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三十八章 村子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

    转眼温柔告别丹城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温柔离开之后,方天翼和红绸也旋即启程赶往不死山脉寻找梦里花。

    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如今距离几年未归的“仙真门”已经不足五百里的距离。

    温柔站在连绵不绝的群山一角之中,甚是渺小。即将归去这个一度改变自己命运的地方,温柔的心里说不出地滋味。

    身为“仙真门”真传弟子,但是却从未得到过“仙真门”的功法传授,这一直都是温柔心里的一道心结。

    为何“仙真门”收自己为真传弟子,却不肯传授功法呢?

    温柔的内心里一直很不解。

    试问,“仙真门”历史上有哪一位真传弟子如她这般?刚刚成为真传弟子不久,未曾得到功法传授,却意外的在外漂泊数载未归。

    不管如何,也该是面对的时候,不知道桃李师姐是否已经回归仙门?

    温柔心里一直惦记着桃李师姐,分别已经两年有余,不知道对方是否过得好。

    此地群山连绵不断,或巍峨、或险峻,群山相连,几只鸟儿在群山中自由飞翔,这里试试它们的天堂,无拘无束。

    已经在这群山之中行走数日,虽然温柔可飞跃归去,但是她却选择了这种苦修的方式来历练自己。如今距离从化丹镜突破至天人镜也是迟早的事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温柔想要用苦修的方式来锻炼自己体能上的新极限。

    长途跋涉对于如今的她来说并非辛苦,反倒是有了一种在大自然中寻求境界的味道。

    温柔不是“奉天茶馆”的奉茶仙子,天生于大自然亲近,所以她只能够让自己处于这种境界之中,方才能够体会、感悟。

    “想不到距离仙门如此近的地方。竟有如此美景!”

    温柔停住自己前行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望着这浑然天成,经历数百年的历史方才沉淀出如今的美景与历史的沧桑。

    此时两名樵夫打扮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额头上捆着一根麻花状、略粗的布条,衣衫有些破旧,他们两人肩上扛着一捆干柴,两人有说有笑的正朝着温柔路经的这条群山中唯一的一条小路踏步而来。

    “听说了吗,咱们镇上的老李家的小儿子居然被仙人选中,要带回仙门内。这可是光耀他老李家的大喜事啊!咱们可要快些赶回去,瞻仰瞻仰仙人的仙姿,沾点仙气啥的。也好百病不侵啊!”

    “老李家那可是走了狗屎运了,你说就她老李家那小儿子病怏怏的样子,居然也能够被被仙人选中!”另外一名樵夫非常不解的说。

    “老周啊你也别羡慕人家老李家了,谁让他们家大儿子现在成为了村长大人家的姑爷了呢,这就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咱们这些毫无背景的小老百姓就也只有看着的份儿!”

    “也是!只能够怪我们家铁蛋命不好!”

    他们两人的谈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灵敏的温柔自然已经全部一字不落的没入耳朵内。一户普通人家的孩子要被仙们收为弟子,那根本就不是悲剧什么的问题,那是真的有这个天赋的。

    轰隆隆……轰隆隆……

    天空之中忽然乌云密布,转眼见电闪雷鸣,倾盆大雨请客而下。两名樵夫瞬间被雨水打湿,狼狈不堪。就连温柔也无法幸免。

    “老周,咱们快点赶路!这雨这样猛烈,再不离开。咱们就得被困在山中了!”

    两人辛苦从山上打回来的干柴就这样被雨水冲湿,但是两人也没有将之舍弃。

    那名叫做老周的樵夫忽然瞧见已经被雨水打湿,却无地方躲雨的温柔,旋即和他身边正在赶路的同伴,说:“老王啊。你看前面有一位姑娘在雨中徘徊着。”

    老王顺着小路,瞧了过去。“呀!还真是!兴许是这小姑娘遇到了什么麻烦,咱们去问问看,能不能够帮助她什么的。”

    老王和老周两个人扛着干柴快步上前,走到温柔的跟前儿。

    因为雨水过大,让两人都没有办法睁开自己的眼睛。

    老王和老周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一直都被温柔所观察着,但是却为此想过这二人如此善良,见到自己淋着雨,居然想要上前帮助。

    老王眯着眼睛,询问道:“姑娘,雨下的这么大,你怎么不赶紧回去避雨啊!这淋雨可是会生病的。”

    雨水过大,实在是无法睁开双眸,故此,只能够眯着眼睛,“我路过此地,没有地方可去!”

    老王和老周相视看了一眼,最后老周方才说道:“既然如此,姑娘你若不嫌弃,就跟我们回我们村子里去吧!虽然村子里简陋,但是至少可以避雨。”

    老王和老周都是淳朴的小老百姓,见到温柔有难,虽不说是拔刀相助,但还是挺身而出的帮助。

    温柔略微思量了一小会儿,旋即点了点头,说:“那就多谢两位大哥了!”

    ……

    老王和老周两人的家就住在这连绵不断的群山中某一座山脚下的一处小村子内,两人家境都不算好,平日里以打柴为生。

    很奇妙,当温柔和老王、老周抵达村子里的时候,温柔奇异的发现村子里竟然没有下过一滴雨水。

    这两处相隔的并不远,但是却是两种不同的天气,很是奇妙。

    温柔诧异着,“咦!这里居然一滴雨水都未落下!”温柔站在两家人不算大的院子里,感叹着。

    老王和老周两人是邻居,就是家紧紧挨着家,院子都是共用的那种,所以两家人的关系也非常的好。

    老王和老周各自回到各自家内,将干柴放下,然后张罗着自己家的媳妇儿,赶紧出门来招呼温柔。

    不一会儿,从两家人房内。两名普通且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面带笑容,从房内走了出来。

    两人都是亲热的小跑到温柔身边,连忙招呼着。

    一名衣衫上有两块补丁的中年妇女连忙拉着温柔的胳膊,热情的说:“听俺家当家的说,在,路上遇见姑娘你有难,所以带你回来,果然是贵客啊!呵呵,俺是老王的媳妇儿。”

    另一名衣衫上没有补丁的中年妇女也连忙拉住温柔的胳膊,热情的有些让温柔受不了。

    “俺是老周家的媳妇儿。瞧姑娘你一身湿透了,如果不嫌弃,就赶紧儿的跟俺进屋子里去换件衣衫来穿穿。要不然一会儿可是要生病的。”老周嫂笑着说。

    老王嫂赶紧面带热情似火的笑容,附和道:“就是就是!这生病了可是要花好多好多银子的,普通人家那里负担的起儿!姑娘你可要快些,一会儿待你去老李家吃好的,今儿他家小儿子被仙人选中。大摆宴席呢,你可有福气喽!”

    温柔被老王嫂和老周嫂的热情搞得有些吃不消了,这两位未免也太过热情了一点。

    温柔尴尬的笑着,旋即便被老王嫂和老周嫂拖着回到老周嫂家。

    不一会儿,温柔已经换了件老周嫂普通着,并且胳膊的位置还各自带着一个补丁的农家衣衫。温柔瞧了瞧自己这身摸样。脑海内顿时想起了当年和姐姐在为进入温家之前过的苦日子,那时她们两姐妹身上穿的衣衫比这件还要破旧几百倍,只是那个时候却没有像是老周家和老王家这样的好人肯帮助她们两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儿。

    鼻子里一阵酸楚。温柔心里五味杂粮。

    一滴晶莹的泪珠在眼眶内打转,却始终都落不下来。

    老周嫂见温柔久未出房门,旋即便敲了敲门,踏步而进。瞧见温柔眼眶内的晶莹的泪珠,有些着急了。连忙上前扶着温柔的肩膀,关切的问道:“姑娘你这是咋地了?谁欺负姑娘你了还是咋的?有啥不如意的事情。若是你不嫌弃就告诉俺吧!”

    温柔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深呼一吸一口气,旋即对着老周嫂笑了笑,说:“不用了!谢谢你周嫂!你也被什么姑娘姑娘的叫我了,就叫我小柔吧!”

    “这个好!听听,小柔小柔,可比我家那荷花丫头的名儿好听多了。”老周嫂一脸笑意,旋即又说:“呀!你瞧瞧俺这记性,小柔啊,咱们赶紧儿的去老李家吧,要不然就要迟到了。嘿嘿,迟到了可是啥也没得吃喽!”

    ……

    踏步走出老周家,老王嫂旋即带着她的两个孩子旋即便凑了上来。她的两个孩子分别是一个大女儿小草,如今已经八岁了,然后就是小儿子石头,如今已经五岁半了。小草和石头长的都非常可爱,只是脸上或许因为调皮而弄得一脸的泥巴。

    老王嫂拉着小草和石头,笑呵呵的说:“姑娘你可真好看,比我们村子里的姑娘都还要漂亮,穿啥都好看。”说完,旋即又跟小草和石头,说:“小草、石头快点叫姐姐啊,被傻愣着了。”

    小草和石头姐弟两,立刻规规矩矩的鞠躬,用他们稚嫩的声音问好,道:“姐姐好。”

    温柔连忙点头,将两姐弟扶着,说:“好好!小草和石头也好啊!”温柔旋即抬头看着老王嫂,说“王嫂你也别这么客气,叫我小柔吧!”

    “好好,小柔这名字好啊!”

    “那咱们赶紧儿走吧!当家的还在老李家等着咱们呢。”

    “咦!你家铁蛋呢?怎么不见了?”临走的时候,老王嫂忽然回道。

    “嘿!俺们加铁蛋早就去了老李家了,一直喜欢跟在老历李家的那只梨花屁股后面,很是让俺生气!”

    “你也别说,你家铁蛋还真跟老李家的梨花情投意合的,自小青梅竹马,说不定日后还能够成为亲家呢。以老李家的关系,说不定日后啊,你家铁蛋还能够谋得个好差事儿呢。”老王嫂左手拉着小草,右手拉着石头,嘿嘿的说着。

    因为老王嫂和老周嫂两个人都是普通的农家妇女,平日里了不如那些家族的贵妇人,所以啊皮肤黝黑,虽然年纪不算太大就是三四十岁左右,但是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褶子已经很深,甚至有些都可以夹死一直苍蝇。

    “老王家的,你可别胡乱说,老李家的那朵梨花,俺老周家可是从来没有妄想过的。”

    ……

    老李家可谓也算是村子里的大户人家。老李家的大儿子乃是村子大人的女婿,故此啊老李家在整个村子里的地位仅次于村子大人家。今天是老李家为他家小儿子能够被仙人选中的大喜事儿,而特意准备的酒席,特地让村子里的这些百姓们,前喝喝酒,热闹热闹。

    在这个小村子内。能够有一位被仙人选中,那可是一件非常非常值得让人庆贺的事情,十足的长脸啊。

    老李家硕大的大红布料挂在门前。甚是扎眼。老李家房子颇大,足足可以比拟两个老王家和一个老周的大小,院子里可谓是足足大了两倍。鞭炮声响彻不停,热闹非凡,欢声笑语也此起彼伏。

    温柔隔着老李家尚有些距离。但是已经能够亲身感受到这股热闹和喜庆。

    “呵,真的是好热闹啊!运气真好,能够赶上这样的没事儿!”

    温柔笑着,一路跟着老王嫂和老周嫂步行前来,不由自主的感叹着。

    想想,这般热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普通百姓家,能够有儿子被仙人看着这是一件光耀门楣的事情。就连当初温萧进入“仙真门”的时候,整个温家上上下下不也是热闹过。

    ……

    入席。温柔同老王嫂、老周嫂两家人同桌而坐,心里倒是有些轻松的意味。

    老周瞧见温柔这身破补丁的打扮,笑眯眯的说道:“姑娘还习惯俺们这里吧?”

    温柔点头,“这里很好啊!老周你也就别叫我姑娘姑娘的,叫我小柔就好。”

    老周、老王家很是淳朴。从未询问过温柔究竟是哪里人士,为何在此地逗留。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全心对待了,让温柔很是感动。

    “好好好,小柔!呵呵,小柔这名字可真好听啊!”

    温柔尴尬的笑了笑,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被夸奖,小柔这名好听了n次,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

    忽然老周想起来,“对了,咱家铁蛋呢?”

    老周嫂无奈的看了一眼老周,很是无奈的说,“你那儿子你还不知道,肯定有是围着老李家的那朵梨花后面四处转悠去了呗!”

    果然,老周嫂话刚刚落下,便听见,老李家院子里,一位穿着红衣大褂儿、年龄莫约在十二岁左右的小女娃儿忽然出现,她的出现倒是吸引住了不少百姓的眼球。不得不说,小女娃儿长得倒是挺漂亮的,虽然不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是也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味道,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小女娃儿的皮肤有些略黑。

    “那不是老李家的梨花吗?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没错啦,温柔眼前所见到这个小女娃儿就是老周嫂口中自己儿子铁蛋一直喜欢跟在人家女孩儿身后的那朵盛开在老李家的梨花。

    李梨花有些活泼,刚刚出现在院子里便开始左顾右盼,很快,从另外一边,一个年纪莫约十三四岁,黑黝黝的、浓眉大眼的小男孩儿便出现在李梨花的身后。

    “梨花你不要跑嘛!俺答应你下次带你去山上摘好吃的红果子吃,你就别生俺的气儿了。”小男孩站在李梨花的身边,说。

    老王嫂见到这一幕,立刻跟老周嫂,说:“周嫂周嫂,那不是你家铁蛋嘛!”

    这样,温柔方才明白,原来站在李梨花身旁的那名浓眉大眼的小男孩儿正是老周嫂家的铁蛋啊。不得不说,这铁蛋和李梨花站在一起,倒是一种配的感觉。农家孩子,在他们这个年纪已经不算是小孩子了,有些十二三岁都是可以成婚的。

    老周嫂按照老王嫂说的,将视线投放过去。果然见到了她家的铁蛋,旋即老周嫂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情绪便一拥而上,你说你一个好好的男孩儿,成天什么家务都不做,整天只知道围着人家姑娘身边转。

    “铁蛋!铁蛋!还不快过来!”

    铁蛋正在安慰着他的梨花姑娘,却在这个时候听见了他娘的呼喊声,奈何他心里或许还是有些顾忌他娘的。所以再三犹豫之下,只好暂时抛开李梨花姑娘,小跑过来。

    铁蛋心里颇为不高兴,嘟着小嘴儿,有些不满道:“娘,您这是唤孩儿作甚?”

    老周嫂瞧着铁蛋就是生气,旋即伸出手来揪着铁蛋的耳朵,用力一拧,说:“你这兔崽子,你说换你作甚?!!整天就只知道围着老李家的梨花转。除了这个你还会点什么啊你!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温柔见着老周嫂这样拧着铁蛋的耳朵,正准备劝说劝说,谁知道这个时候。李梨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气鼓鼓的嘟着小嘴,跑到了老周嫂的面前,怒气十足的双手插着腰,说道;“铁蛋娘您怎么能够这样欺负铁蛋呢!铁蛋喜欢跟我玩怎么了?您为什么这么不喜欢铁蛋跟我玩啊?”

    李梨花显然是生气了,嘟着小嘴。怒气十足。

    老周嫂倒是看傻了,哪里想得到老李家的这朵梨花会跑来质问自己,一时之间脑海里一片空白,硬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老周嫂愣在原地,老周却生气的一只手直接挥舞在铁蛋的屁股上,手劲儿比较大。“砰”的一声作响。

    铁蛋倒是很有骨气,愣是在站在原地没有哭闹,强忍着自己屁股上传来的一阵锥心的疼痛。

    “你这不成器的娃儿。赶紧坐下来,马上就要开饭了。”老周等着一脸倔强的铁蛋,喝道。

    铁蛋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害怕他爹老周生起气来,旋即只要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老周身边。李梨花还未曾离开。此时正一脸生气的看着铁蛋,“铁蛋你干嘛害怕你爹啊。我们去玩,有俺爹在,你爹不敢把你咋地的!”

    铁蛋哪里有这样大胆的胆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原地,摇头晃脑。

    李梨花顿时生气了,大怒,“哼!周铁蛋,以后俺再也不要跟你一起玩了。”

    李梨花大怒之后,顿时生气的满脸通红,旋即跑开了。

    周铁蛋也只能够默默的看着李梨花离开时愤怒的身影。

    李梨花离开之后,老周嫂看着自己儿子这副摸样,只能够无奈叹息。

    坐在一旁的温柔看着这一家人,无奈至极。

    方才一小会儿的时间,整个老李家的热闹更胜一筹。只见从老李家大门内,一位中年男子,已经略有些白发,胡须略长,微微驼着背从大门内带着灿烂笑容,负手踏步而出。

    这位中年男子出门,立刻引起了众村民的目光,全部齐刷刷的注视着对方。

    “我老李家幸得仙人的赏识,让我老李家的柱子进入仙门,呵呵,这种美事,应当与众老乡们同乐!”

    此人正是老周等人口中的老李,村长大人的亲家。

    温柔倒也是颇为好奇,这老李家的柱子究竟天赋如何了得,居然会被仙门看中。

    只见老李话音刚落,从主屋内一名年纪大约在十四岁左右的男孩,衣着倒是颇为光鲜,皮肤黝黑,面带灿烂笑容的踏步而出。在他身后李梨花也紧紧跟随着。

    众村民都满心羡慕啊,能够有一名被仙人收回仙门的儿子,可是光耀门楣的事情,祖上有光,只可惜自己的儿子没有这种能力与运气。

    柱子不说话,只是和李梨花分别站在老李身旁。

    柱子这位村子里众星捧月的孩子只是给打大伙儿露个脸,旋即便未再开口说过一个字。

    ……

    老李家今天是有史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比他家大儿子成为村子家女婿的时候还要热闹几分。

    众村民们也开始大口吃酒,欢声笑语。

    温柔在柱子身上并未发现有特别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却是能够修炼外,也并未说有过人的天赋。

    忽然一道霞光掠过老李家上空,旋即只见六只仙鹤凌空飞翔而来。正聚在一起吃饭的村民们立刻停住了动作,看着天空中的奇异一幕。

    “这就是仙人吗?”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