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五十三章 巧合吗?
    温柔与温家的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除去温家人和温柔之外,想必外人也很难得之其中的辛秘。

    温柔若有所思的样子,让桃李师姐始终是不能够放心。

    温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对桃李师姐的这个问题做出任何的回答。

    我和温家有什么矛盾?

    温柔心里一丝苦笑,纵然和温家没有不死不休的仇恨,但是因为温芊的死,也断然不可能成为有好的一家人。

    既然温柔并不准备将这各种曲折的事情告诉自己,桃李师姐也只是略带无奈,也并不去过多的责怪。

    七彩、温萧两人和温柔、桃李师姐分道扬镳之后,七彩一直闷着走在温萧的身边,沉默不语。这一次他们舍弃了飞行,反而是以凡人的姿态行走在红尘阡陌。

    周围都是荒无人烟,偶尔有几只小鸟从头顶上方的蓝天上自由自在的飞跃而过。枯寂仿佛是这条路之中永远不会枯萎的颜色,装点着四周的一切。

    终究还是耐不住自己心里的疑问,七彩憋足着劲儿,问道:“公子!刚刚那是?”

    “……”温萧没有多这个问题做出相应的回答。

    温萧不给于回答,七彩抿着在嘴唇,只好作罢!但是表面上不再询问,可是内心世界里,却已经开始细细的猜想各种可能性。

    公子与刚刚的两名女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好像他们与公子有些熟悉,但是却又有些陌生!

    两人就这样一个沉默不语,一个抿着嘴唇苦苦思量,一路上都未曾再有过多的话语焦急,大概过去十分钟的时间,温萧忽然停下脚步,望着一直轻轻抿着嘴唇的七彩。温萧淡漠的声音轻轻的说道:“何必苦思!同门师妹!”

    “哦哦!”七彩点着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原来是公子的同门师妹,难怪公子会开口让他们一同离开,原来原因是同门师妹这个关系!

    七彩刚刚心里蒙上的阴霾立即因为温萧的简短回答,从而烟消云散。

    七彩冲着温萧淡淡一笑,心情很好、爽朗的说道:“公子,刚刚那名黑衣男修士与你关系不是很好,这是为什么呢?”

    温萧和黑衣男子认识,但是单看黑衣男子见到温萧时的表现,七彩可以非常肯定的说。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

    温萧看了一眼七彩,说:“你的问题还真多!”

    “这是因为七彩对公子的事情并不了解啊!七彩想要以后能够帮助公子,日子需要了解与公子不和的一些名单!”七彩眨巴眨巴眼睛。嘿嘿的笑着。

    除了她远在老家的姐姐,就属温萧她对在乎!想想,一朵仙魔大陆凶名传播的彩虹花纵使因为幻化为人影而实力有所受到影响,凭借她们的骄傲感也不可能跟着一名年轻修士,更何况还称呼对方为公子。

    “他不是你的对手。不会对你有所伤害!”温萧一直都是淡漠的,甚至就连多余的表情都不会过多的出现在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脸蛋上。

    “……”七彩点点头,旋即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的必要性。

    ……

    第二日,清晨。

    一缕阳光破晓而出,打破原本死气沉沉的黑衣,给予了一缕光明。

    “爹!娘!您们快瞧!”

    略带破旧的茅屋内。铁蛋神色着急的穿着破旧的已经有了三五个补丁的灰色衣裳,手里捏着一张白色的白纸,白色的纸上似乎还有这一团团乌黑的字迹儿。铁蛋快步小跑到内屋。

    老周嫂经过一夜的修正。整个人精神多了,也恢复平日里的生机勃勃。

    老周嫂正准备和老周两人一起打扫打扫因为昨日黑衣男修士在家门口为他们表演的一场法术好戏,清理现场的杂物。

    老周嫂听见铁蛋焦急又有些慌忙的声音,旋即停下手中正在火热进行的家务活儿,旋即视线投放到内屋门口。只见铁蛋满脸着急。飞快的打帘子便进屋。

    “被这么风风火火的,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周嫂不客气的指出铁蛋这一次焦急之中一路大呼小叫跑会来的样子。老周因为这母子俩的对话,连忙也停下自己手中正在忙碌的活儿,瞧着铁蛋,说:“清晨就如此,着实不该!”

    铁蛋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的去细听老周和老周嫂两人的细碎唠叨,旋即便将之中手中拽着的这张已经被他因为过去着急而揉捏的有些起褶子的白纸,递给老周。

    老周凝眉,从铁蛋手中接过这张已经皱皱巴巴的白纸,心想:大清晨的就一路大呼小叫,竟然就是因为一张白纸?这白纸上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老周带着一颗好奇的心,旋即将那张已经皱皱巴巴的白纸打开。

    白纸不算太大,在白纸上书写着一些娟秀的黑体字。

    老周虽然只是小村子里的普通百姓,但是却也好是识得字儿的。

    在这里不得不说,仙魔大陆之上,对于教育这个问题,可谓是非常非常重视,机会每一位生活在仙魔大陆之上的普通百姓都能够享受四年的低学费教学。

    四年的学习,看一些信,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老周凝眉,心里默默读着,白纸上的娟秀黑体字。

    抱歉,我们不告而别!实在是不想要离别时看到你们不舍的眼神。这些日子以来给你们一家增添了许多麻烦事情,就宛如今日老周嫂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事情是由我们而起,自然不能够连累老周你们一家。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只希望彼此能够安好,见与不见已经不再重要。

    小柔告别。

    很简短的几句话,老周却是突然变得沉默不已。一旁的老周嫂虽然未读这张白纸之中的内容,但是仅仅凭着老周的表情,便已经猜测到一二,“小柔他们是不是已经不告而别了?”

    老周沉寂片刻。方才娓娓道来,“是啊!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该分别的时候自然要分别!俺们始终与小柔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继续留在俺们家,俺们一家也只会是他们的拖累罢了。”

    老周嫂沉默的点点头。

    铁蛋虽然与温柔并没有过多的交集,平日里他白天都去了李梨花家里玩,那还有时间与温柔相处。

    只是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铁蛋心里此时此刻却还是非常的不舍得。眼睛内含着不舍的泪花,仰着头不让自己眼眶内的泪珠落下来,他说:“小柔姐姐他们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俺还想要向小柔姐姐讨教一些修行之法呢!俺也想要像小柔姐姐那样成为一名仙人。”

    这样俺就能够保护好爹和娘,还有梨花!

    这是后面。铁蛋想要说的话,只是他却选择了没有手出来。

    老周嫂踏步上前,安慰着铁蛋。道:“铁蛋别难过,有缘总会有再想见的那么一天!”

    老周嫂拍了拍铁蛋的肩膀,虽然铁蛋后面的那句话没有通过声音说出来,但是十月怀胎方才有了铁蛋,这母子之间的感应却是真是的存在着的。铁蛋地那些小心思。老周嫂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铁蛋不愿意直白的告诉他们,老周嫂索性也没有挑明。

    果然如温柔和桃李师姐所愿,自从他们离开之后,黑衣男子并未再出现在老周家的院子内,打扰他们原本就该过着的平静生活。只是铁蛋想要寻得修行之法。似乎已经刻画在心里,只是他没有天赋,根本就没有任何仙门肯收下他。这已经是多年前就已经确定的事情。温柔走了,也带走了铁蛋想要修仙的梦,但是要变强大,保护好爹、娘和梨花,这个心愿却并未停止。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温柔和桃李师姐离开的那一天开始。当你路过老周家院子附近地时候,总会听见院子内乒乒乓乓的习武声音。

    铁蛋他要用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强大。变得能够保护好自己的爹、娘,还有梨花。

    ……

    温柔和桃李师姐漫无目的的行走在红尘阡陌,虽然他们是跟随着温萧一同离开的,但是自从分道扬镳之后,温柔和桃李师姐便一路小心翼翼,唯恐黑衣男子会再次神出鬼没。

    对于黑衣男子的作风,温柔自然没有桃李师姐更加具有发言权,故此他们两人之中最为小心翼翼的,便是桃李师姐。

    一路上,已经行走三天的距离,早已经千里之外,可是一路的小心翼翼,却并没有让他们发现有关黑衣男子突然出现的蛛丝马迹。

    温柔终于皱着眉头,看着完完全全展现出什么样才叫做小心翼翼的桃李师姐,说:“师姐,我们这究竟是要防着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是个头啊?”

    我们总不至于一辈子都要这样过日子了吧?

    温柔一想到追杀自己的,可还有一位真正可怕的老不死,整个人头皮就会发麻,不知所以。如果没有桃李师姐同在,那温柔自然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大不了实在是打不过老不死的时候,甜甜在直接撕开空间遁走到彩虹花附近便可。可是眼下这个唯一的报保命手段,似乎已经成为摆设。

    在路途之中,温柔便已经趁着桃李师姐不注意的时候,和甜甜聊过。

    想要撕开空间直接遁走,可以!

    但是却没有办法带走桃李师姐因为甜甜能力有限,暂时做不到一次性能够带走这么多人。将桃李师姐放入储物袋内?!!似乎可行,只不过温柔的储物袋已经么有地方在存放进桃李师姐这么一个大活人,况且况且,储物袋内有些东西暂时还没有办法公诸于众。

    不是温柔不相信桃李师姐,而是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只会将对方也同时拉近可怕的环境之中。

    越是这样平静,温柔的内心世界内反而不得安宁。

    桃李师姐摇摇头,说:“虽然我也很想要不这样做,但是经过将近一年的被追杀逃亡之路之中,我才发现对于这名黑衣男子,我们绝对不能够小视。难道温师妹你忘记了,前几天。他不卑不亢的与温萧师兄对视时的场景了吗?”

    “这个问题我当然是注意到了,恐怕黑衣男子的实力也不差与他多少,只是我们这样一直神经紧绷着也不是办法。”

    在这样下去,黑衣男子都不用在追杀过来,桃李师姐和温柔就会直接精神萎缩。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师姐妹两人正在为此行的重中之重思考着前行发具体方针和应对方案时,整个荒芜的土地之中居然突兀的传来一声男子呼喊救命的声音。这声音明显已经有些声带受损,沙哑起来,虽然如此,但是声音内依旧还是透露着他的担忧。

    在这种荒芜人烟的荒地之中,平日里遇见一两个人影都是极为少见的事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谁无缘无故会在这里呐喊救命?

    温柔狠狠的拧着眉头,双眉之间被拧起的褶子已经可以夹死一只蜜蜂。“这里怎么会有人在呐喊救命?”

    太不寻常了,太不寻常了。

    桃李师姐和温柔原本就为被黑衣男子追杀的事情犯愁着,可是如今突如其来的呼救声,却让两人停下前进的脚步,不得已的观察着四周。

    桃李师姐的样子与温柔的样子所差无几。有过之而无不及。

    “谁知道!我们小心为上!”

    “该不会是黑衣男子在搞什么阴谋啊阳谋啊什么的吧?”实在是不太过放心黑衣男子。看看曾经的天之骄女桃李师姐,如今也会一路上紧皱着眉头,担忧着揣测别人的心思。

    “这个可能性倒是很有可能!”

    “那我们该怎么办?”温柔想要知道桃李师姐有什么好办法。

    “随机应变,以不变应万变!”桃李师姐会告诉你,我也不知道真的遇到他的时候,该怎么办吗?

    两人就这样提着心。吊着胆儿,一步一步的朝着前方刚刚那声已经有些沙哑的声音来源踏步而去。

    咳咳,不是温柔和桃李师姐非要去哪里凑热闹。如果有一个选择的机会给他们。他们也断然不会直接踏步而去。只是真的没有办法,这荒芜之地只有这么仅存的唯一一条道路可以通往其他稍微领近点儿的城镇,温柔和桃李师姐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前去。

    ……

    当声音越来越近,只见温柔和桃李师姐的眼睛内同时出现一个灰黑色衣袍的男子很奇葩的被压在地上,不能够动弹。再仔细瞧瞧。那个压着男子的“庞然大物”竟然就是前几日被黑衣男子直接翻手一挥,便掀飞的老周家屋顶。

    温柔和桃李师姐整个人都愣了愣。谁来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可怜的人该不会就这么被压在这里几天几夜了吧?

    灰黑色男子不停的让他已经沙哑的嗓子呼喊着救命,没有办法,再这样下去他就不止是嗓子沙哑了,就连他整个人都要直接去见阎王爷。

    温柔和桃李师姐此时此刻已经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灰黑色男子,出了神儿。

    灰黑色男子忽然发现了前方正好有两名女子正呆愣的望着自己,顿时感觉希望终于降临在她的身上,于是乎,他兴奋的扬起他最为自豪的笑容,喊道:“两位姑娘,可否救救我?”

    温柔和桃李师姐相视一眼,旋即不由分说的便上前,帮助那名灰黑色男子将整个身上的房顶给扶起。

    真的是被老周家的屋顶给砸伤的?不会这么巧合吧?

    温柔和桃李师姐整个人都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当然黑衣男子挥手一掀,自然是能够有这个能力将屋顶直接掀飞到千里的距离的。

    当压着灰黑色衣裳男子的屋顶被搬离之后,磨白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不少,带着自己已经快要成为残胳膊残腿儿的身体艰难的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因为他已经以这个姿势被屋顶压在冰冷的地上好几天的时间,故此当他起身的时候,整个人都狠狠的僵住了一会儿。

    全身的疼痛感不是说屋顶离开之后就能够有所好转,磨白没有旋即立刻拱手道谢,“多谢二位姑娘慷慨相救!在下磨白!”

    身上原本就疲惫,甚至是累的能够让一头牛给趴下,可是磨白并没有因此而怠慢了温柔和桃李师姐。

    温柔皱眉。笑道:“你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荒芜的地方?而且还被这个东西给压住了?”温柔指着地上已经被她和桃李师姐扔到一旁,已经看不出原本形状的屋顶。

    磨白狠狠的叹了叹气,方才回答道:“两位姑娘有所不知,这里是附近唯一一条能够通往其他乡镇的道路,在下只是想要去距离前面不远的小镇看望大姑,可是谁曾想到,正巧在半路上却被突如其来的莫名飞行物直接给砸伤之地。这东西可沉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

    “原来如此!”

    提起自己被莫名其妙的飞行物直接砸伤,磨白便是一肚子的怒气!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唉!只能够在下太过倒霉!你们说好端端的天空之中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飞出一个东西呢?恩?”磨白实在是无法想得清楚,现在全身都是伤痕。虽然不致命,但是也难免让人有些难受。

    温柔和桃李师姐只能够尴尬的笑了笑,毕竟这磨白口中所谓的莫名其妙的飞行物从天而降。还是自己轻言所见发生的事情。

    谁会想到这屋顶会不偏不倚的正巧击中磨白呢?!!!

    温柔同情的看了一眼磨白,意味深长的说:“你还真是够倒霉的!”

    “是啊是啊!不过上天终究还是对我很好的!能够将二位姑娘派来解救在下!”

    “……”

    “……”

    温柔和桃李师姐顿时无语,这人还真是能够想得开啊。

    温柔和桃李师姐见磨白并没有什么大碍,旋即便欲准备踏步离开。眼见着距离下一个村镇已经不远,温柔和桃李师姐可不想要再继续耽搁下去。如果一会儿黑衣男子真的追了过来。那可不太好办,至少不会有一名温萧主动帮助他们。

    正欲踏步离开,磨白立刻拉开话匣子,连忙说道:“既然在下与二位姑娘同路,不如路上结伴也好有个照应不是吗?况且刚刚二位姑娘救了在下,还未能够有机会好生谢过。”

    原本这荒芜人烟的地方就只有一条道路。怎么能够不同路呢!还真是能够胡乱瞎扯的。

    温柔耸耸肩,没有丝毫给磨白颜色,直接拒绝道:“谢谢就不用了。这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公子不必挂在心上!至于同路一说,我觉得呢,公子还是因该好好的休息休息,将在原地将伤势养一养。方才启程!要不然啊,就是耽误了别人也耽误了自己。”

    温柔和桃李师姐需要一个凡人的相互照应吗?当然是不需要地。更何况,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人都是被追杀的主,谁知道眼前这个人会不会是追杀他们的人之中安排上演的好戏呢。

    温柔倒是不害怕黑衣男子追杀过来,毕竟同为天人镜,如果加上甜甜胜算不是没有。反而是老不死让她更为担忧,如今唯一的一条后路等同于被掐断,如果一旦与老不死正面交锋,温柔一点把握都没有。

    一个只有天人镜初期实力的小修士想要对抗一名已经修炼千年的老修士,你觉得胜算大吗?纵使那名千年老修士已经有很深的内伤,影响了他的修为,但是这也不足以说明,温柔可以高枕无忧。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温柔只能够万分小心。自己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怎么能够轻易的死去!!!

    温柔此话一出,磨白立刻黑着一张脸,不爽的说道:“姑娘这是以为救了在下,就可以随便的瞧不起人了吗?在下感谢两位姑娘刚刚的救命之恩,想要报答,你们却是如此态度,真是让人心寒!”

    磨白一脸愤怒,温柔直接送给了他一记白眼。

    是我们救了你,你还愤怒什么呢?!!!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娇妻狠大牌:别闹〕〔傲娇邪帝:绝宠爆〕〔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总裁爹地霸道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