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不死不休
    那是无法想象的高度,不是你努力就能够触及到的。

    珍珠项链男和黑底红花男两个人顿时丧了气儿。

    比苍红尘实力还要高强的修为,那是他们无法想象的高度。

    上官清风充满正能量的说:“兄弟,你们可别放弃啊!要拿出咱们男子汉的骨气来。跟她苍红尘拼了。”

    两人汗颜啊,瞧瞧你这文弱书生的样子,怎么跟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一样呢。

    “怎么?难道两位兄弟觉得哥哥我说的不对吗?要想要抱得美人归也是需要付出一些适当的代价。”

    上官清风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珍珠项链男和黑底红花男,一脸的善意,就好像已经将他两人认定成为了自己的表妹夫似的。

    珍珠项链男和黑底儿红花男两人顿时觉得上官清风这个朋友值得去交,是好兄弟。

    看看,现在这位未来的表兄已经开始为我们筹谋划策了。

    珍珠项链男一脸认真的表情,忽然一把握住上官清风的手,说:“兄弟你真的是我的好兄弟啊,从今往后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咱们兄弟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上官清风头上又是三根黑线:兄弟你不要这么激动嘛!男男授受不亲的。

    黑底红花男见到珍珠项链男已经开始极力的讨好上官清风,居然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也不甘示弱,立刻毫不示弱的握住上官清风的另外一只手,认真的说:“兄弟、哥哥、表哥,兄弟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珍珠项链男和黑底红花男两个人的举动在大堂内自然吸引了不少苍红尘的追随者目光,瞬间的功夫,那些稍微不太矜持的男修士全部朝着上官清风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吼着:

    “哥们儿,你也帮帮兄弟我吧!待兄弟我娶了苍仙子为妻,定会将哥们儿你当做是祖宗一样的供着啊。”

    “兄弟啊!你看咱们也这么熟悉了是吧?你不帮帮兄弟我,难道还会帮助外人吗?是吧?”

    “上官兄弟那一日你出现在秦家客栈内,兄弟我就知道你一定非池中之物,今日方才知晓原来是你苍仙子的表兄。果然啊,有其表妹必有其表兄。”

    ……

    这些人死皮赖脸的凑了上来,简直就是极度不要脸的吹捧着自己和上官清风本尊之间的兄弟情义有多么多么的牢固。

    可是他们过度的投入之中并未发现,原本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上官清风,早就已经不见了踪迹。

    没错。他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在了众人身边,了无痕迹。

    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这些人一口气说了长达二十分钟的时间也有些口干舌燥。累了乏了,故此才想要听听上官清风的答复。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真要命。

    上官清风消失了!!

    就这么毫无痕迹的从众人团团包围的地方消失不见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从鸦雀无声的震惊之中,顿时炸开了锅。

    “人呢?上官兄弟哪里去了?”

    “不会是被你们这些过分激动的人给挤到桌子底下去了吧?”

    众人齐刷刷的将视线投放到桌子底下。可是却啥都没有,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好端端的,怎么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突然凭空消失了呢?

    众人费解。

    ……

    “秦家客栈”二楼。

    上官清风嘴角斜斜的上扬,看着下面大堂内自己亲手缔造出来的场面,有些乐呵的感觉。就好像一名大导演,拍出了一部他有生以来最得意的作品似的。

    “你这样做。觉得有意思吗?”

    苍红尘怎么会不知道一楼大堂内发生的种种事情,她早就已经知道上官清风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柔弱、貌美书生。就连她苍红尘也没有办法看透他。

    此时,苍红尘依旧是一身简单的红衣装扮。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清爽之中却透露着一丝活泼可爱的味道。靠在二楼她自己房间的墙体上,眼神瞧着站在楼道上的上官清风。

    上官清风转头看着苍红尘,笑道:“有意思啊!这样红尘妹妹就不能够否认我是你表兄的事实。”

    “难道你就不害怕,本仙子告诉他们你其实并非表兄。而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婿?”

    “那最好不过了,还请红尘妹妹立刻告知众人这个让人震撼而高兴的消息吧!”

    “你不害怕他们想要将是踩死?”

    “他们不是你表兄我的对手。要对我有信心。”

    ……

    这件事情在“秦家客栈”内迅速传来,许多店小二见到上官清风之后都会多将视线投放过去一点点。

    有些人纳闷了,你说苍红尘可是仙魔大陆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可是她的表兄怎么就是一名什么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书生呢。

    就算实力不能够匹敌苍红尘,那也不至于是普通的书生啊。

    真是让人觉得纳闷。

    不过这上官清风在这件事情出现之后,只公开露面过一次,然后整个人就待在二楼,从未见过他再下来过。

    ……

    城主府邸内,冰窖。

    城主大人最近似乎对无脸尸体之事格外的注意,但凡从外面传来任何有关于无脸尸体的事情,他都会将之收集起来。

    这件事情就是因为太过匪夷所思,所以才有值得去关注的价值。一旦其中的秘密被挖掘出来,定会是一件震撼仙魔大陆的事情。

    城主大人每一日处理完公务之后都会将全部心思放进无脸尸体上,常常进入冰窖便是两个时辰以上。

    可是这样的付出,并未得到过多的发现。

    冰窖内寒气刺骨,城主大人看着眼前这张没有五官的脸,一阵头痛。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可是这件事情却没有丝毫的头绪,该如何是好?

    城主大人看着没有五官的脸发呆着。沉思着,想要从中发现些端倪。

    恍惚间,他忽然被惊悚了一下,立刻让他回过神来。

    刚刚看到了什么?

    我怎么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了这张没有五官的脸上呢?

    一定是本城主最近太累了,长期忙于这件事情的研究上来,结果产生了幻觉。

    恩,一定就是因为这样。

    城主大人吸了口气,旋即立刻负手离开冰窖。

    咳咳,本城主该休息休息了,再这样下去非得熬坏不成。

    城主大人永远不会知道。在他离开冰窖之后的那一瞬间,原本没有丝毫五官痕迹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城主大人本人的那张脸。

    一摸一样。简直就是像是同一个人。

    然后,那张尚还有些细节模糊的脸,嘴角开始轻轻的往上扬起,露出了一丝笑容,非常惊悚的一幕。

    ……

    最近一段时间内。整个仙魔大陆渐渐的对于无脸的时间淡化了,也不再有发现新的案例。当然不少家族和大门派们也开始逐步的准备研究这其中的奥秘所在。

    因为这从有一张原本的脸到突然消失不见,变为无脸,在仙魔大陆并非只有苍红尘一人所见,还有不少修士都有所见,故此才给了无脸更多的神秘色彩。

    在破屋内的温柔、方天翼、红绸三人自然也对这件事情有所耳闻。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也纷纷产生了好奇。

    温柔一手还胸,一手托腮。沉思着,说:“你们说这无脸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会这么邪乎呢?”

    三人之中,唯独温柔对这件事情最为感到好奇,方天翼或许就是和红绸待的时间太久,所以也慢慢的潜移默化之间变成了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的人。

    方天翼倒是对这件事情看得很淡。“不管是怎么回事儿,跟我们也没有关系。相信跟阴阳眼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红绸只听,但是却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我是旁听者……我是旁听者……你们都没有看见我……

    “现在整个仙魔大陆很多人都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有什么内幕,怎么就会跟我们无关呢?如果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万一有一天我们也遇见了该怎么办呢?”

    “说的不错啊!如果这件事情自己遇到了难道可以视若无睹吗?!!”

    温柔正带劲儿的说着,可是却听见了一声不待见的声音。不用去想,也知道是谁。

    除了苍红尘,还有谁没事儿喜欢跑来这里瞎胡闹的。

    温柔托腮的手立刻放下,原本还振振有词的面容立刻黑了下去,声音略微阴阳怪气的,“哟!我说怎么突然之间空气里,怎么有了股臭味儿那么难闻呢,原来是苍臭臭来了,原来如此啊……”

    苍红尘黑着脸,但是却也不去反驳,从心底里就压根儿没有将温柔放在过眼里。

    就凭借着你这点实力,还想要叫板本仙子,做白日梦吧你。

    再说了,就你还值得本仙子去在意吗!

    苍红尘走到红绸跟前儿,立刻方天翼便警觉起来,大步上前一跨,将红绸阻挡在自己身后,以自己正面对敌苍红尘。

    “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

    “哟!你这位护花使者还真是做得面面俱到啊!别担心,本仙子还不削于伤害她。只是啊!本仙子今天心情好,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情,所以特意来告诉苍红绸的。”

    红绸哪里是习惯了被人保护的人,她从地上站了起来,踏步一跨,站到了方天翼身边,冷声说:“有什么事情快说!如果你是为了你的绝命丹而来,那我只能够告诉你,这件事情与我无关,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

    “绝命丹的事情暂时本仙子就不跟你追究,待这件事情过了以后,咱们方才慢慢算账。不过今天我来,是想要告诉你苍红绸,前些日子吧!我偶然间得到了两具无脸尸体,可是你猜怎么,本仙子居然发现其中有一名容貌尚未消失。结果一看,呀!怎么跟苍红绸你长得一摸一样呢!苍红绸你说奇怪不奇怪?”

    “你什么意思!”红绸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苍红尘。

    这么巧合,你苍红尘发现了两具无脸尸体,结果有一句正好容貌尚还未曾消失不见,而且偏偏这具容貌还长得跟我苍红绸一摸一样?

    苍红尘你觉得你说这些有意思吗?觉得我苍红绸是傻瓜,就那么好骗吗?

    苍红绸虽然没有太过在意,心里只是有些气愤,更加的厌恶了苍红尘。

    可是方天翼和温柔两个人内心内明显的要震惊的太多。

    和苍红绸长得一摸一样的脸,这说明了什么?

    “你也别不相信。本仙子还没有这个闲工夫来给你编故事玩。本仙子也觉得这件事情太巧合了,苍红绸你说呢?”

    苍红尘笑眯眯的看着苍红绸一眼之后,旋即便拂袖而去。

    方天翼的心里五味杂粮。当初他第一眼见到苍红绸的时候便认定了,她就是他的妹妹方如歌。可是如今出现了一名长得和苍红绸一摸一样的人,究竟谁才是我的妹妹如歌呢?

    温柔从头到尾都是知道方如歌和方天翼之间的兄妹之情,今日听闻这件事情,首先没有去过多的思考有关于这件事情的其他。而是首先关注了方天翼的情绪。

    苍红尘离开之后苍红绸方才忽然之间想起来,方天翼曾经说过,他的妹妹长得和自己一摸一样。

    红绸瞧着此时此刻的方天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之间心里涌现出一股伤心。

    如果你决定了我不是你妹妹,是不是你就要永远的离开我身边了呢?

    苍红绸突然觉得非常的不舍得,这种被哥哥疼爱着、关怀着的感觉原来会让人上瘾。想要戒掉,却发现如此之艰难。

    从来就没有感受过被人疼爱感觉的红绸,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喜欢方天翼这哥哥的疼爱。

    即将失去之后方才懂得珍惜。

    “温柔。我们先出去吧!”

    很奇妙,红绸居然第一次主动开口与温柔说话,而且还直呼了温柔的名字。

    温柔还有些恍惚,觉得刚刚是幻听,但是红绸的步伐却已经踏步离开破屋了。

    现在需要给方天翼一点时间。让他去思考一些问题。

    苍红尘说的对,她对阴阳眼的事情还忙不过来。根本就没有必要故意自己编个故事来讲给红绸听,所以这件事情因该是真实的存在着的,只是这中间是否有被故意夸大的行为在内,就需要仔细去斟酌了。

    红绸离开破屋后并未走远,只是平静的站在外面,静静的等待着方天翼的最后结果。

    她知道,一开始方天翼之所以会对自己如此之好,而且一直不离不弃,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自己长得和方天翼的妹妹一样,所以才会有后来的后来,那一切的一切。

    忽然发现这几年的一切有可能会忽然消失不见,不管如何红绸的心里还是有些低落的。

    但是这份来自哥哥的关怀和爱护,终究是不属于我自己的,也该是还给别人的时候。

    温柔随后踏步离开破屋,瞧见红绸面无表情,非常平静的站在破屋的小院子内,不做声。旋即便上前走了过去,“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反应吗?难道你就不会舍不得吗?”

    红绸没有回答,只是将视线放到破屋内,却惊奇的发现方天翼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破屋门口。

    他是思考清楚了吗?终于还是要离开了吗?

    红绸发现她的心里有些忐忑,她好像就是一个静静等待终审审判的犯人一样,只有服从,却没有反驳的机会。

    温柔也随着朝着破屋方向,将视线投放了过去。

    三人沉默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一直没有人开口说话。

    虽然这件事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值得去深思的事情,因为苍红尘的话有可能并非真实的,而且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件事情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但是偏偏,方天翼爱护方如歌的事情,温柔是最为知晓清楚的,而红绸却是亲自感受了几年被方天翼宛如兄长般的疼爱。虽然这些年她自己一直很冷漠,话不多,但是她红绸终究不是木头,也能够感受到这份暖暖的兄长爱。

    忽然,方天翼裂开嘴巴,对着温柔和红绸,嘿嘿一笑,说:“你们别担心也不要胡思乱想,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一切跟从前一样。”

    温柔狐疑着。“方师兄你确定?”

    “确定啊!从几年前就已经确定了,只不过我很好奇这件事情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方天翼重重的点了点头。

    红绸内心里的失落感顿时消失不见,转而是被暖暖的暖意充斥着整个内心。

    方天翼从见到红绸那一刻开始便认定他就是他的妹妹方如歌。原因并非只有红绸长得和方如歌一摸一样,而是那一种源自于血脉至亲的感觉。

    血脉之情不能够言传只能够意会的东西。

    “这么说来这件事情倒是有些邪门儿了,无缘无故怎么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摸一样呢?是不是也太奇妙了点儿。”

    方天翼确定红绸就是他妹妹方如歌,那温柔也只能够选择相信方天翼的直觉,相信红绸就是方如歌。不管如何。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温柔也渐渐的觉得红绸的身上有一种让她似曾相识的感觉,莫非是因为在方如歌的身上发生了些事情,所以才有今天的这个红绸。

    不管如何,现在出现的无脸事件似乎与这件事情有所关联。如果能够窥探其中的奥秘,或许就能够找到方如歌为何会曾为如今的红绸事件的内幕。

    “这件事情日后我们要密切注意。我想苍红尘之所以将这件事情告诉给我们,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去查这件事情,她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阴阳眼这件事情中来。只要日后她能够将我们所掌握的有关于无脸的事情成为己用便可。”方天翼皱眉说。

    尽管你苍红尘再怎么聪明。恐怕也想不到方天翼是为何要留在红绸身边,一直维护红绸。这件事情反而让方天翼几人更加的清楚明白苍红尘这么做的缘由。

    想要借助我们之手,帮助自己,待事情结束之后,所有的功劳全部都会归她苍红尘。跟红绸等人就是毫无关系。

    豪门大世家之间的明争暗斗实在是让人费解,好好的姐妹之间为何非要这样对待?

    难道非要为了那些所谓的名誉。毁掉姐妹亲情方才可以吗?

    红绸平日里在苍家也不爱争夺什么,常年漂泊在外,除非苍家有事情召唤,否则她绝对不会回去。

    或许这是从内心深处的厌倦吧!

    红绸并未说些什么,只是在内心之中却已经将苍红尘暗自划入了不可相信人名单之中。

    “这个苍红尘还真是没安什么好心,这么习惯抢了他人功劳,我看她如今在仙魔大陆年轻一代的实力排名会不会也有水分。”

    温柔从心里不喜欢苍红尘这个人。

    明明阴阳眼这件事情是由红绸一个人负责的,而且红绸为了这件事情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几经周折方才知道了丹城。谁知道,苍红尘会半路杀过来,直接让红绸将这件事情交给她来半。

    这件事情若是做成了,肯定是和红绸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全部都是苍红尘一个人的功劳。

    或许就是因为红绸在苍红尘的眼里实在是太过有竞争力,故此,苍红尘才会如此对待红绸。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两姐妹非要不死不休方才肯罢休。

    ……

    虽然整个仙魔大陆对于无脸这件事情有所淡化,但是丹城的热度却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每天,只要你行走在丹城的街道上,便能够听闻到修士们谈论这些事情。

    很快的,这件事情便得到了一个颇为官方的回答解释。

    此无脸事件的构成原因,完全就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

    环境、时间、人便是构成这样奇妙现象的最大原因。

    随后,这发现无脸的六七个地方全部被列为了普通凡人慎入的地方,因为这些无脸都是毫无实力和道统的凡人。

    六七个地方被划分出来之后,距离最近的许多村庄竟然开始全部撤离,就害怕惹上无脸这种怪事情。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女帝有旨:这个面〕〔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爆宠小萌妃:腹黑〕〔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小小医师升官路〕〔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