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三十四章 这样也能够突破?
    局势的发展让人所料未及,就连一直颇有把握的苍红尘一时间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

    准确的来说,从无脸在仙魔大陆出现之后,正个丹城局势便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

    无脸虽然未曾在仙魔大陆继续广泛的出现,但是它所得到的关注度却异常的多。

    逍遥帝国,龙兴省温家。

    温萧和温婉兄妹俩被温家家主温厉召唤归来,兄妹俩可谓都是温家的宝贝。试问,温家有史以来可曾有过如同温萧、温婉兄妹俩的实力成就。

    温萧更家不用提,简直就是温家后辈们学习的目标,偶像级人物。连续几年一直排名仙魔大陆年轻一代实力排行榜第一的位置,这是多么荣耀的殊荣,让温家上上下下每一位都感到了骄傲。

    温家专为弟子们开辟而出的一片练武空地之中,不少年纪在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们,身着着温家统一的修炼服装,在空地之中列队练拳。

    砰砰砰砰……

    一声声猛烈的拳声呼啸而起,震得周围一阵草木四溅。虽然他们年纪尚轻,但是却是温家年轻弟子之中的顶尖级别。虽然他们不如温萧、温婉那样具有强大的修炼天赋,可称天才。

    温家总教头温练一身黑衣,站在众年轻弟子队伍前方,巡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势要让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竟有可能的做到最标准。

    “停!休息十分钟!”

    众小男孩和小女孩们立刻停下自己正在挥舞的拳头,恢复了他们原本因该有的纯真摸样。

    一位扎着两个小辫子,眼睛很大,水汪汪的甚是漂亮。

    小女孩是温家总教头温练的长女,名叫温仙仙,是现如今这一代温家修士之中的领军人物,颇有话语权。

    温仙仙长得聪明机灵。又漂亮,站在众小朋友面前,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摸样,单手托着腮,沉思着,说:“听我爹说今天是温萧哥哥和温婉姐姐回来的日子,哇……你们想不想见见他们啊?”

    说着小男孩和小女孩们立刻一脸陶醉了起来,温萧和温婉兄妹俩温家的传说已经生根在了这些小孩子们心里。温萧和温婉就是他们心目中地偶像,学习的目标。

    “哇哦……好想要见见温萧哥哥和温婉姐姐啊!”

    “听说他们都好厉害好厉害的哦!比练叔还要厉害!能够像仙人那样脚踏闲云御剑飞行!”

    ……

    小孩们之中突然传来了一些羡慕和向往的情景,温仙仙是温练的长女。在两年前有幸见到过温萧飞跃归来,故此在小妮子的心中,温萧早就已经是仙一般的存在。

    修炼是为了什么?

    强身健体。保家卫国,还有那个仙字。

    小妮子心中早就已经坚定信念,日后一定要像温萧那样,成为仙。

    小孩子们孩子满心的期待与盼望之中,此时此刻温家家主已经带着温萧和温婉兄妹俩步行前来空地。这里的这些小孩子们是未来的温家希望。所以温厉也非常看中。

    温萧一身白衣如雪,出尘的气质让人仿佛以为他真的是一仙。

    温厉已经很久未曾露出的笑容,终于是在见到温萧和温婉之后绽放开来,还有什么比他这宝贝儿子和宝贝女儿来的重要。

    他相信只要不出意外,温萧必定能够带领着温家走向一个新的巅峰时期,那将是温家的荣耀时刻。

    空地之中总教头温练见到温厉率领着温萧、温婉还有几位张来闲庭信步而来。旋即立刻行礼,“见过家主!”

    温萧和温婉两人小时候也受到过温练的教导,准确的讲。因该是启蒙老师。

    温萧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也很柔和,淡淡的说:“练叔别来无恙!”

    倒是温婉回到家之后心情开心了不少,带着笑容,说:“早前听爹爹讲起。练叔如今长女仙仙已经十三岁了,真是恭喜。”

    “温萧哥哥……”

    温练还为来得及说话。便被他身后不远的温仙仙抢先了。只见,这个小妮子忽然伴随着这一声叫声,然后快速的朝着温萧扑了上去,一把抱住温萧的长腿。

    温仙仙一点都不害羞,这是她朝思暮想了两年的人,终于又再次见到他了。

    温仙仙抬着头望着比她高出了大半截的温萧,脸上并未有笑容,而是有些可怜的说:“仙仙这是在做梦吗?又梦到了温萧哥哥!”

    若不是早就知道是温仙仙扑了过来,恐怕现在的温仙仙已经被温萧直接震的粉身碎骨。也别怪温萧此时此刻被这个小萝莉抱着,居然没有一丝笑意,因为他好像天生就不会笑。

    你要让温萧笑,那简直就是堪比登天。

    除了这些小孩儿之外,众大人门纷纷心机翻腾了一周,温萧现在是什么人想要冲过去抱一抱,就可以的吗?你抱抱不要紧,可是很有可能就会被震得粉身碎骨。

    温厉“哈哈”笑了两声,打破此时此刻的僵局,笑着说:“仙仙你没有做梦,你温萧哥哥归来了。”

    “当真?”小妮子害怕是假的,骗她的,她可舍不得从这样真实的梦境之中抽离回现实。

    “千真万确!”

    温仙仙松开怀抱温萧的小手,旋即将右手送入自己的口中,狠狠一咬。

    “啊!疼!是真的耶!真的是温萧哥哥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仙仙终于又见到温萧哥哥了。”温仙仙欢呼雀跃,完全将自己的爹爹温练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

    温家书房内,温厉收起了自己难得的笑容,父子俩也是多年未曾再续。

    案几上一壶温厉最喜欢的清茶正在沸腾着,温厉一边煮着茶,一边说:“多少年未曾与你一同品茶了?”

    “八年了。”温萧坐在温厉的对面,平淡无波的说。

    “唉!想不到一转眼已经八年了,如今你也已经给温家带来了无尚的荣耀。不过萧儿。你的路还很长,记住定要用心一步步的迈过去,切勿操之过急。”

    “孩儿明白。”

    “温柔那丫头如今怎么样了?”温厉当然记得自己府上一名祭体之女居然也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仙真门”真传弟子这一步,实在是让人震撼。

    “她已经消失了几年,从未回归过仙门。”温萧很平静,这件事情好像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消失多年不见踪迹,而且从未归去过“仙真门”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温柔可能已经死去,或是一直在闭关之中,直到现在还未出关。不过温厉却选择相信了第一种可能性。

    ……

    再来说说。丹城。

    丹城之中的氛围越发的紧张,从苍红尘的死士遇袭之后,丹城便是风起云涌。每天都会新增加新的无脸来,因为如此,瞬间让丹城内变得人心惶惶。

    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会发生这样恐怖的事情?

    城主大人忙的焦头烂额,但是他的神经却越发的显得不足,才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城主大人的头上已经生出几根白发。

    这些无辜的百姓为何会变成无脸?这才是这件事情最为关键的所在。

    因为如此,苍红尘取得阴阳眼的事情便被接二连三的压制往后。

    “秦家客栈”内最近生意也不好了起来,不少客人都未曾再来光顾。

    属于苍家的这套房内,苍红尘心事重重,这一切发生的如此快速时候便是因为那一日两名死士遇敌、无脸消失不见说起,难道这两者之间有着什么牵连吗?

    在无脸接二连三出现的第三天。上官清风和苍挺野便忽然消失了,整个人都不见了踪迹。

    苍红尘甚至怀疑,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出事儿了。但是回头一想,以他们的修为出事的几率因该不大。

    “咯吱!”

    安静的环境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突兀的生意,苍红尘警觉的朝着门口,瞧了过去,见到正是多日未见的上官清风和苍挺野二人。

    “二叔您怎么突然回来了?”

    苍挺野没有回答。而是灰头土脸的大步朝着案几前,坐下。

    倒是上官清风满脸的笑容。“红尘妹妹你猜猜,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没兴趣猜!”苍红尘直接扔给上官清风一记白眼。

    “唉!算了,我这个做表兄的就好意告诉你吧!你不用再负责阴阳眼的事情了,赶紧带着无脸回苍家去。”

    “上官清风你什么意思啊?”苍红尘不乐意了,为了阴阳眼的事情,她已经付出了好多心血,虽然收成还未得到,但是也不代表要将之撤回吧。

    上官清风摆了摆手,继续说:“这是苍家家主的决定,眼下阴阳眼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无脸这件事情重要,故此你必须先将无脸带回苍家。”

    这话是苍家家主说的,苍红尘纵使千不愿,万不愿,但是也不敢忤逆苍家主的话。

    “那这件事情又有谁来负责?”自己辛苦了大本年,结果换来的就是这个回答,让人实在是心里过不去。

    “由红绸去负责。”

    ……

    苍红尘不甘心啊不甘心,但是又不敢违抗苍家主的意思,只好吃下这个哑巴亏。

    等着瞧吧,苍红绸,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全部还给我的。

    准确的按照苍家主的意思,尽快的将无脸送回苍家大本营内,所以苍红尘得知消失之后立刻便动身离开了丹城。

    苍红绸,我会回来的,你等着!

    苍红绸将自己所得到的所有无脸全部存放进空间戒指之中,将其带出丹城。

    ……

    “秦家赌坊”,秦四爷专属的包间内,秦四爷正好在苍红尘离开丹城时受到情报,请报上写道:

    苍红尘已经孤身一人离开丹城。

    她为什么突然要离开丹城了?秦四爷百思不得其解,他为此想到在苍红尘还未曾得到阴阳眼之后,居然便奇迹般的离开了。

    这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小插曲?

    秦四爷绝对不会相信苍红尘会这么简单的来处理这件事情,阴阳眼对她的重要度因该颇为重要,她又怎么可能就此离去。

    “查!秘密跟踪苍红尘。势必要知道苍红尘此次离开丹城之后的所有去向,还有她留在丹城里的那些关系网络和重要的人,都要全部仔细的去查!势必不能够放过任何一条有用的信息。”

    “秦家赌坊”本就是秦四爷的情报站之一,如今得知苍红尘离开的这件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故此命下人立刻去测查此事。

    ……

    破屋内,温柔和放天翼都会这件事情感到极为的惊讶,这苍红尘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三人之中唯有红绸最为平静,他冷漠着一张精致的脸,说“我已经将机会给了苍红尘,这件事情就让苍红尘来负责吧!红绸只管冷漠对待变好。”

    是啊!当初你想要自己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去取回阴阳眼。我已经成全。那如今呢,你有事情必须要离开了,反而在离开之后还想要让自己去做。实在是很可笑。难道我红绸就那么可怜吗?需要你们的怜悯与可怜吗?

    这件事情始终都是红绸的事情,温柔和方天翼这两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上官清风听闻红绸的回答,微微皱眉,继续劝说:“苍红尘是临时有事被你们苍家的家主召见而去,如今阴阳眼之事也唯有靠红绸妹妹你了。”

    “抱歉。我不会答应的。”苍红绸依旧不同意。

    让我在这里继续做这件事情,好等待你归来之后再将所有的功劳全部一一抢夺而去吗?再也不可能了。

    你不是想要动用自己的能力取回阴阳眼吗?那现在阴阳眼的事情我也丝毫不会插手。

    “可是……”

    上官清风似乎还想要继续劝说苍红绸,可是却被苍红绸一口拒绝掉。

    “你可以回去了,这件事情也怨不得任何人。”

    “唉……”

    苍红绸既然不肯接手,那这件事情理所应当的便因该交付给二叔苍挺野,因为此时此刻最有资格统一局面的便只有苍挺野而已。

    苍红绸不愿意。上官清风只好离去,临走时竟然主动提出让温柔送送他,而去他的理由更加的让人哭笑不得。

    “那个……不知道温柔仙子能否送小生一程呢?最近丹城闹的沸沸扬扬的无脸事情。吓得我的小心肝啊,那叫一个颤抖的厉害。”

    温柔无奈,总不能够拒绝,旋即便也只好应了。

    温柔和上官清风离开,破屋内就只剩下方天翼和红绸两个人。

    阴阳眼这件事情红绸付出了多少的艰辛。方才寻得丹城这个小地方,可是如今她却将之一口拒绝。方天翼便开口,问:“难道你真的不再过问阴阳眼这件事情了?只想要在丹城看着这一场注定要上演的好戏?”

    红绸将视线投放到方天翼身上,冷淡的说:“难道还未被苍红尘抢够吗!这件事情首先是先要跟我抢的,而如今事情发展成这个摸样,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方天翼忽然沉默了。的的确确,与红绸一同在一起闯荡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方天翼自然也多少知道点苍红尘昧着良心将红绸的功劳全部据为己用,如今红绸还如何去帮助她,帮助一个曾经骗了她很多次的人。

    “既然这样我尊重你的选择。”

    ……

    原本繁华的街道上,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无脸事情传得沸沸扬扬,而导致了丹城又开始萧条起来。

    温柔和上官清风两个人走在大家上,却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温柔知道上官清风住在“秦家客栈”故此特意将之朝着那个方向送了过去。

    绕过一个有一个的弯道,上官清风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温柔仙子你是否打算离开丹城了呢?”

    “为什么这么问?”

    “猜的。现在的丹城如何和以前比肩。如今的繁华更加显得今日之萧条的感慨万分。如今无脸的事情在丹城闹得人心惶惶,难道仙子不想要离开吗?”

    温柔笑道:“那你一介书生为何不离开。”

    温柔自然知道眼前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男子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其背后恐怕隐藏着什么秘密,只是暂时还无法找出答案罢了。

    “仙子记得小生曾经说过,我们日后必要交集这句话吗?”上官清风的问题似乎特别的多,怎么也问不完,眼见着距离“秦家客栈”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当然记得。事实证明你的话应验了。”温柔笑呵呵的回想着他吗彼此之间的第一次见面。

    两人脑海内的画面都不由自主的抽动回了那一夜。

    那一夜,灯火阑珊下,你怀抱萌宠的平和,记忆犹新。

    那一夜,你书生意气,却还得甜甜不由的感到颤抖,让人怎么也没有办法想象,今日还能够相见。

    ……

    两人虽然相处很祥和,但是温柔的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上官清风。让甜甜也感到有一丝害怕的人,不得不让她多多注意。更何况他还是苍红尘的表哥,谁知道他心里在思考着什么、盘算着什么。

    而与温柔完全不同的是,上官清风内心里却是在感叹。他的那一抹感觉。

    我那一日说的日后必有交集,并不是现在,是以后,或许还很漫长。也终究不知道那交集是好还是坏。

    ……

    果然没有让红绸失望,三日之后苍红尘居然再次赶回了丹城。震撼着苍挺野。

    当苍挺野见到苍红尘一身如火的红衣,手持拂尘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白日做梦。

    恩,对的。一定是在做梦,苍红尘不是已经带着无脸回到苍家大本营去了吗,来回少说至少也要六七天吧。不可能回来的这么快。

    苍红尘对着苍挺野笑着,说:“二叔您这是怎么了?红尘回来了?”

    很真实的声音,怎么现在做梦也开始做的如此真实了。

    苍挺野忽然坐了起来。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的苍红尘,震惊的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说:“真的是红尘你回来了啊!怎么会这么快,二叔还以为至少还有几天的功夫。”

    苍红尘旋即坐在案几另外一旁,轻声说:“原本是因该再几日归来的。结果很巧合,在路上的时候。侄女儿一不小心啊就突破了,所以速度就快速了,那自然也就早些回来了。”

    一不小心就突破了?!还有这等好事儿!

    是不是都回去一两次就能够突破啊!那修炼且不是跟大白菜一样了,没有价值性。

    瞧瞧苍红尘说的那轻松样,苍挺野心里就十足的不高兴了。

    “怎么了二叔,您这是不高兴吗?是红尘哪里做错了吗?”苍红尘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苍挺野。

    哼!如果不是在路上侥幸突破,本仙子恐怕还需要两日的时间方才能够赶回来。

    离开丹城之后,苍红尘便有了不妙的感觉。还好她实现留下了几名死士在丹城内,为自己打探消息,每日以传信符来往。

    却未曾想过,上官清风居然在自己离开之后亲自拜访了苍红绸,想要让苍红绸继续取回阴阳眼。苍红尘十分愤怒,没有想到上官清风居然会如此做。不过,想必也是受了苍挺野的背后指使。

    “没!红尘侄女哪里有做错的地方,能够在路上突破是你的福气,二叔真是为你感到高兴,不如今夜,二叔便请你和清风侄儿去吃一顿好吃的,哈哈哈!”

    你做错了哪里?你苍红尘哪里都做错了?

    一位晚辈太过耀眼将长辈的风光都给遮挡了,这虽然可以看出后生可畏,但是苍挺野这位二叔却极其不喜欢,特别是苍红尘处处都很高调,傲视一切的摸样。

    你就该晚些回来,待我将阴阳眼取回后,你再归来。只可惜,这件事情反而还成全了你,让你有机会在路上突破。

    想想,苍挺野真的有点不甘心。

    自己就这么白白的成全了她,日后待她羽翼丰满之后,苍家可还有我的容身之所?

    还好还好,身边还有清风侄儿,只盼他日后能够为我出口气。

    红尘这妮子就该受到一点挫折,否则傲气冲天。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奴婢知错:战神王〕〔斗鱼之死亡主播〕〔终极全能兵王〕〔七零之悍妇当家〕〔乡村暧昧高手〕〔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穿越火影之神代〕〔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娘子威武:别碰我〕〔佛系玄师的日常〕〔重生心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