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五十五章仙女山
    时间缓缓的流逝,磨白对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的防备之心却没有丝毫减少的痕迹。他一个人瘫坐在远比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的地带,害怕真的会如他自己所想的那般摸样。

    温柔和桃李师姐偶有闲暇时间,回头看了一眼磨白那副胆小如鼠的摸样,一点一滴的无奈感便蜂拥而上,势要填满她们所有的思维。

    温柔已经第三次转过头来瞧了一眼磨白的情况,每一次都会让她更加无语,眉头皱得很深很深,“我们这样耽搁,不会被追上吧?”

    桃李师姐眉头也不必温柔皱的深厚,只是她却强作云淡风轻的摸样,想要让温柔稍微放心点,“这个我也不敢保证!”说着,桃李师姐转头看了一眼磨白,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既然已经答应要与他结伴,那就再坚持一会儿吧,想来因该也没有几天的时间就能够抵达。”

    “也只能够这样!”

    温柔最为担忧的事情,不是黑衣男子会突然追杀而来,而是老不死会突然而至。

    半个时辰的时间,转瞬即逝。温柔和桃李师姐可没有过多的时间用在休息在这里休息,旋即立刻从黑色的土地上站了起来,随手将身上的黑土拍掉,然后很随意的转过身来,对着还在原地害怕的瑟瑟发抖的磨白,说:“该启程了!尽快赶路抵达最近的乡镇,这样你就能够放心了。”

    磨白依旧瑟瑟发抖,已经瘦弱的跟排骨似的他,看起来弱不禁风,一阵大风吹过就好似要将他吹倒。

    他心里的害怕依旧不如他对求生的渴望,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冒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再说,如果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真的要害自己。又何必一路接班前行这么长的时间。

    给了自己心里上的一点点小安慰,磨白终于是鼓足勇气,缓缓踏出自己的步伐,上前跟上温柔和桃李师姐前进的步伐。

    一路上风平浪静,无风无波,倒是不错。

    接连赶路两日之后,磨白实在是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但是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的他,看着始终走在自己身前的温柔和桃李师姐两名人柔弱女子,实在是难免心里会再次怀疑起来。

    她们两位姑娘难道真的不是妖怪或者女鬼吗?

    翻过一座荒芜的山头。温柔站在高处俯瞰整个地貌。只见视线之中,一片民房坐落,形成了一片很小的村子。因为现在正是正午。故此村子之中很多民房内炊烟袅袅,想来是有人居住。

    温柔大喜,眉头终于在这个时候稍微缓解一些,“你们看,这座山下附近有一座村子!我们可以在哪里好好的休息休息。”

    听见这个令人期待的消息。最为高兴的自然是磨白。

    磨白立即飞快的上前,朝着温柔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了炊烟袅袅升起,心里立刻大喜。将对温柔和桃李师姐的那些害怕,全部都忘却的干干净净。

    “竟然是真的,我们终于找到村庄了!哇咔咔!”

    磨白心里的高兴。不言而喻。

    虽然说知道这条荒无人烟的路沿途链接着不少村庄,但是经过好几日这样的艰难跋涉,磨白能经过好几日的艰难跋涉从新见到希望。这无疑对他来说是非常非常震撼和激动的事情。

    三人没有丝毫的犹豫,旋即便朝着从山上看见到村庄一路飞驰而下。

    磨白全身上下都是伤痕累累,又加上数日以来的连续的饥饿,方才有现在的迫不及待。

    二十分钟后,三人风尘仆仆的赶到这种普通的小村子。望着村子里已经开始香味扑鼻的饭菜香味儿。磨白很没有出息的“咕噜”咽了咽嘴里的唾沫。

    这居然是白米饭的味道!!!从来都没有觉得白米饭竟然这么香!!!

    磨白几乎是口水都快要滴落而出,那副摸样活脱脱的几百年没有吃过饭。

    因为现在是午饭时间。几乎每家村民都全部齐刷刷的回家做饭。故此,整个村子虽然不大,但是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温柔瞧着磨白那副摸样,旋即说:“你现在怎么不害怕我们要害你呢?”

    “呃……”磨白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既然已经结伴到了有人烟的村子,那咱们就各走各的路,谁也别在跟着谁了。”温柔直截了当的说。

    “……”磨白又是愣在原地,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各走各的路!很好啊!我还害怕你们想要谋杀我呢!想我这么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美男子,如果被你们俩给害死在荒郊野外,那该如何是好!

    温柔和桃李师姐说完,便正准备踏步离去。她们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太久的时间,谁知道黑衣男子会不会突然出现。

    呼呼呼呼……

    一阵黑色浓雾呼啸而过,瞬间卷起一阵沙土,满天呛鼻的沙土几乎将整个村子淹没。因为浓雾是黑色的再加上被卷起的沙土,模糊了整个视线。

    “咳咳咳!”一切发生的似乎是太过快速,让磨白措手不及,被一阵黑色沙土直接铺面而来,呛鼻的实在是难受极了。

    温柔和桃李师姐刚刚正欲离去,却未曾料到的到会遇到这种奇怪的事情,连忙屏住呼吸,不少沙土有机会包裹住自己。

    整个黑色浓雾席卷的速度非常快,带着一股宛如漩涡般的态势一路掠夺。虽然可怕程度和破坏性强烈,但是好在却没有多少的时间。大概只停留了短暂的三名钟,突如其来的黑色浓雾便又再次消失在整个村子。

    “咳咳咳……”

    磨白难受的想要将呛入自己鼻腔、口腔内的黑色沙土全部咳嗽出去,因为实在是太难受。

    黑色浓雾会带着破坏性原本就非常奇妙,而且还有如漩涡,这更加让人匪夷所思。温柔和桃李师姐带风暴停止之后,缓缓的睁开自己的双眸,朝着整个村子看过去。

    只见整个村子活脱脱的被刷上了一层灰黑色的泥土,难看极了。有些原本就不够牢固的废弃民房已经轰然倒塌,成为一滩泥浆。周围的花草树木变得也灰蒙蒙的,失去了原本的美丽。

    原本正在家中准备做午饭的普通村民们或许正是因为刚刚忽然席卷而来的黑色浓雾,而纷纷踏步而出家门,来到村子内的空地上。

    “又是黑色浓雾席卷!这时不时的来点儿,我们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啊!”

    “我们还是赶紧想个办法,离开这里吧!在这样下去还让人怎么活!”

    “这里是生养我们的家园,怎么能够说离开就离开呢!舍不得啊!生活了大半辈子了!”

    ……

    许多村民见到自己的家园在几秒钟的时间内便变成了这般灰头土脸的摸样,脸上并未书写上震惊的表情,反而是一脸无奈与叹息。就好像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时不时就出现的黑色浓雾,将他们的家园变成灰头土脸。

    或许是温柔三人站在这里实在是太过醒目,方才一会儿便立刻被有眼力的村民给发现。

    村民们看着温柔三人站在原地。特别惹人注意的因该当属磨白,他整个人的一身衣衫已将全部如同那些村民的房屋变成了灰黑色,当然还不止这样,他的脸、头发这些也全部变成了这般摸样,看上去十足的滑稽。

    一位中年年纪的村民有些吃惊的看着磨白。说道:“这、外人来人你竟然被黑雾包裹住了!!”

    中年男子满脸的震惊,旋即一些青壮年的村名一起踏步向着温柔三人的地方踏步而来。

    磨白努力的让自己睁开双眸看世界,努力了好久,终于将自己的双眸睁开,第一眼映入他眼前的竟然就是刚刚满脸震惊的中年村民。

    “啊——”

    磨白直接被吓得退后三步,哪里曾想到过自己睁开双眸就能够瞧见一位中年男子一直盯着自己注视。该不会是他有毛病吧?

    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到是在旁边成为了摆设。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因为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全身上下未曾沾染到丝毫的灰黑色东西,看上去就像是刚刚抵达。并未经历过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当然这些村民们是不会知道,温柔和桃李师姐的的确确的经历过,如果知道,恐怕会用更加异样的眼光来看待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

    磨白战战兢兢的望着中年村民,有些不解的说:“你、你这样看着我作甚?”

    中年村民摇摇头。却是非常认真的问道:“小伙子,你这一身的灰黑。是否因为刚刚的黑雾所照成?”

    “什么一身灰黑,胡说八道什么——呃——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身上怎么全部都是灰黑色的泥土!!!”磨白睁开双眸便瞧见的是中年村民一直盯着他自己看,哪里有时间去瞧着自己此时此刻一身的变化,如今忽然发现满脸都是震惊,几乎整个嘴巴都成了0型。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啊?那啥,大哥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儿啊?”磨白看着自己这一身,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倒霉透顶,十足的倒霉蛋。好不容易一路艰难跋涉的找到了一个村子,却没有想到刚刚抵达村子,就被遇到了一阵怪异的黑色浓雾,你说还能够有比我更加倒霉的倒霉蛋了吗?

    磨白心里非常郁闷,转眼去看温柔和桃李师姐这两位让他一路上害怕的人是否离去,却瞧见温柔和桃李师姐一身干净,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样子,站在原地望着自己。

    哎哟!磨白心里更加是难受加上郁闷了。你说你们两个怎么就没事儿捏?为什么就我一身灰黑,而你们啥都没有捏?

    郁闷归郁闷,当务之急磨白还是想要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发生。

    中年村民看着磨白,长长的叹了叹气,然后又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小伙子,你竟然被灰黑给包裹住了,这种东西可是一种剧毒,沾染上之后三天之内就会死去!你还是自救多福吧!”

    磨白愣住了。连眼睛都不眨,“大哥你也别跟我看这种玩笑啊!一点都不好笑!”

    “谁跟你开玩笑,我孙女去年就是被沾染上了灰黑死去的,难道我会不知道吗?!!!”中年村民一脸伤心,不像是在开玩笑。

    磨白直接被吓得瘫坐在地,神情都有些恍惚起来,刚刚说的什么?我要死了?活不过三天?!!!

    温柔和桃李师姐对这种说法感到很奇怪,旋即桃李师姐开口问道,“大哥,你为什么说沾染上这种灰黑就会死人?”

    “我们这个村子叫做黑雾村。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离奇的出现一阵奇怪的黑色浓雾,每一次黑色浓雾席卷而来之后都会在整个村子内留下一阵灰黑色的东西,只要你不用皮肤触碰。是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当然如果能去隔壁仙女山之中取来仙女圣水,也能够避免这件事情发生。”

    磨白听了中年男子的话不淡定了,“大哥,请问你仙女圣水能不能够救我性命?!!!”

    中年男子慈悲的看着磨白,稍微轻轻的点了点头。“可以!”

    磨白突然双眼放光,好像是看到了在黑衣里突然的一束光芒,那是希望。

    “真的?!!呵呵,我有希望了。”

    正在磨白欢呼雀跃的时候,中年男子又说道:“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想要从仙女山内取来仙女圣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何。因为至今,我们村子内就没有这样的奇迹发现过!仙女圣水在有人被灰黑笼罩之后就好像会突然消失不见似的,只有那个人放弃寻找它的时候。方才会再次降临。”

    磨白刚刚还忽然浮起的笑容,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这还是希望吗?简直就是直接宣布死亡的讯息。

    磨白此时此刻的心情比最开始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还要低落。给了一个希望,却又在你最高兴的时候硬生生的将这个希望给掐灭,这简直就是一件让人更加难受的事情。

    “那你们是不是平日里都回去仙女山取点仙女圣水?”温柔问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是的!这些都是我们保命的手段。没有办法艰难跋涉也要去取些归来!”

    磨白已经不再为此带有任何的希望,纵使中年男子说他们平日里都有取一些仙女圣水归来。以备不时只需。

    给了希望又让人失望,会比不给希望的时候还要痛苦,磨白几乎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整个人的意志都开始溃散。

    倒霉倒霉,还能够有比我更倒霉的人了吗?一路上所经历的,磨白忽然就觉得恍如隔世,简直就是一场梦。

    “那大哥,你能够给点仙女圣水给他吗?”温柔分外对这种奇妙的说法,感到有兴趣。仙女山中有圣水,圣水还能够有灵觉,感应到各种?好生奇妙的说法。

    中年村民笑道:“当然!如果不想要给他仙女圣水我又何必过来跟他说这些。只是想说,喝下仙女圣水之后就立刻离去吧!我能够救一次,但不代表我还能够救第二次!”

    这是希望,是曙光。磨白整个人最低落的时候,竟然再次看到了曙光。

    磨白激动的突然从地上站起,立刻站在中年村民面前,急迫的问道:“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可以给我仙女圣水?”

    “真的!”

    ……

    当磨白用中年村民为其提供的一小壶小女圣水洗去了身上的灰黑之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他竟然发现自己一路上所受到的伤痕竟然奇迹般的全部愈合。

    磨白换了一件中年村民的衣裳,因为此时此刻的他已经瘦弱的像是排骨,故此他穿上中等身材的中年村民衣裳,显得略带肥大,看上去很滑稽。

    一切的事情似乎都已经结束,可是磨白心里还有很不放心,又问道:“真的已经没有事情了吗?”

    “对!已经好了!”中年村民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真的?大哥你没有骗小弟我吧?”

    “真的!”

    “确定?”

    “确定!!”

    “当真如此?”

    “当真如此!!!”中年村民倒是没有被磨白问的烦躁,反而是嘴角渐渐的扬起了一丝笑容。

    “哦哦,没事了就好!最后在像大哥你确定一次,小弟我真的真的没有事情了?不会中毒?不会死掉了?”磨白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想死啊,我可不想死啊。

    “你就放心吧!”

    温柔和桃李师姐并未离去,见着磨白和中年村民一直在确认着这个已经非常明显的问题,实在是觉得有些无聊加无语。

    “既然我已经没事儿了。那小弟我就先告辞!大哥你的救命之恩,小弟我是没齿难忘,你如果不想要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了,就来距离这里不远的小小镇上来找小弟我吧,小弟我如论如何,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定会好好款待大哥你一番的。”磨白心里非常非常感动,他乡遇恩人,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感动。

    如果不是大哥,我磨白此时此刻只能够在这里等死,是上天将大哥这位天使派到了我的身边。给予了我温暖的帮助,让我磨白能够渡过此次危机。噢!大哥你实在是太威武霸气,善解人意。人见人喜欢啊。

    磨白竟有可能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形容词,全部用在了他任何的这位大哥身上。恩,这些词语都不过分,简直都不能够承托出我大哥的善良。

    “你放心好了!你速速离去吧!别在这里耽搁的太久!”

    “小弟就听大哥的!”

    磨白和中年村民道别之后,正欲转身离去。却未曾想到,刚刚转身就瞧见温柔和桃李师姐站在他的面前。很是一惊,“我靠!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我可不想和你们同路!!!”

    现在磨白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部好了,更何况离别的时候中年村民还特意的送给了他两块干馍馍,这样一来支撑到回到小小镇的也不成问题。磨白现在就可以趾高气昂的说,我不要和你们同路了。跟你们同路还要吃杂草。没有干料吃,最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温柔和桃李师姐很是让磨白害怕。

    温柔和桃李师姐连正眼都没有瞧过磨白一眼。旋即桃李师姐开口对中年男子,说:“敢问大哥,这仙女山在何处?”

    中年村民好奇,挑眉说道:“二位姑娘你们想要去仙女山?那可是非常凶险的地方!不适合姑娘家的去!”

    桃李师姐笑了笑,“这个大哥你就不用担心。我姐妹二人只是好奇,想要知道仙女山这种神秘的山究竟在何处!”

    中年村民若有所思片刻。终于是点点头,说道:“仙女山其实就在你们的心里,只要你们带着虔诚的心去找,就能够找到,只是能够进入仙女山就要靠机缘,我们这些常年靠着仙女山的仙女圣水活着的村民也从未踏步进入过仙女山,只是在山脚下,取来了一些仙女圣水罢了。”

    “原来如此!多谢大哥的指点!”

    ……

    温柔和桃李师姐原本并未打算再次和磨白同路,磨白也非常识趣儿,坚决的不再与温柔和桃李师姐同路,就这样三人就这样分道扬镳,各走各的道路。

    与温柔和桃李师姐分道扬镳的磨白顿时觉得全身轻松自在,再也不会担心害怕,啃杂草赶路了,幸福啊。

    “哼!最好是以后再也不要再见!”想起一路上啃着杂草赶路,磨白就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他一生之中最为无奈的事情。

    温柔和桃李师姐离开村子之后,两人并未立刻开始启程赶路,反而是两人站在山腰处,看着四周,却不知道该往何处前进。

    仙女山很是让人觉得神秘莫测,更何况那宛如仙丹般的仙女圣水也实在是太过奇妙,温柔和桃李师姐不得不想要暂时的寻找看看。

    四周的山几乎都一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也没有让人特别留恋的。

    温柔望着这一座座看上去实在是分辨不出一二差距的山,眉头微拧,说道:“这里的山窦一摸一样,我们要去哪里方才能够找到仙女山啊?”

    桃李师姐也同温柔一样,“那位中年村民不是说了吗,要怀着虔诚的心方才能够找到仙女山。”

    “……”

    虔诚的心?这样才能够找到仙女山。可是虔诚的心,是不是太过飘渺玄幻了点儿?

    “这种神秘莫测的山为何在仙魔大陆却没有丝毫的名气呢?好奇怪!”温柔对这种仙女山所感到的好奇感却不止于此。

    要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方才能够找到,如果我们能够进入其中。不是能够暂时性的躲避追击了吗?

    “或许就是因为它的神秘莫测,故此方才不太名气。况且如果真的如刚刚那位中年男子所说的那样,我们如果能够进入其中,暂时性的躲避现在正在面临的危机也不是没有可能性啊!至少为了这个因素,我们也因该去试试!”

    桃李师姐的想法竟然出奇的和温柔一摸一样。要虔诚的心方才能够找到,至少暂时性的能够不必老不死找到。

    温柔到不是担忧黑衣男子的追击,主要是老不死。现在因为自己和桃李师姐在一起,不能够让甜甜破开虚空遁走,故此也只有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件事情来的晚些。

    实力啊实力!我现在有什么实力能够保护好你呢桃李师姐!

    自身的力量不够。那只能够想方设法的去寻找外界能够有所依靠的力量。神秘莫测的仙女山,有这样的能力。

    “那我们就四处看看吧!或许还真的能够找到!”

    ……

    就在温柔和桃李师姐刚刚开始寻找传说中的仙女山的时候,这座刚刚送走温柔、桃李师姐和磨白的小山村又迎来了一身黑衣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瞧着现在依旧还灰黑一片的小山村。眉头微微拧紧,自言自语的说:“竟然还能够有如此面容,好生奇特!”

    黑色浓雾离开之后,整个村子又开始恢复生机勃勃。村民们的情绪时候根本就没有被刚刚得的黑色浓雾影响太深。

    既然已经离开,生活就必须恢复正常。好好后下去。才是硬道理,一味的在这里抱怨,哭丧又能够有什么用处。

    不少村民开始打扫起屋子内,刚刚那位好心的中年村民送走了磨白之后,一个人回家将剩余的仙女圣水用来刷洗自己家的房子。

    “老秦啊,你刚刚怎么就怎么好心呢!竟然将自己家的圣水给了点儿给那小子!”中年村民家的邻居。和中年村民一样正在外面开始打扫房子,不由自主的便说道。

    “唉!他也不是我们村子里的人,能够帮着点就帮着点吧!那好歹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中年村民左手提着一个木制大筒子。右手拉着刷子不停的刷洗自己家屋子的外墙。

    “我就说老秦你是太善良了!”

    “呵呵呵!哪里啊!”中年村民自嘲了一声。

    黑衣男子瞧着这样的场景,上前踏步上去,正好不偏不倚的就来到了中年村民跟前儿。

    一股略带清香的味道从中年村民洗刷过的房屋外墙传来,黑衣男子紧紧皱眉,问道“请问你们用的是什么东西?能够有这种淡淡的清香味道?”

    这种味道很特别。清香味之中竟然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中年男子停下手中正在忙碌的事情,转头看着黑衣男子。心中甚是疑惑:这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平日里不是都没有几个外来人路过村子的吗?怎么今天格外的多,刚刚才离开三个,现在紧接着又来了一个。

    中年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就是些普通的水,哪里能够有什么香味儿!”

    黑衣男子微微眯着双眼,“真的只是普通的水吗?怎么感觉不太像是呢!”

    “小伙子难道你是官府的人吗?要来这里调查水质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整个村子就要控诉了,瞧瞧咱们村子里的那条小溪,日久干旱,现在是溪水少得可怜,再过几年是不是就要让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渴死?”中年村民不知道为什么对黑衣男子由内而外的不喜欢。

    黑衣男子挑了挑眉,旋即难得去理会中年村民。

    清香味儿还重,他们用的水有问题!

    黑衣男子虽然没有再继续追问这个问题,但是却不代表他就不在心里有所怀疑。

    黑衣男子继续踏步往村子内部走去,刚刚还在夸赞中年村民善良的邻居,立刻疑惑的问道:“老秦你怎么这态度啊!直接告诉他这水的来历不就好了吗?”

    在邻居看来中年村民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不应该啊。

    “唉!就是有些不喜欢这小伙子罢了!再说了,告诉他又能够有什么用,也不一定就能够找到!若是因为这样反而是让他枉送了性命,那岂不是造孽吗!!“

    ……

    一般的水质怎么可能会有香味儿,而且还似有似无的夹带着一股檀香的味道。

    黑衣男子一直都在疑惑着这个问题,当然他之所以在这里停留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感觉到这里有桃李师姐曾经来过的气息,因该刚刚离开没有多远。

    “你们还真是能够逃跑的!别以为温萧帮助过你们,我就不敢把你们怎么样!猫和老鼠的游戏不过是才刚刚开始罢了。”

    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在茫茫的群山之中一路前行,可是却始终未曾发现什么仙女山之类的山峰。

    就好像仙女山永远都是传说,不可能出现在世间。

    “不会这世间根本就无仙女山吧!也不可能啊!无缘无故的那中年村民也没有必要编写话来骗我们啊?!!!”温柔实在是觉得找到仙女山难度系数是不是太大了。莫非是我们与之无缘,或者说是我们的心不够虔诚,所以无法寻觅到?

    “我们再找找看,若是实在是没有办法找到,那就算了。只能够说明我们还不够虔诚,无法让仙女山与我们相见。”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君少心头宝,夫人〕〔第一宠婚:帝少大〕〔网游之颠覆三国〕〔逆剑武神〕〔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