温柔的衣角,两外一只小手指着左边的方向。

    “什么?!”

    温柔随着小磨磨手指的方向将视线投放过去。发现在左侧方大概一百米距离的位置,前几天被他们教训一番的那两个黑头小子,竟然再次出现。

    “是他们两个啊!难不成又想要被我们欺负了?”温柔挑眉。

    刚刚还在疑惑,随之在黑头小子身后又蹦跶出一位体壮的黑头男子。

    “大哥,就是那两个黄毛丫头奚落了小弟,您可一定要替小弟我做主啊。”大黑说着便一改一直以来的威武姿态,诺诺的站在那体壮男子的身旁,并且委屈着,趁着健硕男子不注意的时候。努力的想要挤出几滴眼泪。

    一旁的小黑在大黑身边不停的点头,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对啊!哥大您可一定要帮帮大哥大啊!”

    健硕的男子撇了撇嘴,双手环胸,有些不耐烦。不屑的藐视两眼在一百米外的温柔和小磨磨,“就那两个黄毛丫头,你还有脸请我出面,以后见到老二,可别说是我的人。”

    “是是是是!大哥您说的是!小弟一定谨记。”大黑点头哈腰,一副哈巴狗的姿态。

    “看着点!”

    说着健硕的这位大哥挎着蛮横的步伐,直径朝着温柔和小磨磨所在的方向踏步而去。

    大黑站在原地用着陶醉的看着健硕大哥的蛮横步伐,不由的感叹道:“瞧瞧,瞧瞧,这才是无与伦比的大哥风范啊!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啊——偶像啊——”

    小黑在大黑身边附和道:“对!太对了!真是让人无限崇拜啊!”

    温柔对健硕男子的出现并不害怕,直视着对方。

    小磨磨或许已经从中慢慢的习惯起来,坐在温柔身边再也不见了从前的害怕,反倒是轻松自如的咯咯的笑起来。

    “师傅啊,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啊?”

    “他们很喜欢前几日的那种状态和感觉,所以又来了。”

    师徒二人的对话刚刚完,健硕男子已经踏步在师徒二人面前,他凶神恶煞的直接鄙视了一眼温柔,不屑的说:“就这种黄毛丫头也好意思让我出手,真是够了。”

    “……”

    一出现直接给了个白眼,还如此的瞧不起自己,眼前这男子着实的让温柔一头黑线。

    在“鬼地方”也已经不是初入贵宝地,好歹也待了几天,可是这里除去黑黝黝的一片和不时刮起来的大风之外,连人烟都没有。如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健硕男子可是在“鬼地方”见到的第三位人。可是不得不让,温柔怀疑,难道经过岁月的变更,当年另修士们闻风丧胆的“鬼地方”已经蜕变成了如今这番摸样?

    如果真的是这样,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会掀起整个大陆的大动荡。

    在那些流逝的岁月里,“鬼地方”陨落了多少天之骄子。也就是说这片黑黝黝的世界里可能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旷世珍宝和已经失传的秘法秘笈。凭借着这些,足以让整个大陆动荡起来。

    “你个傻瓜!真心是够了!”不仅仅是温柔不入眼健硕男子,就连健硕男子本尊也极为不入眼温柔。

    这种傻妞,大黑那笨蛋竟然溃败,这是够丢脸的。让我出面,真是降低了我的身份,这件事情若是让老二知道了,以后我还用不用活了。

    越想健硕男子越是气愤不已,再加上温柔不语的一直望着他,健硕男子更加火大。直接咆哮两声。“看够没有!真是够了。”

    在一百米外一直陶醉在健硕男子的威武之中的小黑突然说:“不对啊!”

    “什么不对!”大黑依旧陶醉在健硕男子的威武之中。对小黑突如其来的话直接便是一声咆哮。

    有点吓破胆,小黑诺诺的说:“哥大已经过去好些时间了,可是却依旧没有动静,这是怎么回事?不太对劲啊。”

    “废话——呃——你刚刚说什么?哪里不对劲了?”一语惊醒梦中人。大黑也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你说哥大过去教训温柔和小磨磨两个黄毛丫头,也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啊?而且眼前的情景哪里是教训,分明就是友好的交谈嘛!瞧瞧,那小丫头还笑得那么灿烂无比。恩哼,难不成哥大就这么轻松容易的被征服了?

    “走!我们前去瞧瞧究竟怎么回事!”

    ……

    温柔从头到尾都一直保持着淡淡地笑容望着健硕男子。

    不一会儿大黑和小黑两人便已经踏步来到健硕男子身边,大黑率先,说:“大哥您怎么不动手啊?”

    大黑和小黑两个人不来到还好,可是一来健硕男子便极度生气,直接一拳头砸在大黑脸上。瞬间。大黑惨叫一声之后,他被健硕男子砸到的脸便有些肿起来,样子十分可怕。

    “这种黄毛丫头还用得着我来对付吗?连他们都对付不了。”健硕男子气急败坏的瞪着大黑。

    大黑哪里敢说些什么不是,连忙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说:“大哥您说的对。您说的对啊。”

    小磨磨瞧着大黑那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由的诺诺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大黑直接怒斥小磨磨。自己竟然被这么个小丫头给当众嘲笑了,这脸面还要不要了。

    小磨磨收起自己的笑容,不语。

    温柔瞪了一眼大黑,怒斥,“凶什么!你牛逼你怎么还请帮手啊?难道鬼地方的人都是你们这种?”

    “鬼地方”因该不可能就这种水准才对。

    健硕男子突然哈哈大笑两声,“鬼地方?!小黄毛丫头果然还不知道深浅啊!这里只是鬼地方的外围而已不过你们认为你们能够进入鬼地方内部吗?真是痴人说梦话。”

    “鬼地方”内部?这里只是外围?!果然,一切都并不是那么简单。就算时光飞逝,那传说中的“鬼地方”也不可能落寞成如今这番光景。原来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待在“鬼地方”的外围。

    只站在其外围,哪里能够明白其真正的妙处。

    “原来如此,难怪这里只有你们这种等级的修士。”温柔压根就没有将健硕男子放在眼里,实力比他低了不止三五级。

    “徒儿我们离开外围!”

    温柔说着便想带着小磨磨赶紧离开“鬼地方”的外围,如今得知“鬼地方”并非只是现在看到的这般摸样,温柔内心里竟然并不像刚开始那样着急的去寻找离开的方法,而是想要去一探曾经传说的“鬼地方”。

    哪里是机遇与危险并存的地方。

    “想走有这么容易吗?”

    健硕男子跨步直接挡在温柔和小磨磨前行的方向,不爽的哼道。

    “让开!”

    温柔毫不畏缩。

    “我老大叫你留下你就要留下,以为自己很能吗?”大黑站在健硕男子身边,哼哼道。

    “就是就是,哥大也是尔等能够得罪的?米粒之光也想要与日月争辉,真是好笑。”小黑也连忙附和着,果然是见风使舵的人。

    如今的“鬼地方”内部更加吸引着温柔,温柔也难得与他们在继续纠缠下去。翻手一挥,一道白光瞬间绽放在几人之间。

    “冻结!”

    白光消失。健硕男子、大黑、小黑三人便全部一动不动的停在原地,像是被千年寒冰冰冻住。

    ‘小磨磨看着神奇的一幕,惊呆着,“哇!师傅师傅这就是大神通吗?真的好厉害好厉害喔!”

    小磨磨说着还不忘伸出自己的小手指去触碰了一下已经被冰柱的健硕男子。手指间,一股冰凉,健硕男子却依旧一动不动,她再次发出赞叹,“真的好神奇呢。”

    “以后师傅交给你这招!”

    “真的吗?”小磨磨瞬间兴奋着。

    “真的!等离开这里,为师定将这招冻结全数传给你。”

    得到了温柔的许诺,小磨磨不忘鞠躬道谢:“谢谢师傅。”

    ……

    待温柔和小磨磨白离开三个时辰之后。被温柔一招冻结住的健硕男子、大黑、小黑便瞬间恢复了知觉。

    大黑有些不太适应自己全身都是冰块。不由的抖了抖。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

    “咦?怎么才一瞬间的事情那两位就不见了踪迹?”小黑也发现了周围的不同,温柔和小磨磨两个人竟然不见了踪迹。

    只感觉才过去一秒钟的事情啊?怎么人就不见了踪迹?

    唯有健硕男子稍微镇定,他淡淡的说:“因该已经过去有些时间了。那两个黄毛丫头不简单啊,竟然能够一招便止住我们所有的人。”

    “大哥您这是在说笑吧。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大黑不敢相信。

    他们来到“鬼地方”已经多长时间了?修炼了多长的时间才到达现在的实力,一直都高高在上的大哥,竟然也直接败落了,真是难以想象。

    健硕男子送给大黑一记白眼,“山外有山,楼外有楼,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以后给我安分点,少惹事!下次再惹到这种对手。恐怕你就直接去见你已故的老母亲了。”

    健硕男子恒铁不成钢的瞪了两眼大黑和小黑两个人,然后踏着步伐远走而去。

    大黑愣在原地两秒之中,瞬间跟在健硕男子身后追了出去,“大哥大哥,您等等小弟啊。”

    “哥大。大哥大,您们的等等我啊。”小黑也在大黑的身后连忙追了过去。

    ……

    在完全不明白周围环境,“鬼地方”外围究竟有多大的基础上,温柔带着小磨磨开始了他们朝着“鬼地方”内部前行的行动。

    “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四周的风景都是一样,黑黝黝的一片,阴暗潮湿,小磨磨不知道下一步他们又将飘落在何方。

    “我们去这个地方的内部。”

    那个可能有很多危险的“鬼地方”内部。

    “等到了内部,我们是不是就能够离开这里了?”

    “或许能够离开,或许我们就此丧命。磨磨你会害怕吗?”

    “不会,徒儿不会害怕的。”

    有师傅在,什么危险都不用去害怕去担忧,因为,只因为有师傅在。

    “好!那我们就朝着内部前进。”

    ……

    “鬼地方”的内部在何方?“鬼地方”究竟有多大?“鬼地方”外围究竟有多大?

    对于这些温柔一无所知,她只能够朝着一个方向一直前进再前进。

    时间飞逝,恍然如梦,转眼之间时光已经飞快流逝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咯吱!咯吱——”

    周围的一切都极为安静,只有在温柔和小磨磨踏出脚步的时候,便会传出这种“咯吱”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很怪异,听起来有些凄厉的味道。

    倒是有些像某些人在哀叹。

    小磨磨已经完全变成了跟大黑一样的黑炭,黑黝黝黏黏的东西已经全部覆盖在她的身上。刚开始的时候小磨磨还会一脸嫌弃,到了现在或许是已经习惯的缘故,小磨磨压根就没有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小磨磨双手抱着温柔的左手,无论人如何都不肯松开,她听着这些类似于哀叫的声音。吓得她全身都有些颤抖,“师傅这些声音怎么会这么可怕。”

    她还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

    温柔叹了口气,说:“等会儿或许就会没有了,你别害怕。”说着还不忘用自己两外一只没有被小磨磨牢牢抱住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

    “咯吱”的声音还在持续不断的发出。时间在过去一天,小磨磨突然间变得不再那么的害怕。

    “不害怕了?”

    小磨磨摇摇头,“还是很害怕,但是已经习惯了。”

    而现在形成了一个画面,一片只有全是黑黝黝的世界里面,两团像是人形的黑色物体在不断前行着。而且随着他们的移动还会发出一些哀嚎声。

    “你们是什么人?”

    在仿佛无尽的黑色世界里。突然之间出现了一抹颜色。

    一袭白衣的长发女子坐在黑色大树下悠然的荡着秋千。不过此时此刻她停止了荡秋千,而是狐疑的注视着温柔和小磨磨这两位黑黝黝的泥人。

    一直在黑色里,突然之间见到了其他的颜色,小磨磨非常兴奋的抱着温柔的左手臂。跳跃、欢呼着。

    “太好了太好了!我竟然看到了其他颜色的人喽!真是太好了。”

    这里的环境并未改变,依旧和其他地方一摸一样,可是为何眼前这位女子却能够保持着出淤泥而不染呢?

    温柔很是好奇。

    “我们是想要离开外围,去内部的人,不知道姑娘是否知道内部该往何处去?”

    “能够在外围走到这里也实属不易,过了这颗大树便是内部。”

    “多谢姑娘提点。”

    “我可没有提点你什么,只是你可以确定你们两个泥娃娃能够进得了内部?”女子笑道。

    “为何不能?还请姑娘指点一二。”

    看样子这位女子因该是内部的人,倒是可以从她哪里打听看看有关于内部的事情。

    “本姑娘不喜欢泥娃娃,真是讨厌。不跟你们说话了。嘻嘻。”

    女子不再理会温柔和小磨磨,继续优哉游哉的荡着秋千,完全将两人当做是透明的。

    “师傅我们该怎么办?”温柔没有继续踏步前行,而是待在原地注视着荡着秋千欢乐的女子。这一注视便是一个时辰的时间。

    “啊?磨磨你刚刚说什么?”温柔这才回过神儿来。

    “徒儿说,师傅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该不会是待在原地。静观其变吧?

    “待在原地,静观其变。”

    “还真的是这句。”小磨磨扯了扯嘴角,强行给了温柔一个笑脸。

    静观其变。

    这究竟是要静观其变到什么时候啊?

    “怎么?”

    “没——没什么啦!”

    这对师徒二人待在原地足足四个时辰的时间之后,温柔发现那白衣女子依旧在悠然荡着秋千,好像这有多好玩似的。

    难道要一直待在原地畏首畏尾?

    不不不不!这不行,绝对不行!

    “走!我们进去。”

    “好嘞!”师傅终于肯进去了,呜呜,这等待真漫长。

    温柔带着小磨磨踏步朝着大树下走去,刚刚走到大树根部的位置,突然一阵闪电降落而下,就差那零点零一米的距离,便直接劈在温柔的身上。

    小磨磨被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在树上荡秋千的白衣姑娘嘟着嘴巴,瞧着略带狼狈的温柔和小磨磨,说:“都跟你们说了,你们这泥人是进不来的,你们却偏偏不相信我。唉——”

    想不到这大树边缘地带还有一层保护,阻挡了自己踏步而进的举动。

    小磨磨恢复意识,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温柔说:“师傅,我们该怎么办?”

    “让为师想想。”

    我们是泥人所以不能够进入“鬼地方”的内部?难道要像那白衣女子那样穿着没有黑黝黝物质的衣服?

    温柔灵机一动,飞快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件干净的衣裳,分别给自己和小磨磨穿上,然后飞快的想要踏步进入内部。若是在外围待久了恐怕一会儿又要变成泥人了。

    轰隆——

    一声巨响再次传来,直接硬生生的将温柔和小磨磨两人阻挡在外。然后被阻挡在外的温柔和小磨磨两个人。瞬间再次变成泥人,刚刚的一袭白衣已经变成了黑黝黝的。

    “师傅,他们欺负人!我们不进去了。”接二连三的被巨响和闪电袭击,如果在这样下去不死都不可能了。

    “不行,我们必须进去。”

    如此神秘莫测的“鬼地方”内部,如果不进去一探究竟,真的会成为一大憾事,更何况还有可能在内部找到离开此地的方法。

    眼下唯有依旧悠哉在荡秋千的白衣女子知晓如何才能够进入“鬼地方内部。

    温柔不死心的再次问道:“姑娘可否相告?”

    “不要!跟你又不熟!”白衣女子直接拒绝,没有丝毫的犹豫。

    “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再见姑娘。我们不就成了熟人了吗?”温柔嘿嘿的笑着。

    “话啊是这么说的。可是呢。如果你们进去了,那我们就再也不可能见面了,所以永远都不会变成熟人的。”白衣女子哼哼两声。

    “怎么会呢?就算内部再大,也不可能不能够再见了啊。”温柔继续游说着白衣姑娘。

    “你从这里进去了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而我也离不开这里,我们又该如何再见?”白衣女子虽然面带笑容,但是声音里却有些忧伤。

    “可否请姑娘详细说明。”

    不能够离开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且罢!看在你是我多年未曾见到过的泥人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二。”

    温柔和小磨磨没有再敢继续贸然前进,而是坐在原地静静地听白衣女子讲述。

    “我的活动范围只有在这片接引道里,不能够离开,只能够看着你们这些从外围来到这里的人不断进入,而我呢,却只能够永远的被困在这里。”

    “不能够离开吗?”

    “不能够!要是能够离开我会一直留在这里吗?”当我是傻瓜吗?谁想要留在这里谁留下好了。

    “那姑娘你在这里已经多长时间了?”

    “不记得了。因该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吧。”白衣女子的眼里一丝落寞与哀伤。

    被困在此地已经到了忘记了时间,真的因该是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吧。

    “或许姑娘你一直被困在这里,但是如今的我们不也同样是被困在这里吗?不能够回到原本属于我们的地方,没有我们的朋友,找不到回去的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因该是同病相怜。”

    温柔和小磨磨不也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被困,而无法脱身吗?如果一直找不到离开“鬼地方”的办法,那他们也只能够被困在这里,无法归去。

    “至少你们还可以四处活动啊,比我好多了。”白衣姑娘喃喃说道。

    不一会儿,温柔和白衣姑娘关系已经变得不再如最开始那般,白衣姑娘心情好的时候也愿意跟温柔多讲讲一些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闻。

    时光总是飞快的在流逝,转眼之间已经过去十天。在这十天里温柔和小磨磨从未离开过白衣姑娘一天。

    同是天涯沦落人。

    咳咳!最为重要的还好温柔压根也就没有办法能够进入到“鬼地方”内部去。这白衣姑娘倒是嘴严的紧,十天的时间里始终不肯告诉温柔进入到“鬼地方”的方法。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温柔和小磨磨坐在外围与内部相隔的边境地带,静静地陪伴着白衣姑娘。

    “你真的确定你想要进入到内部?”这十天之中白衣姑娘第一次主动提起这件事情。以往就算是温柔主动提出,白衣姑娘也会自觉的避开这个话题。

    温柔用力点头,“当然。”

    “如果你寻找到能够带我走的方法,你会愿意回来救我吗?”白衣姑娘很平静。

    “如果我能够知道,定会来带姑娘脱离苦海的。”温柔非常认真的回答。

    “好!我相信你的话!其实想要进入很简单的,只要你将身上的黑黝黝的泥在这颗大树上工整的书写上“进”便可。”

    “究竟这么简单?”温柔不敢相信了。

    “你认为会有多复杂啊。”白衣女子翻了翻白眼。

    “那好吧!”

    说着,温柔便立刻在自己的衣衫上用力的摸出一团黑黝黝的物质,然后工整的在大树上书写着“进”字。

    当最后一笔工整的书写完毕,轰然一声。就好像是什么东西突然破碎了一般。

    然后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出现在温柔和小磨磨的面前。

    白衣姑娘有些不舍和哀伤的望着那璀璨夺目的光芒,说:“你踏步进入白光,便可以直接通向鬼地方内部。”

    “多谢姑娘指点。还请姑娘放心,若能够有办法救姑娘定来相救。”温柔非常诚恳。

    说完然后拉着小磨磨便准备踏步进入璀璨夺目的光芒之中。

    眼见着小磨磨和温柔就要消失在自己面前,白衣姑娘连忙喊道:“记住!我叫花影。”

    话音落下,温柔和小磨磨的声音已经消失在这里,没有来得及回答白衣姑娘的话。

    花影依旧荡着秋千,可是脸上却没有了刚开始的笑容,她一个人喃喃自语道:“希望你真的能够记住你的承诺,也希望你真的能够知道带我离开这个束缚的方法。”

    很多年后。当花影回想起与温柔的第一次相识。都会不由的笑起来。正是因为遇到了温柔。这才有了她花影的新生。

    ……

    一阵阵的刺痛感好像要将自己整个人都撕成碎片,周围都是夺目璀璨的光芒,刺得人无法睁开双眼。温柔紧紧的拉住小磨磨的双手,不让小磨磨在这璀璨夺目的光芒中与自己失散。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会儿之后。便消失不见,一种被直接从万米高空仍下的感觉突然传来。

    紧接着便是“扑通”一声,温柔和小磨磨都被摔的七荤八素。

    “哎哟!这从外围同外内部也不至于这样吧?都快把人给摔成残废了。”温柔不满意的嘟囔着。

    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一片青山绿水的世间赫然出现在自己视线内。

    这里是?这里是“鬼地方”内部?怎么有些像是大陆呢?

    咦!小磨磨呢?

    温柔开始四处搜寻小磨磨的身影,一直自己都是紧紧的拉住小磨磨,所以就算是他们是从高空摔下来的,也不至于将小磨磨摔得很远。果然,小磨磨一脸委屈的坐在距离温柔不足五米的地方。

    “徒儿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了?”这个宝贝徒儿,温柔甚是喜欢。连忙的冲到小磨磨面前,查看查看手有没有受伤,再查看查看脚有没有被摔断。

    “师傅,徒儿没事儿,哪里都不觉得疼。”说完最后还不忘给温柔一个破涕为笑的笑容。

    “真的没事儿就好了。”

    师徒二人都没有事情。自然是非常开心。

    “你们两个没有良心的没事儿,可是我却有事儿了!哎哟喂!”

    在师徒二人的对话刚刚完结之后,一声非常不协调的男子带着颤抖,突然之间传入温柔和小磨磨的耳朵内。

    “徒儿你刚刚听见有谁在说话吗?”鉴于最开始,那神秘女子的声音就只有自己能够听见,温柔不确定的再次确认这一次是否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听见。

    “刚刚好像是有人在说话。”

    “还真有人在说话?谁啊?”

    他们从外围来到内部的时候,明明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啊,现在怎么有突然多出一个人了。

    温柔和小磨磨四处搜寻着刚刚发出声音的人位置,可是四处看了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啊,除了周围的青山绿水,和自己师徒二人之外,没有其他的人了啊?

    难道刚刚我们都幻听了?

    “看来我们是幻听了。”

    “呸!我就别你们埋在地下,当然看不见喽,你以为你是千里眼啊。”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呃——被埋在地下了?”

    温柔说着,这才发现小磨磨所坐的地方旁边便有一个大概篮球那么大的坑。该不会刚刚那男子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地吧?

    随着温柔的眼神,小磨磨也发现了这个篮球大笑的坑,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趴在篮球大坑旁边,对着坑说:“你在里面吗?”

    “废话!”

    声音果然是从篮球坑里传出来的。

    这个小坑里面竟然藏着一个人?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跑进去的?

    温柔和小磨磨将篮球巨坑挖开之后,果然发现一位白衣道袍的男子抱着双手,一脸不爽的瞪着自己。

    唉!有没有搞错,自己可是辛苦救了他,可是怎么现在反倒是自己欠了他前似的。

    瞧瞧那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温柔突然就觉得自己刚刚的好心之举实在是一个的错误。

    这都是什么奇葩人物啊,自己救了他反倒好像是自己的不对。

    “喂!瞧瞧你那副德行,真是够了。”

    拽的跟二五八万的男子压根就难得去理会温柔,直接一声“哼”代替了所有的回答。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第一宠婚:帝少大〕〔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斗鱼之死亡主播〕〔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