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四十章 奇葩村长
    小柔居然是仙人!!!

    这原本不可相信的事情,如今就真真切切的摆在自己面前,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现实来的太过猛烈,让众人都还没有时间去喘息。

    天空中五光十色的霞光之中,因为温柔和甜甜撕开空间遁走,而震怒。刚刚温柔离开是所爆发出来的响声刚刚平息,紧接着霞光中一声震怒声传开:“尔等受死!”

    声音刚刚落下,一道五光十色的光芒从中破开,没有任何迂回的方式,干净果断,直接朝着老李家的众村民聚集的院子里直冲而去。

    刷!刷!

    一道破风声响,直接划过上空,狠狠的落在老李家院子的中心位置。

    砰!

    一声惊雷炸响,一道道五光十色的电光从浓浓的烟雾中闪烁着,光芒不大但是却格外的刺眼。伴随着电光的消失和烟雾的消散,被攻击过的老李家院子中心位置露出了它此时的摸样。

    大约有五米宽的大型土坑出现在这里,旁边躲在桌子下的村民们见到这样一幕,更加止不住颤抖的胳膊。这次的攻击并未将全部村民统统送入死亡之中,但是原本坐在这坑上的村民却是已经被活埋进入了大坑,连点挣扎求生的机会也没有。

    尚保存着性命的孩童们瞧见这样的场景,不由分说的被吓得哇哇大哭,鼻涕眼泪的一块落下,用手捂着嘴巴,想要强行忍着痛苦的眼泪,却依旧忍不住。甚至有些孩童,自己尚或者性命,可是自己的爹娘却再也不见了踪迹。能够怎么办?哇哇大哭是宣泄悲伤的唯一办法,不管现在是否有灾难即将降临。不管你究竟有多强,我要我的爹娘!谁也阻拦不了。

    “呜呜呜呜……娘,俺要爹!……”

    “俺爹俺娘!你们快回来!呜呜呜呜!”

    ……

    阵阵而起的孩童哭声,哭碎了这些还活着的村民们。多哭两声,孩童们发现这样根本无济于事,旋即便有一名年纪略大一些,大概就八岁左右的男孩儿,忽然从桌子底下站出来,流着眼泪和鼻涕,哭着嗓子。站在大坑旁边不足一丈的距离,抬着他自己脏兮兮的小胳膊,指着天空中笼罩在此的五光十色霞光。哭吼道:“坏银!你这个坏银!把爹爹、娘亲还给小东!坏银!呜呜呜……”

    五光十色的霞光之中一张看似中年的男子脸突然出现,他凶神恶煞瞪着院子里的残余村民们,怒吼道:“都是一群该死的!统统去死吧!”

    反正都是死,这些村民也索性不再畏畏缩缩的藏在桌子底下,但是他们却依旧不允许他们的孩子离开那根本就无法保证他们生命安全的桌子底下。

    除了孩子们。其他尚还活着的村民们全部站了出来。也不管其他,不由分说的便在自己能够顺便拿到的地方,拾起棍子、劈开椅子,有的甚至直接手里抡起了长板凳,妇女们全部将那些还未摔破的碗、盘子拿在手中,没有武器不要紧。这些就地取材的东西也能够当做武器。

    你是仙人,能够瞬间秒杀我们又怎样?我们手无缚鸡之力,那又能够如何?!!

    就算是要死。也要奋力反抗一次,管你是否是仙人!!!

    仅剩下的二十多位村民,每个人手里都随地取材的握着一件所谓的“武器”,他们视死如归,不畏生死。正面面对。

    “哈哈哈……你们这群异想天开的蠢货,以为这些东西就能够保住你们。奈何的了本座了吗?白痴!!”

    小孩子们此时已经没有了大人的保护,只能够自己团结在一起。铁蛋是这群孩子们之中最为年长的,他抹掉眼泪,在桌子下轻声的呼唤着距离他最近的邻座,然后一传二、二传三,就这样将所有分散开来躲在桌子下方的孩子们,全部聚集在一起。

    李梨花眼眶内虽然有泪花,但是却始终坚强的不落下,她坐在铁蛋的身边,旋即望了望铁蛋,没有说一个字,但是却忽然抱住铁蛋。

    此时,你就是我唯一的依靠!

    只要有你在,再大的困难与危难又有何惧!!!

    “什么人,竟然在仙真门附近大开杀戒!”

    霞光之中的那张阴森、狂妄的脸正想要对其余仅剩下来的村民们下手的时候,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从“仙真门”所在的方向传来。

    声波所到之处,顿时宛如波涛骇浪,一层层的气流宛如杀人的利器,直接席卷而来。

    砰砰砰砰……

    霞光与声波相互碰撞,发生了巨大的响声,顿时仿佛山河都被这一声强大的声响给震得摇摇欲坠,大地都在颤抖,不远处的山间,石头从山巅划落,轰隆隆的滚滚而下。

    霞光中的那张中年男子的脸立刻变得难看至极,呼吸之间,他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原本就已经苍老的面孔,如今更加显得苍老与毒辣,他额头上也在瞬间的时间内龟裂开一条大伤口,直接从右额头顶端处到左眉眉角处,样子实在是吓人。

    沉睡千年,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身体有些康复,能够破开封印的山体,来到外面的世界雪耻。可是,如今却被人一声声波,就直接震伤,实是在是让他气愤难耐。

    “啊——本座不发威还真当本座是病猫喽!什么人也敢在太岁头上冻土!你大爷的!”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从天际边缘,一名白发童颜的白衣道人出现,很奇怪,他的下巴处却生长着一串长到脚踝出的胡须,看上去倒是有一些世外高人的样子,手持拂尘,俯视苍生。

    他信步走来,是如此的真实却又如此的虚幻。仿佛他就是这世间的存在,合情合理,没有丝毫的不和谐。他出尘、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气息。

    “道友为何伤其无辜?更何况还是普通凡人!杀欲太强,不可不可!”

    “少废话,在本座面前少放厥词!”

    老不死虽然嘴里这么依旧依依不饶的。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担忧。对面的白衣老道,虽然年岁可能没有本座活得久,但是实力却不容小觑,若是现在强行与之发生冲突,恐怕受伤的最后还是本座。

    一想到这里,老不死心里就是恨啊!若不是自己老伤久久未曾愈合,恐怕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憋屈。

    憋屈吧就憋屈,偏偏还是在自己阔别了一千年的自由之后的第一天。

    你大爷的,本座就这么出师不利?

    一千年前杀不了你们的祖宗,难道一千年后连他所扶持的凡人后代也不能够杀之?!!

    老不死越想越气。但是转念却突然想到刚刚撕开空间遁走的温柔和甜甜,心里便是多了一丝乐呵。

    原来上天还是公平的,为你关上了大门。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

    还有什么比《长生图》的消息更加让人迫切和激动了呢?

    灭了这帮杂碎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若是错过了这一次好不容易能够窥探《长生图》下落的机会,恐怕这一生也都再无机会。

    老不死如今已经一千一百岁的高龄,已经步入了他人生中的万年。被困千年,他的体能与修为必然大不如同龄者。势必在不久之后便会坐化,与其这样等死,不如就得到《长生图》,这样方可窥探《长生图》中的奥秘。

    仙魔大陆谁人不知道,流传着一句话,得《长生图》者。得永生。

    面对永生,谁人不会心动?

    那小丫头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难道以为撕开空间遁走就能够逃得过本座的追击吗?

    哼哼,太小看本座的能力了。

    一想到《长生图》。想到能够窥探永生的秘密,老不死哪里还有闲工夫继续在这里跟白衣道人继续耗下去,反正耗下去也只会是两败俱伤,道不如先去得到《长生图》,日后再回来解决今日未解决的事情。

    老不死倒是也洒脱。说做就做,立刻便走!

    瞬间工夫。他便消失在众人眼前,无影无踪。只是在众村民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声嚣张的声音,忽然传来:“期待着本座从新降临的时候吧!”

    白衣道人也不去追,淡漠的看着老不死就这么逃走。正如同,老不死不想要与白衣道人一战的原因一样,两人这一战恐怕就是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既然对方已经离开,那便可。

    白衣道人待确定了老不死确实已经离开之后,方才站在半空中俯瞰现在已经成为一片狼藉的老李家,还有那些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村民们。

    “这里已经再适合你们居住,有多远尽量走多远吧!别在逗留,否者任谁也无法再就你们。”

    村民们回过神来,神情还有些恍惚,有些甚至立刻开始颤抖,就连手里刚刚随处拿来的武器也丢掉。

    太凶险了!太凶险了!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俺们全村子便要被直接夷为平地了,成为废墟了。

    感恩的心,村民们还是有的。

    恢复安全之后,村民们带着自己家的孩子们全部齐刷刷的跪倒在地,不由分说的便“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并且齐声叩谢,道:“谢仙人救命之恩。”

    话音落下,众村民和孩子们抬头,却已经不见了白衣老者的踪迹。

    原本老李家办得可是让人兴奋的事情,可是如今老李家已经变得狼狈不堪,就连老李家的院子中央位置也出现了大坑,埋葬了不少的村民和孩子们。

    老李欲哭无泪,刚刚送走自己家的柱子,却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接下来的日子又该如何继续?

    老周一手拉着老周嫂,一手拉着铁蛋,没有眼泪,只有浓浓悲伤的声音,低着头看了看铁蛋,旋即又望了望老周嫂,他说:“铁蛋她娘,俺们就听从仙人的话,赶紧回家收拾收拾东西,连夜离开村子吧!你说这要是那恐怕的人再回来了,俺们可就没有地方可逃了。”

    老周嫂点头。“都听当家的”

    “这、这、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俺滴天啦!这刚刚是发生了怎样的一场恶战能够把院子给战成了这般摸样儿?还这么大、这么深的坑?”

    众百姓们正准备将被埋进大坑内的同村人就地葬了,旋即便各自回家,收拾东西准备连夜逃走。可是就在大家正准备抡起锄头等农具的时候,一声惊叹的声音却很突兀的响起。

    众村民们全部齐刷刷的朝着声音来源处投过去注目礼。

    老李连忙快步上前走了过去,带着哭腔,说:“哎哟!亲家公啊,你刚刚这是去了哪里啊?你快瞧瞧,咱们村子吧!”

    迎面走来的是一名矮胖中年男子,满脸乱七八糟地胡须,不着调的乱蓬蓬头发还略带卷曲。一身不剪裁不舍身的大褂子随意的罩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看着他那一张让人实在是无言以对的脸,只见他眼睛一直很凸出,一只很凹。一双眼睛简直就是凹凸不平,很奇葩的是,他的鼻梁骨的位置朝上突起,鼻尖的位置呢又直接分开成了两半,一只耳朵招风。一只耳朵像是麻花一样扭成一团,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人就是一朵超级奇葩。

    村民们心里都很无语,刚刚整个村子差点被灭亡的时候,您老这位才智聪明的村子大人去了哪里呢?怎么现在大伙儿正准备就地葬了这些遇难的村民,您老就来了呢?

    村子大人一脸不知所以。看着自己亲家公灰头土脸的朝着自己跑过来,便是好奇的问道:“俺说亲家公啊,你这是要作甚啊?好日子干嘛要把自己整的灰头土脸的。”村子大人说完自己的亲家公老李。旋即又接着对着这些手里握着锄头等农具的村民们,说:“都拿着锄头作甚?无缘无故的抛出这么大的坑是要作甚?怎么?你不服气啊?瞪什么瞪?再瞪!再瞪!你再瞪!本村子直接让你瞪死!”

    村民们现在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过问这位不靠谱的村子大人训话,时间就是金钱,浪费了这些时间,或许就无法逃出村子。

    “那啥。亲家公啊,你……”

    老李正想要提醒村子大人。现在村子里正在遭受的大为难,可是话刚刚才开始说,村子大人已经很不耐烦的直接将自己那凹凸不平的眼睛瞪给了老李。老李见到之后,差点没有被吓到,旋即卡住,不再继续下去。

    “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是亲家公你家的大事情,本村子虽然来迟了,但是也不能够看着你们这样无理取闹是吧?所以呢,亲家公啊你也就别管了,继续去忙你的吧!”

    老李想要解释啊,可是正欲又解释,但是村子大人根本就不准备给老李机会开口说话,旋即又苦口婆心的说,“本村子知道亲家公你的意思,放心,这些村民俺是不会将他们轻易的逃脱的,放心啦!不会误了亲家公你的宴席的。”

    村子这样,就连李梨花也受不了,直接喊道:“爹,您快回来,别跟他废话了,抓紧时间要紧!”

    “喔喔喔!对!抓紧时间要紧!”

    老李似乎才想到,现在要抓紧时间逃命啊!要不然一会儿又杀回来就不好了。

    老李连忙跑了回去,直接没有任何的停留拉着李梨花便朝家门内跑过去。当务之急要抓紧时间收拾好行李,赶紧搬家。

    村民们难得理会这位奇葩的村子大人,继续忙活着。这么大的坑,想要将它填补好,也算是非常难的事情。

    村子大人急了,用手指着村民们,说:“你、你、你、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将本村子大人当成了空气!小心将你们全部拉去关禁闭!做苦力!还不给吃饭!”

    谁会在这个时候却理会村子大人这位奇葩,刚刚这里发生了那么夸张的响声,难道您老人耳朵聋了,没有听见?村民们死伤这么多,难道您老也没有看见?孩子们满脸还挂满泪珠,难道您老看不见?

    “好啊好啊,现在你们翅膀硬了,居然连本村长大人的话也不听了。哼哼,真的以为本村长大人是纸糊的吗?!!”

    村长大人一个人像是在唱戏一样站在哪里单脚狠狠的一跺地,然后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威严并且有些凶神恶煞的表情。

    “爹您老这是在干吗呢?俺公公人呢?怎么也不来和你唠唠家常啥的!”

    村长大人还在努力的挤眉弄眼。想要摆出像样点的姿势,可是却听见一声可以嗲得人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全部搞砸了。

    村长大人立刻露出笑脸,朝着身后正朝他自己信步而来的嗲声主人望过去,说:“女儿啊,你快点来看看,这帮笨蛋,居然将你爹俺这个村长大人不放在眼里。”

    “啥?!!谁敢不将俺爹你放在眼里?!!!!”

    刚刚还嗲声嗲气的声音立刻变得粗暴起来,然后出现的是一位年轻版村长大人,当然这位可是穿着女装。咳咳咳,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村长大人的爱女。

    村民们完全将这父女俩当做空气。完全不给于任何的眼光理会,任由他们在此地闹腾着。

    村长女儿扭着自己的水桶腰,双手插在腰上。愤怒的吼道:“你们这群村民!想要集体造反了啊!俺老爹可是村长大人,你们也敢藐视!都不想活了啊?”

    将大坑简单的埋了埋,旋即众村民便带着自己家的孩子,还有些自发的将那些就在刚刚失去父母的孩子带着,统统离开各自回各自的家。准备好行囊,尽快离开这里。

    平日里村长大人和他的宝贝女儿的脾气村民们已经见识的够多了,现在哪里有时间继续和他们磨叽下去,感觉收拾东西逃命方才好。

    “喂喂喂!你们给俺站住!谁准许你们走的!谁准许你们离开的!都给俺回来!回来……”村长大人的宝贝女儿大声的咆哮着。

    大概是咆哮着,又跺地了三分钟的时间,老李和李梨花父女俩方才一人一个行李包挎在自己的肩膀上。行色匆匆的准备开始逃亡之路。

    刚刚出门便瞧见村长大人和自己的大儿媳妇儿两个人在原地又是跺脚、又是愤怒的嚎叫的。旋即老李和李梨花父女俩上前,老李说:“儿媳妇儿啊俺家铁柱呢?”

    村长大人的女儿见着是老李,立刻收起自己刚刚粗鲁的表现。立刻嗲声嗲气的说:“回禀爹,铁柱去镇上了,一会儿就回来。爹您和梨花这是背着包袱要干嘛呢?”

    老李皱眉,着急地说:“还能够干嘛!逃命啊!儿媳妇儿啊你赶紧回去收拾好盘缠,俺们大家在镇上碰面。”

    村长大人不知所以了。“逃啥命啊,这好好的。光天白日的?”

    “刚刚有仙人发狂了,要将俺们村子夷为平地,说不定啥时候就会回来了,现在不赶紧逃命,那什么时候逃命啊?亲家公你还是赶紧的啊,镇上汇合啊!俺带着梨花先行一步,你们汇合铁柱之后,就赶紧离开吧!”

    老李说完,哪里还等村长大人和他宝贝女儿反应过来,直接便拉着李梨花,立刻奔走。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够赶紧先将梨花带出去再说,等到了镇上就安全了。

    老李和李梨花的速度很快,转眼间便只留给了村长大人和村长大人的女儿两个人面面相窥,不知所措。

    “爹,刚刚俺公公说的是啥意思啊?”

    “你爹俺也不明白!好像是说,俺们村子要没了,赶紧逃命去!”

    “逃命去?啊——那爹,俺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赶紧逃命去啊!”呆滞了好些时候,村长大人的女儿突然方才反应过来,然后连忙扶着村长大人,立刻开始奔走。

    要逃命怎么也不早说,早知道就该早些准备了。

    村长大人的女儿现在哪里还有闲工夫去装淑女,现在赶紧逃命方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一个时辰之后,原来人声鼎沸的村子变得幽静无比,整个村子里的人全部连忙逃命去了。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闪婚蜜爱:误嫁高〕〔网游之巅峰职业〕〔第一宠婚:帝少大〕〔笑傲长生界〕〔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诸天之主〕〔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