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三十六章 灭
    “秦家赌坊”专属于秦四爷的包房内,秦四爷、秦五爷均在场。

    秦五爷瞧着秦四爷有些不悦的皱眉,旋即开口问道:“四哥,可是在为现在丹城局势担忧?”

    “长此以往,丹城终会成为枯城。秦家在此辛苦的基业也就毁于一旦。”

    的确,这件事情不得不让秦四爷担忧,现在已经开始出现有丹城原住民带着盘缠举家离开,长此以往恐怕怕这种事情会陆陆续续的发生。秦家的根基在丹城,若是丹城成为了枯城,那么秦家就算是在繁华鼎盛也只会成为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以四哥你现在的修为,带领着整个秦家归回主家也不是难事,莫非四哥是在顾忌着主家那帮人?”

    说道这里的时候,秦五爷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的黯淡。

    “回归主家?!!你认为爷爷会同意?想当初主家时如何将伤病之中的爷爷驱逐出去的,而如今我们又为何要归去?”秦四爷话语之中带着一股愤怒。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四哥你率领着整个秦家风风光光的让那帮曾经瞧不起我们的人看看,我们是如今的风光,可是现在丹城出了这样的事情……唉!”

    丹城第一豪门世家秦家的创始人秦老爷子曾经是大豪门秦家的四少爷,但是因为一次战败之后,一生修为尽费,无奈在这个时候又雪上加霜,秦老爷子被家族驱赶而出,被迫流浪至丹城。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因为有了这段屈辱的经历,方才有了日后的丹城第一豪门秦家。

    秦老爷子一生的夙愿便是让自己的子孙带着骄傲,凌驾于那个秦家之上的新一代人傲视一切。秦家人的努力,如今却被丹城突如其来的无脸风波给害的够惨。

    丹城若亡。秦家的根基便也会随之消磨大半,又何谈东山再起。

    “放心吧!五弟!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发生,无脸风波很快便会停止。现在城主突然晕迷,你且先这样做……”

    秦四爷和秦五爷耳语几句之后,秦五爷一脸笑意的看着秦四爷,“这样不是落井下石吗?都逼成这样了,还要赶尽杀绝?”

    秦四爷瞪了瞪秦五爷,怒道:“这是最好的机会,我们回归的道路上不允许出现任何的疏忽。”

    “四哥你不要这么认真,五弟我又没有说这件事情不好。”

    ……

    秦五爷和秦四爷兄弟俩谈了一会儿话。之后秦五爷旋即便立即威严了起来,坐的笔直,嗓门一吼:“护卫甲。立即见我!”

    话音刚刚落下不久,十名黑衣年轻男子全部出现在包间内。他们目光炯炯,面无表情,齐声道:“四爷好!五爷好!”

    秦五爷旋即从案几旁的椅子上站起来,负手而立。于他平日里的形象不太一样。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就是你们报效秦家的时候!今晚将会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交付给你们,且问你们能否完成?”

    “能!”十人铿锵有力的声音齐声爆发而出。

    还好,秦四爷这间包间隔音,若不然这铿锵的声音传了出去,别人还以自己是进了军营。

    “很好!这将会是属于你的荣耀与功绩!”

    夜深。秦五爷带着十名黑衣蒙面男子悄无声息的从“秦家赌坊”内离开。站在包间内的窗户面前,秦四爷目睹着这一切。

    无脸事件的出现让一切的计划必须提前进行,这一夜注定不会太平!

    我秦家从返主家的路程正式开始。等着吧!那些当年侮辱爷爷的人们,我会带着烈火归来。

    ……

    城主大人因为过度劳内而突然昏迷的事情在丹城已经不再是秘密,众百姓们都真诚的希望着他们的父母官能够早日恢复,这样他们或许才有希望。

    窦家这些日子安分守己,窦家的事情如今渐渐淡化。有一半的原因是城主大人并不想要失去窦家这个自己培养的家族。

    然而,如今城主大人一病不起。窦家家主实在是担心。

    如果城主大人一命呜呼,这一病再也不起了,那窦家是不是也算是走到头了?

    “爹!”

    窦家家主坐在案几面前一只手撑着额头思考着、担忧着,忽然传来窦斗的声音,窦家家主旋即立即收起撑在额头前的手,看着从府外归来的窦斗,“怎么样了?城主大人究竟是为何突然晕倒?”

    窦斗踏着脚步,上前两步,立刻回禀,道:“这件事情倒是有些离奇,也不知道城主大人究竟是得了什么病,但是却一病不起的。爹,您说这件事情会不会和无脸有关系?”

    “住口!无脸事件太过离奇,不许你去掺和。”窦家家主立刻呵斥。

    “是!爹您放心吧!这件事情斗儿会按照爹您的意思去办的。”

    “无脸事件也并非在丹城,仙魔大陆的其他地方也有发生,对于这件事情爹终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你就别去管了,好好的练功。”

    窦斗点了点头,“没什么事情,孩儿先退下了。”

    “去吧!”窦家家主摆了摆手,示意让窦斗退下去。

    “唉!窦家现在如此状况,丹城却又发生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丹城究竟熬不熬得过去。”

    窦家家主心绪不宁,总觉得今日会发生什么,连夜紧急召开了家族会议。

    这种心绪不宁的感觉,窦家家主也说不上来,但是他感觉窦家的存亡就在这一瞬间的事情。

    “窦家风云飘摇一路走来,历经磨砺,方才有了丹城第二家族的名望,如今却被我一个错误地决定功亏一篑。今夜不知为何本家主感觉不妙,不知道众位长老可有应对危机之法?”

    众长老不知所措,全然未曾感觉到危机的临近。

    应对危机之法?

    敢情,家主大人深更半夜的着急我们大伙儿,就是为了自己心里忽然一阵不妙的感觉,故此让我们赶来商议什么应对之法。

    现在的窦家已经今非昔比。能够保得住家业已经实属不易,谁又会在现在这个时候对窦家不利?

    窦斗见到众长老伯伯们都纷纷不语,旋即行礼,说:“孩儿有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且不妨说来听听!”

    “如今丹城显然大萧条状态,一直有心扶持我窦家重振的城主大人也因为过度劳累病倒了,而如今,这个时间,正是除掉我窦家的大好时机。故此,孩儿认为,最有可能对我窦家不利的便是秦家。”

    窦家家主点头。认同了窦斗的看法,“的确,秦家与窦家水火不容的事情。丹城众人皆知,明里暗里的争斗也不少,但是碍于城主大人,秦家未曾出手,但是如今却是他们大好时机。秦家又怎么会错过。”

    其中一名长老,站出来质疑,道:“如今风平浪静,这一切都只是推测罢了。”

    “这或许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众长老们改是商议危机应对之法的时候,怕是晚了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砰砰!”

    议事厅外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些声音,惊动了正准备说话的众长老们。

    窦家家主拧眉,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窦家家主心里顿时感觉不妙。连忙从属于窦家家主的高位上站了起来,神情甚是焦急。

    该不会是自己的预感应验了吧?

    窦斗见到自己父亲如今的焦虑,立刻上前踏步道高位旁,伸出自己的手付出窦家家主的胳膊。窦斗感觉到自己的父亲手臂居然在微微的颤抖,额头上已经因为紧张。而布满汗珠。窦斗见状,连忙宽慰道:“爹您放心吧!会没事的!窦家还倒不了!”

    这不仅仅是在宽慰父亲。还是在宽慰窦斗他自己。

    他明白,如果窦家此时此刻败亡了,那么九泉之下的父亲也不会安息。他总觉得是他自己的一个错误地决断,葬送了窦家这些年的全部努力,这让他在良心上如何过得去?!!

    大概30秒钟的时间过去,从议事厅外一名已经衣衫褴褛,满身是血的中年男子一路跌跌撞撞,狠狠的摔在地上好几次,硬是忍住身体的疼痛,狼狈不堪的跌倒在议事厅之中。

    此时,他满脸都是鲜血,身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冒出鲜血,有些地方深可见骨,样子十分狰狞。

    众位长老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忌的了形象问题,立刻上前将他围住,有些开始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止血疗伤的丹药,为其疗伤,有的便是开始在伤口上撒点药末儿,好尽快让伤口好起来。

    窦家家主第一眼见到受伤的窦家人之后,便立刻从属于自己的高位出奔跑而下,他已经迫切的想要知道,外面究竟是发生了何种大事!

    “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窦家家主心急火燎的俯下身来,想要听到男子的话。

    “咳咳咳!”男子不断的咳血,满脸都是血迹已经分辨不出容貌来,他艰难的开口,说:“家、家、家主,有敌人攻进窦家,死伤太大,不妙!”

    说完,男子立刻狂吐鲜血。就算现在给他吃再多的丹药也已经无济于事,伤势过重,流血不止,一命呜呼。

    众长老怎么也未曾想到,家主刚刚紧急召集众人商量危机应对之法,窦家便遭逢劫难。

    苍天真的要亡我窦家吗?!!

    窦斗见到自己家人被害,敌人竟敢强行攻击窦家,实在是忍无可忍。血气方刚的窦斗,咬牙切齿,“他秦家好大的胆子,想要趁这个时期将我窦家一网打尽,除之以后快!老虎不发威,还当我们是病猫!孩儿倒是要会一会这帮杂种!”

    窦斗话一出,没有等窦家家主同意,旋即立刻便以最快速度跃出议事厅。

    “斗儿……”

    窦家家主想要阻止,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众长老们已经是年过半百,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如今窦家败落,但是也还是一直猛虎,岂是尔等说灭掉就能够灭掉的!

    老虎不发威,你秦家还真当我窦家是病猫啊!

    众长老红了眼。恨意滔天!

    “家主敌人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岂有不战之理!”众长老们齐声呼喊道。

    只求一战,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窦家上下齐心,视死如归。如今是窦家面对的最大的危机,若是败了,丹城从此再无窦家,若是胜了,窦家也不枉与秦家争斗多年。

    窦家家主战心突起,豪迈的站了起来,霸气十足的说:“战!”

    顿时。窦家上上下下战意滔天。窦家家主亲率众窦家弟子们齐聚前院!。

    如今窦家大门已经被攻破,窦家前院的亭台楼阁、鲜花满园早已被摧残的惨不忍睹,遍地鲜血。肢体横飞,触目惊心。

    十一名黑衣人矫健如飞,宛如战神临世,战意滔天,势要屠尽天下!

    窦家大少爷窦斗亲自率领窦家众位誓死抵抗!

    窦家家主率领众长老赶至。见到十一名黑衣人宛如战神临时,愤怒的一声咆哮,“既然敢来而何必藏头藏尾!”

    其中一名黑衣人忽然将自己蒙面布撕扯开,显露他的阵容。没错,他正是秦家排行第五的,秦五爷!

    秦五爷笑里带着浓浓的杀气。竟然敢当着面露出真容,便是没有想过要放过在场的所有窦家人。

    窦家家主火气冲天,“好一个卑鄙无耻的秦家!秦家老五受老夫一拳!”

    窦家家主在窦家实力不弱。双腿架开,双拳带着一股破风声,直接逼近秦五爷身旁,想要近身攻击。

    秦五爷既然敢率领着十人小队前来灭杀整个窦家,就当代表着他有这个信心。

    秦五爷带着灿烂的笑容。在秦家家主无限逼近自己的时候,忽然挥起手中长剑。

    “风雨飘摇!”

    一点剑光在空中散发出无限的光芒。夺目的刺痛众人的眼睛。

    剑光带着严重立刻划过秦家家主位置,待剑光消散之后,已经投入战斗的窦斗分了心。只有一击而已,窦家家主便被秦五爷的长剑直接劈开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虽然没有失去生命,但已经伤势过重。

    就这短暂的分心,却给了敌人机会,窦斗手臂被狠狠的砍了一刀,冰冷的刀锋没入他的皮肤,他没有任何的感觉,眼里、心里只有十丈外的爹。

    “爹!”

    窦斗抓紧机会,奔跑到窦家家主身旁。

    秦五爷只用了一招而已,便将窦家家主打成重伤,让窦家许多弟子都有些后怕。

    家主是什么人啊?那可以窦家的主心骨,而如今主心骨这么不弱,他们的信念有些被震出了裂缝。就好比,支撑着你活下去的那位英雄,你仰慕他,在你眼里只有他在,那这个世界就不会倒。可是忽然一天,你发现他倒下了,轻易的便倒下了,那一刻就好像整个世界就要倒下了一样。

    世界倒了,让我一个人如何去扛得住?!!

    秦五爷嘲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早知道堂堂的窦家家主都这么弱的话,本爷就该单枪匹马的灭了你窦家!”

    秦五爷是什么实力,化丹镜第九重。虽然要与仙魔大陆年轻一代的众天骄相提并论,倒是有些弱了,但是放眼整个丹城那边是傲视一切的存在。

    窦家与秦家的恩恩怨怨且是用一句话便能够说的清楚的,两家明里暗里的争斗了多少次,每一日都在暗自针锋相对,落井下石。如果说,为何秦家如此强悍却还留着窦家迟迟不肯灭掉,那就因该要说是念及城主大人的情面上。暗地里谁都知道窦家是由城主大人扶持起来的,多少也会顾及一些,然后城主大人到如今重病在床,就算日后知道窦家被灭,也苦无证据,只能够无奈罢手。

    窦家家主一直都知道秦家的底蕴非凡,从白手起家到登上丹城第一豪门家族的位置,迄今不到,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做到的。

    家主都被害成这般摸样,我们也只有死路一条,既然都要死,那还不如拼个痛快。能够杀一个够本了,杀两个的话也就是赚了。

    然后,瞬间的时间,整个窦家的人仿佛不要命的开始顽强抵抗。战意宛如滔滔江水般袭来。

    只见,整个窦家前院都被一股血腥气味覆盖着,尸横遍野。因为窦家人都抱着,既然要死,那也要努力拉下一个垫背的,所以格外的拼命。正因为如此,肢体方才遍地都是,早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

    短短十分钟过去,窦家上上下下已经损失了三千四百三十二人,而如今还能够活着站在这里的只有区区百人有余。整个窦家落寞了。亡了,已经成为了事实。

    “斗儿带着家主赶紧离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窦斗抱着窦家家主。心如死灰,势要与窦家共存亡。他摇头,说:“我窦斗势要与窦家共存亡!”

    一位已经伤痕的长老拉住窦斗,“斗儿你才是窦家的希望,快走!”

    说完。长老也不管窦斗是否愿意,旋即一掌将之掀飞!

    “斗儿记住窦家的血债!”

    窦斗是窦家唯一的希望,他们只能够将寄托放在他身上,希望他有命可以活着离开,这样日后或许窦家还有报仇雪恨的一天。

    众还活着留在窦家前院的窦家人们,视死如归!窦斗这个希望已经暂时离开了。会不会逃过此劫,他们也无力去过问,只是此时此刻。见着眼前这些人,他们唯有一死换死。

    他们笑了,笑的异常惨烈与惨烈。

    秦五爷忽然皱眉,大喝一声:“不好!他们要自爆!”

    砰砰砰……

    一声声剧烈的响声绽放开来,这些仅剩的窦家残余们全部选择了以自爆这种方式来换取敌人的一条性命。他们成功了。秦五爷信心满满的率领着十名精英们前来,但是就在刚刚自爆之中。有两名反应略慢的修士已经命归西去。

    整个窦家的繁华就此落寞,成为了一片废墟!

    这十名精英都是秦五爷秘密培养的,如今却因为这件事情而损失了两名,秦五爷感觉愤怒不已。

    “不能够放走窦斗他们,快追!”秦五爷双眼充血,恨意由生。

    一位身受重伤的长老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将窦斗拍飞多远的距离?能够飞离出丹城吗?

    丹城一处僻静的地方,平日里人烟稀少,窦斗抱着已经重伤的窦家家主直接从上空落了下来。因为要保护已经重伤的窦家家主,故此窦斗选择了自己当人肉垫子,首先落地。

    砰!

    一声巨响,掀起街上一阵飞扬的灰尘。

    这里本来就比较冷清,居住在此的人家很少很少,就更加别说如今丹城陷入如此巨大的恐慌之中,夜晚就算有人听见声音也不会有人出来多管闲事的。

    窦斗觉得自己全身骨头都要碎了,从高空跌落下来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还自愿做了自己老爹的人肉垫子。

    努力的爬了起来,将窦家家主扶到一旁休息。窦斗取出自己随身储物袋之中的疗伤丹药取出,让如窦家家主已经苍白的嘴巴。

    “爹,您快将丹药吞下去!”

    窦家家主“咕噜”一声,将之吞下去之后,脸上苍白。想他身为窦家家主竟然与秦家的五爷一招之内便败下阵来,实在是有些汗颜。

    临死还要给自己的脸上抹点黑啊!让我该如何去面见窦家的列祖列宗?!!!

    “斗儿你赶紧逃命吧!带着爹你哪里也去不了,如今你也见到了秦家的厉害,有朝一日若是有机会定要重振我窦家威望!”窦家家主原本的伤势可能服用上好的疗伤丹药,一两个月便能够完全康复,但是经过这一次逃命和从高空跌落,他已经时日无多。

    再说秦五爷定不会放过他们,如果带上已经病重的自己,恐怕谁也逃不出去。

    窦斗流泪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面对死亡危机,他从不屈服,但是如今要他自己抛弃自己的爹,换取自己有可能的生机,他实在是不忍于心。

    “孩儿不要离开爹,要走我们一起走!”

    “混账东西!”窦家家主怒了,“咳咳!你若不肯离开,为父死也不会原谅你的!”

    “可是……”

    “没有可是,还不快快离开!”

    窦斗流着泪,跪在冰冷的地上,虽然很冷。但是此时此刻的他没有任何感觉。再冷又怎么能够比得上自己心里的痛呢。

    “咚咚咚!”

    窦斗强忍着自己心里的痛,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每一个响头的声音都震得父子二人心里苦痛不堪。

    窦家为何会落到今日的地步,不能够怪秦家,也不能够怪窦家家主,而是整个窦家似乎都沉寂在,窦家已经是丹城第二家族的位置上。如此一来,他们便忘记了秦家的实力,疏忽了秦家的底蕴,从而有了今日的结果。

    三个响头是父子之间的告别,此一去。今生便再无相见之日,再见恐怕也只能够九泉之下。

    “爹!孩儿向你告别!请爹放心,如果孩儿能够活着离开。定会卧薪尝胆,待有朝一日有了实力,归来之日便是雪耻之日!”

    窦斗艰难的起身,正欲告别完爹之后,离去开始自己的逃命之路。

    可是窦斗刚刚迈出两步的脚步。却突然之间停止不前。

    秦五爷已经身后的两名黑衣蒙面男子挡住了窦斗的去路。

    秦五爷双眸充血,今日损失两名大将,必定要窦家大公子的鲜血来祭奠。

    “怎么窦大少爷这是要抛弃自己重伤的爹,独自逃命去了吗?”秦五爷上下打量起窦斗来,说实话,现在的窦斗根本就不是秦五爷的对手。

    窦斗满目都是恨意。若不是他们,我家上上下下就不会变成这般摸样,窦家的萧条都是因为眼前这些人而起的。

    “你觉得你还能够离开此地吗?”秦五爷笑了笑。他已经胜券在握。

    准备挥剑,取之性命。

    砰!

    拂尘扫过,将剑挥舞而开。

    能够一招阻挡自己的剑,秦五爷略带吃惊。

    只见此时,苍红尘手持拂尘。一身红衣如血,从空中跃下。

    “何必赶尽杀绝!”

    苍红尘现在丹城谁人不知晓。秦五爷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出现阻拦这件事情。早就知道此女不怀好意,但是却未曾想到竟然是如此明目张胆。就算是仙魔大陆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那又如何,秦五爷丝毫未曾放在眼里。

    苍红尘的出现也出乎了窦家家主的意料,谁曾想到苍红尘居然会突然出手,她又在盘算着什么?

    窦家家主伤势过重,靠在灰暗的墙角内,目光投放到苍红尘身上,虚弱的开口说:“没有想到苍仙子今日能够出手相救。”

    苍红尘笑道:“不是为了救你窦家,而是你们打打杀杀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吵得本仙子无法安睡,故此出来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胆敢在这夜黑风高的夜晚内行凶杀人。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位不是堂堂的秦家五爷吗?怎么秦家五爷现在改行当杀手了?”

    “苍红尘莫要以为丹城年轻修士都敬重你,本爷就怕了你!这件事情是我秦家与窦家的是,还不速速离去,否则休怪你爷爷我不客气。”

    “抱歉!本仙子从来就不害怕威胁!”

    两人水火不容,势要在这件事情上拼出一个胜负。

    苍红尘手持拂尘,快速出手,一道道光芒从拂尘上闪烁开,宛如天空中的短暂烟火。

    苍红尘嘴角勾起笑容,“今日便替你的四哥好好教训教训你。”

    苍红尘丝毫没有将秦五爷放在眼里,拂尘一会,万道光芒直接没入而去。

    秦五爷战斗经验很明显不足苍红尘,一招之内便落了下风。

    苍红尘的实力不容小觑,实力差距那片只有一重,也是很难以越级的。苍红尘如今的实力明显比秦五爷高出数倍。

    一招之内,秦五爷居然败了。

    这位苍红尘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不知道她与四哥想必,究竟谁更胜谁一筹?

    苍红尘收起拂尘,淡然处之,“本仙子正与秦四爷组成探查小队,看在他的份上便不伤你,还不速速离去。”

    眼下自己势单力薄,就算是带着其他的人也无法与苍红尘硬碰硬。

    无奈之下,秦五爷只能够收起自己满腔的怒火,率领着众人返回。

    ……

    “五爷,我们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心有不甘的一名黑衣蒙面人。在众人都不语的路上,终于是憋不住了,不要命的说了句话。

    秦五爷忽然停住脚步,脸上的愤怒不减,“苍红尘总不可能一直都在他们的身旁吧!给我暗中跟踪着,等待时机。”

    “遵命!”

    该怎么跟四哥说起这件事呢?还在四哥面前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情一定能够办得妥妥当当的。可是现在呢,这只是四哥决心带领着秦家崛起的第一步罢了,却被我硬生生的搞砸了,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是好!!

    秦五爷表示亚历山大!

    早知道自己就千不该万不该。在四哥面前保证什么,还拒绝了四哥提出地帮手。

    唉!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啊啊啊啊啊……

    ……

    窦家家主纵使曾经多么的不喜欢苍红尘,但是如今对方救了自己和儿子的性命。自然也只能够万分感谢。窦家家主抱拳,说:“多谢苍仙子的帮忙!他人我父子二人定舍身相报!”

    窦斗非常感激苍红尘的救命之恩,也同父亲跪了下来,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窦家大少爷和窦家家主的面子,生死光头。苍红尘出手相救,感恩之情不言而喻。

    苍红尘手持着拂尘,飘然若仙,笑容淡淡的绽放开来,“想要报答本仙子,也不用他日。现在就有一件事情需要窦家家主和窦公子帮忙,不知道你们可愿?“

    果然,苍仙子是别有目的。

    但是如今。我父子二人还有什么好利用的?

    窦家家主虽然心里有所顾忌,但是却还是张口,说:“不知道苍仙子想要我父子二人帮什么忙呢?”

    “很简单的。窦家主和窦公子想必都知道最近弥漫在丹城的无脸事件吧!本仙子只是希望借你们一用,探查五脸背后的真相罢了,这点小忙。想必窦家主和窦斗不会不愿意的,对吧?”苍红尘的笑容很淡。

    窦家家主脸色立刻变回。从刚刚的感激变为了愤怒,抬手指着苍红尘,说:“你救我父子二人,只是想要利用我们罢了。”

    “没错!”

    苍红尘忽然收起她那标准的淡笑,眼里一阵凶光闪过,拂尘一扫,父子二人便命归西去。

    ……

    一夜之间,窦家上上下下被灭,这件事飞速的传开,震惊了整个丹城。还有什么消息比这件事情更为劲爆的呢,比最近的无脸事件更加匪夷所思。

    究竟是谁在一夜之间灭了整个窦家呢?

    原本已经慢慢淡出众人视线的窦家,再次成为了这些人谈论的焦点,似乎他们已经忘记了无脸事件带给他们的恐怖感,转而却被窦家被灭的事情吸引住。

    “窦家都已经淡出了众人的视线,如今倒是好了,一夜之间被灭门,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啊,窦家究竟与谁有这么大的仇恨,要如此做啊?”

    “窦家这是自作自受,原本以为淡出众人视线就能够摆脱一死,可是如今老天还是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这个窦家一直与秦家面和心不合,如今窦家一夜之间被灭,该不会与秦家有关系吧?”

    “喂!哥们儿,别乱说!这件事可随便猜想不得的。”

    ……

    众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似乎早已经将无脸的事情抛之脑后。

    这件事情之后,“秦家赌坊”内,秦五爷正接受着秦四爷的怒火。

    “太过自傲,结果放走了窦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秦四爷生气的不是秦五爷将这件事情办砸了,而是秦五爷的过度自满,结果招来了苍红尘。如果昨夜苍红尘要杀秦五爷,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但是她却未这么做,只能够说明,那是她苍红尘不愿意。

    秦五爷坐在案几旁,低着头,不语,任由秦四爷数落自己。

    他也明白,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自己给办不砸的,所以被骂也是正常的事情。

    “好好的反省反省吧!自古骄兵必败,也是你该吸取教训的时候。”秦四爷也数落累了,旋即也难得再继续下去。

    ……

    窦家一夜被灭的事情在丹城每个角落内都传遍了,就连温柔他们住的破屋也都已经第一时间受到消息。

    温柔、方天翼、红绸三人昨夜的的确确听见了窦家附近有打斗的声音,想要去看看,刚刚离开破屋便瞧见从苍红尘的身影,旋即便未去,没有想到竟然是发生了这种大事情。

    窦家被灭其实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连温柔、红绸、方天翼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凭借着现在的实力也能够单枪匹马的灭掉整个窦家。

    化丹镜之下,皆蝼蚁!

    “昨夜见到苍红尘,莫非窦家被灭,与她有关?”温柔大胆的将两件事请联系在一起。

    “苍红尘和窦家无冤无仇,何必灭掉窦家!!”很快,方天翼开口否定。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