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五十四章 你们真可怕
    温柔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但是却不能够让磨白同路。如果磨白不是老不死或者黑衣男子派来的人,那自然不能够让他卷进这场追杀之中来。

    前几天才为了不拖累老周一家,趁着夜色不告而别。总不能够现在貌似稍微安全了一点儿,又立即拉上磨白一同前往。

    磨白觉得浑身酸痛,估摸着不好生调养一段时间是没有办法完全康复的。

    被温柔直接拒绝,磨白心里有些不爽。

    磨白越想越觉得丢了面子,连续咳嗽两声,身体上传来的刺痛感影响着他的大脑,让他忽然之间没有了情绪继续去不爽。

    他难受的皱起眉头,脸色一片惨白。被屋顶突然横飞而出直接压在冰冷的地面上几天几夜,纵使没有因此受到皮外伤,但是在如此寒冷的季节里一直待在冰冷的地面上也会生病。

    “磨白虽然现在生病但是也绝对没有想要拖累二位姑娘的意思!只是二位姑娘的救命之恩,磨白实在是想要偿还!唉!怎奈二位姑娘嫌弃,不肯给磨白这个机会!”磨白叹了叹气,情绪低落。

    好心救了我,为何却不能够好心的将我这个病重的病患带上同路呢?距离最近的乡镇也好有几天的路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道你们忍心看着我饿死荒郊野外?!!!

    磨白在心里又是长长的叹了叹气,这能够怪谁?只能够怪自己太倒霉。

    温柔和桃李师姐左右为难,看着磨白此时此刻的状况,恐怕独自上路也有很大的危险,到不了最近的乡镇恐怕就会直接死在路上,可是让他们带上磨白同行,又实在是害怕将之牵连进来。

    对付一个黑衣男子。就已经够难的,更何况如果带上磨白同行,还需要保护好他,这无疑是给自己增加了不少的麻烦事儿。

    温柔还未开口,桃李师姐便长长的叹了叹气,说:“也罢!跟着我们也可以!但是你且需要明白,跟着我们可能会比你一个人独自行走更加危险,可能会随时丧命,我们可没有多余的功夫保护你!”

    磨白立刻裂开嘴巴,嘿嘿笑道:“这是当然!我磨白绝对不会拖累二位个姑娘!再怎么说我磨白也是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如果遇到危险,也因该是我磨白保护二位姑娘,怎么能够让二位姑娘保护在下呢!嘿嘿!”

    两位如花似玉的姑娘能够有什么危险的?就算是有危险。我也会自己找准时机逃之夭夭,绝对不会做没本的买卖。

    磨白在心里也同是乐了,自己这副身板,如果没有同行的人,恐怕就真的是毫无出路。

    桃李师姐既然已经决定。温柔也便没有继续发表自己的意见。

    “咕噜——咕噜——”

    刚刚三人正准备继续前行,早些赶路也好能够早点赶到距离最近的乡镇。可是刚刚踏步走出一步而已的距离,某人的肚子便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声音。

    连续咕噜了好几声,温柔和桃李师姐将视线转向磨白,瞧着这位厚着脸皮一直想要跟着他们的人,一阵无语。

    磨白尴尬的嘿嘿笑道:“没办法。好些天没有进食。现在饿得我头晕眼花,就连它也开始猛地抗议了。”磨白指着自己的胃,一阵无奈。

    “你没有准备干粮就胡乱赶什么路?”温柔直接挑眉。质疑道。

    这条路可是荒芜人烟的,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不自带干粮,难道准备在路上啃树根儿、杂草什么的吗?

    桃李师姐微微眯着眼睛,注视着磨白。像是想要将之看透。

    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半路上,现在还因为肚子饿了。没有吃的,说什么也会让温柔和桃李师姐不太放心。

    磨白摊了摊手,很是无奈的说道:“当然是准备了足够的干粮,只是二位姑娘你们也看到了,我一直被困在那巨大的东西之下,干粮早就被我吃光了,如果不是这样,我磨白早就已经死在那突然横飞而出的东西之下。”

    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

    “那怎么办?”温柔四处瞧了瞧,虽然此地人烟稀少,并且荒芜,但是一些杂草还是有些。旋即,温柔指着小路旁边的一些稀松杂草,说道:“你看路旁边有些杂草,要不你就将就吃点!总比饿着你好啊!”

    “啊?吃杂草?!!!!”磨白一脸苦瓜相,真的很想要说,难道你们两位姑娘赶路就没有带一点点的干粮吗?呃……不会是准备一路吃杂草、草根儿什么的赶路吧?!!!

    温柔皱着眉头,“有杂草吃就不错了!这要是在闹饥荒的时候,你连一根杂草儿都没有的吃!”

    磨白犹犹豫豫好久,碍于不想要真的靠着吃杂草度日,故此厚着脸皮,问道:“难道二位姑娘你们也就准备一路吃杂草赶路吗?如果有些干粮就分点给我吧!一会儿进入了小树林,我在打些野味儿给你们吃!开开荤!嘿嘿!”

    二位姑娘不会这么抠门儿的对吧?对吧?!!!

    温柔和桃李师姐这一次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没有吃的!”

    是啊!的确是没有吃的!呃……好像有什么丹药之类的东西,难道要我们把丹药给你果腹?这不可能的吧!没事儿吃丹药玩儿,可是会闹出人命的。再说,温柔和桃李师姐离开老周家的说话也的的确确没有带什么吃的走,他们也完全不需要。

    整整一个月不吃饭,温柔和桃李师姐都不会觉得饿,当踏入化丹镜之后这些凡人普通果腹的食物,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可有可无的食物,不吃也不会饿。想想有些修士一闭关便是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都有,难道要让他们在闭关的同时还要像普通凡人一样一日三餐准时准点吗?那样谁还能够修得大道。

    磨白还能够说些什么,就这样直接被拒绝了。

    没有吃的?你们就觉得我磨白这么好骗吗?不带干料你们还当真准备一路吃杂草度日啊!不想给就不给呗!何必让我去吃杂草!

    磨白心里无奈的长长叹了叹气。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身上所携带的干粮也全部用光光了。原以为温柔和桃李师姐多少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分点干粮填饱肚子。可是却始料未及,难道这还有几日的路程,真的要去吃杂草?!!

    “咕噜——”

    磨白心不甘也情不愿,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但从来也没有到需要吃路边种杂草度日的情况。可是此时此刻磨白的胃非常不合时宜的闹着情绪,不停的在向磨白抗议自己已经饥饿了许久。

    “咕噜——”

    胃抗议的声音似乎都没有休止。

    温柔和桃李师姐见到磨白这副摸样,也想要帮助他,可是奈何他们只能够看着磨白胃里不停的发出抗议的呐喊声,实在是她们根本就没有带干粮之内的果腹之物。

    有各种丹药,你要吃吗?随便乱吃很有可能将身体撑爆。我们也是实在是爱莫能助。

    磨白瞧着路边稀松的杂草,带着胃里一阵“咕噜”声音,咽了咽口水。旋即也没有踏步而去。

    这或许就是心理始终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这般狼狈的摸样。

    温柔瞧着磨白这番纠结的摸样,旋即劝说道:“你也就别在这里别扭了,是你的生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再说,我们跟你又不熟悉,怎么会将这件事情传出去呢。”

    磨白望着现在一本正经的温柔和桃李师姐。心情更加是幽怨。

    如果你们肯分点干料给我,我至于去纠结吃不吃杂草吗?!!!

    虽然心里磨白对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已经有些不太喜欢,但是碍于他自身已经有伤势,如果不与温柔和桃李师姐结伴,很有可能客死异乡。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就算是死去。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被人发现,到时候恐怕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具白骨。

    想想,磨白另可就这样一路吃着杂草。也不愿意成为这荒无人烟之中的一具无名枯骨。

    磨白没有说话,碍于胃里不停向他发出的抗议,他只能够闷着头,将面子什么的全部抛弃。

    看着磨白心不甘也情不愿的样子,温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未说些什么,只是与桃李师姐站在这里。等待着磨白填饱肚子。

    吃杂草有那么难受吗?闹饥荒的时候,就连杂草根儿也都是抢手货,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

    磨白一脸苦瓜相的咀嚼着杂草叶子,口腔、心里都难受极了。

    这还是人吃的东西吗?我磨白又不是小白兔,还吃草!唉!实在也是现实所逼迫,没有办法的事情。

    勉强果腹之后,待胃里不再继续像自己抗议,磨白终于是缓了缓气,停止了这简直就像是在凌迟他般的痛苦。

    磨白瞧着温柔和桃李师姐云淡风轻的摸样,旋即说:“二位姑娘你们不吃点吗?”

    温柔摇头,“不用!你果腹完毕,那我们就快点赶路吧!早些到达乡镇什么的,也也不至于继续用这些果腹!”

    到了乡镇至少有饭馆什么的给你好好饱餐一顿,在像你这样慢吞吞的,可就只能够多吃点杂草果腹了。

    说句实在的话,温柔和桃李师姐对磨白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喜欢感觉,只是不想要看到他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故此方才懈怠他一同赶路。

    ……

    两日之后,天空微微飘起一朵朵洁白的雪花,空气之中有些略带寒冷。温柔、桃李师姐、磨白三人还在荒无人烟的这条漫漫长路之中艰难跋涉。咳咳,说起艰难跋涉,其实因该是说磨白。

    因为身体上有些伤势未愈,再则加上长途奔波,身体上实在是有些吃不消,才不过两日时间,磨白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看上去跟排骨似的。

    在这两日的时间内,除去必须要果腹的时候,磨白才会皱着鼻子,艰难的随便吃点路边的杂草、野花什么的。直到现在,磨白觉得自己看到杂草什么的,就有一种胃里一阵恶心的感觉,像是要翻江倒海,将胃酸都给吐出来一样。

    呼!呼!

    磨白喘着粗气,冒着天空飘落的小雪,直接筋疲力尽的瘫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

    “不行了,不行了,实在是太累了!”

    温柔和桃李师姐。一位是天人镜初期修士,一位是化丹镜第十重大圆满随时有可能突破至天人镜的修士,只是普通的在山上行走。这对于他们来讲根本就不算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脸不红,气不喘就可以直接一口气走上好几千里的道路。

    温柔和桃李师姐原本就在磨白的前面,听见磨白喘着粗气儿的声音,旋即便停下自己的脚步,看着已经瘫坐在地上。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磨白,也只能够无奈的摇摇头。

    温柔和桃李师姐并未说什么不准许休息,要继续赶路的话。毕竟对方只是一名普通凡人,不能够与自己想比。

    温柔和桃李师姐静静的在原地等候,说过要带着磨白去到最近的乡镇,那便一定会办到。不会中途舍弃。

    磨白很难受,心跳变得好快,在这两天的赶路之中这是他已经第八次主动要求停下来。每一次都是累的他筋疲力尽。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难受极了。

    磨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儿,瞧着前方脸不红、气不喘的温柔和桃李师姐,非常疑惑的问道:“二位姑娘你们不会是妖怪吧!我见你们已经有两位未曾进过一滴水,连续赶路好像都不会累似的!”

    恩。磨白越来越怀疑,自己眼前的这两位姑娘不是普通凡人。你什么时候。见过有凡人可以两天滴水未进,照样朝气蓬勃,而且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地。当然最最最无语的是,她们连续赶路两天,翻山越岭,根本不会累,就好像不用休息的钢铁战士。

    她们该不会真的是妖怪吧?或者说是女鬼?!!!

    我靠!不会大白天也会遇见女鬼什么的灵异东西吧!!!!

    磨白心里七上八下的,见识到了温柔和桃李师姐异于常人的地方,不得不让他这么一位普通不过再普通的凡人起疑心。

    因为心里害怕,故此磨白下意识的不自觉缩了缩,像是要距离温柔和桃李师姐更远些,这样好像就能够更安全些。

    这样一个潜意识之中的微笑举动却被温柔和桃李师姐察觉入眼。

    干嘛要这么害怕我们?我们有这么可怕吗?

    没有啊!明明都这么可爱!虽不说貌美如花,但好歹也算是一名活泼可爱无敌青春美少女好不好!怎么就别吓住了?!!!

    不用吃饭,滴水未进,还可以跋山涉水,脸不红气不喘,这这这这一切都在说明,她们不是普通的凡人。

    磨白第一次觉得自己两天前的决定是多么多么的大错特错,自己怎么就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同路呢?如果她们真的是女鬼或者妖怪什么的,要吃掉我该怎么办?!!!!

    磨白越想越害怕。想我磨白也算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如果就这么被女鬼、妖怪什么的吃掉,那该是一件多么多么悲催的事情啊啊啊啊!!!

    恩,听说狗血能够让女鬼显露原形,失去法力。呃……这附近好像没有狗,连老鼠都没有一只,哦哦,更为准确的是,连一只蚂蚁,磨白都没有瞧见过。

    温柔突然勾起嘴角,笑着打趣儿道:“我们姐妹俩已经死了五千年了,好寂寞的!你要不要跟我们做伴啊?”

    “啊——”

    磨白用力尖叫一声,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布满,他被吓得整个人都像个傻子一样直哆嗦。

    “你、你、你、你们竟然是女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们竟然胆敢明目张胆的出现。”磨白几乎是颤抖的说着。

    温柔直接送给磨白一记白眼,也难得再继续开玩笑,以免一会儿直接将磨白这个胆小如鼠的男子给吓死在这里。

    “行了行了,跟你开玩笑呢!你才是女鬼呢!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女鬼什么的存在!别胡思乱想,赶紧休息,半个时辰之后赶路!”

    磨白有些不确定的道:“你们真的不是女鬼?!!”

    磨白是真的不敢相信了,他就是觉得温柔和桃李师姐身上实在是有太多可疑的地方。不得不让他怀疑。

    温柔耸耸肩,“你若是不相信也就罢了,无所谓!”

    磨白想要活命,但是也从心底里开始害怕起温柔和桃李师姐,对于他这个对于修士完全不知道的半文盲来说,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的行为实在是太过诡秘。

    看着磨白那副胆小如鼠的害怕摸样,温柔真心的想要直接上前拧着磨白的衣领,直接暴怒的问道:“除去妖怪和女鬼,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修士存在吗?”

    修士的存在在整个仙魔大陆因该算是普及的事情,大到花甲老人。小到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娃儿,都知道修士的存在,怎么好像自己眼前这位害怕的还在哆嗦的青年男子。就什么都不知道呢?

    这在仙魔大陆是多么多么普及的事情啊,你竟然一星半点儿的都不知道!!!实在是让人有些诧异。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仙人是不用吃饭的吗?难道你不知道仙人是可以凌空飞翔的吗?难道你不知道仙人一般都很难为这些所谓的徒步而感到筋疲力尽的吗?

    如果磨白此时此刻能够听见温柔心中的话,恐怕他只会很委屈的告诉温柔、桃李师姐:我、我真的是不知道啊!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东西,你们确定这在仙魔大陆是非常非常普及的事情?!

    当然啦。这些事情是不可能够发生的,毕竟这只是温柔的内心想法,磨白没有读心术是万万不可能知晓的。

    磨白倒是没有继续那么夸张的害怕起温柔和桃李师姐,他逐渐的冷静下来。

    好像也是啊!如果这二位姑娘是女鬼,为什么不直接将我吃掉,还要一直与我结伴同行!不可能女鬼都是这么悠闲自在。而且还好心的。呃……不对不对,她们那里好心了,连一点干粮都不肯给我。还让我哦一路上吃杂草果腹。

    磨白是很记仇的,他一心认为温柔和桃李师姐肯定是有带干粮上路的,只是不愿意分点给自己罢了。所以啊,磨白心里对这件事情始终是无法释怀,心里总是时不时的警告自己。

    “怎么?你不害怕我们了?不害怕我们把你吃掉?”温柔见到磨白好像心情有些平复在。这才开玩笑的说着。

    这么奇葩的人,怎么又被我遇见上了?!不会真的是连修士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磨白摇头。旋即又点头,却始终是不语。

    “喂!你难道就知道女鬼啊妖怪什么的啊?”

    “对啊!小时候我奶奶经常给我讲女鬼的故事,所以我知道!至于妖怪也是后来在镇上听说书的讲过,只是有些不明觉厉罢了。”磨白一五一十的回答道。他害怕啊,他害怕温柔和桃李师姐要是稍微有些不高兴,就直接化为女鬼,把他吃掉。

    温柔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也难得继续跟磨白这个白痴说话。

    还是仙魔大陆土生土长的凡人,竟然连仙魔大陆上有修士的存在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呢?

    温柔和桃李师姐坐在一旁,距离磨白有些距离。温柔无语的说:“桃李师姐,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怎么这么倒霉,遇到的都是些奇葩之中的奇葩人物!”

    桃李师姐咯咯的笑了两声,“或许他曾经生活在避世的镇子,所以根本就对仙魔大陆的大趋势不明白。”

    “或许还真是避世的地方出来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连这些都不知道!这些可是连牙牙学语的小娃儿都知道的事情,行走江湖必备知识啊。”温柔这能够无奈的长长叹了一口气,旋即便只等待一会儿继续赶路。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女帝有旨:这个面〕〔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