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总裁爹〕〔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邪王难宠,医妃难〕〔天降萌宝:总裁爹〕〔凌天剑尊〕〔叶幽幽顾瑾寒〕〔牧宜〕〔我在古代养媳妇〕〔嘿,魔法师〕〔帝女心劫〕〔重生千金:国民女〕〔我很凶猛〕〔杨小落的便宜奶爸〕〔网游:灵武皇妃〕〔覆手〕〔三国之武魂通天〕〔九龙神座〕〔将军抢亲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三十七章 各奔东西
    一夜之间窦家被灭,震惊丹城。

    这件事情的影响巨大,纵使显现窦家已经不如从前,但是曾经的丹城第二家族一夜之间被灭,也实在是让人震撼不已,超出了众人的意料之外。

    很奇妙,窦家一夜被灭之后,丹城原本每夜都会新增加无脸,却未开始继续增加下去。

    紧接着一连三天,丹城再无新增加。

    出乎了所有的意料之外,难道窦家被灭,无脸的危机也消失不见了吗?

    已经提心吊胆度日许久的丹城普通老百姓们,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可以让生活从新开始。

    渐渐地,丹城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经商贸易也逐渐恢复,只是每夜老百姓们的担忧还是尚存,只不过日子也渐渐的开始恢复。

    丹城从来都是一座容易淡忘的城市,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刻骨铭心,会随着时间渐渐淡化,最终消失在历史的洪流里。

    窦家一夜被灭事件发生足足已经过去一个月,从一开始的热议,到后来慢慢的冷清,渐渐地众人也开始习惯丹城再无窦家。

    也从窦家一夜被灭之后,秦家的实力范畴越发的强大,多次已雷霆手段将窦家名下的系数产业归为名下。城主大人依旧昏迷不醒,成了睡美人,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公主来将之吻醒。

    城主大人不能够威震丹城,秦家一家独大,成为秦家历史上最具威严的鼎盛时期。

    苍红尘也在那一夜离奇消失在丹城的茫茫人海之中,这一个月之中再未曾出现过。

    那些普通百姓们自然是不会关心苍红尘的失踪,只是秦四爷和温柔、红绸、方天翼他们却极为的关系这件事情。以苍红尘的实力如果不是遇到特别强大的老一辈修士的话,根本就不会出事。年一代之中,能够与苍红尘匹敌的也唯是寥寥无几。

    可是苍红尘就真的是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这是为了什么呢?

    破屋。温柔站在破屋门墙边,依靠着门墙,单手托着腮,一个人拧着眉头,沉思着。

    破屋内,因为这些日子温柔等人的入住,所以被打理的仅仅有条,不再有当初破烂不堪的景象。红绸双手环胸,目光冷淡,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既然苍红尘离奇消失了,那我们也离开丹城吧!”

    原本坐在她旁边不远的方天翼,听闻红绸的话之后。眉头一皱,旋即猛地站了起身,不解道:“现在阴阳眼的事情还未解决,为何离开?苍红尘不见了,若是红绸你能够完成这项任务。或许苍家会待你不同。”

    红绸在苍家的处境,大概方天翼还是有所了解。苍红尘胆敢明目张胆的抢夺,红绸辛苦已久的功劳,就已经说明红绸在苍家没有太过的地位,甚至比方天翼想象的还要差。

    他会心疼,他不忍心看着红绸在苍家受到委屈。

    破屋门口。依靠着门墙沉思的温柔也听见屋内两人的谈话,旋即撇撇嘴,收起自己正托着腮的手。旋即大摇大摆的踏步进去。

    “正好,我甚是有些想念桃李师姐,既然好戏没有了,那我也回仙门,看看能否遇见桃李师姐。方师兄你有何打算?”

    “温师妹你现在就要走?”方天翼拧着眉头。有些不解。现在丹城里发生的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结束,如果现在离去不是会错过这些吗?再说。方天翼可不会相信,阴阳眼的事情还未曾解决,苍红尘就会消失不见,不再归来。

    “现在就走!我啊就是多年未回归仙门,这总也活不过去吧!”温柔点点头,去意已决。

    “既然温师妹执意如此,那师兄就不再继续挽留。如果遇见桃李师妹还请温师妹帮师兄我问她好。”方天翼本再继续挽留,知道再怎么挽留也无法让温柔留下。

    “方师兄放心,我会记得的!不知道方师兄你与红绸道友有何打算?”温柔意味深长的瞧了一眼红绸,她知道如果红绸不从新变成方如歌的话,方天翼就不会离开她。

    “这个……”方天翼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温柔的问题。他余光放在身边一直不语的红绸身上,想要看看红绸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红绸冷漠的面容,没有丝毫反应,让方天翼有些失望的感觉。难道这些年来的陪伴,终究还是让你说不出一句留下吗?

    方天翼心中一阵苦笑:如歌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到大哥身边?你可知道大哥想你?

    气氛有些尴尬,温柔也旋即尴尬的嘿嘿一笑,继续说:“呵呵,想必方师兄是要与红绸道友共同进退的!呵呵!那温柔先告辞,有缘再会!”

    “珍重!”

    温柔的所欲行囊都收进储物袋之中,一身轻松的转身离开破屋。

    在丹城太久,也发生了太多,最大的收获就是甜甜和虎虎两只身份来历都直指那个奇妙事情的萌宠。

    温柔刚刚踏步离开破屋,走在如今已是繁华如初的丹城大街道时,已经久违的“墨”忽然再次出现。

    温柔感知到“墨”的出现,心里有些振奋,“墨您说无脸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问题是温柔一直都想要来请教“墨”的,毕竟“墨”经验丰富,可能知道一些辛秘也说不定。

    “墨”直接送给温柔一记白眼,“本座才刚刚醒来,你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询问这个那个的。”虽然“墨”的声音里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但是却还是告诉了温柔,“对于无脸事件,本座尚还有些不明白,只感觉那丝味道有些熟悉,但是却没有头绪。但是对于那位红绸小娃,本座倒是想到在不死山脉内生长着一种特殊的神药,它能够唤醒人们的前生今世,梦里花草梦里知!”

    “什么!墨您怎么不早说!”

    温柔满脸震惊,表情都有些强硬,硬是停住自己正在前进的步伐。毫无分说,转头就往破屋方向跑去。

    这件事情必须要告诉方师兄,这是一个希望!

    温柔见到方天翼因为红绸的事情暗自神伤很长时间,心里很是难过,想要替对方分担,但是也无济于事,无从帮助。

    现在“墨”居然告诉了她一个如此重要的消息,温柔必须赶紧告诉他们。

    破屋内,红绸执意离开,方天翼对此颇为不解。

    两人站在破屋内。开始认识以来第一次的争执,方天翼眉头紧皱,说:“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让你如此迫切的想要离开丹城?”

    红绸不语。冷淡对待。

    “难道这些年的相处,还不能够让你告诉我离开的理由吗?”方天翼微怒。

    红绸忽然直视方天翼,冷淡的说:“难道我要做什么,需要向你汇报,有了你的同意之后才能够做吗?”

    “……”

    两人皆为不语。

    这个时候。温柔已经飞奔而归,带着一阵破风声直接冲入破屋。破屋原本就很破旧,原本被整理的整洁的稻草被这一阵破风声也再次席卷而散,一地狼藉。

    红绸和方天翼灵敏的反应过过来,迅速拉开战斗姿态,以防遇敌。

    方天翼爆喝一声。“什么人?!”

    待话语刚刚落下,只见温柔双手叉腰的站在了红绸和方天翼的面前,“方师兄。是我,温柔!“

    “温师妹?你怎么回来了?”方天翼见到是温柔之后,方才放松了下来,这样突然杀回来,实在是让人有些费解。

    红绸见状。也收起自己准备作战的姿态,但是却是一言不发。

    “我突然想起一件曾经在一本古书中见到的话。想要告诉方师兄你,所以就赶回来了。”温柔随便编了一个什么理由,总不可能告诉方天翼,是“墨”告诉她自己的。

    “什么重要的事情?”方天翼皱眉问道。

    能够让温柔立刻赶回来的事情,恐怕有些严重。

    “那个……”温柔瞧了瞧一直站在原地的红绸,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红绸虽然一直不语,就像个隐形人一样,但是也对温柔的估计心有所知,旋即冷漠的说:“你们师兄妹聊,我先出去!”

    ……

    红绸离开之后,方天翼更加是对这件事情费解了,“温师妹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让红绸回避的?”

    温柔确定红绸离开之后,方才说道:“我刚刚突然想到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有一种奇特的神药或许能够帮助红绸重新想起如歌的事情。”

    “什么?!!!”方天翼震惊,红绸的事情一直都是他的心病,无论怎么,红绸都还是红绸,没有对他自己的一点感觉。

    明明自己的妹妹方如歌就在眼前,可是却偏偏无法相认,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如此。

    “温师妹你说的当真?”方天翼害怕是自己的幻觉,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温柔点头,“当真!”

    “那是什么神草?温师妹你赶紧说说。”方天翼得到温柔的确定回复之后,已经迫切的想要知道。

    “梦里花!是一种奇特的生长在不死山脉之中的神草,或许这种梦里花能够恢复一切。”温柔将“墨”告诉她的,全部告诉给了方天翼。

    方天翼双眸之中燃烧着汹汹的希望之火:如歌能够回来了,如歌能够回来了,有希望了。

    不管刀山还是火海,他都定要将梦里花寻找到。

    “多谢温师妹!”

    ……

    温柔并未久留,重返归来也只是为了要将梦里花的事情告诉给方天翼罢了,至于方天翼有没有能力能够从不死山之中寻找回梦里花这种神草,那温柔就不敢保证了。

    踏步在丹城街道上,“墨”的声音悠悠传来,“给他希望,却不一定有希望,何必呢!不死山多少人能够从中得到神草!唉!”

    温柔却不以为然,反驳道:“有了希望,方师兄才会奋力前进啊,或许从不死山归来之后,方师兄会变得有所不同。”

    “墨”没有继续说话。好像又继续沉睡了。

    温柔如今已经习惯了,危机时刻没有“墨”在身边保护自己,为自己出谋划策。自己的道终究还是要靠自己一个人来走,其他人是不能够帮助自己的。你的道是你的,纵使再好,也不一定适合我,它不属于我,就算得到,也不能够发挥它真正的水平。

    并非丹城没有继续让温柔留下来的理由,只是温柔认为继续留在这里。对于她的修炼也没有过多的好处。

    “仙真门”如今可还好?桃李师姐你呢?如今身何处?

    站在丹城城墙外,温柔转身望着丹城这座古城。当初跟随着他们而来,如今却一个人离开。

    ……

    破屋内。当温柔离开之后,红绸旋即便也神出鬼没般的重新回到破屋内。她没有去过问,温柔和方天翼说了些什么,因为她知道,方天翼如果想要告诉她。无须多问,自然会相告。

    方天翼整个人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好像一切都不真实。

    一切的希望来的,都似乎太快,让方天翼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刚温师妹说了什么?她说红绸有希望了,红绸有希望了。

    方天翼难掩他的兴奋。就连整张面容也静悄悄地绽放着他的高兴。

    方天翼的反常,也引起了红绸的注意:那温柔跟他说了些什么,能够让他高兴成这样?

    红绸还在思考。方天翼突然张口,声音略带激动的说:“红绸我们快点离开丹城吧!”

    “……”

    红绸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刚你不是还说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想要离开丹城吗?为什么温柔和你说了一会儿话,这么快就改变注意了?究竟什么话能够让你有如此的转变?

    “我们快离开丹城吧!什么阴阳眼的事情就等着苍红尘再次降临丹城的时候来取吧!”方天翼有些兴奋。他是一刻都不想在继续等下去了。

    “……”

    红绸觉得方天翼脑子坏了。

    红绸注视着方天翼,想要看看他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了。

    “你别看了。我们离开丹城,去不死山脉吧?”

    “不死山脉?”红绸非常吃惊。原来想要快点离开丹城,是为了可以去不死山脉,可是去不死山脉干嘛?送死?因该不会吧?

    “对,我们去不死山脉!”方天翼非常非常的认真,让红绸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想去送死?不死山脉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说去就能够去的!”红绸当然不会知道方天翼如此迫切的想要去不死山脉的真正原因,她也料想不到,方天翼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去不死山脉的原因,是为了自己,为了那株梦里花。

    “我知道不死山脉危险,很有可能有去无回,如果不愿意去的话,那你就留在丹城,我一个人去!”

    不死山脉凶名震大陆,整个仙魔大陆无人不知无人晓,多少人甘愿冒着生命的危险想要一探不死山脉,寻得不死神药,以获得长生,但是这些年来,多少修士命丧其中,令得不死山脉凶名震世。

    “你当真要去不死山脉?甘愿冒着生命的危险?”红绸不解的问道。

    “必须去!”方天翼非常认真的回答红绸的问题。

    “那你能够告诉我不死山脉之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让你如此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进去?”

    原本方天翼并不想要将梦里花的事情告诉红绸,但是如今红绸问起,不说恐怕也不行,无奈之下,方天翼只好回答道:“不死山脉之中有一种神草,叫做梦里花,如果能够得到这种神草便可以让你恢复记忆!”

    为了我?

    红绸有些惊住,但是旋即心里一阵苦笑。恢复我的记忆?我的记忆很健全没有一丝一毫的丢失,那我还要恢复什么记忆?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你那所谓的妹妹。

    “我不是你妹妹。”红绸冷淡的回答。

    “相信我好吗?”

    ……

    两人交流了许久,方才打成最终的方法。去不死山脉,红绸也想要见识见识仙魔大陆盛传的凶地不死山脉,究竟是如何的凶险。传说不死山脉之中生长着各种奇异神药,如果能够从不死山脉中归来,那收获定然不容小觑。

    各自带着各自的复杂心情,红绸和方天翼也踏上了他们不死山脉之行。

    原本只成立了一天的临时探查小队便这样各奔东西。

    苍红尘神秘消失之后。苍挺野倒是挺乐呵的,完全没有在意。

    “秦家客栈”内,苍挺野颇为乐呵的坐在包间内,看着眼前的棋局,暗自思考着。

    “咯吱!”

    房间的大门突然被外面打开,传来一声声响,声响不大,苍挺野并未理会,自顾自己的下着棋局,嘴里却说:“清风侄儿你来了啊。”

    上官清风一身白衣。貌美的脸庞上挂着他淡淡的笑容。他缓步踏进房间内,见到苍挺野倒是悠然自得的独自下棋,旋即继续上前走到案几的另外一旁。毫不客气的坐下,“二叔倒是很悠然自得,红尘表妹不见了已经有一个月了,也不见你有所担心。”

    “她不见了能够有什么好担心的!”

    “二叔还真是够薄情寡义的!也难怪,苍家未来家主的位置。二叔您是势在必得,怎么能够容忍红尘表妹威胁到您的位置!”上官清风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棋盘旁边的黑色棋子,旋即开始手谈。

    “哈哈!”苍挺野并不否认,他也的的确确是如此想的,“清风侄儿。阴阳眼这件事情如今没有了红尘那丫头的参与,如果办好了,功劳可都在你们叔侄儿二人身上。岂不妙哉!”

    “该不会红尘表妹离奇失踪的事情与二叔您有关系吧?”上官清风质疑道。

    “这怎么可能!清风侄儿可莫要胡说八道!红尘那丫头的实力岂是我这做二叔的能够比拟的,如果不是野心太大,或许将来会是我的左膀右臂!”

    苍挺野一心想要成为下一任的苍家家主,可是半路却杀出了一个苍红尘。天之骄女,天赋异禀。年纪轻轻修为却厉害,让苍家众位长老们都是心服口服。想必下一任苍家家主很有可能会落在苍红尘身上。这怎么可以!!!苍挺野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的。苍家家主的位置,他苍挺野势在必得。

    “二叔您大可放心,上官家一直都与二叔联盟,清风自然也会助二叔您一臂之力!”

    “哈哈哈哈,好好好!有了清风侄儿的相助,你二叔我便是所向披靡!距离家主之位不远!”

    上官清风已经是公认的未来上官家之主,而且上官清风也并非表面上的那般柔弱不堪,他真是的实力就连苍挺野也毫不知晓。能够得到他的支持自然是锦上添花,妙哉妙哉!

    可是,苍挺野真的能够容许一位自己看不透的后辈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苍挺野这种老江湖,定然不会全心全意的相信上官清风这位有实力有智谋的年轻人,会甘愿成为他的棋子。

    小子!别你以为老子我会相信你。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和底盘。

    不得不说,苍挺野现在需要上官清风,就算心里不爽上官清风,也只能够在心里,表面上两人还是和蔼可亲的叔侄儿俩。

    上官清风面色带笑,可是心里却宛如这盘棋局,开始盘算着后面的事情。

    你方唱罢我登场,日子还长着,想要除掉您这位二叔还不简单。

    上官清风也并非毫无野心之人,两人虽然为叔侄儿俩,而且如今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但是各自的内心里都在盘算该如何在未来,将对方处掉。在这对叔侄儿俩的眼里对方都只是自己的棋子罢了,究竟是谁奇高一筹,只能够待日后分胜负的时候方才能够一览。

    “清风侄儿难道不知道你红尘表妹为何会离奇失踪吗?”忽然,苍挺野问道。

    “二叔认为清风会知道?”上官清风丝毫没有震惊之意,倒是非常的淡定。

    “哈哈哈!只是想想清风侄儿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总裁的独家绯闻女〕〔酋长压力大〕〔扔了妹妹所有耽美〕〔春野小村医〕〔农女珍珠的悠闲生〕〔萌妻入怀:首长隐〕〔君少心头宝,夫人〕〔我的恐怖电影院〕〔超能小农夫〕〔无限从龙骑士开始〕〔文坛救世主〕〔水浒大寨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