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二十三章 有高手
    “温柔柔你可要小心谨慎哟!”

    甜甜每一次见到上官清风都会有些轻微的颤抖,虽然很微弱,但是还是能够被温柔清晰的感觉到。

    甜甜害怕上官清风。

    就凭借着这一点温柔也开始怀疑起这位与自己有两面之缘,貌美的平凡男子。

    能够让甜甜感到害怕,并且自己丝毫感觉不到他是一名修士,原因恐怕是上官清风身上携带了某种秘宝,能够隐藏其真实的实力。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现如今丹城风云起,不少的修士也云集在此,错综复杂,难免有些大门派或者大家族的弟子前来此地。

    “我会注意的。”

    ……

    苍挺野对上官清风每日在丹城街道上溜达的事情毫不过问,让苍红尘有些不解。

    上官清风是苍挺野的侄子,丹城如今有些杂乱,难道苍挺野就不害怕上官清风出事儿吗?

    每一日苍挺野都闲情逸致的在大堂内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完全不离开“秦家客栈”。苍红尘实在是不解,故此便上前,问道:“二叔您难道就不担心上官清风吗?要是他出事儿了可不好的。”

    苍挺野笑呵呵的说:“你这丫头这么担心他,那就陪他出去转转呗!”

    “二叔!”

    我只是担心他在丹城如果出事的话,上官家不会轻言罢休而已,谁喜欢去关心那死娘娘腔啊。

    苍红尘对上官清风有一种来自于心里的厌恶感,她这种天之骄女是不可能喜欢这种娘娘腔,而且还是普通的凡人。

    姜还是老的辣。苍挺野又怎么可能没有看出苍红尘这点小心思,说:“清风是你的未婚夫婿,这是事实,是你无法改变的事实。有些时候需要去学习如何接受现实。”

    “二叔认为红尘因该同意这桩婚事儿?先不说其他,就说说他上官清风一个普通凡人怎么可以娶我呢?”

    “红尘妹妹倒是真够多虑的。”

    正巧着。在苍红尘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被刚刚归来的上官清风听见。

    上官清风如遇春风,没有任何的不悦情绪,淡淡的笑了笑,给苍挺野行了行礼,旋即便说:“清风先去休息了。”

    苍挺野笑着说,“好的好的。”

    上官清风离去,苍红尘有些微恼,说:“二叔您可以说说,为何要将他带来丹城吗?”

    带一个凡人来丹城协助取得阴阳眼。难道不觉得是天方夜谭吗?

    苍挺野收起了刚刚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将手中的大碗酒放下,一脸认真的说:“有些东西表面上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实存在的事情。你需要去个观察。你认为清风他是凡人,可是他并不一定比你差多少。”

    苍挺野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却并不打算要告诉苍红尘。吃饱喝足之后,便上楼去,留下苍红尘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

    他并不一定不比差多少。

    苍红尘想不出这句话之中的奥妙所在。苍挺野和上官清风究竟隐藏着什么?

    ……

    丹城或许是太平的太久,所以最近这些日子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些让人恐慌的事情。

    窦家这个曾经在丹城内的第二家族,渐渐的淡出了世人的眼前。除去必要的事情,窦家人也不再离开窦家。

    暂时让众人忘记,这才是给窦家喘息的机会。

    可是这样不会觉得很憋屈吗?

    窦斗年轻热血,长期如此憋屈。有些恼怒、受不了。

    窦家内堂中,窦家家主若有所思的思考着窦家目前所面对的问题,而在他身旁的窦斗有些焦急。“爹,您说我们窦家究竟要这样憋屈多久?!!”

    窦家在从前可是丹城第二家族,如今却沦为这般田地。

    越是如此想,窦斗越是怨恨秦家。

    窦家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都是因为秦家。

    窦家家主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窦斗。旋即拂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啊你。如此不够稳重!窦家现在面临的问题,难道你忘记了?憋屈一会儿换来窦家的将来,难道不值得吗。”

    “爹爹教训的是。”

    “我们现在憋屈才能够给窦家喘息的机会,如果事端被挑起,就连城主大人想要保我窦家也是回天无力了。”

    窦家家主的话给了窦斗当头棒喝,窦家现在面临的局面的确是秦家所祸,但是想要躲过此劫难,却也需要窦家上下同心。

    憋屈只是暂时的,只是为了给窦家换来喘息的机会罢了。

    窦斗能够明白自己爹的苦衷,旋即带着悔意,说:“孩儿明白爹您的良苦用心,窦家必定上下同心,共同渡过难关。”

    能够渡过,窦家便有从回门楣的可能,若是没有能够渡过,那继续萧条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对于窦斗的明白,窦家家主还是欣慰的笑了笑,旋即在内堂内来回的踱来踱去几下,说:“最近那苍仙子可有与你联系?”

    窦斗摇头,“这到是没有,不过孩儿前些日子去街上打探消息,方才知道苍仙子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位年长的男子,呃……似乎还有一位貌美的年轻男子吧。”

    “你要密切注意苍仙子的所有行动。”

    “孩儿知道了。”

    ……

    “秦家客栈”内,上官清风坐在屋顶看着天空中的繁星点点,苍红尘一袭红衣,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姿态飞跃而上。

    是的,她是骄傲的。

    她是苍家的骄傲,也是仙魔大陆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她不可能不骄傲的。

    苍红尘也只有在上官清风面前才会如此表现的骄傲,微微的抬着下巴,傲气十足的对着上官清风,说:“上官清风你为何来丹城?”

    苍红尘想要知道苍挺野为何将上官清风带到丹城,而且苍挺野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官清风看了一眼一袭红衣如火的苍红尘,嘴角不由的勾起一丝笑容,说:“苍仙子怎么和传闻之中的不同呢?傲气十足,没有一点清新脱俗的仙子气息。传闻啊传闻,果然是不能够轻易相信的。”

    “对你还需要那些吗?上官清风不管你想做什么,我苍红尘年告诉你,少来烦我,要不然……”

    苍红尘瞧着上官清风忽然嘴角勾起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要不然怎样?”

    苍红尘忽然一手抓住上官清风的胳膊,旋即腾空而起直接飞跃至半空,在半空中转了好几个弯。

    上官清风如遇清风便皱了皱眉,笑道:“红尘妹妹还真是够浪漫的,这是想要让我在本空中带你翩翩起舞吗?”

    苍红尘白了一眼上官清风,“美得你。”

    上官清风小时候不是最害怕高空和旋转的吗?为何如今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苍红尘继续说:“上官清风你说,我要是把你从这里扔下去,会怎么样啊?”

    “摔断两根肋骨或者断了腿吧。”

    “嘿嘿,这个好,只要不死就行了。”

    苍红尘说完,便忽然收回一直抓住上官清风胳膊的手。上官清风每天都会往外面乱跑,害得她担心,这样一来就可以让他不再继续乱跑了,可以省心了。

    可是苍红尘并未如愿。

    上官清风没有从半空中直线落下,而是双手抱胸,带着一股嘲笑的意味看着苍红尘。

    苍红尘大惊,“你、你、你、”

    “真抱歉,没能够如你所愿。”

    上官清风丢下这句话之后,便直接飞跃至屋顶继续欣赏夜景。

    苍红尘在半空,似乎终于能够明白苍挺野的话中意思。

    上官清风并非是普通的凡人,他能够和自己一样飞跃,说明他也是一名修士,而且实力已经步入化丹镜。

    可是……可是苍红尘却根本丝毫感受不到上官清风的实力,还一直以为他是凡人。

    小时候那个整天跟在她后面哭着嚷着的上官清风已经不见了,现在他是一名修士了。

    骄傲的苍红尘怎么可能就这样被打败,化丹镜修士又如何,也不过只是一名化丹镜修士罢了,之所以感觉不倒他是修士,可能是他身上带着能够掩饰这一切的秘宝。

    苍红尘整理好自己的心绪之后,旋即也飞跃至屋顶,站在上官清风身旁,意味深长的说:“想不到你隐藏的够深的,居然是一名化丹镜修士,难怪二叔一点都不担心你的安危。”

    “怎么?现在觉得我还不错了?”上官清风笑道。

    “呵呵,你还真会做梦。想要你是天人镜中期的修士,否则本仙子是绝对看不上你的,也不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她是如此的骄傲,从心底里就认为着上官清风配不上犹如天之骄女的她。

    “客栈内禁区的神秘人倒是挺适合你的。”

    “禁区?神秘人?你怎么知道的?”

    “秦家客栈”内的神秘人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对于上官清风来说因该算是一件不知道的事情啊。毕竟自从上官清风来客栈之后,神秘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需要知道,我知道便可。”

    ……

    半夜,“秦家客栈”内二楼禁区之中,秦四爷忽然到访。

    “找我来何事儿?”

    白思荒从来不会主动要求秦四爷来此,这倒是头一次,难免让秦四爷感到好奇与疑惑。

    冰窟窿内双目紧闭的白思荒,张口说道:“有高手在客栈内。”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
  sitemap