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二十七章 无脸
    苍红尘虽然离去,但是这件事情并未结束。

    苍红尘和红绸之间的矛盾与日俱增,苍红尘视红绸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与为后快。

    苍红尘离去之后,红绸一个人坐在破屋内的角落内,沉默了。

    绝命丹。

    是谁假扮我,将苍红尘的绝命丹抢走了?

    红绸身为苍家的人,自然是明白绝命丹在众苍家人眼中的地位。苍红尘付出了多少努力,方才能够荣幸的获得一枚,她宝贝的不得了一直舍不得用。

    不管这个人是谁,为何意将苍红尘的绝命丹抢走,红绸都不会在乎,但是偏偏却是用着自己的名号去做,那红绸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经过刚刚的短暂一幕,温柔的心里也有些凌乱。没有想到前几日偶遇的书生,竟是苍红尘的表兄。

    这天下何其之小,对面也不曾相逢。

    这天下何其之大,我却遇见了你。

    甜甜的提醒始终盘旋在温柔的心里,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莫要轻言相信了自己从外表所见的上官清风。

    方天翼见到温柔和红绸皆各怀心事,清咳两声,“这件事情恐怕另有玄机,你们也别太在意,苍仙子也并非愚人,待她冷静下来,自会发现各种端倪。”

    “我总觉得苍红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位上官清风。”温柔翘了翘头,说。

    ……

    整间屋子一片狼藉。

    苍红尘带着满心的怒气,虽然已经将自己的狼狈收拾整洁,但是心里的不愉快却也轻而易举的显现出来。

    她的包房内,被她摔的七荤八素,各种残缺不全的碎片凌乱的散落在包房内的各个角落。

    绝命丹被抢了,她愤怒着。恨不得将红绸五马分尸。

    气渐渐的消散了许多,她也不是没有脑子的花瓶。将这件事情重新的在脑海内重组一次又一次,苍红尘终于渐渐的冷静下来。

    虽然有很多很多的疑点尚没有办法解释,但是那张偷袭自己的脸,苍红尘记忆犹新。

    红绸,她绝对不会忘记。

    “咔嚓!”

    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因为力气过大,关节之间发出清脆的声音,以表示它的抗议。

    “苍红绸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我们两个人之间也将不死不休。”

    苍家不需要两位天赋异禀的女子。有苍红尘便没有苍红绸,相反,及时有苍红绸便没有苍红尘的存在。两者之间不可能同时存在在苍家。

    一缕黑衣在包房门外停留。旋即幻化为一名年轻的黑衣男子。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黑衣男子轻叩房门,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屋内的苍红尘听见。

    这种敲门的声响方法是直接效命于苍红尘的死士们拜见苍红尘时才会用到的独特暗号。苍红尘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怒气全部隐藏住,旋即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形象。势要在每一个角度都展现出自己女神的魅力。

    待这些都一一准备好,苍红尘立刻从愤怒的复仇女转变成了仙姿高雅的女神苍红尘。

    “进来!”

    “咯吱!”

    黑衣死士轻轻的推开房门,但是依旧传来了一点细微的声音。

    屋子内依旧一片狼藉,唯一不同只是苍红尘已经带起了她仙姿高雅的女神面具,居高临下的俯视众生。

    “如此紧急,是否有重要事情需要禀告本大仙子?”

    黑衣死士专属于苍红尘。唯苍红尘的话侍从。

    黑衣死士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头微微有些放低。恭敬的说:“回禀主上,属下等人在赫赫有名的死亡深谷之中发现一名女子尸体,目测与六小姐的样貌所差无几。”

    “六小姐?!!”苍红尘来了兴致。

    苍家六小姐是谁?正是刚刚与自己起冲突的苍红绸。

    呃……刚刚死士说的啥?在死亡深谷之中发现依据样貌与苍红绸所差无几的女尸?

    我没有听错吧?

    “继续说!”

    “回禀主上,在女尸附近不远的地方相继发现了几名没有脸的女尸。这些人死状祥和,并未有所挣扎或者难受的表情。唯一让人感到迷惑的便是他们均无脸,并且那具像极了六小姐的女尸样貌正在消散之中。”

    “竟然有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现!你等可否将尸体带回?”

    这种奇异的一幕。苍红尘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说与苍红绸长相差距无机的女尸,就单单来说无脸女尸便能够吸引苍红尘的视线。

    “回禀主上,尸体全部带回,随时等待住上视察。不过小的,需要提醒主上,像极了六小姐的女尸样貌正在快速的消散之中,若晚见了,恐怕便于其他无所差。”

    “既然如此,还不速速带路。”

    ……

    苍红尘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出发来丹城之前,便已经安排了自己的小部分死士暗中来到丹城,替她自己收集各种情报。

    在丹城内买下自己的府邸,是苍红尘为了方便行事所为。

    如今这种东西被死士们寻得,自然是必须要从空间戒指之中带回丹城,等候苍红尘的下一步吩咐。

    ……

    丹城最为繁华的中心地区,一座相对中等的大宅子并不起眼的立在此地。它是平凡的,毫不起眼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问津此地。

    倒是苍红尘慧眼,一眼便相中了此宅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之购置下来。

    苍红尘大摇大摆的走进宅子内,这个宅子也难怪常年无人问津,从外到内都透露着一股萧条的味道。或许是因为修缮的比较早,所以屋子也有了岁月的痕迹。

    苍红尘此时此刻哪里有闲情逸致去观赏观赏自己宅子内的风景,恨不得立刻马上去瞧瞧那离奇的东西。

    “在哪儿?还不快带路!”

    苍红尘害怕自己慢了一步就会错过了见到死士口中与苍红绸所差无几的脸。

    ……

    这是秘密建造在大宅子低下的冷藏室,地下面积很大,足以遍布整个大宅子府邸下。冷藏室足足能够放下一百成人。

    寒气。浓厚的寒气漫步在整个冷藏室内。

    五具女尸仅仅有条的被摆放在用冰块雕琢而成的冰床上。

    以苍红尘现在的实力根本无需惧怕这种寒气,“那具有些像六小姐的女尸在何处?”

    这才是她最为关心的事情。

    “回禀主上,在最里面。”

    苍红尘迈着步伐快步朝着冷藏室最里面走去。

    究竟是不是真心和苍红绸拥有一摸一样的脸呢?

    被震撼了!

    苍红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太过玄幻了。好像此时此刻躺在冰床上的就是不久前跟自己大吵大闹的苍红绸。

    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简直就是完全一摸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是苍红绸是红发红眸,而这位并不是。

    你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跟你没有任何血缘个关系,但是两个人却长得一摸一样?

    你或许会相信,但是苍红尘绝对不可能相信。

    就在苍红尘见到拥有和苍红绸一摸一样脸的女尸之后的瞬间,那张与苍红绸一摸一样的脸。立即消失不见,替代的则是一张完全没有五官的空白脸。

    这一幕就连见过风风雨雨的苍红尘也有些被震撼到,简直就像是做梦。

    她立即查看了另外四具女尸。每一具都跟刚刚才消失面容的女尸一摸一样。

    她们居然都没有了自己的容貌,全部都是空白的。

    “她们都是从死亡深谷内发现的?”

    “是的!”

    这件事情不简单,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的容貌会逐渐消失不见呢?

    苍红尘没有丝毫头绪,绝命丹被抢地事情已经让她伤透了脑筋,没有想到又出了这件事情。

    死亡深谷。仙魔大陆最富有神秘色彩的深谷,传说无人能够踏入其中,就连飞禽走兽一旦踏入深谷,也只能够是有命进去,没有命离开。

    更让苍红尘感到不安的事情是,苍家距离死亡深谷并不远。

    她最担心的是苍家。

    现在这件事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之后。究竟在其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苍红尘还不得而知。

    ……

    逍遥帝国龙兴省,温家。

    大宅冷藏室内。两具同样没有脸的尸体赫然躺在冰床内,与苍红尘不同的是,这两具尸体有一具是男子。

    这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让温家知道这件事情的长老们都纷纷皱起眉头,不知所以。

    温厉刚刚回到温家。便听说了这件事情,立即威严的踏步走进冷藏室内。

    众长老见到温厉归来之后。立即恭敬万分。

    “家主您看这件事情……”

    温厉威严的挥了挥手,示意让众长老们莫要多言。旋即众长老们只好乖乖闭上自己的嘴巴,等候温厉的发言。

    温厉上下打量了无脸尸体一眼,旋即眉宇之间多出了一抹担忧,“吩咐温家在外的所有人最近一段时间需要密切注意周围是否有无脸尸体的出现,另外年轻一代们也需要注意自身安危。”

    “是!”

    “另外,速速召回萧儿和婉儿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如今的温萧在温家已经凌驾于众长老的地位之上,他是众人眼中温家将来掌舵人的继承人。当然他温萧也名副其实,担得起这个位置。

    仙魔大陆年轻一代实力排行榜上一直以来的第一名,这样骄人的成绩着实给了温家光耀门楣的无限光荣。

    一名温家长老连连点头,说:“萧儿和婉儿常年呆在仙真们内,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回家族一下也不错,至少这件事情该让他们知道,多多注意注意才是。”

    ……

    仙魔大陆赫赫有名的名茶馆“奉天茶馆”。

    “奉天茶馆”乃是仙魔大陆赫赫有名的茶馆,每一天都是高朋满座,生意忙得不得了。

    当然人人都知道“奉天茶馆”几年前发出的“奉天怒火”结果几年之间不断会有人冒出消息。这个被“奉天怒火”追击的人,一直未死。

    这是“奉天茶馆”有史以来的一大污点,但是就算如此,也并不影响“奉天茶馆”在仙魔大陆的影响力。

    “奉天茶馆”未来的掌柜的奉茶仙子美貌过人,比起其他赫赫有名的仙子,奉茶仙子显得更加符合“仙”这个字。

    就好像她生来就是仙子。

    奉茶仙子在仙魔大陆年轻一代实力排行榜内一直徘徊在第三至第五名区间,相对比较稳定。

    一身绿衣,清新脱俗的奉茶仙子来回穿梭在“奉天茶馆”之中。

    不一会儿从“奉天茶馆”大本营内两名女仙有些着急的朝着奉茶仙子小跑而来,“仙子仙子,可找着你了。”

    “奉天茶馆”内的女仙如果不是遇见大问题的时候。绝对不会有这这样着急的表情,更何况还是小跑而来。

    “你们有何事情?”奉茶仙子疑惑着俏头问道。

    其中一名稍微矮小的女仙着急地说:“回禀仙子,刚刚传来消息。大本营内偶然间得到了一些东西,需要仙子您亲自过去。”

    竟然需要自己亲自过去,这件事情恐怕有些严重。

    没有多说什么,旋即奉茶仙子快步去了位于“奉天茶馆”低下的大本营据点。

    大本营内一间只有长老级别方才能够进入的议事厅内,已经云集了驻扎在此地“奉天茶馆”内的长老们。

    他们全部集体围着一件东西。细细查看,或者偶然相互讨论。

    奉茶仙子踏步走进议事厅内,瞧见众长老们如此摸样,旋即张口便询问道:“不知道众位长老这么着急唤小茶过来,有何事情吩咐?”

    大长老一身青衣,白胡子已经能够到脚踝的位置。他听闻奉茶仙子的声音,旋即对着奉茶仙子招了招手,说:“快过来看看。”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众位见多识广的长老们这样围观的?

    奉茶仙子带着好奇的心态。上前踏步走到他们之中。

    无脸尸体。

    一具男子的的尸体躺在众长老之间,奇特的并不是尸体的其他,而是他的脸。

    没有容貌,就连眼睛鼻子嘴巴都没有,完全的一张肉皮。

    奉茶仙子皱着眉毛。说:“怎么会没有脸?”

    仙魔大陆生活着无脸的人?

    不可能的,这件事情从古至今就没有出现过。但是想要解释为何此时此刻眼睛所见。也无从说起。

    “是的没有脸,这具尸体是昨天在西郊丛林内不小心发现的。根据发现他的当事人反映,在他发现这具无脸尸体的时候,他还存在着半张能够分辨容貌的脸。只是当运回大本营的时候,却已经变成了如今你看见的摸样。”大长老也不清楚这里面的原因,皱着眉毛说。

    “这么说,这具尸体原本是有容貌的,只是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故此方才变成了如今我们所见到的这般摸样?”

    奉茶仙子觉得匪夷所思,但是这件事情却真实的发生了。

    天生与大自然亲近的奉茶仙子在几年前发出“奉天怒火”的时候都没有此时此刻这种百般复杂的心情,可是如今却突然萌生了。

    “敢问大长老有和想法?”

    将大家着急在此,总不可能就是为了众人参观参观这具无脸尸体吧?

    “这件事情尚还不知道是何原因照成的,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这种情况产生。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提早发现,提早预防。”

    众长老们纷纷点头。

    “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奉天茶馆的的确确需要密切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奉茶仙子非常赞同大长老的提议。

    ……

    丹城,一夜狂风暴雨之后,原本土壤便有些稀松的土地被雨水冲刷的有些厉害。

    破屋的毁坏程度尤其最重,雨水从破开的屋顶上哗啦啦的落下,直接冲刷着屋内好几处的土地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泥泞。

    风平浪静之后,温柔正在打扫昨夜狂风暴雨之后的战场。因为雨水严重冲刷,导致了大面积的泥土变成了一片淤泥。很多地方都被冲刷出小小的坑。

    打扫打扫,咦?怎么好像有东西挡住了?

    温柔摆弄不了扫帚,只好蹲下身来查看一二。这不查还好,一查便不得了啊。

    将周围的泥土扫到泥坑边上堆好,就这样反反复复几次。

    “啊……”

    温柔被吓到了,忍不住的轻声喊了一声。

    这不喊不要紧,一喊吧就把红绸和方天翼给惊动了,还好还好,温柔的声音不算大,也仅仅只惊动了同在屋檐下的红绸和方天翼。

    方天翼着急的立即上前。关心的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

    红绸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却也来到了温柔的身边。

    温柔平静下来,给方天翼和红绸指了指刚刚被她挖开的泥坑。

    一张脸静静的暴露在空气里。哦,不对,不因该说是一张脸,因为它除了像一张脸之外,没有眼睛。也没有鼻子、嘴巴什么的。

    “方师兄你们看,昨夜雨水过大冲刷,今天却突然出现了这种没有眼睛鼻子的脸。”温柔指着暴露在空气里的这张看似像脸却又不是脸的东西。

    方天翼冷静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先挖出来再说吧。”

    三人说动就动,立即开工将之挖出。

    无脸尸体。

    三人有些震惊。这、这、这、这、是不是也太邪乎了?

    温柔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她将希望放在了方天翼身上,望着方天翼。可怜巴巴的说:“方师兄你说该怎么办?”

    方天翼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的事情,好好的破屋却被发现埋了无脸尸体,听起来都觉得让人惊悚。

    “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既然这样我们大家还是需要多多注意一些。”

    “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住?”温柔提议道。

    “暂时不必吧!这件事情可能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夸张。”

    ……

    诸如此类,像温柔、苍红尘、温家、奉天茶馆这样遇见这种事情的人和家族还有不少。他们均是在不同的地方发现了这种奇妙的现象。

    当然。如果苍红尘知道现在在仙魔大陆已经不止她一个人发现了无脸尸体之后,他会作何感想。

    她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得到,在她发现的第二天,温柔、红绸、方天翼三人也发现了。

    这件事情成为了仙魔大陆各大家族此时此刻最需要追查到底的事情,这无脸之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从那一天从破屋内奇妙的挖出无脸之后,红绸的精神状况便开始逐渐下降。

    她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自己变成了无脸尸体,她无助的时候,她渴望被保护的时候,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红绸这微妙的变化根本就逃不过温柔和方天翼两个人的火眼金金。

    红绸出门不见了踪迹,温柔和方天翼这才有了可以交流这件事的机会。

    两人坐在一起,温柔说:“方师兄你有没有觉得红绸自从见到无脸尸体之后便开始精神状态不好,每天她甚至还会在梦中被惊醒。”

    “你说的对!或许是因为红绸被那天的场景给吓着了吧,所以心里才会如此。”方天翼点了点头,非常认同温柔的观察。

    在这个世界上最关心红绸的恐怕不会是苍家的人,只会是一位叫做方天翼的男子。

    “不可能不可能,这件事情我都能够承认的住,红绸又怎么做不到?我有一种预感,红绸和这件事情因该有着某种牵连,故此,在我们发现无脸尸体之后触及到了红绸的某种神经,所以才有了今时今日的这种表现。”

    温柔皱着眉头,所有所思的将那一天所发生的所有细节全部在脑海内回放一次、两次、三次……她始终觉得这件事情跟红绸有着某种牵连。

    温柔说的这个问题不是没有可能性发生的,并且听了这句话之后,方天翼沉默了。

    温柔能够发现,难道方天翼就是榆木脑袋,发现不了?

    当然不是,方天翼是在内心内一直排斥这种可能性。他不能够相信这件事情与红绸有着某种牵连。他在害怕,他害怕红绸有朝一日也会像被埋在黄土内的无脸尸体一样,只有遇见偶然的情况才能够得以见天日。

    “或许你说的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可能性还很大,但是,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去相信啊。”

    ……

    事实说明了,不仅仅是温柔和方天翼往这方面去思考了,就连红绸本人也是如此。

    她并未离开破屋太远的距离,毕竟她红衣红发红眸的造型实在是太过吸引眼球,不想让人注意也不行。

    她在距离破屋很近的角落秋千上坐着。微微的摇晃就好像她此时此刻的脑袋正在运转一样。

    难道这件事情跟我有着某种关系吗?

    可是为何会跟我有关系呢?

    的确,为何会与红绸有关系呢?

    只因为她见到无脸尸体之后不停的做噩梦,梦见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变成他们那种摸样?

    不、不、不、不。不是这样子的。

    至于为何红绸会觉得这件事与她自己有关系,最为准确的说法,因该也是取自于第六感吧。

    红绸想着想着旋即便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无脸之后的摸样,顿时她觉得特别的惊悚。

    “不——我觉得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

    ……

    不用详细说明。苍红尘非常在意这件事情,问题也与那消失摸样的女尸与红绸拥有着所差无几的容貌。

    苍红绸和那女尸之间是不是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这是苍红尘最想要知晓的秘密。

    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可以击垮红绸。

    这几天死士并未给出苍红尘满意的答复,死亡深谷内也再无这种事情发生。呵呵,苍红尘居然会有些失落感。

    难道老天给了自己机会挫败红绸,可是最终这个所谓的机会还是假的?

    苍红尘这几天心情不好,上官清风也不是白痴。自然是看得出来。

    包间内,上官清风居然请客吃饭,请的还是“秦家客栈”最为豪华的土豪筵席。

    看着一桌子的土豪菜肴。苍红尘真心的觉得彻底无语。看来你上官清风还是绝对绝对的大土豪啊。

    “红尘表妹无需客气,这些菜肴可都是特地为你点的,只是不知道是否和你的口味。”

    苍红尘简单的扫视了一桌子琳琅满目的奇珍野味,嘴角忍不住的抽动了一下,“你绝对是超级土豪。”

    “嘿嘿。过奖过奖。”

    上官清风也不管苍红尘的话时褒义还是贬义,全部照单全收。来者不拒。

    “上官清风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在老娘面前卖萌!”

    苍红尘从头到尾就没有正眼敲过上官清风一眼,管你是不是土豪!我管你是不是实力超级高强的修士!我管你是不是什么柔弱书生的,凡事惹着本仙子不喜欢的,统统讨厌。

    上官清风也不在意苍红尘突然的粗俗话语,自顾自的给自己倒水,然后又用筷子夹起两口菜肴放入口中。表情上他是绝对绝对享受这种没事在嘴尖的绽放的感觉。

    “红尘师妹为何又要执迷于这件事情之中呢。”

    “你知道?”

    “你觉得我知道我便知道,你若觉得我不知道,那么我便不知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

    如果上官清风直截了当的说他知道,或许苍红尘还会觉得上官清风其实只是在套自己的话,可是如今上官清风如此回答,更加让苍红尘确定了,这件事情上官清风知道。

    可是这件事除了我自己之外,就只有死士们知晓了,他上官清风又是如何知晓的?

    难道死士们之中有人背叛了我?

    很快苍红尘便否定掉了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想。死士们都是对自己忠心不二的人,不可能出卖自己的,但是这样一来,上官清风又是如何知晓的。

    “不用左思右想,这件事情的确不是你的死士偷偷像我透露的,在你知道无脸存在之前,我便已经知晓了。”上官清风看了一眼苍红尘。自顾自的说着。

    “既然你知道,那你说说你的看法?本仙子就不相信你上官清风不会觉得苍红绸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上官清风果然厉害,苍红尘在心里给了他320个赞。果然二叔说的没错,他比起我来,不差丝毫,反而是我自己,和他比起来有些差强人意了。

    “或许是有关系,但是这件事跟我又没有利益关系,我又何必去过问?”

    “……”

    “怎么?难道觉得你表兄我说的没有道理?”

    “……”

    苍红尘觉得上官清风现在这些外表都是特地演给人看得,真实的他忽然之间让苍红尘有些好奇了。

    ……

    仙魔大陆四处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无脸尸体。从一开始的只有几个大家族和大门派知道之外,到现在不过短短一个星期过去,便已经成为了整个仙魔大陆人人都知晓的大事情。

    无脸这个话题旋即便成为了众仙魔大陆人人谈论的话题。

    一个星期的事情被发现的无脸便已经高达两百人有余。这是一个令人不太欢喜的数字啊。

    为何仙魔大陆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无脸呢?而且他们的分布有些分散,想要从目前发现的几地方之中发现端倪,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究竟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

    “看着你是苍红尘的份上,我给你指一条路吧!”

    “……”苍红尘直接送给上官清风一记大白眼。谁稀罕你。

    “别这种表情看着我。你既然想要知道红绸和那具无脸尸体有何关联,不如就带上无脸尸体去找秦四爷,他拥有先天性的单只阴阳眼,必定能够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

    这个想法难道苍红尘就没有想过吗?可是你觉得秦四爷会这样帮助我吗?

    傻子都不会相信的。

    他秦四爷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帮助一位想要自己阴阳眼的敌人呢。

    ……

    秦家。

    秦四爷对于这件事情也感到有些震惊,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很遗憾秦家并未发现过一例无脸,若不然以他阴阳眼的独有天赋定然能够看出其中个别端倪。

    “唉!若是能够见一见这传闻之中的无脸尸体就好了这样以来这其中的奥秘。或许我还能够知晓一二,并且提早做出防患。”

    秦四爷身边的小跟班立即说道:“听说客栈内的客人苍仙子便有一具,不如四爷您去找苍仙子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够……”

    小跟班话都还没有说完,便理解被秦四爷能够杀人的眼睛直接给瞪得不敢再说一句话。

    四爷啊!小的究竟说错啥话了?您老可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啊啊啊啊啊……

    小的心脏不好,受不了你的杀气威胁。

    求您老人家别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小的了。

    “滚出去!”

    小跟班心里很害怕,秦四爷威压的发话,他也只好按照秦四爷的意思。华丽丽的滚出去。

    秦四爷会不知道苍红尘有无脸尸体吗?但是要让一直优越感十足的秦四爷去找苍红尘,这是万万做不到的。再说两人之间也算是死敌,将来不由一番争斗。

    看来必须要通过其他手段寻找到一具无脸尸体了。

    秦四爷或许就是因为阴阳眼的缘故吧,对这件事非常关心,特别想要见一见。

    ……

    又是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无脸尸体的消失在仙魔大陆之中并未有所减热,反而是在逐渐的升温。

    虽然这个星期无脸尸体也仅仅是出现了两具罢了,但是却依旧不改热浪。

    各大拥有无脸尸体的家族和大门派也在使用各种办法想要解开这件事情的谜底,众人心中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好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丹城原本就已经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因为这两个星期大家都被无脸尸体的事情吸引去了注意力,似乎整个丹城也逐渐的开始恢复到往日的情况之中。

    城主大人对此并未表示有所放心,反而是更加的上火。

    “难道是我当官这些年做的善事不够多吗?为何这段时间丹城就没有太平过?好不容易平静了些,可是又被这什么狗屁尸体的出现给彻底的搅乱了!唉!这两年,当官不容易,当一个好官更加的不容易,当一个不出现任何乱七八糟事件的官更加更加的不容易啊……”

    城主大人对于无脸尸体这件事表示的非常难以理解,认为它就是搅乱他治理丹城的最要阻挡因素。

    “听说苍仙子那里有这无脸尸体,改明儿一定要好好的去瞧一瞧,这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让整个仙魔大陆都开始为之变色。”

    伟大的城主大人不知道在他执掌丹城父母官的这些年一直都风平浪静,可是这一次却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劫难,能够渡过还是未知数。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现在他的劫难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既然是劫难,那便必须要去承受,躲是无法躲过的,唯有正确的去面对。

    如果,如果城主大人知晓他见到无脸的那一刻便是他劫难的开始,他会如这个时候这般想要去探探查一二吗?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君少心头宝,夫人〕〔第一宠婚:帝少大〕〔网游之颠覆三国〕〔逆剑武神〕〔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