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四十六章 洗髓
    温柔看见,阔别将近半年,此时此刻老周嫂正害怕的拉着老周的胳膊,两个人正小心翼翼的朝着院子走来。

    真的是他们!

    温柔没有想到还能够见到老周和老周嫂,不过很快,心里便有了疑问,他们回来这是要做什么?没有带包袱,就连铁蛋也没有跟随在身边,这样小心翼翼的回来,不可能是想要搬回来住啊?

    带着疑问,温柔旋即朝着老周和老周嫂踏步而去。

    “当家的,真的没有危险吗?”老周嫂心里害怕极了。

    夫妻俩个躲在暗处,朝着自己家观察着现在的环境。

    “一路上你已经过了七百六十一次这个问题了!你看俺们现在不是一直活的好好的,没有危险吗?”老周实在是心里满满的佩服。

    “俺这不是害怕吗?虽然都过去将近半年了,但是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危险啊!那可是仙人耶!翻手就能够秒杀俺们大家的存在!”

    老周没有说话,就算是自己一直安慰着,恐怕也不行,只能够快些回去,将事情办好,然后离开这里,这样才能够让她闭嘴。

    “老周、老周嫂,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温柔从其他地方绕道老周和老周嫂的身后,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想要回到自己家,也要这样探查,便问道。

    “啊——”老周嫂惊悚的尖叫一声,神情很慌张。

    老周身为男人到是没有老周嫂那么夸张,但是心里也着实的被吓得够呛。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那凶神恶煞的仙人都过去将近半年了还没有离开村子?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躲不过了。

    已经被发现了,就去正面面对吧!

    老周和老周嫂转身直视而去,可是下一刻却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一动都不动了。

    噢!这不会是在做梦吧?这梦怎么会这么真实?就好像真实的发生这一样!

    老周嫂呆滞着一张脸,用力摇了摇老周的胳膊,呆板的说:“当家的。俺是不是做梦了!怎么会看见小柔姑娘。呃—不对,是小柔仙子?”

    老周如果说刚刚还在强作镇定,因为他是男人,是老周嫂的丈夫的话,那现在老周已经完全淡定不起来了。

    这也太玄幻了一点吧?小柔仙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周和老周嫂一家一直都以为温柔已经身死道消了,谁曾想到今日还能够再见。

    “因该、因该是梦吧!小柔仙子不是早在半年就死了吗!!”

    “呃……”

    温柔一脸汗颜,我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死了?这种事情老周你也知道?

    温柔旋即将这些抛之脑后,嘿嘿一笑:说:“老周、老周嫂,真的是我小柔!我没死!你们别胡思乱想了。”

    老周和老周嫂相视一眼,互相用眼神传递信息:

    “当家的。你觉得呢?是不是在做梦?”

    “因该不是梦吧?做梦哪里这么真实!”

    “那是真的小柔仙子回来了?她没死?”

    “呃——这个、那个,因该、或许吧!”

    “真的是小柔?真的是小柔?”

    “……”

    温柔面带笑容,等待着老周和老周嫂能够相信。他们此时此刻眼前所见的都是真实的。

    老周嫂半信半疑,“你真的是小柔仙子?”

    “如假包换!老周嫂,我可是还穿过你的衣服呢!这你总记得吧?”

    “呀!真的是小柔仙子啊!”温柔此话一出,老周嫂立刻眉开眼笑,立刻放开老周的胳膊。旋即上前拉住温柔的胳膊。眼神看着温柔,笑容灿烂,“这件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你果然就是小柔仙子,你果然没死!”

    温柔笑。

    老周也相信了。旋即问道:“小柔仙子你怎么会在村子里的?”

    “老周、老周嫂你们就别叫我小柔仙子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小柔便可!我这也是刚刚回到村子没几日,却不想今日却遇见了老周你们。对了,你们这是突然回来做什么啊?”

    “俺和当家的,就想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快要大半年了,因该也没什么危险了,故此就回来看看。顺便将那些当初没有带走的东西一并带走。”老周嫂倒是爽快,也不再直接生疏的称呼温柔为小柔仙子了。

    “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以后老周你和老周嫂没事儿就别再来这里了,说不定那天就遇上那人了!”温柔嘱咐道。

    老周连连点头,“知道知道!今天把东西拿回去之后,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

    老周和老周嫂眼里都有一股悲凉的色彩,这是他们一辈子的家,可是老了却要被迫搬出去,还没有办法再回来,实在是心里有些不舍得。

    ……

    当老周和老周嫂从家里拿出他们这次冒险归来的目的之后,温柔大跌眼镜。冒着生命危险回来,就是为了拿这个东西?

    只见眼前被老周和老周嫂两人各自怀抱着的是两大坛子的酒。

    呃——对的,没错,是酒!

    敢情这对夫妻冒着生命的危险从回村子里,就是为了带着这两坛子酒离开?

    温柔实在是被汗颜到了,究竟是酒重要还是生命比较重要啊?!!!!

    温柔看着老周和老周嫂怀抱着自己的两大坛子酒,那满脸的幸福感,顿时不解的问道:“老周你们冒死回来就是为了带这两坛子酒离开的吗?”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一点?

    酒比性命还重要?

    老周憨厚的嘿嘿一笑,说:“小柔你可不知道,这可是俺们祖上传下来的珍藏老酒,据说可以洗髓的!嘿嘿,你说俺们能够丢弃它吗?当初还不是因为太冲忙,没有办法去地窖内将之挖掘出来,还好还好,它买有丢!”

    老周嫂连忙附和着说:“是啊是啊!这可是好东西!”

    这酒有洗髓的作用?

    温柔半信半疑的。毕竟这村子能够引来老不死的灭杀,就足够证明这个村子曾经的不简单,所以有酒能够有洗髓的作用,还是极为有可能的。

    老周和老周嫂这一次冒险归来的目的已经搞定,此地自然也不是久留之地。

    老周抱着酒坛子,说:“既然小柔你说这村子不安全,那你也就别留在村子里了,跟我们回去吧!回去让铁蛋他娘给你煮碗这宝贝酒来尝尝!”

    “好,就听老周的!”温柔没有拒绝。待在村子里的的确确不是长久之计,恐怕用不了多久老不死就能够找到这里来。眼下跟着老周回去到也是一件好事。

    大隐隐于市!

    那些普通凡人所居住的地方环境复杂。或许还真的能够避开老不死的追击。

    ……

    梅花镇,距离原来村子足足有一千里,距离“仙真门”相对的要比原来的村子远些。

    自从老不死突然之间要血洗整个村子之后。老周和老周嫂便逃离村子,一路搬到了如今的梅花镇。原来村子里的人大多数都各奔东西,极少有的待在了一个村子。如今的梅花镇,也就只有老周家和老李家。

    梅花镇面积略显小人口又众多,因为这里距离“仙真门”也不算是太远。常年都有不少想要进入“仙真门”的修士,在梅花镇短暂停留,所以此梅花镇虽然地少,但是却也有些富足。

    梅花镇里遍地是梅花,此乃梅花镇名字的由来。

    此时此刻的季节,梅花镇内的遍地梅花已经争相开放。绽放出自己最为美丽的刹那。

    一路绕过羊肠大笑道,温柔跟随着老周和老周嫂来到一处满院子都是争相开放的梅花,透过梅花看过去。房子虽然不大,略显破旧,但是却是老周家一家的温暖之处。

    屋子里光线倒是足够,只有简单的案几和椅子,生火所有的灶台和炊具。其他的都未曾瞧见。

    老周嫂欢欢喜喜的将两个酒坛子搬进内屋,旋即说道:“小柔啊。你等着,俺马上给你煮碗俺家这好酒给你尝尝!”

    “老周嫂既然你家这酒能够洗髓,为何不给铁蛋喝点呢?这样他就能够修行了啊?”

    如果你家有能够让你光耀门楣的东西,你会将它收起来,不用吗?

    这点让温柔想不明白。

    老周嫂淳朴的忙活着生火,准备给温柔煮点好酒,但是却依旧没有忘记回答温柔的问题,“嘿嘿!俺们曾经也这样想过啊!但是祖上规定了不许给自己家人喝。没有办法,俺们也不能够忤逆祖上的规定啊!”

    老周从院子内绕了一圈,旋即又踏过门槛,念念叨叨的走到案几旁坐下,“出门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让铁蛋好生看家,结果现在又不见了人影!”

    说着老周心里便是气。

    老周嫂煮酒很快,一碗带着浓郁酒香的酒,很快便已经放在案几上,热乎乎的白烟冒出,酒香浓郁的让人有种想要吃的感觉。

    “小柔啊你赶紧趁着热乎着吃吧!这酒可是好东西啊!”

    温柔仰起头来,微笑感谢,“多谢老周嫂你。”

    温柔也不客气,说完道谢的话,旋即便双手捧起大碗,咕噜咕噜的将一碗酒全部吃了进肚子。一股浓烈的酒香味道还在唇齿之间徘徊、散发着它独特的魅力。

    白酒刚刚下肚,一股热流便从喉咙的地方开始漫漫散发开来,温柔细心的感觉着这酒在身体内所散发的感觉。

    热流越来越强悍,温柔觉得自己整个五脏六腑都好像是被火烧着一样,难受极了。

    刚开始温柔只是小脸涨红,但是很快的,她的露出来的手掌、耳朵、脖子都开始便的涨红,温柔的神情也开始难受起来。

    一旁还在担忧着铁蛋的老周,忽然之间发现了温柔的变化,旋即着急的连忙,叫道:“小柔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啊?”

    老周的声音很着急,看着温柔难受的样子和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苹果的脸,就更加着急起来。

    老周嫂听见老周着急的声音,旋即立刻冲了过来,瞧见温柔的摸样。旋即望着老周,不解的说:“当家的,小柔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刚刚吃了一碗酒就变成这样子了?”

    老周和老周嫂一直都将这祖上传下来能够洗髓的酒给珍藏着,从未喝过,自然也不知道喝了这酒会发生什么事情。

    温柔感觉自己浑身都很难受,从口腔、喉咙到五脏六腑,她都难受。感觉就像是火烧似的,分外难受。

    温柔不敢说话,也说不出话来。

    老周嫂担忧着,“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总不能够看着小柔这么难受吧?”

    老周忽然之间却冷静了下来。挥了挥手,示意让老周嫂现在闭嘴,“这恐怕就是祖上所说的洗髓吧?!!俺们俩先等等再说!”

    ……

    温柔整个人都在备受煎熬。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下油锅被炸一样,不仅仅是五脏六腑痛苦,就连她的身体每个细胞都是难受的像是被油炸。

    很快,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的落下,源源不断。

    老周和老周嫂看着温柔这么痛苦的摸样。都快要担心死了。

    还好还好!俺们有听祖上的叮嘱,没有给俺们家铁蛋酒喝,要不然铁蛋也要受这样的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在这一个时辰之中,温柔每一分钟每一秒都下像是被放在油锅内被油炸,而且是全身每个细胞都是在被油炸。

    渐渐地。温柔的身上开始浮现出一些黑色的杂质,越来越多。

    老周瞧见黑色的杂质,旋即有些松了口气。说:“洗髓看来已经成功了!”

    ……

    这种被油炸的感觉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方才结束,当温柔不再感觉到这种痛苦的感觉之后,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生轻松不过如此!

    温柔整个人现在已经成为了泥人,整件白衣都变成了黑色,这就是洗髓之后身体内所排除来的杂质。

    温柔看着如今已经是天人镜的自己。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杂质,实在是有些汗颜。

    “你还真是好运!这样也能够遇到这种宝贝。让你深层次的洗髓!”“墨”的声音居然悠悠而来,倒是有些出乎温柔的意料之外。

    “这个过程也够让人难受的!”

    的的确确的,在洗髓的三个时辰之中,温柔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被油炸,那种感觉让人痛不欲生。

    “你就知足吧!如果不是那妇人特意给你煮了煮这洗髓酒,根本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效果!当然,没有煮过的洗髓酒自然痛苦也就没有这么多。”“墨”直接白了一眼温柔,这可谓是因祸得福。

    “……”

    原来这洗髓酒被煮过之后,效果会更好,但是所需要承受的痛苦却更加的恐怖。

    ……

    温柔从新从储物袋之中取一件干净的白衣换上之后,旋即又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一个白色毫无杂质的玉瓶。

    院子之中,老周嫂在忙着给老周做新衣裳,老周则是在院子里给梅花施肥。

    温柔踏步而出,瞧见正在做新衣裳的老周嫂,旋即便踏步而去。

    老周嫂瞧见是温柔前来,连忙放下自己手中的针线活儿,说:“小柔啊!现在还觉得不舒服吗?”

    温柔摇头,“倒是要多谢老周嫂你们的酒了,让我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不就是一碗酒嘛!”

    温柔将自己刚刚从储物袋内取出来的白色毫无杂质的玉瓶放入老周嫂的手中,说:“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送给你们的,这玉瓶内还有六颗延年益寿的丹药,你和老周还有铁蛋就收下来,好好的调理一下身子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老周嫂还是接受了温柔的好意,知道如果不收下的话,温柔恐怕也会过意不去。

    ……

    “爹娘,你们可回来了!!!”

    铁蛋手里握着一束梅花,或许是因为大跑过所以脸上红扑扑的,还喘着粗气。铁蛋站在院子门口,望着老周和老周嫂,笑呵呵的说。

    老周放下手中的锄头,瞪着铁蛋。骂道:“你这又是跑去找老李家的梨花去了是吧?临走时跟你说的什么?”

    铁蛋弱弱的回答:“好好看家!”

    “那你呢?一天到晚就知道去找老李家的梨花玩去!看你就快要连自己的家都找不到了。”老周火气够大的,吼着嗓门直接吓得铁蛋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够站在原地,静候教训。

    “老周你就别骂铁蛋了。”温柔连忙帮着劝说。

    “哼!”

    ……

    在梅花镇的日子过得倒是清闲,甜甜也被温柔收进了储物袋内,当然趁着老周一家全部都熟睡的时候,温柔还是以防万一的让甜甜在老周家院子内刻画上了阵纹,以便不时之需。

    在梅花镇的短短三天时间内,温柔已经先后吃了两碗洗髓酒,每一次都是痛苦不堪的一番经历。当然这都是温柔自己要求给煮过再吃的,谁让“墨”说,煮过的洗髓酒效果更好呢。

    连续两次的洗髓酒。让温柔体内的杂质越来越少。

    原本老周嫂还想要再给温柔煮一碗洗髓酒的,可是却被温柔硬生生的给拒绝。毕竟这种东西老周家也只有两坛子,给自己两碗吃,已经很好,温柔很满足。不能够再奢望更多。

    再说,连续两次的洗髓酒,其实还有很多残余的药力并未被吸收,温柔暂时也的的确确的不需要再喝洗髓酒来帮助自己。

    ……

    另一边,温萧和七彩一路朝着逍遥帝国龙兴省的位置飞去,可是眼见着就要步入逍遥帝国领土的时候。温萧却突然停住了。

    七彩不解的望着温萧,“公子为何突然停下了?”

    “七彩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那前辈想要收我们为徒却又突然走掉了!”温萧神情淡漠,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这个……公子疑惑的很有道理!按照道理他突然离开很不因该。”七彩点头同意温萧的见解。

    “我们暂时不回去了。不知道七彩可有兴趣跟随着我,去四处看看这外面的世界?”温萧突然做出了决定。

    既然前辈不因该、也没有理由会这样突然离开,放弃了收他们俩为徒的想法,那恐怕就会有后续的事情。而且温萧能够确定这个后续的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他现在不能够回到温家去。

    温萧身为温家家主温厉的长子。是断然不想要给家族带来任何的麻烦,更何况这个人。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

    七彩甜甜的笑了起来,很认真的说:“不管公子要去何处,七彩都陪着公子!”

    只要公子你不嫌弃七彩,七彩定愿你陪你万水千山,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只是,公子你可曾懂得七彩的心思?

    “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那位前辈究竟想要做什么!”

    温萧异于常人,他在距离逍遥帝国领土最接近的时候,本能的发现了端倪,并且果断的做出了判断与选择。

    温萧带着七彩旋即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继续飞行,远离了逍遥帝国的领土。

    莫名的危险绝对不能够带给家族,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不好对付的类型。

    温萧和七彩走后大约十分钟,老不死的身影便奇妙的出现在刚刚温萧所待的地方。他望着温萧和七彩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道:“这两个小娃子究竟是那个门派的?怎么飞行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到?该不会是察觉到了什么吧?不可能、不可能,本座的追踪这么容易就能够被两个小娃子给察觉到的吗!”

    老不死对自己的实力还是蛮有信心的,至少在温萧和七彩这两个年轻小娃的面前,这点自信是绝对的。

    不过凡事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似乎老不死已经忘记了他的实力现在已经不再是巅峰状态,而且七彩也并非普通的小女娃子,那可是仙魔大陆凶名远播的彩虹花所化的女子。

    老不死断然没有想到,温萧和七彩其实就在刚刚站在同样的位置上察觉了一丝的不对劲儿。

    是的,他们没有办法感应到老不死的存在,但是不代表他们就不能够对此有所猜疑。

    千算万算,老不死始终没有算到温萧和七彩都不是寻常之辈。

    这章是补昨天的。。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第一宠婚:帝少大〕〔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斗鱼之死亡主播〕〔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