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五十二章 遇
    那会是什么样的修为?或者是什么秘宝?才能够让瓢泼的雨水打湿不了衣衫?

    黑衣男子站在瓢泼大雨之中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双眸凌厉的望着老周家,嘴角似有似无的笑容绽放开来。

    然而,原本空荡荡地梅花树下,只有他一个人孤世而立,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团黑的跟锅底儿似的雾团突然出现在黑衣男子身旁。

    那团雾团儿从骤然之间变成一名驮着背地黑衣人,因为他整个人都被黑衣给包裹住,只留下眼睛和嘴巴,所以看不清楚究竟是男还是女子。

    黑衣人非常恭敬的对双手抱胸的黑衣男子行了礼,旋即在说道:“少主,有何吩咐?”

    黑衣男子凌厉的目光不曾因此从老周家抽回半刻,声音非常冷淡的说:“查一查,少夫人究竟是被谁杀害的!!”

    黑衣人明显有些震惊黑衣男子的这个吩咐,但是这种震惊却也只是疑惑了片刻罢了,旋即他恢复正常,恭敬的说道:“敬遵少主之命!”

    黑衣人旋即立即变成一团黑雾,旋即从黑衣男子身边消失不见。

    黑衣人离开后,黑衣男子站在似瓢泼大雨之中一下会儿,旋即便也悄然离去。

    ……

    老周家,老周嫂经过短暂的休息,已经差不多开始好转起来,至少已经不再如同刚开始那般呆滞的情况。老周和铁蛋父子俩一直在老周嫂身边陪伴,不离不弃,悉心照料。温柔和桃李师姐只能够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幕。

    桃李师姐心里觉得甚是抱歉,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是因为自己。是自己被追杀,所以方才牵连了老周嫂一家。温柔细心的轻轻拍了拍桃李师姐的肩膀,想要安慰她。

    不能够在继续留在老周家。给他们增添更多的麻烦。

    这是桃李师姐和温柔此时此刻共同的想法,也的的确确,不能够再继续让他们有收到伤害的风险。

    老周和铁蛋在内屋继续照看着老周嫂,温柔和桃李师姐也不便久留,只好暂时打帘子,退出内屋。

    刚刚踏步离开内屋没有多远,桃李师姐紧紧拧着眉头,便说:“温师妹,我看我们还是快些离开此地吧!”

    温柔点头,同意道:“也的确是该离开的时候!也不知道想要追杀我的人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继续就留下去恐怕只会给老周一家带来无边无际的麻烦。只是,桃李师姐你也看到了,老周他根本就不会同意我们离开的?!!”

    “我们便不告而别吧!相信老周一家会明白我们的苦衷!只是希望他们不要伤害无辜。”

    桃李师姐可不敢保证黑衣男子什么时候会突然变卦。直接突袭而来。要知道就算现在身边有了已经踏入天人镜的温柔,桃李师姐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两人联手能够胜过那位奇葩的黑衣男子,更何况,温柔也是一路被追杀,谁知道会不会突然逆袭而来。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师姐妹俩倒是出奇的一致,被人追杀而逃。

    桃李师姐忽然想起久违的“仙真门”来,旋即便问道:“温师妹不如我们回仙门吧!至少在仙门内我们能够暂时安全些,说不定方师兄也已经过去,正好我们三个可以好好的切磋切磋!”

    温柔顿时尴尬了起来,好些桃李师姐醒来已经有些时间。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将方天翼的事情告诉给她。

    “天翼师兄他不在仙门,他和红绸去了不死山脉,前些日子我刚遇见过他们。”

    “不死山脉?!!他们去不死山脉作甚?”桃李师姐微微有些紧张。不死山脉的凶名可是赫赫有名,以他们的实力前去不死山脉恐怕九死一生,怎么能够让人不担忧呢。

    温柔尴尬的扰了扰头,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桃李师姐,是自己建议方天翼和红绸去不死山脉寻找梦里花的。

    如果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给了桃李师姐。恐怕桃李师姐便会一直追问梦里花的事情究竟是从何得知的,温柔可不想要一直胡编乱造。也只好不说。

    “天翼师兄和红绸去不死山脉自然是有他们自己的重要事情,桃李师姐你就放心好了,或许这会是他们的一次机缘呢?”

    桃李师姐再怎么担忧也已经无济于事,只好用一声叹息来表达出自己的担忧之情。

    天翼师兄你怎么冒险去了不死山脉呢?难道你就不知道不死山脉危险重重,是仙魔大陆之中少有的几处凶地吗?

    若是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不不不,绝对不会的,天翼师兄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两人商量了好一会儿,却始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但是离开老周家却已经是必然的事情。

    ……

    瓢泼大雨刚歇,空气之中还有一股泥土和梅花的芬香,湿润的泥土踩在上面软软的,险些陷了进去。桃李师姐和温柔在黑衣之中告别老周家,两人结伴而去。

    绝对不能够伤害老周家,让老周一家因为我们而冒险!

    这是温柔和桃李师姐共同的意思。

    “大半夜的两位这是要跑去哪里啊?”

    温柔和桃李师姐刚刚离开老周家的院子,正准备直接飞跃而去,却没有想到黑衣男子双手抱胸,目光凌厉的上下打量起自己,嘴角似有似无的笑容依旧绽放。

    这个人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出现的?

    温柔瞪着黑衣男子,有些恼怒,“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大半夜的这样神出鬼没,你想要吓死人啊!!!”

    黑衣男子笑道:“我这不是很在抓捕逃犯嘛!不神出鬼没怎么行!”

    逃犯?我和桃李师姐什么时候成为了你的逃犯了?!

    温柔觉得莫名其妙,开始有些同情桃李师姐这将近一年的遭遇。自己被老不死追杀,好歹有五个多月的时间都是在彩虹花的保护之中安然无事的渡过的,可是桃李师姐就不同了,直接被这种奇葩的人作弄,追杀。

    “啊——”

    三人僵持着,大眼瞪着小眼儿。可是却突然从天空之中传来一声惨叫声。甚至惨烈。

    三人不由自主的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温柔眉头紧紧皱起,心想:“该不会是老不死的追杀过来了吧?我不会是这么倒霉吧?在这个时候遇上老不死追杀过来!”

    温柔心里想着,右手已经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上,随时准备将甜甜从储物袋之中放出,撕开虚空遁走。黑衣男子到没有给温柔这么大的危机感,反而是老不死,就算是三个自己加上恐怕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那可是存在了千年的家伙,实力不可以用一般的想法来预估计的。

    最差的结果就是老不死追杀而来,温柔在这个时候倒是忽然释然了许多。黑衣男子纵使再强,他能够有老不死强悍吗?被老不死追杀本年之久。我都还能够平安无事的活到现在,现在遇上你这么一个难缠又奇葩的,又能够差到哪里去。

    呃……好像不对!刚刚的声音不像是老不死该用的。倒是像一名女子的声音。

    忽然,温柔好像意识到了这个最最最为重要的问题。

    突然出现的意识,让温柔也更加的认识到,原来在自己心里是如此担忧老不死的忽然出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自信满满。

    咚!

    从天而将一道光芒。直接落在距离三人不远的梅花林内。

    温柔皱了皱眉头:这梅花林还真是个奇妙的地方啊!无论是谁从天而降都会直接落在梅花林内。

    温柔和桃李师姐没有闲情逸致去看看那倒霉的从天而降的人究竟是那位倒霉蛋,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离开这里,当然最好当然是能够摆脱黑衣男子。

    不过与温柔和桃李师姐的没兴趣儿,黑衣男子反倒是颇为有兴致。剑眉一挑,贼兮兮的笑了起来,“两位难道就不想要看看是谁从天而将?说不定是你们的朋友或者师姐妹的也有可能的!”

    桃李师姐默不作声。难得去理会。

    在“仙真门”与桃李师姐交好的人之中,就只有温柔和方天翼两人。落在梅花林内的是方天翼?绝对不可能的,什么时候方天翼还会发出女声了?至于温柔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人都还在身旁。

    温柔耸耸肩,无所谓的说:“这等艳福还是让给你吧!说不定那位姑娘见到你,顿时芳心相许,便决意嫁你为妻,那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去吧去吧!我们是不会拖累你的。保证绝对不认识你。”

    黑衣男子笑了笑,旋即很奇怪的没有反驳温柔的话。倒是很听话的听从了温柔的建议,一个人独自踏入朝着梅花林而去。

    夜色宛如泼墨,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

    方才踏步不远的距离,黑衣男子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再也无法寻迹。

    “桃李师姐我们要不要现在就离开?”

    如果说现在想要立即离开,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因为此时此刻黑衣男子已经独自踏步去了梅花林。

    桃李师姐点头,应道:“当然!快走!”

    黑衣男子出现必定会阻碍温柔和桃李师姐离开此地的步伐,谁知道黑衣男子究竟在想些什么,说不定回迁怒老周一家,那样实在是温柔和桃李师姐不想要看到的。故此,温柔和桃李师姐只能够抓紧宝贵的时间,溜之大吉。

    “咳咳咳!”

    刚刚才踏步离开不到十步的距离,黑衣男子突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再次出现在温柔和桃李师姐正要前行的道路上。他带着充满着玩味儿的笑容,双手抱胸,注视着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

    温柔直接毫不留情的送给黑衣男子一记白眼。速度还真是够快的,这么快就能够追到我们!!!

    温柔真不知道,黑漆漆的就连身影都无法瞧清楚,他是怎么精准的发现了自己踪迹的。

    就感觉着运气是不是也忒背了点儿?走两步就能够遇上这像是神经有点不正常地黑衣男子。

    温柔瞪着黑衣男子,怒道:“你不是去梅花林瞧刚刚从天而降的姑娘,好随时准备英雄救美吗?怎么忽然就跑回来了!”

    黑衣男子笑道:“这不是害怕你们俩师姐妹逃走嘛!”

    黑衣男子正带着玩味儿的看着温柔和桃李师姐,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看着自己故意放走的猎物一样。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也就在这个时候,黑衣男子身后,七彩略带狼狈的出现。

    七彩脸上的笑容很干净,不带着一点杂质,她很尴尬的扰了扰她七彩色的长发,在黑衣男子身后,柔声道:“谢谢你刚刚救我!”

    黑衣男子转过身躯,瞧见七彩干净的笑容和满脸的尴尬,有些愣住。

    这是刚刚在梅花林随意救起的女子?

    七彩最为引人注目的不是她干净却又美丽的面庞,而是她那七彩色的长发。看上去很是奇异,有些特别。

    温柔和桃李师姐也愣住了,原本只是随便说说。可谁知道还真的是一位漂亮的国色生香的姑娘落难。

    七彩觉得甚至尴尬,被三个人这样盯着,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咳咳”温柔轻咳两声,嘿嘿的笑了起来,“没有!绝对的没有!”

    七彩的目光放在温柔的身上。愣住。

    这不是在家乡时的那位姑娘吗?呵呵,果然是因为天罚而照成了一些缘分,今日又与之遇见。

    温柔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想到,眼前站在她面前一脸干净笑容的女子,便是当日的那多救过她性命的彩虹花。

    七彩很快就恢复正常,继续说道:“谢谢你刚刚救了我!”

    黑衣男子无所谓的耸耸肩。“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必客气!”

    “七彩!”

    忽然一声淡漠的有些疏离的男子声音在七彩的身后传来,

    只见七彩脸上的笑容更加绽放的灿烂无比。她笑容满面的转过身去,望着淡漠声音的来源处,笑道:“公子,我在这儿呢!”

    这声音为什么觉得那么熟悉呢?这是温柔的第一感觉。她觉得刚刚那虽然只有两个字的淡漠声音很熟悉,很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该是在哪里见到过呢?

    温柔想要从脑海内抽出有关于这声音主人的一点点信息。可是却荡然无存,一点线索都没有。

    只是一点熟悉感吗?

    大概只有一秒钟的时间,温笑一袭白衣道袍,面容淡漠、颇具仙风道骨般的忽然出现在七彩身边。

    七彩瞧见温萧来了,笑容更加的甜蜜,“公子!”

    和七彩可爱、甜蜜的笑容截然相反的是温萧面无表情,淡漠的面容。他说:“不许乱跑,小心出事!”

    七彩立刻收起笑容,非常非常认真的回答道:“是!公子!”

    温柔和桃李师姐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桃李师姐想到:怎么会是温萧师兄?他旁边的那个女孩是谁?公子?难道是婢女?

    温柔心想道:大少爷!!!居然会是大少爷!!

    如果没有温萧的存在,温柔是不可能顺利进入“仙真门”成为一名外门弟子的,对于这一点温柔心中一直都记挂着。

    大少爷是自己的恩人。

    在场的不仅仅是温柔和桃李师姐两个人愣住了,就连黑衣男子也突然在见到温萧出现的那一刹那,愣在了原地。

    愣住,只是片刻的、暂时的。黑衣男子怎么可能允许自己一直愣在原地像个傻瓜。

    黑衣男子的目光突然变得更加的凌厉,咄咄逼人的说:“温萧——原来她是你温萧的婢女!若是早知道,就不该去梅花林!“

    “她不是婢女!”温萧依旧淡漠的到了极致。

    是不是婢女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你温萧的人。

    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

    七彩是个聪明的人,一眼便看出了端倪,也不多说话,只是站在温萧的身边。

    黑衣男子似乎很讨厌温萧,眼里有种嫌弃的感觉。

    温萧淡漠的不削与之继续谈话,旋即便转身准备离开。

    黑衣男子不语,静静地注视着温萧的离开。

    七彩倒是可爱。紧紧跟随着温萧,寸步不离。

    忽然温萧停住自己正在前进的脚步,背对着黑衣男子和温柔、桃李师姐,说:“你们还不走?”

    “呃……”

    “……”

    温柔和桃李师姐俩相视的看了看对方:好像是在跟我们说话,对吧?

    温萧已经连续几年时间登顶仙魔大陆年轻一代实力排行榜第一位,有温萧在,温柔和桃李师姐倒是不用担心被黑衣男子阻碍。既然离开的机会就在眼前,温柔和桃李师姐自然不会放过,立刻抓紧时间,立刻跟了上去。

    黑衣男子表现的很平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待温柔、桃李师姐、温萧还有七彩四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内之后,黑衣男子方才悠悠的开口,自言自语道:“原来你们认识!温萧等着瞧好了!我定会雪耻!”

    黑衣男子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眼神内闪烁着坚定,永不言败的气魄。

    ……

    温萧也不说话,更不会问温柔和桃李师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一个人背负着双手,行走在红尘阡陌之上。在他身后。七彩一身七彩羽衣,面无表情的紧紧跟随着。

    气氛好些尴尬,温柔和桃李师姐并肩走在温萧和七彩的身后,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相视的望了望对方,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倒是这个时候,七彩忽然开口说道:“公子!谢谢你来寻七彩!七彩真的很高兴!”

    “你已经知道你为什么会忽然跌落了吗?”

    七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是却停顿了一会儿,方才说:“知道!公子想要提醒七彩的,七彩都已经铭记!”

    公子!你真好!

    七彩的脑海内忽然浮现出自己在跌落之前的画面来。

    原本打算直接回到逍遥帝国龙兴省的温家。但是却因为老不死在其身后密切注意的缘由,温萧为了保证温家不会遇到任何的危险飞,方才绝对绕开温家的领地。两人一路飞行,却没有想到,七彩忽然整个人脸色惨白。胸口一疼,便直接宛如受伤的小鸟。直线坠落下去。

    为什么七彩会突然胸口一疼,便坠落了下去?

    七彩的神色之间因为这个问题,有些不太自然。

    温柔和桃李师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听不懂这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那个!多谢温萧师兄刚刚的帮忙!”别人好歹也帮助了自己,总不可能一句谢谢都没有,桃李师姐突然幽幽开口道。

    “……”温萧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给了桃李直接轻轻的一个点头罢了。

    温萧在“仙真门”内淡漠是出了名儿的,他可是“仙真门”弟子之中的宝贝,谁都想要一睹仙姿。桃李师姐虽然与温萧同属“仙真门”真传弟子行列,但是却并未与之有过交集。

    对于温萧的帮助,桃李师姐自然是感谢在心。

    温柔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对自己的帮助,又岂会是一句谢谢就能够表达的。

    “谢谢你!大少爷!”虽然不能够表达,但是温柔还是给温萧道了谢。

    温萧点点头,停顿片刻,说:“有时间回去看看。”

    回去?回温家?!!

    温柔自然明白温萧话中的意思,只是突然提起回温家,温柔便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己已经离开温家多少年了,在这期间却从未归去过。

    温柔说不出来,自己对温家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回去。

    或许是逃避吧!哪里曾经是她跟温芊最后相处的地方,况且,如果不是温家,温芊也不会死。

    温芊的这个心结,温柔暂时还无法解除掉。

    温柔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并未说些什么。

    “你们去做你们的事情吧!”温萧忽然直接下达逐客令。

    ……

    和温萧、七彩分道扬镳之后,温柔便一直沉默不语,桃李师姐虽然知道温柔与温家的关系,但是却不知道各种辛秘。

    她瞧着温柔沉默的脸,问道:“你和温家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女帝有旨:这个面〕〔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